×÷Õߣº»ÆÏܾü |20191119 | ÔĶÁ(486) | ÆÀÂÛ(605)
人同时低着头吃饭。   李荷花和刘秋苗以为两小年轻是害羞了,也没问,只是对视一眼,笑开了。   “咱们就定好了,明年十月份两个人结婚,至于具体是哪一天,我们在好好商量。”这个时间是谢灵和李荷花说的,李荷花当时一听这个时间,就知道谢灵是想等她爹娘一周年后再结婚。   按照这里的风俗,爹娘过世,闺女一个月不办喜事,三个月不穿红衣红鞋,六个月不穿红袜不戴红帽。   但既然是谢灵的一番孝心,李荷花倒是觉得这样好极了。要是亲家不乐意,她真该考虑一下这亲结的是否值得了。   虽然她只是谢灵的堂婶婶,但也是真心实意地为谢灵考虑,想让她嫁个好人家。   不过,刘秋苗可没有觉得不妥,虽说她喜欢谢灵这姑娘,觉得儿子早点娶回来挺好的。   但人姑娘想为爹娘守住一年孝,可见这姑娘是个有孝心的。   而且,谢灵年纪小小,家里就没有长辈亲人,独立抚养两个外甥女。   而这姑娘还是一脸和气、大方稳重的样子,她便有些心疼。   “不着急,不着急,今天定了亲,灵灵啊,就是我媳妇了。不管等多久,我都是乐意的。”刘秋苗笑着说道。   随即,又看向谢灵身边的两个闺女,露出和蔼的笑容,笑着对两人招呼道:“这是秋阳秋月吧,过来奶奶这儿,让奶奶看看。”   秋阳秋月年纪小,不懂这场面意味着什么。见奶奶在叫她们,她们看向谢灵,谢灵摸摸她们的头,说了声:“去吧。”   她们也不胆怯,大方乖巧的走到刘秋苗面前,同时开口说道:“奶奶好。”   两人穿的干净整齐,样子乖巧可爱,虽然不是自家的,但刘秋苗也是喜欢极了:“唉,你们好。”然后递给两人一人一个红包。   秋阳秋月没有立刻接,而是先看看谢灵,见谢灵点头才接过刘秋苗手里的红包。然后有礼貌的说道:“谢谢奶奶。”   这两个孩子是个懂事的,看来这谢灵这闺女教的好啊!   刘秋苗不禁点点头,看向两人的目光更加和善。   李荷花在一旁看着这和谐的一幕,心里算是真正松口气,今天这事情是真成了。   下午三点不留客。   定亲进行的十分顺利,刘秋苗三人在谢灵家坐到两点半就回家去了。   晚上,徐家堂屋   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的椅子上。   徐解放四个兄弟、三个媳妇,并着孩子们都坐在板凳上。   徐长喜看看四个儿子,沉默片刻开口说道:“今天叫你们聚在一起,是为了分家的事情。”   众人闻言不禁震惊,分家?谁分?难道是他们家?   刘秋苗首先被老伴的话给惊着了,语气激烈的说道:“徐老头,你在说什么,咱们家怎么要分家了。”   一边说着,眼睛瞪着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她咋不知道徐家要分家呢?这么大的事都没和她商量就说出来,她可不同意分家。   徐长喜平时尊重老妻的意见,但这会儿却是不理她,再次开口:“就是咱们家要分,今天先和你们说说,等明天咱们请队长来咱俩做个见证,然后就正式分家。”   还真是个不定时炸弹,炸的众人愣住了,他们面对这个消息没有丝毫准备。   徐解放作为老大站起来反对道:“爹,咱们一家人好好的怎么弄分家了。我们兄弟几个哪里做的不好,您说,我们改。”   徐解放性子沉稳忠厚,一贯让着弟弟,孝顺爹娘,所以面对要分家一个消息,他有些不能接受。   徐解军和徐文也是一脸震惊,徐锐还是面无表情。   而三个儿媳妇,她们心里也十分复杂。   做媳妇的谁不想过自己的小日子?   不过,徐家几个兄弟感情不错,婆婆刘秋苗不是个刻薄的,公公虽有威严但也明事理,所以一家子虽有摩擦但也处的十分不错。   而且,刘秋苗和徐长喜都是五十岁左右,年龄还不大。   几个儿媳妇从来没想过能这么早分家。   徐长喜表情严肃,不管儿子媳妇是什么表情,开口说道:“今天不是来和你们商量的,分家这个事情我已经决定了,你们谁也别说。”   说罢,语气温和起来:“你们兄弟几个都是好的,就算分家了你们也还是亲兄弟,还得互相帮持。分家是想让你们过的更好,至于我和你们娘,我们两老人过自己的,平时你们多来看看我们,给我们带着吃的吃饭孝敬就行。”   这温情的一段话,还没等兄弟几个表示感动。   一旁的刘秋苗就开始捂着嘴小声抽泣,一边哭一边说着:“现在大家都不把我这个老婆子放在眼里了,我一天给他们吃给她们喝,都想撇开我单过。老头子也不想让儿子们孝敬我,我真是惨啊”   屋子里的众人瞬间沉默,然后看向徐长喜。   放以前,看到她们娘这么伤心,儿子儿媳妇还会心疼她们娘,都怪他们不好,把娘弄哭了,然后什么都答应说着娘。   可是现在   徐解放挠挠头,眼神示意他爹,意思是爹你惹的祸,你来哄娘。   徐长喜瞪了下面装鹌鹑的几个不孝子,然后咳嗽一声,硬声说道:“老婆子,你也别哭了,今天这事没有改变这一说。”   刘秋苗听他这么一说,不禁一哽,哭的更加委屈:“那你也得和我商量商量啊!我给你徐家做牛做马,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这话说得徐长喜一呛,还做牛做马,看她那样儿,他敢使唤她吗?   不过,语气到底和缓了许多,说道:“我要是和你说,你能同意吗?说不定今天,咱们徐家人都来不全,你都能把咱家儿子儿媳给赶到亲家家里。”   刘秋苗被他说中了心事,干脆耍起赖皮:“反正我不管,我不同意。”   一大把年纪了,在晚辈面前耍赖像什么样?徐长喜咳嗽一声:“一会儿到屋里,我给你好好说说,总之这家是分定了。”   说罢,不理会众人,直接往屋里走去。刘秋苗看看老头子,一咬牙跟着他回屋,看他到底能说出个什么理由。   长辈走了,剩下几个儿子儿媳妇也散去。   几个儿媳妇各有心事,反而没什么说头。   而几个兄弟却是来到院里,聚在一起。   徐文最藏不住话,首先憋不住开口:“你说咱爹是发啥癔症了,好好的分家干嘛?”   徐解放拿手敲他的脑壳:“怎么说话呢,那是咱爹,还发癔症?咱爹做什么都是有原因的。”   “那你说说因为啥子?”   徐解放还没说话,徐锐开口了:“因为你笨。”   徐文最不喜欢别人说他笨,尤其是老四这家伙,反驳道:“徐锐,你竟然敢说你三哥笨。你知道什么叫弟弟吗,当弟弟意味着要尊敬兄长,崇拜兄长”   徐解放见不得他耍宝,直接一锤子,打在他背上,让他闭嘴。   “喂,大哥,你作为兄长应该爱护弟弟,怎么能对我这么残暴。”徐文捂着胸口,仿佛伤心极了。   徐解放瞥他一眼,要不是他锤了他一下,估计等他的就是锐子的手掌了。   平时还说自己聪明,就看这眼力劲儿,还没见过这么笨的呢!   一边,徐锐懒得搭理这个早他几分钟出生的垃圾兄长,面无表情的开口:“以后分家了,照样是兄弟。以后有啥事,该尽力的我一定尽力。”   这话的意思是已经接受了分家这个事实。   徐解放表情有些复杂,但还是点点头。徐解军平时比徐文更贼,这会儿却罕见的沉默,片刻,他抬起头说道:“以后咱还是兄弟,有啥事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没啥本事,但也有一把子力气。”   徐家四个兄弟,徐解放老大,今年二十六岁。徐解军老二,二十四岁。徐文和徐锐是双胞胎,今年二十岁。   兄弟几四个中,徐解放脾气最好,作为大哥比较照顾下面的弟弟。   不过,比起徐文徐锐,和徐解军的关系更加亲近。徐文性子活,是左右逢源。   徐锐性子最孤,也是兄弟中最冷淡的一个。   小时候,四个兄弟还没有长大,就刘秋苗和徐长喜两个人上工,既要养活四个兄弟,还得照顾爹和大哥的儿子。   所以家里条件艰苦,徐解放几个都吃不饱饭,更不用说徐锐这个天生大肚量的。   徐锐小时候还跟他娘委屈说自己吃不饱,可是刘秋苗也没有办法,家里儿子多,粮食就那么些,不能紧着小儿子一个人吃。   而且,当时刘秋苗也有些不相信小儿子的饭量竟然比大他四岁的二儿子还要大。 第36ç«  他独的很   人的性格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形成的, 徐锐同样如此。   自从徐锐发现跟娘说了不顶用后, 他就不再开口表达,也不再露出委屈的表情了。   人慢慢变得孤僻起来。   后来慢慢长大,他的劲儿很大, 比同龄人甚至他二哥的都要大, 他就开始慢慢自己进山里树林里找吃的。   由小时候的蘑菇野菜到长大以后的野鸡野鸭。   懂事后, 也学会给家里人带一些, 但更多的还是仅仅足够他自己填饱肚子。   徐锐的胆子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练出来的。   十五六的时候,三年灾荒,山脚树林里的吃的甚至野菜根都被大家挖光了。   徐锐一个人进了深山,他胆子大, 力气大, 正是锐气十足的年纪, 没想过任何后果,就那样进了猎人都不敢独自去的深山。   他遇到过不少危险, 但都被他巧妙的避过, 有些是因为幸运, 有些则是因为徐锐的实力。   他的一手掩藏气息的技巧就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   年少时,独自烤着食物的徐锐是孤单的, 也是最自在的。   而现在的徐锐,有被时间雕刻的冰冷,更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稳重。   徐长喜坐在堂屋的大方桌前,打量自己的小儿子,叹了口气道:“前几年是我们忽略你了。”   徐锐坐姿□□, 面对自己的父亲,他虽然面无表情,但还是可以看出他的神色是放松的。   他说道:“那个时候很艰难,你和娘对我很好。”是我自己的问题。   徐锐觉得自己从小天生情绪淡薄,哪怕面对爹娘也是如此,他对什么都淡淡的。   所以,从不觉得是他们忽略了自己,反而是他自己有信外。   以前他没觉得,可后来在多次生死徘徊间,他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问题。   徐长喜摇摇头,他这辈子上孝爹娘,下对得起妻子,孩子也是一视同仁。   可却在最后为了别人而委屈了自己的儿子。一眨眼,四年过去,孩子回来了,也稳重不少。   作为父亲,他既骄傲又愧疚,可是孩子都是娶媳妇的年纪了,有些事情该说开了:“四年前,本来是你堂哥去当兵的,结果我让你去了。不知道你怨我不?”   问了一句,也没等徐锐回答,继续说道:“那个时候你才十六岁,你娘哭着不让你走,我就舍得了?”   当时的事情,徐长喜还记在脑海里,怕是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徐长喜大哥徐长南早早的牺牲在战场上,他嫂子病重听了这个消息也一时想不开慢慢去了。   最后,他大哥就留下十二岁的儿子徐解刚和一封遗书。   遗书里说道:让他儿子完成自己的遗志,当个优秀的解放军战士,保家卫国,希望自己儿子比他更加出色。   徐长喜父亲徐满仓平时最骄傲的就是两个儿子,大儿子是解放军战士,在外保家卫国。小儿子勤劳能干,在家孝敬长辈。   可没想到大儿子就这么去了,然后把儿子留下来的唯一一根独苗苗宠上了天。   四年前征兵,徐长喜父亲想着孙子有了家庭有了后代,可以去完成他父亲的遗志了,就让徐解刚报名当兵。   没想到的是徐解刚临阵脱逃,没有半分他父亲的刚毅果敢,反而被娇惯得自私又胆小。害怕自己也像父亲那样牺牲,就求徐长喜别让他去当兵。   徐长喜知道自己的父亲不会允许,果然徐满仓没有答应,他最骄傲的儿子去世了,而徐解刚当兵那是他儿子留下来的遗志,怎么能不去?   再说,徐满仓哪真舍得所以牺牲,那个时候他专门向儿子生前的战友打听过。现在的国家已经慢慢恢复和平,并没有什么战争爆发。   可徐解刚被爷爷惯坏了,他哪想去受苦?就拖着徐锐去报了名,报的是徐锐的名字。   而当时按理说一家只能报一个,当时他们的户口可是上在一起的。   报名时徐锐的户口本是徐长喜给侄子的,也是他默许的。   当时,徐满仓知道后就后悔了,后悔自己惯坏了大孙子,觉得对不起大儿子。可是事情已经成了这样,他不等改变结果,但到底对所以失望了。   而徐锐对于那件事情并没有他们想的那般在意。   他不愿意的事情没人能强迫或者欺骗得了他,当时他那堂哥脸上的表情太假,他当然知道是在骗他报名。   可他还是愿意的,因为他听说部队管饭,每个人都能吃饱。   所以,他是愿意去的。   当时,他觉得爹默许他们这么做是因为不想徐解刚受苦,可是现在,他说道:“爹想让我吃饱饭,不想让我去山里冒险。”   徐长喜欣慰的点点头,笑着说道:“对啊,有这方面的原因。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见过你大伯的战友,他来看过你爷爷,也说了那时候的环境很安全,没有什么战争,所以我才放心你去的。”   他平时是偏疼大哥的儿子,但谁能不疼自己的儿子。人都是自私的,如果真的危险,他不会同意徐锐代替解刚入伍的。   这些话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他媳妇还有几个儿子都以为是自己太过偏心,那会儿还和他闹了好久的别扭,后来知道徐锐第一次来信才有所缓解。   可是他们都没想过,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再怎么心硬,再怎么偏心,也不能把自己儿子推出去。   唯有徐锐,徐长喜看着小儿子,心里越发的高兴,今天总算解了他的心结。   这么想着,他拿起桌上的酒杯,说道:“今儿爹高兴,咱们喝一杯。”   徐锐举起酒杯陪他爹喝。   徐长喜一杯一杯的喝下去,一边喝一边和儿子唠嗑。   “时间过得快啊,你这才刚回家,就定了亲,说话就要结婚了。这些年,你爹也没什么本事帮到你,都是你自己一步一步长成这样的,我其实是高兴的。”徐长喜平时为人强硬倔强,是个传统的父亲,不喜欢在儿子面前说软话。   今天晚上,可能是喝醉了,心里的话一秃噜的往外冒。   “今天,老婆子说我分家傻了,哼,我才不傻。你是我儿子,老子还能不知道你,就算我不说,你锐子也是准备说这事儿的。”   一边说,一边推推徐锐:“说,是不是?”   徐锐没有否认,尽管他爹喝迷糊了,也不准备糊弄他,说道:“我是准备和你们说分出去的。”   “我就知道你这小子,独的很,平时不和几个兄弟说话,嫂子也不接触,就一天天的工作干活。”   不过,你爹娘也不怪你,你性子就这样”   徐锐见徐长喜越说越激动,觉得他爹这酒是不能喝了。   于是,把徐长喜手中的酒杯放下,不管他爹怎么抗拒,直接扶起他往他屋里走。   他娘应该睡了,不能打扰,只能让他爹在他的屋里将就一晚。   徐锐习惯一个人睡觉,而现在,他爹呼哧呼哧的声音传来,让他有些难以入睡。   想到谢灵,不知道她睡了没有?睡之前想过他没有?睡得安稳不?      一想起谢灵,徐锐脑子里便有一大堆关于她和他的事情,这一点都不像他,可是他甘之若饴。   有一句话他爹说的不对,他独的很,除了对谢灵。   一边,刘秋苗并没有入睡,而是一直在想老头子的话。   几个儿子大了,有媳妇有孩子了,他们一个个都想经营自己的小家。   现在看着是和睦,但是等小儿子也娶妻了,孙子们长大了,就不能这么和稀泥了。   家里四兄弟,老大老二老三都是在队里上工,差距不大。   而老四却是在城里上班,一个月工资福利样样不少,光这不到两个月都往家里拿了不少东西了。   这些东西要说吃的最少的还是徐锐,短时间还行,可时间长了就算徐锐不计较,能保证几个儿子儿媳妇能守住本心,不把锐子带的东西当成理所当然?   没分家前,家里所有人的工资工分上交,锐子没娶妻时,你可以替他攒着娶媳妇用。   可说话锐子娶媳妇后呢!   锐子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拼来的,家里人没有帮过他一分忙,甚至花费的也是家里最少的。   所以,咱不能这么和稀泥似的搅在一起。趁家里人还和睦就分了。   几个儿子儿媳妇也不是那些个不孝敬长辈的人,咱们自己分出来,家里挨着,他们也会主动孝敬咱们。   再说,咱们自己有手有脚,不用他们也能养活的了自己。      刘秋苗想着老伴儿说的话,心里一阵复杂,她以前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被她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都是儿子,她就想着每个人都好好的,大家都在一起和睦相处。   锐子最争气,平时给家里带的东西最多,补贴家里,给孙子吃,也是好的。   可是徐长喜这么把话一摊,她知道是该分开了。   生产队大部分人不分家是因为大家虽然各有各的毛病,但都半斤八两。   而她们家,锐子确实比前面三个哥哥高好大一截。   想起老伴儿严肃的表情,刘秋苗知道:明天,这家是分定了。   老大屋子   王英正在衬炕,看了正在糊窗的丈夫一眼,仿佛不经意间问道:“咱明天真的要分家?三个弟弟也同意吗?”   徐解放点点头:“咱爹决定的事可没反悔过,这家肯定是要分的。刚才我和解军他们聊了聊,他们同意分家了。不过不管怎么样,以后都是兄弟,只是分了家又没断了联系。”   王英惊讶道:“四弟还没有结婚?他也同意?”   徐解放闻言有些复杂,说道:“今天还是四弟最先开口的,他当然同意了。至于婚事,他已经定下来,到时候彩礼钱肯定是要给锐子的。锐子这段时间给家里添了不少东西,这些就不说了。但他这几年邮回来的钱娘都给他攒着,也应该给他的,我们当哥的肯定不能占弟弟便宜。”   王英闻言眼里一暗,随即点点头,温和一笑,不再继续说话。 第37ç«  数学学渣   王晋军被徐解放请到徐家, 看着徐家一屋子的人, 他难得的有猩圈。   “长喜啊,你们这是真要分家了?”王晋军作为南理生产队的队长,素来公正严明, 给不少下家儿当过分家的见证人。可那些个分家的不是因为兄弟妯娌感情不和实在过不到一处儿, 就是家里老爹老娘去世了。   而这徐家, 儿子孝顺, 兄弟和睦,条件不差的,怎么也不像个分家的样子呀!   想到这儿,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徐长喜一眼。   “孩子们都长大也成人家了, 我和他娘也老了, 就想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今天请队长来, 就是给咱做个见证。”徐长喜把王晋军迎到他旁边的座位上,开口说着话。可能是因为昨天喝醉了的缘故, 嗓子有些哑, 脸色也不怎么好。   他想着, 人不服老不行啊,以前喝一大瓶烈酒照样神清气爽, 睡一觉啥事没有。可昨天晚上喝了一点米酒就醉成那样了,今天更是有些提不起劲儿来   一旁,刘秋苗神色不好,眼神冷冷的,这老头子当他还是小伙子, 竟然背着她把箱子里藏的酒全喝了,也不怕喝死他。   今天还和她耍滑头,说是锐子非要和他喝,他这话她都听的替他脸红。   老俩口脸色都不怎么好,王晋军看着误以为两人为分家的事情伤心呢!   可不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吗?唉,长喜这老家伙就是嘴硬心软。   本来想再劝劝老伙计,可还没等他说话,徐长喜就开口说道:“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就算今天分家了,也要记得你们是亲兄弟。你们老子还活着,有我在一天,谁要是不成好的,老子我照样打你们。”   说话间,向刘秋苗递过手去。   刘秋苗神色间虽有不舍,但到底给了丈夫账本。说是账本其实捡漏极了,就是一个用白线装娥来的黄色小本子。   徐长喜接过后也没看直接给了王晋军。   王晋军看着这意思就知道老伙计是下定决心分家了,心里叹口气,没再劝他。   他面容严肃的翻开本子,开始念起来:红薯:十袋玉米:五袋   小麦:两袋   大米:一袋   锅:两口      现钱:八百零一块五   五间小屋子,一间堂屋      生产队里装粮食都用的是自家编的草袋子,一个袋子大约能装50斤的粮食。   徐家徐长喜和几个儿子身体壮,干活勤快,就连几个儿媳也不拖后腿,工分挣得多,所以粮食这么多不足为奇。   不过这现钱倒是令王晋军十分震惊,现在一家能有个二三百就不错了,这徐家竟然有八百多。   这么多钱不可能是老大老二他们挣得,在地里刨食哪能攒下这么多。   随即,他看向站在一边面无表情的徐锐,也隐约有些理解老伙计为啥要分家了。   果然,就听徐长喜说道:“刚刚队长念的就是咱家的所有东西,这些东西到底怎么来的,你们娘都一笔一笔的记在本子上。   家里的粮食都是我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上工挣来的,而锐子刚回家,没有分过粮食,但他当兵四年给家里一共汇了六百多块钱,这挟大部分都被你们娘攒着。   房子是前两年刚翻修过的,当时锐子不在,没有出人力,但钱却是出的最多的。   这些你们可认?”   徐长喜一番话说的清清楚楚,大家也都有一笔账记在心里,知道他说的公正。   所以不管有什么小心思,明面上都点点头。   徐长喜心里满意,继续开口说道:“虽说你们娘今年没上过几次工,但却是为家里做饭、喂鸡、看孩子,也辛苦得很。   我虽是一把老骨头,但干活也不比你们兄弟几个差。   所以,我把家里的粮食分成四分,我们老两口一份,老大老二老三各一份。有剩余的零头,把零头给老四。你们觉得如何?”   这让几个兄弟不知道怎么开口,粮食确实没有徐锐的贡献,但作为兄弟也不能直接说出来,同意爹的分法。   公公没有要把粮食分给老四的意思,让下面三个儿媳妇松了口气。   尤其是老大媳妇王英,她不是抠门小气,只是小弟没有上工,把粮食分给他,那他们作为大哥大嫂肯定要更吃亏。而后面,听公公的意思肯定要把大部分钱给小弟。   她有两个儿子,得为自己的小家考虑,她家男人是个好兄长,她就得精打细算一些。   “没意见。”这时徐锐开口,让大家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徐长喜点点头,继续道:“房子正好五间,一家一间。堂屋还留着待客用。   除了锐子往家里汇的钱,剩下的二百块还是分成四份,我们老俩口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一份。   至于锐子虽然汇了六百块钱,他不在家没有开销,但也没有在家照顾父母,作为补偿,拿出一百一十块钱,我们老俩口五十,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二十。剩下的给锐子,当作他娶媳妇的钱。这个分法可有意见?”   按理说这个分法谁都说不出错来。   就连见证过无数次分家的王晋军也觉得这分得够公正。   几个兄弟同时点头,表明没有意见。   只有徐锐开口了:“爹,我那间屋子给家里几个孩子住吧!我另外起房子,在房子起好前,先住在那儿!”   他快要结婚了,虽然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他是不想委屈她的。   虽然给不了她最好的,最起码也要在结婚之前,起好新房子,给她一个宽敞舒适的家。   屋里的人听到他这么说就是一愣,起房子可需要不少钱,不说材料问题,光吃吃喝喝就得花费不少。   就算他这次分的多,可是他还要买粮食,以后还有置办彩礼、结婚一大堆事等着他呢!   锐子不会是长期在部队待着,对外面的事糊涂了吧。   徐长喜闻言也是眉头一皱:“你考虑好了,盖房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徐锐点头,这事他早有成算,至于花费方面虽然没有仔细打听过。   但他现在手里的钱是肯定够的。   在部队四年,徐锐的职位越来越高,工资也越来越多,那挟一般都是自己留一半,给他娘汇一半。   他没有什么开销,基本都存着。   然后是今年当兵转业的转业费也有一千块钱。   不用说盖一座房子,就是盖两座也是够够的。   不过,徐锐也不会说出具体有多少钱,只是开口道:“这几年我攒了点,应该是够的。”   徐长喜听了这句话点点头就没再问了,他自个心里有数就成。   这家分到这儿,算是定了下来。   王晋军拿出笔在白纸上写下一段话,大意是:十一月十四号,徐长喜一家分家,财产公平分配   然后,徐长喜和徐解放四个兄弟分别摁上自己的手印子。   王晋军完成自己的使命也不打扰徐家的分家饭,没在徐家逗留,直接离开。   中午,刘秋苗带着几个儿媳妇,把平时舍不得吃的鸡蛋拿出来炒上。   再和面,扯了面条。锅里下上白生生的面条,放上野山菇,把鸡蛋卤进去,放上油和香葱。   一顿香喷喷的鸡蛋面就是徐家今天的午饭。   徐磊徐周还小啥也不懂,只高兴于能吃上这么香的面条。   抓着碗使劲儿往嘴里扒,尤其是徐磊,因为吃的急,动不动就往桌子上掉根面条,然后用筷子夹桌上的碎面条。   他没啥耐心,夹不起来的时候,干脆直接上手抓,吃得狼吞虎咽。   比起徐磊,徐周就显得温和多了,吃的小心翼翼。不过,他也怕面条掉出来,整个头都埋在碗里。   老三徐平还是三个月的奶娃娃,被他娘放在屋子里睡觉。   与小孩子的不谙世事,显然大人要复杂的多。   虽是难得的一顿好饭,但也吃的不是滋味。   吃完饭,上工的上工,干活的干活。   今天是礼拜天,徐锐不用上班,所以今天就他最闲。   不理会侄子吵着让他玩球的请求,直接骑上自行车去谢家沟。   谢家沟   谢灵正在教秋阳秋月功课。   之前谢灵在废品站淘过一次书,可惜没有看到过一年级的课本。   所以,她现在只能按照自己的方式,一点一点教她们。   秋阳秋月今年五岁,年纪还小,不过可能是因为谢灵经常给她们讲故事开阔视野的缘故。   两人的理解能力十分不错,对认字也十分感兴趣。   一天认五个字稳稳当当,明天还能记得。   不过,要说两人是语文上的学霸,那数学上就是名副其实的学渣。   “5+6等于几?”谢灵边说还边写在纸上给两人看。   “等于10。”秋阳磨磨噌噌,犹豫片刻,终于吐出来个数。   而秋月则是干脆不知道,眼神懵懵懂懂,活像刚睡醒似的。   虽然确实刚午睡过,只不过两人早被谢灵泡的酸甜红果茶给震醒。   谢灵听到答案,看看两个闺女,也挺无奈。俩人从一到一百认得清清楚楚。   遇到两个同样的数字相加,就算来个10+10,也能说出20来。   可到一个奇数一个偶数相加就卡壳了,秋阳蒙数字,秋月干脆不说话。   谢灵想想谢家的基因,谢静念过初中,没听过数学考个位数啊!而谢灵更是个理科生,数学最好。   难道是罗家那边的基因?   也不对,罗家那群人笨的很,哪能和秋阳秋月比。   两个孩子还是很聪明的,可能是年纪还小,罗辑思维能力还没有发育的缘故?   要不然,就是她教的太差?   谢灵面对两双懵懂无辜的眼睛,难得的有些心虚,她讲故事还行,可给小孩儿讲1+1,1+2等于几,这种问题,简直要了她的命。   1+1就是等于2,还要讲?这是谢灵心里最真诚的想法。   所以,面对两个闺女,她讲的真没有什么耐心。 第38ç«  我得考虑考虑   徐锐现在来谢家沟都是光明正大的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毕竟自己未婚妻是谢家沟人, 四舍五入他也算谢家沟的人了吧   他骑着自行车,也没有操小道,一路走来, 遇到不少人。   自行车可是这年代的稀罕物件, 看着了谁不多瞅两眼?连带着这骑车的人也被关注上了。   “这是东头谢灵定亲那个不是?”谢家沟生产队也就几十户人家, 谁家有个啥事, 一张嘴就能说得整个生产队都知道。   何况谢灵近来还是队里的风云人物,管着宣传队,把宣传队整的越来越好不说。就那养猪的法子还是她提出的,没见那三头猪比以往这个时候都要胖吗?   所以, 谢灵有个啥事, 大家非常关注。   “哎, 没看清,不过那身材像是南理徐家那个。谢灵那丫头和南理徐家定的亲, 听说那小伙子长的大高个, 还当过兵, 刚从部队上退下来。现在还是个吃商品粮的呢!这下,那谢灵可是有福气了。”这人显然是知道个中内情的。   “切, 就是在城里上班,连城里户口都没有,可没有供应粮。”   “那人家也比一般的庄稼汉子挣得多。你看人这不是自行车都有了。”   “谢灵自个就争气,找个好婆家是应该的。”      后头的议论,徐锐不清楚。   不过, 他对别人的视线最为敏感。感觉到好多人看他了,也不介意,他是谢灵的未婚夫这件事越多人知道越好。   徐锐外表严肃但是内心还是有一颗十分骚动的心。   徐锐到谢家的时候,谢灵正在教两个闺女数数,并且和个位数加减法死磕。   听到敲门声,她反而松口气,推开门就看见穿着一身军装的徐锐。   面上一阵欢喜,露出笑容,开口说道:“快进来吧!”   说话间又看他推着车,有墟怪:“你今儿不上班,怎么骑车来了?南理和谢家沟离得不远吧?”   徐锐有些语塞,他总不能说自己故意的吧!   好在,谢灵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其他想法,说罢又转开话题。   一边说着,两人进去堂屋。   堂屋里秋阳秋月正在写数字,见着徐锐,一点不像以前那么拘束了。   秋阳语气亲近的向他问好:“叔叔,你来了。”   秋月则把板凳让出来道:“叔叔坐这里。”   徐锐面对她们的热情,有校然,他以前这么招俩小孩儿待见的吗?   不过,脸上还是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看了一眼秋月让他坐得小凳子,说道:“你坐吧,叔叔不坐。”   一旁,谢灵微笑的看着这一幕,觉得自己没白说。不过,看出徐锐的紧张,到底替他解了围:“学了这么久该休息休息了,你们自己玩。小姨和叔叔说会话。”   秋阳秋月乖乖点头,各自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就着小方桌玩翻花绳。   这边,两人坐在一起聊起来。   “徐锐,你以前上小学的时候怎么学一年级加减法的?”谢灵自己小时候接受的是精英教育,从小学的太多,这种最基本的反而忘的干净。   但又不能敷衍孩子,就想问问徐锐以前怎么学的,给她来点借鉴。   徐锐九岁上的小学一年级,对此还记得清楚,想想开口说道:“那会儿老师让大家自己劈短木棒,然后一根一根数。”   那会儿徐锐的性子已经有冷冰冰的雏形,不过到底还小,爱和人争强好胜。   放学的时候,看其他人约定好等下一次上课就比谁的木棒多、谁的木棒整齐。   他虽然沉默着不说话,但到底放在了心上。   回到家放下书包,就一个人去山上撇了几十根木棒,还偷偷拿着家里的菜刀把一个个木棒切的整整齐齐。   结果,等他上课的时候,老师只让人拿出十根木棒,其它木棒根本没有用上。   徐锐失落的回到家,面临的就是他娘的一顿铁板肉,因为家里唯一的菜刀被他切木棒切钝了。   这种丢脸的事徐锐当然不能说出来。   木棒?她倒是用细柴火劈成一小节一小节让俩闺女数了,不过她看两人没多大兴趣。   难道是因为柴火太丑了?   不过,说出木头,谢灵倒是想起一样东西。她面上带着甜笑,眼睛放光的看着徐锐说道:“徐锐,你时间多吗?”   徐锐面对她的笑脸有些失神,然后不自觉的点点头。   谢灵见他点头,高兴的对他说道:“你坐在这儿等等,我去拿纸。”   谢灵进了睡觉的屋子,打开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一张白纸和一只铅笔。   回到堂屋,坐在桌子前开始画画,绘图并不复杂,只是一个由数字碎片组成的房屋。   画完后递给徐锐,开口说道:“这个能做出来吗?”谢灵画的缩小版屋子只是最简单的积木,除了要卡那块,其它地方十分简单,但手工确实非常复杂。   这种简单构造图,谢灵手到擒来,画的十分专业。徐锐一看就懂,虽然有些不太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但做起来应该不难,就是有些繁琐。于是,他点点头,说道:“我尽快做出来。”   虽然他答应的轻巧,但徐锐平日也要上班,谢灵也不忍心他太过辛苦,不过,“徐锐,咱们一起做吧,我也不着急用,等下个礼拜六礼拜天你拿着工具来我家,我给你帮忙,咱们两个一起做。”   谢灵觉得这个主意好极了,不仅能给两个闺女做个益智玩具,还能和徐锐相处。   至于时间肯定来得及,她也不急着用。至于教两个闺女数数,她寻思着弄几根整齐的木棒给她们。   之前也是她考虑不周,两个小女孩儿拿着碎柴火哪有兴趣数数?   徐锐听了眼里一亮,他一个人就能做,但是这样能和谢灵待在一起,确实好极了。   徐锐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脸上虽然没有笑容,但嘴角微张也显示了他的好心情。   谢灵看看他微红的耳朵,又是这样。每次情绪一激动,徐锐的耳朵就红了。   她捂嘴笑开,注视徐锐的眼睛越发的亮。   因为两个小孩儿在,两人不敢做过分的举动,但眼神却是越发的交缠。   徐锐握住谢灵的手,谢灵先是看看前面小方桌上翻花绳的两个孩子,见她们在玩自己的没有注意这边,她才放心的任他牵着。   徐锐牵着她的手安安分分,也没有再做其它,只是开口问道:“灵灵喜欢什么房子建在哪里?偏僻一点还是热闹一点?”   本以为徐锐会做什么的谢灵没想到自己听见这种问题,她顾不上自己一瞬间的羞恼,好奇的开口:“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徐锐没有瞒着她,把今天分家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解释道:“我准备申请地基,早点把房子建起来,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喜欢什么地方。”   谢灵愣了一下,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里的感觉。   前世全国各地分布着她的房产,并不觉得那些家有什么区别,只是用来睡觉生活的地方罢了。   地段是最好的、装修是最高档的、配置也是顶级的,可是这一切不用她操心。生活助理就可以给她打理好一切。   而现在,就这么一句话竟然让她有些感触。   谢灵垂了眼睑,片刻后恢复平静,歪歪头,笑着开口说道:“当然是偏僻一点的,热闹的地方房屋多,能批下来的地基肯定不大。   我希望申请的地基大一点,然后有个非常大的院子,不仅能放下各种杂物,还能种几棵果树,比如苹果、桃子、李子都可以。”   谢灵越说越兴奋,谢家没有种果树,院子虽然大,但那是因为要圈自留地。她来了这里就吃过几个苹果,其它水果还没吃过。   不光营养问题,关键是她嘴馋了。本不是吃货的谢灵现在动不动就想琢磨点新鲜的吃食。   徐锐十分喜欢谢灵这样欢喜的样子,也不插嘴,一直听她说着。   “还有啊,建屋子的时候把窗户的地方留大点,既通风又明亮。就算没有玻璃,用油布也行。”   谢家现在的屋子就是窗户太小还太高,她知道那是因为冬天怕冷,但确实不怎么好,本来墙就不白,这样显得屋子更加阴暗了,有时候外面还没黑天,屋子里面就黑乎乎的了,她一点都不喜欢。   徐锐没有说话,只眼神专注地看着她,不时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厕所是最重要的,一定不要只拿木板将就,一定得拿砖头好好垒垒。”她每次上厕所都提心吊胆的,她有原主的习惯,知道不会掉下去,但心理上却克服不了,平时就连两个闺女她都不敢让两人独自上。   虽然两个闺女一点都不害怕。   谢灵提起房子简直有太多要说要吐槽的了,毕竟徐锐说的屋子将来她也要住。   不过,她的要求好像太多了,说了这么多,其实才刚开始,于是对徐锐说道:“我的要求好像太多了。”   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本来就是问你的意见的,这才一点点。如果你嫌说着累,可以记在纸上给我,咱们的家一定按你说的做。”   只要谢灵和他在一起,无论什么事,他都会依着她。   谢灵也不跟他客气,笑着点点头:“离建房子还有一段时间,反正也不着急,让我好好想想,一起写在纸上。”说到这儿,谢灵瞥他一眼,眼睛越发灵动,笑的像只偷腥的小狐狸:“到时候可别怨我啰嗦。”   徐锐捏捏她的手,“不会的,不过”随即,徐锐的嘴唇靠近她的耳朵,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只有一点得听我的,结了婚,婚房只有你我,没有其他人。”   这话的意思她懂,是不想让两个闺女跟他们一个屋里睡。   她闻言有些羞恼,又被他喷在耳朵上温热的呼吸弄得一颤。   这人当真可恶,学坏了,竟然往她耳朵里吹气。   “这个我得考虑考虑。”为了泄愤,她故意这么说道。 第39ç«  学校事   长县高中   高二年级正在进行期中考试, 四十个学生安静的坐在座位上考试。   讲台上, 监考老师坐在讲桌前做卷子,也没看下面的学生,大约是觉得没人抄的缘故。   不过, 也确实是这样。该认真做卷子的头也不抬, 不会的则是直接坐在座位上睡觉或者玩自己的, 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成绩如何, 有的连名字都不写。卷子空白,比他们的脸还干净。   教室内,可以说是一片和谐。   突然,一阵闹声传来, 接着就是一大串脚步声, 像是一群人往这边走来, 随即教室的木门被推开。   推的力度很大,一点不像学校巡查的老师, 反而像是来找茬的。   教室里的众人皆被惊了一下, 然后往门口看去。   只见为首的是个年轻女孩儿, 齐耳短发的刘胡兰头,穿着一身青年军装, 身材娇小,不过气势倒是十足。   “王青诬陷革命小将,断绝革命小将生活来源,我们今天要对他进行审理。”女孩儿声音洪亮,语气十分严厉, 后面跟着几个明显比她成熟大不少的同样穿着军装的男女同志。   教室里正在考试的学生包括监考老师表现的十分震惊,这女孩儿大家都认识,不就是一个多月前被□□带走的沈宝珍吗?   她这是被放出来了,还要带走班上的另一个同学?   “艹,你说老子诬陷革命小将,你给老子指指,老子诬陷哪个了?”王青是班上有名的差生,每次考个位数都得看他心情。   今天考试,本来是非常无聊的,没想到竟然有人闯进来,一看就是来找茬的。   本想看看戏,说不定还能趁手捞一把。   可没想到看戏看到他自己头上,还是来找他的。   再仔细一看那女人,不就是之前让□□带走的沈宝珍吗?   头发剪短了,也不穿裙子了,变化太大,一开始都差点没认出来。   以前这女人穿得好,吃得好,傲气得跟,还一直对他爱搭不理,不就是看不上他这个差生嘛。结果最后还不是被他给告了。   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出来的,但王青也不怕她,直接怼过去,语气嚣张,态度轻蔑,显然不把他们当回事。   这回沈宝珍没说话,倒是离她最近的男同志开口了,态度不比王青好到哪里去,但言语比王青正派得多。他个子不高,长的憨厚,一脸义正言辞地说道:“沈宝珍同志是我的未婚妻,革命家庭出身,你这位小同志却诬陷她搞资本主义派头,不知道是不是阴谋,所以今天就是要把你带走进行审理。”   一边说着,向其他几人点头示意。   接着,在王青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两人抓住。   “我是中学zf兵团的人,你们搞什么鬼,竟然敢抓老子。”   王青激烈的挣扎,脸色狰狞,冲着几人大喊大叫。   自称沈宝珍未婚夫的男人轻蔑一笑,王青这种人这种话也只 ¡¾ÔĶÁÈ«ÎÄ¡¿
×÷ÕߣºÍõ¹°³½ |20191119 | ÔĶÁ(542) | ÆÀÂÛ(335)
人同时低着头吃饭。   李荷花和刘秋苗以为两小年轻是害羞了,也没问,只是对视一眼,笑开了。   “咱们就定好了,明年十月份两个人结婚,至于具体是哪一天,我们在好好商量。”这个时间是谢灵和李荷花说的,李荷花当时一听这个时间,就知道谢灵是想等她爹娘一周年后再结婚。   按照这里的风俗,爹娘过世,闺女一个月不办喜事,三个月不穿红衣红鞋,六个月不穿红袜不戴红帽。   但既然是谢灵的一番孝心,李荷花倒是觉得这样好极了。要是亲家不乐意,她真该考虑一下这亲结的是否值得了。   虽然她只是谢灵的堂婶婶,但也是真心实意地为谢灵考虑,想让她嫁个好人家。   不过,刘秋苗可没有觉得不妥,虽说她喜欢谢灵这姑娘,觉得儿子早点娶回来挺好的。   但人姑娘想为爹娘守住一年孝,可见这姑娘是个有孝心的。   而且,谢灵年纪小小,家里就没有长辈亲人,独立抚养两个外甥女。   而这姑娘还是一脸和气、大方稳重的样子,她便有些心疼。   “不着急,不着急,今天定了亲,灵灵啊,就是我媳妇了。不管等多久,我都是乐意的。”刘秋苗笑着说道。   随即,又看向谢灵身边的两个闺女,露出和蔼的笑容,笑着对两人招呼道:“这是秋阳秋月吧,过来奶奶这儿,让奶奶看看。”   秋阳秋月年纪小,不懂这场面意味着什么。见奶奶在叫她们,她们看向谢灵,谢灵摸摸她们的头,说了声:“去吧。”   她们也不胆怯,大方乖巧的走到刘秋苗面前,同时开口说道:“奶奶好。”   两人穿的干净整齐,样子乖巧可爱,虽然不是自家的,但刘秋苗也是喜欢极了:“唉,你们好。”然后递给两人一人一个红包。   秋阳秋月没有立刻接,而是先看看谢灵,见谢灵点头才接过刘秋苗手里的红包。然后有礼貌的说道:“谢谢奶奶。”   这两个孩子是个懂事的,看来这谢灵这闺女教的好啊!   刘秋苗不禁点点头,看向两人的目光更加和善。   李荷花在一旁看着这和谐的一幕,心里算是真正松口气,今天这事情是真成了。   下午三点不留客。   定亲进行的十分顺利,刘秋苗三人在谢灵家坐到两点半就回家去了。   晚上,徐家堂屋   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的椅子上。   徐解放四个兄弟、三个媳妇,并着孩子们都坐在板凳上。   徐长喜看看四个儿子,沉默片刻开口说道:“今天叫你们聚在一起,是为了分家的事情。”   众人闻言不禁震惊,分家?谁分?难道是他们家?   刘秋苗首先被老伴的话给惊着了,语气激烈的说道:“徐老头,你在说什么,咱们家怎么要分家了。”   一边说着,眼睛瞪着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她咋不知道徐家要分家呢?这么大的事都没和她商量就说出来,她可不同意分家。   徐长喜平时尊重老妻的意见,但这会儿却是不理她,再次开口:“就是咱们家要分,今天先和你们说说,等明天咱们请队长来咱俩做个见证,然后就正式分家。”   还真是个不定时炸弹,炸的众人愣住了,他们面对这个消息没有丝毫准备。   徐解放作为老大站起来反对道:“爹,咱们一家人好好的怎么弄分家了。我们兄弟几个哪里做的不好,您说,我们改。”   徐解放性子沉稳忠厚,一贯让着弟弟,孝顺爹娘,所以面对要分家一个消息,他有些不能接受。   徐解军和徐文也是一脸震惊,徐锐还是面无表情。   而三个儿媳妇,她们心里也十分复杂。   做媳妇的谁不想过自己的小日子?   不过,徐家几个兄弟感情不错,婆婆刘秋苗不是个刻薄的,公公虽有威严但也明事理,所以一家子虽有摩擦但也处的十分不错。   而且,刘秋苗和徐长喜都是五十岁左右,年龄还不大。   几个儿媳妇从来没想过能这么早分家。   徐长喜表情严肃,不管儿子媳妇是什么表情,开口说道:“今天不是来和你们商量的,分家这个事情我已经决定了,你们谁也别说。”   说罢,语气温和起来:“你们兄弟几个都是好的,就算分家了你们也还是亲兄弟,还得互相帮持。分家是想让你们过的更好,至于我和你们娘,我们两老人过自己的,平时你们多来看看我们,给我们带着吃的吃饭孝敬就行。”   这温情的一段话,还没等兄弟几个表示感动。   一旁的刘秋苗就开始捂着嘴小声抽泣,一边哭一边说着:“现在大家都不把我这个老婆子放在眼里了,我一天给他们吃给她们喝,都想撇开我单过。老头子也不想让儿子们孝敬我,我真是惨啊”   屋子里的众人瞬间沉默,然后看向徐长喜。   放以前,看到她们娘这么伤心,儿子儿媳妇还会心疼她们娘,都怪他们不好,把娘弄哭了,然后什么都答应说着娘。   可是现在   徐解放挠挠头,眼神示意他爹,意思是爹你惹的祸,你来哄娘。   徐长喜瞪了下面装鹌鹑的几个不孝子,然后咳嗽一声,硬声说道:“老婆子,你也别哭了,今天这事没有改变这一说。”   刘秋苗听他这么一说,不禁一哽,哭的更加委屈:“那你也得和我商量商量啊!我给你徐家做牛做马,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这话说得徐长喜一呛,还做牛做马,看她那样儿,他敢使唤她吗?   不过,语气到底和缓了许多,说道:“我要是和你说,你能同意吗?说不定今天,咱们徐家人都来不全,你都能把咱家儿子儿媳给赶到亲家家里。”   刘秋苗被他说中了心事,干脆耍起赖皮:“反正我不管,我不同意。”   一大把年纪了,在晚辈面前耍赖像什么样?徐长喜咳嗽一声:“一会儿到屋里,我给你好好说说,总之这家是分定了。”   说罢,不理会众人,直接往屋里走去。刘秋苗看看老头子,一咬牙跟着他回屋,看他到底能说出个什么理由。   长辈走了,剩下几个儿子儿媳妇也散去。   几个儿媳妇各有心事,反而没什么说头。   而几个兄弟却是来到院里,聚在一起。   徐文最藏不住话,首先憋不住开口:“你说咱爹是发啥癔症了,好好的分家干嘛?”   徐解放拿手敲他的脑壳:“怎么说话呢,那是咱爹,还发癔症?咱爹做什么都是有原因的。”   “那你说说因为啥子?”   徐解放还没说话,徐锐开口了:“因为你笨。”   徐文最不喜欢别人说他笨,尤其是老四这家伙,反驳道:“徐锐,你竟然敢说你三哥笨。你知道什么叫弟弟吗,当弟弟意味着要尊敬兄长,崇拜兄长”   徐解放见不得他耍宝,直接一锤子,打在他背上,让他闭嘴。   “喂,大哥,你作为兄长应该爱护弟弟,怎么能对我这么残暴。”徐文捂着胸口,仿佛伤心极了。   徐解放瞥他一眼,要不是他锤了他一下,估计等他的就是锐子的手掌了。   平时还说自己聪明,就看这眼力劲儿,还没见过这么笨的呢!   一边,徐锐懒得搭理这个早他几分钟出生的垃圾兄长,面无表情的开口:“以后分家了,照样是兄弟。以后有啥事,该尽力的我一定尽力。”   这话的意思是已经接受了分家这个事实。   徐解放表情有些复杂,但还是点点头。徐解军平时比徐文更贼,这会儿却罕见的沉默,片刻,他抬起头说道:“以后咱还是兄弟,有啥事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没啥本事,但也有一把子力气。”   徐家四个兄弟,徐解放老大,今年二十六岁。徐解军老二,二十四岁。徐文和徐锐是双胞胎,今年二十岁。   兄弟几四个中,徐解放脾气最好,作为大哥比较照顾下面的弟弟。   不过,比起徐文徐锐,和徐解军的关系更加亲近。徐文性子活,是左右逢源。   徐锐性子最孤,也是兄弟中最冷淡的一个。   小时候,四个兄弟还没有长大,就刘秋苗和徐长喜两个人上工,既要养活四个兄弟,还得照顾爹和大哥的儿子。   所以家里条件艰苦,徐解放几个都吃不饱饭,更不用说徐锐这个天生大肚量的。   徐锐小时候还跟他娘委屈说自己吃不饱,可是刘秋苗也没有办法,家里儿子多,粮食就那么些,不能紧着小儿子一个人吃。   而且,当时刘秋苗也有些不相信小儿子的饭量竟然比大他四岁的二儿子还要大。 第36ç«  他独的很   人的性格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形成的, 徐锐同样如此。   自从徐锐发现跟娘说了不顶用后, 他就不再开口表达,也不再露出委屈的表情了。   人慢慢变得孤僻起来。   后来慢慢长大,他的劲儿很大, 比同龄人甚至他二哥的都要大, 他就开始慢慢自己进山里树林里找吃的。   由小时候的蘑菇野菜到长大以后的野鸡野鸭。   懂事后, 也学会给家里人带一些, 但更多的还是仅仅足够他自己填饱肚子。   徐锐的胆子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练出来的。   十五六的时候,三年灾荒,山脚树林里的吃的甚至野菜根都被大家挖光了。   徐锐一个人进了深山,他胆子大, 力气大, 正是锐气十足的年纪, 没想过任何后果,就那样进了猎人都不敢独自去的深山。   他遇到过不少危险, 但都被他巧妙的避过, 有些是因为幸运, 有些则是因为徐锐的实力。   他的一手掩藏气息的技巧就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   年少时,独自烤着食物的徐锐是孤单的, 也是最自在的。   而现在的徐锐,有被时间雕刻的冰冷,更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稳重。   徐长喜坐在堂屋的大方桌前,打量自己的小儿子,叹了口气道:“前几年是我们忽略你了。”   徐锐坐姿□□, 面对自己的父亲,他虽然面无表情,但还是可以看出他的神色是放松的。   他说道:“那个时候很艰难,你和娘对我很好。”是我自己的问题。   徐锐觉得自己从小天生情绪淡薄,哪怕面对爹娘也是如此,他对什么都淡淡的。   所以,从不觉得是他们忽略了自己,反而是他自己有信外。   以前他没觉得,可后来在多次生死徘徊间,他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问题。   徐长喜摇摇头,他这辈子上孝爹娘,下对得起妻子,孩子也是一视同仁。   可却在最后为了别人而委屈了自己的儿子。一眨眼,四年过去,孩子回来了,也稳重不少。   作为父亲,他既骄傲又愧疚,可是孩子都是娶媳妇的年纪了,有些事情该说开了:“四年前,本来是你堂哥去当兵的,结果我让你去了。不知道你怨我不?”   问了一句,也没等徐锐回答,继续说道:“那个时候你才十六岁,你娘哭着不让你走,我就舍得了?”   当时的事情,徐长喜还记在脑海里,怕是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徐长喜大哥徐长南早早的牺牲在战场上,他嫂子病重听了这个消息也一时想不开慢慢去了。   最后,他大哥就留下十二岁的儿子徐解刚和一封遗书。   遗书里说道:让他儿子完成自己的遗志,当个优秀的解放军战士,保家卫国,希望自己儿子比他更加出色。   徐长喜父亲徐满仓平时最骄傲的就是两个儿子,大儿子是解放军战士,在外保家卫国。小儿子勤劳能干,在家孝敬长辈。   可没想到大儿子就这么去了,然后把儿子留下来的唯一一根独苗苗宠上了天。   四年前征兵,徐长喜父亲想着孙子有了家庭有了后代,可以去完成他父亲的遗志了,就让徐解刚报名当兵。   没想到的是徐解刚临阵脱逃,没有半分他父亲的刚毅果敢,反而被娇惯得自私又胆小。害怕自己也像父亲那样牺牲,就求徐长喜别让他去当兵。   徐长喜知道自己的父亲不会允许,果然徐满仓没有答应,他最骄傲的儿子去世了,而徐解刚当兵那是他儿子留下来的遗志,怎么能不去?   再说,徐满仓哪真舍得所以牺牲,那个时候他专门向儿子生前的战友打听过。现在的国家已经慢慢恢复和平,并没有什么战争爆发。   可徐解刚被爷爷惯坏了,他哪想去受苦?就拖着徐锐去报了名,报的是徐锐的名字。   而当时按理说一家只能报一个,当时他们的户口可是上在一起的。   报名时徐锐的户口本是徐长喜给侄子的,也是他默许的。   当时,徐满仓知道后就后悔了,后悔自己惯坏了大孙子,觉得对不起大儿子。可是事情已经成了这样,他不等改变结果,但到底对所以失望了。   而徐锐对于那件事情并没有他们想的那般在意。   他不愿意的事情没人能强迫或者欺骗得了他,当时他那堂哥脸上的表情太假,他当然知道是在骗他报名。   可他还是愿意的,因为他听说部队管饭,每个人都能吃饱。   所以,他是愿意去的。   当时,他觉得爹默许他们这么做是因为不想徐解刚受苦,可是现在,他说道:“爹想让我吃饱饭,不想让我去山里冒险。”   徐长喜欣慰的点点头,笑着说道:“对啊,有这方面的原因。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见过你大伯的战友,他来看过你爷爷,也说了那时候的环境很安全,没有什么战争,所以我才放心你去的。”   他平时是偏疼大哥的儿子,但谁能不疼自己的儿子。人都是自私的,如果真的危险,他不会同意徐锐代替解刚入伍的。   这些话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他媳妇还有几个儿子都以为是自己太过偏心,那会儿还和他闹了好久的别扭,后来知道徐锐第一次来信才有所缓解。   可是他们都没想过,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再怎么心硬,再怎么偏心,也不能把自己儿子推出去。   唯有徐锐,徐长喜看着小儿子,心里越发的高兴,今天总算解了他的心结。   这么想着,他拿起桌上的酒杯,说道:“今儿爹高兴,咱们喝一杯。”   徐锐举起酒杯陪他爹喝。   徐长喜一杯一杯的喝下去,一边喝一边和儿子唠嗑。   “时间过得快啊,你这才刚回家,就定了亲,说话就要结婚了。这些年,你爹也没什么本事帮到你,都是你自己一步一步长成这样的,我其实是高兴的。”徐长喜平时为人强硬倔强,是个传统的父亲,不喜欢在儿子面前说软话。   今天晚上,可能是喝醉了,心里的话一秃噜的往外冒。   “今天,老婆子说我分家傻了,哼,我才不傻。你是我儿子,老子还能不知道你,就算我不说,你锐子也是准备说这事儿的。”   一边说,一边推推徐锐:“说,是不是?”   徐锐没有否认,尽管他爹喝迷糊了,也不准备糊弄他,说道:“我是准备和你们说分出去的。”   “我就知道你这小子,独的很,平时不和几个兄弟说话,嫂子也不接触,就一天天的工作干活。”   不过,你爹娘也不怪你,你性子就这样”   徐锐见徐长喜越说越激动,觉得他爹这酒是不能喝了。   于是,把徐长喜手中的酒杯放下,不管他爹怎么抗拒,直接扶起他往他屋里走。   他娘应该睡了,不能打扰,只能让他爹在他的屋里将就一晚。   徐锐习惯一个人睡觉,而现在,他爹呼哧呼哧的声音传来,让他有些难以入睡。   想到谢灵,不知道她睡了没有?睡之前想过他没有?睡得安稳不?      一想起谢灵,徐锐脑子里便有一大堆关于她和他的事情,这一点都不像他,可是他甘之若饴。   有一句话他爹说的不对,他独的很,除了对谢灵。   一边,刘秋苗并没有入睡,而是一直在想老头子的话。   几个儿子大了,有媳妇有孩子了,他们一个个都想经营自己的小家。   现在看着是和睦,但是等小儿子也娶妻了,孙子们长大了,就不能这么和稀泥了。   家里四兄弟,老大老二老三都是在队里上工,差距不大。   而老四却是在城里上班,一个月工资福利样样不少,光这不到两个月都往家里拿了不少东西了。   这些东西要说吃的最少的还是徐锐,短时间还行,可时间长了就算徐锐不计较,能保证几个儿子儿媳妇能守住本心,不把锐子带的东西当成理所当然?   没分家前,家里所有人的工资工分上交,锐子没娶妻时,你可以替他攒着娶媳妇用。   可说话锐子娶媳妇后呢!   锐子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拼来的,家里人没有帮过他一分忙,甚至花费的也是家里最少的。   所以,咱不能这么和稀泥似的搅在一起。趁家里人还和睦就分了。   几个儿子儿媳妇也不是那些个不孝敬长辈的人,咱们自己分出来,家里挨着,他们也会主动孝敬咱们。   再说,咱们自己有手有脚,不用他们也能养活的了自己。      刘秋苗想着老伴儿说的话,心里一阵复杂,她以前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被她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都是儿子,她就想着每个人都好好的,大家都在一起和睦相处。   锐子最争气,平时给家里带的东西最多,补贴家里,给孙子吃,也是好的。   可是徐长喜这么把话一摊,她知道是该分开了。   生产队大部分人不分家是因为大家虽然各有各的毛病,但都半斤八两。   而她们家,锐子确实比前面三个哥哥高好大一截。   想起老伴儿严肃的表情,刘秋苗知道:明天,这家是分定了。   老大屋子   王英正在衬炕,看了正在糊窗的丈夫一眼,仿佛不经意间问道:“咱明天真的要分家?三个弟弟也同意吗?”   徐解放点点头:“咱爹决定的事可没反悔过,这家肯定是要分的。刚才我和解军他们聊了聊,他们同意分家了。不过不管怎么样,以后都是兄弟,只是分了家又没断了联系。”   王英惊讶道:“四弟还没有结婚?他也同意?”   徐解放闻言有些复杂,说道:“今天还是四弟最先开口的,他当然同意了。至于婚事,他已经定下来,到时候彩礼钱肯定是要给锐子的。锐子这段时间给家里添了不少东西,这些就不说了。但他这几年邮回来的钱娘都给他攒着,也应该给他的,我们当哥的肯定不能占弟弟便宜。”   王英闻言眼里一暗,随即点点头,温和一笑,不再继续说话。 第37ç«  数学学渣   王晋军被徐解放请到徐家, 看着徐家一屋子的人, 他难得的有猩圈。   “长喜啊,你们这是真要分家了?”王晋军作为南理生产队的队长,素来公正严明, 给不少下家儿当过分家的见证人。可那些个分家的不是因为兄弟妯娌感情不和实在过不到一处儿, 就是家里老爹老娘去世了。   而这徐家, 儿子孝顺, 兄弟和睦,条件不差的,怎么也不像个分家的样子呀!   想到这儿,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徐长喜一眼。   “孩子们都长大也成人家了, 我和他娘也老了, 就想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今天请队长来, 就是给咱做个见证。”徐长喜把王晋军迎到他旁边的座位上,开口说着话。可能是因为昨天喝醉了的缘故, 嗓子有些哑, 脸色也不怎么好。   他想着, 人不服老不行啊,以前喝一大瓶烈酒照样神清气爽, 睡一觉啥事没有。可昨天晚上喝了一点米酒就醉成那样了,今天更是有些提不起劲儿来   一旁,刘秋苗神色不好,眼神冷冷的,这老头子当他还是小伙子, 竟然背着她把箱子里藏的酒全喝了,也不怕喝死他。   今天还和她耍滑头,说是锐子非要和他喝,他这话她都听的替他脸红。   老俩口脸色都不怎么好,王晋军看着误以为两人为分家的事情伤心呢!   可不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吗?唉,长喜这老家伙就是嘴硬心软。   本来想再劝劝老伙计,可还没等他说话,徐长喜就开口说道:“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就算今天分家了,也要记得你们是亲兄弟。你们老子还活着,有我在一天,谁要是不成好的,老子我照样打你们。”   说话间,向刘秋苗递过手去。   刘秋苗神色间虽有不舍,但到底给了丈夫账本。说是账本其实捡漏极了,就是一个用白线装娥来的黄色小本子。   徐长喜接过后也没看直接给了王晋军。   王晋军看着这意思就知道老伙计是下定决心分家了,心里叹口气,没再劝他。   他面容严肃的翻开本子,开始念起来:红薯:十袋玉米:五袋   小麦:两袋   大米:一袋   锅:两口      现钱:八百零一块五   五间小屋子,一间堂屋      生产队里装粮食都用的是自家编的草袋子,一个袋子大约能装50斤的粮食。   徐家徐长喜和几个儿子身体壮,干活勤快,就连几个儿媳也不拖后腿,工分挣得多,所以粮食这么多不足为奇。   不过这现钱倒是令王晋军十分震惊,现在一家能有个二三百就不错了,这徐家竟然有八百多。   这么多钱不可能是老大老二他们挣得,在地里刨食哪能攒下这么多。   随即,他看向站在一边面无表情的徐锐,也隐约有些理解老伙计为啥要分家了。   果然,就听徐长喜说道:“刚刚队长念的就是咱家的所有东西,这些东西到底怎么来的,你们娘都一笔一笔的记在本子上。   家里的粮食都是我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上工挣来的,而锐子刚回家,没有分过粮食,但他当兵四年给家里一共汇了六百多块钱,这挟大部分都被你们娘攒着。   房子是前两年刚翻修过的,当时锐子不在,没有出人力,但钱却是出的最多的。   这些你们可认?”   徐长喜一番话说的清清楚楚,大家也都有一笔账记在心里,知道他说的公正。   所以不管有什么小心思,明面上都点点头。   徐长喜心里满意,继续开口说道:“虽说你们娘今年没上过几次工,但却是为家里做饭、喂鸡、看孩子,也辛苦得很。   我虽是一把老骨头,但干活也不比你们兄弟几个差。   所以,我把家里的粮食分成四分,我们老两口一份,老大老二老三各一份。有剩余的零头,把零头给老四。你们觉得如何?”   这让几个兄弟不知道怎么开口,粮食确实没有徐锐的贡献,但作为兄弟也不能直接说出来,同意爹的分法。   公公没有要把粮食分给老四的意思,让下面三个儿媳妇松了口气。   尤其是老大媳妇王英,她不是抠门小气,只是小弟没有上工,把粮食分给他,那他们作为大哥大嫂肯定要更吃亏。而后面,听公公的意思肯定要把大部分钱给小弟。   她有两个儿子,得为自己的小家考虑,她家男人是个好兄长,她就得精打细算一些。   “没意见。”这时徐锐开口,让大家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徐长喜点点头,继续道:“房子正好五间,一家一间。堂屋还留着待客用。   除了锐子往家里汇的钱,剩下的二百块还是分成四份,我们老俩口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一份。   至于锐子虽然汇了六百块钱,他不在家没有开销,但也没有在家照顾父母,作为补偿,拿出一百一十块钱,我们老俩口五十,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二十。剩下的给锐子,当作他娶媳妇的钱。这个分法可有意见?”   按理说这个分法谁都说不出错来。   就连见证过无数次分家的王晋军也觉得这分得够公正。   几个兄弟同时点头,表明没有意见。   只有徐锐开口了:“爹,我那间屋子给家里几个孩子住吧!我另外起房子,在房子起好前,先住在那儿!”   他快要结婚了,虽然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他是不想委屈她的。   虽然给不了她最好的,最起码也要在结婚之前,起好新房子,给她一个宽敞舒适的家。   屋里的人听到他这么说就是一愣,起房子可需要不少钱,不说材料问题,光吃吃喝喝就得花费不少。   就算他这次分的多,可是他还要买粮食,以后还有置办彩礼、结婚一大堆事等着他呢!   锐子不会是长期在部队待着,对外面的事糊涂了吧。   徐长喜闻言也是眉头一皱:“你考虑好了,盖房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徐锐点头,这事他早有成算,至于花费方面虽然没有仔细打听过。   但他现在手里的钱是肯定够的。   在部队四年,徐锐的职位越来越高,工资也越来越多,那挟一般都是自己留一半,给他娘汇一半。   他没有什么开销,基本都存着。   然后是今年当兵转业的转业费也有一千块钱。   不用说盖一座房子,就是盖两座也是够够的。   不过,徐锐也不会说出具体有多少钱,只是开口道:“这几年我攒了点,应该是够的。”   徐长喜听了这句话点点头就没再问了,他自个心里有数就成。   这家分到这儿,算是定了下来。   王晋军拿出笔在白纸上写下一段话,大意是:十一月十四号,徐长喜一家分家,财产公平分配   然后,徐长喜和徐解放四个兄弟分别摁上自己的手印子。   王晋军完成自己的使命也不打扰徐家的分家饭,没在徐家逗留,直接离开。   中午,刘秋苗带着几个儿媳妇,把平时舍不得吃的鸡蛋拿出来炒上。   再和面,扯了面条。锅里下上白生生的面条,放上野山菇,把鸡蛋卤进去,放上油和香葱。   一顿香喷喷的鸡蛋面就是徐家今天的午饭。   徐磊徐周还小啥也不懂,只高兴于能吃上这么香的面条。   抓着碗使劲儿往嘴里扒,尤其是徐磊,因为吃的急,动不动就往桌子上掉根面条,然后用筷子夹桌上的碎面条。   他没啥耐心,夹不起来的时候,干脆直接上手抓,吃得狼吞虎咽。   比起徐磊,徐周就显得温和多了,吃的小心翼翼。不过,他也怕面条掉出来,整个头都埋在碗里。   老三徐平还是三个月的奶娃娃,被他娘放在屋子里睡觉。   与小孩子的不谙世事,显然大人要复杂的多。   虽是难得的一顿好饭,但也吃的不是滋味。   吃完饭,上工的上工,干活的干活。   今天是礼拜天,徐锐不用上班,所以今天就他最闲。   不理会侄子吵着让他玩球的请求,直接骑上自行车去谢家沟。   谢家沟   谢灵正在教秋阳秋月功课。   之前谢灵在废品站淘过一次书,可惜没有看到过一年级的课本。   所以,她现在只能按照自己的方式,一点一点教她们。   秋阳秋月今年五岁,年纪还小,不过可能是因为谢灵经常给她们讲故事开阔视野的缘故。   两人的理解能力十分不错,对认字也十分感兴趣。   一天认五个字稳稳当当,明天还能记得。   不过,要说两人是语文上的学霸,那数学上就是名副其实的学渣。   “5+6等于几?”谢灵边说还边写在纸上给两人看。   “等于10。”秋阳磨磨噌噌,犹豫片刻,终于吐出来个数。   而秋月则是干脆不知道,眼神懵懵懂懂,活像刚睡醒似的。   虽然确实刚午睡过,只不过两人早被谢灵泡的酸甜红果茶给震醒。   谢灵听到答案,看看两个闺女,也挺无奈。俩人从一到一百认得清清楚楚。   遇到两个同样的数字相加,就算来个10+10,也能说出20来。   可到一个奇数一个偶数相加就卡壳了,秋阳蒙数字,秋月干脆不说话。   谢灵想想谢家的基因,谢静念过初中,没听过数学考个位数啊!而谢灵更是个理科生,数学最好。   难道是罗家那边的基因?   也不对,罗家那群人笨的很,哪能和秋阳秋月比。   两个孩子还是很聪明的,可能是年纪还小,罗辑思维能力还没有发育的缘故?   要不然,就是她教的太差?   谢灵面对两双懵懂无辜的眼睛,难得的有些心虚,她讲故事还行,可给小孩儿讲1+1,1+2等于几,这种问题,简直要了她的命。   1+1就是等于2,还要讲?这是谢灵心里最真诚的想法。   所以,面对两个闺女,她讲的真没有什么耐心。 第38ç«  我得考虑考虑   徐锐现在来谢家沟都是光明正大的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毕竟自己未婚妻是谢家沟人, 四舍五入他也算谢家沟的人了吧   他骑着自行车,也没有操小道,一路走来, 遇到不少人。   自行车可是这年代的稀罕物件, 看着了谁不多瞅两眼?连带着这骑车的人也被关注上了。   “这是东头谢灵定亲那个不是?”谢家沟生产队也就几十户人家, 谁家有个啥事, 一张嘴就能说得整个生产队都知道。   何况谢灵近来还是队里的风云人物,管着宣传队,把宣传队整的越来越好不说。就那养猪的法子还是她提出的,没见那三头猪比以往这个时候都要胖吗?   所以, 谢灵有个啥事, 大家非常关注。   “哎, 没看清,不过那身材像是南理徐家那个。谢灵那丫头和南理徐家定的亲, 听说那小伙子长的大高个, 还当过兵, 刚从部队上退下来。现在还是个吃商品粮的呢!这下,那谢灵可是有福气了。”这人显然是知道个中内情的。   “切, 就是在城里上班,连城里户口都没有,可没有供应粮。”   “那人家也比一般的庄稼汉子挣得多。你看人这不是自行车都有了。”   “谢灵自个就争气,找个好婆家是应该的。”      后头的议论,徐锐不清楚。   不过, 他对别人的视线最为敏感。感觉到好多人看他了,也不介意,他是谢灵的未婚夫这件事越多人知道越好。   徐锐外表严肃但是内心还是有一颗十分骚动的心。   徐锐到谢家的时候,谢灵正在教两个闺女数数,并且和个位数加减法死磕。   听到敲门声,她反而松口气,推开门就看见穿着一身军装的徐锐。   面上一阵欢喜,露出笑容,开口说道:“快进来吧!”   说话间又看他推着车,有墟怪:“你今儿不上班,怎么骑车来了?南理和谢家沟离得不远吧?”   徐锐有些语塞,他总不能说自己故意的吧!   好在,谢灵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其他想法,说罢又转开话题。   一边说着,两人进去堂屋。   堂屋里秋阳秋月正在写数字,见着徐锐,一点不像以前那么拘束了。   秋阳语气亲近的向他问好:“叔叔,你来了。”   秋月则把板凳让出来道:“叔叔坐这里。”   徐锐面对她们的热情,有校然,他以前这么招俩小孩儿待见的吗?   不过,脸上还是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看了一眼秋月让他坐得小凳子,说道:“你坐吧,叔叔不坐。”   一旁,谢灵微笑的看着这一幕,觉得自己没白说。不过,看出徐锐的紧张,到底替他解了围:“学了这么久该休息休息了,你们自己玩。小姨和叔叔说会话。”   秋阳秋月乖乖点头,各自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就着小方桌玩翻花绳。   这边,两人坐在一起聊起来。   “徐锐,你以前上小学的时候怎么学一年级加减法的?”谢灵自己小时候接受的是精英教育,从小学的太多,这种最基本的反而忘的干净。   但又不能敷衍孩子,就想问问徐锐以前怎么学的,给她来点借鉴。   徐锐九岁上的小学一年级,对此还记得清楚,想想开口说道:“那会儿老师让大家自己劈短木棒,然后一根一根数。”   那会儿徐锐的性子已经有冷冰冰的雏形,不过到底还小,爱和人争强好胜。   放学的时候,看其他人约定好等下一次上课就比谁的木棒多、谁的木棒整齐。   他虽然沉默着不说话,但到底放在了心上。   回到家放下书包,就一个人去山上撇了几十根木棒,还偷偷拿着家里的菜刀把一个个木棒切的整整齐齐。   结果,等他上课的时候,老师只让人拿出十根木棒,其它木棒根本没有用上。   徐锐失落的回到家,面临的就是他娘的一顿铁板肉,因为家里唯一的菜刀被他切木棒切钝了。   这种丢脸的事徐锐当然不能说出来。   木棒?她倒是用细柴火劈成一小节一小节让俩闺女数了,不过她看两人没多大兴趣。   难道是因为柴火太丑了?   不过,说出木头,谢灵倒是想起一样东西。她面上带着甜笑,眼睛放光的看着徐锐说道:“徐锐,你时间多吗?”   徐锐面对她的笑脸有些失神,然后不自觉的点点头。   谢灵见他点头,高兴的对他说道:“你坐在这儿等等,我去拿纸。”   谢灵进了睡觉的屋子,打开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一张白纸和一只铅笔。   回到堂屋,坐在桌子前开始画画,绘图并不复杂,只是一个由数字碎片组成的房屋。   画完后递给徐锐,开口说道:“这个能做出来吗?”谢灵画的缩小版屋子只是最简单的积木,除了要卡那块,其它地方十分简单,但手工确实非常复杂。   这种简单构造图,谢灵手到擒来,画的十分专业。徐锐一看就懂,虽然有些不太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但做起来应该不难,就是有些繁琐。于是,他点点头,说道:“我尽快做出来。”   虽然他答应的轻巧,但徐锐平日也要上班,谢灵也不忍心他太过辛苦,不过,“徐锐,咱们一起做吧,我也不着急用,等下个礼拜六礼拜天你拿着工具来我家,我给你帮忙,咱们两个一起做。”   谢灵觉得这个主意好极了,不仅能给两个闺女做个益智玩具,还能和徐锐相处。   至于时间肯定来得及,她也不急着用。至于教两个闺女数数,她寻思着弄几根整齐的木棒给她们。   之前也是她考虑不周,两个小女孩儿拿着碎柴火哪有兴趣数数?   徐锐听了眼里一亮,他一个人就能做,但是这样能和谢灵待在一起,确实好极了。   徐锐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脸上虽然没有笑容,但嘴角微张也显示了他的好心情。   谢灵看看他微红的耳朵,又是这样。每次情绪一激动,徐锐的耳朵就红了。   她捂嘴笑开,注视徐锐的眼睛越发的亮。   因为两个小孩儿在,两人不敢做过分的举动,但眼神却是越发的交缠。   徐锐握住谢灵的手,谢灵先是看看前面小方桌上翻花绳的两个孩子,见她们在玩自己的没有注意这边,她才放心的任他牵着。   徐锐牵着她的手安安分分,也没有再做其它,只是开口问道:“灵灵喜欢什么房子建在哪里?偏僻一点还是热闹一点?”   本以为徐锐会做什么的谢灵没想到自己听见这种问题,她顾不上自己一瞬间的羞恼,好奇的开口:“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徐锐没有瞒着她,把今天分家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解释道:“我准备申请地基,早点把房子建起来,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喜欢什么地方。”   谢灵愣了一下,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里的感觉。   前世全国各地分布着她的房产,并不觉得那些家有什么区别,只是用来睡觉生活的地方罢了。   地段是最好的、装修是最高档的、配置也是顶级的,可是这一切不用她操心。生活助理就可以给她打理好一切。   而现在,就这么一句话竟然让她有些感触。   谢灵垂了眼睑,片刻后恢复平静,歪歪头,笑着开口说道:“当然是偏僻一点的,热闹的地方房屋多,能批下来的地基肯定不大。   我希望申请的地基大一点,然后有个非常大的院子,不仅能放下各种杂物,还能种几棵果树,比如苹果、桃子、李子都可以。”   谢灵越说越兴奋,谢家没有种果树,院子虽然大,但那是因为要圈自留地。她来了这里就吃过几个苹果,其它水果还没吃过。   不光营养问题,关键是她嘴馋了。本不是吃货的谢灵现在动不动就想琢磨点新鲜的吃食。   徐锐十分喜欢谢灵这样欢喜的样子,也不插嘴,一直听她说着。   “还有啊,建屋子的时候把窗户的地方留大点,既通风又明亮。就算没有玻璃,用油布也行。”   谢家现在的屋子就是窗户太小还太高,她知道那是因为冬天怕冷,但确实不怎么好,本来墙就不白,这样显得屋子更加阴暗了,有时候外面还没黑天,屋子里面就黑乎乎的了,她一点都不喜欢。   徐锐没有说话,只眼神专注地看着她,不时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厕所是最重要的,一定不要只拿木板将就,一定得拿砖头好好垒垒。”她每次上厕所都提心吊胆的,她有原主的习惯,知道不会掉下去,但心理上却克服不了,平时就连两个闺女她都不敢让两人独自上。   虽然两个闺女一点都不害怕。   谢灵提起房子简直有太多要说要吐槽的了,毕竟徐锐说的屋子将来她也要住。   不过,她的要求好像太多了,说了这么多,其实才刚开始,于是对徐锐说道:“我的要求好像太多了。”   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本来就是问你的意见的,这才一点点。如果你嫌说着累,可以记在纸上给我,咱们的家一定按你说的做。”   只要谢灵和他在一起,无论什么事,他都会依着她。   谢灵也不跟他客气,笑着点点头:“离建房子还有一段时间,反正也不着急,让我好好想想,一起写在纸上。”说到这儿,谢灵瞥他一眼,眼睛越发灵动,笑的像只偷腥的小狐狸:“到时候可别怨我啰嗦。”   徐锐捏捏她的手,“不会的,不过”随即,徐锐的嘴唇靠近她的耳朵,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只有一点得听我的,结了婚,婚房只有你我,没有其他人。”   这话的意思她懂,是不想让两个闺女跟他们一个屋里睡。   她闻言有些羞恼,又被他喷在耳朵上温热的呼吸弄得一颤。   这人当真可恶,学坏了,竟然往她耳朵里吹气。   “这个我得考虑考虑。”为了泄愤,她故意这么说道。 第39ç«  学校事   长县高中   高二年级正在进行期中考试, 四十个学生安静的坐在座位上考试。   讲台上, 监考老师坐在讲桌前做卷子,也没看下面的学生,大约是觉得没人抄的缘故。   不过, 也确实是这样。该认真做卷子的头也不抬, 不会的则是直接坐在座位上睡觉或者玩自己的, 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成绩如何, 有的连名字都不写。卷子空白,比他们的脸还干净。   教室内,可以说是一片和谐。   突然,一阵闹声传来, 接着就是一大串脚步声, 像是一群人往这边走来, 随即教室的木门被推开。   推的力度很大,一点不像学校巡查的老师, 反而像是来找茬的。   教室里的众人皆被惊了一下, 然后往门口看去。   只见为首的是个年轻女孩儿, 齐耳短发的刘胡兰头,穿着一身青年军装, 身材娇小,不过气势倒是十足。   “王青诬陷革命小将,断绝革命小将生活来源,我们今天要对他进行审理。”女孩儿声音洪亮,语气十分严厉, 后面跟着几个明显比她成熟大不少的同样穿着军装的男女同志。   教室里正在考试的学生包括监考老师表现的十分震惊,这女孩儿大家都认识,不就是一个多月前被□□带走的沈宝珍吗?   她这是被放出来了,还要带走班上的另一个同学?   “艹,你说老子诬陷革命小将,你给老子指指,老子诬陷哪个了?”王青是班上有名的差生,每次考个位数都得看他心情。   今天考试,本来是非常无聊的,没想到竟然有人闯进来,一看就是来找茬的。   本想看看戏,说不定还能趁手捞一把。   可没想到看戏看到他自己头上,还是来找他的。   再仔细一看那女人,不就是之前让□□带走的沈宝珍吗?   头发剪短了,也不穿裙子了,变化太大,一开始都差点没认出来。   以前这女人穿得好,吃得好,傲气得跟,还一直对他爱搭不理,不就是看不上他这个差生嘛。结果最后还不是被他给告了。   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出来的,但王青也不怕她,直接怼过去,语气嚣张,态度轻蔑,显然不把他们当回事。   这回沈宝珍没说话,倒是离她最近的男同志开口了,态度不比王青好到哪里去,但言语比王青正派得多。他个子不高,长的憨厚,一脸义正言辞地说道:“沈宝珍同志是我的未婚妻,革命家庭出身,你这位小同志却诬陷她搞资本主义派头,不知道是不是阴谋,所以今天就是要把你带走进行审理。”   一边说着,向其他几人点头示意。   接着,在王青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两人抓住。   “我是中学zf兵团的人,你们搞什么鬼,竟然敢抓老子。”   王青激烈的挣扎,脸色狰狞,冲着几人大喊大叫。   自称沈宝珍未婚夫的男人轻蔑一笑,王青这种人这种话也只 ¡¾ÔĶÁÈ«ÎÄ¡¿
×÷ÕߣºÌÆÐþ×Ú |20191119 | ÔĶÁ(662) | ÆÀÂÛ(88)
人同时低着头吃饭。   李荷花和刘秋苗以为两小年轻是害羞了,也没问,只是对视一眼,笑开了。   “咱们就定好了,明年十月份两个人结婚,至于具体是哪一天,我们在好好商量。”这个时间是谢灵和李荷花说的,李荷花当时一听这个时间,就知道谢灵是想等她爹娘一周年后再结婚。   按照这里的风俗,爹娘过世,闺女一个月不办喜事,三个月不穿红衣红鞋,六个月不穿红袜不戴红帽。   但既然是谢灵的一番孝心,李荷花倒是觉得这样好极了。要是亲家不乐意,她真该考虑一下这亲结的是否值得了。   虽然她只是谢灵的堂婶婶,但也是真心实意地为谢灵考虑,想让她嫁个好人家。   不过,刘秋苗可没有觉得不妥,虽说她喜欢谢灵这姑娘,觉得儿子早点娶回来挺好的。   但人姑娘想为爹娘守住一年孝,可见这姑娘是个有孝心的。   而且,谢灵年纪小小,家里就没有长辈亲人,独立抚养两个外甥女。   而这姑娘还是一脸和气、大方稳重的样子,她便有些心疼。   “不着急,不着急,今天定了亲,灵灵啊,就是我媳妇了。不管等多久,我都是乐意的。”刘秋苗笑着说道。   随即,又看向谢灵身边的两个闺女,露出和蔼的笑容,笑着对两人招呼道:“这是秋阳秋月吧,过来奶奶这儿,让奶奶看看。”   秋阳秋月年纪小,不懂这场面意味着什么。见奶奶在叫她们,她们看向谢灵,谢灵摸摸她们的头,说了声:“去吧。”   她们也不胆怯,大方乖巧的走到刘秋苗面前,同时开口说道:“奶奶好。”   两人穿的干净整齐,样子乖巧可爱,虽然不是自家的,但刘秋苗也是喜欢极了:“唉,你们好。”然后递给两人一人一个红包。   秋阳秋月没有立刻接,而是先看看谢灵,见谢灵点头才接过刘秋苗手里的红包。然后有礼貌的说道:“谢谢奶奶。”   这两个孩子是个懂事的,看来这谢灵这闺女教的好啊!   刘秋苗不禁点点头,看向两人的目光更加和善。   李荷花在一旁看着这和谐的一幕,心里算是真正松口气,今天这事情是真成了。   下午三点不留客。   定亲进行的十分顺利,刘秋苗三人在谢灵家坐到两点半就回家去了。   晚上,徐家堂屋   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的椅子上。   徐解放四个兄弟、三个媳妇,并着孩子们都坐在板凳上。   徐长喜看看四个儿子,沉默片刻开口说道:“今天叫你们聚在一起,是为了分家的事情。”   众人闻言不禁震惊,分家?谁分?难道是他们家?   刘秋苗首先被老伴的话给惊着了,语气激烈的说道:“徐老头,你在说什么,咱们家怎么要分家了。”   一边说着,眼睛瞪着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她咋不知道徐家要分家呢?这么大的事都没和她商量就说出来,她可不同意分家。   徐长喜平时尊重老妻的意见,但这会儿却是不理她,再次开口:“就是咱们家要分,今天先和你们说说,等明天咱们请队长来咱俩做个见证,然后就正式分家。”   还真是个不定时炸弹,炸的众人愣住了,他们面对这个消息没有丝毫准备。   徐解放作为老大站起来反对道:“爹,咱们一家人好好的怎么弄分家了。我们兄弟几个哪里做的不好,您说,我们改。”   徐解放性子沉稳忠厚,一贯让着弟弟,孝顺爹娘,所以面对要分家一个消息,他有些不能接受。   徐解军和徐文也是一脸震惊,徐锐还是面无表情。   而三个儿媳妇,她们心里也十分复杂。   做媳妇的谁不想过自己的小日子?   不过,徐家几个兄弟感情不错,婆婆刘秋苗不是个刻薄的,公公虽有威严但也明事理,所以一家子虽有摩擦但也处的十分不错。   而且,刘秋苗和徐长喜都是五十岁左右,年龄还不大。   几个儿媳妇从来没想过能这么早分家。   徐长喜表情严肃,不管儿子媳妇是什么表情,开口说道:“今天不是来和你们商量的,分家这个事情我已经决定了,你们谁也别说。”   说罢,语气温和起来:“你们兄弟几个都是好的,就算分家了你们也还是亲兄弟,还得互相帮持。分家是想让你们过的更好,至于我和你们娘,我们两老人过自己的,平时你们多来看看我们,给我们带着吃的吃饭孝敬就行。”   这温情的一段话,还没等兄弟几个表示感动。   一旁的刘秋苗就开始捂着嘴小声抽泣,一边哭一边说着:“现在大家都不把我这个老婆子放在眼里了,我一天给他们吃给她们喝,都想撇开我单过。老头子也不想让儿子们孝敬我,我真是惨啊”   屋子里的众人瞬间沉默,然后看向徐长喜。   放以前,看到她们娘这么伤心,儿子儿媳妇还会心疼她们娘,都怪他们不好,把娘弄哭了,然后什么都答应说着娘。   可是现在   徐解放挠挠头,眼神示意他爹,意思是爹你惹的祸,你来哄娘。   徐长喜瞪了下面装鹌鹑的几个不孝子,然后咳嗽一声,硬声说道:“老婆子,你也别哭了,今天这事没有改变这一说。”   刘秋苗听他这么一说,不禁一哽,哭的更加委屈:“那你也得和我商量商量啊!我给你徐家做牛做马,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这话说得徐长喜一呛,还做牛做马,看她那样儿,他敢使唤她吗?   不过,语气到底和缓了许多,说道:“我要是和你说,你能同意吗?说不定今天,咱们徐家人都来不全,你都能把咱家儿子儿媳给赶到亲家家里。”   刘秋苗被他说中了心事,干脆耍起赖皮:“反正我不管,我不同意。”   一大把年纪了,在晚辈面前耍赖像什么样?徐长喜咳嗽一声:“一会儿到屋里,我给你好好说说,总之这家是分定了。”   说罢,不理会众人,直接往屋里走去。刘秋苗看看老头子,一咬牙跟着他回屋,看他到底能说出个什么理由。   长辈走了,剩下几个儿子儿媳妇也散去。   几个儿媳妇各有心事,反而没什么说头。   而几个兄弟却是来到院里,聚在一起。   徐文最藏不住话,首先憋不住开口:“你说咱爹是发啥癔症了,好好的分家干嘛?”   徐解放拿手敲他的脑壳:“怎么说话呢,那是咱爹,还发癔症?咱爹做什么都是有原因的。”   “那你说说因为啥子?”   徐解放还没说话,徐锐开口了:“因为你笨。”   徐文最不喜欢别人说他笨,尤其是老四这家伙,反驳道:“徐锐,你竟然敢说你三哥笨。你知道什么叫弟弟吗,当弟弟意味着要尊敬兄长,崇拜兄长”   徐解放见不得他耍宝,直接一锤子,打在他背上,让他闭嘴。   “喂,大哥,你作为兄长应该爱护弟弟,怎么能对我这么残暴。”徐文捂着胸口,仿佛伤心极了。   徐解放瞥他一眼,要不是他锤了他一下,估计等他的就是锐子的手掌了。   平时还说自己聪明,就看这眼力劲儿,还没见过这么笨的呢!   一边,徐锐懒得搭理这个早他几分钟出生的垃圾兄长,面无表情的开口:“以后分家了,照样是兄弟。以后有啥事,该尽力的我一定尽力。”   这话的意思是已经接受了分家这个事实。   徐解放表情有些复杂,但还是点点头。徐解军平时比徐文更贼,这会儿却罕见的沉默,片刻,他抬起头说道:“以后咱还是兄弟,有啥事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没啥本事,但也有一把子力气。”   徐家四个兄弟,徐解放老大,今年二十六岁。徐解军老二,二十四岁。徐文和徐锐是双胞胎,今年二十岁。   兄弟几四个中,徐解放脾气最好,作为大哥比较照顾下面的弟弟。   不过,比起徐文徐锐,和徐解军的关系更加亲近。徐文性子活,是左右逢源。   徐锐性子最孤,也是兄弟中最冷淡的一个。   小时候,四个兄弟还没有长大,就刘秋苗和徐长喜两个人上工,既要养活四个兄弟,还得照顾爹和大哥的儿子。   所以家里条件艰苦,徐解放几个都吃不饱饭,更不用说徐锐这个天生大肚量的。   徐锐小时候还跟他娘委屈说自己吃不饱,可是刘秋苗也没有办法,家里儿子多,粮食就那么些,不能紧着小儿子一个人吃。   而且,当时刘秋苗也有些不相信小儿子的饭量竟然比大他四岁的二儿子还要大。 第36ç«  他独的很   人的性格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形成的, 徐锐同样如此。   自从徐锐发现跟娘说了不顶用后, 他就不再开口表达,也不再露出委屈的表情了。   人慢慢变得孤僻起来。   后来慢慢长大,他的劲儿很大, 比同龄人甚至他二哥的都要大, 他就开始慢慢自己进山里树林里找吃的。   由小时候的蘑菇野菜到长大以后的野鸡野鸭。   懂事后, 也学会给家里人带一些, 但更多的还是仅仅足够他自己填饱肚子。   徐锐的胆子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练出来的。   十五六的时候,三年灾荒,山脚树林里的吃的甚至野菜根都被大家挖光了。   徐锐一个人进了深山,他胆子大, 力气大, 正是锐气十足的年纪, 没想过任何后果,就那样进了猎人都不敢独自去的深山。   他遇到过不少危险, 但都被他巧妙的避过, 有些是因为幸运, 有些则是因为徐锐的实力。   他的一手掩藏气息的技巧就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   年少时,独自烤着食物的徐锐是孤单的, 也是最自在的。   而现在的徐锐,有被时间雕刻的冰冷,更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稳重。   徐长喜坐在堂屋的大方桌前,打量自己的小儿子,叹了口气道:“前几年是我们忽略你了。”   徐锐坐姿□□, 面对自己的父亲,他虽然面无表情,但还是可以看出他的神色是放松的。   他说道:“那个时候很艰难,你和娘对我很好。”是我自己的问题。   徐锐觉得自己从小天生情绪淡薄,哪怕面对爹娘也是如此,他对什么都淡淡的。   所以,从不觉得是他们忽略了自己,反而是他自己有信外。   以前他没觉得,可后来在多次生死徘徊间,他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问题。   徐长喜摇摇头,他这辈子上孝爹娘,下对得起妻子,孩子也是一视同仁。   可却在最后为了别人而委屈了自己的儿子。一眨眼,四年过去,孩子回来了,也稳重不少。   作为父亲,他既骄傲又愧疚,可是孩子都是娶媳妇的年纪了,有些事情该说开了:“四年前,本来是你堂哥去当兵的,结果我让你去了。不知道你怨我不?”   问了一句,也没等徐锐回答,继续说道:“那个时候你才十六岁,你娘哭着不让你走,我就舍得了?”   当时的事情,徐长喜还记在脑海里,怕是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徐长喜大哥徐长南早早的牺牲在战场上,他嫂子病重听了这个消息也一时想不开慢慢去了。   最后,他大哥就留下十二岁的儿子徐解刚和一封遗书。   遗书里说道:让他儿子完成自己的遗志,当个优秀的解放军战士,保家卫国,希望自己儿子比他更加出色。   徐长喜父亲徐满仓平时最骄傲的就是两个儿子,大儿子是解放军战士,在外保家卫国。小儿子勤劳能干,在家孝敬长辈。   可没想到大儿子就这么去了,然后把儿子留下来的唯一一根独苗苗宠上了天。   四年前征兵,徐长喜父亲想着孙子有了家庭有了后代,可以去完成他父亲的遗志了,就让徐解刚报名当兵。   没想到的是徐解刚临阵脱逃,没有半分他父亲的刚毅果敢,反而被娇惯得自私又胆小。害怕自己也像父亲那样牺牲,就求徐长喜别让他去当兵。   徐长喜知道自己的父亲不会允许,果然徐满仓没有答应,他最骄傲的儿子去世了,而徐解刚当兵那是他儿子留下来的遗志,怎么能不去?   再说,徐满仓哪真舍得所以牺牲,那个时候他专门向儿子生前的战友打听过。现在的国家已经慢慢恢复和平,并没有什么战争爆发。   可徐解刚被爷爷惯坏了,他哪想去受苦?就拖着徐锐去报了名,报的是徐锐的名字。   而当时按理说一家只能报一个,当时他们的户口可是上在一起的。   报名时徐锐的户口本是徐长喜给侄子的,也是他默许的。   当时,徐满仓知道后就后悔了,后悔自己惯坏了大孙子,觉得对不起大儿子。可是事情已经成了这样,他不等改变结果,但到底对所以失望了。   而徐锐对于那件事情并没有他们想的那般在意。   他不愿意的事情没人能强迫或者欺骗得了他,当时他那堂哥脸上的表情太假,他当然知道是在骗他报名。   可他还是愿意的,因为他听说部队管饭,每个人都能吃饱。   所以,他是愿意去的。   当时,他觉得爹默许他们这么做是因为不想徐解刚受苦,可是现在,他说道:“爹想让我吃饱饭,不想让我去山里冒险。”   徐长喜欣慰的点点头,笑着说道:“对啊,有这方面的原因。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见过你大伯的战友,他来看过你爷爷,也说了那时候的环境很安全,没有什么战争,所以我才放心你去的。”   他平时是偏疼大哥的儿子,但谁能不疼自己的儿子。人都是自私的,如果真的危险,他不会同意徐锐代替解刚入伍的。   这些话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他媳妇还有几个儿子都以为是自己太过偏心,那会儿还和他闹了好久的别扭,后来知道徐锐第一次来信才有所缓解。   可是他们都没想过,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再怎么心硬,再怎么偏心,也不能把自己儿子推出去。   唯有徐锐,徐长喜看着小儿子,心里越发的高兴,今天总算解了他的心结。   这么想着,他拿起桌上的酒杯,说道:“今儿爹高兴,咱们喝一杯。”   徐锐举起酒杯陪他爹喝。   徐长喜一杯一杯的喝下去,一边喝一边和儿子唠嗑。   “时间过得快啊,你这才刚回家,就定了亲,说话就要结婚了。这些年,你爹也没什么本事帮到你,都是你自己一步一步长成这样的,我其实是高兴的。”徐长喜平时为人强硬倔强,是个传统的父亲,不喜欢在儿子面前说软话。   今天晚上,可能是喝醉了,心里的话一秃噜的往外冒。   “今天,老婆子说我分家傻了,哼,我才不傻。你是我儿子,老子还能不知道你,就算我不说,你锐子也是准备说这事儿的。”   一边说,一边推推徐锐:“说,是不是?”   徐锐没有否认,尽管他爹喝迷糊了,也不准备糊弄他,说道:“我是准备和你们说分出去的。”   “我就知道你这小子,独的很,平时不和几个兄弟说话,嫂子也不接触,就一天天的工作干活。”   不过,你爹娘也不怪你,你性子就这样”   徐锐见徐长喜越说越激动,觉得他爹这酒是不能喝了。   于是,把徐长喜手中的酒杯放下,不管他爹怎么抗拒,直接扶起他往他屋里走。   他娘应该睡了,不能打扰,只能让他爹在他的屋里将就一晚。   徐锐习惯一个人睡觉,而现在,他爹呼哧呼哧的声音传来,让他有些难以入睡。   想到谢灵,不知道她睡了没有?睡之前想过他没有?睡得安稳不?      一想起谢灵,徐锐脑子里便有一大堆关于她和他的事情,这一点都不像他,可是他甘之若饴。   有一句话他爹说的不对,他独的很,除了对谢灵。   一边,刘秋苗并没有入睡,而是一直在想老头子的话。   几个儿子大了,有媳妇有孩子了,他们一个个都想经营自己的小家。   现在看着是和睦,但是等小儿子也娶妻了,孙子们长大了,就不能这么和稀泥了。   家里四兄弟,老大老二老三都是在队里上工,差距不大。   而老四却是在城里上班,一个月工资福利样样不少,光这不到两个月都往家里拿了不少东西了。   这些东西要说吃的最少的还是徐锐,短时间还行,可时间长了就算徐锐不计较,能保证几个儿子儿媳妇能守住本心,不把锐子带的东西当成理所当然?   没分家前,家里所有人的工资工分上交,锐子没娶妻时,你可以替他攒着娶媳妇用。   可说话锐子娶媳妇后呢!   锐子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拼来的,家里人没有帮过他一分忙,甚至花费的也是家里最少的。   所以,咱不能这么和稀泥似的搅在一起。趁家里人还和睦就分了。   几个儿子儿媳妇也不是那些个不孝敬长辈的人,咱们自己分出来,家里挨着,他们也会主动孝敬咱们。   再说,咱们自己有手有脚,不用他们也能养活的了自己。      刘秋苗想着老伴儿说的话,心里一阵复杂,她以前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被她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都是儿子,她就想着每个人都好好的,大家都在一起和睦相处。   锐子最争气,平时给家里带的东西最多,补贴家里,给孙子吃,也是好的。   可是徐长喜这么把话一摊,她知道是该分开了。   生产队大部分人不分家是因为大家虽然各有各的毛病,但都半斤八两。   而她们家,锐子确实比前面三个哥哥高好大一截。   想起老伴儿严肃的表情,刘秋苗知道:明天,这家是分定了。   老大屋子   王英正在衬炕,看了正在糊窗的丈夫一眼,仿佛不经意间问道:“咱明天真的要分家?三个弟弟也同意吗?”   徐解放点点头:“咱爹决定的事可没反悔过,这家肯定是要分的。刚才我和解军他们聊了聊,他们同意分家了。不过不管怎么样,以后都是兄弟,只是分了家又没断了联系。”   王英惊讶道:“四弟还没有结婚?他也同意?”   徐解放闻言有些复杂,说道:“今天还是四弟最先开口的,他当然同意了。至于婚事,他已经定下来,到时候彩礼钱肯定是要给锐子的。锐子这段时间给家里添了不少东西,这些就不说了。但他这几年邮回来的钱娘都给他攒着,也应该给他的,我们当哥的肯定不能占弟弟便宜。”   王英闻言眼里一暗,随即点点头,温和一笑,不再继续说话。 第37ç«  数学学渣   王晋军被徐解放请到徐家, 看着徐家一屋子的人, 他难得的有猩圈。   “长喜啊,你们这是真要分家了?”王晋军作为南理生产队的队长,素来公正严明, 给不少下家儿当过分家的见证人。可那些个分家的不是因为兄弟妯娌感情不和实在过不到一处儿, 就是家里老爹老娘去世了。   而这徐家, 儿子孝顺, 兄弟和睦,条件不差的,怎么也不像个分家的样子呀!   想到这儿,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徐长喜一眼。   “孩子们都长大也成人家了, 我和他娘也老了, 就想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今天请队长来, 就是给咱做个见证。”徐长喜把王晋军迎到他旁边的座位上,开口说着话。可能是因为昨天喝醉了的缘故, 嗓子有些哑, 脸色也不怎么好。   他想着, 人不服老不行啊,以前喝一大瓶烈酒照样神清气爽, 睡一觉啥事没有。可昨天晚上喝了一点米酒就醉成那样了,今天更是有些提不起劲儿来   一旁,刘秋苗神色不好,眼神冷冷的,这老头子当他还是小伙子, 竟然背着她把箱子里藏的酒全喝了,也不怕喝死他。   今天还和她耍滑头,说是锐子非要和他喝,他这话她都听的替他脸红。   老俩口脸色都不怎么好,王晋军看着误以为两人为分家的事情伤心呢!   可不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吗?唉,长喜这老家伙就是嘴硬心软。   本来想再劝劝老伙计,可还没等他说话,徐长喜就开口说道:“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就算今天分家了,也要记得你们是亲兄弟。你们老子还活着,有我在一天,谁要是不成好的,老子我照样打你们。”   说话间,向刘秋苗递过手去。   刘秋苗神色间虽有不舍,但到底给了丈夫账本。说是账本其实捡漏极了,就是一个用白线装娥来的黄色小本子。   徐长喜接过后也没看直接给了王晋军。   王晋军看着这意思就知道老伙计是下定决心分家了,心里叹口气,没再劝他。   他面容严肃的翻开本子,开始念起来:红薯:十袋玉米:五袋   小麦:两袋   大米:一袋   锅:两口      现钱:八百零一块五   五间小屋子,一间堂屋      生产队里装粮食都用的是自家编的草袋子,一个袋子大约能装50斤的粮食。   徐家徐长喜和几个儿子身体壮,干活勤快,就连几个儿媳也不拖后腿,工分挣得多,所以粮食这么多不足为奇。   不过这现钱倒是令王晋军十分震惊,现在一家能有个二三百就不错了,这徐家竟然有八百多。   这么多钱不可能是老大老二他们挣得,在地里刨食哪能攒下这么多。   随即,他看向站在一边面无表情的徐锐,也隐约有些理解老伙计为啥要分家了。   果然,就听徐长喜说道:“刚刚队长念的就是咱家的所有东西,这些东西到底怎么来的,你们娘都一笔一笔的记在本子上。   家里的粮食都是我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上工挣来的,而锐子刚回家,没有分过粮食,但他当兵四年给家里一共汇了六百多块钱,这挟大部分都被你们娘攒着。   房子是前两年刚翻修过的,当时锐子不在,没有出人力,但钱却是出的最多的。   这些你们可认?”   徐长喜一番话说的清清楚楚,大家也都有一笔账记在心里,知道他说的公正。   所以不管有什么小心思,明面上都点点头。   徐长喜心里满意,继续开口说道:“虽说你们娘今年没上过几次工,但却是为家里做饭、喂鸡、看孩子,也辛苦得很。   我虽是一把老骨头,但干活也不比你们兄弟几个差。   所以,我把家里的粮食分成四分,我们老两口一份,老大老二老三各一份。有剩余的零头,把零头给老四。你们觉得如何?”   这让几个兄弟不知道怎么开口,粮食确实没有徐锐的贡献,但作为兄弟也不能直接说出来,同意爹的分法。   公公没有要把粮食分给老四的意思,让下面三个儿媳妇松了口气。   尤其是老大媳妇王英,她不是抠门小气,只是小弟没有上工,把粮食分给他,那他们作为大哥大嫂肯定要更吃亏。而后面,听公公的意思肯定要把大部分钱给小弟。   她有两个儿子,得为自己的小家考虑,她家男人是个好兄长,她就得精打细算一些。   “没意见。”这时徐锐开口,让大家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徐长喜点点头,继续道:“房子正好五间,一家一间。堂屋还留着待客用。   除了锐子往家里汇的钱,剩下的二百块还是分成四份,我们老俩口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一份。   至于锐子虽然汇了六百块钱,他不在家没有开销,但也没有在家照顾父母,作为补偿,拿出一百一十块钱,我们老俩口五十,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二十。剩下的给锐子,当作他娶媳妇的钱。这个分法可有意见?”   按理说这个分法谁都说不出错来。   就连见证过无数次分家的王晋军也觉得这分得够公正。   几个兄弟同时点头,表明没有意见。   只有徐锐开口了:“爹,我那间屋子给家里几个孩子住吧!我另外起房子,在房子起好前,先住在那儿!”   他快要结婚了,虽然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他是不想委屈她的。   虽然给不了她最好的,最起码也要在结婚之前,起好新房子,给她一个宽敞舒适的家。   屋里的人听到他这么说就是一愣,起房子可需要不少钱,不说材料问题,光吃吃喝喝就得花费不少。   就算他这次分的多,可是他还要买粮食,以后还有置办彩礼、结婚一大堆事等着他呢!   锐子不会是长期在部队待着,对外面的事糊涂了吧。   徐长喜闻言也是眉头一皱:“你考虑好了,盖房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徐锐点头,这事他早有成算,至于花费方面虽然没有仔细打听过。   但他现在手里的钱是肯定够的。   在部队四年,徐锐的职位越来越高,工资也越来越多,那挟一般都是自己留一半,给他娘汇一半。   他没有什么开销,基本都存着。   然后是今年当兵转业的转业费也有一千块钱。   不用说盖一座房子,就是盖两座也是够够的。   不过,徐锐也不会说出具体有多少钱,只是开口道:“这几年我攒了点,应该是够的。”   徐长喜听了这句话点点头就没再问了,他自个心里有数就成。   这家分到这儿,算是定了下来。   王晋军拿出笔在白纸上写下一段话,大意是:十一月十四号,徐长喜一家分家,财产公平分配   然后,徐长喜和徐解放四个兄弟分别摁上自己的手印子。   王晋军完成自己的使命也不打扰徐家的分家饭,没在徐家逗留,直接离开。   中午,刘秋苗带着几个儿媳妇,把平时舍不得吃的鸡蛋拿出来炒上。   再和面,扯了面条。锅里下上白生生的面条,放上野山菇,把鸡蛋卤进去,放上油和香葱。   一顿香喷喷的鸡蛋面就是徐家今天的午饭。   徐磊徐周还小啥也不懂,只高兴于能吃上这么香的面条。   抓着碗使劲儿往嘴里扒,尤其是徐磊,因为吃的急,动不动就往桌子上掉根面条,然后用筷子夹桌上的碎面条。   他没啥耐心,夹不起来的时候,干脆直接上手抓,吃得狼吞虎咽。   比起徐磊,徐周就显得温和多了,吃的小心翼翼。不过,他也怕面条掉出来,整个头都埋在碗里。   老三徐平还是三个月的奶娃娃,被他娘放在屋子里睡觉。   与小孩子的不谙世事,显然大人要复杂的多。   虽是难得的一顿好饭,但也吃的不是滋味。   吃完饭,上工的上工,干活的干活。   今天是礼拜天,徐锐不用上班,所以今天就他最闲。   不理会侄子吵着让他玩球的请求,直接骑上自行车去谢家沟。   谢家沟   谢灵正在教秋阳秋月功课。   之前谢灵在废品站淘过一次书,可惜没有看到过一年级的课本。   所以,她现在只能按照自己的方式,一点一点教她们。   秋阳秋月今年五岁,年纪还小,不过可能是因为谢灵经常给她们讲故事开阔视野的缘故。   两人的理解能力十分不错,对认字也十分感兴趣。   一天认五个字稳稳当当,明天还能记得。   不过,要说两人是语文上的学霸,那数学上就是名副其实的学渣。   “5+6等于几?”谢灵边说还边写在纸上给两人看。   “等于10。”秋阳磨磨噌噌,犹豫片刻,终于吐出来个数。   而秋月则是干脆不知道,眼神懵懵懂懂,活像刚睡醒似的。   虽然确实刚午睡过,只不过两人早被谢灵泡的酸甜红果茶给震醒。   谢灵听到答案,看看两个闺女,也挺无奈。俩人从一到一百认得清清楚楚。   遇到两个同样的数字相加,就算来个10+10,也能说出20来。   可到一个奇数一个偶数相加就卡壳了,秋阳蒙数字,秋月干脆不说话。   谢灵想想谢家的基因,谢静念过初中,没听过数学考个位数啊!而谢灵更是个理科生,数学最好。   难道是罗家那边的基因?   也不对,罗家那群人笨的很,哪能和秋阳秋月比。   两个孩子还是很聪明的,可能是年纪还小,罗辑思维能力还没有发育的缘故?   要不然,就是她教的太差?   谢灵面对两双懵懂无辜的眼睛,难得的有些心虚,她讲故事还行,可给小孩儿讲1+1,1+2等于几,这种问题,简直要了她的命。   1+1就是等于2,还要讲?这是谢灵心里最真诚的想法。   所以,面对两个闺女,她讲的真没有什么耐心。 第38ç«  我得考虑考虑   徐锐现在来谢家沟都是光明正大的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毕竟自己未婚妻是谢家沟人, 四舍五入他也算谢家沟的人了吧   他骑着自行车,也没有操小道,一路走来, 遇到不少人。   自行车可是这年代的稀罕物件, 看着了谁不多瞅两眼?连带着这骑车的人也被关注上了。   “这是东头谢灵定亲那个不是?”谢家沟生产队也就几十户人家, 谁家有个啥事, 一张嘴就能说得整个生产队都知道。   何况谢灵近来还是队里的风云人物,管着宣传队,把宣传队整的越来越好不说。就那养猪的法子还是她提出的,没见那三头猪比以往这个时候都要胖吗?   所以, 谢灵有个啥事, 大家非常关注。   “哎, 没看清,不过那身材像是南理徐家那个。谢灵那丫头和南理徐家定的亲, 听说那小伙子长的大高个, 还当过兵, 刚从部队上退下来。现在还是个吃商品粮的呢!这下,那谢灵可是有福气了。”这人显然是知道个中内情的。   “切, 就是在城里上班,连城里户口都没有,可没有供应粮。”   “那人家也比一般的庄稼汉子挣得多。你看人这不是自行车都有了。”   “谢灵自个就争气,找个好婆家是应该的。”      后头的议论,徐锐不清楚。   不过, 他对别人的视线最为敏感。感觉到好多人看他了,也不介意,他是谢灵的未婚夫这件事越多人知道越好。   徐锐外表严肃但是内心还是有一颗十分骚动的心。   徐锐到谢家的时候,谢灵正在教两个闺女数数,并且和个位数加减法死磕。   听到敲门声,她反而松口气,推开门就看见穿着一身军装的徐锐。   面上一阵欢喜,露出笑容,开口说道:“快进来吧!”   说话间又看他推着车,有墟怪:“你今儿不上班,怎么骑车来了?南理和谢家沟离得不远吧?”   徐锐有些语塞,他总不能说自己故意的吧!   好在,谢灵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其他想法,说罢又转开话题。   一边说着,两人进去堂屋。   堂屋里秋阳秋月正在写数字,见着徐锐,一点不像以前那么拘束了。   秋阳语气亲近的向他问好:“叔叔,你来了。”   秋月则把板凳让出来道:“叔叔坐这里。”   徐锐面对她们的热情,有校然,他以前这么招俩小孩儿待见的吗?   不过,脸上还是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看了一眼秋月让他坐得小凳子,说道:“你坐吧,叔叔不坐。”   一旁,谢灵微笑的看着这一幕,觉得自己没白说。不过,看出徐锐的紧张,到底替他解了围:“学了这么久该休息休息了,你们自己玩。小姨和叔叔说会话。”   秋阳秋月乖乖点头,各自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就着小方桌玩翻花绳。   这边,两人坐在一起聊起来。   “徐锐,你以前上小学的时候怎么学一年级加减法的?”谢灵自己小时候接受的是精英教育,从小学的太多,这种最基本的反而忘的干净。   但又不能敷衍孩子,就想问问徐锐以前怎么学的,给她来点借鉴。   徐锐九岁上的小学一年级,对此还记得清楚,想想开口说道:“那会儿老师让大家自己劈短木棒,然后一根一根数。”   那会儿徐锐的性子已经有冷冰冰的雏形,不过到底还小,爱和人争强好胜。   放学的时候,看其他人约定好等下一次上课就比谁的木棒多、谁的木棒整齐。   他虽然沉默着不说话,但到底放在了心上。   回到家放下书包,就一个人去山上撇了几十根木棒,还偷偷拿着家里的菜刀把一个个木棒切的整整齐齐。   结果,等他上课的时候,老师只让人拿出十根木棒,其它木棒根本没有用上。   徐锐失落的回到家,面临的就是他娘的一顿铁板肉,因为家里唯一的菜刀被他切木棒切钝了。   这种丢脸的事徐锐当然不能说出来。   木棒?她倒是用细柴火劈成一小节一小节让俩闺女数了,不过她看两人没多大兴趣。   难道是因为柴火太丑了?   不过,说出木头,谢灵倒是想起一样东西。她面上带着甜笑,眼睛放光的看着徐锐说道:“徐锐,你时间多吗?”   徐锐面对她的笑脸有些失神,然后不自觉的点点头。   谢灵见他点头,高兴的对他说道:“你坐在这儿等等,我去拿纸。”   谢灵进了睡觉的屋子,打开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一张白纸和一只铅笔。   回到堂屋,坐在桌子前开始画画,绘图并不复杂,只是一个由数字碎片组成的房屋。   画完后递给徐锐,开口说道:“这个能做出来吗?”谢灵画的缩小版屋子只是最简单的积木,除了要卡那块,其它地方十分简单,但手工确实非常复杂。   这种简单构造图,谢灵手到擒来,画的十分专业。徐锐一看就懂,虽然有些不太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但做起来应该不难,就是有些繁琐。于是,他点点头,说道:“我尽快做出来。”   虽然他答应的轻巧,但徐锐平日也要上班,谢灵也不忍心他太过辛苦,不过,“徐锐,咱们一起做吧,我也不着急用,等下个礼拜六礼拜天你拿着工具来我家,我给你帮忙,咱们两个一起做。”   谢灵觉得这个主意好极了,不仅能给两个闺女做个益智玩具,还能和徐锐相处。   至于时间肯定来得及,她也不急着用。至于教两个闺女数数,她寻思着弄几根整齐的木棒给她们。   之前也是她考虑不周,两个小女孩儿拿着碎柴火哪有兴趣数数?   徐锐听了眼里一亮,他一个人就能做,但是这样能和谢灵待在一起,确实好极了。   徐锐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脸上虽然没有笑容,但嘴角微张也显示了他的好心情。   谢灵看看他微红的耳朵,又是这样。每次情绪一激动,徐锐的耳朵就红了。   她捂嘴笑开,注视徐锐的眼睛越发的亮。   因为两个小孩儿在,两人不敢做过分的举动,但眼神却是越发的交缠。   徐锐握住谢灵的手,谢灵先是看看前面小方桌上翻花绳的两个孩子,见她们在玩自己的没有注意这边,她才放心的任他牵着。   徐锐牵着她的手安安分分,也没有再做其它,只是开口问道:“灵灵喜欢什么房子建在哪里?偏僻一点还是热闹一点?”   本以为徐锐会做什么的谢灵没想到自己听见这种问题,她顾不上自己一瞬间的羞恼,好奇的开口:“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徐锐没有瞒着她,把今天分家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解释道:“我准备申请地基,早点把房子建起来,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喜欢什么地方。”   谢灵愣了一下,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里的感觉。   前世全国各地分布着她的房产,并不觉得那些家有什么区别,只是用来睡觉生活的地方罢了。   地段是最好的、装修是最高档的、配置也是顶级的,可是这一切不用她操心。生活助理就可以给她打理好一切。   而现在,就这么一句话竟然让她有些感触。   谢灵垂了眼睑,片刻后恢复平静,歪歪头,笑着开口说道:“当然是偏僻一点的,热闹的地方房屋多,能批下来的地基肯定不大。   我希望申请的地基大一点,然后有个非常大的院子,不仅能放下各种杂物,还能种几棵果树,比如苹果、桃子、李子都可以。”   谢灵越说越兴奋,谢家没有种果树,院子虽然大,但那是因为要圈自留地。她来了这里就吃过几个苹果,其它水果还没吃过。   不光营养问题,关键是她嘴馋了。本不是吃货的谢灵现在动不动就想琢磨点新鲜的吃食。   徐锐十分喜欢谢灵这样欢喜的样子,也不插嘴,一直听她说着。   “还有啊,建屋子的时候把窗户的地方留大点,既通风又明亮。就算没有玻璃,用油布也行。”   谢家现在的屋子就是窗户太小还太高,她知道那是因为冬天怕冷,但确实不怎么好,本来墙就不白,这样显得屋子更加阴暗了,有时候外面还没黑天,屋子里面就黑乎乎的了,她一点都不喜欢。   徐锐没有说话,只眼神专注地看着她,不时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厕所是最重要的,一定不要只拿木板将就,一定得拿砖头好好垒垒。”她每次上厕所都提心吊胆的,她有原主的习惯,知道不会掉下去,但心理上却克服不了,平时就连两个闺女她都不敢让两人独自上。   虽然两个闺女一点都不害怕。   谢灵提起房子简直有太多要说要吐槽的了,毕竟徐锐说的屋子将来她也要住。   不过,她的要求好像太多了,说了这么多,其实才刚开始,于是对徐锐说道:“我的要求好像太多了。”   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本来就是问你的意见的,这才一点点。如果你嫌说着累,可以记在纸上给我,咱们的家一定按你说的做。”   只要谢灵和他在一起,无论什么事,他都会依着她。   谢灵也不跟他客气,笑着点点头:“离建房子还有一段时间,反正也不着急,让我好好想想,一起写在纸上。”说到这儿,谢灵瞥他一眼,眼睛越发灵动,笑的像只偷腥的小狐狸:“到时候可别怨我啰嗦。”   徐锐捏捏她的手,“不会的,不过”随即,徐锐的嘴唇靠近她的耳朵,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只有一点得听我的,结了婚,婚房只有你我,没有其他人。”   这话的意思她懂,是不想让两个闺女跟他们一个屋里睡。   她闻言有些羞恼,又被他喷在耳朵上温热的呼吸弄得一颤。   这人当真可恶,学坏了,竟然往她耳朵里吹气。   “这个我得考虑考虑。”为了泄愤,她故意这么说道。 第39ç«  学校事   长县高中   高二年级正在进行期中考试, 四十个学生安静的坐在座位上考试。   讲台上, 监考老师坐在讲桌前做卷子,也没看下面的学生,大约是觉得没人抄的缘故。   不过, 也确实是这样。该认真做卷子的头也不抬, 不会的则是直接坐在座位上睡觉或者玩自己的, 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成绩如何, 有的连名字都不写。卷子空白,比他们的脸还干净。   教室内,可以说是一片和谐。   突然,一阵闹声传来, 接着就是一大串脚步声, 像是一群人往这边走来, 随即教室的木门被推开。   推的力度很大,一点不像学校巡查的老师, 反而像是来找茬的。   教室里的众人皆被惊了一下, 然后往门口看去。   只见为首的是个年轻女孩儿, 齐耳短发的刘胡兰头,穿着一身青年军装, 身材娇小,不过气势倒是十足。   “王青诬陷革命小将,断绝革命小将生活来源,我们今天要对他进行审理。”女孩儿声音洪亮,语气十分严厉, 后面跟着几个明显比她成熟大不少的同样穿着军装的男女同志。   教室里正在考试的学生包括监考老师表现的十分震惊,这女孩儿大家都认识,不就是一个多月前被□□带走的沈宝珍吗?   她这是被放出来了,还要带走班上的另一个同学?   “艹,你说老子诬陷革命小将,你给老子指指,老子诬陷哪个了?”王青是班上有名的差生,每次考个位数都得看他心情。   今天考试,本来是非常无聊的,没想到竟然有人闯进来,一看就是来找茬的。   本想看看戏,说不定还能趁手捞一把。   可没想到看戏看到他自己头上,还是来找他的。   再仔细一看那女人,不就是之前让□□带走的沈宝珍吗?   头发剪短了,也不穿裙子了,变化太大,一开始都差点没认出来。   以前这女人穿得好,吃得好,傲气得跟,还一直对他爱搭不理,不就是看不上他这个差生嘛。结果最后还不是被他给告了。   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出来的,但王青也不怕她,直接怼过去,语气嚣张,态度轻蔑,显然不把他们当回事。   这回沈宝珍没说话,倒是离她最近的男同志开口了,态度不比王青好到哪里去,但言语比王青正派得多。他个子不高,长的憨厚,一脸义正言辞地说道:“沈宝珍同志是我的未婚妻,革命家庭出身,你这位小同志却诬陷她搞资本主义派头,不知道是不是阴谋,所以今天就是要把你带走进行审理。”   一边说着,向其他几人点头示意。   接着,在王青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两人抓住。   “我是中学zf兵团的人,你们搞什么鬼,竟然敢抓老子。”   王青激烈的挣扎,脸色狰狞,冲着几人大喊大叫。   自称沈宝珍未婚夫的男人轻蔑一笑,王青这种人这种话也只 ¡¾ÔĶÁÈ«ÎÄ¡¿
×÷ÕߣºÌïÀö |20191119 | ÔĶÁ(781) | ÆÀÂÛ(495)
人同时低着头吃饭。   李荷花和刘秋苗以为两小年轻是害羞了,也没问,只是对视一眼,笑开了。   “咱们就定好了,明年十月份两个人结婚,至于具体是哪一天,我们在好好商量。”这个时间是谢灵和李荷花说的,李荷花当时一听这个时间,就知道谢灵是想等她爹娘一周年后再结婚。   按照这里的风俗,爹娘过世,闺女一个月不办喜事,三个月不穿红衣红鞋,六个月不穿红袜不戴红帽。   但既然是谢灵的一番孝心,李荷花倒是觉得这样好极了。要是亲家不乐意,她真该考虑一下这亲结的是否值得了。   虽然她只是谢灵的堂婶婶,但也是真心实意地为谢灵考虑,想让她嫁个好人家。   不过,刘秋苗可没有觉得不妥,虽说她喜欢谢灵这姑娘,觉得儿子早点娶回来挺好的。   但人姑娘想为爹娘守住一年孝,可见这姑娘是个有孝心的。   而且,谢灵年纪小小,家里就没有长辈亲人,独立抚养两个外甥女。   而这姑娘还是一脸和气、大方稳重的样子,她便有些心疼。   “不着急,不着急,今天定了亲,灵灵啊,就是我媳妇了。不管等多久,我都是乐意的。”刘秋苗笑着说道。   随即,又看向谢灵身边的两个闺女,露出和蔼的笑容,笑着对两人招呼道:“这是秋阳秋月吧,过来奶奶这儿,让奶奶看看。”   秋阳秋月年纪小,不懂这场面意味着什么。见奶奶在叫她们,她们看向谢灵,谢灵摸摸她们的头,说了声:“去吧。”   她们也不胆怯,大方乖巧的走到刘秋苗面前,同时开口说道:“奶奶好。”   两人穿的干净整齐,样子乖巧可爱,虽然不是自家的,但刘秋苗也是喜欢极了:“唉,你们好。”然后递给两人一人一个红包。   秋阳秋月没有立刻接,而是先看看谢灵,见谢灵点头才接过刘秋苗手里的红包。然后有礼貌的说道:“谢谢奶奶。”   这两个孩子是个懂事的,看来这谢灵这闺女教的好啊!   刘秋苗不禁点点头,看向两人的目光更加和善。   李荷花在一旁看着这和谐的一幕,心里算是真正松口气,今天这事情是真成了。   下午三点不留客。   定亲进行的十分顺利,刘秋苗三人在谢灵家坐到两点半就回家去了。   晚上,徐家堂屋   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的椅子上。   徐解放四个兄弟、三个媳妇,并着孩子们都坐在板凳上。   徐长喜看看四个儿子,沉默片刻开口说道:“今天叫你们聚在一起,是为了分家的事情。”   众人闻言不禁震惊,分家?谁分?难道是他们家?   刘秋苗首先被老伴的话给惊着了,语气激烈的说道:“徐老头,你在说什么,咱们家怎么要分家了。”   一边说着,眼睛瞪着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她咋不知道徐家要分家呢?这么大的事都没和她商量就说出来,她可不同意分家。   徐长喜平时尊重老妻的意见,但这会儿却是不理她,再次开口:“就是咱们家要分,今天先和你们说说,等明天咱们请队长来咱俩做个见证,然后就正式分家。”   还真是个不定时炸弹,炸的众人愣住了,他们面对这个消息没有丝毫准备。   徐解放作为老大站起来反对道:“爹,咱们一家人好好的怎么弄分家了。我们兄弟几个哪里做的不好,您说,我们改。”   徐解放性子沉稳忠厚,一贯让着弟弟,孝顺爹娘,所以面对要分家一个消息,他有些不能接受。   徐解军和徐文也是一脸震惊,徐锐还是面无表情。   而三个儿媳妇,她们心里也十分复杂。   做媳妇的谁不想过自己的小日子?   不过,徐家几个兄弟感情不错,婆婆刘秋苗不是个刻薄的,公公虽有威严但也明事理,所以一家子虽有摩擦但也处的十分不错。   而且,刘秋苗和徐长喜都是五十岁左右,年龄还不大。   几个儿媳妇从来没想过能这么早分家。   徐长喜表情严肃,不管儿子媳妇是什么表情,开口说道:“今天不是来和你们商量的,分家这个事情我已经决定了,你们谁也别说。”   说罢,语气温和起来:“你们兄弟几个都是好的,就算分家了你们也还是亲兄弟,还得互相帮持。分家是想让你们过的更好,至于我和你们娘,我们两老人过自己的,平时你们多来看看我们,给我们带着吃的吃饭孝敬就行。”   这温情的一段话,还没等兄弟几个表示感动。   一旁的刘秋苗就开始捂着嘴小声抽泣,一边哭一边说着:“现在大家都不把我这个老婆子放在眼里了,我一天给他们吃给她们喝,都想撇开我单过。老头子也不想让儿子们孝敬我,我真是惨啊”   屋子里的众人瞬间沉默,然后看向徐长喜。   放以前,看到她们娘这么伤心,儿子儿媳妇还会心疼她们娘,都怪他们不好,把娘弄哭了,然后什么都答应说着娘。   可是现在   徐解放挠挠头,眼神示意他爹,意思是爹你惹的祸,你来哄娘。   徐长喜瞪了下面装鹌鹑的几个不孝子,然后咳嗽一声,硬声说道:“老婆子,你也别哭了,今天这事没有改变这一说。”   刘秋苗听他这么一说,不禁一哽,哭的更加委屈:“那你也得和我商量商量啊!我给你徐家做牛做马,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这话说得徐长喜一呛,还做牛做马,看她那样儿,他敢使唤她吗?   不过,语气到底和缓了许多,说道:“我要是和你说,你能同意吗?说不定今天,咱们徐家人都来不全,你都能把咱家儿子儿媳给赶到亲家家里。”   刘秋苗被他说中了心事,干脆耍起赖皮:“反正我不管,我不同意。”   一大把年纪了,在晚辈面前耍赖像什么样?徐长喜咳嗽一声:“一会儿到屋里,我给你好好说说,总之这家是分定了。”   说罢,不理会众人,直接往屋里走去。刘秋苗看看老头子,一咬牙跟着他回屋,看他到底能说出个什么理由。   长辈走了,剩下几个儿子儿媳妇也散去。   几个儿媳妇各有心事,反而没什么说头。   而几个兄弟却是来到院里,聚在一起。   徐文最藏不住话,首先憋不住开口:“你说咱爹是发啥癔症了,好好的分家干嘛?”   徐解放拿手敲他的脑壳:“怎么说话呢,那是咱爹,还发癔症?咱爹做什么都是有原因的。”   “那你说说因为啥子?”   徐解放还没说话,徐锐开口了:“因为你笨。”   徐文最不喜欢别人说他笨,尤其是老四这家伙,反驳道:“徐锐,你竟然敢说你三哥笨。你知道什么叫弟弟吗,当弟弟意味着要尊敬兄长,崇拜兄长”   徐解放见不得他耍宝,直接一锤子,打在他背上,让他闭嘴。   “喂,大哥,你作为兄长应该爱护弟弟,怎么能对我这么残暴。”徐文捂着胸口,仿佛伤心极了。   徐解放瞥他一眼,要不是他锤了他一下,估计等他的就是锐子的手掌了。   平时还说自己聪明,就看这眼力劲儿,还没见过这么笨的呢!   一边,徐锐懒得搭理这个早他几分钟出生的垃圾兄长,面无表情的开口:“以后分家了,照样是兄弟。以后有啥事,该尽力的我一定尽力。”   这话的意思是已经接受了分家这个事实。   徐解放表情有些复杂,但还是点点头。徐解军平时比徐文更贼,这会儿却罕见的沉默,片刻,他抬起头说道:“以后咱还是兄弟,有啥事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没啥本事,但也有一把子力气。”   徐家四个兄弟,徐解放老大,今年二十六岁。徐解军老二,二十四岁。徐文和徐锐是双胞胎,今年二十岁。   兄弟几四个中,徐解放脾气最好,作为大哥比较照顾下面的弟弟。   不过,比起徐文徐锐,和徐解军的关系更加亲近。徐文性子活,是左右逢源。   徐锐性子最孤,也是兄弟中最冷淡的一个。   小时候,四个兄弟还没有长大,就刘秋苗和徐长喜两个人上工,既要养活四个兄弟,还得照顾爹和大哥的儿子。   所以家里条件艰苦,徐解放几个都吃不饱饭,更不用说徐锐这个天生大肚量的。   徐锐小时候还跟他娘委屈说自己吃不饱,可是刘秋苗也没有办法,家里儿子多,粮食就那么些,不能紧着小儿子一个人吃。   而且,当时刘秋苗也有些不相信小儿子的饭量竟然比大他四岁的二儿子还要大。 第36ç«  他独的很   人的性格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形成的, 徐锐同样如此。   自从徐锐发现跟娘说了不顶用后, 他就不再开口表达,也不再露出委屈的表情了。   人慢慢变得孤僻起来。   后来慢慢长大,他的劲儿很大, 比同龄人甚至他二哥的都要大, 他就开始慢慢自己进山里树林里找吃的。   由小时候的蘑菇野菜到长大以后的野鸡野鸭。   懂事后, 也学会给家里人带一些, 但更多的还是仅仅足够他自己填饱肚子。   徐锐的胆子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练出来的。   十五六的时候,三年灾荒,山脚树林里的吃的甚至野菜根都被大家挖光了。   徐锐一个人进了深山,他胆子大, 力气大, 正是锐气十足的年纪, 没想过任何后果,就那样进了猎人都不敢独自去的深山。   他遇到过不少危险, 但都被他巧妙的避过, 有些是因为幸运, 有些则是因为徐锐的实力。   他的一手掩藏气息的技巧就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   年少时,独自烤着食物的徐锐是孤单的, 也是最自在的。   而现在的徐锐,有被时间雕刻的冰冷,更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稳重。   徐长喜坐在堂屋的大方桌前,打量自己的小儿子,叹了口气道:“前几年是我们忽略你了。”   徐锐坐姿□□, 面对自己的父亲,他虽然面无表情,但还是可以看出他的神色是放松的。   他说道:“那个时候很艰难,你和娘对我很好。”是我自己的问题。   徐锐觉得自己从小天生情绪淡薄,哪怕面对爹娘也是如此,他对什么都淡淡的。   所以,从不觉得是他们忽略了自己,反而是他自己有信外。   以前他没觉得,可后来在多次生死徘徊间,他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问题。   徐长喜摇摇头,他这辈子上孝爹娘,下对得起妻子,孩子也是一视同仁。   可却在最后为了别人而委屈了自己的儿子。一眨眼,四年过去,孩子回来了,也稳重不少。   作为父亲,他既骄傲又愧疚,可是孩子都是娶媳妇的年纪了,有些事情该说开了:“四年前,本来是你堂哥去当兵的,结果我让你去了。不知道你怨我不?”   问了一句,也没等徐锐回答,继续说道:“那个时候你才十六岁,你娘哭着不让你走,我就舍得了?”   当时的事情,徐长喜还记在脑海里,怕是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徐长喜大哥徐长南早早的牺牲在战场上,他嫂子病重听了这个消息也一时想不开慢慢去了。   最后,他大哥就留下十二岁的儿子徐解刚和一封遗书。   遗书里说道:让他儿子完成自己的遗志,当个优秀的解放军战士,保家卫国,希望自己儿子比他更加出色。   徐长喜父亲徐满仓平时最骄傲的就是两个儿子,大儿子是解放军战士,在外保家卫国。小儿子勤劳能干,在家孝敬长辈。   可没想到大儿子就这么去了,然后把儿子留下来的唯一一根独苗苗宠上了天。   四年前征兵,徐长喜父亲想着孙子有了家庭有了后代,可以去完成他父亲的遗志了,就让徐解刚报名当兵。   没想到的是徐解刚临阵脱逃,没有半分他父亲的刚毅果敢,反而被娇惯得自私又胆小。害怕自己也像父亲那样牺牲,就求徐长喜别让他去当兵。   徐长喜知道自己的父亲不会允许,果然徐满仓没有答应,他最骄傲的儿子去世了,而徐解刚当兵那是他儿子留下来的遗志,怎么能不去?   再说,徐满仓哪真舍得所以牺牲,那个时候他专门向儿子生前的战友打听过。现在的国家已经慢慢恢复和平,并没有什么战争爆发。   可徐解刚被爷爷惯坏了,他哪想去受苦?就拖着徐锐去报了名,报的是徐锐的名字。   而当时按理说一家只能报一个,当时他们的户口可是上在一起的。   报名时徐锐的户口本是徐长喜给侄子的,也是他默许的。   当时,徐满仓知道后就后悔了,后悔自己惯坏了大孙子,觉得对不起大儿子。可是事情已经成了这样,他不等改变结果,但到底对所以失望了。   而徐锐对于那件事情并没有他们想的那般在意。   他不愿意的事情没人能强迫或者欺骗得了他,当时他那堂哥脸上的表情太假,他当然知道是在骗他报名。   可他还是愿意的,因为他听说部队管饭,每个人都能吃饱。   所以,他是愿意去的。   当时,他觉得爹默许他们这么做是因为不想徐解刚受苦,可是现在,他说道:“爹想让我吃饱饭,不想让我去山里冒险。”   徐长喜欣慰的点点头,笑着说道:“对啊,有这方面的原因。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见过你大伯的战友,他来看过你爷爷,也说了那时候的环境很安全,没有什么战争,所以我才放心你去的。”   他平时是偏疼大哥的儿子,但谁能不疼自己的儿子。人都是自私的,如果真的危险,他不会同意徐锐代替解刚入伍的。   这些话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他媳妇还有几个儿子都以为是自己太过偏心,那会儿还和他闹了好久的别扭,后来知道徐锐第一次来信才有所缓解。   可是他们都没想过,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再怎么心硬,再怎么偏心,也不能把自己儿子推出去。   唯有徐锐,徐长喜看着小儿子,心里越发的高兴,今天总算解了他的心结。   这么想着,他拿起桌上的酒杯,说道:“今儿爹高兴,咱们喝一杯。”   徐锐举起酒杯陪他爹喝。   徐长喜一杯一杯的喝下去,一边喝一边和儿子唠嗑。   “时间过得快啊,你这才刚回家,就定了亲,说话就要结婚了。这些年,你爹也没什么本事帮到你,都是你自己一步一步长成这样的,我其实是高兴的。”徐长喜平时为人强硬倔强,是个传统的父亲,不喜欢在儿子面前说软话。   今天晚上,可能是喝醉了,心里的话一秃噜的往外冒。   “今天,老婆子说我分家傻了,哼,我才不傻。你是我儿子,老子还能不知道你,就算我不说,你锐子也是准备说这事儿的。”   一边说,一边推推徐锐:“说,是不是?”   徐锐没有否认,尽管他爹喝迷糊了,也不准备糊弄他,说道:“我是准备和你们说分出去的。”   “我就知道你这小子,独的很,平时不和几个兄弟说话,嫂子也不接触,就一天天的工作干活。”   不过,你爹娘也不怪你,你性子就这样”   徐锐见徐长喜越说越激动,觉得他爹这酒是不能喝了。   于是,把徐长喜手中的酒杯放下,不管他爹怎么抗拒,直接扶起他往他屋里走。   他娘应该睡了,不能打扰,只能让他爹在他的屋里将就一晚。   徐锐习惯一个人睡觉,而现在,他爹呼哧呼哧的声音传来,让他有些难以入睡。   想到谢灵,不知道她睡了没有?睡之前想过他没有?睡得安稳不?      一想起谢灵,徐锐脑子里便有一大堆关于她和他的事情,这一点都不像他,可是他甘之若饴。   有一句话他爹说的不对,他独的很,除了对谢灵。   一边,刘秋苗并没有入睡,而是一直在想老头子的话。   几个儿子大了,有媳妇有孩子了,他们一个个都想经营自己的小家。   现在看着是和睦,但是等小儿子也娶妻了,孙子们长大了,就不能这么和稀泥了。   家里四兄弟,老大老二老三都是在队里上工,差距不大。   而老四却是在城里上班,一个月工资福利样样不少,光这不到两个月都往家里拿了不少东西了。   这些东西要说吃的最少的还是徐锐,短时间还行,可时间长了就算徐锐不计较,能保证几个儿子儿媳妇能守住本心,不把锐子带的东西当成理所当然?   没分家前,家里所有人的工资工分上交,锐子没娶妻时,你可以替他攒着娶媳妇用。   可说话锐子娶媳妇后呢!   锐子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拼来的,家里人没有帮过他一分忙,甚至花费的也是家里最少的。   所以,咱不能这么和稀泥似的搅在一起。趁家里人还和睦就分了。   几个儿子儿媳妇也不是那些个不孝敬长辈的人,咱们自己分出来,家里挨着,他们也会主动孝敬咱们。   再说,咱们自己有手有脚,不用他们也能养活的了自己。      刘秋苗想着老伴儿说的话,心里一阵复杂,她以前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被她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都是儿子,她就想着每个人都好好的,大家都在一起和睦相处。   锐子最争气,平时给家里带的东西最多,补贴家里,给孙子吃,也是好的。   可是徐长喜这么把话一摊,她知道是该分开了。   生产队大部分人不分家是因为大家虽然各有各的毛病,但都半斤八两。   而她们家,锐子确实比前面三个哥哥高好大一截。   想起老伴儿严肃的表情,刘秋苗知道:明天,这家是分定了。   老大屋子   王英正在衬炕,看了正在糊窗的丈夫一眼,仿佛不经意间问道:“咱明天真的要分家?三个弟弟也同意吗?”   徐解放点点头:“咱爹决定的事可没反悔过,这家肯定是要分的。刚才我和解军他们聊了聊,他们同意分家了。不过不管怎么样,以后都是兄弟,只是分了家又没断了联系。”   王英惊讶道:“四弟还没有结婚?他也同意?”   徐解放闻言有些复杂,说道:“今天还是四弟最先开口的,他当然同意了。至于婚事,他已经定下来,到时候彩礼钱肯定是要给锐子的。锐子这段时间给家里添了不少东西,这些就不说了。但他这几年邮回来的钱娘都给他攒着,也应该给他的,我们当哥的肯定不能占弟弟便宜。”   王英闻言眼里一暗,随即点点头,温和一笑,不再继续说话。 第37ç«  数学学渣   王晋军被徐解放请到徐家, 看着徐家一屋子的人, 他难得的有猩圈。   “长喜啊,你们这是真要分家了?”王晋军作为南理生产队的队长,素来公正严明, 给不少下家儿当过分家的见证人。可那些个分家的不是因为兄弟妯娌感情不和实在过不到一处儿, 就是家里老爹老娘去世了。   而这徐家, 儿子孝顺, 兄弟和睦,条件不差的,怎么也不像个分家的样子呀!   想到这儿,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徐长喜一眼。   “孩子们都长大也成人家了, 我和他娘也老了, 就想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今天请队长来, 就是给咱做个见证。”徐长喜把王晋军迎到他旁边的座位上,开口说着话。可能是因为昨天喝醉了的缘故, 嗓子有些哑, 脸色也不怎么好。   他想着, 人不服老不行啊,以前喝一大瓶烈酒照样神清气爽, 睡一觉啥事没有。可昨天晚上喝了一点米酒就醉成那样了,今天更是有些提不起劲儿来   一旁,刘秋苗神色不好,眼神冷冷的,这老头子当他还是小伙子, 竟然背着她把箱子里藏的酒全喝了,也不怕喝死他。   今天还和她耍滑头,说是锐子非要和他喝,他这话她都听的替他脸红。   老俩口脸色都不怎么好,王晋军看着误以为两人为分家的事情伤心呢!   可不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吗?唉,长喜这老家伙就是嘴硬心软。   本来想再劝劝老伙计,可还没等他说话,徐长喜就开口说道:“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就算今天分家了,也要记得你们是亲兄弟。你们老子还活着,有我在一天,谁要是不成好的,老子我照样打你们。”   说话间,向刘秋苗递过手去。   刘秋苗神色间虽有不舍,但到底给了丈夫账本。说是账本其实捡漏极了,就是一个用白线装娥来的黄色小本子。   徐长喜接过后也没看直接给了王晋军。   王晋军看着这意思就知道老伙计是下定决心分家了,心里叹口气,没再劝他。   他面容严肃的翻开本子,开始念起来:红薯:十袋玉米:五袋   小麦:两袋   大米:一袋   锅:两口      现钱:八百零一块五   五间小屋子,一间堂屋      生产队里装粮食都用的是自家编的草袋子,一个袋子大约能装50斤的粮食。   徐家徐长喜和几个儿子身体壮,干活勤快,就连几个儿媳也不拖后腿,工分挣得多,所以粮食这么多不足为奇。   不过这现钱倒是令王晋军十分震惊,现在一家能有个二三百就不错了,这徐家竟然有八百多。   这么多钱不可能是老大老二他们挣得,在地里刨食哪能攒下这么多。   随即,他看向站在一边面无表情的徐锐,也隐约有些理解老伙计为啥要分家了。   果然,就听徐长喜说道:“刚刚队长念的就是咱家的所有东西,这些东西到底怎么来的,你们娘都一笔一笔的记在本子上。   家里的粮食都是我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上工挣来的,而锐子刚回家,没有分过粮食,但他当兵四年给家里一共汇了六百多块钱,这挟大部分都被你们娘攒着。   房子是前两年刚翻修过的,当时锐子不在,没有出人力,但钱却是出的最多的。   这些你们可认?”   徐长喜一番话说的清清楚楚,大家也都有一笔账记在心里,知道他说的公正。   所以不管有什么小心思,明面上都点点头。   徐长喜心里满意,继续开口说道:“虽说你们娘今年没上过几次工,但却是为家里做饭、喂鸡、看孩子,也辛苦得很。   我虽是一把老骨头,但干活也不比你们兄弟几个差。   所以,我把家里的粮食分成四分,我们老两口一份,老大老二老三各一份。有剩余的零头,把零头给老四。你们觉得如何?”   这让几个兄弟不知道怎么开口,粮食确实没有徐锐的贡献,但作为兄弟也不能直接说出来,同意爹的分法。   公公没有要把粮食分给老四的意思,让下面三个儿媳妇松了口气。   尤其是老大媳妇王英,她不是抠门小气,只是小弟没有上工,把粮食分给他,那他们作为大哥大嫂肯定要更吃亏。而后面,听公公的意思肯定要把大部分钱给小弟。   她有两个儿子,得为自己的小家考虑,她家男人是个好兄长,她就得精打细算一些。   “没意见。”这时徐锐开口,让大家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徐长喜点点头,继续道:“房子正好五间,一家一间。堂屋还留着待客用。   除了锐子往家里汇的钱,剩下的二百块还是分成四份,我们老俩口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一份。   至于锐子虽然汇了六百块钱,他不在家没有开销,但也没有在家照顾父母,作为补偿,拿出一百一十块钱,我们老俩口五十,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二十。剩下的给锐子,当作他娶媳妇的钱。这个分法可有意见?”   按理说这个分法谁都说不出错来。   就连见证过无数次分家的王晋军也觉得这分得够公正。   几个兄弟同时点头,表明没有意见。   只有徐锐开口了:“爹,我那间屋子给家里几个孩子住吧!我另外起房子,在房子起好前,先住在那儿!”   他快要结婚了,虽然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他是不想委屈她的。   虽然给不了她最好的,最起码也要在结婚之前,起好新房子,给她一个宽敞舒适的家。   屋里的人听到他这么说就是一愣,起房子可需要不少钱,不说材料问题,光吃吃喝喝就得花费不少。   就算他这次分的多,可是他还要买粮食,以后还有置办彩礼、结婚一大堆事等着他呢!   锐子不会是长期在部队待着,对外面的事糊涂了吧。   徐长喜闻言也是眉头一皱:“你考虑好了,盖房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徐锐点头,这事他早有成算,至于花费方面虽然没有仔细打听过。   但他现在手里的钱是肯定够的。   在部队四年,徐锐的职位越来越高,工资也越来越多,那挟一般都是自己留一半,给他娘汇一半。   他没有什么开销,基本都存着。   然后是今年当兵转业的转业费也有一千块钱。   不用说盖一座房子,就是盖两座也是够够的。   不过,徐锐也不会说出具体有多少钱,只是开口道:“这几年我攒了点,应该是够的。”   徐长喜听了这句话点点头就没再问了,他自个心里有数就成。   这家分到这儿,算是定了下来。   王晋军拿出笔在白纸上写下一段话,大意是:十一月十四号,徐长喜一家分家,财产公平分配   然后,徐长喜和徐解放四个兄弟分别摁上自己的手印子。   王晋军完成自己的使命也不打扰徐家的分家饭,没在徐家逗留,直接离开。   中午,刘秋苗带着几个儿媳妇,把平时舍不得吃的鸡蛋拿出来炒上。   再和面,扯了面条。锅里下上白生生的面条,放上野山菇,把鸡蛋卤进去,放上油和香葱。   一顿香喷喷的鸡蛋面就是徐家今天的午饭。   徐磊徐周还小啥也不懂,只高兴于能吃上这么香的面条。   抓着碗使劲儿往嘴里扒,尤其是徐磊,因为吃的急,动不动就往桌子上掉根面条,然后用筷子夹桌上的碎面条。   他没啥耐心,夹不起来的时候,干脆直接上手抓,吃得狼吞虎咽。   比起徐磊,徐周就显得温和多了,吃的小心翼翼。不过,他也怕面条掉出来,整个头都埋在碗里。   老三徐平还是三个月的奶娃娃,被他娘放在屋子里睡觉。   与小孩子的不谙世事,显然大人要复杂的多。   虽是难得的一顿好饭,但也吃的不是滋味。   吃完饭,上工的上工,干活的干活。   今天是礼拜天,徐锐不用上班,所以今天就他最闲。   不理会侄子吵着让他玩球的请求,直接骑上自行车去谢家沟。   谢家沟   谢灵正在教秋阳秋月功课。   之前谢灵在废品站淘过一次书,可惜没有看到过一年级的课本。   所以,她现在只能按照自己的方式,一点一点教她们。   秋阳秋月今年五岁,年纪还小,不过可能是因为谢灵经常给她们讲故事开阔视野的缘故。   两人的理解能力十分不错,对认字也十分感兴趣。   一天认五个字稳稳当当,明天还能记得。   不过,要说两人是语文上的学霸,那数学上就是名副其实的学渣。   “5+6等于几?”谢灵边说还边写在纸上给两人看。   “等于10。”秋阳磨磨噌噌,犹豫片刻,终于吐出来个数。   而秋月则是干脆不知道,眼神懵懵懂懂,活像刚睡醒似的。   虽然确实刚午睡过,只不过两人早被谢灵泡的酸甜红果茶给震醒。   谢灵听到答案,看看两个闺女,也挺无奈。俩人从一到一百认得清清楚楚。   遇到两个同样的数字相加,就算来个10+10,也能说出20来。   可到一个奇数一个偶数相加就卡壳了,秋阳蒙数字,秋月干脆不说话。   谢灵想想谢家的基因,谢静念过初中,没听过数学考个位数啊!而谢灵更是个理科生,数学最好。   难道是罗家那边的基因?   也不对,罗家那群人笨的很,哪能和秋阳秋月比。   两个孩子还是很聪明的,可能是年纪还小,罗辑思维能力还没有发育的缘故?   要不然,就是她教的太差?   谢灵面对两双懵懂无辜的眼睛,难得的有些心虚,她讲故事还行,可给小孩儿讲1+1,1+2等于几,这种问题,简直要了她的命。   1+1就是等于2,还要讲?这是谢灵心里最真诚的想法。   所以,面对两个闺女,她讲的真没有什么耐心。 第38ç«  我得考虑考虑   徐锐现在来谢家沟都是光明正大的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毕竟自己未婚妻是谢家沟人, 四舍五入他也算谢家沟的人了吧   他骑着自行车,也没有操小道,一路走来, 遇到不少人。   自行车可是这年代的稀罕物件, 看着了谁不多瞅两眼?连带着这骑车的人也被关注上了。   “这是东头谢灵定亲那个不是?”谢家沟生产队也就几十户人家, 谁家有个啥事, 一张嘴就能说得整个生产队都知道。   何况谢灵近来还是队里的风云人物,管着宣传队,把宣传队整的越来越好不说。就那养猪的法子还是她提出的,没见那三头猪比以往这个时候都要胖吗?   所以, 谢灵有个啥事, 大家非常关注。   “哎, 没看清,不过那身材像是南理徐家那个。谢灵那丫头和南理徐家定的亲, 听说那小伙子长的大高个, 还当过兵, 刚从部队上退下来。现在还是个吃商品粮的呢!这下,那谢灵可是有福气了。”这人显然是知道个中内情的。   “切, 就是在城里上班,连城里户口都没有,可没有供应粮。”   “那人家也比一般的庄稼汉子挣得多。你看人这不是自行车都有了。”   “谢灵自个就争气,找个好婆家是应该的。”      后头的议论,徐锐不清楚。   不过, 他对别人的视线最为敏感。感觉到好多人看他了,也不介意,他是谢灵的未婚夫这件事越多人知道越好。   徐锐外表严肃但是内心还是有一颗十分骚动的心。   徐锐到谢家的时候,谢灵正在教两个闺女数数,并且和个位数加减法死磕。   听到敲门声,她反而松口气,推开门就看见穿着一身军装的徐锐。   面上一阵欢喜,露出笑容,开口说道:“快进来吧!”   说话间又看他推着车,有墟怪:“你今儿不上班,怎么骑车来了?南理和谢家沟离得不远吧?”   徐锐有些语塞,他总不能说自己故意的吧!   好在,谢灵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其他想法,说罢又转开话题。   一边说着,两人进去堂屋。   堂屋里秋阳秋月正在写数字,见着徐锐,一点不像以前那么拘束了。   秋阳语气亲近的向他问好:“叔叔,你来了。”   秋月则把板凳让出来道:“叔叔坐这里。”   徐锐面对她们的热情,有校然,他以前这么招俩小孩儿待见的吗?   不过,脸上还是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看了一眼秋月让他坐得小凳子,说道:“你坐吧,叔叔不坐。”   一旁,谢灵微笑的看着这一幕,觉得自己没白说。不过,看出徐锐的紧张,到底替他解了围:“学了这么久该休息休息了,你们自己玩。小姨和叔叔说会话。”   秋阳秋月乖乖点头,各自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就着小方桌玩翻花绳。   这边,两人坐在一起聊起来。   “徐锐,你以前上小学的时候怎么学一年级加减法的?”谢灵自己小时候接受的是精英教育,从小学的太多,这种最基本的反而忘的干净。   但又不能敷衍孩子,就想问问徐锐以前怎么学的,给她来点借鉴。   徐锐九岁上的小学一年级,对此还记得清楚,想想开口说道:“那会儿老师让大家自己劈短木棒,然后一根一根数。”   那会儿徐锐的性子已经有冷冰冰的雏形,不过到底还小,爱和人争强好胜。   放学的时候,看其他人约定好等下一次上课就比谁的木棒多、谁的木棒整齐。   他虽然沉默着不说话,但到底放在了心上。   回到家放下书包,就一个人去山上撇了几十根木棒,还偷偷拿着家里的菜刀把一个个木棒切的整整齐齐。   结果,等他上课的时候,老师只让人拿出十根木棒,其它木棒根本没有用上。   徐锐失落的回到家,面临的就是他娘的一顿铁板肉,因为家里唯一的菜刀被他切木棒切钝了。   这种丢脸的事徐锐当然不能说出来。   木棒?她倒是用细柴火劈成一小节一小节让俩闺女数了,不过她看两人没多大兴趣。   难道是因为柴火太丑了?   不过,说出木头,谢灵倒是想起一样东西。她面上带着甜笑,眼睛放光的看着徐锐说道:“徐锐,你时间多吗?”   徐锐面对她的笑脸有些失神,然后不自觉的点点头。   谢灵见他点头,高兴的对他说道:“你坐在这儿等等,我去拿纸。”   谢灵进了睡觉的屋子,打开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一张白纸和一只铅笔。   回到堂屋,坐在桌子前开始画画,绘图并不复杂,只是一个由数字碎片组成的房屋。   画完后递给徐锐,开口说道:“这个能做出来吗?”谢灵画的缩小版屋子只是最简单的积木,除了要卡那块,其它地方十分简单,但手工确实非常复杂。   这种简单构造图,谢灵手到擒来,画的十分专业。徐锐一看就懂,虽然有些不太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但做起来应该不难,就是有些繁琐。于是,他点点头,说道:“我尽快做出来。”   虽然他答应的轻巧,但徐锐平日也要上班,谢灵也不忍心他太过辛苦,不过,“徐锐,咱们一起做吧,我也不着急用,等下个礼拜六礼拜天你拿着工具来我家,我给你帮忙,咱们两个一起做。”   谢灵觉得这个主意好极了,不仅能给两个闺女做个益智玩具,还能和徐锐相处。   至于时间肯定来得及,她也不急着用。至于教两个闺女数数,她寻思着弄几根整齐的木棒给她们。   之前也是她考虑不周,两个小女孩儿拿着碎柴火哪有兴趣数数?   徐锐听了眼里一亮,他一个人就能做,但是这样能和谢灵待在一起,确实好极了。   徐锐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脸上虽然没有笑容,但嘴角微张也显示了他的好心情。   谢灵看看他微红的耳朵,又是这样。每次情绪一激动,徐锐的耳朵就红了。   她捂嘴笑开,注视徐锐的眼睛越发的亮。   因为两个小孩儿在,两人不敢做过分的举动,但眼神却是越发的交缠。   徐锐握住谢灵的手,谢灵先是看看前面小方桌上翻花绳的两个孩子,见她们在玩自己的没有注意这边,她才放心的任他牵着。   徐锐牵着她的手安安分分,也没有再做其它,只是开口问道:“灵灵喜欢什么房子建在哪里?偏僻一点还是热闹一点?”   本以为徐锐会做什么的谢灵没想到自己听见这种问题,她顾不上自己一瞬间的羞恼,好奇的开口:“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徐锐没有瞒着她,把今天分家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解释道:“我准备申请地基,早点把房子建起来,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喜欢什么地方。”   谢灵愣了一下,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里的感觉。   前世全国各地分布着她的房产,并不觉得那些家有什么区别,只是用来睡觉生活的地方罢了。   地段是最好的、装修是最高档的、配置也是顶级的,可是这一切不用她操心。生活助理就可以给她打理好一切。   而现在,就这么一句话竟然让她有些感触。   谢灵垂了眼睑,片刻后恢复平静,歪歪头,笑着开口说道:“当然是偏僻一点的,热闹的地方房屋多,能批下来的地基肯定不大。   我希望申请的地基大一点,然后有个非常大的院子,不仅能放下各种杂物,还能种几棵果树,比如苹果、桃子、李子都可以。”   谢灵越说越兴奋,谢家没有种果树,院子虽然大,但那是因为要圈自留地。她来了这里就吃过几个苹果,其它水果还没吃过。   不光营养问题,关键是她嘴馋了。本不是吃货的谢灵现在动不动就想琢磨点新鲜的吃食。   徐锐十分喜欢谢灵这样欢喜的样子,也不插嘴,一直听她说着。   “还有啊,建屋子的时候把窗户的地方留大点,既通风又明亮。就算没有玻璃,用油布也行。”   谢家现在的屋子就是窗户太小还太高,她知道那是因为冬天怕冷,但确实不怎么好,本来墙就不白,这样显得屋子更加阴暗了,有时候外面还没黑天,屋子里面就黑乎乎的了,她一点都不喜欢。   徐锐没有说话,只眼神专注地看着她,不时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厕所是最重要的,一定不要只拿木板将就,一定得拿砖头好好垒垒。”她每次上厕所都提心吊胆的,她有原主的习惯,知道不会掉下去,但心理上却克服不了,平时就连两个闺女她都不敢让两人独自上。   虽然两个闺女一点都不害怕。   谢灵提起房子简直有太多要说要吐槽的了,毕竟徐锐说的屋子将来她也要住。   不过,她的要求好像太多了,说了这么多,其实才刚开始,于是对徐锐说道:“我的要求好像太多了。”   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本来就是问你的意见的,这才一点点。如果你嫌说着累,可以记在纸上给我,咱们的家一定按你说的做。”   只要谢灵和他在一起,无论什么事,他都会依着她。   谢灵也不跟他客气,笑着点点头:“离建房子还有一段时间,反正也不着急,让我好好想想,一起写在纸上。”说到这儿,谢灵瞥他一眼,眼睛越发灵动,笑的像只偷腥的小狐狸:“到时候可别怨我啰嗦。”   徐锐捏捏她的手,“不会的,不过”随即,徐锐的嘴唇靠近她的耳朵,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只有一点得听我的,结了婚,婚房只有你我,没有其他人。”   这话的意思她懂,是不想让两个闺女跟他们一个屋里睡。   她闻言有些羞恼,又被他喷在耳朵上温热的呼吸弄得一颤。   这人当真可恶,学坏了,竟然往她耳朵里吹气。   “这个我得考虑考虑。”为了泄愤,她故意这么说道。 第39ç«  学校事   长县高中   高二年级正在进行期中考试, 四十个学生安静的坐在座位上考试。   讲台上, 监考老师坐在讲桌前做卷子,也没看下面的学生,大约是觉得没人抄的缘故。   不过, 也确实是这样。该认真做卷子的头也不抬, 不会的则是直接坐在座位上睡觉或者玩自己的, 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成绩如何, 有的连名字都不写。卷子空白,比他们的脸还干净。   教室内,可以说是一片和谐。   突然,一阵闹声传来, 接着就是一大串脚步声, 像是一群人往这边走来, 随即教室的木门被推开。   推的力度很大,一点不像学校巡查的老师, 反而像是来找茬的。   教室里的众人皆被惊了一下, 然后往门口看去。   只见为首的是个年轻女孩儿, 齐耳短发的刘胡兰头,穿着一身青年军装, 身材娇小,不过气势倒是十足。   “王青诬陷革命小将,断绝革命小将生活来源,我们今天要对他进行审理。”女孩儿声音洪亮,语气十分严厉, 后面跟着几个明显比她成熟大不少的同样穿着军装的男女同志。   教室里正在考试的学生包括监考老师表现的十分震惊,这女孩儿大家都认识,不就是一个多月前被□□带走的沈宝珍吗?   她这是被放出来了,还要带走班上的另一个同学?   “艹,你说老子诬陷革命小将,你给老子指指,老子诬陷哪个了?”王青是班上有名的差生,每次考个位数都得看他心情。   今天考试,本来是非常无聊的,没想到竟然有人闯进来,一看就是来找茬的。   本想看看戏,说不定还能趁手捞一把。   可没想到看戏看到他自己头上,还是来找他的。   再仔细一看那女人,不就是之前让□□带走的沈宝珍吗?   头发剪短了,也不穿裙子了,变化太大,一开始都差点没认出来。   以前这女人穿得好,吃得好,傲气得跟,还一直对他爱搭不理,不就是看不上他这个差生嘛。结果最后还不是被他给告了。   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出来的,但王青也不怕她,直接怼过去,语气嚣张,态度轻蔑,显然不把他们当回事。   这回沈宝珍没说话,倒是离她最近的男同志开口了,态度不比王青好到哪里去,但言语比王青正派得多。他个子不高,长的憨厚,一脸义正言辞地说道:“沈宝珍同志是我的未婚妻,革命家庭出身,你这位小同志却诬陷她搞资本主义派头,不知道是不是阴谋,所以今天就是要把你带走进行审理。”   一边说着,向其他几人点头示意。   接着,在王青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两人抓住。   “我是中学zf兵团的人,你们搞什么鬼,竟然敢抓老子。”   王青激烈的挣扎,脸色狰狞,冲着几人大喊大叫。   自称沈宝珍未婚夫的男人轻蔑一笑,王青这种人这种话也只 ¡¾ÔĶÁÈ«ÎÄ¡¿
×÷Õߣºµ³Ïþµ¤ |20191119 | ÔĶÁ(572) | ÆÀÂÛ(29)
人同时低着头吃饭。   李荷花和刘秋苗以为两小年轻是害羞了,也没问,只是对视一眼,笑开了。   “咱们就定好了,明年十月份两个人结婚,至于具体是哪一天,我们在好好商量。”这个时间是谢灵和李荷花说的,李荷花当时一听这个时间,就知道谢灵是想等她爹娘一周年后再结婚。   按照这里的风俗,爹娘过世,闺女一个月不办喜事,三个月不穿红衣红鞋,六个月不穿红袜不戴红帽。   但既然是谢灵的一番孝心,李荷花倒是觉得这样好极了。要是亲家不乐意,她真该考虑一下这亲结的是否值得了。   虽然她只是谢灵的堂婶婶,但也是真心实意地为谢灵考虑,想让她嫁个好人家。   不过,刘秋苗可没有觉得不妥,虽说她喜欢谢灵这姑娘,觉得儿子早点娶回来挺好的。   但人姑娘想为爹娘守住一年孝,可见这姑娘是个有孝心的。   而且,谢灵年纪小小,家里就没有长辈亲人,独立抚养两个外甥女。   而这姑娘还是一脸和气、大方稳重的样子,她便有些心疼。   “不着急,不着急,今天定了亲,灵灵啊,就是我媳妇了。不管等多久,我都是乐意的。”刘秋苗笑着说道。   随即,又看向谢灵身边的两个闺女,露出和蔼的笑容,笑着对两人招呼道:“这是秋阳秋月吧,过来奶奶这儿,让奶奶看看。”   秋阳秋月年纪小,不懂这场面意味着什么。见奶奶在叫她们,她们看向谢灵,谢灵摸摸她们的头,说了声:“去吧。”   她们也不胆怯,大方乖巧的走到刘秋苗面前,同时开口说道:“奶奶好。”   两人穿的干净整齐,样子乖巧可爱,虽然不是自家的,但刘秋苗也是喜欢极了:“唉,你们好。”然后递给两人一人一个红包。   秋阳秋月没有立刻接,而是先看看谢灵,见谢灵点头才接过刘秋苗手里的红包。然后有礼貌的说道:“谢谢奶奶。”   这两个孩子是个懂事的,看来这谢灵这闺女教的好啊!   刘秋苗不禁点点头,看向两人的目光更加和善。   李荷花在一旁看着这和谐的一幕,心里算是真正松口气,今天这事情是真成了。   下午三点不留客。   定亲进行的十分顺利,刘秋苗三人在谢灵家坐到两点半就回家去了。   晚上,徐家堂屋   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的椅子上。   徐解放四个兄弟、三个媳妇,并着孩子们都坐在板凳上。   徐长喜看看四个儿子,沉默片刻开口说道:“今天叫你们聚在一起,是为了分家的事情。”   众人闻言不禁震惊,分家?谁分?难道是他们家?   刘秋苗首先被老伴的话给惊着了,语气激烈的说道:“徐老头,你在说什么,咱们家怎么要分家了。”   一边说着,眼睛瞪着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她咋不知道徐家要分家呢?这么大的事都没和她商量就说出来,她可不同意分家。   徐长喜平时尊重老妻的意见,但这会儿却是不理她,再次开口:“就是咱们家要分,今天先和你们说说,等明天咱们请队长来咱俩做个见证,然后就正式分家。”   还真是个不定时炸弹,炸的众人愣住了,他们面对这个消息没有丝毫准备。   徐解放作为老大站起来反对道:“爹,咱们一家人好好的怎么弄分家了。我们兄弟几个哪里做的不好,您说,我们改。”   徐解放性子沉稳忠厚,一贯让着弟弟,孝顺爹娘,所以面对要分家一个消息,他有些不能接受。   徐解军和徐文也是一脸震惊,徐锐还是面无表情。   而三个儿媳妇,她们心里也十分复杂。   做媳妇的谁不想过自己的小日子?   不过,徐家几个兄弟感情不错,婆婆刘秋苗不是个刻薄的,公公虽有威严但也明事理,所以一家子虽有摩擦但也处的十分不错。   而且,刘秋苗和徐长喜都是五十岁左右,年龄还不大。   几个儿媳妇从来没想过能这么早分家。   徐长喜表情严肃,不管儿子媳妇是什么表情,开口说道:“今天不是来和你们商量的,分家这个事情我已经决定了,你们谁也别说。”   说罢,语气温和起来:“你们兄弟几个都是好的,就算分家了你们也还是亲兄弟,还得互相帮持。分家是想让你们过的更好,至于我和你们娘,我们两老人过自己的,平时你们多来看看我们,给我们带着吃的吃饭孝敬就行。”   这温情的一段话,还没等兄弟几个表示感动。   一旁的刘秋苗就开始捂着嘴小声抽泣,一边哭一边说着:“现在大家都不把我这个老婆子放在眼里了,我一天给他们吃给她们喝,都想撇开我单过。老头子也不想让儿子们孝敬我,我真是惨啊”   屋子里的众人瞬间沉默,然后看向徐长喜。   放以前,看到她们娘这么伤心,儿子儿媳妇还会心疼她们娘,都怪他们不好,把娘弄哭了,然后什么都答应说着娘。   可是现在   徐解放挠挠头,眼神示意他爹,意思是爹你惹的祸,你来哄娘。   徐长喜瞪了下面装鹌鹑的几个不孝子,然后咳嗽一声,硬声说道:“老婆子,你也别哭了,今天这事没有改变这一说。”   刘秋苗听他这么一说,不禁一哽,哭的更加委屈:“那你也得和我商量商量啊!我给你徐家做牛做马,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这话说得徐长喜一呛,还做牛做马,看她那样儿,他敢使唤她吗?   不过,语气到底和缓了许多,说道:“我要是和你说,你能同意吗?说不定今天,咱们徐家人都来不全,你都能把咱家儿子儿媳给赶到亲家家里。”   刘秋苗被他说中了心事,干脆耍起赖皮:“反正我不管,我不同意。”   一大把年纪了,在晚辈面前耍赖像什么样?徐长喜咳嗽一声:“一会儿到屋里,我给你好好说说,总之这家是分定了。”   说罢,不理会众人,直接往屋里走去。刘秋苗看看老头子,一咬牙跟着他回屋,看他到底能说出个什么理由。   长辈走了,剩下几个儿子儿媳妇也散去。   几个儿媳妇各有心事,反而没什么说头。   而几个兄弟却是来到院里,聚在一起。   徐文最藏不住话,首先憋不住开口:“你说咱爹是发啥癔症了,好好的分家干嘛?”   徐解放拿手敲他的脑壳:“怎么说话呢,那是咱爹,还发癔症?咱爹做什么都是有原因的。”   “那你说说因为啥子?”   徐解放还没说话,徐锐开口了:“因为你笨。”   徐文最不喜欢别人说他笨,尤其是老四这家伙,反驳道:“徐锐,你竟然敢说你三哥笨。你知道什么叫弟弟吗,当弟弟意味着要尊敬兄长,崇拜兄长”   徐解放见不得他耍宝,直接一锤子,打在他背上,让他闭嘴。   “喂,大哥,你作为兄长应该爱护弟弟,怎么能对我这么残暴。”徐文捂着胸口,仿佛伤心极了。   徐解放瞥他一眼,要不是他锤了他一下,估计等他的就是锐子的手掌了。   平时还说自己聪明,就看这眼力劲儿,还没见过这么笨的呢!   一边,徐锐懒得搭理这个早他几分钟出生的垃圾兄长,面无表情的开口:“以后分家了,照样是兄弟。以后有啥事,该尽力的我一定尽力。”   这话的意思是已经接受了分家这个事实。   徐解放表情有些复杂,但还是点点头。徐解军平时比徐文更贼,这会儿却罕见的沉默,片刻,他抬起头说道:“以后咱还是兄弟,有啥事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没啥本事,但也有一把子力气。”   徐家四个兄弟,徐解放老大,今年二十六岁。徐解军老二,二十四岁。徐文和徐锐是双胞胎,今年二十岁。   兄弟几四个中,徐解放脾气最好,作为大哥比较照顾下面的弟弟。   不过,比起徐文徐锐,和徐解军的关系更加亲近。徐文性子活,是左右逢源。   徐锐性子最孤,也是兄弟中最冷淡的一个。   小时候,四个兄弟还没有长大,就刘秋苗和徐长喜两个人上工,既要养活四个兄弟,还得照顾爹和大哥的儿子。   所以家里条件艰苦,徐解放几个都吃不饱饭,更不用说徐锐这个天生大肚量的。   徐锐小时候还跟他娘委屈说自己吃不饱,可是刘秋苗也没有办法,家里儿子多,粮食就那么些,不能紧着小儿子一个人吃。   而且,当时刘秋苗也有些不相信小儿子的饭量竟然比大他四岁的二儿子还要大。 第36ç«  他独的很   人的性格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形成的, 徐锐同样如此。   自从徐锐发现跟娘说了不顶用后, 他就不再开口表达,也不再露出委屈的表情了。   人慢慢变得孤僻起来。   后来慢慢长大,他的劲儿很大, 比同龄人甚至他二哥的都要大, 他就开始慢慢自己进山里树林里找吃的。   由小时候的蘑菇野菜到长大以后的野鸡野鸭。   懂事后, 也学会给家里人带一些, 但更多的还是仅仅足够他自己填饱肚子。   徐锐的胆子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练出来的。   十五六的时候,三年灾荒,山脚树林里的吃的甚至野菜根都被大家挖光了。   徐锐一个人进了深山,他胆子大, 力气大, 正是锐气十足的年纪, 没想过任何后果,就那样进了猎人都不敢独自去的深山。   他遇到过不少危险, 但都被他巧妙的避过, 有些是因为幸运, 有些则是因为徐锐的实力。   他的一手掩藏气息的技巧就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   年少时,独自烤着食物的徐锐是孤单的, 也是最自在的。   而现在的徐锐,有被时间雕刻的冰冷,更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稳重。   徐长喜坐在堂屋的大方桌前,打量自己的小儿子,叹了口气道:“前几年是我们忽略你了。”   徐锐坐姿□□, 面对自己的父亲,他虽然面无表情,但还是可以看出他的神色是放松的。   他说道:“那个时候很艰难,你和娘对我很好。”是我自己的问题。   徐锐觉得自己从小天生情绪淡薄,哪怕面对爹娘也是如此,他对什么都淡淡的。   所以,从不觉得是他们忽略了自己,反而是他自己有信外。   以前他没觉得,可后来在多次生死徘徊间,他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问题。   徐长喜摇摇头,他这辈子上孝爹娘,下对得起妻子,孩子也是一视同仁。   可却在最后为了别人而委屈了自己的儿子。一眨眼,四年过去,孩子回来了,也稳重不少。   作为父亲,他既骄傲又愧疚,可是孩子都是娶媳妇的年纪了,有些事情该说开了:“四年前,本来是你堂哥去当兵的,结果我让你去了。不知道你怨我不?”   问了一句,也没等徐锐回答,继续说道:“那个时候你才十六岁,你娘哭着不让你走,我就舍得了?”   当时的事情,徐长喜还记在脑海里,怕是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徐长喜大哥徐长南早早的牺牲在战场上,他嫂子病重听了这个消息也一时想不开慢慢去了。   最后,他大哥就留下十二岁的儿子徐解刚和一封遗书。   遗书里说道:让他儿子完成自己的遗志,当个优秀的解放军战士,保家卫国,希望自己儿子比他更加出色。   徐长喜父亲徐满仓平时最骄傲的就是两个儿子,大儿子是解放军战士,在外保家卫国。小儿子勤劳能干,在家孝敬长辈。   可没想到大儿子就这么去了,然后把儿子留下来的唯一一根独苗苗宠上了天。   四年前征兵,徐长喜父亲想着孙子有了家庭有了后代,可以去完成他父亲的遗志了,就让徐解刚报名当兵。   没想到的是徐解刚临阵脱逃,没有半分他父亲的刚毅果敢,反而被娇惯得自私又胆小。害怕自己也像父亲那样牺牲,就求徐长喜别让他去当兵。   徐长喜知道自己的父亲不会允许,果然徐满仓没有答应,他最骄傲的儿子去世了,而徐解刚当兵那是他儿子留下来的遗志,怎么能不去?   再说,徐满仓哪真舍得所以牺牲,那个时候他专门向儿子生前的战友打听过。现在的国家已经慢慢恢复和平,并没有什么战争爆发。   可徐解刚被爷爷惯坏了,他哪想去受苦?就拖着徐锐去报了名,报的是徐锐的名字。   而当时按理说一家只能报一个,当时他们的户口可是上在一起的。   报名时徐锐的户口本是徐长喜给侄子的,也是他默许的。   当时,徐满仓知道后就后悔了,后悔自己惯坏了大孙子,觉得对不起大儿子。可是事情已经成了这样,他不等改变结果,但到底对所以失望了。   而徐锐对于那件事情并没有他们想的那般在意。   他不愿意的事情没人能强迫或者欺骗得了他,当时他那堂哥脸上的表情太假,他当然知道是在骗他报名。   可他还是愿意的,因为他听说部队管饭,每个人都能吃饱。   所以,他是愿意去的。   当时,他觉得爹默许他们这么做是因为不想徐解刚受苦,可是现在,他说道:“爹想让我吃饱饭,不想让我去山里冒险。”   徐长喜欣慰的点点头,笑着说道:“对啊,有这方面的原因。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见过你大伯的战友,他来看过你爷爷,也说了那时候的环境很安全,没有什么战争,所以我才放心你去的。”   他平时是偏疼大哥的儿子,但谁能不疼自己的儿子。人都是自私的,如果真的危险,他不会同意徐锐代替解刚入伍的。   这些话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他媳妇还有几个儿子都以为是自己太过偏心,那会儿还和他闹了好久的别扭,后来知道徐锐第一次来信才有所缓解。   可是他们都没想过,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再怎么心硬,再怎么偏心,也不能把自己儿子推出去。   唯有徐锐,徐长喜看着小儿子,心里越发的高兴,今天总算解了他的心结。   这么想着,他拿起桌上的酒杯,说道:“今儿爹高兴,咱们喝一杯。”   徐锐举起酒杯陪他爹喝。   徐长喜一杯一杯的喝下去,一边喝一边和儿子唠嗑。   “时间过得快啊,你这才刚回家,就定了亲,说话就要结婚了。这些年,你爹也没什么本事帮到你,都是你自己一步一步长成这样的,我其实是高兴的。”徐长喜平时为人强硬倔强,是个传统的父亲,不喜欢在儿子面前说软话。   今天晚上,可能是喝醉了,心里的话一秃噜的往外冒。   “今天,老婆子说我分家傻了,哼,我才不傻。你是我儿子,老子还能不知道你,就算我不说,你锐子也是准备说这事儿的。”   一边说,一边推推徐锐:“说,是不是?”   徐锐没有否认,尽管他爹喝迷糊了,也不准备糊弄他,说道:“我是准备和你们说分出去的。”   “我就知道你这小子,独的很,平时不和几个兄弟说话,嫂子也不接触,就一天天的工作干活。”   不过,你爹娘也不怪你,你性子就这样”   徐锐见徐长喜越说越激动,觉得他爹这酒是不能喝了。   于是,把徐长喜手中的酒杯放下,不管他爹怎么抗拒,直接扶起他往他屋里走。   他娘应该睡了,不能打扰,只能让他爹在他的屋里将就一晚。   徐锐习惯一个人睡觉,而现在,他爹呼哧呼哧的声音传来,让他有些难以入睡。   想到谢灵,不知道她睡了没有?睡之前想过他没有?睡得安稳不?      一想起谢灵,徐锐脑子里便有一大堆关于她和他的事情,这一点都不像他,可是他甘之若饴。   有一句话他爹说的不对,他独的很,除了对谢灵。   一边,刘秋苗并没有入睡,而是一直在想老头子的话。   几个儿子大了,有媳妇有孩子了,他们一个个都想经营自己的小家。   现在看着是和睦,但是等小儿子也娶妻了,孙子们长大了,就不能这么和稀泥了。   家里四兄弟,老大老二老三都是在队里上工,差距不大。   而老四却是在城里上班,一个月工资福利样样不少,光这不到两个月都往家里拿了不少东西了。   这些东西要说吃的最少的还是徐锐,短时间还行,可时间长了就算徐锐不计较,能保证几个儿子儿媳妇能守住本心,不把锐子带的东西当成理所当然?   没分家前,家里所有人的工资工分上交,锐子没娶妻时,你可以替他攒着娶媳妇用。   可说话锐子娶媳妇后呢!   锐子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拼来的,家里人没有帮过他一分忙,甚至花费的也是家里最少的。   所以,咱不能这么和稀泥似的搅在一起。趁家里人还和睦就分了。   几个儿子儿媳妇也不是那些个不孝敬长辈的人,咱们自己分出来,家里挨着,他们也会主动孝敬咱们。   再说,咱们自己有手有脚,不用他们也能养活的了自己。      刘秋苗想着老伴儿说的话,心里一阵复杂,她以前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被她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都是儿子,她就想着每个人都好好的,大家都在一起和睦相处。   锐子最争气,平时给家里带的东西最多,补贴家里,给孙子吃,也是好的。   可是徐长喜这么把话一摊,她知道是该分开了。   生产队大部分人不分家是因为大家虽然各有各的毛病,但都半斤八两。   而她们家,锐子确实比前面三个哥哥高好大一截。   想起老伴儿严肃的表情,刘秋苗知道:明天,这家是分定了。   老大屋子   王英正在衬炕,看了正在糊窗的丈夫一眼,仿佛不经意间问道:“咱明天真的要分家?三个弟弟也同意吗?”   徐解放点点头:“咱爹决定的事可没反悔过,这家肯定是要分的。刚才我和解军他们聊了聊,他们同意分家了。不过不管怎么样,以后都是兄弟,只是分了家又没断了联系。”   王英惊讶道:“四弟还没有结婚?他也同意?”   徐解放闻言有些复杂,说道:“今天还是四弟最先开口的,他当然同意了。至于婚事,他已经定下来,到时候彩礼钱肯定是要给锐子的。锐子这段时间给家里添了不少东西,这些就不说了。但他这几年邮回来的钱娘都给他攒着,也应该给他的,我们当哥的肯定不能占弟弟便宜。”   王英闻言眼里一暗,随即点点头,温和一笑,不再继续说话。 第37ç«  数学学渣   王晋军被徐解放请到徐家, 看着徐家一屋子的人, 他难得的有猩圈。   “长喜啊,你们这是真要分家了?”王晋军作为南理生产队的队长,素来公正严明, 给不少下家儿当过分家的见证人。可那些个分家的不是因为兄弟妯娌感情不和实在过不到一处儿, 就是家里老爹老娘去世了。   而这徐家, 儿子孝顺, 兄弟和睦,条件不差的,怎么也不像个分家的样子呀!   想到这儿,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徐长喜一眼。   “孩子们都长大也成人家了, 我和他娘也老了, 就想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今天请队长来, 就是给咱做个见证。”徐长喜把王晋军迎到他旁边的座位上,开口说着话。可能是因为昨天喝醉了的缘故, 嗓子有些哑, 脸色也不怎么好。   他想着, 人不服老不行啊,以前喝一大瓶烈酒照样神清气爽, 睡一觉啥事没有。可昨天晚上喝了一点米酒就醉成那样了,今天更是有些提不起劲儿来   一旁,刘秋苗神色不好,眼神冷冷的,这老头子当他还是小伙子, 竟然背着她把箱子里藏的酒全喝了,也不怕喝死他。   今天还和她耍滑头,说是锐子非要和他喝,他这话她都听的替他脸红。   老俩口脸色都不怎么好,王晋军看着误以为两人为分家的事情伤心呢!   可不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吗?唉,长喜这老家伙就是嘴硬心软。   本来想再劝劝老伙计,可还没等他说话,徐长喜就开口说道:“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就算今天分家了,也要记得你们是亲兄弟。你们老子还活着,有我在一天,谁要是不成好的,老子我照样打你们。”   说话间,向刘秋苗递过手去。   刘秋苗神色间虽有不舍,但到底给了丈夫账本。说是账本其实捡漏极了,就是一个用白线装娥来的黄色小本子。   徐长喜接过后也没看直接给了王晋军。   王晋军看着这意思就知道老伙计是下定决心分家了,心里叹口气,没再劝他。   他面容严肃的翻开本子,开始念起来:红薯:十袋玉米:五袋   小麦:两袋   大米:一袋   锅:两口      现钱:八百零一块五   五间小屋子,一间堂屋      生产队里装粮食都用的是自家编的草袋子,一个袋子大约能装50斤的粮食。   徐家徐长喜和几个儿子身体壮,干活勤快,就连几个儿媳也不拖后腿,工分挣得多,所以粮食这么多不足为奇。   不过这现钱倒是令王晋军十分震惊,现在一家能有个二三百就不错了,这徐家竟然有八百多。   这么多钱不可能是老大老二他们挣得,在地里刨食哪能攒下这么多。   随即,他看向站在一边面无表情的徐锐,也隐约有些理解老伙计为啥要分家了。   果然,就听徐长喜说道:“刚刚队长念的就是咱家的所有东西,这些东西到底怎么来的,你们娘都一笔一笔的记在本子上。   家里的粮食都是我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上工挣来的,而锐子刚回家,没有分过粮食,但他当兵四年给家里一共汇了六百多块钱,这挟大部分都被你们娘攒着。   房子是前两年刚翻修过的,当时锐子不在,没有出人力,但钱却是出的最多的。   这些你们可认?”   徐长喜一番话说的清清楚楚,大家也都有一笔账记在心里,知道他说的公正。   所以不管有什么小心思,明面上都点点头。   徐长喜心里满意,继续开口说道:“虽说你们娘今年没上过几次工,但却是为家里做饭、喂鸡、看孩子,也辛苦得很。   我虽是一把老骨头,但干活也不比你们兄弟几个差。   所以,我把家里的粮食分成四分,我们老两口一份,老大老二老三各一份。有剩余的零头,把零头给老四。你们觉得如何?”   这让几个兄弟不知道怎么开口,粮食确实没有徐锐的贡献,但作为兄弟也不能直接说出来,同意爹的分法。   公公没有要把粮食分给老四的意思,让下面三个儿媳妇松了口气。   尤其是老大媳妇王英,她不是抠门小气,只是小弟没有上工,把粮食分给他,那他们作为大哥大嫂肯定要更吃亏。而后面,听公公的意思肯定要把大部分钱给小弟。   她有两个儿子,得为自己的小家考虑,她家男人是个好兄长,她就得精打细算一些。   “没意见。”这时徐锐开口,让大家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徐长喜点点头,继续道:“房子正好五间,一家一间。堂屋还留着待客用。   除了锐子往家里汇的钱,剩下的二百块还是分成四份,我们老俩口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一份。   至于锐子虽然汇了六百块钱,他不在家没有开销,但也没有在家照顾父母,作为补偿,拿出一百一十块钱,我们老俩口五十,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二十。剩下的给锐子,当作他娶媳妇的钱。这个分法可有意见?”   按理说这个分法谁都说不出错来。   就连见证过无数次分家的王晋军也觉得这分得够公正。   几个兄弟同时点头,表明没有意见。   只有徐锐开口了:“爹,我那间屋子给家里几个孩子住吧!我另外起房子,在房子起好前,先住在那儿!”   他快要结婚了,虽然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他是不想委屈她的。   虽然给不了她最好的,最起码也要在结婚之前,起好新房子,给她一个宽敞舒适的家。   屋里的人听到他这么说就是一愣,起房子可需要不少钱,不说材料问题,光吃吃喝喝就得花费不少。   就算他这次分的多,可是他还要买粮食,以后还有置办彩礼、结婚一大堆事等着他呢!   锐子不会是长期在部队待着,对外面的事糊涂了吧。   徐长喜闻言也是眉头一皱:“你考虑好了,盖房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徐锐点头,这事他早有成算,至于花费方面虽然没有仔细打听过。   但他现在手里的钱是肯定够的。   在部队四年,徐锐的职位越来越高,工资也越来越多,那挟一般都是自己留一半,给他娘汇一半。   他没有什么开销,基本都存着。   然后是今年当兵转业的转业费也有一千块钱。   不用说盖一座房子,就是盖两座也是够够的。   不过,徐锐也不会说出具体有多少钱,只是开口道:“这几年我攒了点,应该是够的。”   徐长喜听了这句话点点头就没再问了,他自个心里有数就成。   这家分到这儿,算是定了下来。   王晋军拿出笔在白纸上写下一段话,大意是:十一月十四号,徐长喜一家分家,财产公平分配   然后,徐长喜和徐解放四个兄弟分别摁上自己的手印子。   王晋军完成自己的使命也不打扰徐家的分家饭,没在徐家逗留,直接离开。   中午,刘秋苗带着几个儿媳妇,把平时舍不得吃的鸡蛋拿出来炒上。   再和面,扯了面条。锅里下上白生生的面条,放上野山菇,把鸡蛋卤进去,放上油和香葱。   一顿香喷喷的鸡蛋面就是徐家今天的午饭。   徐磊徐周还小啥也不懂,只高兴于能吃上这么香的面条。   抓着碗使劲儿往嘴里扒,尤其是徐磊,因为吃的急,动不动就往桌子上掉根面条,然后用筷子夹桌上的碎面条。   他没啥耐心,夹不起来的时候,干脆直接上手抓,吃得狼吞虎咽。   比起徐磊,徐周就显得温和多了,吃的小心翼翼。不过,他也怕面条掉出来,整个头都埋在碗里。   老三徐平还是三个月的奶娃娃,被他娘放在屋子里睡觉。   与小孩子的不谙世事,显然大人要复杂的多。   虽是难得的一顿好饭,但也吃的不是滋味。   吃完饭,上工的上工,干活的干活。   今天是礼拜天,徐锐不用上班,所以今天就他最闲。   不理会侄子吵着让他玩球的请求,直接骑上自行车去谢家沟。   谢家沟   谢灵正在教秋阳秋月功课。   之前谢灵在废品站淘过一次书,可惜没有看到过一年级的课本。   所以,她现在只能按照自己的方式,一点一点教她们。   秋阳秋月今年五岁,年纪还小,不过可能是因为谢灵经常给她们讲故事开阔视野的缘故。   两人的理解能力十分不错,对认字也十分感兴趣。   一天认五个字稳稳当当,明天还能记得。   不过,要说两人是语文上的学霸,那数学上就是名副其实的学渣。   “5+6等于几?”谢灵边说还边写在纸上给两人看。   “等于10。”秋阳磨磨噌噌,犹豫片刻,终于吐出来个数。   而秋月则是干脆不知道,眼神懵懵懂懂,活像刚睡醒似的。   虽然确实刚午睡过,只不过两人早被谢灵泡的酸甜红果茶给震醒。   谢灵听到答案,看看两个闺女,也挺无奈。俩人从一到一百认得清清楚楚。   遇到两个同样的数字相加,就算来个10+10,也能说出20来。   可到一个奇数一个偶数相加就卡壳了,秋阳蒙数字,秋月干脆不说话。   谢灵想想谢家的基因,谢静念过初中,没听过数学考个位数啊!而谢灵更是个理科生,数学最好。   难道是罗家那边的基因?   也不对,罗家那群人笨的很,哪能和秋阳秋月比。   两个孩子还是很聪明的,可能是年纪还小,罗辑思维能力还没有发育的缘故?   要不然,就是她教的太差?   谢灵面对两双懵懂无辜的眼睛,难得的有些心虚,她讲故事还行,可给小孩儿讲1+1,1+2等于几,这种问题,简直要了她的命。   1+1就是等于2,还要讲?这是谢灵心里最真诚的想法。   所以,面对两个闺女,她讲的真没有什么耐心。 第38ç«  我得考虑考虑   徐锐现在来谢家沟都是光明正大的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毕竟自己未婚妻是谢家沟人, 四舍五入他也算谢家沟的人了吧   他骑着自行车,也没有操小道,一路走来, 遇到不少人。   自行车可是这年代的稀罕物件, 看着了谁不多瞅两眼?连带着这骑车的人也被关注上了。   “这是东头谢灵定亲那个不是?”谢家沟生产队也就几十户人家, 谁家有个啥事, 一张嘴就能说得整个生产队都知道。   何况谢灵近来还是队里的风云人物,管着宣传队,把宣传队整的越来越好不说。就那养猪的法子还是她提出的,没见那三头猪比以往这个时候都要胖吗?   所以, 谢灵有个啥事, 大家非常关注。   “哎, 没看清,不过那身材像是南理徐家那个。谢灵那丫头和南理徐家定的亲, 听说那小伙子长的大高个, 还当过兵, 刚从部队上退下来。现在还是个吃商品粮的呢!这下,那谢灵可是有福气了。”这人显然是知道个中内情的。   “切, 就是在城里上班,连城里户口都没有,可没有供应粮。”   “那人家也比一般的庄稼汉子挣得多。你看人这不是自行车都有了。”   “谢灵自个就争气,找个好婆家是应该的。”      后头的议论,徐锐不清楚。   不过, 他对别人的视线最为敏感。感觉到好多人看他了,也不介意,他是谢灵的未婚夫这件事越多人知道越好。   徐锐外表严肃但是内心还是有一颗十分骚动的心。   徐锐到谢家的时候,谢灵正在教两个闺女数数,并且和个位数加减法死磕。   听到敲门声,她反而松口气,推开门就看见穿着一身军装的徐锐。   面上一阵欢喜,露出笑容,开口说道:“快进来吧!”   说话间又看他推着车,有墟怪:“你今儿不上班,怎么骑车来了?南理和谢家沟离得不远吧?”   徐锐有些语塞,他总不能说自己故意的吧!   好在,谢灵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其他想法,说罢又转开话题。   一边说着,两人进去堂屋。   堂屋里秋阳秋月正在写数字,见着徐锐,一点不像以前那么拘束了。   秋阳语气亲近的向他问好:“叔叔,你来了。”   秋月则把板凳让出来道:“叔叔坐这里。”   徐锐面对她们的热情,有校然,他以前这么招俩小孩儿待见的吗?   不过,脸上还是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看了一眼秋月让他坐得小凳子,说道:“你坐吧,叔叔不坐。”   一旁,谢灵微笑的看着这一幕,觉得自己没白说。不过,看出徐锐的紧张,到底替他解了围:“学了这么久该休息休息了,你们自己玩。小姨和叔叔说会话。”   秋阳秋月乖乖点头,各自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就着小方桌玩翻花绳。   这边,两人坐在一起聊起来。   “徐锐,你以前上小学的时候怎么学一年级加减法的?”谢灵自己小时候接受的是精英教育,从小学的太多,这种最基本的反而忘的干净。   但又不能敷衍孩子,就想问问徐锐以前怎么学的,给她来点借鉴。   徐锐九岁上的小学一年级,对此还记得清楚,想想开口说道:“那会儿老师让大家自己劈短木棒,然后一根一根数。”   那会儿徐锐的性子已经有冷冰冰的雏形,不过到底还小,爱和人争强好胜。   放学的时候,看其他人约定好等下一次上课就比谁的木棒多、谁的木棒整齐。   他虽然沉默着不说话,但到底放在了心上。   回到家放下书包,就一个人去山上撇了几十根木棒,还偷偷拿着家里的菜刀把一个个木棒切的整整齐齐。   结果,等他上课的时候,老师只让人拿出十根木棒,其它木棒根本没有用上。   徐锐失落的回到家,面临的就是他娘的一顿铁板肉,因为家里唯一的菜刀被他切木棒切钝了。   这种丢脸的事徐锐当然不能说出来。   木棒?她倒是用细柴火劈成一小节一小节让俩闺女数了,不过她看两人没多大兴趣。   难道是因为柴火太丑了?   不过,说出木头,谢灵倒是想起一样东西。她面上带着甜笑,眼睛放光的看着徐锐说道:“徐锐,你时间多吗?”   徐锐面对她的笑脸有些失神,然后不自觉的点点头。   谢灵见他点头,高兴的对他说道:“你坐在这儿等等,我去拿纸。”   谢灵进了睡觉的屋子,打开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一张白纸和一只铅笔。   回到堂屋,坐在桌子前开始画画,绘图并不复杂,只是一个由数字碎片组成的房屋。   画完后递给徐锐,开口说道:“这个能做出来吗?”谢灵画的缩小版屋子只是最简单的积木,除了要卡那块,其它地方十分简单,但手工确实非常复杂。   这种简单构造图,谢灵手到擒来,画的十分专业。徐锐一看就懂,虽然有些不太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但做起来应该不难,就是有些繁琐。于是,他点点头,说道:“我尽快做出来。”   虽然他答应的轻巧,但徐锐平日也要上班,谢灵也不忍心他太过辛苦,不过,“徐锐,咱们一起做吧,我也不着急用,等下个礼拜六礼拜天你拿着工具来我家,我给你帮忙,咱们两个一起做。”   谢灵觉得这个主意好极了,不仅能给两个闺女做个益智玩具,还能和徐锐相处。   至于时间肯定来得及,她也不急着用。至于教两个闺女数数,她寻思着弄几根整齐的木棒给她们。   之前也是她考虑不周,两个小女孩儿拿着碎柴火哪有兴趣数数?   徐锐听了眼里一亮,他一个人就能做,但是这样能和谢灵待在一起,确实好极了。   徐锐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脸上虽然没有笑容,但嘴角微张也显示了他的好心情。   谢灵看看他微红的耳朵,又是这样。每次情绪一激动,徐锐的耳朵就红了。   她捂嘴笑开,注视徐锐的眼睛越发的亮。   因为两个小孩儿在,两人不敢做过分的举动,但眼神却是越发的交缠。   徐锐握住谢灵的手,谢灵先是看看前面小方桌上翻花绳的两个孩子,见她们在玩自己的没有注意这边,她才放心的任他牵着。   徐锐牵着她的手安安分分,也没有再做其它,只是开口问道:“灵灵喜欢什么房子建在哪里?偏僻一点还是热闹一点?”   本以为徐锐会做什么的谢灵没想到自己听见这种问题,她顾不上自己一瞬间的羞恼,好奇的开口:“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徐锐没有瞒着她,把今天分家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解释道:“我准备申请地基,早点把房子建起来,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喜欢什么地方。”   谢灵愣了一下,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里的感觉。   前世全国各地分布着她的房产,并不觉得那些家有什么区别,只是用来睡觉生活的地方罢了。   地段是最好的、装修是最高档的、配置也是顶级的,可是这一切不用她操心。生活助理就可以给她打理好一切。   而现在,就这么一句话竟然让她有些感触。   谢灵垂了眼睑,片刻后恢复平静,歪歪头,笑着开口说道:“当然是偏僻一点的,热闹的地方房屋多,能批下来的地基肯定不大。   我希望申请的地基大一点,然后有个非常大的院子,不仅能放下各种杂物,还能种几棵果树,比如苹果、桃子、李子都可以。”   谢灵越说越兴奋,谢家没有种果树,院子虽然大,但那是因为要圈自留地。她来了这里就吃过几个苹果,其它水果还没吃过。   不光营养问题,关键是她嘴馋了。本不是吃货的谢灵现在动不动就想琢磨点新鲜的吃食。   徐锐十分喜欢谢灵这样欢喜的样子,也不插嘴,一直听她说着。   “还有啊,建屋子的时候把窗户的地方留大点,既通风又明亮。就算没有玻璃,用油布也行。”   谢家现在的屋子就是窗户太小还太高,她知道那是因为冬天怕冷,但确实不怎么好,本来墙就不白,这样显得屋子更加阴暗了,有时候外面还没黑天,屋子里面就黑乎乎的了,她一点都不喜欢。   徐锐没有说话,只眼神专注地看着她,不时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厕所是最重要的,一定不要只拿木板将就,一定得拿砖头好好垒垒。”她每次上厕所都提心吊胆的,她有原主的习惯,知道不会掉下去,但心理上却克服不了,平时就连两个闺女她都不敢让两人独自上。   虽然两个闺女一点都不害怕。   谢灵提起房子简直有太多要说要吐槽的了,毕竟徐锐说的屋子将来她也要住。   不过,她的要求好像太多了,说了这么多,其实才刚开始,于是对徐锐说道:“我的要求好像太多了。”   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本来就是问你的意见的,这才一点点。如果你嫌说着累,可以记在纸上给我,咱们的家一定按你说的做。”   只要谢灵和他在一起,无论什么事,他都会依着她。   谢灵也不跟他客气,笑着点点头:“离建房子还有一段时间,反正也不着急,让我好好想想,一起写在纸上。”说到这儿,谢灵瞥他一眼,眼睛越发灵动,笑的像只偷腥的小狐狸:“到时候可别怨我啰嗦。”   徐锐捏捏她的手,“不会的,不过”随即,徐锐的嘴唇靠近她的耳朵,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只有一点得听我的,结了婚,婚房只有你我,没有其他人。”   这话的意思她懂,是不想让两个闺女跟他们一个屋里睡。   她闻言有些羞恼,又被他喷在耳朵上温热的呼吸弄得一颤。   这人当真可恶,学坏了,竟然往她耳朵里吹气。   “这个我得考虑考虑。”为了泄愤,她故意这么说道。 第39ç«  学校事   长县高中   高二年级正在进行期中考试, 四十个学生安静的坐在座位上考试。   讲台上, 监考老师坐在讲桌前做卷子,也没看下面的学生,大约是觉得没人抄的缘故。   不过, 也确实是这样。该认真做卷子的头也不抬, 不会的则是直接坐在座位上睡觉或者玩自己的, 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成绩如何, 有的连名字都不写。卷子空白,比他们的脸还干净。   教室内,可以说是一片和谐。   突然,一阵闹声传来, 接着就是一大串脚步声, 像是一群人往这边走来, 随即教室的木门被推开。   推的力度很大,一点不像学校巡查的老师, 反而像是来找茬的。   教室里的众人皆被惊了一下, 然后往门口看去。   只见为首的是个年轻女孩儿, 齐耳短发的刘胡兰头,穿着一身青年军装, 身材娇小,不过气势倒是十足。   “王青诬陷革命小将,断绝革命小将生活来源,我们今天要对他进行审理。”女孩儿声音洪亮,语气十分严厉, 后面跟着几个明显比她成熟大不少的同样穿着军装的男女同志。   教室里正在考试的学生包括监考老师表现的十分震惊,这女孩儿大家都认识,不就是一个多月前被□□带走的沈宝珍吗?   她这是被放出来了,还要带走班上的另一个同学?   “艹,你说老子诬陷革命小将,你给老子指指,老子诬陷哪个了?”王青是班上有名的差生,每次考个位数都得看他心情。   今天考试,本来是非常无聊的,没想到竟然有人闯进来,一看就是来找茬的。   本想看看戏,说不定还能趁手捞一把。   可没想到看戏看到他自己头上,还是来找他的。   再仔细一看那女人,不就是之前让□□带走的沈宝珍吗?   头发剪短了,也不穿裙子了,变化太大,一开始都差点没认出来。   以前这女人穿得好,吃得好,傲气得跟,还一直对他爱搭不理,不就是看不上他这个差生嘛。结果最后还不是被他给告了。   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出来的,但王青也不怕她,直接怼过去,语气嚣张,态度轻蔑,显然不把他们当回事。   这回沈宝珍没说话,倒是离她最近的男同志开口了,态度不比王青好到哪里去,但言语比王青正派得多。他个子不高,长的憨厚,一脸义正言辞地说道:“沈宝珍同志是我的未婚妻,革命家庭出身,你这位小同志却诬陷她搞资本主义派头,不知道是不是阴谋,所以今天就是要把你带走进行审理。”   一边说着,向其他几人点头示意。   接着,在王青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两人抓住。   “我是中学zf兵团的人,你们搞什么鬼,竟然敢抓老子。”   王青激烈的挣扎,脸色狰狞,冲着几人大喊大叫。   自称沈宝珍未婚夫的男人轻蔑一笑,王青这种人这种话也只 ¡¾ÔĶÁÈ«ÎÄ¡¿
×÷ÕߣºÅ˱¾Ôª |2019-11-18 | ÔĶÁ(482) | ÆÀÂÛ(601)
人同时低着头吃饭。   李荷花和刘秋苗以为两小年轻是害羞了,也没问,只是对视一眼,笑开了。   “咱们就定好了,明年十月份两个人结婚,至于具体是哪一天,我们在好好商量。”这个时间是谢灵和李荷花说的,李荷花当时一听这个时间,就知道谢灵是想等她爹娘一周年后再结婚。   按照这里的风俗,爹娘过世,闺女一个月不办喜事,三个月不穿红衣红鞋,六个月不穿红袜不戴红帽。   但既然是谢灵的一番孝心,李荷花倒是觉得这样好极了。要是亲家不乐意,她真该考虑一下这亲结的是否值得了。   虽然她只是谢灵的堂婶婶,但也是真心实意地为谢灵考虑,想让她嫁个好人家。   不过,刘秋苗可没有觉得不妥,虽说她喜欢谢灵这姑娘,觉得儿子早点娶回来挺好的。   但人姑娘想为爹娘守住一年孝,可见这姑娘是个有孝心的。   而且,谢灵年纪小小,家里就没有长辈亲人,独立抚养两个外甥女。   而这姑娘还是一脸和气、大方稳重的样子,她便有些心疼。   “不着急,不着急,今天定了亲,灵灵啊,就是我媳妇了。不管等多久,我都是乐意的。”刘秋苗笑着说道。   随即,又看向谢灵身边的两个闺女,露出和蔼的笑容,笑着对两人招呼道:“这是秋阳秋月吧,过来奶奶这儿,让奶奶看看。”   秋阳秋月年纪小,不懂这场面意味着什么。见奶奶在叫她们,她们看向谢灵,谢灵摸摸她们的头,说了声:“去吧。”   她们也不胆怯,大方乖巧的走到刘秋苗面前,同时开口说道:“奶奶好。”   两人穿的干净整齐,样子乖巧可爱,虽然不是自家的,但刘秋苗也是喜欢极了:“唉,你们好。”然后递给两人一人一个红包。   秋阳秋月没有立刻接,而是先看看谢灵,见谢灵点头才接过刘秋苗手里的红包。然后有礼貌的说道:“谢谢奶奶。”   这两个孩子是个懂事的,看来这谢灵这闺女教的好啊!   刘秋苗不禁点点头,看向两人的目光更加和善。   李荷花在一旁看着这和谐的一幕,心里算是真正松口气,今天这事情是真成了。   下午三点不留客。   定亲进行的十分顺利,刘秋苗三人在谢灵家坐到两点半就回家去了。   晚上,徐家堂屋   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的椅子上。   徐解放四个兄弟、三个媳妇,并着孩子们都坐在板凳上。   徐长喜看看四个儿子,沉默片刻开口说道:“今天叫你们聚在一起,是为了分家的事情。”   众人闻言不禁震惊,分家?谁分?难道是他们家?   刘秋苗首先被老伴的话给惊着了,语气激烈的说道:“徐老头,你在说什么,咱们家怎么要分家了。”   一边说着,眼睛瞪着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她咋不知道徐家要分家呢?这么大的事都没和她商量就说出来,她可不同意分家。   徐长喜平时尊重老妻的意见,但这会儿却是不理她,再次开口:“就是咱们家要分,今天先和你们说说,等明天咱们请队长来咱俩做个见证,然后就正式分家。”   还真是个不定时炸弹,炸的众人愣住了,他们面对这个消息没有丝毫准备。   徐解放作为老大站起来反对道:“爹,咱们一家人好好的怎么弄分家了。我们兄弟几个哪里做的不好,您说,我们改。”   徐解放性子沉稳忠厚,一贯让着弟弟,孝顺爹娘,所以面对要分家一个消息,他有些不能接受。   徐解军和徐文也是一脸震惊,徐锐还是面无表情。   而三个儿媳妇,她们心里也十分复杂。   做媳妇的谁不想过自己的小日子?   不过,徐家几个兄弟感情不错,婆婆刘秋苗不是个刻薄的,公公虽有威严但也明事理,所以一家子虽有摩擦但也处的十分不错。   而且,刘秋苗和徐长喜都是五十岁左右,年龄还不大。   几个儿媳妇从来没想过能这么早分家。   徐长喜表情严肃,不管儿子媳妇是什么表情,开口说道:“今天不是来和你们商量的,分家这个事情我已经决定了,你们谁也别说。”   说罢,语气温和起来:“你们兄弟几个都是好的,就算分家了你们也还是亲兄弟,还得互相帮持。分家是想让你们过的更好,至于我和你们娘,我们两老人过自己的,平时你们多来看看我们,给我们带着吃的吃饭孝敬就行。”   这温情的一段话,还没等兄弟几个表示感动。   一旁的刘秋苗就开始捂着嘴小声抽泣,一边哭一边说着:“现在大家都不把我这个老婆子放在眼里了,我一天给他们吃给她们喝,都想撇开我单过。老头子也不想让儿子们孝敬我,我真是惨啊”   屋子里的众人瞬间沉默,然后看向徐长喜。   放以前,看到她们娘这么伤心,儿子儿媳妇还会心疼她们娘,都怪他们不好,把娘弄哭了,然后什么都答应说着娘。   可是现在   徐解放挠挠头,眼神示意他爹,意思是爹你惹的祸,你来哄娘。   徐长喜瞪了下面装鹌鹑的几个不孝子,然后咳嗽一声,硬声说道:“老婆子,你也别哭了,今天这事没有改变这一说。”   刘秋苗听他这么一说,不禁一哽,哭的更加委屈:“那你也得和我商量商量啊!我给你徐家做牛做马,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这话说得徐长喜一呛,还做牛做马,看她那样儿,他敢使唤她吗?   不过,语气到底和缓了许多,说道:“我要是和你说,你能同意吗?说不定今天,咱们徐家人都来不全,你都能把咱家儿子儿媳给赶到亲家家里。”   刘秋苗被他说中了心事,干脆耍起赖皮:“反正我不管,我不同意。”   一大把年纪了,在晚辈面前耍赖像什么样?徐长喜咳嗽一声:“一会儿到屋里,我给你好好说说,总之这家是分定了。”   说罢,不理会众人,直接往屋里走去。刘秋苗看看老头子,一咬牙跟着他回屋,看他到底能说出个什么理由。   长辈走了,剩下几个儿子儿媳妇也散去。   几个儿媳妇各有心事,反而没什么说头。   而几个兄弟却是来到院里,聚在一起。   徐文最藏不住话,首先憋不住开口:“你说咱爹是发啥癔症了,好好的分家干嘛?”   徐解放拿手敲他的脑壳:“怎么说话呢,那是咱爹,还发癔症?咱爹做什么都是有原因的。”   “那你说说因为啥子?”   徐解放还没说话,徐锐开口了:“因为你笨。”   徐文最不喜欢别人说他笨,尤其是老四这家伙,反驳道:“徐锐,你竟然敢说你三哥笨。你知道什么叫弟弟吗,当弟弟意味着要尊敬兄长,崇拜兄长”   徐解放见不得他耍宝,直接一锤子,打在他背上,让他闭嘴。   “喂,大哥,你作为兄长应该爱护弟弟,怎么能对我这么残暴。”徐文捂着胸口,仿佛伤心极了。   徐解放瞥他一眼,要不是他锤了他一下,估计等他的就是锐子的手掌了。   平时还说自己聪明,就看这眼力劲儿,还没见过这么笨的呢!   一边,徐锐懒得搭理这个早他几分钟出生的垃圾兄长,面无表情的开口:“以后分家了,照样是兄弟。以后有啥事,该尽力的我一定尽力。”   这话的意思是已经接受了分家这个事实。   徐解放表情有些复杂,但还是点点头。徐解军平时比徐文更贼,这会儿却罕见的沉默,片刻,他抬起头说道:“以后咱还是兄弟,有啥事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没啥本事,但也有一把子力气。”   徐家四个兄弟,徐解放老大,今年二十六岁。徐解军老二,二十四岁。徐文和徐锐是双胞胎,今年二十岁。   兄弟几四个中,徐解放脾气最好,作为大哥比较照顾下面的弟弟。   不过,比起徐文徐锐,和徐解军的关系更加亲近。徐文性子活,是左右逢源。   徐锐性子最孤,也是兄弟中最冷淡的一个。   小时候,四个兄弟还没有长大,就刘秋苗和徐长喜两个人上工,既要养活四个兄弟,还得照顾爹和大哥的儿子。   所以家里条件艰苦,徐解放几个都吃不饱饭,更不用说徐锐这个天生大肚量的。   徐锐小时候还跟他娘委屈说自己吃不饱,可是刘秋苗也没有办法,家里儿子多,粮食就那么些,不能紧着小儿子一个人吃。   而且,当时刘秋苗也有些不相信小儿子的饭量竟然比大他四岁的二儿子还要大。 第36ç«  他独的很   人的性格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形成的, 徐锐同样如此。   自从徐锐发现跟娘说了不顶用后, 他就不再开口表达,也不再露出委屈的表情了。   人慢慢变得孤僻起来。   后来慢慢长大,他的劲儿很大, 比同龄人甚至他二哥的都要大, 他就开始慢慢自己进山里树林里找吃的。   由小时候的蘑菇野菜到长大以后的野鸡野鸭。   懂事后, 也学会给家里人带一些, 但更多的还是仅仅足够他自己填饱肚子。   徐锐的胆子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练出来的。   十五六的时候,三年灾荒,山脚树林里的吃的甚至野菜根都被大家挖光了。   徐锐一个人进了深山,他胆子大, 力气大, 正是锐气十足的年纪, 没想过任何后果,就那样进了猎人都不敢独自去的深山。   他遇到过不少危险, 但都被他巧妙的避过, 有些是因为幸运, 有些则是因为徐锐的实力。   他的一手掩藏气息的技巧就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   年少时,独自烤着食物的徐锐是孤单的, 也是最自在的。   而现在的徐锐,有被时间雕刻的冰冷,更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稳重。   徐长喜坐在堂屋的大方桌前,打量自己的小儿子,叹了口气道:“前几年是我们忽略你了。”   徐锐坐姿□□, 面对自己的父亲,他虽然面无表情,但还是可以看出他的神色是放松的。   他说道:“那个时候很艰难,你和娘对我很好。”是我自己的问题。   徐锐觉得自己从小天生情绪淡薄,哪怕面对爹娘也是如此,他对什么都淡淡的。   所以,从不觉得是他们忽略了自己,反而是他自己有信外。   以前他没觉得,可后来在多次生死徘徊间,他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问题。   徐长喜摇摇头,他这辈子上孝爹娘,下对得起妻子,孩子也是一视同仁。   可却在最后为了别人而委屈了自己的儿子。一眨眼,四年过去,孩子回来了,也稳重不少。   作为父亲,他既骄傲又愧疚,可是孩子都是娶媳妇的年纪了,有些事情该说开了:“四年前,本来是你堂哥去当兵的,结果我让你去了。不知道你怨我不?”   问了一句,也没等徐锐回答,继续说道:“那个时候你才十六岁,你娘哭着不让你走,我就舍得了?”   当时的事情,徐长喜还记在脑海里,怕是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徐长喜大哥徐长南早早的牺牲在战场上,他嫂子病重听了这个消息也一时想不开慢慢去了。   最后,他大哥就留下十二岁的儿子徐解刚和一封遗书。   遗书里说道:让他儿子完成自己的遗志,当个优秀的解放军战士,保家卫国,希望自己儿子比他更加出色。   徐长喜父亲徐满仓平时最骄傲的就是两个儿子,大儿子是解放军战士,在外保家卫国。小儿子勤劳能干,在家孝敬长辈。   可没想到大儿子就这么去了,然后把儿子留下来的唯一一根独苗苗宠上了天。   四年前征兵,徐长喜父亲想着孙子有了家庭有了后代,可以去完成他父亲的遗志了,就让徐解刚报名当兵。   没想到的是徐解刚临阵脱逃,没有半分他父亲的刚毅果敢,反而被娇惯得自私又胆小。害怕自己也像父亲那样牺牲,就求徐长喜别让他去当兵。   徐长喜知道自己的父亲不会允许,果然徐满仓没有答应,他最骄傲的儿子去世了,而徐解刚当兵那是他儿子留下来的遗志,怎么能不去?   再说,徐满仓哪真舍得所以牺牲,那个时候他专门向儿子生前的战友打听过。现在的国家已经慢慢恢复和平,并没有什么战争爆发。   可徐解刚被爷爷惯坏了,他哪想去受苦?就拖着徐锐去报了名,报的是徐锐的名字。   而当时按理说一家只能报一个,当时他们的户口可是上在一起的。   报名时徐锐的户口本是徐长喜给侄子的,也是他默许的。   当时,徐满仓知道后就后悔了,后悔自己惯坏了大孙子,觉得对不起大儿子。可是事情已经成了这样,他不等改变结果,但到底对所以失望了。   而徐锐对于那件事情并没有他们想的那般在意。   他不愿意的事情没人能强迫或者欺骗得了他,当时他那堂哥脸上的表情太假,他当然知道是在骗他报名。   可他还是愿意的,因为他听说部队管饭,每个人都能吃饱。   所以,他是愿意去的。   当时,他觉得爹默许他们这么做是因为不想徐解刚受苦,可是现在,他说道:“爹想让我吃饱饭,不想让我去山里冒险。”   徐长喜欣慰的点点头,笑着说道:“对啊,有这方面的原因。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见过你大伯的战友,他来看过你爷爷,也说了那时候的环境很安全,没有什么战争,所以我才放心你去的。”   他平时是偏疼大哥的儿子,但谁能不疼自己的儿子。人都是自私的,如果真的危险,他不会同意徐锐代替解刚入伍的。   这些话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他媳妇还有几个儿子都以为是自己太过偏心,那会儿还和他闹了好久的别扭,后来知道徐锐第一次来信才有所缓解。   可是他们都没想过,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再怎么心硬,再怎么偏心,也不能把自己儿子推出去。   唯有徐锐,徐长喜看着小儿子,心里越发的高兴,今天总算解了他的心结。   这么想着,他拿起桌上的酒杯,说道:“今儿爹高兴,咱们喝一杯。”   徐锐举起酒杯陪他爹喝。   徐长喜一杯一杯的喝下去,一边喝一边和儿子唠嗑。   “时间过得快啊,你这才刚回家,就定了亲,说话就要结婚了。这些年,你爹也没什么本事帮到你,都是你自己一步一步长成这样的,我其实是高兴的。”徐长喜平时为人强硬倔强,是个传统的父亲,不喜欢在儿子面前说软话。   今天晚上,可能是喝醉了,心里的话一秃噜的往外冒。   “今天,老婆子说我分家傻了,哼,我才不傻。你是我儿子,老子还能不知道你,就算我不说,你锐子也是准备说这事儿的。”   一边说,一边推推徐锐:“说,是不是?”   徐锐没有否认,尽管他爹喝迷糊了,也不准备糊弄他,说道:“我是准备和你们说分出去的。”   “我就知道你这小子,独的很,平时不和几个兄弟说话,嫂子也不接触,就一天天的工作干活。”   不过,你爹娘也不怪你,你性子就这样”   徐锐见徐长喜越说越激动,觉得他爹这酒是不能喝了。   于是,把徐长喜手中的酒杯放下,不管他爹怎么抗拒,直接扶起他往他屋里走。   他娘应该睡了,不能打扰,只能让他爹在他的屋里将就一晚。   徐锐习惯一个人睡觉,而现在,他爹呼哧呼哧的声音传来,让他有些难以入睡。   想到谢灵,不知道她睡了没有?睡之前想过他没有?睡得安稳不?      一想起谢灵,徐锐脑子里便有一大堆关于她和他的事情,这一点都不像他,可是他甘之若饴。   有一句话他爹说的不对,他独的很,除了对谢灵。   一边,刘秋苗并没有入睡,而是一直在想老头子的话。   几个儿子大了,有媳妇有孩子了,他们一个个都想经营自己的小家。   现在看着是和睦,但是等小儿子也娶妻了,孙子们长大了,就不能这么和稀泥了。   家里四兄弟,老大老二老三都是在队里上工,差距不大。   而老四却是在城里上班,一个月工资福利样样不少,光这不到两个月都往家里拿了不少东西了。   这些东西要说吃的最少的还是徐锐,短时间还行,可时间长了就算徐锐不计较,能保证几个儿子儿媳妇能守住本心,不把锐子带的东西当成理所当然?   没分家前,家里所有人的工资工分上交,锐子没娶妻时,你可以替他攒着娶媳妇用。   可说话锐子娶媳妇后呢!   锐子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拼来的,家里人没有帮过他一分忙,甚至花费的也是家里最少的。   所以,咱不能这么和稀泥似的搅在一起。趁家里人还和睦就分了。   几个儿子儿媳妇也不是那些个不孝敬长辈的人,咱们自己分出来,家里挨着,他们也会主动孝敬咱们。   再说,咱们自己有手有脚,不用他们也能养活的了自己。      刘秋苗想着老伴儿说的话,心里一阵复杂,她以前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被她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都是儿子,她就想着每个人都好好的,大家都在一起和睦相处。   锐子最争气,平时给家里带的东西最多,补贴家里,给孙子吃,也是好的。   可是徐长喜这么把话一摊,她知道是该分开了。   生产队大部分人不分家是因为大家虽然各有各的毛病,但都半斤八两。   而她们家,锐子确实比前面三个哥哥高好大一截。   想起老伴儿严肃的表情,刘秋苗知道:明天,这家是分定了。   老大屋子   王英正在衬炕,看了正在糊窗的丈夫一眼,仿佛不经意间问道:“咱明天真的要分家?三个弟弟也同意吗?”   徐解放点点头:“咱爹决定的事可没反悔过,这家肯定是要分的。刚才我和解军他们聊了聊,他们同意分家了。不过不管怎么样,以后都是兄弟,只是分了家又没断了联系。”   王英惊讶道:“四弟还没有结婚?他也同意?”   徐解放闻言有些复杂,说道:“今天还是四弟最先开口的,他当然同意了。至于婚事,他已经定下来,到时候彩礼钱肯定是要给锐子的。锐子这段时间给家里添了不少东西,这些就不说了。但他这几年邮回来的钱娘都给他攒着,也应该给他的,我们当哥的肯定不能占弟弟便宜。”   王英闻言眼里一暗,随即点点头,温和一笑,不再继续说话。 第37ç«  数学学渣   王晋军被徐解放请到徐家, 看着徐家一屋子的人, 他难得的有猩圈。   “长喜啊,你们这是真要分家了?”王晋军作为南理生产队的队长,素来公正严明, 给不少下家儿当过分家的见证人。可那些个分家的不是因为兄弟妯娌感情不和实在过不到一处儿, 就是家里老爹老娘去世了。   而这徐家, 儿子孝顺, 兄弟和睦,条件不差的,怎么也不像个分家的样子呀!   想到这儿,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徐长喜一眼。   “孩子们都长大也成人家了, 我和他娘也老了, 就想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今天请队长来, 就是给咱做个见证。”徐长喜把王晋军迎到他旁边的座位上,开口说着话。可能是因为昨天喝醉了的缘故, 嗓子有些哑, 脸色也不怎么好。   他想着, 人不服老不行啊,以前喝一大瓶烈酒照样神清气爽, 睡一觉啥事没有。可昨天晚上喝了一点米酒就醉成那样了,今天更是有些提不起劲儿来   一旁,刘秋苗神色不好,眼神冷冷的,这老头子当他还是小伙子, 竟然背着她把箱子里藏的酒全喝了,也不怕喝死他。   今天还和她耍滑头,说是锐子非要和他喝,他这话她都听的替他脸红。   老俩口脸色都不怎么好,王晋军看着误以为两人为分家的事情伤心呢!   可不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吗?唉,长喜这老家伙就是嘴硬心软。   本来想再劝劝老伙计,可还没等他说话,徐长喜就开口说道:“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就算今天分家了,也要记得你们是亲兄弟。你们老子还活着,有我在一天,谁要是不成好的,老子我照样打你们。”   说话间,向刘秋苗递过手去。   刘秋苗神色间虽有不舍,但到底给了丈夫账本。说是账本其实捡漏极了,就是一个用白线装娥来的黄色小本子。   徐长喜接过后也没看直接给了王晋军。   王晋军看着这意思就知道老伙计是下定决心分家了,心里叹口气,没再劝他。   他面容严肃的翻开本子,开始念起来:红薯:十袋玉米:五袋   小麦:两袋   大米:一袋   锅:两口      现钱:八百零一块五   五间小屋子,一间堂屋      生产队里装粮食都用的是自家编的草袋子,一个袋子大约能装50斤的粮食。   徐家徐长喜和几个儿子身体壮,干活勤快,就连几个儿媳也不拖后腿,工分挣得多,所以粮食这么多不足为奇。   不过这现钱倒是令王晋军十分震惊,现在一家能有个二三百就不错了,这徐家竟然有八百多。   这么多钱不可能是老大老二他们挣得,在地里刨食哪能攒下这么多。   随即,他看向站在一边面无表情的徐锐,也隐约有些理解老伙计为啥要分家了。   果然,就听徐长喜说道:“刚刚队长念的就是咱家的所有东西,这些东西到底怎么来的,你们娘都一笔一笔的记在本子上。   家里的粮食都是我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上工挣来的,而锐子刚回家,没有分过粮食,但他当兵四年给家里一共汇了六百多块钱,这挟大部分都被你们娘攒着。   房子是前两年刚翻修过的,当时锐子不在,没有出人力,但钱却是出的最多的。   这些你们可认?”   徐长喜一番话说的清清楚楚,大家也都有一笔账记在心里,知道他说的公正。   所以不管有什么小心思,明面上都点点头。   徐长喜心里满意,继续开口说道:“虽说你们娘今年没上过几次工,但却是为家里做饭、喂鸡、看孩子,也辛苦得很。   我虽是一把老骨头,但干活也不比你们兄弟几个差。   所以,我把家里的粮食分成四分,我们老两口一份,老大老二老三各一份。有剩余的零头,把零头给老四。你们觉得如何?”   这让几个兄弟不知道怎么开口,粮食确实没有徐锐的贡献,但作为兄弟也不能直接说出来,同意爹的分法。   公公没有要把粮食分给老四的意思,让下面三个儿媳妇松了口气。   尤其是老大媳妇王英,她不是抠门小气,只是小弟没有上工,把粮食分给他,那他们作为大哥大嫂肯定要更吃亏。而后面,听公公的意思肯定要把大部分钱给小弟。   她有两个儿子,得为自己的小家考虑,她家男人是个好兄长,她就得精打细算一些。   “没意见。”这时徐锐开口,让大家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徐长喜点点头,继续道:“房子正好五间,一家一间。堂屋还留着待客用。   除了锐子往家里汇的钱,剩下的二百块还是分成四份,我们老俩口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一份。   至于锐子虽然汇了六百块钱,他不在家没有开销,但也没有在家照顾父母,作为补偿,拿出一百一十块钱,我们老俩口五十,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二十。剩下的给锐子,当作他娶媳妇的钱。这个分法可有意见?”   按理说这个分法谁都说不出错来。   就连见证过无数次分家的王晋军也觉得这分得够公正。   几个兄弟同时点头,表明没有意见。   只有徐锐开口了:“爹,我那间屋子给家里几个孩子住吧!我另外起房子,在房子起好前,先住在那儿!”   他快要结婚了,虽然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他是不想委屈她的。   虽然给不了她最好的,最起码也要在结婚之前,起好新房子,给她一个宽敞舒适的家。   屋里的人听到他这么说就是一愣,起房子可需要不少钱,不说材料问题,光吃吃喝喝就得花费不少。   就算他这次分的多,可是他还要买粮食,以后还有置办彩礼、结婚一大堆事等着他呢!   锐子不会是长期在部队待着,对外面的事糊涂了吧。   徐长喜闻言也是眉头一皱:“你考虑好了,盖房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徐锐点头,这事他早有成算,至于花费方面虽然没有仔细打听过。   但他现在手里的钱是肯定够的。   在部队四年,徐锐的职位越来越高,工资也越来越多,那挟一般都是自己留一半,给他娘汇一半。   他没有什么开销,基本都存着。   然后是今年当兵转业的转业费也有一千块钱。   不用说盖一座房子,就是盖两座也是够够的。   不过,徐锐也不会说出具体有多少钱,只是开口道:“这几年我攒了点,应该是够的。”   徐长喜听了这句话点点头就没再问了,他自个心里有数就成。   这家分到这儿,算是定了下来。   王晋军拿出笔在白纸上写下一段话,大意是:十一月十四号,徐长喜一家分家,财产公平分配   然后,徐长喜和徐解放四个兄弟分别摁上自己的手印子。   王晋军完成自己的使命也不打扰徐家的分家饭,没在徐家逗留,直接离开。   中午,刘秋苗带着几个儿媳妇,把平时舍不得吃的鸡蛋拿出来炒上。   再和面,扯了面条。锅里下上白生生的面条,放上野山菇,把鸡蛋卤进去,放上油和香葱。   一顿香喷喷的鸡蛋面就是徐家今天的午饭。   徐磊徐周还小啥也不懂,只高兴于能吃上这么香的面条。   抓着碗使劲儿往嘴里扒,尤其是徐磊,因为吃的急,动不动就往桌子上掉根面条,然后用筷子夹桌上的碎面条。   他没啥耐心,夹不起来的时候,干脆直接上手抓,吃得狼吞虎咽。   比起徐磊,徐周就显得温和多了,吃的小心翼翼。不过,他也怕面条掉出来,整个头都埋在碗里。   老三徐平还是三个月的奶娃娃,被他娘放在屋子里睡觉。   与小孩子的不谙世事,显然大人要复杂的多。   虽是难得的一顿好饭,但也吃的不是滋味。   吃完饭,上工的上工,干活的干活。   今天是礼拜天,徐锐不用上班,所以今天就他最闲。   不理会侄子吵着让他玩球的请求,直接骑上自行车去谢家沟。   谢家沟   谢灵正在教秋阳秋月功课。   之前谢灵在废品站淘过一次书,可惜没有看到过一年级的课本。   所以,她现在只能按照自己的方式,一点一点教她们。   秋阳秋月今年五岁,年纪还小,不过可能是因为谢灵经常给她们讲故事开阔视野的缘故。   两人的理解能力十分不错,对认字也十分感兴趣。   一天认五个字稳稳当当,明天还能记得。   不过,要说两人是语文上的学霸,那数学上就是名副其实的学渣。   “5+6等于几?”谢灵边说还边写在纸上给两人看。   “等于10。”秋阳磨磨噌噌,犹豫片刻,终于吐出来个数。   而秋月则是干脆不知道,眼神懵懵懂懂,活像刚睡醒似的。   虽然确实刚午睡过,只不过两人早被谢灵泡的酸甜红果茶给震醒。   谢灵听到答案,看看两个闺女,也挺无奈。俩人从一到一百认得清清楚楚。   遇到两个同样的数字相加,就算来个10+10,也能说出20来。   可到一个奇数一个偶数相加就卡壳了,秋阳蒙数字,秋月干脆不说话。   谢灵想想谢家的基因,谢静念过初中,没听过数学考个位数啊!而谢灵更是个理科生,数学最好。   难道是罗家那边的基因?   也不对,罗家那群人笨的很,哪能和秋阳秋月比。   两个孩子还是很聪明的,可能是年纪还小,罗辑思维能力还没有发育的缘故?   要不然,就是她教的太差?   谢灵面对两双懵懂无辜的眼睛,难得的有些心虚,她讲故事还行,可给小孩儿讲1+1,1+2等于几,这种问题,简直要了她的命。   1+1就是等于2,还要讲?这是谢灵心里最真诚的想法。   所以,面对两个闺女,她讲的真没有什么耐心。 第38ç«  我得考虑考虑   徐锐现在来谢家沟都是光明正大的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毕竟自己未婚妻是谢家沟人, 四舍五入他也算谢家沟的人了吧   他骑着自行车,也没有操小道,一路走来, 遇到不少人。   自行车可是这年代的稀罕物件, 看着了谁不多瞅两眼?连带着这骑车的人也被关注上了。   “这是东头谢灵定亲那个不是?”谢家沟生产队也就几十户人家, 谁家有个啥事, 一张嘴就能说得整个生产队都知道。   何况谢灵近来还是队里的风云人物,管着宣传队,把宣传队整的越来越好不说。就那养猪的法子还是她提出的,没见那三头猪比以往这个时候都要胖吗?   所以, 谢灵有个啥事, 大家非常关注。   “哎, 没看清,不过那身材像是南理徐家那个。谢灵那丫头和南理徐家定的亲, 听说那小伙子长的大高个, 还当过兵, 刚从部队上退下来。现在还是个吃商品粮的呢!这下,那谢灵可是有福气了。”这人显然是知道个中内情的。   “切, 就是在城里上班,连城里户口都没有,可没有供应粮。”   “那人家也比一般的庄稼汉子挣得多。你看人这不是自行车都有了。”   “谢灵自个就争气,找个好婆家是应该的。”      后头的议论,徐锐不清楚。   不过, 他对别人的视线最为敏感。感觉到好多人看他了,也不介意,他是谢灵的未婚夫这件事越多人知道越好。   徐锐外表严肃但是内心还是有一颗十分骚动的心。   徐锐到谢家的时候,谢灵正在教两个闺女数数,并且和个位数加减法死磕。   听到敲门声,她反而松口气,推开门就看见穿着一身军装的徐锐。   面上一阵欢喜,露出笑容,开口说道:“快进来吧!”   说话间又看他推着车,有墟怪:“你今儿不上班,怎么骑车来了?南理和谢家沟离得不远吧?”   徐锐有些语塞,他总不能说自己故意的吧!   好在,谢灵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其他想法,说罢又转开话题。   一边说着,两人进去堂屋。   堂屋里秋阳秋月正在写数字,见着徐锐,一点不像以前那么拘束了。   秋阳语气亲近的向他问好:“叔叔,你来了。”   秋月则把板凳让出来道:“叔叔坐这里。”   徐锐面对她们的热情,有校然,他以前这么招俩小孩儿待见的吗?   不过,脸上还是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看了一眼秋月让他坐得小凳子,说道:“你坐吧,叔叔不坐。”   一旁,谢灵微笑的看着这一幕,觉得自己没白说。不过,看出徐锐的紧张,到底替他解了围:“学了这么久该休息休息了,你们自己玩。小姨和叔叔说会话。”   秋阳秋月乖乖点头,各自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就着小方桌玩翻花绳。   这边,两人坐在一起聊起来。   “徐锐,你以前上小学的时候怎么学一年级加减法的?”谢灵自己小时候接受的是精英教育,从小学的太多,这种最基本的反而忘的干净。   但又不能敷衍孩子,就想问问徐锐以前怎么学的,给她来点借鉴。   徐锐九岁上的小学一年级,对此还记得清楚,想想开口说道:“那会儿老师让大家自己劈短木棒,然后一根一根数。”   那会儿徐锐的性子已经有冷冰冰的雏形,不过到底还小,爱和人争强好胜。   放学的时候,看其他人约定好等下一次上课就比谁的木棒多、谁的木棒整齐。   他虽然沉默着不说话,但到底放在了心上。   回到家放下书包,就一个人去山上撇了几十根木棒,还偷偷拿着家里的菜刀把一个个木棒切的整整齐齐。   结果,等他上课的时候,老师只让人拿出十根木棒,其它木棒根本没有用上。   徐锐失落的回到家,面临的就是他娘的一顿铁板肉,因为家里唯一的菜刀被他切木棒切钝了。   这种丢脸的事徐锐当然不能说出来。   木棒?她倒是用细柴火劈成一小节一小节让俩闺女数了,不过她看两人没多大兴趣。   难道是因为柴火太丑了?   不过,说出木头,谢灵倒是想起一样东西。她面上带着甜笑,眼睛放光的看着徐锐说道:“徐锐,你时间多吗?”   徐锐面对她的笑脸有些失神,然后不自觉的点点头。   谢灵见他点头,高兴的对他说道:“你坐在这儿等等,我去拿纸。”   谢灵进了睡觉的屋子,打开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一张白纸和一只铅笔。   回到堂屋,坐在桌子前开始画画,绘图并不复杂,只是一个由数字碎片组成的房屋。   画完后递给徐锐,开口说道:“这个能做出来吗?”谢灵画的缩小版屋子只是最简单的积木,除了要卡那块,其它地方十分简单,但手工确实非常复杂。   这种简单构造图,谢灵手到擒来,画的十分专业。徐锐一看就懂,虽然有些不太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但做起来应该不难,就是有些繁琐。于是,他点点头,说道:“我尽快做出来。”   虽然他答应的轻巧,但徐锐平日也要上班,谢灵也不忍心他太过辛苦,不过,“徐锐,咱们一起做吧,我也不着急用,等下个礼拜六礼拜天你拿着工具来我家,我给你帮忙,咱们两个一起做。”   谢灵觉得这个主意好极了,不仅能给两个闺女做个益智玩具,还能和徐锐相处。   至于时间肯定来得及,她也不急着用。至于教两个闺女数数,她寻思着弄几根整齐的木棒给她们。   之前也是她考虑不周,两个小女孩儿拿着碎柴火哪有兴趣数数?   徐锐听了眼里一亮,他一个人就能做,但是这样能和谢灵待在一起,确实好极了。   徐锐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脸上虽然没有笑容,但嘴角微张也显示了他的好心情。   谢灵看看他微红的耳朵,又是这样。每次情绪一激动,徐锐的耳朵就红了。   她捂嘴笑开,注视徐锐的眼睛越发的亮。   因为两个小孩儿在,两人不敢做过分的举动,但眼神却是越发的交缠。   徐锐握住谢灵的手,谢灵先是看看前面小方桌上翻花绳的两个孩子,见她们在玩自己的没有注意这边,她才放心的任他牵着。   徐锐牵着她的手安安分分,也没有再做其它,只是开口问道:“灵灵喜欢什么房子建在哪里?偏僻一点还是热闹一点?”   本以为徐锐会做什么的谢灵没想到自己听见这种问题,她顾不上自己一瞬间的羞恼,好奇的开口:“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徐锐没有瞒着她,把今天分家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解释道:“我准备申请地基,早点把房子建起来,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喜欢什么地方。”   谢灵愣了一下,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里的感觉。   前世全国各地分布着她的房产,并不觉得那些家有什么区别,只是用来睡觉生活的地方罢了。   地段是最好的、装修是最高档的、配置也是顶级的,可是这一切不用她操心。生活助理就可以给她打理好一切。   而现在,就这么一句话竟然让她有些感触。   谢灵垂了眼睑,片刻后恢复平静,歪歪头,笑着开口说道:“当然是偏僻一点的,热闹的地方房屋多,能批下来的地基肯定不大。   我希望申请的地基大一点,然后有个非常大的院子,不仅能放下各种杂物,还能种几棵果树,比如苹果、桃子、李子都可以。”   谢灵越说越兴奋,谢家没有种果树,院子虽然大,但那是因为要圈自留地。她来了这里就吃过几个苹果,其它水果还没吃过。   不光营养问题,关键是她嘴馋了。本不是吃货的谢灵现在动不动就想琢磨点新鲜的吃食。   徐锐十分喜欢谢灵这样欢喜的样子,也不插嘴,一直听她说着。   “还有啊,建屋子的时候把窗户的地方留大点,既通风又明亮。就算没有玻璃,用油布也行。”   谢家现在的屋子就是窗户太小还太高,她知道那是因为冬天怕冷,但确实不怎么好,本来墙就不白,这样显得屋子更加阴暗了,有时候外面还没黑天,屋子里面就黑乎乎的了,她一点都不喜欢。   徐锐没有说话,只眼神专注地看着她,不时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厕所是最重要的,一定不要只拿木板将就,一定得拿砖头好好垒垒。”她每次上厕所都提心吊胆的,她有原主的习惯,知道不会掉下去,但心理上却克服不了,平时就连两个闺女她都不敢让两人独自上。   虽然两个闺女一点都不害怕。   谢灵提起房子简直有太多要说要吐槽的了,毕竟徐锐说的屋子将来她也要住。   不过,她的要求好像太多了,说了这么多,其实才刚开始,于是对徐锐说道:“我的要求好像太多了。”   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本来就是问你的意见的,这才一点点。如果你嫌说着累,可以记在纸上给我,咱们的家一定按你说的做。”   只要谢灵和他在一起,无论什么事,他都会依着她。   谢灵也不跟他客气,笑着点点头:“离建房子还有一段时间,反正也不着急,让我好好想想,一起写在纸上。”说到这儿,谢灵瞥他一眼,眼睛越发灵动,笑的像只偷腥的小狐狸:“到时候可别怨我啰嗦。”   徐锐捏捏她的手,“不会的,不过”随即,徐锐的嘴唇靠近她的耳朵,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只有一点得听我的,结了婚,婚房只有你我,没有其他人。”   这话的意思她懂,是不想让两个闺女跟他们一个屋里睡。   她闻言有些羞恼,又被他喷在耳朵上温热的呼吸弄得一颤。   这人当真可恶,学坏了,竟然往她耳朵里吹气。   “这个我得考虑考虑。”为了泄愤,她故意这么说道。 第39ç«  学校事   长县高中   高二年级正在进行期中考试, 四十个学生安静的坐在座位上考试。   讲台上, 监考老师坐在讲桌前做卷子,也没看下面的学生,大约是觉得没人抄的缘故。   不过, 也确实是这样。该认真做卷子的头也不抬, 不会的则是直接坐在座位上睡觉或者玩自己的, 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成绩如何, 有的连名字都不写。卷子空白,比他们的脸还干净。   教室内,可以说是一片和谐。   突然,一阵闹声传来, 接着就是一大串脚步声, 像是一群人往这边走来, 随即教室的木门被推开。   推的力度很大,一点不像学校巡查的老师, 反而像是来找茬的。   教室里的众人皆被惊了一下, 然后往门口看去。   只见为首的是个年轻女孩儿, 齐耳短发的刘胡兰头,穿着一身青年军装, 身材娇小,不过气势倒是十足。   “王青诬陷革命小将,断绝革命小将生活来源,我们今天要对他进行审理。”女孩儿声音洪亮,语气十分严厉, 后面跟着几个明显比她成熟大不少的同样穿着军装的男女同志。   教室里正在考试的学生包括监考老师表现的十分震惊,这女孩儿大家都认识,不就是一个多月前被□□带走的沈宝珍吗?   她这是被放出来了,还要带走班上的另一个同学?   “艹,你说老子诬陷革命小将,你给老子指指,老子诬陷哪个了?”王青是班上有名的差生,每次考个位数都得看他心情。   今天考试,本来是非常无聊的,没想到竟然有人闯进来,一看就是来找茬的。   本想看看戏,说不定还能趁手捞一把。   可没想到看戏看到他自己头上,还是来找他的。   再仔细一看那女人,不就是之前让□□带走的沈宝珍吗?   头发剪短了,也不穿裙子了,变化太大,一开始都差点没认出来。   以前这女人穿得好,吃得好,傲气得跟,还一直对他爱搭不理,不就是看不上他这个差生嘛。结果最后还不是被他给告了。   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出来的,但王青也不怕她,直接怼过去,语气嚣张,态度轻蔑,显然不把他们当回事。   这回沈宝珍没说话,倒是离她最近的男同志开口了,态度不比王青好到哪里去,但言语比王青正派得多。他个子不高,长的憨厚,一脸义正言辞地说道:“沈宝珍同志是我的未婚妻,革命家庭出身,你这位小同志却诬陷她搞资本主义派头,不知道是不是阴谋,所以今天就是要把你带走进行审理。”   一边说着,向其他几人点头示意。   接着,在王青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两人抓住。   “我是中学zf兵团的人,你们搞什么鬼,竟然敢抓老子。”   王青激烈的挣扎,脸色狰狞,冲着几人大喊大叫。   自称沈宝珍未婚夫的男人轻蔑一笑,王青这种人这种话也只 ¡¾ÔĶÁÈ«ÎÄ¡¿
×÷ÕߣºÍõ¼Ò¶¬ |2019-11-18 | ÔĶÁ(661) | ÆÀÂÛ(523)
人同时低着头吃饭。   李荷花和刘秋苗以为两小年轻是害羞了,也没问,只是对视一眼,笑开了。   “咱们就定好了,明年十月份两个人结婚,至于具体是哪一天,我们在好好商量。”这个时间是谢灵和李荷花说的,李荷花当时一听这个时间,就知道谢灵是想等她爹娘一周年后再结婚。   按照这里的风俗,爹娘过世,闺女一个月不办喜事,三个月不穿红衣红鞋,六个月不穿红袜不戴红帽。   但既然是谢灵的一番孝心,李荷花倒是觉得这样好极了。要是亲家不乐意,她真该考虑一下这亲结的是否值得了。   虽然她只是谢灵的堂婶婶,但也是真心实意地为谢灵考虑,想让她嫁个好人家。   不过,刘秋苗可没有觉得不妥,虽说她喜欢谢灵这姑娘,觉得儿子早点娶回来挺好的。   但人姑娘想为爹娘守住一年孝,可见这姑娘是个有孝心的。   而且,谢灵年纪小小,家里就没有长辈亲人,独立抚养两个外甥女。   而这姑娘还是一脸和气、大方稳重的样子,她便有些心疼。   “不着急,不着急,今天定了亲,灵灵啊,就是我媳妇了。不管等多久,我都是乐意的。”刘秋苗笑着说道。   随即,又看向谢灵身边的两个闺女,露出和蔼的笑容,笑着对两人招呼道:“这是秋阳秋月吧,过来奶奶这儿,让奶奶看看。”   秋阳秋月年纪小,不懂这场面意味着什么。见奶奶在叫她们,她们看向谢灵,谢灵摸摸她们的头,说了声:“去吧。”   她们也不胆怯,大方乖巧的走到刘秋苗面前,同时开口说道:“奶奶好。”   两人穿的干净整齐,样子乖巧可爱,虽然不是自家的,但刘秋苗也是喜欢极了:“唉,你们好。”然后递给两人一人一个红包。   秋阳秋月没有立刻接,而是先看看谢灵,见谢灵点头才接过刘秋苗手里的红包。然后有礼貌的说道:“谢谢奶奶。”   这两个孩子是个懂事的,看来这谢灵这闺女教的好啊!   刘秋苗不禁点点头,看向两人的目光更加和善。   李荷花在一旁看着这和谐的一幕,心里算是真正松口气,今天这事情是真成了。   下午三点不留客。   定亲进行的十分顺利,刘秋苗三人在谢灵家坐到两点半就回家去了。   晚上,徐家堂屋   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的椅子上。   徐解放四个兄弟、三个媳妇,并着孩子们都坐在板凳上。   徐长喜看看四个儿子,沉默片刻开口说道:“今天叫你们聚在一起,是为了分家的事情。”   众人闻言不禁震惊,分家?谁分?难道是他们家?   刘秋苗首先被老伴的话给惊着了,语气激烈的说道:“徐老头,你在说什么,咱们家怎么要分家了。”   一边说着,眼睛瞪着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她咋不知道徐家要分家呢?这么大的事都没和她商量就说出来,她可不同意分家。   徐长喜平时尊重老妻的意见,但这会儿却是不理她,再次开口:“就是咱们家要分,今天先和你们说说,等明天咱们请队长来咱俩做个见证,然后就正式分家。”   还真是个不定时炸弹,炸的众人愣住了,他们面对这个消息没有丝毫准备。   徐解放作为老大站起来反对道:“爹,咱们一家人好好的怎么弄分家了。我们兄弟几个哪里做的不好,您说,我们改。”   徐解放性子沉稳忠厚,一贯让着弟弟,孝顺爹娘,所以面对要分家一个消息,他有些不能接受。   徐解军和徐文也是一脸震惊,徐锐还是面无表情。   而三个儿媳妇,她们心里也十分复杂。   做媳妇的谁不想过自己的小日子?   不过,徐家几个兄弟感情不错,婆婆刘秋苗不是个刻薄的,公公虽有威严但也明事理,所以一家子虽有摩擦但也处的十分不错。   而且,刘秋苗和徐长喜都是五十岁左右,年龄还不大。   几个儿媳妇从来没想过能这么早分家。   徐长喜表情严肃,不管儿子媳妇是什么表情,开口说道:“今天不是来和你们商量的,分家这个事情我已经决定了,你们谁也别说。”   说罢,语气温和起来:“你们兄弟几个都是好的,就算分家了你们也还是亲兄弟,还得互相帮持。分家是想让你们过的更好,至于我和你们娘,我们两老人过自己的,平时你们多来看看我们,给我们带着吃的吃饭孝敬就行。”   这温情的一段话,还没等兄弟几个表示感动。   一旁的刘秋苗就开始捂着嘴小声抽泣,一边哭一边说着:“现在大家都不把我这个老婆子放在眼里了,我一天给他们吃给她们喝,都想撇开我单过。老头子也不想让儿子们孝敬我,我真是惨啊”   屋子里的众人瞬间沉默,然后看向徐长喜。   放以前,看到她们娘这么伤心,儿子儿媳妇还会心疼她们娘,都怪他们不好,把娘弄哭了,然后什么都答应说着娘。   可是现在   徐解放挠挠头,眼神示意他爹,意思是爹你惹的祸,你来哄娘。   徐长喜瞪了下面装鹌鹑的几个不孝子,然后咳嗽一声,硬声说道:“老婆子,你也别哭了,今天这事没有改变这一说。”   刘秋苗听他这么一说,不禁一哽,哭的更加委屈:“那你也得和我商量商量啊!我给你徐家做牛做马,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这话说得徐长喜一呛,还做牛做马,看她那样儿,他敢使唤她吗?   不过,语气到底和缓了许多,说道:“我要是和你说,你能同意吗?说不定今天,咱们徐家人都来不全,你都能把咱家儿子儿媳给赶到亲家家里。”   刘秋苗被他说中了心事,干脆耍起赖皮:“反正我不管,我不同意。”   一大把年纪了,在晚辈面前耍赖像什么样?徐长喜咳嗽一声:“一会儿到屋里,我给你好好说说,总之这家是分定了。”   说罢,不理会众人,直接往屋里走去。刘秋苗看看老头子,一咬牙跟着他回屋,看他到底能说出个什么理由。   长辈走了,剩下几个儿子儿媳妇也散去。   几个儿媳妇各有心事,反而没什么说头。   而几个兄弟却是来到院里,聚在一起。   徐文最藏不住话,首先憋不住开口:“你说咱爹是发啥癔症了,好好的分家干嘛?”   徐解放拿手敲他的脑壳:“怎么说话呢,那是咱爹,还发癔症?咱爹做什么都是有原因的。”   “那你说说因为啥子?”   徐解放还没说话,徐锐开口了:“因为你笨。”   徐文最不喜欢别人说他笨,尤其是老四这家伙,反驳道:“徐锐,你竟然敢说你三哥笨。你知道什么叫弟弟吗,当弟弟意味着要尊敬兄长,崇拜兄长”   徐解放见不得他耍宝,直接一锤子,打在他背上,让他闭嘴。   “喂,大哥,你作为兄长应该爱护弟弟,怎么能对我这么残暴。”徐文捂着胸口,仿佛伤心极了。   徐解放瞥他一眼,要不是他锤了他一下,估计等他的就是锐子的手掌了。   平时还说自己聪明,就看这眼力劲儿,还没见过这么笨的呢!   一边,徐锐懒得搭理这个早他几分钟出生的垃圾兄长,面无表情的开口:“以后分家了,照样是兄弟。以后有啥事,该尽力的我一定尽力。”   这话的意思是已经接受了分家这个事实。   徐解放表情有些复杂,但还是点点头。徐解军平时比徐文更贼,这会儿却罕见的沉默,片刻,他抬起头说道:“以后咱还是兄弟,有啥事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没啥本事,但也有一把子力气。”   徐家四个兄弟,徐解放老大,今年二十六岁。徐解军老二,二十四岁。徐文和徐锐是双胞胎,今年二十岁。   兄弟几四个中,徐解放脾气最好,作为大哥比较照顾下面的弟弟。   不过,比起徐文徐锐,和徐解军的关系更加亲近。徐文性子活,是左右逢源。   徐锐性子最孤,也是兄弟中最冷淡的一个。   小时候,四个兄弟还没有长大,就刘秋苗和徐长喜两个人上工,既要养活四个兄弟,还得照顾爹和大哥的儿子。   所以家里条件艰苦,徐解放几个都吃不饱饭,更不用说徐锐这个天生大肚量的。   徐锐小时候还跟他娘委屈说自己吃不饱,可是刘秋苗也没有办法,家里儿子多,粮食就那么些,不能紧着小儿子一个人吃。   而且,当时刘秋苗也有些不相信小儿子的饭量竟然比大他四岁的二儿子还要大。 第36ç«  他独的很   人的性格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形成的, 徐锐同样如此。   自从徐锐发现跟娘说了不顶用后, 他就不再开口表达,也不再露出委屈的表情了。   人慢慢变得孤僻起来。   后来慢慢长大,他的劲儿很大, 比同龄人甚至他二哥的都要大, 他就开始慢慢自己进山里树林里找吃的。   由小时候的蘑菇野菜到长大以后的野鸡野鸭。   懂事后, 也学会给家里人带一些, 但更多的还是仅仅足够他自己填饱肚子。   徐锐的胆子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练出来的。   十五六的时候,三年灾荒,山脚树林里的吃的甚至野菜根都被大家挖光了。   徐锐一个人进了深山,他胆子大, 力气大, 正是锐气十足的年纪, 没想过任何后果,就那样进了猎人都不敢独自去的深山。   他遇到过不少危险, 但都被他巧妙的避过, 有些是因为幸运, 有些则是因为徐锐的实力。   他的一手掩藏气息的技巧就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   年少时,独自烤着食物的徐锐是孤单的, 也是最自在的。   而现在的徐锐,有被时间雕刻的冰冷,更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稳重。   徐长喜坐在堂屋的大方桌前,打量自己的小儿子,叹了口气道:“前几年是我们忽略你了。”   徐锐坐姿□□, 面对自己的父亲,他虽然面无表情,但还是可以看出他的神色是放松的。   他说道:“那个时候很艰难,你和娘对我很好。”是我自己的问题。   徐锐觉得自己从小天生情绪淡薄,哪怕面对爹娘也是如此,他对什么都淡淡的。   所以,从不觉得是他们忽略了自己,反而是他自己有信外。   以前他没觉得,可后来在多次生死徘徊间,他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问题。   徐长喜摇摇头,他这辈子上孝爹娘,下对得起妻子,孩子也是一视同仁。   可却在最后为了别人而委屈了自己的儿子。一眨眼,四年过去,孩子回来了,也稳重不少。   作为父亲,他既骄傲又愧疚,可是孩子都是娶媳妇的年纪了,有些事情该说开了:“四年前,本来是你堂哥去当兵的,结果我让你去了。不知道你怨我不?”   问了一句,也没等徐锐回答,继续说道:“那个时候你才十六岁,你娘哭着不让你走,我就舍得了?”   当时的事情,徐长喜还记在脑海里,怕是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徐长喜大哥徐长南早早的牺牲在战场上,他嫂子病重听了这个消息也一时想不开慢慢去了。   最后,他大哥就留下十二岁的儿子徐解刚和一封遗书。   遗书里说道:让他儿子完成自己的遗志,当个优秀的解放军战士,保家卫国,希望自己儿子比他更加出色。   徐长喜父亲徐满仓平时最骄傲的就是两个儿子,大儿子是解放军战士,在外保家卫国。小儿子勤劳能干,在家孝敬长辈。   可没想到大儿子就这么去了,然后把儿子留下来的唯一一根独苗苗宠上了天。   四年前征兵,徐长喜父亲想着孙子有了家庭有了后代,可以去完成他父亲的遗志了,就让徐解刚报名当兵。   没想到的是徐解刚临阵脱逃,没有半分他父亲的刚毅果敢,反而被娇惯得自私又胆小。害怕自己也像父亲那样牺牲,就求徐长喜别让他去当兵。   徐长喜知道自己的父亲不会允许,果然徐满仓没有答应,他最骄傲的儿子去世了,而徐解刚当兵那是他儿子留下来的遗志,怎么能不去?   再说,徐满仓哪真舍得所以牺牲,那个时候他专门向儿子生前的战友打听过。现在的国家已经慢慢恢复和平,并没有什么战争爆发。   可徐解刚被爷爷惯坏了,他哪想去受苦?就拖着徐锐去报了名,报的是徐锐的名字。   而当时按理说一家只能报一个,当时他们的户口可是上在一起的。   报名时徐锐的户口本是徐长喜给侄子的,也是他默许的。   当时,徐满仓知道后就后悔了,后悔自己惯坏了大孙子,觉得对不起大儿子。可是事情已经成了这样,他不等改变结果,但到底对所以失望了。   而徐锐对于那件事情并没有他们想的那般在意。   他不愿意的事情没人能强迫或者欺骗得了他,当时他那堂哥脸上的表情太假,他当然知道是在骗他报名。   可他还是愿意的,因为他听说部队管饭,每个人都能吃饱。   所以,他是愿意去的。   当时,他觉得爹默许他们这么做是因为不想徐解刚受苦,可是现在,他说道:“爹想让我吃饱饭,不想让我去山里冒险。”   徐长喜欣慰的点点头,笑着说道:“对啊,有这方面的原因。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见过你大伯的战友,他来看过你爷爷,也说了那时候的环境很安全,没有什么战争,所以我才放心你去的。”   他平时是偏疼大哥的儿子,但谁能不疼自己的儿子。人都是自私的,如果真的危险,他不会同意徐锐代替解刚入伍的。   这些话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他媳妇还有几个儿子都以为是自己太过偏心,那会儿还和他闹了好久的别扭,后来知道徐锐第一次来信才有所缓解。   可是他们都没想过,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再怎么心硬,再怎么偏心,也不能把自己儿子推出去。   唯有徐锐,徐长喜看着小儿子,心里越发的高兴,今天总算解了他的心结。   这么想着,他拿起桌上的酒杯,说道:“今儿爹高兴,咱们喝一杯。”   徐锐举起酒杯陪他爹喝。   徐长喜一杯一杯的喝下去,一边喝一边和儿子唠嗑。   “时间过得快啊,你这才刚回家,就定了亲,说话就要结婚了。这些年,你爹也没什么本事帮到你,都是你自己一步一步长成这样的,我其实是高兴的。”徐长喜平时为人强硬倔强,是个传统的父亲,不喜欢在儿子面前说软话。   今天晚上,可能是喝醉了,心里的话一秃噜的往外冒。   “今天,老婆子说我分家傻了,哼,我才不傻。你是我儿子,老子还能不知道你,就算我不说,你锐子也是准备说这事儿的。”   一边说,一边推推徐锐:“说,是不是?”   徐锐没有否认,尽管他爹喝迷糊了,也不准备糊弄他,说道:“我是准备和你们说分出去的。”   “我就知道你这小子,独的很,平时不和几个兄弟说话,嫂子也不接触,就一天天的工作干活。”   不过,你爹娘也不怪你,你性子就这样”   徐锐见徐长喜越说越激动,觉得他爹这酒是不能喝了。   于是,把徐长喜手中的酒杯放下,不管他爹怎么抗拒,直接扶起他往他屋里走。   他娘应该睡了,不能打扰,只能让他爹在他的屋里将就一晚。   徐锐习惯一个人睡觉,而现在,他爹呼哧呼哧的声音传来,让他有些难以入睡。   想到谢灵,不知道她睡了没有?睡之前想过他没有?睡得安稳不?      一想起谢灵,徐锐脑子里便有一大堆关于她和他的事情,这一点都不像他,可是他甘之若饴。   有一句话他爹说的不对,他独的很,除了对谢灵。   一边,刘秋苗并没有入睡,而是一直在想老头子的话。   几个儿子大了,有媳妇有孩子了,他们一个个都想经营自己的小家。   现在看着是和睦,但是等小儿子也娶妻了,孙子们长大了,就不能这么和稀泥了。   家里四兄弟,老大老二老三都是在队里上工,差距不大。   而老四却是在城里上班,一个月工资福利样样不少,光这不到两个月都往家里拿了不少东西了。   这些东西要说吃的最少的还是徐锐,短时间还行,可时间长了就算徐锐不计较,能保证几个儿子儿媳妇能守住本心,不把锐子带的东西当成理所当然?   没分家前,家里所有人的工资工分上交,锐子没娶妻时,你可以替他攒着娶媳妇用。   可说话锐子娶媳妇后呢!   锐子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拼来的,家里人没有帮过他一分忙,甚至花费的也是家里最少的。   所以,咱不能这么和稀泥似的搅在一起。趁家里人还和睦就分了。   几个儿子儿媳妇也不是那些个不孝敬长辈的人,咱们自己分出来,家里挨着,他们也会主动孝敬咱们。   再说,咱们自己有手有脚,不用他们也能养活的了自己。      刘秋苗想着老伴儿说的话,心里一阵复杂,她以前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被她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都是儿子,她就想着每个人都好好的,大家都在一起和睦相处。   锐子最争气,平时给家里带的东西最多,补贴家里,给孙子吃,也是好的。   可是徐长喜这么把话一摊,她知道是该分开了。   生产队大部分人不分家是因为大家虽然各有各的毛病,但都半斤八两。   而她们家,锐子确实比前面三个哥哥高好大一截。   想起老伴儿严肃的表情,刘秋苗知道:明天,这家是分定了。   老大屋子   王英正在衬炕,看了正在糊窗的丈夫一眼,仿佛不经意间问道:“咱明天真的要分家?三个弟弟也同意吗?”   徐解放点点头:“咱爹决定的事可没反悔过,这家肯定是要分的。刚才我和解军他们聊了聊,他们同意分家了。不过不管怎么样,以后都是兄弟,只是分了家又没断了联系。”   王英惊讶道:“四弟还没有结婚?他也同意?”   徐解放闻言有些复杂,说道:“今天还是四弟最先开口的,他当然同意了。至于婚事,他已经定下来,到时候彩礼钱肯定是要给锐子的。锐子这段时间给家里添了不少东西,这些就不说了。但他这几年邮回来的钱娘都给他攒着,也应该给他的,我们当哥的肯定不能占弟弟便宜。”   王英闻言眼里一暗,随即点点头,温和一笑,不再继续说话。 第37ç«  数学学渣   王晋军被徐解放请到徐家, 看着徐家一屋子的人, 他难得的有猩圈。   “长喜啊,你们这是真要分家了?”王晋军作为南理生产队的队长,素来公正严明, 给不少下家儿当过分家的见证人。可那些个分家的不是因为兄弟妯娌感情不和实在过不到一处儿, 就是家里老爹老娘去世了。   而这徐家, 儿子孝顺, 兄弟和睦,条件不差的,怎么也不像个分家的样子呀!   想到这儿,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徐长喜一眼。   “孩子们都长大也成人家了, 我和他娘也老了, 就想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今天请队长来, 就是给咱做个见证。”徐长喜把王晋军迎到他旁边的座位上,开口说着话。可能是因为昨天喝醉了的缘故, 嗓子有些哑, 脸色也不怎么好。   他想着, 人不服老不行啊,以前喝一大瓶烈酒照样神清气爽, 睡一觉啥事没有。可昨天晚上喝了一点米酒就醉成那样了,今天更是有些提不起劲儿来   一旁,刘秋苗神色不好,眼神冷冷的,这老头子当他还是小伙子, 竟然背着她把箱子里藏的酒全喝了,也不怕喝死他。   今天还和她耍滑头,说是锐子非要和他喝,他这话她都听的替他脸红。   老俩口脸色都不怎么好,王晋军看着误以为两人为分家的事情伤心呢!   可不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吗?唉,长喜这老家伙就是嘴硬心软。   本来想再劝劝老伙计,可还没等他说话,徐长喜就开口说道:“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就算今天分家了,也要记得你们是亲兄弟。你们老子还活着,有我在一天,谁要是不成好的,老子我照样打你们。”   说话间,向刘秋苗递过手去。   刘秋苗神色间虽有不舍,但到底给了丈夫账本。说是账本其实捡漏极了,就是一个用白线装娥来的黄色小本子。   徐长喜接过后也没看直接给了王晋军。   王晋军看着这意思就知道老伙计是下定决心分家了,心里叹口气,没再劝他。   他面容严肃的翻开本子,开始念起来:红薯:十袋玉米:五袋   小麦:两袋   大米:一袋   锅:两口      现钱:八百零一块五   五间小屋子,一间堂屋      生产队里装粮食都用的是自家编的草袋子,一个袋子大约能装50斤的粮食。   徐家徐长喜和几个儿子身体壮,干活勤快,就连几个儿媳也不拖后腿,工分挣得多,所以粮食这么多不足为奇。   不过这现钱倒是令王晋军十分震惊,现在一家能有个二三百就不错了,这徐家竟然有八百多。   这么多钱不可能是老大老二他们挣得,在地里刨食哪能攒下这么多。   随即,他看向站在一边面无表情的徐锐,也隐约有些理解老伙计为啥要分家了。   果然,就听徐长喜说道:“刚刚队长念的就是咱家的所有东西,这些东西到底怎么来的,你们娘都一笔一笔的记在本子上。   家里的粮食都是我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上工挣来的,而锐子刚回家,没有分过粮食,但他当兵四年给家里一共汇了六百多块钱,这挟大部分都被你们娘攒着。   房子是前两年刚翻修过的,当时锐子不在,没有出人力,但钱却是出的最多的。   这些你们可认?”   徐长喜一番话说的清清楚楚,大家也都有一笔账记在心里,知道他说的公正。   所以不管有什么小心思,明面上都点点头。   徐长喜心里满意,继续开口说道:“虽说你们娘今年没上过几次工,但却是为家里做饭、喂鸡、看孩子,也辛苦得很。   我虽是一把老骨头,但干活也不比你们兄弟几个差。   所以,我把家里的粮食分成四分,我们老两口一份,老大老二老三各一份。有剩余的零头,把零头给老四。你们觉得如何?”   这让几个兄弟不知道怎么开口,粮食确实没有徐锐的贡献,但作为兄弟也不能直接说出来,同意爹的分法。   公公没有要把粮食分给老四的意思,让下面三个儿媳妇松了口气。   尤其是老大媳妇王英,她不是抠门小气,只是小弟没有上工,把粮食分给他,那他们作为大哥大嫂肯定要更吃亏。而后面,听公公的意思肯定要把大部分钱给小弟。   她有两个儿子,得为自己的小家考虑,她家男人是个好兄长,她就得精打细算一些。   “没意见。”这时徐锐开口,让大家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徐长喜点点头,继续道:“房子正好五间,一家一间。堂屋还留着待客用。   除了锐子往家里汇的钱,剩下的二百块还是分成四份,我们老俩口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一份。   至于锐子虽然汇了六百块钱,他不在家没有开销,但也没有在家照顾父母,作为补偿,拿出一百一十块钱,我们老俩口五十,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二十。剩下的给锐子,当作他娶媳妇的钱。这个分法可有意见?”   按理说这个分法谁都说不出错来。   就连见证过无数次分家的王晋军也觉得这分得够公正。   几个兄弟同时点头,表明没有意见。   只有徐锐开口了:“爹,我那间屋子给家里几个孩子住吧!我另外起房子,在房子起好前,先住在那儿!”   他快要结婚了,虽然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他是不想委屈她的。   虽然给不了她最好的,最起码也要在结婚之前,起好新房子,给她一个宽敞舒适的家。   屋里的人听到他这么说就是一愣,起房子可需要不少钱,不说材料问题,光吃吃喝喝就得花费不少。   就算他这次分的多,可是他还要买粮食,以后还有置办彩礼、结婚一大堆事等着他呢!   锐子不会是长期在部队待着,对外面的事糊涂了吧。   徐长喜闻言也是眉头一皱:“你考虑好了,盖房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徐锐点头,这事他早有成算,至于花费方面虽然没有仔细打听过。   但他现在手里的钱是肯定够的。   在部队四年,徐锐的职位越来越高,工资也越来越多,那挟一般都是自己留一半,给他娘汇一半。   他没有什么开销,基本都存着。   然后是今年当兵转业的转业费也有一千块钱。   不用说盖一座房子,就是盖两座也是够够的。   不过,徐锐也不会说出具体有多少钱,只是开口道:“这几年我攒了点,应该是够的。”   徐长喜听了这句话点点头就没再问了,他自个心里有数就成。   这家分到这儿,算是定了下来。   王晋军拿出笔在白纸上写下一段话,大意是:十一月十四号,徐长喜一家分家,财产公平分配   然后,徐长喜和徐解放四个兄弟分别摁上自己的手印子。   王晋军完成自己的使命也不打扰徐家的分家饭,没在徐家逗留,直接离开。   中午,刘秋苗带着几个儿媳妇,把平时舍不得吃的鸡蛋拿出来炒上。   再和面,扯了面条。锅里下上白生生的面条,放上野山菇,把鸡蛋卤进去,放上油和香葱。   一顿香喷喷的鸡蛋面就是徐家今天的午饭。   徐磊徐周还小啥也不懂,只高兴于能吃上这么香的面条。   抓着碗使劲儿往嘴里扒,尤其是徐磊,因为吃的急,动不动就往桌子上掉根面条,然后用筷子夹桌上的碎面条。   他没啥耐心,夹不起来的时候,干脆直接上手抓,吃得狼吞虎咽。   比起徐磊,徐周就显得温和多了,吃的小心翼翼。不过,他也怕面条掉出来,整个头都埋在碗里。   老三徐平还是三个月的奶娃娃,被他娘放在屋子里睡觉。   与小孩子的不谙世事,显然大人要复杂的多。   虽是难得的一顿好饭,但也吃的不是滋味。   吃完饭,上工的上工,干活的干活。   今天是礼拜天,徐锐不用上班,所以今天就他最闲。   不理会侄子吵着让他玩球的请求,直接骑上自行车去谢家沟。   谢家沟   谢灵正在教秋阳秋月功课。   之前谢灵在废品站淘过一次书,可惜没有看到过一年级的课本。   所以,她现在只能按照自己的方式,一点一点教她们。   秋阳秋月今年五岁,年纪还小,不过可能是因为谢灵经常给她们讲故事开阔视野的缘故。   两人的理解能力十分不错,对认字也十分感兴趣。   一天认五个字稳稳当当,明天还能记得。   不过,要说两人是语文上的学霸,那数学上就是名副其实的学渣。   “5+6等于几?”谢灵边说还边写在纸上给两人看。   “等于10。”秋阳磨磨噌噌,犹豫片刻,终于吐出来个数。   而秋月则是干脆不知道,眼神懵懵懂懂,活像刚睡醒似的。   虽然确实刚午睡过,只不过两人早被谢灵泡的酸甜红果茶给震醒。   谢灵听到答案,看看两个闺女,也挺无奈。俩人从一到一百认得清清楚楚。   遇到两个同样的数字相加,就算来个10+10,也能说出20来。   可到一个奇数一个偶数相加就卡壳了,秋阳蒙数字,秋月干脆不说话。   谢灵想想谢家的基因,谢静念过初中,没听过数学考个位数啊!而谢灵更是个理科生,数学最好。   难道是罗家那边的基因?   也不对,罗家那群人笨的很,哪能和秋阳秋月比。   两个孩子还是很聪明的,可能是年纪还小,罗辑思维能力还没有发育的缘故?   要不然,就是她教的太差?   谢灵面对两双懵懂无辜的眼睛,难得的有些心虚,她讲故事还行,可给小孩儿讲1+1,1+2等于几,这种问题,简直要了她的命。   1+1就是等于2,还要讲?这是谢灵心里最真诚的想法。   所以,面对两个闺女,她讲的真没有什么耐心。 第38ç«  我得考虑考虑   徐锐现在来谢家沟都是光明正大的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毕竟自己未婚妻是谢家沟人, 四舍五入他也算谢家沟的人了吧   他骑着自行车,也没有操小道,一路走来, 遇到不少人。   自行车可是这年代的稀罕物件, 看着了谁不多瞅两眼?连带着这骑车的人也被关注上了。   “这是东头谢灵定亲那个不是?”谢家沟生产队也就几十户人家, 谁家有个啥事, 一张嘴就能说得整个生产队都知道。   何况谢灵近来还是队里的风云人物,管着宣传队,把宣传队整的越来越好不说。就那养猪的法子还是她提出的,没见那三头猪比以往这个时候都要胖吗?   所以, 谢灵有个啥事, 大家非常关注。   “哎, 没看清,不过那身材像是南理徐家那个。谢灵那丫头和南理徐家定的亲, 听说那小伙子长的大高个, 还当过兵, 刚从部队上退下来。现在还是个吃商品粮的呢!这下,那谢灵可是有福气了。”这人显然是知道个中内情的。   “切, 就是在城里上班,连城里户口都没有,可没有供应粮。”   “那人家也比一般的庄稼汉子挣得多。你看人这不是自行车都有了。”   “谢灵自个就争气,找个好婆家是应该的。”      后头的议论,徐锐不清楚。   不过, 他对别人的视线最为敏感。感觉到好多人看他了,也不介意,他是谢灵的未婚夫这件事越多人知道越好。   徐锐外表严肃但是内心还是有一颗十分骚动的心。   徐锐到谢家的时候,谢灵正在教两个闺女数数,并且和个位数加减法死磕。   听到敲门声,她反而松口气,推开门就看见穿着一身军装的徐锐。   面上一阵欢喜,露出笑容,开口说道:“快进来吧!”   说话间又看他推着车,有墟怪:“你今儿不上班,怎么骑车来了?南理和谢家沟离得不远吧?”   徐锐有些语塞,他总不能说自己故意的吧!   好在,谢灵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其他想法,说罢又转开话题。   一边说着,两人进去堂屋。   堂屋里秋阳秋月正在写数字,见着徐锐,一点不像以前那么拘束了。   秋阳语气亲近的向他问好:“叔叔,你来了。”   秋月则把板凳让出来道:“叔叔坐这里。”   徐锐面对她们的热情,有校然,他以前这么招俩小孩儿待见的吗?   不过,脸上还是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看了一眼秋月让他坐得小凳子,说道:“你坐吧,叔叔不坐。”   一旁,谢灵微笑的看着这一幕,觉得自己没白说。不过,看出徐锐的紧张,到底替他解了围:“学了这么久该休息休息了,你们自己玩。小姨和叔叔说会话。”   秋阳秋月乖乖点头,各自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就着小方桌玩翻花绳。   这边,两人坐在一起聊起来。   “徐锐,你以前上小学的时候怎么学一年级加减法的?”谢灵自己小时候接受的是精英教育,从小学的太多,这种最基本的反而忘的干净。   但又不能敷衍孩子,就想问问徐锐以前怎么学的,给她来点借鉴。   徐锐九岁上的小学一年级,对此还记得清楚,想想开口说道:“那会儿老师让大家自己劈短木棒,然后一根一根数。”   那会儿徐锐的性子已经有冷冰冰的雏形,不过到底还小,爱和人争强好胜。   放学的时候,看其他人约定好等下一次上课就比谁的木棒多、谁的木棒整齐。   他虽然沉默着不说话,但到底放在了心上。   回到家放下书包,就一个人去山上撇了几十根木棒,还偷偷拿着家里的菜刀把一个个木棒切的整整齐齐。   结果,等他上课的时候,老师只让人拿出十根木棒,其它木棒根本没有用上。   徐锐失落的回到家,面临的就是他娘的一顿铁板肉,因为家里唯一的菜刀被他切木棒切钝了。   这种丢脸的事徐锐当然不能说出来。   木棒?她倒是用细柴火劈成一小节一小节让俩闺女数了,不过她看两人没多大兴趣。   难道是因为柴火太丑了?   不过,说出木头,谢灵倒是想起一样东西。她面上带着甜笑,眼睛放光的看着徐锐说道:“徐锐,你时间多吗?”   徐锐面对她的笑脸有些失神,然后不自觉的点点头。   谢灵见他点头,高兴的对他说道:“你坐在这儿等等,我去拿纸。”   谢灵进了睡觉的屋子,打开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一张白纸和一只铅笔。   回到堂屋,坐在桌子前开始画画,绘图并不复杂,只是一个由数字碎片组成的房屋。   画完后递给徐锐,开口说道:“这个能做出来吗?”谢灵画的缩小版屋子只是最简单的积木,除了要卡那块,其它地方十分简单,但手工确实非常复杂。   这种简单构造图,谢灵手到擒来,画的十分专业。徐锐一看就懂,虽然有些不太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但做起来应该不难,就是有些繁琐。于是,他点点头,说道:“我尽快做出来。”   虽然他答应的轻巧,但徐锐平日也要上班,谢灵也不忍心他太过辛苦,不过,“徐锐,咱们一起做吧,我也不着急用,等下个礼拜六礼拜天你拿着工具来我家,我给你帮忙,咱们两个一起做。”   谢灵觉得这个主意好极了,不仅能给两个闺女做个益智玩具,还能和徐锐相处。   至于时间肯定来得及,她也不急着用。至于教两个闺女数数,她寻思着弄几根整齐的木棒给她们。   之前也是她考虑不周,两个小女孩儿拿着碎柴火哪有兴趣数数?   徐锐听了眼里一亮,他一个人就能做,但是这样能和谢灵待在一起,确实好极了。   徐锐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脸上虽然没有笑容,但嘴角微张也显示了他的好心情。   谢灵看看他微红的耳朵,又是这样。每次情绪一激动,徐锐的耳朵就红了。   她捂嘴笑开,注视徐锐的眼睛越发的亮。   因为两个小孩儿在,两人不敢做过分的举动,但眼神却是越发的交缠。   徐锐握住谢灵的手,谢灵先是看看前面小方桌上翻花绳的两个孩子,见她们在玩自己的没有注意这边,她才放心的任他牵着。   徐锐牵着她的手安安分分,也没有再做其它,只是开口问道:“灵灵喜欢什么房子建在哪里?偏僻一点还是热闹一点?”   本以为徐锐会做什么的谢灵没想到自己听见这种问题,她顾不上自己一瞬间的羞恼,好奇的开口:“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徐锐没有瞒着她,把今天分家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解释道:“我准备申请地基,早点把房子建起来,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喜欢什么地方。”   谢灵愣了一下,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里的感觉。   前世全国各地分布着她的房产,并不觉得那些家有什么区别,只是用来睡觉生活的地方罢了。   地段是最好的、装修是最高档的、配置也是顶级的,可是这一切不用她操心。生活助理就可以给她打理好一切。   而现在,就这么一句话竟然让她有些感触。   谢灵垂了眼睑,片刻后恢复平静,歪歪头,笑着开口说道:“当然是偏僻一点的,热闹的地方房屋多,能批下来的地基肯定不大。   我希望申请的地基大一点,然后有个非常大的院子,不仅能放下各种杂物,还能种几棵果树,比如苹果、桃子、李子都可以。”   谢灵越说越兴奋,谢家没有种果树,院子虽然大,但那是因为要圈自留地。她来了这里就吃过几个苹果,其它水果还没吃过。   不光营养问题,关键是她嘴馋了。本不是吃货的谢灵现在动不动就想琢磨点新鲜的吃食。   徐锐十分喜欢谢灵这样欢喜的样子,也不插嘴,一直听她说着。   “还有啊,建屋子的时候把窗户的地方留大点,既通风又明亮。就算没有玻璃,用油布也行。”   谢家现在的屋子就是窗户太小还太高,她知道那是因为冬天怕冷,但确实不怎么好,本来墙就不白,这样显得屋子更加阴暗了,有时候外面还没黑天,屋子里面就黑乎乎的了,她一点都不喜欢。   徐锐没有说话,只眼神专注地看着她,不时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厕所是最重要的,一定不要只拿木板将就,一定得拿砖头好好垒垒。”她每次上厕所都提心吊胆的,她有原主的习惯,知道不会掉下去,但心理上却克服不了,平时就连两个闺女她都不敢让两人独自上。   虽然两个闺女一点都不害怕。   谢灵提起房子简直有太多要说要吐槽的了,毕竟徐锐说的屋子将来她也要住。   不过,她的要求好像太多了,说了这么多,其实才刚开始,于是对徐锐说道:“我的要求好像太多了。”   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本来就是问你的意见的,这才一点点。如果你嫌说着累,可以记在纸上给我,咱们的家一定按你说的做。”   只要谢灵和他在一起,无论什么事,他都会依着她。   谢灵也不跟他客气,笑着点点头:“离建房子还有一段时间,反正也不着急,让我好好想想,一起写在纸上。”说到这儿,谢灵瞥他一眼,眼睛越发灵动,笑的像只偷腥的小狐狸:“到时候可别怨我啰嗦。”   徐锐捏捏她的手,“不会的,不过”随即,徐锐的嘴唇靠近她的耳朵,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只有一点得听我的,结了婚,婚房只有你我,没有其他人。”   这话的意思她懂,是不想让两个闺女跟他们一个屋里睡。   她闻言有些羞恼,又被他喷在耳朵上温热的呼吸弄得一颤。   这人当真可恶,学坏了,竟然往她耳朵里吹气。   “这个我得考虑考虑。”为了泄愤,她故意这么说道。 第39ç«  学校事   长县高中   高二年级正在进行期中考试, 四十个学生安静的坐在座位上考试。   讲台上, 监考老师坐在讲桌前做卷子,也没看下面的学生,大约是觉得没人抄的缘故。   不过, 也确实是这样。该认真做卷子的头也不抬, 不会的则是直接坐在座位上睡觉或者玩自己的, 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成绩如何, 有的连名字都不写。卷子空白,比他们的脸还干净。   教室内,可以说是一片和谐。   突然,一阵闹声传来, 接着就是一大串脚步声, 像是一群人往这边走来, 随即教室的木门被推开。   推的力度很大,一点不像学校巡查的老师, 反而像是来找茬的。   教室里的众人皆被惊了一下, 然后往门口看去。   只见为首的是个年轻女孩儿, 齐耳短发的刘胡兰头,穿着一身青年军装, 身材娇小,不过气势倒是十足。   “王青诬陷革命小将,断绝革命小将生活来源,我们今天要对他进行审理。”女孩儿声音洪亮,语气十分严厉, 后面跟着几个明显比她成熟大不少的同样穿着军装的男女同志。   教室里正在考试的学生包括监考老师表现的十分震惊,这女孩儿大家都认识,不就是一个多月前被□□带走的沈宝珍吗?   她这是被放出来了,还要带走班上的另一个同学?   “艹,你说老子诬陷革命小将,你给老子指指,老子诬陷哪个了?”王青是班上有名的差生,每次考个位数都得看他心情。   今天考试,本来是非常无聊的,没想到竟然有人闯进来,一看就是来找茬的。   本想看看戏,说不定还能趁手捞一把。   可没想到看戏看到他自己头上,还是来找他的。   再仔细一看那女人,不就是之前让□□带走的沈宝珍吗?   头发剪短了,也不穿裙子了,变化太大,一开始都差点没认出来。   以前这女人穿得好,吃得好,傲气得跟,还一直对他爱搭不理,不就是看不上他这个差生嘛。结果最后还不是被他给告了。   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出来的,但王青也不怕她,直接怼过去,语气嚣张,态度轻蔑,显然不把他们当回事。   这回沈宝珍没说话,倒是离她最近的男同志开口了,态度不比王青好到哪里去,但言语比王青正派得多。他个子不高,长的憨厚,一脸义正言辞地说道:“沈宝珍同志是我的未婚妻,革命家庭出身,你这位小同志却诬陷她搞资本主义派头,不知道是不是阴谋,所以今天就是要把你带走进行审理。”   一边说着,向其他几人点头示意。   接着,在王青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两人抓住。   “我是中学zf兵团的人,你们搞什么鬼,竟然敢抓老子。”   王青激烈的挣扎,脸色狰狞,冲着几人大喊大叫。   自称沈宝珍未婚夫的男人轻蔑一笑,王青这种人这种话也只 ¡¾ÔĶÁÈ«ÎÄ¡¿
×÷Õߣº³®Ñ©¾ê |2019-11-18 | ÔĶÁ(492) | ÆÀÂÛ(927)
人同时低着头吃饭。   李荷花和刘秋苗以为两小年轻是害羞了,也没问,只是对视一眼,笑开了。   “咱们就定好了,明年十月份两个人结婚,至于具体是哪一天,我们在好好商量。”这个时间是谢灵和李荷花说的,李荷花当时一听这个时间,就知道谢灵是想等她爹娘一周年后再结婚。   按照这里的风俗,爹娘过世,闺女一个月不办喜事,三个月不穿红衣红鞋,六个月不穿红袜不戴红帽。   但既然是谢灵的一番孝心,李荷花倒是觉得这样好极了。要是亲家不乐意,她真该考虑一下这亲结的是否值得了。   虽然她只是谢灵的堂婶婶,但也是真心实意地为谢灵考虑,想让她嫁个好人家。   不过,刘秋苗可没有觉得不妥,虽说她喜欢谢灵这姑娘,觉得儿子早点娶回来挺好的。   但人姑娘想为爹娘守住一年孝,可见这姑娘是个有孝心的。   而且,谢灵年纪小小,家里就没有长辈亲人,独立抚养两个外甥女。   而这姑娘还是一脸和气、大方稳重的样子,她便有些心疼。   “不着急,不着急,今天定了亲,灵灵啊,就是我媳妇了。不管等多久,我都是乐意的。”刘秋苗笑着说道。   随即,又看向谢灵身边的两个闺女,露出和蔼的笑容,笑着对两人招呼道:“这是秋阳秋月吧,过来奶奶这儿,让奶奶看看。”   秋阳秋月年纪小,不懂这场面意味着什么。见奶奶在叫她们,她们看向谢灵,谢灵摸摸她们的头,说了声:“去吧。”   她们也不胆怯,大方乖巧的走到刘秋苗面前,同时开口说道:“奶奶好。”   两人穿的干净整齐,样子乖巧可爱,虽然不是自家的,但刘秋苗也是喜欢极了:“唉,你们好。”然后递给两人一人一个红包。   秋阳秋月没有立刻接,而是先看看谢灵,见谢灵点头才接过刘秋苗手里的红包。然后有礼貌的说道:“谢谢奶奶。”   这两个孩子是个懂事的,看来这谢灵这闺女教的好啊!   刘秋苗不禁点点头,看向两人的目光更加和善。   李荷花在一旁看着这和谐的一幕,心里算是真正松口气,今天这事情是真成了。   下午三点不留客。   定亲进行的十分顺利,刘秋苗三人在谢灵家坐到两点半就回家去了。   晚上,徐家堂屋   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的椅子上。   徐解放四个兄弟、三个媳妇,并着孩子们都坐在板凳上。   徐长喜看看四个儿子,沉默片刻开口说道:“今天叫你们聚在一起,是为了分家的事情。”   众人闻言不禁震惊,分家?谁分?难道是他们家?   刘秋苗首先被老伴的话给惊着了,语气激烈的说道:“徐老头,你在说什么,咱们家怎么要分家了。”   一边说着,眼睛瞪着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她咋不知道徐家要分家呢?这么大的事都没和她商量就说出来,她可不同意分家。   徐长喜平时尊重老妻的意见,但这会儿却是不理她,再次开口:“就是咱们家要分,今天先和你们说说,等明天咱们请队长来咱俩做个见证,然后就正式分家。”   还真是个不定时炸弹,炸的众人愣住了,他们面对这个消息没有丝毫准备。   徐解放作为老大站起来反对道:“爹,咱们一家人好好的怎么弄分家了。我们兄弟几个哪里做的不好,您说,我们改。”   徐解放性子沉稳忠厚,一贯让着弟弟,孝顺爹娘,所以面对要分家一个消息,他有些不能接受。   徐解军和徐文也是一脸震惊,徐锐还是面无表情。   而三个儿媳妇,她们心里也十分复杂。   做媳妇的谁不想过自己的小日子?   不过,徐家几个兄弟感情不错,婆婆刘秋苗不是个刻薄的,公公虽有威严但也明事理,所以一家子虽有摩擦但也处的十分不错。   而且,刘秋苗和徐长喜都是五十岁左右,年龄还不大。   几个儿媳妇从来没想过能这么早分家。   徐长喜表情严肃,不管儿子媳妇是什么表情,开口说道:“今天不是来和你们商量的,分家这个事情我已经决定了,你们谁也别说。”   说罢,语气温和起来:“你们兄弟几个都是好的,就算分家了你们也还是亲兄弟,还得互相帮持。分家是想让你们过的更好,至于我和你们娘,我们两老人过自己的,平时你们多来看看我们,给我们带着吃的吃饭孝敬就行。”   这温情的一段话,还没等兄弟几个表示感动。   一旁的刘秋苗就开始捂着嘴小声抽泣,一边哭一边说着:“现在大家都不把我这个老婆子放在眼里了,我一天给他们吃给她们喝,都想撇开我单过。老头子也不想让儿子们孝敬我,我真是惨啊”   屋子里的众人瞬间沉默,然后看向徐长喜。   放以前,看到她们娘这么伤心,儿子儿媳妇还会心疼她们娘,都怪他们不好,把娘弄哭了,然后什么都答应说着娘。   可是现在   徐解放挠挠头,眼神示意他爹,意思是爹你惹的祸,你来哄娘。   徐长喜瞪了下面装鹌鹑的几个不孝子,然后咳嗽一声,硬声说道:“老婆子,你也别哭了,今天这事没有改变这一说。”   刘秋苗听他这么一说,不禁一哽,哭的更加委屈:“那你也得和我商量商量啊!我给你徐家做牛做马,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这话说得徐长喜一呛,还做牛做马,看她那样儿,他敢使唤她吗?   不过,语气到底和缓了许多,说道:“我要是和你说,你能同意吗?说不定今天,咱们徐家人都来不全,你都能把咱家儿子儿媳给赶到亲家家里。”   刘秋苗被他说中了心事,干脆耍起赖皮:“反正我不管,我不同意。”   一大把年纪了,在晚辈面前耍赖像什么样?徐长喜咳嗽一声:“一会儿到屋里,我给你好好说说,总之这家是分定了。”   说罢,不理会众人,直接往屋里走去。刘秋苗看看老头子,一咬牙跟着他回屋,看他到底能说出个什么理由。   长辈走了,剩下几个儿子儿媳妇也散去。   几个儿媳妇各有心事,反而没什么说头。   而几个兄弟却是来到院里,聚在一起。   徐文最藏不住话,首先憋不住开口:“你说咱爹是发啥癔症了,好好的分家干嘛?”   徐解放拿手敲他的脑壳:“怎么说话呢,那是咱爹,还发癔症?咱爹做什么都是有原因的。”   “那你说说因为啥子?”   徐解放还没说话,徐锐开口了:“因为你笨。”   徐文最不喜欢别人说他笨,尤其是老四这家伙,反驳道:“徐锐,你竟然敢说你三哥笨。你知道什么叫弟弟吗,当弟弟意味着要尊敬兄长,崇拜兄长”   徐解放见不得他耍宝,直接一锤子,打在他背上,让他闭嘴。   “喂,大哥,你作为兄长应该爱护弟弟,怎么能对我这么残暴。”徐文捂着胸口,仿佛伤心极了。   徐解放瞥他一眼,要不是他锤了他一下,估计等他的就是锐子的手掌了。   平时还说自己聪明,就看这眼力劲儿,还没见过这么笨的呢!   一边,徐锐懒得搭理这个早他几分钟出生的垃圾兄长,面无表情的开口:“以后分家了,照样是兄弟。以后有啥事,该尽力的我一定尽力。”   这话的意思是已经接受了分家这个事实。   徐解放表情有些复杂,但还是点点头。徐解军平时比徐文更贼,这会儿却罕见的沉默,片刻,他抬起头说道:“以后咱还是兄弟,有啥事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没啥本事,但也有一把子力气。”   徐家四个兄弟,徐解放老大,今年二十六岁。徐解军老二,二十四岁。徐文和徐锐是双胞胎,今年二十岁。   兄弟几四个中,徐解放脾气最好,作为大哥比较照顾下面的弟弟。   不过,比起徐文徐锐,和徐解军的关系更加亲近。徐文性子活,是左右逢源。   徐锐性子最孤,也是兄弟中最冷淡的一个。   小时候,四个兄弟还没有长大,就刘秋苗和徐长喜两个人上工,既要养活四个兄弟,还得照顾爹和大哥的儿子。   所以家里条件艰苦,徐解放几个都吃不饱饭,更不用说徐锐这个天生大肚量的。   徐锐小时候还跟他娘委屈说自己吃不饱,可是刘秋苗也没有办法,家里儿子多,粮食就那么些,不能紧着小儿子一个人吃。   而且,当时刘秋苗也有些不相信小儿子的饭量竟然比大他四岁的二儿子还要大。 第36ç«  他独的很   人的性格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形成的, 徐锐同样如此。   自从徐锐发现跟娘说了不顶用后, 他就不再开口表达,也不再露出委屈的表情了。   人慢慢变得孤僻起来。   后来慢慢长大,他的劲儿很大, 比同龄人甚至他二哥的都要大, 他就开始慢慢自己进山里树林里找吃的。   由小时候的蘑菇野菜到长大以后的野鸡野鸭。   懂事后, 也学会给家里人带一些, 但更多的还是仅仅足够他自己填饱肚子。   徐锐的胆子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练出来的。   十五六的时候,三年灾荒,山脚树林里的吃的甚至野菜根都被大家挖光了。   徐锐一个人进了深山,他胆子大, 力气大, 正是锐气十足的年纪, 没想过任何后果,就那样进了猎人都不敢独自去的深山。   他遇到过不少危险, 但都被他巧妙的避过, 有些是因为幸运, 有些则是因为徐锐的实力。   他的一手掩藏气息的技巧就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   年少时,独自烤着食物的徐锐是孤单的, 也是最自在的。   而现在的徐锐,有被时间雕刻的冰冷,更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稳重。   徐长喜坐在堂屋的大方桌前,打量自己的小儿子,叹了口气道:“前几年是我们忽略你了。”   徐锐坐姿□□, 面对自己的父亲,他虽然面无表情,但还是可以看出他的神色是放松的。   他说道:“那个时候很艰难,你和娘对我很好。”是我自己的问题。   徐锐觉得自己从小天生情绪淡薄,哪怕面对爹娘也是如此,他对什么都淡淡的。   所以,从不觉得是他们忽略了自己,反而是他自己有信外。   以前他没觉得,可后来在多次生死徘徊间,他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问题。   徐长喜摇摇头,他这辈子上孝爹娘,下对得起妻子,孩子也是一视同仁。   可却在最后为了别人而委屈了自己的儿子。一眨眼,四年过去,孩子回来了,也稳重不少。   作为父亲,他既骄傲又愧疚,可是孩子都是娶媳妇的年纪了,有些事情该说开了:“四年前,本来是你堂哥去当兵的,结果我让你去了。不知道你怨我不?”   问了一句,也没等徐锐回答,继续说道:“那个时候你才十六岁,你娘哭着不让你走,我就舍得了?”   当时的事情,徐长喜还记在脑海里,怕是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徐长喜大哥徐长南早早的牺牲在战场上,他嫂子病重听了这个消息也一时想不开慢慢去了。   最后,他大哥就留下十二岁的儿子徐解刚和一封遗书。   遗书里说道:让他儿子完成自己的遗志,当个优秀的解放军战士,保家卫国,希望自己儿子比他更加出色。   徐长喜父亲徐满仓平时最骄傲的就是两个儿子,大儿子是解放军战士,在外保家卫国。小儿子勤劳能干,在家孝敬长辈。   可没想到大儿子就这么去了,然后把儿子留下来的唯一一根独苗苗宠上了天。   四年前征兵,徐长喜父亲想着孙子有了家庭有了后代,可以去完成他父亲的遗志了,就让徐解刚报名当兵。   没想到的是徐解刚临阵脱逃,没有半分他父亲的刚毅果敢,反而被娇惯得自私又胆小。害怕自己也像父亲那样牺牲,就求徐长喜别让他去当兵。   徐长喜知道自己的父亲不会允许,果然徐满仓没有答应,他最骄傲的儿子去世了,而徐解刚当兵那是他儿子留下来的遗志,怎么能不去?   再说,徐满仓哪真舍得所以牺牲,那个时候他专门向儿子生前的战友打听过。现在的国家已经慢慢恢复和平,并没有什么战争爆发。   可徐解刚被爷爷惯坏了,他哪想去受苦?就拖着徐锐去报了名,报的是徐锐的名字。   而当时按理说一家只能报一个,当时他们的户口可是上在一起的。   报名时徐锐的户口本是徐长喜给侄子的,也是他默许的。   当时,徐满仓知道后就后悔了,后悔自己惯坏了大孙子,觉得对不起大儿子。可是事情已经成了这样,他不等改变结果,但到底对所以失望了。   而徐锐对于那件事情并没有他们想的那般在意。   他不愿意的事情没人能强迫或者欺骗得了他,当时他那堂哥脸上的表情太假,他当然知道是在骗他报名。   可他还是愿意的,因为他听说部队管饭,每个人都能吃饱。   所以,他是愿意去的。   当时,他觉得爹默许他们这么做是因为不想徐解刚受苦,可是现在,他说道:“爹想让我吃饱饭,不想让我去山里冒险。”   徐长喜欣慰的点点头,笑着说道:“对啊,有这方面的原因。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见过你大伯的战友,他来看过你爷爷,也说了那时候的环境很安全,没有什么战争,所以我才放心你去的。”   他平时是偏疼大哥的儿子,但谁能不疼自己的儿子。人都是自私的,如果真的危险,他不会同意徐锐代替解刚入伍的。   这些话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他媳妇还有几个儿子都以为是自己太过偏心,那会儿还和他闹了好久的别扭,后来知道徐锐第一次来信才有所缓解。   可是他们都没想过,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再怎么心硬,再怎么偏心,也不能把自己儿子推出去。   唯有徐锐,徐长喜看着小儿子,心里越发的高兴,今天总算解了他的心结。   这么想着,他拿起桌上的酒杯,说道:“今儿爹高兴,咱们喝一杯。”   徐锐举起酒杯陪他爹喝。   徐长喜一杯一杯的喝下去,一边喝一边和儿子唠嗑。   “时间过得快啊,你这才刚回家,就定了亲,说话就要结婚了。这些年,你爹也没什么本事帮到你,都是你自己一步一步长成这样的,我其实是高兴的。”徐长喜平时为人强硬倔强,是个传统的父亲,不喜欢在儿子面前说软话。   今天晚上,可能是喝醉了,心里的话一秃噜的往外冒。   “今天,老婆子说我分家傻了,哼,我才不傻。你是我儿子,老子还能不知道你,就算我不说,你锐子也是准备说这事儿的。”   一边说,一边推推徐锐:“说,是不是?”   徐锐没有否认,尽管他爹喝迷糊了,也不准备糊弄他,说道:“我是准备和你们说分出去的。”   “我就知道你这小子,独的很,平时不和几个兄弟说话,嫂子也不接触,就一天天的工作干活。”   不过,你爹娘也不怪你,你性子就这样”   徐锐见徐长喜越说越激动,觉得他爹这酒是不能喝了。   于是,把徐长喜手中的酒杯放下,不管他爹怎么抗拒,直接扶起他往他屋里走。   他娘应该睡了,不能打扰,只能让他爹在他的屋里将就一晚。   徐锐习惯一个人睡觉,而现在,他爹呼哧呼哧的声音传来,让他有些难以入睡。   想到谢灵,不知道她睡了没有?睡之前想过他没有?睡得安稳不?      一想起谢灵,徐锐脑子里便有一大堆关于她和他的事情,这一点都不像他,可是他甘之若饴。   有一句话他爹说的不对,他独的很,除了对谢灵。   一边,刘秋苗并没有入睡,而是一直在想老头子的话。   几个儿子大了,有媳妇有孩子了,他们一个个都想经营自己的小家。   现在看着是和睦,但是等小儿子也娶妻了,孙子们长大了,就不能这么和稀泥了。   家里四兄弟,老大老二老三都是在队里上工,差距不大。   而老四却是在城里上班,一个月工资福利样样不少,光这不到两个月都往家里拿了不少东西了。   这些东西要说吃的最少的还是徐锐,短时间还行,可时间长了就算徐锐不计较,能保证几个儿子儿媳妇能守住本心,不把锐子带的东西当成理所当然?   没分家前,家里所有人的工资工分上交,锐子没娶妻时,你可以替他攒着娶媳妇用。   可说话锐子娶媳妇后呢!   锐子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拼来的,家里人没有帮过他一分忙,甚至花费的也是家里最少的。   所以,咱不能这么和稀泥似的搅在一起。趁家里人还和睦就分了。   几个儿子儿媳妇也不是那些个不孝敬长辈的人,咱们自己分出来,家里挨着,他们也会主动孝敬咱们。   再说,咱们自己有手有脚,不用他们也能养活的了自己。      刘秋苗想着老伴儿说的话,心里一阵复杂,她以前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被她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都是儿子,她就想着每个人都好好的,大家都在一起和睦相处。   锐子最争气,平时给家里带的东西最多,补贴家里,给孙子吃,也是好的。   可是徐长喜这么把话一摊,她知道是该分开了。   生产队大部分人不分家是因为大家虽然各有各的毛病,但都半斤八两。   而她们家,锐子确实比前面三个哥哥高好大一截。   想起老伴儿严肃的表情,刘秋苗知道:明天,这家是分定了。   老大屋子   王英正在衬炕,看了正在糊窗的丈夫一眼,仿佛不经意间问道:“咱明天真的要分家?三个弟弟也同意吗?”   徐解放点点头:“咱爹决定的事可没反悔过,这家肯定是要分的。刚才我和解军他们聊了聊,他们同意分家了。不过不管怎么样,以后都是兄弟,只是分了家又没断了联系。”   王英惊讶道:“四弟还没有结婚?他也同意?”   徐解放闻言有些复杂,说道:“今天还是四弟最先开口的,他当然同意了。至于婚事,他已经定下来,到时候彩礼钱肯定是要给锐子的。锐子这段时间给家里添了不少东西,这些就不说了。但他这几年邮回来的钱娘都给他攒着,也应该给他的,我们当哥的肯定不能占弟弟便宜。”   王英闻言眼里一暗,随即点点头,温和一笑,不再继续说话。 第37ç«  数学学渣   王晋军被徐解放请到徐家, 看着徐家一屋子的人, 他难得的有猩圈。   “长喜啊,你们这是真要分家了?”王晋军作为南理生产队的队长,素来公正严明, 给不少下家儿当过分家的见证人。可那些个分家的不是因为兄弟妯娌感情不和实在过不到一处儿, 就是家里老爹老娘去世了。   而这徐家, 儿子孝顺, 兄弟和睦,条件不差的,怎么也不像个分家的样子呀!   想到这儿,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徐长喜一眼。   “孩子们都长大也成人家了, 我和他娘也老了, 就想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今天请队长来, 就是给咱做个见证。”徐长喜把王晋军迎到他旁边的座位上,开口说着话。可能是因为昨天喝醉了的缘故, 嗓子有些哑, 脸色也不怎么好。   他想着, 人不服老不行啊,以前喝一大瓶烈酒照样神清气爽, 睡一觉啥事没有。可昨天晚上喝了一点米酒就醉成那样了,今天更是有些提不起劲儿来   一旁,刘秋苗神色不好,眼神冷冷的,这老头子当他还是小伙子, 竟然背着她把箱子里藏的酒全喝了,也不怕喝死他。   今天还和她耍滑头,说是锐子非要和他喝,他这话她都听的替他脸红。   老俩口脸色都不怎么好,王晋军看着误以为两人为分家的事情伤心呢!   可不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吗?唉,长喜这老家伙就是嘴硬心软。   本来想再劝劝老伙计,可还没等他说话,徐长喜就开口说道:“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就算今天分家了,也要记得你们是亲兄弟。你们老子还活着,有我在一天,谁要是不成好的,老子我照样打你们。”   说话间,向刘秋苗递过手去。   刘秋苗神色间虽有不舍,但到底给了丈夫账本。说是账本其实捡漏极了,就是一个用白线装娥来的黄色小本子。   徐长喜接过后也没看直接给了王晋军。   王晋军看着这意思就知道老伙计是下定决心分家了,心里叹口气,没再劝他。   他面容严肃的翻开本子,开始念起来:红薯:十袋玉米:五袋   小麦:两袋   大米:一袋   锅:两口      现钱:八百零一块五   五间小屋子,一间堂屋      生产队里装粮食都用的是自家编的草袋子,一个袋子大约能装50斤的粮食。   徐家徐长喜和几个儿子身体壮,干活勤快,就连几个儿媳也不拖后腿,工分挣得多,所以粮食这么多不足为奇。   不过这现钱倒是令王晋军十分震惊,现在一家能有个二三百就不错了,这徐家竟然有八百多。   这么多钱不可能是老大老二他们挣得,在地里刨食哪能攒下这么多。   随即,他看向站在一边面无表情的徐锐,也隐约有些理解老伙计为啥要分家了。   果然,就听徐长喜说道:“刚刚队长念的就是咱家的所有东西,这些东西到底怎么来的,你们娘都一笔一笔的记在本子上。   家里的粮食都是我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上工挣来的,而锐子刚回家,没有分过粮食,但他当兵四年给家里一共汇了六百多块钱,这挟大部分都被你们娘攒着。   房子是前两年刚翻修过的,当时锐子不在,没有出人力,但钱却是出的最多的。   这些你们可认?”   徐长喜一番话说的清清楚楚,大家也都有一笔账记在心里,知道他说的公正。   所以不管有什么小心思,明面上都点点头。   徐长喜心里满意,继续开口说道:“虽说你们娘今年没上过几次工,但却是为家里做饭、喂鸡、看孩子,也辛苦得很。   我虽是一把老骨头,但干活也不比你们兄弟几个差。   所以,我把家里的粮食分成四分,我们老两口一份,老大老二老三各一份。有剩余的零头,把零头给老四。你们觉得如何?”   这让几个兄弟不知道怎么开口,粮食确实没有徐锐的贡献,但作为兄弟也不能直接说出来,同意爹的分法。   公公没有要把粮食分给老四的意思,让下面三个儿媳妇松了口气。   尤其是老大媳妇王英,她不是抠门小气,只是小弟没有上工,把粮食分给他,那他们作为大哥大嫂肯定要更吃亏。而后面,听公公的意思肯定要把大部分钱给小弟。   她有两个儿子,得为自己的小家考虑,她家男人是个好兄长,她就得精打细算一些。   “没意见。”这时徐锐开口,让大家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徐长喜点点头,继续道:“房子正好五间,一家一间。堂屋还留着待客用。   除了锐子往家里汇的钱,剩下的二百块还是分成四份,我们老俩口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一份。   至于锐子虽然汇了六百块钱,他不在家没有开销,但也没有在家照顾父母,作为补偿,拿出一百一十块钱,我们老俩口五十,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二十。剩下的给锐子,当作他娶媳妇的钱。这个分法可有意见?”   按理说这个分法谁都说不出错来。   就连见证过无数次分家的王晋军也觉得这分得够公正。   几个兄弟同时点头,表明没有意见。   只有徐锐开口了:“爹,我那间屋子给家里几个孩子住吧!我另外起房子,在房子起好前,先住在那儿!”   他快要结婚了,虽然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他是不想委屈她的。   虽然给不了她最好的,最起码也要在结婚之前,起好新房子,给她一个宽敞舒适的家。   屋里的人听到他这么说就是一愣,起房子可需要不少钱,不说材料问题,光吃吃喝喝就得花费不少。   就算他这次分的多,可是他还要买粮食,以后还有置办彩礼、结婚一大堆事等着他呢!   锐子不会是长期在部队待着,对外面的事糊涂了吧。   徐长喜闻言也是眉头一皱:“你考虑好了,盖房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徐锐点头,这事他早有成算,至于花费方面虽然没有仔细打听过。   但他现在手里的钱是肯定够的。   在部队四年,徐锐的职位越来越高,工资也越来越多,那挟一般都是自己留一半,给他娘汇一半。   他没有什么开销,基本都存着。   然后是今年当兵转业的转业费也有一千块钱。   不用说盖一座房子,就是盖两座也是够够的。   不过,徐锐也不会说出具体有多少钱,只是开口道:“这几年我攒了点,应该是够的。”   徐长喜听了这句话点点头就没再问了,他自个心里有数就成。   这家分到这儿,算是定了下来。   王晋军拿出笔在白纸上写下一段话,大意是:十一月十四号,徐长喜一家分家,财产公平分配   然后,徐长喜和徐解放四个兄弟分别摁上自己的手印子。   王晋军完成自己的使命也不打扰徐家的分家饭,没在徐家逗留,直接离开。   中午,刘秋苗带着几个儿媳妇,把平时舍不得吃的鸡蛋拿出来炒上。   再和面,扯了面条。锅里下上白生生的面条,放上野山菇,把鸡蛋卤进去,放上油和香葱。   一顿香喷喷的鸡蛋面就是徐家今天的午饭。   徐磊徐周还小啥也不懂,只高兴于能吃上这么香的面条。   抓着碗使劲儿往嘴里扒,尤其是徐磊,因为吃的急,动不动就往桌子上掉根面条,然后用筷子夹桌上的碎面条。   他没啥耐心,夹不起来的时候,干脆直接上手抓,吃得狼吞虎咽。   比起徐磊,徐周就显得温和多了,吃的小心翼翼。不过,他也怕面条掉出来,整个头都埋在碗里。   老三徐平还是三个月的奶娃娃,被他娘放在屋子里睡觉。   与小孩子的不谙世事,显然大人要复杂的多。   虽是难得的一顿好饭,但也吃的不是滋味。   吃完饭,上工的上工,干活的干活。   今天是礼拜天,徐锐不用上班,所以今天就他最闲。   不理会侄子吵着让他玩球的请求,直接骑上自行车去谢家沟。   谢家沟   谢灵正在教秋阳秋月功课。   之前谢灵在废品站淘过一次书,可惜没有看到过一年级的课本。   所以,她现在只能按照自己的方式,一点一点教她们。   秋阳秋月今年五岁,年纪还小,不过可能是因为谢灵经常给她们讲故事开阔视野的缘故。   两人的理解能力十分不错,对认字也十分感兴趣。   一天认五个字稳稳当当,明天还能记得。   不过,要说两人是语文上的学霸,那数学上就是名副其实的学渣。   “5+6等于几?”谢灵边说还边写在纸上给两人看。   “等于10。”秋阳磨磨噌噌,犹豫片刻,终于吐出来个数。   而秋月则是干脆不知道,眼神懵懵懂懂,活像刚睡醒似的。   虽然确实刚午睡过,只不过两人早被谢灵泡的酸甜红果茶给震醒。   谢灵听到答案,看看两个闺女,也挺无奈。俩人从一到一百认得清清楚楚。   遇到两个同样的数字相加,就算来个10+10,也能说出20来。   可到一个奇数一个偶数相加就卡壳了,秋阳蒙数字,秋月干脆不说话。   谢灵想想谢家的基因,谢静念过初中,没听过数学考个位数啊!而谢灵更是个理科生,数学最好。   难道是罗家那边的基因?   也不对,罗家那群人笨的很,哪能和秋阳秋月比。   两个孩子还是很聪明的,可能是年纪还小,罗辑思维能力还没有发育的缘故?   要不然,就是她教的太差?   谢灵面对两双懵懂无辜的眼睛,难得的有些心虚,她讲故事还行,可给小孩儿讲1+1,1+2等于几,这种问题,简直要了她的命。   1+1就是等于2,还要讲?这是谢灵心里最真诚的想法。   所以,面对两个闺女,她讲的真没有什么耐心。 第38ç«  我得考虑考虑   徐锐现在来谢家沟都是光明正大的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毕竟自己未婚妻是谢家沟人, 四舍五入他也算谢家沟的人了吧   他骑着自行车,也没有操小道,一路走来, 遇到不少人。   自行车可是这年代的稀罕物件, 看着了谁不多瞅两眼?连带着这骑车的人也被关注上了。   “这是东头谢灵定亲那个不是?”谢家沟生产队也就几十户人家, 谁家有个啥事, 一张嘴就能说得整个生产队都知道。   何况谢灵近来还是队里的风云人物,管着宣传队,把宣传队整的越来越好不说。就那养猪的法子还是她提出的,没见那三头猪比以往这个时候都要胖吗?   所以, 谢灵有个啥事, 大家非常关注。   “哎, 没看清,不过那身材像是南理徐家那个。谢灵那丫头和南理徐家定的亲, 听说那小伙子长的大高个, 还当过兵, 刚从部队上退下来。现在还是个吃商品粮的呢!这下,那谢灵可是有福气了。”这人显然是知道个中内情的。   “切, 就是在城里上班,连城里户口都没有,可没有供应粮。”   “那人家也比一般的庄稼汉子挣得多。你看人这不是自行车都有了。”   “谢灵自个就争气,找个好婆家是应该的。”      后头的议论,徐锐不清楚。   不过, 他对别人的视线最为敏感。感觉到好多人看他了,也不介意,他是谢灵的未婚夫这件事越多人知道越好。   徐锐外表严肃但是内心还是有一颗十分骚动的心。   徐锐到谢家的时候,谢灵正在教两个闺女数数,并且和个位数加减法死磕。   听到敲门声,她反而松口气,推开门就看见穿着一身军装的徐锐。   面上一阵欢喜,露出笑容,开口说道:“快进来吧!”   说话间又看他推着车,有墟怪:“你今儿不上班,怎么骑车来了?南理和谢家沟离得不远吧?”   徐锐有些语塞,他总不能说自己故意的吧!   好在,谢灵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其他想法,说罢又转开话题。   一边说着,两人进去堂屋。   堂屋里秋阳秋月正在写数字,见着徐锐,一点不像以前那么拘束了。   秋阳语气亲近的向他问好:“叔叔,你来了。”   秋月则把板凳让出来道:“叔叔坐这里。”   徐锐面对她们的热情,有校然,他以前这么招俩小孩儿待见的吗?   不过,脸上还是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看了一眼秋月让他坐得小凳子,说道:“你坐吧,叔叔不坐。”   一旁,谢灵微笑的看着这一幕,觉得自己没白说。不过,看出徐锐的紧张,到底替他解了围:“学了这么久该休息休息了,你们自己玩。小姨和叔叔说会话。”   秋阳秋月乖乖点头,各自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就着小方桌玩翻花绳。   这边,两人坐在一起聊起来。   “徐锐,你以前上小学的时候怎么学一年级加减法的?”谢灵自己小时候接受的是精英教育,从小学的太多,这种最基本的反而忘的干净。   但又不能敷衍孩子,就想问问徐锐以前怎么学的,给她来点借鉴。   徐锐九岁上的小学一年级,对此还记得清楚,想想开口说道:“那会儿老师让大家自己劈短木棒,然后一根一根数。”   那会儿徐锐的性子已经有冷冰冰的雏形,不过到底还小,爱和人争强好胜。   放学的时候,看其他人约定好等下一次上课就比谁的木棒多、谁的木棒整齐。   他虽然沉默着不说话,但到底放在了心上。   回到家放下书包,就一个人去山上撇了几十根木棒,还偷偷拿着家里的菜刀把一个个木棒切的整整齐齐。   结果,等他上课的时候,老师只让人拿出十根木棒,其它木棒根本没有用上。   徐锐失落的回到家,面临的就是他娘的一顿铁板肉,因为家里唯一的菜刀被他切木棒切钝了。   这种丢脸的事徐锐当然不能说出来。   木棒?她倒是用细柴火劈成一小节一小节让俩闺女数了,不过她看两人没多大兴趣。   难道是因为柴火太丑了?   不过,说出木头,谢灵倒是想起一样东西。她面上带着甜笑,眼睛放光的看着徐锐说道:“徐锐,你时间多吗?”   徐锐面对她的笑脸有些失神,然后不自觉的点点头。   谢灵见他点头,高兴的对他说道:“你坐在这儿等等,我去拿纸。”   谢灵进了睡觉的屋子,打开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一张白纸和一只铅笔。   回到堂屋,坐在桌子前开始画画,绘图并不复杂,只是一个由数字碎片组成的房屋。   画完后递给徐锐,开口说道:“这个能做出来吗?”谢灵画的缩小版屋子只是最简单的积木,除了要卡那块,其它地方十分简单,但手工确实非常复杂。   这种简单构造图,谢灵手到擒来,画的十分专业。徐锐一看就懂,虽然有些不太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但做起来应该不难,就是有些繁琐。于是,他点点头,说道:“我尽快做出来。”   虽然他答应的轻巧,但徐锐平日也要上班,谢灵也不忍心他太过辛苦,不过,“徐锐,咱们一起做吧,我也不着急用,等下个礼拜六礼拜天你拿着工具来我家,我给你帮忙,咱们两个一起做。”   谢灵觉得这个主意好极了,不仅能给两个闺女做个益智玩具,还能和徐锐相处。   至于时间肯定来得及,她也不急着用。至于教两个闺女数数,她寻思着弄几根整齐的木棒给她们。   之前也是她考虑不周,两个小女孩儿拿着碎柴火哪有兴趣数数?   徐锐听了眼里一亮,他一个人就能做,但是这样能和谢灵待在一起,确实好极了。   徐锐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脸上虽然没有笑容,但嘴角微张也显示了他的好心情。   谢灵看看他微红的耳朵,又是这样。每次情绪一激动,徐锐的耳朵就红了。   她捂嘴笑开,注视徐锐的眼睛越发的亮。   因为两个小孩儿在,两人不敢做过分的举动,但眼神却是越发的交缠。   徐锐握住谢灵的手,谢灵先是看看前面小方桌上翻花绳的两个孩子,见她们在玩自己的没有注意这边,她才放心的任他牵着。   徐锐牵着她的手安安分分,也没有再做其它,只是开口问道:“灵灵喜欢什么房子建在哪里?偏僻一点还是热闹一点?”   本以为徐锐会做什么的谢灵没想到自己听见这种问题,她顾不上自己一瞬间的羞恼,好奇的开口:“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徐锐没有瞒着她,把今天分家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解释道:“我准备申请地基,早点把房子建起来,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喜欢什么地方。”   谢灵愣了一下,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里的感觉。   前世全国各地分布着她的房产,并不觉得那些家有什么区别,只是用来睡觉生活的地方罢了。   地段是最好的、装修是最高档的、配置也是顶级的,可是这一切不用她操心。生活助理就可以给她打理好一切。   而现在,就这么一句话竟然让她有些感触。   谢灵垂了眼睑,片刻后恢复平静,歪歪头,笑着开口说道:“当然是偏僻一点的,热闹的地方房屋多,能批下来的地基肯定不大。   我希望申请的地基大一点,然后有个非常大的院子,不仅能放下各种杂物,还能种几棵果树,比如苹果、桃子、李子都可以。”   谢灵越说越兴奋,谢家没有种果树,院子虽然大,但那是因为要圈自留地。她来了这里就吃过几个苹果,其它水果还没吃过。   不光营养问题,关键是她嘴馋了。本不是吃货的谢灵现在动不动就想琢磨点新鲜的吃食。   徐锐十分喜欢谢灵这样欢喜的样子,也不插嘴,一直听她说着。   “还有啊,建屋子的时候把窗户的地方留大点,既通风又明亮。就算没有玻璃,用油布也行。”   谢家现在的屋子就是窗户太小还太高,她知道那是因为冬天怕冷,但确实不怎么好,本来墙就不白,这样显得屋子更加阴暗了,有时候外面还没黑天,屋子里面就黑乎乎的了,她一点都不喜欢。   徐锐没有说话,只眼神专注地看着她,不时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厕所是最重要的,一定不要只拿木板将就,一定得拿砖头好好垒垒。”她每次上厕所都提心吊胆的,她有原主的习惯,知道不会掉下去,但心理上却克服不了,平时就连两个闺女她都不敢让两人独自上。   虽然两个闺女一点都不害怕。   谢灵提起房子简直有太多要说要吐槽的了,毕竟徐锐说的屋子将来她也要住。   不过,她的要求好像太多了,说了这么多,其实才刚开始,于是对徐锐说道:“我的要求好像太多了。”   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本来就是问你的意见的,这才一点点。如果你嫌说着累,可以记在纸上给我,咱们的家一定按你说的做。”   只要谢灵和他在一起,无论什么事,他都会依着她。   谢灵也不跟他客气,笑着点点头:“离建房子还有一段时间,反正也不着急,让我好好想想,一起写在纸上。”说到这儿,谢灵瞥他一眼,眼睛越发灵动,笑的像只偷腥的小狐狸:“到时候可别怨我啰嗦。”   徐锐捏捏她的手,“不会的,不过”随即,徐锐的嘴唇靠近她的耳朵,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只有一点得听我的,结了婚,婚房只有你我,没有其他人。”   这话的意思她懂,是不想让两个闺女跟他们一个屋里睡。   她闻言有些羞恼,又被他喷在耳朵上温热的呼吸弄得一颤。   这人当真可恶,学坏了,竟然往她耳朵里吹气。   “这个我得考虑考虑。”为了泄愤,她故意这么说道。 第39ç«  学校事   长县高中   高二年级正在进行期中考试, 四十个学生安静的坐在座位上考试。   讲台上, 监考老师坐在讲桌前做卷子,也没看下面的学生,大约是觉得没人抄的缘故。   不过, 也确实是这样。该认真做卷子的头也不抬, 不会的则是直接坐在座位上睡觉或者玩自己的, 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成绩如何, 有的连名字都不写。卷子空白,比他们的脸还干净。   教室内,可以说是一片和谐。   突然,一阵闹声传来, 接着就是一大串脚步声, 像是一群人往这边走来, 随即教室的木门被推开。   推的力度很大,一点不像学校巡查的老师, 反而像是来找茬的。   教室里的众人皆被惊了一下, 然后往门口看去。   只见为首的是个年轻女孩儿, 齐耳短发的刘胡兰头,穿着一身青年军装, 身材娇小,不过气势倒是十足。   “王青诬陷革命小将,断绝革命小将生活来源,我们今天要对他进行审理。”女孩儿声音洪亮,语气十分严厉, 后面跟着几个明显比她成熟大不少的同样穿着军装的男女同志。   教室里正在考试的学生包括监考老师表现的十分震惊,这女孩儿大家都认识,不就是一个多月前被□□带走的沈宝珍吗?   她这是被放出来了,还要带走班上的另一个同学?   “艹,你说老子诬陷革命小将,你给老子指指,老子诬陷哪个了?”王青是班上有名的差生,每次考个位数都得看他心情。   今天考试,本来是非常无聊的,没想到竟然有人闯进来,一看就是来找茬的。   本想看看戏,说不定还能趁手捞一把。   可没想到看戏看到他自己头上,还是来找他的。   再仔细一看那女人,不就是之前让□□带走的沈宝珍吗?   头发剪短了,也不穿裙子了,变化太大,一开始都差点没认出来。   以前这女人穿得好,吃得好,傲气得跟,还一直对他爱搭不理,不就是看不上他这个差生嘛。结果最后还不是被他给告了。   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出来的,但王青也不怕她,直接怼过去,语气嚣张,态度轻蔑,显然不把他们当回事。   这回沈宝珍没说话,倒是离她最近的男同志开口了,态度不比王青好到哪里去,但言语比王青正派得多。他个子不高,长的憨厚,一脸义正言辞地说道:“沈宝珍同志是我的未婚妻,革命家庭出身,你这位小同志却诬陷她搞资本主义派头,不知道是不是阴谋,所以今天就是要把你带走进行审理。”   一边说着,向其他几人点头示意。   接着,在王青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两人抓住。   “我是中学zf兵团的人,你们搞什么鬼,竟然敢抓老子。”   王青激烈的挣扎,脸色狰狞,冲着几人大喊大叫。   自称沈宝珍未婚夫的男人轻蔑一笑,王青这种人这种话也只 ¡¾ÔĶÁÈ«ÎÄ¡¿
×÷ÕߣºÂíЪ¶ûºú×ÓÍ¡Ææ |2019-11-18 | ÔĶÁ(827) | ÆÀÂÛ(216)
人同时低着头吃饭。   李荷花和刘秋苗以为两小年轻是害羞了,也没问,只是对视一眼,笑开了。   “咱们就定好了,明年十月份两个人结婚,至于具体是哪一天,我们在好好商量。”这个时间是谢灵和李荷花说的,李荷花当时一听这个时间,就知道谢灵是想等她爹娘一周年后再结婚。   按照这里的风俗,爹娘过世,闺女一个月不办喜事,三个月不穿红衣红鞋,六个月不穿红袜不戴红帽。   但既然是谢灵的一番孝心,李荷花倒是觉得这样好极了。要是亲家不乐意,她真该考虑一下这亲结的是否值得了。   虽然她只是谢灵的堂婶婶,但也是真心实意地为谢灵考虑,想让她嫁个好人家。   不过,刘秋苗可没有觉得不妥,虽说她喜欢谢灵这姑娘,觉得儿子早点娶回来挺好的。   但人姑娘想为爹娘守住一年孝,可见这姑娘是个有孝心的。   而且,谢灵年纪小小,家里就没有长辈亲人,独立抚养两个外甥女。   而这姑娘还是一脸和气、大方稳重的样子,她便有些心疼。   “不着急,不着急,今天定了亲,灵灵啊,就是我媳妇了。不管等多久,我都是乐意的。”刘秋苗笑着说道。   随即,又看向谢灵身边的两个闺女,露出和蔼的笑容,笑着对两人招呼道:“这是秋阳秋月吧,过来奶奶这儿,让奶奶看看。”   秋阳秋月年纪小,不懂这场面意味着什么。见奶奶在叫她们,她们看向谢灵,谢灵摸摸她们的头,说了声:“去吧。”   她们也不胆怯,大方乖巧的走到刘秋苗面前,同时开口说道:“奶奶好。”   两人穿的干净整齐,样子乖巧可爱,虽然不是自家的,但刘秋苗也是喜欢极了:“唉,你们好。”然后递给两人一人一个红包。   秋阳秋月没有立刻接,而是先看看谢灵,见谢灵点头才接过刘秋苗手里的红包。然后有礼貌的说道:“谢谢奶奶。”   这两个孩子是个懂事的,看来这谢灵这闺女教的好啊!   刘秋苗不禁点点头,看向两人的目光更加和善。   李荷花在一旁看着这和谐的一幕,心里算是真正松口气,今天这事情是真成了。   下午三点不留客。   定亲进行的十分顺利,刘秋苗三人在谢灵家坐到两点半就回家去了。   晚上,徐家堂屋   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的椅子上。   徐解放四个兄弟、三个媳妇,并着孩子们都坐在板凳上。   徐长喜看看四个儿子,沉默片刻开口说道:“今天叫你们聚在一起,是为了分家的事情。”   众人闻言不禁震惊,分家?谁分?难道是他们家?   刘秋苗首先被老伴的话给惊着了,语气激烈的说道:“徐老头,你在说什么,咱们家怎么要分家了。”   一边说着,眼睛瞪着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她咋不知道徐家要分家呢?这么大的事都没和她商量就说出来,她可不同意分家。   徐长喜平时尊重老妻的意见,但这会儿却是不理她,再次开口:“就是咱们家要分,今天先和你们说说,等明天咱们请队长来咱俩做个见证,然后就正式分家。”   还真是个不定时炸弹,炸的众人愣住了,他们面对这个消息没有丝毫准备。   徐解放作为老大站起来反对道:“爹,咱们一家人好好的怎么弄分家了。我们兄弟几个哪里做的不好,您说,我们改。”   徐解放性子沉稳忠厚,一贯让着弟弟,孝顺爹娘,所以面对要分家一个消息,他有些不能接受。   徐解军和徐文也是一脸震惊,徐锐还是面无表情。   而三个儿媳妇,她们心里也十分复杂。   做媳妇的谁不想过自己的小日子?   不过,徐家几个兄弟感情不错,婆婆刘秋苗不是个刻薄的,公公虽有威严但也明事理,所以一家子虽有摩擦但也处的十分不错。   而且,刘秋苗和徐长喜都是五十岁左右,年龄还不大。   几个儿媳妇从来没想过能这么早分家。   徐长喜表情严肃,不管儿子媳妇是什么表情,开口说道:“今天不是来和你们商量的,分家这个事情我已经决定了,你们谁也别说。”   说罢,语气温和起来:“你们兄弟几个都是好的,就算分家了你们也还是亲兄弟,还得互相帮持。分家是想让你们过的更好,至于我和你们娘,我们两老人过自己的,平时你们多来看看我们,给我们带着吃的吃饭孝敬就行。”   这温情的一段话,还没等兄弟几个表示感动。   一旁的刘秋苗就开始捂着嘴小声抽泣,一边哭一边说着:“现在大家都不把我这个老婆子放在眼里了,我一天给他们吃给她们喝,都想撇开我单过。老头子也不想让儿子们孝敬我,我真是惨啊”   屋子里的众人瞬间沉默,然后看向徐长喜。   放以前,看到她们娘这么伤心,儿子儿媳妇还会心疼她们娘,都怪他们不好,把娘弄哭了,然后什么都答应说着娘。   可是现在   徐解放挠挠头,眼神示意他爹,意思是爹你惹的祸,你来哄娘。   徐长喜瞪了下面装鹌鹑的几个不孝子,然后咳嗽一声,硬声说道:“老婆子,你也别哭了,今天这事没有改变这一说。”   刘秋苗听他这么一说,不禁一哽,哭的更加委屈:“那你也得和我商量商量啊!我给你徐家做牛做马,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这话说得徐长喜一呛,还做牛做马,看她那样儿,他敢使唤她吗?   不过,语气到底和缓了许多,说道:“我要是和你说,你能同意吗?说不定今天,咱们徐家人都来不全,你都能把咱家儿子儿媳给赶到亲家家里。”   刘秋苗被他说中了心事,干脆耍起赖皮:“反正我不管,我不同意。”   一大把年纪了,在晚辈面前耍赖像什么样?徐长喜咳嗽一声:“一会儿到屋里,我给你好好说说,总之这家是分定了。”   说罢,不理会众人,直接往屋里走去。刘秋苗看看老头子,一咬牙跟着他回屋,看他到底能说出个什么理由。   长辈走了,剩下几个儿子儿媳妇也散去。   几个儿媳妇各有心事,反而没什么说头。   而几个兄弟却是来到院里,聚在一起。   徐文最藏不住话,首先憋不住开口:“你说咱爹是发啥癔症了,好好的分家干嘛?”   徐解放拿手敲他的脑壳:“怎么说话呢,那是咱爹,还发癔症?咱爹做什么都是有原因的。”   “那你说说因为啥子?”   徐解放还没说话,徐锐开口了:“因为你笨。”   徐文最不喜欢别人说他笨,尤其是老四这家伙,反驳道:“徐锐,你竟然敢说你三哥笨。你知道什么叫弟弟吗,当弟弟意味着要尊敬兄长,崇拜兄长”   徐解放见不得他耍宝,直接一锤子,打在他背上,让他闭嘴。   “喂,大哥,你作为兄长应该爱护弟弟,怎么能对我这么残暴。”徐文捂着胸口,仿佛伤心极了。   徐解放瞥他一眼,要不是他锤了他一下,估计等他的就是锐子的手掌了。   平时还说自己聪明,就看这眼力劲儿,还没见过这么笨的呢!   一边,徐锐懒得搭理这个早他几分钟出生的垃圾兄长,面无表情的开口:“以后分家了,照样是兄弟。以后有啥事,该尽力的我一定尽力。”   这话的意思是已经接受了分家这个事实。   徐解放表情有些复杂,但还是点点头。徐解军平时比徐文更贼,这会儿却罕见的沉默,片刻,他抬起头说道:“以后咱还是兄弟,有啥事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没啥本事,但也有一把子力气。”   徐家四个兄弟,徐解放老大,今年二十六岁。徐解军老二,二十四岁。徐文和徐锐是双胞胎,今年二十岁。   兄弟几四个中,徐解放脾气最好,作为大哥比较照顾下面的弟弟。   不过,比起徐文徐锐,和徐解军的关系更加亲近。徐文性子活,是左右逢源。   徐锐性子最孤,也是兄弟中最冷淡的一个。   小时候,四个兄弟还没有长大,就刘秋苗和徐长喜两个人上工,既要养活四个兄弟,还得照顾爹和大哥的儿子。   所以家里条件艰苦,徐解放几个都吃不饱饭,更不用说徐锐这个天生大肚量的。   徐锐小时候还跟他娘委屈说自己吃不饱,可是刘秋苗也没有办法,家里儿子多,粮食就那么些,不能紧着小儿子一个人吃。   而且,当时刘秋苗也有些不相信小儿子的饭量竟然比大他四岁的二儿子还要大。 第36ç«  他独的很   人的性格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形成的, 徐锐同样如此。   自从徐锐发现跟娘说了不顶用后, 他就不再开口表达,也不再露出委屈的表情了。   人慢慢变得孤僻起来。   后来慢慢长大,他的劲儿很大, 比同龄人甚至他二哥的都要大, 他就开始慢慢自己进山里树林里找吃的。   由小时候的蘑菇野菜到长大以后的野鸡野鸭。   懂事后, 也学会给家里人带一些, 但更多的还是仅仅足够他自己填饱肚子。   徐锐的胆子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练出来的。   十五六的时候,三年灾荒,山脚树林里的吃的甚至野菜根都被大家挖光了。   徐锐一个人进了深山,他胆子大, 力气大, 正是锐气十足的年纪, 没想过任何后果,就那样进了猎人都不敢独自去的深山。   他遇到过不少危险, 但都被他巧妙的避过, 有些是因为幸运, 有些则是因为徐锐的实力。   他的一手掩藏气息的技巧就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   年少时,独自烤着食物的徐锐是孤单的, 也是最自在的。   而现在的徐锐,有被时间雕刻的冰冷,更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稳重。   徐长喜坐在堂屋的大方桌前,打量自己的小儿子,叹了口气道:“前几年是我们忽略你了。”   徐锐坐姿□□, 面对自己的父亲,他虽然面无表情,但还是可以看出他的神色是放松的。   他说道:“那个时候很艰难,你和娘对我很好。”是我自己的问题。   徐锐觉得自己从小天生情绪淡薄,哪怕面对爹娘也是如此,他对什么都淡淡的。   所以,从不觉得是他们忽略了自己,反而是他自己有信外。   以前他没觉得,可后来在多次生死徘徊间,他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问题。   徐长喜摇摇头,他这辈子上孝爹娘,下对得起妻子,孩子也是一视同仁。   可却在最后为了别人而委屈了自己的儿子。一眨眼,四年过去,孩子回来了,也稳重不少。   作为父亲,他既骄傲又愧疚,可是孩子都是娶媳妇的年纪了,有些事情该说开了:“四年前,本来是你堂哥去当兵的,结果我让你去了。不知道你怨我不?”   问了一句,也没等徐锐回答,继续说道:“那个时候你才十六岁,你娘哭着不让你走,我就舍得了?”   当时的事情,徐长喜还记在脑海里,怕是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徐长喜大哥徐长南早早的牺牲在战场上,他嫂子病重听了这个消息也一时想不开慢慢去了。   最后,他大哥就留下十二岁的儿子徐解刚和一封遗书。   遗书里说道:让他儿子完成自己的遗志,当个优秀的解放军战士,保家卫国,希望自己儿子比他更加出色。   徐长喜父亲徐满仓平时最骄傲的就是两个儿子,大儿子是解放军战士,在外保家卫国。小儿子勤劳能干,在家孝敬长辈。   可没想到大儿子就这么去了,然后把儿子留下来的唯一一根独苗苗宠上了天。   四年前征兵,徐长喜父亲想着孙子有了家庭有了后代,可以去完成他父亲的遗志了,就让徐解刚报名当兵。   没想到的是徐解刚临阵脱逃,没有半分他父亲的刚毅果敢,反而被娇惯得自私又胆小。害怕自己也像父亲那样牺牲,就求徐长喜别让他去当兵。   徐长喜知道自己的父亲不会允许,果然徐满仓没有答应,他最骄傲的儿子去世了,而徐解刚当兵那是他儿子留下来的遗志,怎么能不去?   再说,徐满仓哪真舍得所以牺牲,那个时候他专门向儿子生前的战友打听过。现在的国家已经慢慢恢复和平,并没有什么战争爆发。   可徐解刚被爷爷惯坏了,他哪想去受苦?就拖着徐锐去报了名,报的是徐锐的名字。   而当时按理说一家只能报一个,当时他们的户口可是上在一起的。   报名时徐锐的户口本是徐长喜给侄子的,也是他默许的。   当时,徐满仓知道后就后悔了,后悔自己惯坏了大孙子,觉得对不起大儿子。可是事情已经成了这样,他不等改变结果,但到底对所以失望了。   而徐锐对于那件事情并没有他们想的那般在意。   他不愿意的事情没人能强迫或者欺骗得了他,当时他那堂哥脸上的表情太假,他当然知道是在骗他报名。   可他还是愿意的,因为他听说部队管饭,每个人都能吃饱。   所以,他是愿意去的。   当时,他觉得爹默许他们这么做是因为不想徐解刚受苦,可是现在,他说道:“爹想让我吃饱饭,不想让我去山里冒险。”   徐长喜欣慰的点点头,笑着说道:“对啊,有这方面的原因。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见过你大伯的战友,他来看过你爷爷,也说了那时候的环境很安全,没有什么战争,所以我才放心你去的。”   他平时是偏疼大哥的儿子,但谁能不疼自己的儿子。人都是自私的,如果真的危险,他不会同意徐锐代替解刚入伍的。   这些话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他媳妇还有几个儿子都以为是自己太过偏心,那会儿还和他闹了好久的别扭,后来知道徐锐第一次来信才有所缓解。   可是他们都没想过,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再怎么心硬,再怎么偏心,也不能把自己儿子推出去。   唯有徐锐,徐长喜看着小儿子,心里越发的高兴,今天总算解了他的心结。   这么想着,他拿起桌上的酒杯,说道:“今儿爹高兴,咱们喝一杯。”   徐锐举起酒杯陪他爹喝。   徐长喜一杯一杯的喝下去,一边喝一边和儿子唠嗑。   “时间过得快啊,你这才刚回家,就定了亲,说话就要结婚了。这些年,你爹也没什么本事帮到你,都是你自己一步一步长成这样的,我其实是高兴的。”徐长喜平时为人强硬倔强,是个传统的父亲,不喜欢在儿子面前说软话。   今天晚上,可能是喝醉了,心里的话一秃噜的往外冒。   “今天,老婆子说我分家傻了,哼,我才不傻。你是我儿子,老子还能不知道你,就算我不说,你锐子也是准备说这事儿的。”   一边说,一边推推徐锐:“说,是不是?”   徐锐没有否认,尽管他爹喝迷糊了,也不准备糊弄他,说道:“我是准备和你们说分出去的。”   “我就知道你这小子,独的很,平时不和几个兄弟说话,嫂子也不接触,就一天天的工作干活。”   不过,你爹娘也不怪你,你性子就这样”   徐锐见徐长喜越说越激动,觉得他爹这酒是不能喝了。   于是,把徐长喜手中的酒杯放下,不管他爹怎么抗拒,直接扶起他往他屋里走。   他娘应该睡了,不能打扰,只能让他爹在他的屋里将就一晚。   徐锐习惯一个人睡觉,而现在,他爹呼哧呼哧的声音传来,让他有些难以入睡。   想到谢灵,不知道她睡了没有?睡之前想过他没有?睡得安稳不?      一想起谢灵,徐锐脑子里便有一大堆关于她和他的事情,这一点都不像他,可是他甘之若饴。   有一句话他爹说的不对,他独的很,除了对谢灵。   一边,刘秋苗并没有入睡,而是一直在想老头子的话。   几个儿子大了,有媳妇有孩子了,他们一个个都想经营自己的小家。   现在看着是和睦,但是等小儿子也娶妻了,孙子们长大了,就不能这么和稀泥了。   家里四兄弟,老大老二老三都是在队里上工,差距不大。   而老四却是在城里上班,一个月工资福利样样不少,光这不到两个月都往家里拿了不少东西了。   这些东西要说吃的最少的还是徐锐,短时间还行,可时间长了就算徐锐不计较,能保证几个儿子儿媳妇能守住本心,不把锐子带的东西当成理所当然?   没分家前,家里所有人的工资工分上交,锐子没娶妻时,你可以替他攒着娶媳妇用。   可说话锐子娶媳妇后呢!   锐子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拼来的,家里人没有帮过他一分忙,甚至花费的也是家里最少的。   所以,咱不能这么和稀泥似的搅在一起。趁家里人还和睦就分了。   几个儿子儿媳妇也不是那些个不孝敬长辈的人,咱们自己分出来,家里挨着,他们也会主动孝敬咱们。   再说,咱们自己有手有脚,不用他们也能养活的了自己。      刘秋苗想着老伴儿说的话,心里一阵复杂,她以前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被她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都是儿子,她就想着每个人都好好的,大家都在一起和睦相处。   锐子最争气,平时给家里带的东西最多,补贴家里,给孙子吃,也是好的。   可是徐长喜这么把话一摊,她知道是该分开了。   生产队大部分人不分家是因为大家虽然各有各的毛病,但都半斤八两。   而她们家,锐子确实比前面三个哥哥高好大一截。   想起老伴儿严肃的表情,刘秋苗知道:明天,这家是分定了。   老大屋子   王英正在衬炕,看了正在糊窗的丈夫一眼,仿佛不经意间问道:“咱明天真的要分家?三个弟弟也同意吗?”   徐解放点点头:“咱爹决定的事可没反悔过,这家肯定是要分的。刚才我和解军他们聊了聊,他们同意分家了。不过不管怎么样,以后都是兄弟,只是分了家又没断了联系。”   王英惊讶道:“四弟还没有结婚?他也同意?”   徐解放闻言有些复杂,说道:“今天还是四弟最先开口的,他当然同意了。至于婚事,他已经定下来,到时候彩礼钱肯定是要给锐子的。锐子这段时间给家里添了不少东西,这些就不说了。但他这几年邮回来的钱娘都给他攒着,也应该给他的,我们当哥的肯定不能占弟弟便宜。”   王英闻言眼里一暗,随即点点头,温和一笑,不再继续说话。 第37ç«  数学学渣   王晋军被徐解放请到徐家, 看着徐家一屋子的人, 他难得的有猩圈。   “长喜啊,你们这是真要分家了?”王晋军作为南理生产队的队长,素来公正严明, 给不少下家儿当过分家的见证人。可那些个分家的不是因为兄弟妯娌感情不和实在过不到一处儿, 就是家里老爹老娘去世了。   而这徐家, 儿子孝顺, 兄弟和睦,条件不差的,怎么也不像个分家的样子呀!   想到这儿,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徐长喜一眼。   “孩子们都长大也成人家了, 我和他娘也老了, 就想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今天请队长来, 就是给咱做个见证。”徐长喜把王晋军迎到他旁边的座位上,开口说着话。可能是因为昨天喝醉了的缘故, 嗓子有些哑, 脸色也不怎么好。   他想着, 人不服老不行啊,以前喝一大瓶烈酒照样神清气爽, 睡一觉啥事没有。可昨天晚上喝了一点米酒就醉成那样了,今天更是有些提不起劲儿来   一旁,刘秋苗神色不好,眼神冷冷的,这老头子当他还是小伙子, 竟然背着她把箱子里藏的酒全喝了,也不怕喝死他。   今天还和她耍滑头,说是锐子非要和他喝,他这话她都听的替他脸红。   老俩口脸色都不怎么好,王晋军看着误以为两人为分家的事情伤心呢!   可不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吗?唉,长喜这老家伙就是嘴硬心软。   本来想再劝劝老伙计,可还没等他说话,徐长喜就开口说道:“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就算今天分家了,也要记得你们是亲兄弟。你们老子还活着,有我在一天,谁要是不成好的,老子我照样打你们。”   说话间,向刘秋苗递过手去。   刘秋苗神色间虽有不舍,但到底给了丈夫账本。说是账本其实捡漏极了,就是一个用白线装娥来的黄色小本子。   徐长喜接过后也没看直接给了王晋军。   王晋军看着这意思就知道老伙计是下定决心分家了,心里叹口气,没再劝他。   他面容严肃的翻开本子,开始念起来:红薯:十袋玉米:五袋   小麦:两袋   大米:一袋   锅:两口      现钱:八百零一块五   五间小屋子,一间堂屋      生产队里装粮食都用的是自家编的草袋子,一个袋子大约能装50斤的粮食。   徐家徐长喜和几个儿子身体壮,干活勤快,就连几个儿媳也不拖后腿,工分挣得多,所以粮食这么多不足为奇。   不过这现钱倒是令王晋军十分震惊,现在一家能有个二三百就不错了,这徐家竟然有八百多。   这么多钱不可能是老大老二他们挣得,在地里刨食哪能攒下这么多。   随即,他看向站在一边面无表情的徐锐,也隐约有些理解老伙计为啥要分家了。   果然,就听徐长喜说道:“刚刚队长念的就是咱家的所有东西,这些东西到底怎么来的,你们娘都一笔一笔的记在本子上。   家里的粮食都是我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上工挣来的,而锐子刚回家,没有分过粮食,但他当兵四年给家里一共汇了六百多块钱,这挟大部分都被你们娘攒着。   房子是前两年刚翻修过的,当时锐子不在,没有出人力,但钱却是出的最多的。   这些你们可认?”   徐长喜一番话说的清清楚楚,大家也都有一笔账记在心里,知道他说的公正。   所以不管有什么小心思,明面上都点点头。   徐长喜心里满意,继续开口说道:“虽说你们娘今年没上过几次工,但却是为家里做饭、喂鸡、看孩子,也辛苦得很。   我虽是一把老骨头,但干活也不比你们兄弟几个差。   所以,我把家里的粮食分成四分,我们老两口一份,老大老二老三各一份。有剩余的零头,把零头给老四。你们觉得如何?”   这让几个兄弟不知道怎么开口,粮食确实没有徐锐的贡献,但作为兄弟也不能直接说出来,同意爹的分法。   公公没有要把粮食分给老四的意思,让下面三个儿媳妇松了口气。   尤其是老大媳妇王英,她不是抠门小气,只是小弟没有上工,把粮食分给他,那他们作为大哥大嫂肯定要更吃亏。而后面,听公公的意思肯定要把大部分钱给小弟。   她有两个儿子,得为自己的小家考虑,她家男人是个好兄长,她就得精打细算一些。   “没意见。”这时徐锐开口,让大家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徐长喜点点头,继续道:“房子正好五间,一家一间。堂屋还留着待客用。   除了锐子往家里汇的钱,剩下的二百块还是分成四份,我们老俩口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一份。   至于锐子虽然汇了六百块钱,他不在家没有开销,但也没有在家照顾父母,作为补偿,拿出一百一十块钱,我们老俩口五十,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二十。剩下的给锐子,当作他娶媳妇的钱。这个分法可有意见?”   按理说这个分法谁都说不出错来。   就连见证过无数次分家的王晋军也觉得这分得够公正。   几个兄弟同时点头,表明没有意见。   只有徐锐开口了:“爹,我那间屋子给家里几个孩子住吧!我另外起房子,在房子起好前,先住在那儿!”   他快要结婚了,虽然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他是不想委屈她的。   虽然给不了她最好的,最起码也要在结婚之前,起好新房子,给她一个宽敞舒适的家。   屋里的人听到他这么说就是一愣,起房子可需要不少钱,不说材料问题,光吃吃喝喝就得花费不少。   就算他这次分的多,可是他还要买粮食,以后还有置办彩礼、结婚一大堆事等着他呢!   锐子不会是长期在部队待着,对外面的事糊涂了吧。   徐长喜闻言也是眉头一皱:“你考虑好了,盖房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徐锐点头,这事他早有成算,至于花费方面虽然没有仔细打听过。   但他现在手里的钱是肯定够的。   在部队四年,徐锐的职位越来越高,工资也越来越多,那挟一般都是自己留一半,给他娘汇一半。   他没有什么开销,基本都存着。   然后是今年当兵转业的转业费也有一千块钱。   不用说盖一座房子,就是盖两座也是够够的。   不过,徐锐也不会说出具体有多少钱,只是开口道:“这几年我攒了点,应该是够的。”   徐长喜听了这句话点点头就没再问了,他自个心里有数就成。   这家分到这儿,算是定了下来。   王晋军拿出笔在白纸上写下一段话,大意是:十一月十四号,徐长喜一家分家,财产公平分配   然后,徐长喜和徐解放四个兄弟分别摁上自己的手印子。   王晋军完成自己的使命也不打扰徐家的分家饭,没在徐家逗留,直接离开。   中午,刘秋苗带着几个儿媳妇,把平时舍不得吃的鸡蛋拿出来炒上。   再和面,扯了面条。锅里下上白生生的面条,放上野山菇,把鸡蛋卤进去,放上油和香葱。   一顿香喷喷的鸡蛋面就是徐家今天的午饭。   徐磊徐周还小啥也不懂,只高兴于能吃上这么香的面条。   抓着碗使劲儿往嘴里扒,尤其是徐磊,因为吃的急,动不动就往桌子上掉根面条,然后用筷子夹桌上的碎面条。   他没啥耐心,夹不起来的时候,干脆直接上手抓,吃得狼吞虎咽。   比起徐磊,徐周就显得温和多了,吃的小心翼翼。不过,他也怕面条掉出来,整个头都埋在碗里。   老三徐平还是三个月的奶娃娃,被他娘放在屋子里睡觉。   与小孩子的不谙世事,显然大人要复杂的多。   虽是难得的一顿好饭,但也吃的不是滋味。   吃完饭,上工的上工,干活的干活。   今天是礼拜天,徐锐不用上班,所以今天就他最闲。   不理会侄子吵着让他玩球的请求,直接骑上自行车去谢家沟。   谢家沟   谢灵正在教秋阳秋月功课。   之前谢灵在废品站淘过一次书,可惜没有看到过一年级的课本。   所以,她现在只能按照自己的方式,一点一点教她们。   秋阳秋月今年五岁,年纪还小,不过可能是因为谢灵经常给她们讲故事开阔视野的缘故。   两人的理解能力十分不错,对认字也十分感兴趣。   一天认五个字稳稳当当,明天还能记得。   不过,要说两人是语文上的学霸,那数学上就是名副其实的学渣。   “5+6等于几?”谢灵边说还边写在纸上给两人看。   “等于10。”秋阳磨磨噌噌,犹豫片刻,终于吐出来个数。   而秋月则是干脆不知道,眼神懵懵懂懂,活像刚睡醒似的。   虽然确实刚午睡过,只不过两人早被谢灵泡的酸甜红果茶给震醒。   谢灵听到答案,看看两个闺女,也挺无奈。俩人从一到一百认得清清楚楚。   遇到两个同样的数字相加,就算来个10+10,也能说出20来。   可到一个奇数一个偶数相加就卡壳了,秋阳蒙数字,秋月干脆不说话。   谢灵想想谢家的基因,谢静念过初中,没听过数学考个位数啊!而谢灵更是个理科生,数学最好。   难道是罗家那边的基因?   也不对,罗家那群人笨的很,哪能和秋阳秋月比。   两个孩子还是很聪明的,可能是年纪还小,罗辑思维能力还没有发育的缘故?   要不然,就是她教的太差?   谢灵面对两双懵懂无辜的眼睛,难得的有些心虚,她讲故事还行,可给小孩儿讲1+1,1+2等于几,这种问题,简直要了她的命。   1+1就是等于2,还要讲?这是谢灵心里最真诚的想法。   所以,面对两个闺女,她讲的真没有什么耐心。 第38ç«  我得考虑考虑   徐锐现在来谢家沟都是光明正大的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毕竟自己未婚妻是谢家沟人, 四舍五入他也算谢家沟的人了吧   他骑着自行车,也没有操小道,一路走来, 遇到不少人。   自行车可是这年代的稀罕物件, 看着了谁不多瞅两眼?连带着这骑车的人也被关注上了。   “这是东头谢灵定亲那个不是?”谢家沟生产队也就几十户人家, 谁家有个啥事, 一张嘴就能说得整个生产队都知道。   何况谢灵近来还是队里的风云人物,管着宣传队,把宣传队整的越来越好不说。就那养猪的法子还是她提出的,没见那三头猪比以往这个时候都要胖吗?   所以, 谢灵有个啥事, 大家非常关注。   “哎, 没看清,不过那身材像是南理徐家那个。谢灵那丫头和南理徐家定的亲, 听说那小伙子长的大高个, 还当过兵, 刚从部队上退下来。现在还是个吃商品粮的呢!这下,那谢灵可是有福气了。”这人显然是知道个中内情的。   “切, 就是在城里上班,连城里户口都没有,可没有供应粮。”   “那人家也比一般的庄稼汉子挣得多。你看人这不是自行车都有了。”   “谢灵自个就争气,找个好婆家是应该的。”      后头的议论,徐锐不清楚。   不过, 他对别人的视线最为敏感。感觉到好多人看他了,也不介意,他是谢灵的未婚夫这件事越多人知道越好。   徐锐外表严肃但是内心还是有一颗十分骚动的心。   徐锐到谢家的时候,谢灵正在教两个闺女数数,并且和个位数加减法死磕。   听到敲门声,她反而松口气,推开门就看见穿着一身军装的徐锐。   面上一阵欢喜,露出笑容,开口说道:“快进来吧!”   说话间又看他推着车,有墟怪:“你今儿不上班,怎么骑车来了?南理和谢家沟离得不远吧?”   徐锐有些语塞,他总不能说自己故意的吧!   好在,谢灵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其他想法,说罢又转开话题。   一边说着,两人进去堂屋。   堂屋里秋阳秋月正在写数字,见着徐锐,一点不像以前那么拘束了。   秋阳语气亲近的向他问好:“叔叔,你来了。”   秋月则把板凳让出来道:“叔叔坐这里。”   徐锐面对她们的热情,有校然,他以前这么招俩小孩儿待见的吗?   不过,脸上还是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看了一眼秋月让他坐得小凳子,说道:“你坐吧,叔叔不坐。”   一旁,谢灵微笑的看着这一幕,觉得自己没白说。不过,看出徐锐的紧张,到底替他解了围:“学了这么久该休息休息了,你们自己玩。小姨和叔叔说会话。”   秋阳秋月乖乖点头,各自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就着小方桌玩翻花绳。   这边,两人坐在一起聊起来。   “徐锐,你以前上小学的时候怎么学一年级加减法的?”谢灵自己小时候接受的是精英教育,从小学的太多,这种最基本的反而忘的干净。   但又不能敷衍孩子,就想问问徐锐以前怎么学的,给她来点借鉴。   徐锐九岁上的小学一年级,对此还记得清楚,想想开口说道:“那会儿老师让大家自己劈短木棒,然后一根一根数。”   那会儿徐锐的性子已经有冷冰冰的雏形,不过到底还小,爱和人争强好胜。   放学的时候,看其他人约定好等下一次上课就比谁的木棒多、谁的木棒整齐。   他虽然沉默着不说话,但到底放在了心上。   回到家放下书包,就一个人去山上撇了几十根木棒,还偷偷拿着家里的菜刀把一个个木棒切的整整齐齐。   结果,等他上课的时候,老师只让人拿出十根木棒,其它木棒根本没有用上。   徐锐失落的回到家,面临的就是他娘的一顿铁板肉,因为家里唯一的菜刀被他切木棒切钝了。   这种丢脸的事徐锐当然不能说出来。   木棒?她倒是用细柴火劈成一小节一小节让俩闺女数了,不过她看两人没多大兴趣。   难道是因为柴火太丑了?   不过,说出木头,谢灵倒是想起一样东西。她面上带着甜笑,眼睛放光的看着徐锐说道:“徐锐,你时间多吗?”   徐锐面对她的笑脸有些失神,然后不自觉的点点头。   谢灵见他点头,高兴的对他说道:“你坐在这儿等等,我去拿纸。”   谢灵进了睡觉的屋子,打开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一张白纸和一只铅笔。   回到堂屋,坐在桌子前开始画画,绘图并不复杂,只是一个由数字碎片组成的房屋。   画完后递给徐锐,开口说道:“这个能做出来吗?”谢灵画的缩小版屋子只是最简单的积木,除了要卡那块,其它地方十分简单,但手工确实非常复杂。   这种简单构造图,谢灵手到擒来,画的十分专业。徐锐一看就懂,虽然有些不太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但做起来应该不难,就是有些繁琐。于是,他点点头,说道:“我尽快做出来。”   虽然他答应的轻巧,但徐锐平日也要上班,谢灵也不忍心他太过辛苦,不过,“徐锐,咱们一起做吧,我也不着急用,等下个礼拜六礼拜天你拿着工具来我家,我给你帮忙,咱们两个一起做。”   谢灵觉得这个主意好极了,不仅能给两个闺女做个益智玩具,还能和徐锐相处。   至于时间肯定来得及,她也不急着用。至于教两个闺女数数,她寻思着弄几根整齐的木棒给她们。   之前也是她考虑不周,两个小女孩儿拿着碎柴火哪有兴趣数数?   徐锐听了眼里一亮,他一个人就能做,但是这样能和谢灵待在一起,确实好极了。   徐锐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脸上虽然没有笑容,但嘴角微张也显示了他的好心情。   谢灵看看他微红的耳朵,又是这样。每次情绪一激动,徐锐的耳朵就红了。   她捂嘴笑开,注视徐锐的眼睛越发的亮。   因为两个小孩儿在,两人不敢做过分的举动,但眼神却是越发的交缠。   徐锐握住谢灵的手,谢灵先是看看前面小方桌上翻花绳的两个孩子,见她们在玩自己的没有注意这边,她才放心的任他牵着。   徐锐牵着她的手安安分分,也没有再做其它,只是开口问道:“灵灵喜欢什么房子建在哪里?偏僻一点还是热闹一点?”   本以为徐锐会做什么的谢灵没想到自己听见这种问题,她顾不上自己一瞬间的羞恼,好奇的开口:“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徐锐没有瞒着她,把今天分家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解释道:“我准备申请地基,早点把房子建起来,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喜欢什么地方。”   谢灵愣了一下,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里的感觉。   前世全国各地分布着她的房产,并不觉得那些家有什么区别,只是用来睡觉生活的地方罢了。   地段是最好的、装修是最高档的、配置也是顶级的,可是这一切不用她操心。生活助理就可以给她打理好一切。   而现在,就这么一句话竟然让她有些感触。   谢灵垂了眼睑,片刻后恢复平静,歪歪头,笑着开口说道:“当然是偏僻一点的,热闹的地方房屋多,能批下来的地基肯定不大。   我希望申请的地基大一点,然后有个非常大的院子,不仅能放下各种杂物,还能种几棵果树,比如苹果、桃子、李子都可以。”   谢灵越说越兴奋,谢家没有种果树,院子虽然大,但那是因为要圈自留地。她来了这里就吃过几个苹果,其它水果还没吃过。   不光营养问题,关键是她嘴馋了。本不是吃货的谢灵现在动不动就想琢磨点新鲜的吃食。   徐锐十分喜欢谢灵这样欢喜的样子,也不插嘴,一直听她说着。   “还有啊,建屋子的时候把窗户的地方留大点,既通风又明亮。就算没有玻璃,用油布也行。”   谢家现在的屋子就是窗户太小还太高,她知道那是因为冬天怕冷,但确实不怎么好,本来墙就不白,这样显得屋子更加阴暗了,有时候外面还没黑天,屋子里面就黑乎乎的了,她一点都不喜欢。   徐锐没有说话,只眼神专注地看着她,不时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厕所是最重要的,一定不要只拿木板将就,一定得拿砖头好好垒垒。”她每次上厕所都提心吊胆的,她有原主的习惯,知道不会掉下去,但心理上却克服不了,平时就连两个闺女她都不敢让两人独自上。   虽然两个闺女一点都不害怕。   谢灵提起房子简直有太多要说要吐槽的了,毕竟徐锐说的屋子将来她也要住。   不过,她的要求好像太多了,说了这么多,其实才刚开始,于是对徐锐说道:“我的要求好像太多了。”   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本来就是问你的意见的,这才一点点。如果你嫌说着累,可以记在纸上给我,咱们的家一定按你说的做。”   只要谢灵和他在一起,无论什么事,他都会依着她。   谢灵也不跟他客气,笑着点点头:“离建房子还有一段时间,反正也不着急,让我好好想想,一起写在纸上。”说到这儿,谢灵瞥他一眼,眼睛越发灵动,笑的像只偷腥的小狐狸:“到时候可别怨我啰嗦。”   徐锐捏捏她的手,“不会的,不过”随即,徐锐的嘴唇靠近她的耳朵,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只有一点得听我的,结了婚,婚房只有你我,没有其他人。”   这话的意思她懂,是不想让两个闺女跟他们一个屋里睡。   她闻言有些羞恼,又被他喷在耳朵上温热的呼吸弄得一颤。   这人当真可恶,学坏了,竟然往她耳朵里吹气。   “这个我得考虑考虑。”为了泄愤,她故意这么说道。 第39ç«  学校事   长县高中   高二年级正在进行期中考试, 四十个学生安静的坐在座位上考试。   讲台上, 监考老师坐在讲桌前做卷子,也没看下面的学生,大约是觉得没人抄的缘故。   不过, 也确实是这样。该认真做卷子的头也不抬, 不会的则是直接坐在座位上睡觉或者玩自己的, 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成绩如何, 有的连名字都不写。卷子空白,比他们的脸还干净。   教室内,可以说是一片和谐。   突然,一阵闹声传来, 接着就是一大串脚步声, 像是一群人往这边走来, 随即教室的木门被推开。   推的力度很大,一点不像学校巡查的老师, 反而像是来找茬的。   教室里的众人皆被惊了一下, 然后往门口看去。   只见为首的是个年轻女孩儿, 齐耳短发的刘胡兰头,穿着一身青年军装, 身材娇小,不过气势倒是十足。   “王青诬陷革命小将,断绝革命小将生活来源,我们今天要对他进行审理。”女孩儿声音洪亮,语气十分严厉, 后面跟着几个明显比她成熟大不少的同样穿着军装的男女同志。   教室里正在考试的学生包括监考老师表现的十分震惊,这女孩儿大家都认识,不就是一个多月前被□□带走的沈宝珍吗?   她这是被放出来了,还要带走班上的另一个同学?   “艹,你说老子诬陷革命小将,你给老子指指,老子诬陷哪个了?”王青是班上有名的差生,每次考个位数都得看他心情。   今天考试,本来是非常无聊的,没想到竟然有人闯进来,一看就是来找茬的。   本想看看戏,说不定还能趁手捞一把。   可没想到看戏看到他自己头上,还是来找他的。   再仔细一看那女人,不就是之前让□□带走的沈宝珍吗?   头发剪短了,也不穿裙子了,变化太大,一开始都差点没认出来。   以前这女人穿得好,吃得好,傲气得跟,还一直对他爱搭不理,不就是看不上他这个差生嘛。结果最后还不是被他给告了。   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出来的,但王青也不怕她,直接怼过去,语气嚣张,态度轻蔑,显然不把他们当回事。   这回沈宝珍没说话,倒是离她最近的男同志开口了,态度不比王青好到哪里去,但言语比王青正派得多。他个子不高,长的憨厚,一脸义正言辞地说道:“沈宝珍同志是我的未婚妻,革命家庭出身,你这位小同志却诬陷她搞资本主义派头,不知道是不是阴谋,所以今天就是要把你带走进行审理。”   一边说着,向其他几人点头示意。   接着,在王青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两人抓住。   “我是中学zf兵团的人,你们搞什么鬼,竟然敢抓老子。”   王青激烈的挣扎,脸色狰狞,冲着几人大喊大叫。   自称沈宝珍未婚夫的男人轻蔑一笑,王青这种人这种话也只 ¡¾ÔĶÁÈ«ÎÄ¡¿
×÷Õߣº´Þ¿¡ÐÇ |2019-11-17 | ÔĶÁ(973) | ÆÀÂÛ(569)
人同时低着头吃饭。   李荷花和刘秋苗以为两小年轻是害羞了,也没问,只是对视一眼,笑开了。   “咱们就定好了,明年十月份两个人结婚,至于具体是哪一天,我们在好好商量。”这个时间是谢灵和李荷花说的,李荷花当时一听这个时间,就知道谢灵是想等她爹娘一周年后再结婚。   按照这里的风俗,爹娘过世,闺女一个月不办喜事,三个月不穿红衣红鞋,六个月不穿红袜不戴红帽。   但既然是谢灵的一番孝心,李荷花倒是觉得这样好极了。要是亲家不乐意,她真该考虑一下这亲结的是否值得了。   虽然她只是谢灵的堂婶婶,但也是真心实意地为谢灵考虑,想让她嫁个好人家。   不过,刘秋苗可没有觉得不妥,虽说她喜欢谢灵这姑娘,觉得儿子早点娶回来挺好的。   但人姑娘想为爹娘守住一年孝,可见这姑娘是个有孝心的。   而且,谢灵年纪小小,家里就没有长辈亲人,独立抚养两个外甥女。   而这姑娘还是一脸和气、大方稳重的样子,她便有些心疼。   “不着急,不着急,今天定了亲,灵灵啊,就是我媳妇了。不管等多久,我都是乐意的。”刘秋苗笑着说道。   随即,又看向谢灵身边的两个闺女,露出和蔼的笑容,笑着对两人招呼道:“这是秋阳秋月吧,过来奶奶这儿,让奶奶看看。”   秋阳秋月年纪小,不懂这场面意味着什么。见奶奶在叫她们,她们看向谢灵,谢灵摸摸她们的头,说了声:“去吧。”   她们也不胆怯,大方乖巧的走到刘秋苗面前,同时开口说道:“奶奶好。”   两人穿的干净整齐,样子乖巧可爱,虽然不是自家的,但刘秋苗也是喜欢极了:“唉,你们好。”然后递给两人一人一个红包。   秋阳秋月没有立刻接,而是先看看谢灵,见谢灵点头才接过刘秋苗手里的红包。然后有礼貌的说道:“谢谢奶奶。”   这两个孩子是个懂事的,看来这谢灵这闺女教的好啊!   刘秋苗不禁点点头,看向两人的目光更加和善。   李荷花在一旁看着这和谐的一幕,心里算是真正松口气,今天这事情是真成了。   下午三点不留客。   定亲进行的十分顺利,刘秋苗三人在谢灵家坐到两点半就回家去了。   晚上,徐家堂屋   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的椅子上。   徐解放四个兄弟、三个媳妇,并着孩子们都坐在板凳上。   徐长喜看看四个儿子,沉默片刻开口说道:“今天叫你们聚在一起,是为了分家的事情。”   众人闻言不禁震惊,分家?谁分?难道是他们家?   刘秋苗首先被老伴的话给惊着了,语气激烈的说道:“徐老头,你在说什么,咱们家怎么要分家了。”   一边说着,眼睛瞪着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她咋不知道徐家要分家呢?这么大的事都没和她商量就说出来,她可不同意分家。   徐长喜平时尊重老妻的意见,但这会儿却是不理她,再次开口:“就是咱们家要分,今天先和你们说说,等明天咱们请队长来咱俩做个见证,然后就正式分家。”   还真是个不定时炸弹,炸的众人愣住了,他们面对这个消息没有丝毫准备。   徐解放作为老大站起来反对道:“爹,咱们一家人好好的怎么弄分家了。我们兄弟几个哪里做的不好,您说,我们改。”   徐解放性子沉稳忠厚,一贯让着弟弟,孝顺爹娘,所以面对要分家一个消息,他有些不能接受。   徐解军和徐文也是一脸震惊,徐锐还是面无表情。   而三个儿媳妇,她们心里也十分复杂。   做媳妇的谁不想过自己的小日子?   不过,徐家几个兄弟感情不错,婆婆刘秋苗不是个刻薄的,公公虽有威严但也明事理,所以一家子虽有摩擦但也处的十分不错。   而且,刘秋苗和徐长喜都是五十岁左右,年龄还不大。   几个儿媳妇从来没想过能这么早分家。   徐长喜表情严肃,不管儿子媳妇是什么表情,开口说道:“今天不是来和你们商量的,分家这个事情我已经决定了,你们谁也别说。”   说罢,语气温和起来:“你们兄弟几个都是好的,就算分家了你们也还是亲兄弟,还得互相帮持。分家是想让你们过的更好,至于我和你们娘,我们两老人过自己的,平时你们多来看看我们,给我们带着吃的吃饭孝敬就行。”   这温情的一段话,还没等兄弟几个表示感动。   一旁的刘秋苗就开始捂着嘴小声抽泣,一边哭一边说着:“现在大家都不把我这个老婆子放在眼里了,我一天给他们吃给她们喝,都想撇开我单过。老头子也不想让儿子们孝敬我,我真是惨啊”   屋子里的众人瞬间沉默,然后看向徐长喜。   放以前,看到她们娘这么伤心,儿子儿媳妇还会心疼她们娘,都怪他们不好,把娘弄哭了,然后什么都答应说着娘。   可是现在   徐解放挠挠头,眼神示意他爹,意思是爹你惹的祸,你来哄娘。   徐长喜瞪了下面装鹌鹑的几个不孝子,然后咳嗽一声,硬声说道:“老婆子,你也别哭了,今天这事没有改变这一说。”   刘秋苗听他这么一说,不禁一哽,哭的更加委屈:“那你也得和我商量商量啊!我给你徐家做牛做马,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这话说得徐长喜一呛,还做牛做马,看她那样儿,他敢使唤她吗?   不过,语气到底和缓了许多,说道:“我要是和你说,你能同意吗?说不定今天,咱们徐家人都来不全,你都能把咱家儿子儿媳给赶到亲家家里。”   刘秋苗被他说中了心事,干脆耍起赖皮:“反正我不管,我不同意。”   一大把年纪了,在晚辈面前耍赖像什么样?徐长喜咳嗽一声:“一会儿到屋里,我给你好好说说,总之这家是分定了。”   说罢,不理会众人,直接往屋里走去。刘秋苗看看老头子,一咬牙跟着他回屋,看他到底能说出个什么理由。   长辈走了,剩下几个儿子儿媳妇也散去。   几个儿媳妇各有心事,反而没什么说头。   而几个兄弟却是来到院里,聚在一起。   徐文最藏不住话,首先憋不住开口:“你说咱爹是发啥癔症了,好好的分家干嘛?”   徐解放拿手敲他的脑壳:“怎么说话呢,那是咱爹,还发癔症?咱爹做什么都是有原因的。”   “那你说说因为啥子?”   徐解放还没说话,徐锐开口了:“因为你笨。”   徐文最不喜欢别人说他笨,尤其是老四这家伙,反驳道:“徐锐,你竟然敢说你三哥笨。你知道什么叫弟弟吗,当弟弟意味着要尊敬兄长,崇拜兄长”   徐解放见不得他耍宝,直接一锤子,打在他背上,让他闭嘴。   “喂,大哥,你作为兄长应该爱护弟弟,怎么能对我这么残暴。”徐文捂着胸口,仿佛伤心极了。   徐解放瞥他一眼,要不是他锤了他一下,估计等他的就是锐子的手掌了。   平时还说自己聪明,就看这眼力劲儿,还没见过这么笨的呢!   一边,徐锐懒得搭理这个早他几分钟出生的垃圾兄长,面无表情的开口:“以后分家了,照样是兄弟。以后有啥事,该尽力的我一定尽力。”   这话的意思是已经接受了分家这个事实。   徐解放表情有些复杂,但还是点点头。徐解军平时比徐文更贼,这会儿却罕见的沉默,片刻,他抬起头说道:“以后咱还是兄弟,有啥事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没啥本事,但也有一把子力气。”   徐家四个兄弟,徐解放老大,今年二十六岁。徐解军老二,二十四岁。徐文和徐锐是双胞胎,今年二十岁。   兄弟几四个中,徐解放脾气最好,作为大哥比较照顾下面的弟弟。   不过,比起徐文徐锐,和徐解军的关系更加亲近。徐文性子活,是左右逢源。   徐锐性子最孤,也是兄弟中最冷淡的一个。   小时候,四个兄弟还没有长大,就刘秋苗和徐长喜两个人上工,既要养活四个兄弟,还得照顾爹和大哥的儿子。   所以家里条件艰苦,徐解放几个都吃不饱饭,更不用说徐锐这个天生大肚量的。   徐锐小时候还跟他娘委屈说自己吃不饱,可是刘秋苗也没有办法,家里儿子多,粮食就那么些,不能紧着小儿子一个人吃。   而且,当时刘秋苗也有些不相信小儿子的饭量竟然比大他四岁的二儿子还要大。 第36ç«  他独的很   人的性格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形成的, 徐锐同样如此。   自从徐锐发现跟娘说了不顶用后, 他就不再开口表达,也不再露出委屈的表情了。   人慢慢变得孤僻起来。   后来慢慢长大,他的劲儿很大, 比同龄人甚至他二哥的都要大, 他就开始慢慢自己进山里树林里找吃的。   由小时候的蘑菇野菜到长大以后的野鸡野鸭。   懂事后, 也学会给家里人带一些, 但更多的还是仅仅足够他自己填饱肚子。   徐锐的胆子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练出来的。   十五六的时候,三年灾荒,山脚树林里的吃的甚至野菜根都被大家挖光了。   徐锐一个人进了深山,他胆子大, 力气大, 正是锐气十足的年纪, 没想过任何后果,就那样进了猎人都不敢独自去的深山。   他遇到过不少危险, 但都被他巧妙的避过, 有些是因为幸运, 有些则是因为徐锐的实力。   他的一手掩藏气息的技巧就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   年少时,独自烤着食物的徐锐是孤单的, 也是最自在的。   而现在的徐锐,有被时间雕刻的冰冷,更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稳重。   徐长喜坐在堂屋的大方桌前,打量自己的小儿子,叹了口气道:“前几年是我们忽略你了。”   徐锐坐姿□□, 面对自己的父亲,他虽然面无表情,但还是可以看出他的神色是放松的。   他说道:“那个时候很艰难,你和娘对我很好。”是我自己的问题。   徐锐觉得自己从小天生情绪淡薄,哪怕面对爹娘也是如此,他对什么都淡淡的。   所以,从不觉得是他们忽略了自己,反而是他自己有信外。   以前他没觉得,可后来在多次生死徘徊间,他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问题。   徐长喜摇摇头,他这辈子上孝爹娘,下对得起妻子,孩子也是一视同仁。   可却在最后为了别人而委屈了自己的儿子。一眨眼,四年过去,孩子回来了,也稳重不少。   作为父亲,他既骄傲又愧疚,可是孩子都是娶媳妇的年纪了,有些事情该说开了:“四年前,本来是你堂哥去当兵的,结果我让你去了。不知道你怨我不?”   问了一句,也没等徐锐回答,继续说道:“那个时候你才十六岁,你娘哭着不让你走,我就舍得了?”   当时的事情,徐长喜还记在脑海里,怕是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徐长喜大哥徐长南早早的牺牲在战场上,他嫂子病重听了这个消息也一时想不开慢慢去了。   最后,他大哥就留下十二岁的儿子徐解刚和一封遗书。   遗书里说道:让他儿子完成自己的遗志,当个优秀的解放军战士,保家卫国,希望自己儿子比他更加出色。   徐长喜父亲徐满仓平时最骄傲的就是两个儿子,大儿子是解放军战士,在外保家卫国。小儿子勤劳能干,在家孝敬长辈。   可没想到大儿子就这么去了,然后把儿子留下来的唯一一根独苗苗宠上了天。   四年前征兵,徐长喜父亲想着孙子有了家庭有了后代,可以去完成他父亲的遗志了,就让徐解刚报名当兵。   没想到的是徐解刚临阵脱逃,没有半分他父亲的刚毅果敢,反而被娇惯得自私又胆小。害怕自己也像父亲那样牺牲,就求徐长喜别让他去当兵。   徐长喜知道自己的父亲不会允许,果然徐满仓没有答应,他最骄傲的儿子去世了,而徐解刚当兵那是他儿子留下来的遗志,怎么能不去?   再说,徐满仓哪真舍得所以牺牲,那个时候他专门向儿子生前的战友打听过。现在的国家已经慢慢恢复和平,并没有什么战争爆发。   可徐解刚被爷爷惯坏了,他哪想去受苦?就拖着徐锐去报了名,报的是徐锐的名字。   而当时按理说一家只能报一个,当时他们的户口可是上在一起的。   报名时徐锐的户口本是徐长喜给侄子的,也是他默许的。   当时,徐满仓知道后就后悔了,后悔自己惯坏了大孙子,觉得对不起大儿子。可是事情已经成了这样,他不等改变结果,但到底对所以失望了。   而徐锐对于那件事情并没有他们想的那般在意。   他不愿意的事情没人能强迫或者欺骗得了他,当时他那堂哥脸上的表情太假,他当然知道是在骗他报名。   可他还是愿意的,因为他听说部队管饭,每个人都能吃饱。   所以,他是愿意去的。   当时,他觉得爹默许他们这么做是因为不想徐解刚受苦,可是现在,他说道:“爹想让我吃饱饭,不想让我去山里冒险。”   徐长喜欣慰的点点头,笑着说道:“对啊,有这方面的原因。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见过你大伯的战友,他来看过你爷爷,也说了那时候的环境很安全,没有什么战争,所以我才放心你去的。”   他平时是偏疼大哥的儿子,但谁能不疼自己的儿子。人都是自私的,如果真的危险,他不会同意徐锐代替解刚入伍的。   这些话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他媳妇还有几个儿子都以为是自己太过偏心,那会儿还和他闹了好久的别扭,后来知道徐锐第一次来信才有所缓解。   可是他们都没想过,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再怎么心硬,再怎么偏心,也不能把自己儿子推出去。   唯有徐锐,徐长喜看着小儿子,心里越发的高兴,今天总算解了他的心结。   这么想着,他拿起桌上的酒杯,说道:“今儿爹高兴,咱们喝一杯。”   徐锐举起酒杯陪他爹喝。   徐长喜一杯一杯的喝下去,一边喝一边和儿子唠嗑。   “时间过得快啊,你这才刚回家,就定了亲,说话就要结婚了。这些年,你爹也没什么本事帮到你,都是你自己一步一步长成这样的,我其实是高兴的。”徐长喜平时为人强硬倔强,是个传统的父亲,不喜欢在儿子面前说软话。   今天晚上,可能是喝醉了,心里的话一秃噜的往外冒。   “今天,老婆子说我分家傻了,哼,我才不傻。你是我儿子,老子还能不知道你,就算我不说,你锐子也是准备说这事儿的。”   一边说,一边推推徐锐:“说,是不是?”   徐锐没有否认,尽管他爹喝迷糊了,也不准备糊弄他,说道:“我是准备和你们说分出去的。”   “我就知道你这小子,独的很,平时不和几个兄弟说话,嫂子也不接触,就一天天的工作干活。”   不过,你爹娘也不怪你,你性子就这样”   徐锐见徐长喜越说越激动,觉得他爹这酒是不能喝了。   于是,把徐长喜手中的酒杯放下,不管他爹怎么抗拒,直接扶起他往他屋里走。   他娘应该睡了,不能打扰,只能让他爹在他的屋里将就一晚。   徐锐习惯一个人睡觉,而现在,他爹呼哧呼哧的声音传来,让他有些难以入睡。   想到谢灵,不知道她睡了没有?睡之前想过他没有?睡得安稳不?      一想起谢灵,徐锐脑子里便有一大堆关于她和他的事情,这一点都不像他,可是他甘之若饴。   有一句话他爹说的不对,他独的很,除了对谢灵。   一边,刘秋苗并没有入睡,而是一直在想老头子的话。   几个儿子大了,有媳妇有孩子了,他们一个个都想经营自己的小家。   现在看着是和睦,但是等小儿子也娶妻了,孙子们长大了,就不能这么和稀泥了。   家里四兄弟,老大老二老三都是在队里上工,差距不大。   而老四却是在城里上班,一个月工资福利样样不少,光这不到两个月都往家里拿了不少东西了。   这些东西要说吃的最少的还是徐锐,短时间还行,可时间长了就算徐锐不计较,能保证几个儿子儿媳妇能守住本心,不把锐子带的东西当成理所当然?   没分家前,家里所有人的工资工分上交,锐子没娶妻时,你可以替他攒着娶媳妇用。   可说话锐子娶媳妇后呢!   锐子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拼来的,家里人没有帮过他一分忙,甚至花费的也是家里最少的。   所以,咱不能这么和稀泥似的搅在一起。趁家里人还和睦就分了。   几个儿子儿媳妇也不是那些个不孝敬长辈的人,咱们自己分出来,家里挨着,他们也会主动孝敬咱们。   再说,咱们自己有手有脚,不用他们也能养活的了自己。      刘秋苗想着老伴儿说的话,心里一阵复杂,她以前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被她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都是儿子,她就想着每个人都好好的,大家都在一起和睦相处。   锐子最争气,平时给家里带的东西最多,补贴家里,给孙子吃,也是好的。   可是徐长喜这么把话一摊,她知道是该分开了。   生产队大部分人不分家是因为大家虽然各有各的毛病,但都半斤八两。   而她们家,锐子确实比前面三个哥哥高好大一截。   想起老伴儿严肃的表情,刘秋苗知道:明天,这家是分定了。   老大屋子   王英正在衬炕,看了正在糊窗的丈夫一眼,仿佛不经意间问道:“咱明天真的要分家?三个弟弟也同意吗?”   徐解放点点头:“咱爹决定的事可没反悔过,这家肯定是要分的。刚才我和解军他们聊了聊,他们同意分家了。不过不管怎么样,以后都是兄弟,只是分了家又没断了联系。”   王英惊讶道:“四弟还没有结婚?他也同意?”   徐解放闻言有些复杂,说道:“今天还是四弟最先开口的,他当然同意了。至于婚事,他已经定下来,到时候彩礼钱肯定是要给锐子的。锐子这段时间给家里添了不少东西,这些就不说了。但他这几年邮回来的钱娘都给他攒着,也应该给他的,我们当哥的肯定不能占弟弟便宜。”   王英闻言眼里一暗,随即点点头,温和一笑,不再继续说话。 第37ç«  数学学渣   王晋军被徐解放请到徐家, 看着徐家一屋子的人, 他难得的有猩圈。   “长喜啊,你们这是真要分家了?”王晋军作为南理生产队的队长,素来公正严明, 给不少下家儿当过分家的见证人。可那些个分家的不是因为兄弟妯娌感情不和实在过不到一处儿, 就是家里老爹老娘去世了。   而这徐家, 儿子孝顺, 兄弟和睦,条件不差的,怎么也不像个分家的样子呀!   想到这儿,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徐长喜一眼。   “孩子们都长大也成人家了, 我和他娘也老了, 就想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今天请队长来, 就是给咱做个见证。”徐长喜把王晋军迎到他旁边的座位上,开口说着话。可能是因为昨天喝醉了的缘故, 嗓子有些哑, 脸色也不怎么好。   他想着, 人不服老不行啊,以前喝一大瓶烈酒照样神清气爽, 睡一觉啥事没有。可昨天晚上喝了一点米酒就醉成那样了,今天更是有些提不起劲儿来   一旁,刘秋苗神色不好,眼神冷冷的,这老头子当他还是小伙子, 竟然背着她把箱子里藏的酒全喝了,也不怕喝死他。   今天还和她耍滑头,说是锐子非要和他喝,他这话她都听的替他脸红。   老俩口脸色都不怎么好,王晋军看着误以为两人为分家的事情伤心呢!   可不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吗?唉,长喜这老家伙就是嘴硬心软。   本来想再劝劝老伙计,可还没等他说话,徐长喜就开口说道:“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就算今天分家了,也要记得你们是亲兄弟。你们老子还活着,有我在一天,谁要是不成好的,老子我照样打你们。”   说话间,向刘秋苗递过手去。   刘秋苗神色间虽有不舍,但到底给了丈夫账本。说是账本其实捡漏极了,就是一个用白线装娥来的黄色小本子。   徐长喜接过后也没看直接给了王晋军。   王晋军看着这意思就知道老伙计是下定决心分家了,心里叹口气,没再劝他。   他面容严肃的翻开本子,开始念起来:红薯:十袋玉米:五袋   小麦:两袋   大米:一袋   锅:两口      现钱:八百零一块五   五间小屋子,一间堂屋      生产队里装粮食都用的是自家编的草袋子,一个袋子大约能装50斤的粮食。   徐家徐长喜和几个儿子身体壮,干活勤快,就连几个儿媳也不拖后腿,工分挣得多,所以粮食这么多不足为奇。   不过这现钱倒是令王晋军十分震惊,现在一家能有个二三百就不错了,这徐家竟然有八百多。   这么多钱不可能是老大老二他们挣得,在地里刨食哪能攒下这么多。   随即,他看向站在一边面无表情的徐锐,也隐约有些理解老伙计为啥要分家了。   果然,就听徐长喜说道:“刚刚队长念的就是咱家的所有东西,这些东西到底怎么来的,你们娘都一笔一笔的记在本子上。   家里的粮食都是我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上工挣来的,而锐子刚回家,没有分过粮食,但他当兵四年给家里一共汇了六百多块钱,这挟大部分都被你们娘攒着。   房子是前两年刚翻修过的,当时锐子不在,没有出人力,但钱却是出的最多的。   这些你们可认?”   徐长喜一番话说的清清楚楚,大家也都有一笔账记在心里,知道他说的公正。   所以不管有什么小心思,明面上都点点头。   徐长喜心里满意,继续开口说道:“虽说你们娘今年没上过几次工,但却是为家里做饭、喂鸡、看孩子,也辛苦得很。   我虽是一把老骨头,但干活也不比你们兄弟几个差。   所以,我把家里的粮食分成四分,我们老两口一份,老大老二老三各一份。有剩余的零头,把零头给老四。你们觉得如何?”   这让几个兄弟不知道怎么开口,粮食确实没有徐锐的贡献,但作为兄弟也不能直接说出来,同意爹的分法。   公公没有要把粮食分给老四的意思,让下面三个儿媳妇松了口气。   尤其是老大媳妇王英,她不是抠门小气,只是小弟没有上工,把粮食分给他,那他们作为大哥大嫂肯定要更吃亏。而后面,听公公的意思肯定要把大部分钱给小弟。   她有两个儿子,得为自己的小家考虑,她家男人是个好兄长,她就得精打细算一些。   “没意见。”这时徐锐开口,让大家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徐长喜点点头,继续道:“房子正好五间,一家一间。堂屋还留着待客用。   除了锐子往家里汇的钱,剩下的二百块还是分成四份,我们老俩口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一份。   至于锐子虽然汇了六百块钱,他不在家没有开销,但也没有在家照顾父母,作为补偿,拿出一百一十块钱,我们老俩口五十,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二十。剩下的给锐子,当作他娶媳妇的钱。这个分法可有意见?”   按理说这个分法谁都说不出错来。   就连见证过无数次分家的王晋军也觉得这分得够公正。   几个兄弟同时点头,表明没有意见。   只有徐锐开口了:“爹,我那间屋子给家里几个孩子住吧!我另外起房子,在房子起好前,先住在那儿!”   他快要结婚了,虽然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他是不想委屈她的。   虽然给不了她最好的,最起码也要在结婚之前,起好新房子,给她一个宽敞舒适的家。   屋里的人听到他这么说就是一愣,起房子可需要不少钱,不说材料问题,光吃吃喝喝就得花费不少。   就算他这次分的多,可是他还要买粮食,以后还有置办彩礼、结婚一大堆事等着他呢!   锐子不会是长期在部队待着,对外面的事糊涂了吧。   徐长喜闻言也是眉头一皱:“你考虑好了,盖房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徐锐点头,这事他早有成算,至于花费方面虽然没有仔细打听过。   但他现在手里的钱是肯定够的。   在部队四年,徐锐的职位越来越高,工资也越来越多,那挟一般都是自己留一半,给他娘汇一半。   他没有什么开销,基本都存着。   然后是今年当兵转业的转业费也有一千块钱。   不用说盖一座房子,就是盖两座也是够够的。   不过,徐锐也不会说出具体有多少钱,只是开口道:“这几年我攒了点,应该是够的。”   徐长喜听了这句话点点头就没再问了,他自个心里有数就成。   这家分到这儿,算是定了下来。   王晋军拿出笔在白纸上写下一段话,大意是:十一月十四号,徐长喜一家分家,财产公平分配   然后,徐长喜和徐解放四个兄弟分别摁上自己的手印子。   王晋军完成自己的使命也不打扰徐家的分家饭,没在徐家逗留,直接离开。   中午,刘秋苗带着几个儿媳妇,把平时舍不得吃的鸡蛋拿出来炒上。   再和面,扯了面条。锅里下上白生生的面条,放上野山菇,把鸡蛋卤进去,放上油和香葱。   一顿香喷喷的鸡蛋面就是徐家今天的午饭。   徐磊徐周还小啥也不懂,只高兴于能吃上这么香的面条。   抓着碗使劲儿往嘴里扒,尤其是徐磊,因为吃的急,动不动就往桌子上掉根面条,然后用筷子夹桌上的碎面条。   他没啥耐心,夹不起来的时候,干脆直接上手抓,吃得狼吞虎咽。   比起徐磊,徐周就显得温和多了,吃的小心翼翼。不过,他也怕面条掉出来,整个头都埋在碗里。   老三徐平还是三个月的奶娃娃,被他娘放在屋子里睡觉。   与小孩子的不谙世事,显然大人要复杂的多。   虽是难得的一顿好饭,但也吃的不是滋味。   吃完饭,上工的上工,干活的干活。   今天是礼拜天,徐锐不用上班,所以今天就他最闲。   不理会侄子吵着让他玩球的请求,直接骑上自行车去谢家沟。   谢家沟   谢灵正在教秋阳秋月功课。   之前谢灵在废品站淘过一次书,可惜没有看到过一年级的课本。   所以,她现在只能按照自己的方式,一点一点教她们。   秋阳秋月今年五岁,年纪还小,不过可能是因为谢灵经常给她们讲故事开阔视野的缘故。   两人的理解能力十分不错,对认字也十分感兴趣。   一天认五个字稳稳当当,明天还能记得。   不过,要说两人是语文上的学霸,那数学上就是名副其实的学渣。   “5+6等于几?”谢灵边说还边写在纸上给两人看。   “等于10。”秋阳磨磨噌噌,犹豫片刻,终于吐出来个数。   而秋月则是干脆不知道,眼神懵懵懂懂,活像刚睡醒似的。   虽然确实刚午睡过,只不过两人早被谢灵泡的酸甜红果茶给震醒。   谢灵听到答案,看看两个闺女,也挺无奈。俩人从一到一百认得清清楚楚。   遇到两个同样的数字相加,就算来个10+10,也能说出20来。   可到一个奇数一个偶数相加就卡壳了,秋阳蒙数字,秋月干脆不说话。   谢灵想想谢家的基因,谢静念过初中,没听过数学考个位数啊!而谢灵更是个理科生,数学最好。   难道是罗家那边的基因?   也不对,罗家那群人笨的很,哪能和秋阳秋月比。   两个孩子还是很聪明的,可能是年纪还小,罗辑思维能力还没有发育的缘故?   要不然,就是她教的太差?   谢灵面对两双懵懂无辜的眼睛,难得的有些心虚,她讲故事还行,可给小孩儿讲1+1,1+2等于几,这种问题,简直要了她的命。   1+1就是等于2,还要讲?这是谢灵心里最真诚的想法。   所以,面对两个闺女,她讲的真没有什么耐心。 第38ç«  我得考虑考虑   徐锐现在来谢家沟都是光明正大的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毕竟自己未婚妻是谢家沟人, 四舍五入他也算谢家沟的人了吧   他骑着自行车,也没有操小道,一路走来, 遇到不少人。   自行车可是这年代的稀罕物件, 看着了谁不多瞅两眼?连带着这骑车的人也被关注上了。   “这是东头谢灵定亲那个不是?”谢家沟生产队也就几十户人家, 谁家有个啥事, 一张嘴就能说得整个生产队都知道。   何况谢灵近来还是队里的风云人物,管着宣传队,把宣传队整的越来越好不说。就那养猪的法子还是她提出的,没见那三头猪比以往这个时候都要胖吗?   所以, 谢灵有个啥事, 大家非常关注。   “哎, 没看清,不过那身材像是南理徐家那个。谢灵那丫头和南理徐家定的亲, 听说那小伙子长的大高个, 还当过兵, 刚从部队上退下来。现在还是个吃商品粮的呢!这下,那谢灵可是有福气了。”这人显然是知道个中内情的。   “切, 就是在城里上班,连城里户口都没有,可没有供应粮。”   “那人家也比一般的庄稼汉子挣得多。你看人这不是自行车都有了。”   “谢灵自个就争气,找个好婆家是应该的。”      后头的议论,徐锐不清楚。   不过, 他对别人的视线最为敏感。感觉到好多人看他了,也不介意,他是谢灵的未婚夫这件事越多人知道越好。   徐锐外表严肃但是内心还是有一颗十分骚动的心。   徐锐到谢家的时候,谢灵正在教两个闺女数数,并且和个位数加减法死磕。   听到敲门声,她反而松口气,推开门就看见穿着一身军装的徐锐。   面上一阵欢喜,露出笑容,开口说道:“快进来吧!”   说话间又看他推着车,有墟怪:“你今儿不上班,怎么骑车来了?南理和谢家沟离得不远吧?”   徐锐有些语塞,他总不能说自己故意的吧!   好在,谢灵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其他想法,说罢又转开话题。   一边说着,两人进去堂屋。   堂屋里秋阳秋月正在写数字,见着徐锐,一点不像以前那么拘束了。   秋阳语气亲近的向他问好:“叔叔,你来了。”   秋月则把板凳让出来道:“叔叔坐这里。”   徐锐面对她们的热情,有校然,他以前这么招俩小孩儿待见的吗?   不过,脸上还是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看了一眼秋月让他坐得小凳子,说道:“你坐吧,叔叔不坐。”   一旁,谢灵微笑的看着这一幕,觉得自己没白说。不过,看出徐锐的紧张,到底替他解了围:“学了这么久该休息休息了,你们自己玩。小姨和叔叔说会话。”   秋阳秋月乖乖点头,各自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就着小方桌玩翻花绳。   这边,两人坐在一起聊起来。   “徐锐,你以前上小学的时候怎么学一年级加减法的?”谢灵自己小时候接受的是精英教育,从小学的太多,这种最基本的反而忘的干净。   但又不能敷衍孩子,就想问问徐锐以前怎么学的,给她来点借鉴。   徐锐九岁上的小学一年级,对此还记得清楚,想想开口说道:“那会儿老师让大家自己劈短木棒,然后一根一根数。”   那会儿徐锐的性子已经有冷冰冰的雏形,不过到底还小,爱和人争强好胜。   放学的时候,看其他人约定好等下一次上课就比谁的木棒多、谁的木棒整齐。   他虽然沉默着不说话,但到底放在了心上。   回到家放下书包,就一个人去山上撇了几十根木棒,还偷偷拿着家里的菜刀把一个个木棒切的整整齐齐。   结果,等他上课的时候,老师只让人拿出十根木棒,其它木棒根本没有用上。   徐锐失落的回到家,面临的就是他娘的一顿铁板肉,因为家里唯一的菜刀被他切木棒切钝了。   这种丢脸的事徐锐当然不能说出来。   木棒?她倒是用细柴火劈成一小节一小节让俩闺女数了,不过她看两人没多大兴趣。   难道是因为柴火太丑了?   不过,说出木头,谢灵倒是想起一样东西。她面上带着甜笑,眼睛放光的看着徐锐说道:“徐锐,你时间多吗?”   徐锐面对她的笑脸有些失神,然后不自觉的点点头。   谢灵见他点头,高兴的对他说道:“你坐在这儿等等,我去拿纸。”   谢灵进了睡觉的屋子,打开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一张白纸和一只铅笔。   回到堂屋,坐在桌子前开始画画,绘图并不复杂,只是一个由数字碎片组成的房屋。   画完后递给徐锐,开口说道:“这个能做出来吗?”谢灵画的缩小版屋子只是最简单的积木,除了要卡那块,其它地方十分简单,但手工确实非常复杂。   这种简单构造图,谢灵手到擒来,画的十分专业。徐锐一看就懂,虽然有些不太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但做起来应该不难,就是有些繁琐。于是,他点点头,说道:“我尽快做出来。”   虽然他答应的轻巧,但徐锐平日也要上班,谢灵也不忍心他太过辛苦,不过,“徐锐,咱们一起做吧,我也不着急用,等下个礼拜六礼拜天你拿着工具来我家,我给你帮忙,咱们两个一起做。”   谢灵觉得这个主意好极了,不仅能给两个闺女做个益智玩具,还能和徐锐相处。   至于时间肯定来得及,她也不急着用。至于教两个闺女数数,她寻思着弄几根整齐的木棒给她们。   之前也是她考虑不周,两个小女孩儿拿着碎柴火哪有兴趣数数?   徐锐听了眼里一亮,他一个人就能做,但是这样能和谢灵待在一起,确实好极了。   徐锐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脸上虽然没有笑容,但嘴角微张也显示了他的好心情。   谢灵看看他微红的耳朵,又是这样。每次情绪一激动,徐锐的耳朵就红了。   她捂嘴笑开,注视徐锐的眼睛越发的亮。   因为两个小孩儿在,两人不敢做过分的举动,但眼神却是越发的交缠。   徐锐握住谢灵的手,谢灵先是看看前面小方桌上翻花绳的两个孩子,见她们在玩自己的没有注意这边,她才放心的任他牵着。   徐锐牵着她的手安安分分,也没有再做其它,只是开口问道:“灵灵喜欢什么房子建在哪里?偏僻一点还是热闹一点?”   本以为徐锐会做什么的谢灵没想到自己听见这种问题,她顾不上自己一瞬间的羞恼,好奇的开口:“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徐锐没有瞒着她,把今天分家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解释道:“我准备申请地基,早点把房子建起来,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喜欢什么地方。”   谢灵愣了一下,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里的感觉。   前世全国各地分布着她的房产,并不觉得那些家有什么区别,只是用来睡觉生活的地方罢了。   地段是最好的、装修是最高档的、配置也是顶级的,可是这一切不用她操心。生活助理就可以给她打理好一切。   而现在,就这么一句话竟然让她有些感触。   谢灵垂了眼睑,片刻后恢复平静,歪歪头,笑着开口说道:“当然是偏僻一点的,热闹的地方房屋多,能批下来的地基肯定不大。   我希望申请的地基大一点,然后有个非常大的院子,不仅能放下各种杂物,还能种几棵果树,比如苹果、桃子、李子都可以。”   谢灵越说越兴奋,谢家没有种果树,院子虽然大,但那是因为要圈自留地。她来了这里就吃过几个苹果,其它水果还没吃过。   不光营养问题,关键是她嘴馋了。本不是吃货的谢灵现在动不动就想琢磨点新鲜的吃食。   徐锐十分喜欢谢灵这样欢喜的样子,也不插嘴,一直听她说着。   “还有啊,建屋子的时候把窗户的地方留大点,既通风又明亮。就算没有玻璃,用油布也行。”   谢家现在的屋子就是窗户太小还太高,她知道那是因为冬天怕冷,但确实不怎么好,本来墙就不白,这样显得屋子更加阴暗了,有时候外面还没黑天,屋子里面就黑乎乎的了,她一点都不喜欢。   徐锐没有说话,只眼神专注地看着她,不时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厕所是最重要的,一定不要只拿木板将就,一定得拿砖头好好垒垒。”她每次上厕所都提心吊胆的,她有原主的习惯,知道不会掉下去,但心理上却克服不了,平时就连两个闺女她都不敢让两人独自上。   虽然两个闺女一点都不害怕。   谢灵提起房子简直有太多要说要吐槽的了,毕竟徐锐说的屋子将来她也要住。   不过,她的要求好像太多了,说了这么多,其实才刚开始,于是对徐锐说道:“我的要求好像太多了。”   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本来就是问你的意见的,这才一点点。如果你嫌说着累,可以记在纸上给我,咱们的家一定按你说的做。”   只要谢灵和他在一起,无论什么事,他都会依着她。   谢灵也不跟他客气,笑着点点头:“离建房子还有一段时间,反正也不着急,让我好好想想,一起写在纸上。”说到这儿,谢灵瞥他一眼,眼睛越发灵动,笑的像只偷腥的小狐狸:“到时候可别怨我啰嗦。”   徐锐捏捏她的手,“不会的,不过”随即,徐锐的嘴唇靠近她的耳朵,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只有一点得听我的,结了婚,婚房只有你我,没有其他人。”   这话的意思她懂,是不想让两个闺女跟他们一个屋里睡。   她闻言有些羞恼,又被他喷在耳朵上温热的呼吸弄得一颤。   这人当真可恶,学坏了,竟然往她耳朵里吹气。   “这个我得考虑考虑。”为了泄愤,她故意这么说道。 第39ç«  学校事   长县高中   高二年级正在进行期中考试, 四十个学生安静的坐在座位上考试。   讲台上, 监考老师坐在讲桌前做卷子,也没看下面的学生,大约是觉得没人抄的缘故。   不过, 也确实是这样。该认真做卷子的头也不抬, 不会的则是直接坐在座位上睡觉或者玩自己的, 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成绩如何, 有的连名字都不写。卷子空白,比他们的脸还干净。   教室内,可以说是一片和谐。   突然,一阵闹声传来, 接着就是一大串脚步声, 像是一群人往这边走来, 随即教室的木门被推开。   推的力度很大,一点不像学校巡查的老师, 反而像是来找茬的。   教室里的众人皆被惊了一下, 然后往门口看去。   只见为首的是个年轻女孩儿, 齐耳短发的刘胡兰头,穿着一身青年军装, 身材娇小,不过气势倒是十足。   “王青诬陷革命小将,断绝革命小将生活来源,我们今天要对他进行审理。”女孩儿声音洪亮,语气十分严厉, 后面跟着几个明显比她成熟大不少的同样穿着军装的男女同志。   教室里正在考试的学生包括监考老师表现的十分震惊,这女孩儿大家都认识,不就是一个多月前被□□带走的沈宝珍吗?   她这是被放出来了,还要带走班上的另一个同学?   “艹,你说老子诬陷革命小将,你给老子指指,老子诬陷哪个了?”王青是班上有名的差生,每次考个位数都得看他心情。   今天考试,本来是非常无聊的,没想到竟然有人闯进来,一看就是来找茬的。   本想看看戏,说不定还能趁手捞一把。   可没想到看戏看到他自己头上,还是来找他的。   再仔细一看那女人,不就是之前让□□带走的沈宝珍吗?   头发剪短了,也不穿裙子了,变化太大,一开始都差点没认出来。   以前这女人穿得好,吃得好,傲气得跟,还一直对他爱搭不理,不就是看不上他这个差生嘛。结果最后还不是被他给告了。   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出来的,但王青也不怕她,直接怼过去,语气嚣张,态度轻蔑,显然不把他们当回事。   这回沈宝珍没说话,倒是离她最近的男同志开口了,态度不比王青好到哪里去,但言语比王青正派得多。他个子不高,长的憨厚,一脸义正言辞地说道:“沈宝珍同志是我的未婚妻,革命家庭出身,你这位小同志却诬陷她搞资本主义派头,不知道是不是阴谋,所以今天就是要把你带走进行审理。”   一边说着,向其他几人点头示意。   接着,在王青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两人抓住。   “我是中学zf兵团的人,你们搞什么鬼,竟然敢抓老子。”   王青激烈的挣扎,脸色狰狞,冲着几人大喊大叫。   自称沈宝珍未婚夫的男人轻蔑一笑,王青这种人这种话也只 ¡¾ÔĶÁÈ«ÎÄ¡¿
×÷Õߣº²ÜÇÙ |2019-11-17 | ÔĶÁ(979) | ÆÀÂÛ(327)
人同时低着头吃饭。   李荷花和刘秋苗以为两小年轻是害羞了,也没问,只是对视一眼,笑开了。   “咱们就定好了,明年十月份两个人结婚,至于具体是哪一天,我们在好好商量。”这个时间是谢灵和李荷花说的,李荷花当时一听这个时间,就知道谢灵是想等她爹娘一周年后再结婚。   按照这里的风俗,爹娘过世,闺女一个月不办喜事,三个月不穿红衣红鞋,六个月不穿红袜不戴红帽。   但既然是谢灵的一番孝心,李荷花倒是觉得这样好极了。要是亲家不乐意,她真该考虑一下这亲结的是否值得了。   虽然她只是谢灵的堂婶婶,但也是真心实意地为谢灵考虑,想让她嫁个好人家。   不过,刘秋苗可没有觉得不妥,虽说她喜欢谢灵这姑娘,觉得儿子早点娶回来挺好的。   但人姑娘想为爹娘守住一年孝,可见这姑娘是个有孝心的。   而且,谢灵年纪小小,家里就没有长辈亲人,独立抚养两个外甥女。   而这姑娘还是一脸和气、大方稳重的样子,她便有些心疼。   “不着急,不着急,今天定了亲,灵灵啊,就是我媳妇了。不管等多久,我都是乐意的。”刘秋苗笑着说道。   随即,又看向谢灵身边的两个闺女,露出和蔼的笑容,笑着对两人招呼道:“这是秋阳秋月吧,过来奶奶这儿,让奶奶看看。”   秋阳秋月年纪小,不懂这场面意味着什么。见奶奶在叫她们,她们看向谢灵,谢灵摸摸她们的头,说了声:“去吧。”   她们也不胆怯,大方乖巧的走到刘秋苗面前,同时开口说道:“奶奶好。”   两人穿的干净整齐,样子乖巧可爱,虽然不是自家的,但刘秋苗也是喜欢极了:“唉,你们好。”然后递给两人一人一个红包。   秋阳秋月没有立刻接,而是先看看谢灵,见谢灵点头才接过刘秋苗手里的红包。然后有礼貌的说道:“谢谢奶奶。”   这两个孩子是个懂事的,看来这谢灵这闺女教的好啊!   刘秋苗不禁点点头,看向两人的目光更加和善。   李荷花在一旁看着这和谐的一幕,心里算是真正松口气,今天这事情是真成了。   下午三点不留客。   定亲进行的十分顺利,刘秋苗三人在谢灵家坐到两点半就回家去了。   晚上,徐家堂屋   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的椅子上。   徐解放四个兄弟、三个媳妇,并着孩子们都坐在板凳上。   徐长喜看看四个儿子,沉默片刻开口说道:“今天叫你们聚在一起,是为了分家的事情。”   众人闻言不禁震惊,分家?谁分?难道是他们家?   刘秋苗首先被老伴的话给惊着了,语气激烈的说道:“徐老头,你在说什么,咱们家怎么要分家了。”   一边说着,眼睛瞪着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她咋不知道徐家要分家呢?这么大的事都没和她商量就说出来,她可不同意分家。   徐长喜平时尊重老妻的意见,但这会儿却是不理她,再次开口:“就是咱们家要分,今天先和你们说说,等明天咱们请队长来咱俩做个见证,然后就正式分家。”   还真是个不定时炸弹,炸的众人愣住了,他们面对这个消息没有丝毫准备。   徐解放作为老大站起来反对道:“爹,咱们一家人好好的怎么弄分家了。我们兄弟几个哪里做的不好,您说,我们改。”   徐解放性子沉稳忠厚,一贯让着弟弟,孝顺爹娘,所以面对要分家一个消息,他有些不能接受。   徐解军和徐文也是一脸震惊,徐锐还是面无表情。   而三个儿媳妇,她们心里也十分复杂。   做媳妇的谁不想过自己的小日子?   不过,徐家几个兄弟感情不错,婆婆刘秋苗不是个刻薄的,公公虽有威严但也明事理,所以一家子虽有摩擦但也处的十分不错。   而且,刘秋苗和徐长喜都是五十岁左右,年龄还不大。   几个儿媳妇从来没想过能这么早分家。   徐长喜表情严肃,不管儿子媳妇是什么表情,开口说道:“今天不是来和你们商量的,分家这个事情我已经决定了,你们谁也别说。”   说罢,语气温和起来:“你们兄弟几个都是好的,就算分家了你们也还是亲兄弟,还得互相帮持。分家是想让你们过的更好,至于我和你们娘,我们两老人过自己的,平时你们多来看看我们,给我们带着吃的吃饭孝敬就行。”   这温情的一段话,还没等兄弟几个表示感动。   一旁的刘秋苗就开始捂着嘴小声抽泣,一边哭一边说着:“现在大家都不把我这个老婆子放在眼里了,我一天给他们吃给她们喝,都想撇开我单过。老头子也不想让儿子们孝敬我,我真是惨啊”   屋子里的众人瞬间沉默,然后看向徐长喜。   放以前,看到她们娘这么伤心,儿子儿媳妇还会心疼她们娘,都怪他们不好,把娘弄哭了,然后什么都答应说着娘。   可是现在   徐解放挠挠头,眼神示意他爹,意思是爹你惹的祸,你来哄娘。   徐长喜瞪了下面装鹌鹑的几个不孝子,然后咳嗽一声,硬声说道:“老婆子,你也别哭了,今天这事没有改变这一说。”   刘秋苗听他这么一说,不禁一哽,哭的更加委屈:“那你也得和我商量商量啊!我给你徐家做牛做马,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这话说得徐长喜一呛,还做牛做马,看她那样儿,他敢使唤她吗?   不过,语气到底和缓了许多,说道:“我要是和你说,你能同意吗?说不定今天,咱们徐家人都来不全,你都能把咱家儿子儿媳给赶到亲家家里。”   刘秋苗被他说中了心事,干脆耍起赖皮:“反正我不管,我不同意。”   一大把年纪了,在晚辈面前耍赖像什么样?徐长喜咳嗽一声:“一会儿到屋里,我给你好好说说,总之这家是分定了。”   说罢,不理会众人,直接往屋里走去。刘秋苗看看老头子,一咬牙跟着他回屋,看他到底能说出个什么理由。   长辈走了,剩下几个儿子儿媳妇也散去。   几个儿媳妇各有心事,反而没什么说头。   而几个兄弟却是来到院里,聚在一起。   徐文最藏不住话,首先憋不住开口:“你说咱爹是发啥癔症了,好好的分家干嘛?”   徐解放拿手敲他的脑壳:“怎么说话呢,那是咱爹,还发癔症?咱爹做什么都是有原因的。”   “那你说说因为啥子?”   徐解放还没说话,徐锐开口了:“因为你笨。”   徐文最不喜欢别人说他笨,尤其是老四这家伙,反驳道:“徐锐,你竟然敢说你三哥笨。你知道什么叫弟弟吗,当弟弟意味着要尊敬兄长,崇拜兄长”   徐解放见不得他耍宝,直接一锤子,打在他背上,让他闭嘴。   “喂,大哥,你作为兄长应该爱护弟弟,怎么能对我这么残暴。”徐文捂着胸口,仿佛伤心极了。   徐解放瞥他一眼,要不是他锤了他一下,估计等他的就是锐子的手掌了。   平时还说自己聪明,就看这眼力劲儿,还没见过这么笨的呢!   一边,徐锐懒得搭理这个早他几分钟出生的垃圾兄长,面无表情的开口:“以后分家了,照样是兄弟。以后有啥事,该尽力的我一定尽力。”   这话的意思是已经接受了分家这个事实。   徐解放表情有些复杂,但还是点点头。徐解军平时比徐文更贼,这会儿却罕见的沉默,片刻,他抬起头说道:“以后咱还是兄弟,有啥事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没啥本事,但也有一把子力气。”   徐家四个兄弟,徐解放老大,今年二十六岁。徐解军老二,二十四岁。徐文和徐锐是双胞胎,今年二十岁。   兄弟几四个中,徐解放脾气最好,作为大哥比较照顾下面的弟弟。   不过,比起徐文徐锐,和徐解军的关系更加亲近。徐文性子活,是左右逢源。   徐锐性子最孤,也是兄弟中最冷淡的一个。   小时候,四个兄弟还没有长大,就刘秋苗和徐长喜两个人上工,既要养活四个兄弟,还得照顾爹和大哥的儿子。   所以家里条件艰苦,徐解放几个都吃不饱饭,更不用说徐锐这个天生大肚量的。   徐锐小时候还跟他娘委屈说自己吃不饱,可是刘秋苗也没有办法,家里儿子多,粮食就那么些,不能紧着小儿子一个人吃。   而且,当时刘秋苗也有些不相信小儿子的饭量竟然比大他四岁的二儿子还要大。 第36ç«  他独的很   人的性格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形成的, 徐锐同样如此。   自从徐锐发现跟娘说了不顶用后, 他就不再开口表达,也不再露出委屈的表情了。   人慢慢变得孤僻起来。   后来慢慢长大,他的劲儿很大, 比同龄人甚至他二哥的都要大, 他就开始慢慢自己进山里树林里找吃的。   由小时候的蘑菇野菜到长大以后的野鸡野鸭。   懂事后, 也学会给家里人带一些, 但更多的还是仅仅足够他自己填饱肚子。   徐锐的胆子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练出来的。   十五六的时候,三年灾荒,山脚树林里的吃的甚至野菜根都被大家挖光了。   徐锐一个人进了深山,他胆子大, 力气大, 正是锐气十足的年纪, 没想过任何后果,就那样进了猎人都不敢独自去的深山。   他遇到过不少危险, 但都被他巧妙的避过, 有些是因为幸运, 有些则是因为徐锐的实力。   他的一手掩藏气息的技巧就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   年少时,独自烤着食物的徐锐是孤单的, 也是最自在的。   而现在的徐锐,有被时间雕刻的冰冷,更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稳重。   徐长喜坐在堂屋的大方桌前,打量自己的小儿子,叹了口气道:“前几年是我们忽略你了。”   徐锐坐姿□□, 面对自己的父亲,他虽然面无表情,但还是可以看出他的神色是放松的。   他说道:“那个时候很艰难,你和娘对我很好。”是我自己的问题。   徐锐觉得自己从小天生情绪淡薄,哪怕面对爹娘也是如此,他对什么都淡淡的。   所以,从不觉得是他们忽略了自己,反而是他自己有信外。   以前他没觉得,可后来在多次生死徘徊间,他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问题。   徐长喜摇摇头,他这辈子上孝爹娘,下对得起妻子,孩子也是一视同仁。   可却在最后为了别人而委屈了自己的儿子。一眨眼,四年过去,孩子回来了,也稳重不少。   作为父亲,他既骄傲又愧疚,可是孩子都是娶媳妇的年纪了,有些事情该说开了:“四年前,本来是你堂哥去当兵的,结果我让你去了。不知道你怨我不?”   问了一句,也没等徐锐回答,继续说道:“那个时候你才十六岁,你娘哭着不让你走,我就舍得了?”   当时的事情,徐长喜还记在脑海里,怕是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徐长喜大哥徐长南早早的牺牲在战场上,他嫂子病重听了这个消息也一时想不开慢慢去了。   最后,他大哥就留下十二岁的儿子徐解刚和一封遗书。   遗书里说道:让他儿子完成自己的遗志,当个优秀的解放军战士,保家卫国,希望自己儿子比他更加出色。   徐长喜父亲徐满仓平时最骄傲的就是两个儿子,大儿子是解放军战士,在外保家卫国。小儿子勤劳能干,在家孝敬长辈。   可没想到大儿子就这么去了,然后把儿子留下来的唯一一根独苗苗宠上了天。   四年前征兵,徐长喜父亲想着孙子有了家庭有了后代,可以去完成他父亲的遗志了,就让徐解刚报名当兵。   没想到的是徐解刚临阵脱逃,没有半分他父亲的刚毅果敢,反而被娇惯得自私又胆小。害怕自己也像父亲那样牺牲,就求徐长喜别让他去当兵。   徐长喜知道自己的父亲不会允许,果然徐满仓没有答应,他最骄傲的儿子去世了,而徐解刚当兵那是他儿子留下来的遗志,怎么能不去?   再说,徐满仓哪真舍得所以牺牲,那个时候他专门向儿子生前的战友打听过。现在的国家已经慢慢恢复和平,并没有什么战争爆发。   可徐解刚被爷爷惯坏了,他哪想去受苦?就拖着徐锐去报了名,报的是徐锐的名字。   而当时按理说一家只能报一个,当时他们的户口可是上在一起的。   报名时徐锐的户口本是徐长喜给侄子的,也是他默许的。   当时,徐满仓知道后就后悔了,后悔自己惯坏了大孙子,觉得对不起大儿子。可是事情已经成了这样,他不等改变结果,但到底对所以失望了。   而徐锐对于那件事情并没有他们想的那般在意。   他不愿意的事情没人能强迫或者欺骗得了他,当时他那堂哥脸上的表情太假,他当然知道是在骗他报名。   可他还是愿意的,因为他听说部队管饭,每个人都能吃饱。   所以,他是愿意去的。   当时,他觉得爹默许他们这么做是因为不想徐解刚受苦,可是现在,他说道:“爹想让我吃饱饭,不想让我去山里冒险。”   徐长喜欣慰的点点头,笑着说道:“对啊,有这方面的原因。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见过你大伯的战友,他来看过你爷爷,也说了那时候的环境很安全,没有什么战争,所以我才放心你去的。”   他平时是偏疼大哥的儿子,但谁能不疼自己的儿子。人都是自私的,如果真的危险,他不会同意徐锐代替解刚入伍的。   这些话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他媳妇还有几个儿子都以为是自己太过偏心,那会儿还和他闹了好久的别扭,后来知道徐锐第一次来信才有所缓解。   可是他们都没想过,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再怎么心硬,再怎么偏心,也不能把自己儿子推出去。   唯有徐锐,徐长喜看着小儿子,心里越发的高兴,今天总算解了他的心结。   这么想着,他拿起桌上的酒杯,说道:“今儿爹高兴,咱们喝一杯。”   徐锐举起酒杯陪他爹喝。   徐长喜一杯一杯的喝下去,一边喝一边和儿子唠嗑。   “时间过得快啊,你这才刚回家,就定了亲,说话就要结婚了。这些年,你爹也没什么本事帮到你,都是你自己一步一步长成这样的,我其实是高兴的。”徐长喜平时为人强硬倔强,是个传统的父亲,不喜欢在儿子面前说软话。   今天晚上,可能是喝醉了,心里的话一秃噜的往外冒。   “今天,老婆子说我分家傻了,哼,我才不傻。你是我儿子,老子还能不知道你,就算我不说,你锐子也是准备说这事儿的。”   一边说,一边推推徐锐:“说,是不是?”   徐锐没有否认,尽管他爹喝迷糊了,也不准备糊弄他,说道:“我是准备和你们说分出去的。”   “我就知道你这小子,独的很,平时不和几个兄弟说话,嫂子也不接触,就一天天的工作干活。”   不过,你爹娘也不怪你,你性子就这样”   徐锐见徐长喜越说越激动,觉得他爹这酒是不能喝了。   于是,把徐长喜手中的酒杯放下,不管他爹怎么抗拒,直接扶起他往他屋里走。   他娘应该睡了,不能打扰,只能让他爹在他的屋里将就一晚。   徐锐习惯一个人睡觉,而现在,他爹呼哧呼哧的声音传来,让他有些难以入睡。   想到谢灵,不知道她睡了没有?睡之前想过他没有?睡得安稳不?      一想起谢灵,徐锐脑子里便有一大堆关于她和他的事情,这一点都不像他,可是他甘之若饴。   有一句话他爹说的不对,他独的很,除了对谢灵。   一边,刘秋苗并没有入睡,而是一直在想老头子的话。   几个儿子大了,有媳妇有孩子了,他们一个个都想经营自己的小家。   现在看着是和睦,但是等小儿子也娶妻了,孙子们长大了,就不能这么和稀泥了。   家里四兄弟,老大老二老三都是在队里上工,差距不大。   而老四却是在城里上班,一个月工资福利样样不少,光这不到两个月都往家里拿了不少东西了。   这些东西要说吃的最少的还是徐锐,短时间还行,可时间长了就算徐锐不计较,能保证几个儿子儿媳妇能守住本心,不把锐子带的东西当成理所当然?   没分家前,家里所有人的工资工分上交,锐子没娶妻时,你可以替他攒着娶媳妇用。   可说话锐子娶媳妇后呢!   锐子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拼来的,家里人没有帮过他一分忙,甚至花费的也是家里最少的。   所以,咱不能这么和稀泥似的搅在一起。趁家里人还和睦就分了。   几个儿子儿媳妇也不是那些个不孝敬长辈的人,咱们自己分出来,家里挨着,他们也会主动孝敬咱们。   再说,咱们自己有手有脚,不用他们也能养活的了自己。      刘秋苗想着老伴儿说的话,心里一阵复杂,她以前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被她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都是儿子,她就想着每个人都好好的,大家都在一起和睦相处。   锐子最争气,平时给家里带的东西最多,补贴家里,给孙子吃,也是好的。   可是徐长喜这么把话一摊,她知道是该分开了。   生产队大部分人不分家是因为大家虽然各有各的毛病,但都半斤八两。   而她们家,锐子确实比前面三个哥哥高好大一截。   想起老伴儿严肃的表情,刘秋苗知道:明天,这家是分定了。   老大屋子   王英正在衬炕,看了正在糊窗的丈夫一眼,仿佛不经意间问道:“咱明天真的要分家?三个弟弟也同意吗?”   徐解放点点头:“咱爹决定的事可没反悔过,这家肯定是要分的。刚才我和解军他们聊了聊,他们同意分家了。不过不管怎么样,以后都是兄弟,只是分了家又没断了联系。”   王英惊讶道:“四弟还没有结婚?他也同意?”   徐解放闻言有些复杂,说道:“今天还是四弟最先开口的,他当然同意了。至于婚事,他已经定下来,到时候彩礼钱肯定是要给锐子的。锐子这段时间给家里添了不少东西,这些就不说了。但他这几年邮回来的钱娘都给他攒着,也应该给他的,我们当哥的肯定不能占弟弟便宜。”   王英闻言眼里一暗,随即点点头,温和一笑,不再继续说话。 第37ç«  数学学渣   王晋军被徐解放请到徐家, 看着徐家一屋子的人, 他难得的有猩圈。   “长喜啊,你们这是真要分家了?”王晋军作为南理生产队的队长,素来公正严明, 给不少下家儿当过分家的见证人。可那些个分家的不是因为兄弟妯娌感情不和实在过不到一处儿, 就是家里老爹老娘去世了。   而这徐家, 儿子孝顺, 兄弟和睦,条件不差的,怎么也不像个分家的样子呀!   想到这儿,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徐长喜一眼。   “孩子们都长大也成人家了, 我和他娘也老了, 就想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今天请队长来, 就是给咱做个见证。”徐长喜把王晋军迎到他旁边的座位上,开口说着话。可能是因为昨天喝醉了的缘故, 嗓子有些哑, 脸色也不怎么好。   他想着, 人不服老不行啊,以前喝一大瓶烈酒照样神清气爽, 睡一觉啥事没有。可昨天晚上喝了一点米酒就醉成那样了,今天更是有些提不起劲儿来   一旁,刘秋苗神色不好,眼神冷冷的,这老头子当他还是小伙子, 竟然背着她把箱子里藏的酒全喝了,也不怕喝死他。   今天还和她耍滑头,说是锐子非要和他喝,他这话她都听的替他脸红。   老俩口脸色都不怎么好,王晋军看着误以为两人为分家的事情伤心呢!   可不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吗?唉,长喜这老家伙就是嘴硬心软。   本来想再劝劝老伙计,可还没等他说话,徐长喜就开口说道:“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就算今天分家了,也要记得你们是亲兄弟。你们老子还活着,有我在一天,谁要是不成好的,老子我照样打你们。”   说话间,向刘秋苗递过手去。   刘秋苗神色间虽有不舍,但到底给了丈夫账本。说是账本其实捡漏极了,就是一个用白线装娥来的黄色小本子。   徐长喜接过后也没看直接给了王晋军。   王晋军看着这意思就知道老伙计是下定决心分家了,心里叹口气,没再劝他。   他面容严肃的翻开本子,开始念起来:红薯:十袋玉米:五袋   小麦:两袋   大米:一袋   锅:两口      现钱:八百零一块五   五间小屋子,一间堂屋      生产队里装粮食都用的是自家编的草袋子,一个袋子大约能装50斤的粮食。   徐家徐长喜和几个儿子身体壮,干活勤快,就连几个儿媳也不拖后腿,工分挣得多,所以粮食这么多不足为奇。   不过这现钱倒是令王晋军十分震惊,现在一家能有个二三百就不错了,这徐家竟然有八百多。   这么多钱不可能是老大老二他们挣得,在地里刨食哪能攒下这么多。   随即,他看向站在一边面无表情的徐锐,也隐约有些理解老伙计为啥要分家了。   果然,就听徐长喜说道:“刚刚队长念的就是咱家的所有东西,这些东西到底怎么来的,你们娘都一笔一笔的记在本子上。   家里的粮食都是我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上工挣来的,而锐子刚回家,没有分过粮食,但他当兵四年给家里一共汇了六百多块钱,这挟大部分都被你们娘攒着。   房子是前两年刚翻修过的,当时锐子不在,没有出人力,但钱却是出的最多的。   这些你们可认?”   徐长喜一番话说的清清楚楚,大家也都有一笔账记在心里,知道他说的公正。   所以不管有什么小心思,明面上都点点头。   徐长喜心里满意,继续开口说道:“虽说你们娘今年没上过几次工,但却是为家里做饭、喂鸡、看孩子,也辛苦得很。   我虽是一把老骨头,但干活也不比你们兄弟几个差。   所以,我把家里的粮食分成四分,我们老两口一份,老大老二老三各一份。有剩余的零头,把零头给老四。你们觉得如何?”   这让几个兄弟不知道怎么开口,粮食确实没有徐锐的贡献,但作为兄弟也不能直接说出来,同意爹的分法。   公公没有要把粮食分给老四的意思,让下面三个儿媳妇松了口气。   尤其是老大媳妇王英,她不是抠门小气,只是小弟没有上工,把粮食分给他,那他们作为大哥大嫂肯定要更吃亏。而后面,听公公的意思肯定要把大部分钱给小弟。   她有两个儿子,得为自己的小家考虑,她家男人是个好兄长,她就得精打细算一些。   “没意见。”这时徐锐开口,让大家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徐长喜点点头,继续道:“房子正好五间,一家一间。堂屋还留着待客用。   除了锐子往家里汇的钱,剩下的二百块还是分成四份,我们老俩口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一份。   至于锐子虽然汇了六百块钱,他不在家没有开销,但也没有在家照顾父母,作为补偿,拿出一百一十块钱,我们老俩口五十,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二十。剩下的给锐子,当作他娶媳妇的钱。这个分法可有意见?”   按理说这个分法谁都说不出错来。   就连见证过无数次分家的王晋军也觉得这分得够公正。   几个兄弟同时点头,表明没有意见。   只有徐锐开口了:“爹,我那间屋子给家里几个孩子住吧!我另外起房子,在房子起好前,先住在那儿!”   他快要结婚了,虽然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他是不想委屈她的。   虽然给不了她最好的,最起码也要在结婚之前,起好新房子,给她一个宽敞舒适的家。   屋里的人听到他这么说就是一愣,起房子可需要不少钱,不说材料问题,光吃吃喝喝就得花费不少。   就算他这次分的多,可是他还要买粮食,以后还有置办彩礼、结婚一大堆事等着他呢!   锐子不会是长期在部队待着,对外面的事糊涂了吧。   徐长喜闻言也是眉头一皱:“你考虑好了,盖房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徐锐点头,这事他早有成算,至于花费方面虽然没有仔细打听过。   但他现在手里的钱是肯定够的。   在部队四年,徐锐的职位越来越高,工资也越来越多,那挟一般都是自己留一半,给他娘汇一半。   他没有什么开销,基本都存着。   然后是今年当兵转业的转业费也有一千块钱。   不用说盖一座房子,就是盖两座也是够够的。   不过,徐锐也不会说出具体有多少钱,只是开口道:“这几年我攒了点,应该是够的。”   徐长喜听了这句话点点头就没再问了,他自个心里有数就成。   这家分到这儿,算是定了下来。   王晋军拿出笔在白纸上写下一段话,大意是:十一月十四号,徐长喜一家分家,财产公平分配   然后,徐长喜和徐解放四个兄弟分别摁上自己的手印子。   王晋军完成自己的使命也不打扰徐家的分家饭,没在徐家逗留,直接离开。   中午,刘秋苗带着几个儿媳妇,把平时舍不得吃的鸡蛋拿出来炒上。   再和面,扯了面条。锅里下上白生生的面条,放上野山菇,把鸡蛋卤进去,放上油和香葱。   一顿香喷喷的鸡蛋面就是徐家今天的午饭。   徐磊徐周还小啥也不懂,只高兴于能吃上这么香的面条。   抓着碗使劲儿往嘴里扒,尤其是徐磊,因为吃的急,动不动就往桌子上掉根面条,然后用筷子夹桌上的碎面条。   他没啥耐心,夹不起来的时候,干脆直接上手抓,吃得狼吞虎咽。   比起徐磊,徐周就显得温和多了,吃的小心翼翼。不过,他也怕面条掉出来,整个头都埋在碗里。   老三徐平还是三个月的奶娃娃,被他娘放在屋子里睡觉。   与小孩子的不谙世事,显然大人要复杂的多。   虽是难得的一顿好饭,但也吃的不是滋味。   吃完饭,上工的上工,干活的干活。   今天是礼拜天,徐锐不用上班,所以今天就他最闲。   不理会侄子吵着让他玩球的请求,直接骑上自行车去谢家沟。   谢家沟   谢灵正在教秋阳秋月功课。   之前谢灵在废品站淘过一次书,可惜没有看到过一年级的课本。   所以,她现在只能按照自己的方式,一点一点教她们。   秋阳秋月今年五岁,年纪还小,不过可能是因为谢灵经常给她们讲故事开阔视野的缘故。   两人的理解能力十分不错,对认字也十分感兴趣。   一天认五个字稳稳当当,明天还能记得。   不过,要说两人是语文上的学霸,那数学上就是名副其实的学渣。   “5+6等于几?”谢灵边说还边写在纸上给两人看。   “等于10。”秋阳磨磨噌噌,犹豫片刻,终于吐出来个数。   而秋月则是干脆不知道,眼神懵懵懂懂,活像刚睡醒似的。   虽然确实刚午睡过,只不过两人早被谢灵泡的酸甜红果茶给震醒。   谢灵听到答案,看看两个闺女,也挺无奈。俩人从一到一百认得清清楚楚。   遇到两个同样的数字相加,就算来个10+10,也能说出20来。   可到一个奇数一个偶数相加就卡壳了,秋阳蒙数字,秋月干脆不说话。   谢灵想想谢家的基因,谢静念过初中,没听过数学考个位数啊!而谢灵更是个理科生,数学最好。   难道是罗家那边的基因?   也不对,罗家那群人笨的很,哪能和秋阳秋月比。   两个孩子还是很聪明的,可能是年纪还小,罗辑思维能力还没有发育的缘故?   要不然,就是她教的太差?   谢灵面对两双懵懂无辜的眼睛,难得的有些心虚,她讲故事还行,可给小孩儿讲1+1,1+2等于几,这种问题,简直要了她的命。   1+1就是等于2,还要讲?这是谢灵心里最真诚的想法。   所以,面对两个闺女,她讲的真没有什么耐心。 第38ç«  我得考虑考虑   徐锐现在来谢家沟都是光明正大的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毕竟自己未婚妻是谢家沟人, 四舍五入他也算谢家沟的人了吧   他骑着自行车,也没有操小道,一路走来, 遇到不少人。   自行车可是这年代的稀罕物件, 看着了谁不多瞅两眼?连带着这骑车的人也被关注上了。   “这是东头谢灵定亲那个不是?”谢家沟生产队也就几十户人家, 谁家有个啥事, 一张嘴就能说得整个生产队都知道。   何况谢灵近来还是队里的风云人物,管着宣传队,把宣传队整的越来越好不说。就那养猪的法子还是她提出的,没见那三头猪比以往这个时候都要胖吗?   所以, 谢灵有个啥事, 大家非常关注。   “哎, 没看清,不过那身材像是南理徐家那个。谢灵那丫头和南理徐家定的亲, 听说那小伙子长的大高个, 还当过兵, 刚从部队上退下来。现在还是个吃商品粮的呢!这下,那谢灵可是有福气了。”这人显然是知道个中内情的。   “切, 就是在城里上班,连城里户口都没有,可没有供应粮。”   “那人家也比一般的庄稼汉子挣得多。你看人这不是自行车都有了。”   “谢灵自个就争气,找个好婆家是应该的。”      后头的议论,徐锐不清楚。   不过, 他对别人的视线最为敏感。感觉到好多人看他了,也不介意,他是谢灵的未婚夫这件事越多人知道越好。   徐锐外表严肃但是内心还是有一颗十分骚动的心。   徐锐到谢家的时候,谢灵正在教两个闺女数数,并且和个位数加减法死磕。   听到敲门声,她反而松口气,推开门就看见穿着一身军装的徐锐。   面上一阵欢喜,露出笑容,开口说道:“快进来吧!”   说话间又看他推着车,有墟怪:“你今儿不上班,怎么骑车来了?南理和谢家沟离得不远吧?”   徐锐有些语塞,他总不能说自己故意的吧!   好在,谢灵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其他想法,说罢又转开话题。   一边说着,两人进去堂屋。   堂屋里秋阳秋月正在写数字,见着徐锐,一点不像以前那么拘束了。   秋阳语气亲近的向他问好:“叔叔,你来了。”   秋月则把板凳让出来道:“叔叔坐这里。”   徐锐面对她们的热情,有校然,他以前这么招俩小孩儿待见的吗?   不过,脸上还是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看了一眼秋月让他坐得小凳子,说道:“你坐吧,叔叔不坐。”   一旁,谢灵微笑的看着这一幕,觉得自己没白说。不过,看出徐锐的紧张,到底替他解了围:“学了这么久该休息休息了,你们自己玩。小姨和叔叔说会话。”   秋阳秋月乖乖点头,各自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就着小方桌玩翻花绳。   这边,两人坐在一起聊起来。   “徐锐,你以前上小学的时候怎么学一年级加减法的?”谢灵自己小时候接受的是精英教育,从小学的太多,这种最基本的反而忘的干净。   但又不能敷衍孩子,就想问问徐锐以前怎么学的,给她来点借鉴。   徐锐九岁上的小学一年级,对此还记得清楚,想想开口说道:“那会儿老师让大家自己劈短木棒,然后一根一根数。”   那会儿徐锐的性子已经有冷冰冰的雏形,不过到底还小,爱和人争强好胜。   放学的时候,看其他人约定好等下一次上课就比谁的木棒多、谁的木棒整齐。   他虽然沉默着不说话,但到底放在了心上。   回到家放下书包,就一个人去山上撇了几十根木棒,还偷偷拿着家里的菜刀把一个个木棒切的整整齐齐。   结果,等他上课的时候,老师只让人拿出十根木棒,其它木棒根本没有用上。   徐锐失落的回到家,面临的就是他娘的一顿铁板肉,因为家里唯一的菜刀被他切木棒切钝了。   这种丢脸的事徐锐当然不能说出来。   木棒?她倒是用细柴火劈成一小节一小节让俩闺女数了,不过她看两人没多大兴趣。   难道是因为柴火太丑了?   不过,说出木头,谢灵倒是想起一样东西。她面上带着甜笑,眼睛放光的看着徐锐说道:“徐锐,你时间多吗?”   徐锐面对她的笑脸有些失神,然后不自觉的点点头。   谢灵见他点头,高兴的对他说道:“你坐在这儿等等,我去拿纸。”   谢灵进了睡觉的屋子,打开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一张白纸和一只铅笔。   回到堂屋,坐在桌子前开始画画,绘图并不复杂,只是一个由数字碎片组成的房屋。   画完后递给徐锐,开口说道:“这个能做出来吗?”谢灵画的缩小版屋子只是最简单的积木,除了要卡那块,其它地方十分简单,但手工确实非常复杂。   这种简单构造图,谢灵手到擒来,画的十分专业。徐锐一看就懂,虽然有些不太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但做起来应该不难,就是有些繁琐。于是,他点点头,说道:“我尽快做出来。”   虽然他答应的轻巧,但徐锐平日也要上班,谢灵也不忍心他太过辛苦,不过,“徐锐,咱们一起做吧,我也不着急用,等下个礼拜六礼拜天你拿着工具来我家,我给你帮忙,咱们两个一起做。”   谢灵觉得这个主意好极了,不仅能给两个闺女做个益智玩具,还能和徐锐相处。   至于时间肯定来得及,她也不急着用。至于教两个闺女数数,她寻思着弄几根整齐的木棒给她们。   之前也是她考虑不周,两个小女孩儿拿着碎柴火哪有兴趣数数?   徐锐听了眼里一亮,他一个人就能做,但是这样能和谢灵待在一起,确实好极了。   徐锐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脸上虽然没有笑容,但嘴角微张也显示了他的好心情。   谢灵看看他微红的耳朵,又是这样。每次情绪一激动,徐锐的耳朵就红了。   她捂嘴笑开,注视徐锐的眼睛越发的亮。   因为两个小孩儿在,两人不敢做过分的举动,但眼神却是越发的交缠。   徐锐握住谢灵的手,谢灵先是看看前面小方桌上翻花绳的两个孩子,见她们在玩自己的没有注意这边,她才放心的任他牵着。   徐锐牵着她的手安安分分,也没有再做其它,只是开口问道:“灵灵喜欢什么房子建在哪里?偏僻一点还是热闹一点?”   本以为徐锐会做什么的谢灵没想到自己听见这种问题,她顾不上自己一瞬间的羞恼,好奇的开口:“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徐锐没有瞒着她,把今天分家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解释道:“我准备申请地基,早点把房子建起来,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喜欢什么地方。”   谢灵愣了一下,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里的感觉。   前世全国各地分布着她的房产,并不觉得那些家有什么区别,只是用来睡觉生活的地方罢了。   地段是最好的、装修是最高档的、配置也是顶级的,可是这一切不用她操心。生活助理就可以给她打理好一切。   而现在,就这么一句话竟然让她有些感触。   谢灵垂了眼睑,片刻后恢复平静,歪歪头,笑着开口说道:“当然是偏僻一点的,热闹的地方房屋多,能批下来的地基肯定不大。   我希望申请的地基大一点,然后有个非常大的院子,不仅能放下各种杂物,还能种几棵果树,比如苹果、桃子、李子都可以。”   谢灵越说越兴奋,谢家没有种果树,院子虽然大,但那是因为要圈自留地。她来了这里就吃过几个苹果,其它水果还没吃过。   不光营养问题,关键是她嘴馋了。本不是吃货的谢灵现在动不动就想琢磨点新鲜的吃食。   徐锐十分喜欢谢灵这样欢喜的样子,也不插嘴,一直听她说着。   “还有啊,建屋子的时候把窗户的地方留大点,既通风又明亮。就算没有玻璃,用油布也行。”   谢家现在的屋子就是窗户太小还太高,她知道那是因为冬天怕冷,但确实不怎么好,本来墙就不白,这样显得屋子更加阴暗了,有时候外面还没黑天,屋子里面就黑乎乎的了,她一点都不喜欢。   徐锐没有说话,只眼神专注地看着她,不时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厕所是最重要的,一定不要只拿木板将就,一定得拿砖头好好垒垒。”她每次上厕所都提心吊胆的,她有原主的习惯,知道不会掉下去,但心理上却克服不了,平时就连两个闺女她都不敢让两人独自上。   虽然两个闺女一点都不害怕。   谢灵提起房子简直有太多要说要吐槽的了,毕竟徐锐说的屋子将来她也要住。   不过,她的要求好像太多了,说了这么多,其实才刚开始,于是对徐锐说道:“我的要求好像太多了。”   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本来就是问你的意见的,这才一点点。如果你嫌说着累,可以记在纸上给我,咱们的家一定按你说的做。”   只要谢灵和他在一起,无论什么事,他都会依着她。   谢灵也不跟他客气,笑着点点头:“离建房子还有一段时间,反正也不着急,让我好好想想,一起写在纸上。”说到这儿,谢灵瞥他一眼,眼睛越发灵动,笑的像只偷腥的小狐狸:“到时候可别怨我啰嗦。”   徐锐捏捏她的手,“不会的,不过”随即,徐锐的嘴唇靠近她的耳朵,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只有一点得听我的,结了婚,婚房只有你我,没有其他人。”   这话的意思她懂,是不想让两个闺女跟他们一个屋里睡。   她闻言有些羞恼,又被他喷在耳朵上温热的呼吸弄得一颤。   这人当真可恶,学坏了,竟然往她耳朵里吹气。   “这个我得考虑考虑。”为了泄愤,她故意这么说道。 第39ç«  学校事   长县高中   高二年级正在进行期中考试, 四十个学生安静的坐在座位上考试。   讲台上, 监考老师坐在讲桌前做卷子,也没看下面的学生,大约是觉得没人抄的缘故。   不过, 也确实是这样。该认真做卷子的头也不抬, 不会的则是直接坐在座位上睡觉或者玩自己的, 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成绩如何, 有的连名字都不写。卷子空白,比他们的脸还干净。   教室内,可以说是一片和谐。   突然,一阵闹声传来, 接着就是一大串脚步声, 像是一群人往这边走来, 随即教室的木门被推开。   推的力度很大,一点不像学校巡查的老师, 反而像是来找茬的。   教室里的众人皆被惊了一下, 然后往门口看去。   只见为首的是个年轻女孩儿, 齐耳短发的刘胡兰头,穿着一身青年军装, 身材娇小,不过气势倒是十足。   “王青诬陷革命小将,断绝革命小将生活来源,我们今天要对他进行审理。”女孩儿声音洪亮,语气十分严厉, 后面跟着几个明显比她成熟大不少的同样穿着军装的男女同志。   教室里正在考试的学生包括监考老师表现的十分震惊,这女孩儿大家都认识,不就是一个多月前被□□带走的沈宝珍吗?   她这是被放出来了,还要带走班上的另一个同学?   “艹,你说老子诬陷革命小将,你给老子指指,老子诬陷哪个了?”王青是班上有名的差生,每次考个位数都得看他心情。   今天考试,本来是非常无聊的,没想到竟然有人闯进来,一看就是来找茬的。   本想看看戏,说不定还能趁手捞一把。   可没想到看戏看到他自己头上,还是来找他的。   再仔细一看那女人,不就是之前让□□带走的沈宝珍吗?   头发剪短了,也不穿裙子了,变化太大,一开始都差点没认出来。   以前这女人穿得好,吃得好,傲气得跟,还一直对他爱搭不理,不就是看不上他这个差生嘛。结果最后还不是被他给告了。   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出来的,但王青也不怕她,直接怼过去,语气嚣张,态度轻蔑,显然不把他们当回事。   这回沈宝珍没说话,倒是离她最近的男同志开口了,态度不比王青好到哪里去,但言语比王青正派得多。他个子不高,长的憨厚,一脸义正言辞地说道:“沈宝珍同志是我的未婚妻,革命家庭出身,你这位小同志却诬陷她搞资本主义派头,不知道是不是阴谋,所以今天就是要把你带走进行审理。”   一边说着,向其他几人点头示意。   接着,在王青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两人抓住。   “我是中学zf兵团的人,你们搞什么鬼,竟然敢抓老子。”   王青激烈的挣扎,脸色狰狞,冲着几人大喊大叫。   自称沈宝珍未婚夫的男人轻蔑一笑,王青这种人这种话也只 ¡¾ÔĶÁÈ«ÎÄ¡¿
×÷Õߣº³þƽÍõ |2019-11-17| ÔĶÁ(694) | ÆÀÂÛ(955)
人同时低着头吃饭。   李荷花和刘秋苗以为两小年轻是害羞了,也没问,只是对视一眼,笑开了。   “咱们就定好了,明年十月份两个人结婚,至于具体是哪一天,我们在好好商量。”这个时间是谢灵和李荷花说的,李荷花当时一听这个时间,就知道谢灵是想等她爹娘一周年后再结婚。   按照这里的风俗,爹娘过世,闺女一个月不办喜事,三个月不穿红衣红鞋,六个月不穿红袜不戴红帽。   但既然是谢灵的一番孝心,李荷花倒是觉得这样好极了。要是亲家不乐意,她真该考虑一下这亲结的是否值得了。   虽然她只是谢灵的堂婶婶,但也是真心实意地为谢灵考虑,想让她嫁个好人家。   不过,刘秋苗可没有觉得不妥,虽说她喜欢谢灵这姑娘,觉得儿子早点娶回来挺好的。   但人姑娘想为爹娘守住一年孝,可见这姑娘是个有孝心的。   而且,谢灵年纪小小,家里就没有长辈亲人,独立抚养两个外甥女。   而这姑娘还是一脸和气、大方稳重的样子,她便有些心疼。   “不着急,不着急,今天定了亲,灵灵啊,就是我媳妇了。不管等多久,我都是乐意的。”刘秋苗笑着说道。   随即,又看向谢灵身边的两个闺女,露出和蔼的笑容,笑着对两人招呼道:“这是秋阳秋月吧,过来奶奶这儿,让奶奶看看。”   秋阳秋月年纪小,不懂这场面意味着什么。见奶奶在叫她们,她们看向谢灵,谢灵摸摸她们的头,说了声:“去吧。”   她们也不胆怯,大方乖巧的走到刘秋苗面前,同时开口说道:“奶奶好。”   两人穿的干净整齐,样子乖巧可爱,虽然不是自家的,但刘秋苗也是喜欢极了:“唉,你们好。”然后递给两人一人一个红包。   秋阳秋月没有立刻接,而是先看看谢灵,见谢灵点头才接过刘秋苗手里的红包。然后有礼貌的说道:“谢谢奶奶。”   这两个孩子是个懂事的,看来这谢灵这闺女教的好啊!   刘秋苗不禁点点头,看向两人的目光更加和善。   李荷花在一旁看着这和谐的一幕,心里算是真正松口气,今天这事情是真成了。   下午三点不留客。   定亲进行的十分顺利,刘秋苗三人在谢灵家坐到两点半就回家去了。   晚上,徐家堂屋   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的椅子上。   徐解放四个兄弟、三个媳妇,并着孩子们都坐在板凳上。   徐长喜看看四个儿子,沉默片刻开口说道:“今天叫你们聚在一起,是为了分家的事情。”   众人闻言不禁震惊,分家?谁分?难道是他们家?   刘秋苗首先被老伴的话给惊着了,语气激烈的说道:“徐老头,你在说什么,咱们家怎么要分家了。”   一边说着,眼睛瞪着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她咋不知道徐家要分家呢?这么大的事都没和她商量就说出来,她可不同意分家。   徐长喜平时尊重老妻的意见,但这会儿却是不理她,再次开口:“就是咱们家要分,今天先和你们说说,等明天咱们请队长来咱俩做个见证,然后就正式分家。”   还真是个不定时炸弹,炸的众人愣住了,他们面对这个消息没有丝毫准备。   徐解放作为老大站起来反对道:“爹,咱们一家人好好的怎么弄分家了。我们兄弟几个哪里做的不好,您说,我们改。”   徐解放性子沉稳忠厚,一贯让着弟弟,孝顺爹娘,所以面对要分家一个消息,他有些不能接受。   徐解军和徐文也是一脸震惊,徐锐还是面无表情。   而三个儿媳妇,她们心里也十分复杂。   做媳妇的谁不想过自己的小日子?   不过,徐家几个兄弟感情不错,婆婆刘秋苗不是个刻薄的,公公虽有威严但也明事理,所以一家子虽有摩擦但也处的十分不错。   而且,刘秋苗和徐长喜都是五十岁左右,年龄还不大。   几个儿媳妇从来没想过能这么早分家。   徐长喜表情严肃,不管儿子媳妇是什么表情,开口说道:“今天不是来和你们商量的,分家这个事情我已经决定了,你们谁也别说。”   说罢,语气温和起来:“你们兄弟几个都是好的,就算分家了你们也还是亲兄弟,还得互相帮持。分家是想让你们过的更好,至于我和你们娘,我们两老人过自己的,平时你们多来看看我们,给我们带着吃的吃饭孝敬就行。”   这温情的一段话,还没等兄弟几个表示感动。   一旁的刘秋苗就开始捂着嘴小声抽泣,一边哭一边说着:“现在大家都不把我这个老婆子放在眼里了,我一天给他们吃给她们喝,都想撇开我单过。老头子也不想让儿子们孝敬我,我真是惨啊”   屋子里的众人瞬间沉默,然后看向徐长喜。   放以前,看到她们娘这么伤心,儿子儿媳妇还会心疼她们娘,都怪他们不好,把娘弄哭了,然后什么都答应说着娘。   可是现在   徐解放挠挠头,眼神示意他爹,意思是爹你惹的祸,你来哄娘。   徐长喜瞪了下面装鹌鹑的几个不孝子,然后咳嗽一声,硬声说道:“老婆子,你也别哭了,今天这事没有改变这一说。”   刘秋苗听他这么一说,不禁一哽,哭的更加委屈:“那你也得和我商量商量啊!我给你徐家做牛做马,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这话说得徐长喜一呛,还做牛做马,看她那样儿,他敢使唤她吗?   不过,语气到底和缓了许多,说道:“我要是和你说,你能同意吗?说不定今天,咱们徐家人都来不全,你都能把咱家儿子儿媳给赶到亲家家里。”   刘秋苗被他说中了心事,干脆耍起赖皮:“反正我不管,我不同意。”   一大把年纪了,在晚辈面前耍赖像什么样?徐长喜咳嗽一声:“一会儿到屋里,我给你好好说说,总之这家是分定了。”   说罢,不理会众人,直接往屋里走去。刘秋苗看看老头子,一咬牙跟着他回屋,看他到底能说出个什么理由。   长辈走了,剩下几个儿子儿媳妇也散去。   几个儿媳妇各有心事,反而没什么说头。   而几个兄弟却是来到院里,聚在一起。   徐文最藏不住话,首先憋不住开口:“你说咱爹是发啥癔症了,好好的分家干嘛?”   徐解放拿手敲他的脑壳:“怎么说话呢,那是咱爹,还发癔症?咱爹做什么都是有原因的。”   “那你说说因为啥子?”   徐解放还没说话,徐锐开口了:“因为你笨。”   徐文最不喜欢别人说他笨,尤其是老四这家伙,反驳道:“徐锐,你竟然敢说你三哥笨。你知道什么叫弟弟吗,当弟弟意味着要尊敬兄长,崇拜兄长”   徐解放见不得他耍宝,直接一锤子,打在他背上,让他闭嘴。   “喂,大哥,你作为兄长应该爱护弟弟,怎么能对我这么残暴。”徐文捂着胸口,仿佛伤心极了。   徐解放瞥他一眼,要不是他锤了他一下,估计等他的就是锐子的手掌了。   平时还说自己聪明,就看这眼力劲儿,还没见过这么笨的呢!   一边,徐锐懒得搭理这个早他几分钟出生的垃圾兄长,面无表情的开口:“以后分家了,照样是兄弟。以后有啥事,该尽力的我一定尽力。”   这话的意思是已经接受了分家这个事实。   徐解放表情有些复杂,但还是点点头。徐解军平时比徐文更贼,这会儿却罕见的沉默,片刻,他抬起头说道:“以后咱还是兄弟,有啥事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没啥本事,但也有一把子力气。”   徐家四个兄弟,徐解放老大,今年二十六岁。徐解军老二,二十四岁。徐文和徐锐是双胞胎,今年二十岁。   兄弟几四个中,徐解放脾气最好,作为大哥比较照顾下面的弟弟。   不过,比起徐文徐锐,和徐解军的关系更加亲近。徐文性子活,是左右逢源。   徐锐性子最孤,也是兄弟中最冷淡的一个。   小时候,四个兄弟还没有长大,就刘秋苗和徐长喜两个人上工,既要养活四个兄弟,还得照顾爹和大哥的儿子。   所以家里条件艰苦,徐解放几个都吃不饱饭,更不用说徐锐这个天生大肚量的。   徐锐小时候还跟他娘委屈说自己吃不饱,可是刘秋苗也没有办法,家里儿子多,粮食就那么些,不能紧着小儿子一个人吃。   而且,当时刘秋苗也有些不相信小儿子的饭量竟然比大他四岁的二儿子还要大。 第36ç«  他独的很   人的性格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形成的, 徐锐同样如此。   自从徐锐发现跟娘说了不顶用后, 他就不再开口表达,也不再露出委屈的表情了。   人慢慢变得孤僻起来。   后来慢慢长大,他的劲儿很大, 比同龄人甚至他二哥的都要大, 他就开始慢慢自己进山里树林里找吃的。   由小时候的蘑菇野菜到长大以后的野鸡野鸭。   懂事后, 也学会给家里人带一些, 但更多的还是仅仅足够他自己填饱肚子。   徐锐的胆子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练出来的。   十五六的时候,三年灾荒,山脚树林里的吃的甚至野菜根都被大家挖光了。   徐锐一个人进了深山,他胆子大, 力气大, 正是锐气十足的年纪, 没想过任何后果,就那样进了猎人都不敢独自去的深山。   他遇到过不少危险, 但都被他巧妙的避过, 有些是因为幸运, 有些则是因为徐锐的实力。   他的一手掩藏气息的技巧就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   年少时,独自烤着食物的徐锐是孤单的, 也是最自在的。   而现在的徐锐,有被时间雕刻的冰冷,更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稳重。   徐长喜坐在堂屋的大方桌前,打量自己的小儿子,叹了口气道:“前几年是我们忽略你了。”   徐锐坐姿□□, 面对自己的父亲,他虽然面无表情,但还是可以看出他的神色是放松的。   他说道:“那个时候很艰难,你和娘对我很好。”是我自己的问题。   徐锐觉得自己从小天生情绪淡薄,哪怕面对爹娘也是如此,他对什么都淡淡的。   所以,从不觉得是他们忽略了自己,反而是他自己有信外。   以前他没觉得,可后来在多次生死徘徊间,他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问题。   徐长喜摇摇头,他这辈子上孝爹娘,下对得起妻子,孩子也是一视同仁。   可却在最后为了别人而委屈了自己的儿子。一眨眼,四年过去,孩子回来了,也稳重不少。   作为父亲,他既骄傲又愧疚,可是孩子都是娶媳妇的年纪了,有些事情该说开了:“四年前,本来是你堂哥去当兵的,结果我让你去了。不知道你怨我不?”   问了一句,也没等徐锐回答,继续说道:“那个时候你才十六岁,你娘哭着不让你走,我就舍得了?”   当时的事情,徐长喜还记在脑海里,怕是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徐长喜大哥徐长南早早的牺牲在战场上,他嫂子病重听了这个消息也一时想不开慢慢去了。   最后,他大哥就留下十二岁的儿子徐解刚和一封遗书。   遗书里说道:让他儿子完成自己的遗志,当个优秀的解放军战士,保家卫国,希望自己儿子比他更加出色。   徐长喜父亲徐满仓平时最骄傲的就是两个儿子,大儿子是解放军战士,在外保家卫国。小儿子勤劳能干,在家孝敬长辈。   可没想到大儿子就这么去了,然后把儿子留下来的唯一一根独苗苗宠上了天。   四年前征兵,徐长喜父亲想着孙子有了家庭有了后代,可以去完成他父亲的遗志了,就让徐解刚报名当兵。   没想到的是徐解刚临阵脱逃,没有半分他父亲的刚毅果敢,反而被娇惯得自私又胆小。害怕自己也像父亲那样牺牲,就求徐长喜别让他去当兵。   徐长喜知道自己的父亲不会允许,果然徐满仓没有答应,他最骄傲的儿子去世了,而徐解刚当兵那是他儿子留下来的遗志,怎么能不去?   再说,徐满仓哪真舍得所以牺牲,那个时候他专门向儿子生前的战友打听过。现在的国家已经慢慢恢复和平,并没有什么战争爆发。   可徐解刚被爷爷惯坏了,他哪想去受苦?就拖着徐锐去报了名,报的是徐锐的名字。   而当时按理说一家只能报一个,当时他们的户口可是上在一起的。   报名时徐锐的户口本是徐长喜给侄子的,也是他默许的。   当时,徐满仓知道后就后悔了,后悔自己惯坏了大孙子,觉得对不起大儿子。可是事情已经成了这样,他不等改变结果,但到底对所以失望了。   而徐锐对于那件事情并没有他们想的那般在意。   他不愿意的事情没人能强迫或者欺骗得了他,当时他那堂哥脸上的表情太假,他当然知道是在骗他报名。   可他还是愿意的,因为他听说部队管饭,每个人都能吃饱。   所以,他是愿意去的。   当时,他觉得爹默许他们这么做是因为不想徐解刚受苦,可是现在,他说道:“爹想让我吃饱饭,不想让我去山里冒险。”   徐长喜欣慰的点点头,笑着说道:“对啊,有这方面的原因。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见过你大伯的战友,他来看过你爷爷,也说了那时候的环境很安全,没有什么战争,所以我才放心你去的。”   他平时是偏疼大哥的儿子,但谁能不疼自己的儿子。人都是自私的,如果真的危险,他不会同意徐锐代替解刚入伍的。   这些话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他媳妇还有几个儿子都以为是自己太过偏心,那会儿还和他闹了好久的别扭,后来知道徐锐第一次来信才有所缓解。   可是他们都没想过,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再怎么心硬,再怎么偏心,也不能把自己儿子推出去。   唯有徐锐,徐长喜看着小儿子,心里越发的高兴,今天总算解了他的心结。   这么想着,他拿起桌上的酒杯,说道:“今儿爹高兴,咱们喝一杯。”   徐锐举起酒杯陪他爹喝。   徐长喜一杯一杯的喝下去,一边喝一边和儿子唠嗑。   “时间过得快啊,你这才刚回家,就定了亲,说话就要结婚了。这些年,你爹也没什么本事帮到你,都是你自己一步一步长成这样的,我其实是高兴的。”徐长喜平时为人强硬倔强,是个传统的父亲,不喜欢在儿子面前说软话。   今天晚上,可能是喝醉了,心里的话一秃噜的往外冒。   “今天,老婆子说我分家傻了,哼,我才不傻。你是我儿子,老子还能不知道你,就算我不说,你锐子也是准备说这事儿的。”   一边说,一边推推徐锐:“说,是不是?”   徐锐没有否认,尽管他爹喝迷糊了,也不准备糊弄他,说道:“我是准备和你们说分出去的。”   “我就知道你这小子,独的很,平时不和几个兄弟说话,嫂子也不接触,就一天天的工作干活。”   不过,你爹娘也不怪你,你性子就这样”   徐锐见徐长喜越说越激动,觉得他爹这酒是不能喝了。   于是,把徐长喜手中的酒杯放下,不管他爹怎么抗拒,直接扶起他往他屋里走。   他娘应该睡了,不能打扰,只能让他爹在他的屋里将就一晚。   徐锐习惯一个人睡觉,而现在,他爹呼哧呼哧的声音传来,让他有些难以入睡。   想到谢灵,不知道她睡了没有?睡之前想过他没有?睡得安稳不?      一想起谢灵,徐锐脑子里便有一大堆关于她和他的事情,这一点都不像他,可是他甘之若饴。   有一句话他爹说的不对,他独的很,除了对谢灵。   一边,刘秋苗并没有入睡,而是一直在想老头子的话。   几个儿子大了,有媳妇有孩子了,他们一个个都想经营自己的小家。   现在看着是和睦,但是等小儿子也娶妻了,孙子们长大了,就不能这么和稀泥了。   家里四兄弟,老大老二老三都是在队里上工,差距不大。   而老四却是在城里上班,一个月工资福利样样不少,光这不到两个月都往家里拿了不少东西了。   这些东西要说吃的最少的还是徐锐,短时间还行,可时间长了就算徐锐不计较,能保证几个儿子儿媳妇能守住本心,不把锐子带的东西当成理所当然?   没分家前,家里所有人的工资工分上交,锐子没娶妻时,你可以替他攒着娶媳妇用。   可说话锐子娶媳妇后呢!   锐子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拼来的,家里人没有帮过他一分忙,甚至花费的也是家里最少的。   所以,咱不能这么和稀泥似的搅在一起。趁家里人还和睦就分了。   几个儿子儿媳妇也不是那些个不孝敬长辈的人,咱们自己分出来,家里挨着,他们也会主动孝敬咱们。   再说,咱们自己有手有脚,不用他们也能养活的了自己。      刘秋苗想着老伴儿说的话,心里一阵复杂,她以前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被她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都是儿子,她就想着每个人都好好的,大家都在一起和睦相处。   锐子最争气,平时给家里带的东西最多,补贴家里,给孙子吃,也是好的。   可是徐长喜这么把话一摊,她知道是该分开了。   生产队大部分人不分家是因为大家虽然各有各的毛病,但都半斤八两。   而她们家,锐子确实比前面三个哥哥高好大一截。   想起老伴儿严肃的表情,刘秋苗知道:明天,这家是分定了。   老大屋子   王英正在衬炕,看了正在糊窗的丈夫一眼,仿佛不经意间问道:“咱明天真的要分家?三个弟弟也同意吗?”   徐解放点点头:“咱爹决定的事可没反悔过,这家肯定是要分的。刚才我和解军他们聊了聊,他们同意分家了。不过不管怎么样,以后都是兄弟,只是分了家又没断了联系。”   王英惊讶道:“四弟还没有结婚?他也同意?”   徐解放闻言有些复杂,说道:“今天还是四弟最先开口的,他当然同意了。至于婚事,他已经定下来,到时候彩礼钱肯定是要给锐子的。锐子这段时间给家里添了不少东西,这些就不说了。但他这几年邮回来的钱娘都给他攒着,也应该给他的,我们当哥的肯定不能占弟弟便宜。”   王英闻言眼里一暗,随即点点头,温和一笑,不再继续说话。 第37ç«  数学学渣   王晋军被徐解放请到徐家, 看着徐家一屋子的人, 他难得的有猩圈。   “长喜啊,你们这是真要分家了?”王晋军作为南理生产队的队长,素来公正严明, 给不少下家儿当过分家的见证人。可那些个分家的不是因为兄弟妯娌感情不和实在过不到一处儿, 就是家里老爹老娘去世了。   而这徐家, 儿子孝顺, 兄弟和睦,条件不差的,怎么也不像个分家的样子呀!   想到这儿,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徐长喜一眼。   “孩子们都长大也成人家了, 我和他娘也老了, 就想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今天请队长来, 就是给咱做个见证。”徐长喜把王晋军迎到他旁边的座位上,开口说着话。可能是因为昨天喝醉了的缘故, 嗓子有些哑, 脸色也不怎么好。   他想着, 人不服老不行啊,以前喝一大瓶烈酒照样神清气爽, 睡一觉啥事没有。可昨天晚上喝了一点米酒就醉成那样了,今天更是有些提不起劲儿来   一旁,刘秋苗神色不好,眼神冷冷的,这老头子当他还是小伙子, 竟然背着她把箱子里藏的酒全喝了,也不怕喝死他。   今天还和她耍滑头,说是锐子非要和他喝,他这话她都听的替他脸红。   老俩口脸色都不怎么好,王晋军看着误以为两人为分家的事情伤心呢!   可不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吗?唉,长喜这老家伙就是嘴硬心软。   本来想再劝劝老伙计,可还没等他说话,徐长喜就开口说道:“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就算今天分家了,也要记得你们是亲兄弟。你们老子还活着,有我在一天,谁要是不成好的,老子我照样打你们。”   说话间,向刘秋苗递过手去。   刘秋苗神色间虽有不舍,但到底给了丈夫账本。说是账本其实捡漏极了,就是一个用白线装娥来的黄色小本子。   徐长喜接过后也没看直接给了王晋军。   王晋军看着这意思就知道老伙计是下定决心分家了,心里叹口气,没再劝他。   他面容严肃的翻开本子,开始念起来:红薯:十袋玉米:五袋   小麦:两袋   大米:一袋   锅:两口      现钱:八百零一块五   五间小屋子,一间堂屋      生产队里装粮食都用的是自家编的草袋子,一个袋子大约能装50斤的粮食。   徐家徐长喜和几个儿子身体壮,干活勤快,就连几个儿媳也不拖后腿,工分挣得多,所以粮食这么多不足为奇。   不过这现钱倒是令王晋军十分震惊,现在一家能有个二三百就不错了,这徐家竟然有八百多。   这么多钱不可能是老大老二他们挣得,在地里刨食哪能攒下这么多。   随即,他看向站在一边面无表情的徐锐,也隐约有些理解老伙计为啥要分家了。   果然,就听徐长喜说道:“刚刚队长念的就是咱家的所有东西,这些东西到底怎么来的,你们娘都一笔一笔的记在本子上。   家里的粮食都是我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上工挣来的,而锐子刚回家,没有分过粮食,但他当兵四年给家里一共汇了六百多块钱,这挟大部分都被你们娘攒着。   房子是前两年刚翻修过的,当时锐子不在,没有出人力,但钱却是出的最多的。   这些你们可认?”   徐长喜一番话说的清清楚楚,大家也都有一笔账记在心里,知道他说的公正。   所以不管有什么小心思,明面上都点点头。   徐长喜心里满意,继续开口说道:“虽说你们娘今年没上过几次工,但却是为家里做饭、喂鸡、看孩子,也辛苦得很。   我虽是一把老骨头,但干活也不比你们兄弟几个差。   所以,我把家里的粮食分成四分,我们老两口一份,老大老二老三各一份。有剩余的零头,把零头给老四。你们觉得如何?”   这让几个兄弟不知道怎么开口,粮食确实没有徐锐的贡献,但作为兄弟也不能直接说出来,同意爹的分法。   公公没有要把粮食分给老四的意思,让下面三个儿媳妇松了口气。   尤其是老大媳妇王英,她不是抠门小气,只是小弟没有上工,把粮食分给他,那他们作为大哥大嫂肯定要更吃亏。而后面,听公公的意思肯定要把大部分钱给小弟。   她有两个儿子,得为自己的小家考虑,她家男人是个好兄长,她就得精打细算一些。   “没意见。”这时徐锐开口,让大家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徐长喜点点头,继续道:“房子正好五间,一家一间。堂屋还留着待客用。   除了锐子往家里汇的钱,剩下的二百块还是分成四份,我们老俩口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一份。   至于锐子虽然汇了六百块钱,他不在家没有开销,但也没有在家照顾父母,作为补偿,拿出一百一十块钱,我们老俩口五十,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二十。剩下的给锐子,当作他娶媳妇的钱。这个分法可有意见?”   按理说这个分法谁都说不出错来。   就连见证过无数次分家的王晋军也觉得这分得够公正。   几个兄弟同时点头,表明没有意见。   只有徐锐开口了:“爹,我那间屋子给家里几个孩子住吧!我另外起房子,在房子起好前,先住在那儿!”   他快要结婚了,虽然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他是不想委屈她的。   虽然给不了她最好的,最起码也要在结婚之前,起好新房子,给她一个宽敞舒适的家。   屋里的人听到他这么说就是一愣,起房子可需要不少钱,不说材料问题,光吃吃喝喝就得花费不少。   就算他这次分的多,可是他还要买粮食,以后还有置办彩礼、结婚一大堆事等着他呢!   锐子不会是长期在部队待着,对外面的事糊涂了吧。   徐长喜闻言也是眉头一皱:“你考虑好了,盖房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徐锐点头,这事他早有成算,至于花费方面虽然没有仔细打听过。   但他现在手里的钱是肯定够的。   在部队四年,徐锐的职位越来越高,工资也越来越多,那挟一般都是自己留一半,给他娘汇一半。   他没有什么开销,基本都存着。   然后是今年当兵转业的转业费也有一千块钱。   不用说盖一座房子,就是盖两座也是够够的。   不过,徐锐也不会说出具体有多少钱,只是开口道:“这几年我攒了点,应该是够的。”   徐长喜听了这句话点点头就没再问了,他自个心里有数就成。   这家分到这儿,算是定了下来。   王晋军拿出笔在白纸上写下一段话,大意是:十一月十四号,徐长喜一家分家,财产公平分配   然后,徐长喜和徐解放四个兄弟分别摁上自己的手印子。   王晋军完成自己的使命也不打扰徐家的分家饭,没在徐家逗留,直接离开。   中午,刘秋苗带着几个儿媳妇,把平时舍不得吃的鸡蛋拿出来炒上。   再和面,扯了面条。锅里下上白生生的面条,放上野山菇,把鸡蛋卤进去,放上油和香葱。   一顿香喷喷的鸡蛋面就是徐家今天的午饭。   徐磊徐周还小啥也不懂,只高兴于能吃上这么香的面条。   抓着碗使劲儿往嘴里扒,尤其是徐磊,因为吃的急,动不动就往桌子上掉根面条,然后用筷子夹桌上的碎面条。   他没啥耐心,夹不起来的时候,干脆直接上手抓,吃得狼吞虎咽。   比起徐磊,徐周就显得温和多了,吃的小心翼翼。不过,他也怕面条掉出来,整个头都埋在碗里。   老三徐平还是三个月的奶娃娃,被他娘放在屋子里睡觉。   与小孩子的不谙世事,显然大人要复杂的多。   虽是难得的一顿好饭,但也吃的不是滋味。   吃完饭,上工的上工,干活的干活。   今天是礼拜天,徐锐不用上班,所以今天就他最闲。   不理会侄子吵着让他玩球的请求,直接骑上自行车去谢家沟。   谢家沟   谢灵正在教秋阳秋月功课。   之前谢灵在废品站淘过一次书,可惜没有看到过一年级的课本。   所以,她现在只能按照自己的方式,一点一点教她们。   秋阳秋月今年五岁,年纪还小,不过可能是因为谢灵经常给她们讲故事开阔视野的缘故。   两人的理解能力十分不错,对认字也十分感兴趣。   一天认五个字稳稳当当,明天还能记得。   不过,要说两人是语文上的学霸,那数学上就是名副其实的学渣。   “5+6等于几?”谢灵边说还边写在纸上给两人看。   “等于10。”秋阳磨磨噌噌,犹豫片刻,终于吐出来个数。   而秋月则是干脆不知道,眼神懵懵懂懂,活像刚睡醒似的。   虽然确实刚午睡过,只不过两人早被谢灵泡的酸甜红果茶给震醒。   谢灵听到答案,看看两个闺女,也挺无奈。俩人从一到一百认得清清楚楚。   遇到两个同样的数字相加,就算来个10+10,也能说出20来。   可到一个奇数一个偶数相加就卡壳了,秋阳蒙数字,秋月干脆不说话。   谢灵想想谢家的基因,谢静念过初中,没听过数学考个位数啊!而谢灵更是个理科生,数学最好。   难道是罗家那边的基因?   也不对,罗家那群人笨的很,哪能和秋阳秋月比。   两个孩子还是很聪明的,可能是年纪还小,罗辑思维能力还没有发育的缘故?   要不然,就是她教的太差?   谢灵面对两双懵懂无辜的眼睛,难得的有些心虚,她讲故事还行,可给小孩儿讲1+1,1+2等于几,这种问题,简直要了她的命。   1+1就是等于2,还要讲?这是谢灵心里最真诚的想法。   所以,面对两个闺女,她讲的真没有什么耐心。 第38ç«  我得考虑考虑   徐锐现在来谢家沟都是光明正大的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毕竟自己未婚妻是谢家沟人, 四舍五入他也算谢家沟的人了吧   他骑着自行车,也没有操小道,一路走来, 遇到不少人。   自行车可是这年代的稀罕物件, 看着了谁不多瞅两眼?连带着这骑车的人也被关注上了。   “这是东头谢灵定亲那个不是?”谢家沟生产队也就几十户人家, 谁家有个啥事, 一张嘴就能说得整个生产队都知道。   何况谢灵近来还是队里的风云人物,管着宣传队,把宣传队整的越来越好不说。就那养猪的法子还是她提出的,没见那三头猪比以往这个时候都要胖吗?   所以, 谢灵有个啥事, 大家非常关注。   “哎, 没看清,不过那身材像是南理徐家那个。谢灵那丫头和南理徐家定的亲, 听说那小伙子长的大高个, 还当过兵, 刚从部队上退下来。现在还是个吃商品粮的呢!这下,那谢灵可是有福气了。”这人显然是知道个中内情的。   “切, 就是在城里上班,连城里户口都没有,可没有供应粮。”   “那人家也比一般的庄稼汉子挣得多。你看人这不是自行车都有了。”   “谢灵自个就争气,找个好婆家是应该的。”      后头的议论,徐锐不清楚。   不过, 他对别人的视线最为敏感。感觉到好多人看他了,也不介意,他是谢灵的未婚夫这件事越多人知道越好。   徐锐外表严肃但是内心还是有一颗十分骚动的心。   徐锐到谢家的时候,谢灵正在教两个闺女数数,并且和个位数加减法死磕。   听到敲门声,她反而松口气,推开门就看见穿着一身军装的徐锐。   面上一阵欢喜,露出笑容,开口说道:“快进来吧!”   说话间又看他推着车,有墟怪:“你今儿不上班,怎么骑车来了?南理和谢家沟离得不远吧?”   徐锐有些语塞,他总不能说自己故意的吧!   好在,谢灵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其他想法,说罢又转开话题。   一边说着,两人进去堂屋。   堂屋里秋阳秋月正在写数字,见着徐锐,一点不像以前那么拘束了。   秋阳语气亲近的向他问好:“叔叔,你来了。”   秋月则把板凳让出来道:“叔叔坐这里。”   徐锐面对她们的热情,有校然,他以前这么招俩小孩儿待见的吗?   不过,脸上还是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看了一眼秋月让他坐得小凳子,说道:“你坐吧,叔叔不坐。”   一旁,谢灵微笑的看着这一幕,觉得自己没白说。不过,看出徐锐的紧张,到底替他解了围:“学了这么久该休息休息了,你们自己玩。小姨和叔叔说会话。”   秋阳秋月乖乖点头,各自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就着小方桌玩翻花绳。   这边,两人坐在一起聊起来。   “徐锐,你以前上小学的时候怎么学一年级加减法的?”谢灵自己小时候接受的是精英教育,从小学的太多,这种最基本的反而忘的干净。   但又不能敷衍孩子,就想问问徐锐以前怎么学的,给她来点借鉴。   徐锐九岁上的小学一年级,对此还记得清楚,想想开口说道:“那会儿老师让大家自己劈短木棒,然后一根一根数。”   那会儿徐锐的性子已经有冷冰冰的雏形,不过到底还小,爱和人争强好胜。   放学的时候,看其他人约定好等下一次上课就比谁的木棒多、谁的木棒整齐。   他虽然沉默着不说话,但到底放在了心上。   回到家放下书包,就一个人去山上撇了几十根木棒,还偷偷拿着家里的菜刀把一个个木棒切的整整齐齐。   结果,等他上课的时候,老师只让人拿出十根木棒,其它木棒根本没有用上。   徐锐失落的回到家,面临的就是他娘的一顿铁板肉,因为家里唯一的菜刀被他切木棒切钝了。   这种丢脸的事徐锐当然不能说出来。   木棒?她倒是用细柴火劈成一小节一小节让俩闺女数了,不过她看两人没多大兴趣。   难道是因为柴火太丑了?   不过,说出木头,谢灵倒是想起一样东西。她面上带着甜笑,眼睛放光的看着徐锐说道:“徐锐,你时间多吗?”   徐锐面对她的笑脸有些失神,然后不自觉的点点头。   谢灵见他点头,高兴的对他说道:“你坐在这儿等等,我去拿纸。”   谢灵进了睡觉的屋子,打开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一张白纸和一只铅笔。   回到堂屋,坐在桌子前开始画画,绘图并不复杂,只是一个由数字碎片组成的房屋。   画完后递给徐锐,开口说道:“这个能做出来吗?”谢灵画的缩小版屋子只是最简单的积木,除了要卡那块,其它地方十分简单,但手工确实非常复杂。   这种简单构造图,谢灵手到擒来,画的十分专业。徐锐一看就懂,虽然有些不太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但做起来应该不难,就是有些繁琐。于是,他点点头,说道:“我尽快做出来。”   虽然他答应的轻巧,但徐锐平日也要上班,谢灵也不忍心他太过辛苦,不过,“徐锐,咱们一起做吧,我也不着急用,等下个礼拜六礼拜天你拿着工具来我家,我给你帮忙,咱们两个一起做。”   谢灵觉得这个主意好极了,不仅能给两个闺女做个益智玩具,还能和徐锐相处。   至于时间肯定来得及,她也不急着用。至于教两个闺女数数,她寻思着弄几根整齐的木棒给她们。   之前也是她考虑不周,两个小女孩儿拿着碎柴火哪有兴趣数数?   徐锐听了眼里一亮,他一个人就能做,但是这样能和谢灵待在一起,确实好极了。   徐锐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脸上虽然没有笑容,但嘴角微张也显示了他的好心情。   谢灵看看他微红的耳朵,又是这样。每次情绪一激动,徐锐的耳朵就红了。   她捂嘴笑开,注视徐锐的眼睛越发的亮。   因为两个小孩儿在,两人不敢做过分的举动,但眼神却是越发的交缠。   徐锐握住谢灵的手,谢灵先是看看前面小方桌上翻花绳的两个孩子,见她们在玩自己的没有注意这边,她才放心的任他牵着。   徐锐牵着她的手安安分分,也没有再做其它,只是开口问道:“灵灵喜欢什么房子建在哪里?偏僻一点还是热闹一点?”   本以为徐锐会做什么的谢灵没想到自己听见这种问题,她顾不上自己一瞬间的羞恼,好奇的开口:“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徐锐没有瞒着她,把今天分家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解释道:“我准备申请地基,早点把房子建起来,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喜欢什么地方。”   谢灵愣了一下,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里的感觉。   前世全国各地分布着她的房产,并不觉得那些家有什么区别,只是用来睡觉生活的地方罢了。   地段是最好的、装修是最高档的、配置也是顶级的,可是这一切不用她操心。生活助理就可以给她打理好一切。   而现在,就这么一句话竟然让她有些感触。   谢灵垂了眼睑,片刻后恢复平静,歪歪头,笑着开口说道:“当然是偏僻一点的,热闹的地方房屋多,能批下来的地基肯定不大。   我希望申请的地基大一点,然后有个非常大的院子,不仅能放下各种杂物,还能种几棵果树,比如苹果、桃子、李子都可以。”   谢灵越说越兴奋,谢家没有种果树,院子虽然大,但那是因为要圈自留地。她来了这里就吃过几个苹果,其它水果还没吃过。   不光营养问题,关键是她嘴馋了。本不是吃货的谢灵现在动不动就想琢磨点新鲜的吃食。   徐锐十分喜欢谢灵这样欢喜的样子,也不插嘴,一直听她说着。   “还有啊,建屋子的时候把窗户的地方留大点,既通风又明亮。就算没有玻璃,用油布也行。”   谢家现在的屋子就是窗户太小还太高,她知道那是因为冬天怕冷,但确实不怎么好,本来墙就不白,这样显得屋子更加阴暗了,有时候外面还没黑天,屋子里面就黑乎乎的了,她一点都不喜欢。   徐锐没有说话,只眼神专注地看着她,不时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厕所是最重要的,一定不要只拿木板将就,一定得拿砖头好好垒垒。”她每次上厕所都提心吊胆的,她有原主的习惯,知道不会掉下去,但心理上却克服不了,平时就连两个闺女她都不敢让两人独自上。   虽然两个闺女一点都不害怕。   谢灵提起房子简直有太多要说要吐槽的了,毕竟徐锐说的屋子将来她也要住。   不过,她的要求好像太多了,说了这么多,其实才刚开始,于是对徐锐说道:“我的要求好像太多了。”   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本来就是问你的意见的,这才一点点。如果你嫌说着累,可以记在纸上给我,咱们的家一定按你说的做。”   只要谢灵和他在一起,无论什么事,他都会依着她。   谢灵也不跟他客气,笑着点点头:“离建房子还有一段时间,反正也不着急,让我好好想想,一起写在纸上。”说到这儿,谢灵瞥他一眼,眼睛越发灵动,笑的像只偷腥的小狐狸:“到时候可别怨我啰嗦。”   徐锐捏捏她的手,“不会的,不过”随即,徐锐的嘴唇靠近她的耳朵,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只有一点得听我的,结了婚,婚房只有你我,没有其他人。”   这话的意思她懂,是不想让两个闺女跟他们一个屋里睡。   她闻言有些羞恼,又被他喷在耳朵上温热的呼吸弄得一颤。   这人当真可恶,学坏了,竟然往她耳朵里吹气。   “这个我得考虑考虑。”为了泄愤,她故意这么说道。 第39ç«  学校事   长县高中   高二年级正在进行期中考试, 四十个学生安静的坐在座位上考试。   讲台上, 监考老师坐在讲桌前做卷子,也没看下面的学生,大约是觉得没人抄的缘故。   不过, 也确实是这样。该认真做卷子的头也不抬, 不会的则是直接坐在座位上睡觉或者玩自己的, 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成绩如何, 有的连名字都不写。卷子空白,比他们的脸还干净。   教室内,可以说是一片和谐。   突然,一阵闹声传来, 接着就是一大串脚步声, 像是一群人往这边走来, 随即教室的木门被推开。   推的力度很大,一点不像学校巡查的老师, 反而像是来找茬的。   教室里的众人皆被惊了一下, 然后往门口看去。   只见为首的是个年轻女孩儿, 齐耳短发的刘胡兰头,穿着一身青年军装, 身材娇小,不过气势倒是十足。   “王青诬陷革命小将,断绝革命小将生活来源,我们今天要对他进行审理。”女孩儿声音洪亮,语气十分严厉, 后面跟着几个明显比她成熟大不少的同样穿着军装的男女同志。   教室里正在考试的学生包括监考老师表现的十分震惊,这女孩儿大家都认识,不就是一个多月前被□□带走的沈宝珍吗?   她这是被放出来了,还要带走班上的另一个同学?   “艹,你说老子诬陷革命小将,你给老子指指,老子诬陷哪个了?”王青是班上有名的差生,每次考个位数都得看他心情。   今天考试,本来是非常无聊的,没想到竟然有人闯进来,一看就是来找茬的。   本想看看戏,说不定还能趁手捞一把。   可没想到看戏看到他自己头上,还是来找他的。   再仔细一看那女人,不就是之前让□□带走的沈宝珍吗?   头发剪短了,也不穿裙子了,变化太大,一开始都差点没认出来。   以前这女人穿得好,吃得好,傲气得跟,还一直对他爱搭不理,不就是看不上他这个差生嘛。结果最后还不是被他给告了。   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出来的,但王青也不怕她,直接怼过去,语气嚣张,态度轻蔑,显然不把他们当回事。   这回沈宝珍没说话,倒是离她最近的男同志开口了,态度不比王青好到哪里去,但言语比王青正派得多。他个子不高,长的憨厚,一脸义正言辞地说道:“沈宝珍同志是我的未婚妻,革命家庭出身,你这位小同志却诬陷她搞资本主义派头,不知道是不是阴谋,所以今天就是要把你带走进行审理。”   一边说着,向其他几人点头示意。   接着,在王青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两人抓住。   “我是中学zf兵团的人,你们搞什么鬼,竟然敢抓老子。”   王青激烈的挣扎,脸色狰狞,冲着几人大喊大叫。   自称沈宝珍未婚夫的男人轻蔑一笑,王青这种人这种话也只 ¡¾ÔĶÁÈ«ÎÄ¡¿
×÷Õߣº¹ùºìÑÞ |2019-11-17 | ÔĶÁ(896) | ÆÀÂÛ(331)
人同时低着头吃饭。   李荷花和刘秋苗以为两小年轻是害羞了,也没问,只是对视一眼,笑开了。   “咱们就定好了,明年十月份两个人结婚,至于具体是哪一天,我们在好好商量。”这个时间是谢灵和李荷花说的,李荷花当时一听这个时间,就知道谢灵是想等她爹娘一周年后再结婚。   按照这里的风俗,爹娘过世,闺女一个月不办喜事,三个月不穿红衣红鞋,六个月不穿红袜不戴红帽。   但既然是谢灵的一番孝心,李荷花倒是觉得这样好极了。要是亲家不乐意,她真该考虑一下这亲结的是否值得了。   虽然她只是谢灵的堂婶婶,但也是真心实意地为谢灵考虑,想让她嫁个好人家。   不过,刘秋苗可没有觉得不妥,虽说她喜欢谢灵这姑娘,觉得儿子早点娶回来挺好的。   但人姑娘想为爹娘守住一年孝,可见这姑娘是个有孝心的。   而且,谢灵年纪小小,家里就没有长辈亲人,独立抚养两个外甥女。   而这姑娘还是一脸和气、大方稳重的样子,她便有些心疼。   “不着急,不着急,今天定了亲,灵灵啊,就是我媳妇了。不管等多久,我都是乐意的。”刘秋苗笑着说道。   随即,又看向谢灵身边的两个闺女,露出和蔼的笑容,笑着对两人招呼道:“这是秋阳秋月吧,过来奶奶这儿,让奶奶看看。”   秋阳秋月年纪小,不懂这场面意味着什么。见奶奶在叫她们,她们看向谢灵,谢灵摸摸她们的头,说了声:“去吧。”   她们也不胆怯,大方乖巧的走到刘秋苗面前,同时开口说道:“奶奶好。”   两人穿的干净整齐,样子乖巧可爱,虽然不是自家的,但刘秋苗也是喜欢极了:“唉,你们好。”然后递给两人一人一个红包。   秋阳秋月没有立刻接,而是先看看谢灵,见谢灵点头才接过刘秋苗手里的红包。然后有礼貌的说道:“谢谢奶奶。”   这两个孩子是个懂事的,看来这谢灵这闺女教的好啊!   刘秋苗不禁点点头,看向两人的目光更加和善。   李荷花在一旁看着这和谐的一幕,心里算是真正松口气,今天这事情是真成了。   下午三点不留客。   定亲进行的十分顺利,刘秋苗三人在谢灵家坐到两点半就回家去了。   晚上,徐家堂屋   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的椅子上。   徐解放四个兄弟、三个媳妇,并着孩子们都坐在板凳上。   徐长喜看看四个儿子,沉默片刻开口说道:“今天叫你们聚在一起,是为了分家的事情。”   众人闻言不禁震惊,分家?谁分?难道是他们家?   刘秋苗首先被老伴的话给惊着了,语气激烈的说道:“徐老头,你在说什么,咱们家怎么要分家了。”   一边说着,眼睛瞪着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她咋不知道徐家要分家呢?这么大的事都没和她商量就说出来,她可不同意分家。   徐长喜平时尊重老妻的意见,但这会儿却是不理她,再次开口:“就是咱们家要分,今天先和你们说说,等明天咱们请队长来咱俩做个见证,然后就正式分家。”   还真是个不定时炸弹,炸的众人愣住了,他们面对这个消息没有丝毫准备。   徐解放作为老大站起来反对道:“爹,咱们一家人好好的怎么弄分家了。我们兄弟几个哪里做的不好,您说,我们改。”   徐解放性子沉稳忠厚,一贯让着弟弟,孝顺爹娘,所以面对要分家一个消息,他有些不能接受。   徐解军和徐文也是一脸震惊,徐锐还是面无表情。   而三个儿媳妇,她们心里也十分复杂。   做媳妇的谁不想过自己的小日子?   不过,徐家几个兄弟感情不错,婆婆刘秋苗不是个刻薄的,公公虽有威严但也明事理,所以一家子虽有摩擦但也处的十分不错。   而且,刘秋苗和徐长喜都是五十岁左右,年龄还不大。   几个儿媳妇从来没想过能这么早分家。   徐长喜表情严肃,不管儿子媳妇是什么表情,开口说道:“今天不是来和你们商量的,分家这个事情我已经决定了,你们谁也别说。”   说罢,语气温和起来:“你们兄弟几个都是好的,就算分家了你们也还是亲兄弟,还得互相帮持。分家是想让你们过的更好,至于我和你们娘,我们两老人过自己的,平时你们多来看看我们,给我们带着吃的吃饭孝敬就行。”   这温情的一段话,还没等兄弟几个表示感动。   一旁的刘秋苗就开始捂着嘴小声抽泣,一边哭一边说着:“现在大家都不把我这个老婆子放在眼里了,我一天给他们吃给她们喝,都想撇开我单过。老头子也不想让儿子们孝敬我,我真是惨啊”   屋子里的众人瞬间沉默,然后看向徐长喜。   放以前,看到她们娘这么伤心,儿子儿媳妇还会心疼她们娘,都怪他们不好,把娘弄哭了,然后什么都答应说着娘。   可是现在   徐解放挠挠头,眼神示意他爹,意思是爹你惹的祸,你来哄娘。   徐长喜瞪了下面装鹌鹑的几个不孝子,然后咳嗽一声,硬声说道:“老婆子,你也别哭了,今天这事没有改变这一说。”   刘秋苗听他这么一说,不禁一哽,哭的更加委屈:“那你也得和我商量商量啊!我给你徐家做牛做马,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这话说得徐长喜一呛,还做牛做马,看她那样儿,他敢使唤她吗?   不过,语气到底和缓了许多,说道:“我要是和你说,你能同意吗?说不定今天,咱们徐家人都来不全,你都能把咱家儿子儿媳给赶到亲家家里。”   刘秋苗被他说中了心事,干脆耍起赖皮:“反正我不管,我不同意。”   一大把年纪了,在晚辈面前耍赖像什么样?徐长喜咳嗽一声:“一会儿到屋里,我给你好好说说,总之这家是分定了。”   说罢,不理会众人,直接往屋里走去。刘秋苗看看老头子,一咬牙跟着他回屋,看他到底能说出个什么理由。   长辈走了,剩下几个儿子儿媳妇也散去。   几个儿媳妇各有心事,反而没什么说头。   而几个兄弟却是来到院里,聚在一起。   徐文最藏不住话,首先憋不住开口:“你说咱爹是发啥癔症了,好好的分家干嘛?”   徐解放拿手敲他的脑壳:“怎么说话呢,那是咱爹,还发癔症?咱爹做什么都是有原因的。”   “那你说说因为啥子?”   徐解放还没说话,徐锐开口了:“因为你笨。”   徐文最不喜欢别人说他笨,尤其是老四这家伙,反驳道:“徐锐,你竟然敢说你三哥笨。你知道什么叫弟弟吗,当弟弟意味着要尊敬兄长,崇拜兄长”   徐解放见不得他耍宝,直接一锤子,打在他背上,让他闭嘴。   “喂,大哥,你作为兄长应该爱护弟弟,怎么能对我这么残暴。”徐文捂着胸口,仿佛伤心极了。   徐解放瞥他一眼,要不是他锤了他一下,估计等他的就是锐子的手掌了。   平时还说自己聪明,就看这眼力劲儿,还没见过这么笨的呢!   一边,徐锐懒得搭理这个早他几分钟出生的垃圾兄长,面无表情的开口:“以后分家了,照样是兄弟。以后有啥事,该尽力的我一定尽力。”   这话的意思是已经接受了分家这个事实。   徐解放表情有些复杂,但还是点点头。徐解军平时比徐文更贼,这会儿却罕见的沉默,片刻,他抬起头说道:“以后咱还是兄弟,有啥事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没啥本事,但也有一把子力气。”   徐家四个兄弟,徐解放老大,今年二十六岁。徐解军老二,二十四岁。徐文和徐锐是双胞胎,今年二十岁。   兄弟几四个中,徐解放脾气最好,作为大哥比较照顾下面的弟弟。   不过,比起徐文徐锐,和徐解军的关系更加亲近。徐文性子活,是左右逢源。   徐锐性子最孤,也是兄弟中最冷淡的一个。   小时候,四个兄弟还没有长大,就刘秋苗和徐长喜两个人上工,既要养活四个兄弟,还得照顾爹和大哥的儿子。   所以家里条件艰苦,徐解放几个都吃不饱饭,更不用说徐锐这个天生大肚量的。   徐锐小时候还跟他娘委屈说自己吃不饱,可是刘秋苗也没有办法,家里儿子多,粮食就那么些,不能紧着小儿子一个人吃。   而且,当时刘秋苗也有些不相信小儿子的饭量竟然比大他四岁的二儿子还要大。 第36ç«  他独的很   人的性格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形成的, 徐锐同样如此。   自从徐锐发现跟娘说了不顶用后, 他就不再开口表达,也不再露出委屈的表情了。   人慢慢变得孤僻起来。   后来慢慢长大,他的劲儿很大, 比同龄人甚至他二哥的都要大, 他就开始慢慢自己进山里树林里找吃的。   由小时候的蘑菇野菜到长大以后的野鸡野鸭。   懂事后, 也学会给家里人带一些, 但更多的还是仅仅足够他自己填饱肚子。   徐锐的胆子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练出来的。   十五六的时候,三年灾荒,山脚树林里的吃的甚至野菜根都被大家挖光了。   徐锐一个人进了深山,他胆子大, 力气大, 正是锐气十足的年纪, 没想过任何后果,就那样进了猎人都不敢独自去的深山。   他遇到过不少危险, 但都被他巧妙的避过, 有些是因为幸运, 有些则是因为徐锐的实力。   他的一手掩藏气息的技巧就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   年少时,独自烤着食物的徐锐是孤单的, 也是最自在的。   而现在的徐锐,有被时间雕刻的冰冷,更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稳重。   徐长喜坐在堂屋的大方桌前,打量自己的小儿子,叹了口气道:“前几年是我们忽略你了。”   徐锐坐姿□□, 面对自己的父亲,他虽然面无表情,但还是可以看出他的神色是放松的。   他说道:“那个时候很艰难,你和娘对我很好。”是我自己的问题。   徐锐觉得自己从小天生情绪淡薄,哪怕面对爹娘也是如此,他对什么都淡淡的。   所以,从不觉得是他们忽略了自己,反而是他自己有信外。   以前他没觉得,可后来在多次生死徘徊间,他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问题。   徐长喜摇摇头,他这辈子上孝爹娘,下对得起妻子,孩子也是一视同仁。   可却在最后为了别人而委屈了自己的儿子。一眨眼,四年过去,孩子回来了,也稳重不少。   作为父亲,他既骄傲又愧疚,可是孩子都是娶媳妇的年纪了,有些事情该说开了:“四年前,本来是你堂哥去当兵的,结果我让你去了。不知道你怨我不?”   问了一句,也没等徐锐回答,继续说道:“那个时候你才十六岁,你娘哭着不让你走,我就舍得了?”   当时的事情,徐长喜还记在脑海里,怕是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徐长喜大哥徐长南早早的牺牲在战场上,他嫂子病重听了这个消息也一时想不开慢慢去了。   最后,他大哥就留下十二岁的儿子徐解刚和一封遗书。   遗书里说道:让他儿子完成自己的遗志,当个优秀的解放军战士,保家卫国,希望自己儿子比他更加出色。   徐长喜父亲徐满仓平时最骄傲的就是两个儿子,大儿子是解放军战士,在外保家卫国。小儿子勤劳能干,在家孝敬长辈。   可没想到大儿子就这么去了,然后把儿子留下来的唯一一根独苗苗宠上了天。   四年前征兵,徐长喜父亲想着孙子有了家庭有了后代,可以去完成他父亲的遗志了,就让徐解刚报名当兵。   没想到的是徐解刚临阵脱逃,没有半分他父亲的刚毅果敢,反而被娇惯得自私又胆小。害怕自己也像父亲那样牺牲,就求徐长喜别让他去当兵。   徐长喜知道自己的父亲不会允许,果然徐满仓没有答应,他最骄傲的儿子去世了,而徐解刚当兵那是他儿子留下来的遗志,怎么能不去?   再说,徐满仓哪真舍得所以牺牲,那个时候他专门向儿子生前的战友打听过。现在的国家已经慢慢恢复和平,并没有什么战争爆发。   可徐解刚被爷爷惯坏了,他哪想去受苦?就拖着徐锐去报了名,报的是徐锐的名字。   而当时按理说一家只能报一个,当时他们的户口可是上在一起的。   报名时徐锐的户口本是徐长喜给侄子的,也是他默许的。   当时,徐满仓知道后就后悔了,后悔自己惯坏了大孙子,觉得对不起大儿子。可是事情已经成了这样,他不等改变结果,但到底对所以失望了。   而徐锐对于那件事情并没有他们想的那般在意。   他不愿意的事情没人能强迫或者欺骗得了他,当时他那堂哥脸上的表情太假,他当然知道是在骗他报名。   可他还是愿意的,因为他听说部队管饭,每个人都能吃饱。   所以,他是愿意去的。   当时,他觉得爹默许他们这么做是因为不想徐解刚受苦,可是现在,他说道:“爹想让我吃饱饭,不想让我去山里冒险。”   徐长喜欣慰的点点头,笑着说道:“对啊,有这方面的原因。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见过你大伯的战友,他来看过你爷爷,也说了那时候的环境很安全,没有什么战争,所以我才放心你去的。”   他平时是偏疼大哥的儿子,但谁能不疼自己的儿子。人都是自私的,如果真的危险,他不会同意徐锐代替解刚入伍的。   这些话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他媳妇还有几个儿子都以为是自己太过偏心,那会儿还和他闹了好久的别扭,后来知道徐锐第一次来信才有所缓解。   可是他们都没想过,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再怎么心硬,再怎么偏心,也不能把自己儿子推出去。   唯有徐锐,徐长喜看着小儿子,心里越发的高兴,今天总算解了他的心结。   这么想着,他拿起桌上的酒杯,说道:“今儿爹高兴,咱们喝一杯。”   徐锐举起酒杯陪他爹喝。   徐长喜一杯一杯的喝下去,一边喝一边和儿子唠嗑。   “时间过得快啊,你这才刚回家,就定了亲,说话就要结婚了。这些年,你爹也没什么本事帮到你,都是你自己一步一步长成这样的,我其实是高兴的。”徐长喜平时为人强硬倔强,是个传统的父亲,不喜欢在儿子面前说软话。   今天晚上,可能是喝醉了,心里的话一秃噜的往外冒。   “今天,老婆子说我分家傻了,哼,我才不傻。你是我儿子,老子还能不知道你,就算我不说,你锐子也是准备说这事儿的。”   一边说,一边推推徐锐:“说,是不是?”   徐锐没有否认,尽管他爹喝迷糊了,也不准备糊弄他,说道:“我是准备和你们说分出去的。”   “我就知道你这小子,独的很,平时不和几个兄弟说话,嫂子也不接触,就一天天的工作干活。”   不过,你爹娘也不怪你,你性子就这样”   徐锐见徐长喜越说越激动,觉得他爹这酒是不能喝了。   于是,把徐长喜手中的酒杯放下,不管他爹怎么抗拒,直接扶起他往他屋里走。   他娘应该睡了,不能打扰,只能让他爹在他的屋里将就一晚。   徐锐习惯一个人睡觉,而现在,他爹呼哧呼哧的声音传来,让他有些难以入睡。   想到谢灵,不知道她睡了没有?睡之前想过他没有?睡得安稳不?      一想起谢灵,徐锐脑子里便有一大堆关于她和他的事情,这一点都不像他,可是他甘之若饴。   有一句话他爹说的不对,他独的很,除了对谢灵。   一边,刘秋苗并没有入睡,而是一直在想老头子的话。   几个儿子大了,有媳妇有孩子了,他们一个个都想经营自己的小家。   现在看着是和睦,但是等小儿子也娶妻了,孙子们长大了,就不能这么和稀泥了。   家里四兄弟,老大老二老三都是在队里上工,差距不大。   而老四却是在城里上班,一个月工资福利样样不少,光这不到两个月都往家里拿了不少东西了。   这些东西要说吃的最少的还是徐锐,短时间还行,可时间长了就算徐锐不计较,能保证几个儿子儿媳妇能守住本心,不把锐子带的东西当成理所当然?   没分家前,家里所有人的工资工分上交,锐子没娶妻时,你可以替他攒着娶媳妇用。   可说话锐子娶媳妇后呢!   锐子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拼来的,家里人没有帮过他一分忙,甚至花费的也是家里最少的。   所以,咱不能这么和稀泥似的搅在一起。趁家里人还和睦就分了。   几个儿子儿媳妇也不是那些个不孝敬长辈的人,咱们自己分出来,家里挨着,他们也会主动孝敬咱们。   再说,咱们自己有手有脚,不用他们也能养活的了自己。      刘秋苗想着老伴儿说的话,心里一阵复杂,她以前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被她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都是儿子,她就想着每个人都好好的,大家都在一起和睦相处。   锐子最争气,平时给家里带的东西最多,补贴家里,给孙子吃,也是好的。   可是徐长喜这么把话一摊,她知道是该分开了。   生产队大部分人不分家是因为大家虽然各有各的毛病,但都半斤八两。   而她们家,锐子确实比前面三个哥哥高好大一截。   想起老伴儿严肃的表情,刘秋苗知道:明天,这家是分定了。   老大屋子   王英正在衬炕,看了正在糊窗的丈夫一眼,仿佛不经意间问道:“咱明天真的要分家?三个弟弟也同意吗?”   徐解放点点头:“咱爹决定的事可没反悔过,这家肯定是要分的。刚才我和解军他们聊了聊,他们同意分家了。不过不管怎么样,以后都是兄弟,只是分了家又没断了联系。”   王英惊讶道:“四弟还没有结婚?他也同意?”   徐解放闻言有些复杂,说道:“今天还是四弟最先开口的,他当然同意了。至于婚事,他已经定下来,到时候彩礼钱肯定是要给锐子的。锐子这段时间给家里添了不少东西,这些就不说了。但他这几年邮回来的钱娘都给他攒着,也应该给他的,我们当哥的肯定不能占弟弟便宜。”   王英闻言眼里一暗,随即点点头,温和一笑,不再继续说话。 第37ç«  数学学渣   王晋军被徐解放请到徐家, 看着徐家一屋子的人, 他难得的有猩圈。   “长喜啊,你们这是真要分家了?”王晋军作为南理生产队的队长,素来公正严明, 给不少下家儿当过分家的见证人。可那些个分家的不是因为兄弟妯娌感情不和实在过不到一处儿, 就是家里老爹老娘去世了。   而这徐家, 儿子孝顺, 兄弟和睦,条件不差的,怎么也不像个分家的样子呀!   想到这儿,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徐长喜一眼。   “孩子们都长大也成人家了, 我和他娘也老了, 就想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今天请队长来, 就是给咱做个见证。”徐长喜把王晋军迎到他旁边的座位上,开口说着话。可能是因为昨天喝醉了的缘故, 嗓子有些哑, 脸色也不怎么好。   他想着, 人不服老不行啊,以前喝一大瓶烈酒照样神清气爽, 睡一觉啥事没有。可昨天晚上喝了一点米酒就醉成那样了,今天更是有些提不起劲儿来   一旁,刘秋苗神色不好,眼神冷冷的,这老头子当他还是小伙子, 竟然背着她把箱子里藏的酒全喝了,也不怕喝死他。   今天还和她耍滑头,说是锐子非要和他喝,他这话她都听的替他脸红。   老俩口脸色都不怎么好,王晋军看着误以为两人为分家的事情伤心呢!   可不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吗?唉,长喜这老家伙就是嘴硬心软。   本来想再劝劝老伙计,可还没等他说话,徐长喜就开口说道:“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就算今天分家了,也要记得你们是亲兄弟。你们老子还活着,有我在一天,谁要是不成好的,老子我照样打你们。”   说话间,向刘秋苗递过手去。   刘秋苗神色间虽有不舍,但到底给了丈夫账本。说是账本其实捡漏极了,就是一个用白线装娥来的黄色小本子。   徐长喜接过后也没看直接给了王晋军。   王晋军看着这意思就知道老伙计是下定决心分家了,心里叹口气,没再劝他。   他面容严肃的翻开本子,开始念起来:红薯:十袋玉米:五袋   小麦:两袋   大米:一袋   锅:两口      现钱:八百零一块五   五间小屋子,一间堂屋      生产队里装粮食都用的是自家编的草袋子,一个袋子大约能装50斤的粮食。   徐家徐长喜和几个儿子身体壮,干活勤快,就连几个儿媳也不拖后腿,工分挣得多,所以粮食这么多不足为奇。   不过这现钱倒是令王晋军十分震惊,现在一家能有个二三百就不错了,这徐家竟然有八百多。   这么多钱不可能是老大老二他们挣得,在地里刨食哪能攒下这么多。   随即,他看向站在一边面无表情的徐锐,也隐约有些理解老伙计为啥要分家了。   果然,就听徐长喜说道:“刚刚队长念的就是咱家的所有东西,这些东西到底怎么来的,你们娘都一笔一笔的记在本子上。   家里的粮食都是我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上工挣来的,而锐子刚回家,没有分过粮食,但他当兵四年给家里一共汇了六百多块钱,这挟大部分都被你们娘攒着。   房子是前两年刚翻修过的,当时锐子不在,没有出人力,但钱却是出的最多的。   这些你们可认?”   徐长喜一番话说的清清楚楚,大家也都有一笔账记在心里,知道他说的公正。   所以不管有什么小心思,明面上都点点头。   徐长喜心里满意,继续开口说道:“虽说你们娘今年没上过几次工,但却是为家里做饭、喂鸡、看孩子,也辛苦得很。   我虽是一把老骨头,但干活也不比你们兄弟几个差。   所以,我把家里的粮食分成四分,我们老两口一份,老大老二老三各一份。有剩余的零头,把零头给老四。你们觉得如何?”   这让几个兄弟不知道怎么开口,粮食确实没有徐锐的贡献,但作为兄弟也不能直接说出来,同意爹的分法。   公公没有要把粮食分给老四的意思,让下面三个儿媳妇松了口气。   尤其是老大媳妇王英,她不是抠门小气,只是小弟没有上工,把粮食分给他,那他们作为大哥大嫂肯定要更吃亏。而后面,听公公的意思肯定要把大部分钱给小弟。   她有两个儿子,得为自己的小家考虑,她家男人是个好兄长,她就得精打细算一些。   “没意见。”这时徐锐开口,让大家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徐长喜点点头,继续道:“房子正好五间,一家一间。堂屋还留着待客用。   除了锐子往家里汇的钱,剩下的二百块还是分成四份,我们老俩口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一份。   至于锐子虽然汇了六百块钱,他不在家没有开销,但也没有在家照顾父母,作为补偿,拿出一百一十块钱,我们老俩口五十,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二十。剩下的给锐子,当作他娶媳妇的钱。这个分法可有意见?”   按理说这个分法谁都说不出错来。   就连见证过无数次分家的王晋军也觉得这分得够公正。   几个兄弟同时点头,表明没有意见。   只有徐锐开口了:“爹,我那间屋子给家里几个孩子住吧!我另外起房子,在房子起好前,先住在那儿!”   他快要结婚了,虽然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他是不想委屈她的。   虽然给不了她最好的,最起码也要在结婚之前,起好新房子,给她一个宽敞舒适的家。   屋里的人听到他这么说就是一愣,起房子可需要不少钱,不说材料问题,光吃吃喝喝就得花费不少。   就算他这次分的多,可是他还要买粮食,以后还有置办彩礼、结婚一大堆事等着他呢!   锐子不会是长期在部队待着,对外面的事糊涂了吧。   徐长喜闻言也是眉头一皱:“你考虑好了,盖房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徐锐点头,这事他早有成算,至于花费方面虽然没有仔细打听过。   但他现在手里的钱是肯定够的。   在部队四年,徐锐的职位越来越高,工资也越来越多,那挟一般都是自己留一半,给他娘汇一半。   他没有什么开销,基本都存着。   然后是今年当兵转业的转业费也有一千块钱。   不用说盖一座房子,就是盖两座也是够够的。   不过,徐锐也不会说出具体有多少钱,只是开口道:“这几年我攒了点,应该是够的。”   徐长喜听了这句话点点头就没再问了,他自个心里有数就成。   这家分到这儿,算是定了下来。   王晋军拿出笔在白纸上写下一段话,大意是:十一月十四号,徐长喜一家分家,财产公平分配   然后,徐长喜和徐解放四个兄弟分别摁上自己的手印子。   王晋军完成自己的使命也不打扰徐家的分家饭,没在徐家逗留,直接离开。   中午,刘秋苗带着几个儿媳妇,把平时舍不得吃的鸡蛋拿出来炒上。   再和面,扯了面条。锅里下上白生生的面条,放上野山菇,把鸡蛋卤进去,放上油和香葱。   一顿香喷喷的鸡蛋面就是徐家今天的午饭。   徐磊徐周还小啥也不懂,只高兴于能吃上这么香的面条。   抓着碗使劲儿往嘴里扒,尤其是徐磊,因为吃的急,动不动就往桌子上掉根面条,然后用筷子夹桌上的碎面条。   他没啥耐心,夹不起来的时候,干脆直接上手抓,吃得狼吞虎咽。   比起徐磊,徐周就显得温和多了,吃的小心翼翼。不过,他也怕面条掉出来,整个头都埋在碗里。   老三徐平还是三个月的奶娃娃,被他娘放在屋子里睡觉。   与小孩子的不谙世事,显然大人要复杂的多。   虽是难得的一顿好饭,但也吃的不是滋味。   吃完饭,上工的上工,干活的干活。   今天是礼拜天,徐锐不用上班,所以今天就他最闲。   不理会侄子吵着让他玩球的请求,直接骑上自行车去谢家沟。   谢家沟   谢灵正在教秋阳秋月功课。   之前谢灵在废品站淘过一次书,可惜没有看到过一年级的课本。   所以,她现在只能按照自己的方式,一点一点教她们。   秋阳秋月今年五岁,年纪还小,不过可能是因为谢灵经常给她们讲故事开阔视野的缘故。   两人的理解能力十分不错,对认字也十分感兴趣。   一天认五个字稳稳当当,明天还能记得。   不过,要说两人是语文上的学霸,那数学上就是名副其实的学渣。   “5+6等于几?”谢灵边说还边写在纸上给两人看。   “等于10。”秋阳磨磨噌噌,犹豫片刻,终于吐出来个数。   而秋月则是干脆不知道,眼神懵懵懂懂,活像刚睡醒似的。   虽然确实刚午睡过,只不过两人早被谢灵泡的酸甜红果茶给震醒。   谢灵听到答案,看看两个闺女,也挺无奈。俩人从一到一百认得清清楚楚。   遇到两个同样的数字相加,就算来个10+10,也能说出20来。   可到一个奇数一个偶数相加就卡壳了,秋阳蒙数字,秋月干脆不说话。   谢灵想想谢家的基因,谢静念过初中,没听过数学考个位数啊!而谢灵更是个理科生,数学最好。   难道是罗家那边的基因?   也不对,罗家那群人笨的很,哪能和秋阳秋月比。   两个孩子还是很聪明的,可能是年纪还小,罗辑思维能力还没有发育的缘故?   要不然,就是她教的太差?   谢灵面对两双懵懂无辜的眼睛,难得的有些心虚,她讲故事还行,可给小孩儿讲1+1,1+2等于几,这种问题,简直要了她的命。   1+1就是等于2,还要讲?这是谢灵心里最真诚的想法。   所以,面对两个闺女,她讲的真没有什么耐心。 第38ç«  我得考虑考虑   徐锐现在来谢家沟都是光明正大的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毕竟自己未婚妻是谢家沟人, 四舍五入他也算谢家沟的人了吧   他骑着自行车,也没有操小道,一路走来, 遇到不少人。   自行车可是这年代的稀罕物件, 看着了谁不多瞅两眼?连带着这骑车的人也被关注上了。   “这是东头谢灵定亲那个不是?”谢家沟生产队也就几十户人家, 谁家有个啥事, 一张嘴就能说得整个生产队都知道。   何况谢灵近来还是队里的风云人物,管着宣传队,把宣传队整的越来越好不说。就那养猪的法子还是她提出的,没见那三头猪比以往这个时候都要胖吗?   所以, 谢灵有个啥事, 大家非常关注。   “哎, 没看清,不过那身材像是南理徐家那个。谢灵那丫头和南理徐家定的亲, 听说那小伙子长的大高个, 还当过兵, 刚从部队上退下来。现在还是个吃商品粮的呢!这下,那谢灵可是有福气了。”这人显然是知道个中内情的。   “切, 就是在城里上班,连城里户口都没有,可没有供应粮。”   “那人家也比一般的庄稼汉子挣得多。你看人这不是自行车都有了。”   “谢灵自个就争气,找个好婆家是应该的。”      后头的议论,徐锐不清楚。   不过, 他对别人的视线最为敏感。感觉到好多人看他了,也不介意,他是谢灵的未婚夫这件事越多人知道越好。   徐锐外表严肃但是内心还是有一颗十分骚动的心。   徐锐到谢家的时候,谢灵正在教两个闺女数数,并且和个位数加减法死磕。   听到敲门声,她反而松口气,推开门就看见穿着一身军装的徐锐。   面上一阵欢喜,露出笑容,开口说道:“快进来吧!”   说话间又看他推着车,有墟怪:“你今儿不上班,怎么骑车来了?南理和谢家沟离得不远吧?”   徐锐有些语塞,他总不能说自己故意的吧!   好在,谢灵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其他想法,说罢又转开话题。   一边说着,两人进去堂屋。   堂屋里秋阳秋月正在写数字,见着徐锐,一点不像以前那么拘束了。   秋阳语气亲近的向他问好:“叔叔,你来了。”   秋月则把板凳让出来道:“叔叔坐这里。”   徐锐面对她们的热情,有校然,他以前这么招俩小孩儿待见的吗?   不过,脸上还是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看了一眼秋月让他坐得小凳子,说道:“你坐吧,叔叔不坐。”   一旁,谢灵微笑的看着这一幕,觉得自己没白说。不过,看出徐锐的紧张,到底替他解了围:“学了这么久该休息休息了,你们自己玩。小姨和叔叔说会话。”   秋阳秋月乖乖点头,各自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就着小方桌玩翻花绳。   这边,两人坐在一起聊起来。   “徐锐,你以前上小学的时候怎么学一年级加减法的?”谢灵自己小时候接受的是精英教育,从小学的太多,这种最基本的反而忘的干净。   但又不能敷衍孩子,就想问问徐锐以前怎么学的,给她来点借鉴。   徐锐九岁上的小学一年级,对此还记得清楚,想想开口说道:“那会儿老师让大家自己劈短木棒,然后一根一根数。”   那会儿徐锐的性子已经有冷冰冰的雏形,不过到底还小,爱和人争强好胜。   放学的时候,看其他人约定好等下一次上课就比谁的木棒多、谁的木棒整齐。   他虽然沉默着不说话,但到底放在了心上。   回到家放下书包,就一个人去山上撇了几十根木棒,还偷偷拿着家里的菜刀把一个个木棒切的整整齐齐。   结果,等他上课的时候,老师只让人拿出十根木棒,其它木棒根本没有用上。   徐锐失落的回到家,面临的就是他娘的一顿铁板肉,因为家里唯一的菜刀被他切木棒切钝了。   这种丢脸的事徐锐当然不能说出来。   木棒?她倒是用细柴火劈成一小节一小节让俩闺女数了,不过她看两人没多大兴趣。   难道是因为柴火太丑了?   不过,说出木头,谢灵倒是想起一样东西。她面上带着甜笑,眼睛放光的看着徐锐说道:“徐锐,你时间多吗?”   徐锐面对她的笑脸有些失神,然后不自觉的点点头。   谢灵见他点头,高兴的对他说道:“你坐在这儿等等,我去拿纸。”   谢灵进了睡觉的屋子,打开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一张白纸和一只铅笔。   回到堂屋,坐在桌子前开始画画,绘图并不复杂,只是一个由数字碎片组成的房屋。   画完后递给徐锐,开口说道:“这个能做出来吗?”谢灵画的缩小版屋子只是最简单的积木,除了要卡那块,其它地方十分简单,但手工确实非常复杂。   这种简单构造图,谢灵手到擒来,画的十分专业。徐锐一看就懂,虽然有些不太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但做起来应该不难,就是有些繁琐。于是,他点点头,说道:“我尽快做出来。”   虽然他答应的轻巧,但徐锐平日也要上班,谢灵也不忍心他太过辛苦,不过,“徐锐,咱们一起做吧,我也不着急用,等下个礼拜六礼拜天你拿着工具来我家,我给你帮忙,咱们两个一起做。”   谢灵觉得这个主意好极了,不仅能给两个闺女做个益智玩具,还能和徐锐相处。   至于时间肯定来得及,她也不急着用。至于教两个闺女数数,她寻思着弄几根整齐的木棒给她们。   之前也是她考虑不周,两个小女孩儿拿着碎柴火哪有兴趣数数?   徐锐听了眼里一亮,他一个人就能做,但是这样能和谢灵待在一起,确实好极了。   徐锐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脸上虽然没有笑容,但嘴角微张也显示了他的好心情。   谢灵看看他微红的耳朵,又是这样。每次情绪一激动,徐锐的耳朵就红了。   她捂嘴笑开,注视徐锐的眼睛越发的亮。   因为两个小孩儿在,两人不敢做过分的举动,但眼神却是越发的交缠。   徐锐握住谢灵的手,谢灵先是看看前面小方桌上翻花绳的两个孩子,见她们在玩自己的没有注意这边,她才放心的任他牵着。   徐锐牵着她的手安安分分,也没有再做其它,只是开口问道:“灵灵喜欢什么房子建在哪里?偏僻一点还是热闹一点?”   本以为徐锐会做什么的谢灵没想到自己听见这种问题,她顾不上自己一瞬间的羞恼,好奇的开口:“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徐锐没有瞒着她,把今天分家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解释道:“我准备申请地基,早点把房子建起来,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喜欢什么地方。”   谢灵愣了一下,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里的感觉。   前世全国各地分布着她的房产,并不觉得那些家有什么区别,只是用来睡觉生活的地方罢了。   地段是最好的、装修是最高档的、配置也是顶级的,可是这一切不用她操心。生活助理就可以给她打理好一切。   而现在,就这么一句话竟然让她有些感触。   谢灵垂了眼睑,片刻后恢复平静,歪歪头,笑着开口说道:“当然是偏僻一点的,热闹的地方房屋多,能批下来的地基肯定不大。   我希望申请的地基大一点,然后有个非常大的院子,不仅能放下各种杂物,还能种几棵果树,比如苹果、桃子、李子都可以。”   谢灵越说越兴奋,谢家没有种果树,院子虽然大,但那是因为要圈自留地。她来了这里就吃过几个苹果,其它水果还没吃过。   不光营养问题,关键是她嘴馋了。本不是吃货的谢灵现在动不动就想琢磨点新鲜的吃食。   徐锐十分喜欢谢灵这样欢喜的样子,也不插嘴,一直听她说着。   “还有啊,建屋子的时候把窗户的地方留大点,既通风又明亮。就算没有玻璃,用油布也行。”   谢家现在的屋子就是窗户太小还太高,她知道那是因为冬天怕冷,但确实不怎么好,本来墙就不白,这样显得屋子更加阴暗了,有时候外面还没黑天,屋子里面就黑乎乎的了,她一点都不喜欢。   徐锐没有说话,只眼神专注地看着她,不时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厕所是最重要的,一定不要只拿木板将就,一定得拿砖头好好垒垒。”她每次上厕所都提心吊胆的,她有原主的习惯,知道不会掉下去,但心理上却克服不了,平时就连两个闺女她都不敢让两人独自上。   虽然两个闺女一点都不害怕。   谢灵提起房子简直有太多要说要吐槽的了,毕竟徐锐说的屋子将来她也要住。   不过,她的要求好像太多了,说了这么多,其实才刚开始,于是对徐锐说道:“我的要求好像太多了。”   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本来就是问你的意见的,这才一点点。如果你嫌说着累,可以记在纸上给我,咱们的家一定按你说的做。”   只要谢灵和他在一起,无论什么事,他都会依着她。   谢灵也不跟他客气,笑着点点头:“离建房子还有一段时间,反正也不着急,让我好好想想,一起写在纸上。”说到这儿,谢灵瞥他一眼,眼睛越发灵动,笑的像只偷腥的小狐狸:“到时候可别怨我啰嗦。”   徐锐捏捏她的手,“不会的,不过”随即,徐锐的嘴唇靠近她的耳朵,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只有一点得听我的,结了婚,婚房只有你我,没有其他人。”   这话的意思她懂,是不想让两个闺女跟他们一个屋里睡。   她闻言有些羞恼,又被他喷在耳朵上温热的呼吸弄得一颤。   这人当真可恶,学坏了,竟然往她耳朵里吹气。   “这个我得考虑考虑。”为了泄愤,她故意这么说道。 第39ç«  学校事   长县高中   高二年级正在进行期中考试, 四十个学生安静的坐在座位上考试。   讲台上, 监考老师坐在讲桌前做卷子,也没看下面的学生,大约是觉得没人抄的缘故。   不过, 也确实是这样。该认真做卷子的头也不抬, 不会的则是直接坐在座位上睡觉或者玩自己的, 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成绩如何, 有的连名字都不写。卷子空白,比他们的脸还干净。   教室内,可以说是一片和谐。   突然,一阵闹声传来, 接着就是一大串脚步声, 像是一群人往这边走来, 随即教室的木门被推开。   推的力度很大,一点不像学校巡查的老师, 反而像是来找茬的。   教室里的众人皆被惊了一下, 然后往门口看去。   只见为首的是个年轻女孩儿, 齐耳短发的刘胡兰头,穿着一身青年军装, 身材娇小,不过气势倒是十足。   “王青诬陷革命小将,断绝革命小将生活来源,我们今天要对他进行审理。”女孩儿声音洪亮,语气十分严厉, 后面跟着几个明显比她成熟大不少的同样穿着军装的男女同志。   教室里正在考试的学生包括监考老师表现的十分震惊,这女孩儿大家都认识,不就是一个多月前被□□带走的沈宝珍吗?   她这是被放出来了,还要带走班上的另一个同学?   “艹,你说老子诬陷革命小将,你给老子指指,老子诬陷哪个了?”王青是班上有名的差生,每次考个位数都得看他心情。   今天考试,本来是非常无聊的,没想到竟然有人闯进来,一看就是来找茬的。   本想看看戏,说不定还能趁手捞一把。   可没想到看戏看到他自己头上,还是来找他的。   再仔细一看那女人,不就是之前让□□带走的沈宝珍吗?   头发剪短了,也不穿裙子了,变化太大,一开始都差点没认出来。   以前这女人穿得好,吃得好,傲气得跟,还一直对他爱搭不理,不就是看不上他这个差生嘛。结果最后还不是被他给告了。   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出来的,但王青也不怕她,直接怼过去,语气嚣张,态度轻蔑,显然不把他们当回事。   这回沈宝珍没说话,倒是离她最近的男同志开口了,态度不比王青好到哪里去,但言语比王青正派得多。他个子不高,长的憨厚,一脸义正言辞地说道:“沈宝珍同志是我的未婚妻,革命家庭出身,你这位小同志却诬陷她搞资本主义派头,不知道是不是阴谋,所以今天就是要把你带走进行审理。”   一边说着,向其他几人点头示意。   接着,在王青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两人抓住。   “我是中学zf兵团的人,你们搞什么鬼,竟然敢抓老子。”   王青激烈的挣扎,脸色狰狞,冲着几人大喊大叫。   自称沈宝珍未婚夫的男人轻蔑一笑,王青这种人这种话也只 ¡¾ÔĶÁÈ«ÎÄ¡¿
×÷ÕߣºÉ½ËÉ¿¡½Ü |2019-11-16 | ÔĶÁ(472) | ÆÀÂÛ(178)
人同时低着头吃饭。   李荷花和刘秋苗以为两小年轻是害羞了,也没问,只是对视一眼,笑开了。   “咱们就定好了,明年十月份两个人结婚,至于具体是哪一天,我们在好好商量。”这个时间是谢灵和李荷花说的,李荷花当时一听这个时间,就知道谢灵是想等她爹娘一周年后再结婚。   按照这里的风俗,爹娘过世,闺女一个月不办喜事,三个月不穿红衣红鞋,六个月不穿红袜不戴红帽。   但既然是谢灵的一番孝心,李荷花倒是觉得这样好极了。要是亲家不乐意,她真该考虑一下这亲结的是否值得了。   虽然她只是谢灵的堂婶婶,但也是真心实意地为谢灵考虑,想让她嫁个好人家。   不过,刘秋苗可没有觉得不妥,虽说她喜欢谢灵这姑娘,觉得儿子早点娶回来挺好的。   但人姑娘想为爹娘守住一年孝,可见这姑娘是个有孝心的。   而且,谢灵年纪小小,家里就没有长辈亲人,独立抚养两个外甥女。   而这姑娘还是一脸和气、大方稳重的样子,她便有些心疼。   “不着急,不着急,今天定了亲,灵灵啊,就是我媳妇了。不管等多久,我都是乐意的。”刘秋苗笑着说道。   随即,又看向谢灵身边的两个闺女,露出和蔼的笑容,笑着对两人招呼道:“这是秋阳秋月吧,过来奶奶这儿,让奶奶看看。”   秋阳秋月年纪小,不懂这场面意味着什么。见奶奶在叫她们,她们看向谢灵,谢灵摸摸她们的头,说了声:“去吧。”   她们也不胆怯,大方乖巧的走到刘秋苗面前,同时开口说道:“奶奶好。”   两人穿的干净整齐,样子乖巧可爱,虽然不是自家的,但刘秋苗也是喜欢极了:“唉,你们好。”然后递给两人一人一个红包。   秋阳秋月没有立刻接,而是先看看谢灵,见谢灵点头才接过刘秋苗手里的红包。然后有礼貌的说道:“谢谢奶奶。”   这两个孩子是个懂事的,看来这谢灵这闺女教的好啊!   刘秋苗不禁点点头,看向两人的目光更加和善。   李荷花在一旁看着这和谐的一幕,心里算是真正松口气,今天这事情是真成了。   下午三点不留客。   定亲进行的十分顺利,刘秋苗三人在谢灵家坐到两点半就回家去了。   晚上,徐家堂屋   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的椅子上。   徐解放四个兄弟、三个媳妇,并着孩子们都坐在板凳上。   徐长喜看看四个儿子,沉默片刻开口说道:“今天叫你们聚在一起,是为了分家的事情。”   众人闻言不禁震惊,分家?谁分?难道是他们家?   刘秋苗首先被老伴的话给惊着了,语气激烈的说道:“徐老头,你在说什么,咱们家怎么要分家了。”   一边说着,眼睛瞪着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她咋不知道徐家要分家呢?这么大的事都没和她商量就说出来,她可不同意分家。   徐长喜平时尊重老妻的意见,但这会儿却是不理她,再次开口:“就是咱们家要分,今天先和你们说说,等明天咱们请队长来咱俩做个见证,然后就正式分家。”   还真是个不定时炸弹,炸的众人愣住了,他们面对这个消息没有丝毫准备。   徐解放作为老大站起来反对道:“爹,咱们一家人好好的怎么弄分家了。我们兄弟几个哪里做的不好,您说,我们改。”   徐解放性子沉稳忠厚,一贯让着弟弟,孝顺爹娘,所以面对要分家一个消息,他有些不能接受。   徐解军和徐文也是一脸震惊,徐锐还是面无表情。   而三个儿媳妇,她们心里也十分复杂。   做媳妇的谁不想过自己的小日子?   不过,徐家几个兄弟感情不错,婆婆刘秋苗不是个刻薄的,公公虽有威严但也明事理,所以一家子虽有摩擦但也处的十分不错。   而且,刘秋苗和徐长喜都是五十岁左右,年龄还不大。   几个儿媳妇从来没想过能这么早分家。   徐长喜表情严肃,不管儿子媳妇是什么表情,开口说道:“今天不是来和你们商量的,分家这个事情我已经决定了,你们谁也别说。”   说罢,语气温和起来:“你们兄弟几个都是好的,就算分家了你们也还是亲兄弟,还得互相帮持。分家是想让你们过的更好,至于我和你们娘,我们两老人过自己的,平时你们多来看看我们,给我们带着吃的吃饭孝敬就行。”   这温情的一段话,还没等兄弟几个表示感动。   一旁的刘秋苗就开始捂着嘴小声抽泣,一边哭一边说着:“现在大家都不把我这个老婆子放在眼里了,我一天给他们吃给她们喝,都想撇开我单过。老头子也不想让儿子们孝敬我,我真是惨啊”   屋子里的众人瞬间沉默,然后看向徐长喜。   放以前,看到她们娘这么伤心,儿子儿媳妇还会心疼她们娘,都怪他们不好,把娘弄哭了,然后什么都答应说着娘。   可是现在   徐解放挠挠头,眼神示意他爹,意思是爹你惹的祸,你来哄娘。   徐长喜瞪了下面装鹌鹑的几个不孝子,然后咳嗽一声,硬声说道:“老婆子,你也别哭了,今天这事没有改变这一说。”   刘秋苗听他这么一说,不禁一哽,哭的更加委屈:“那你也得和我商量商量啊!我给你徐家做牛做马,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这话说得徐长喜一呛,还做牛做马,看她那样儿,他敢使唤她吗?   不过,语气到底和缓了许多,说道:“我要是和你说,你能同意吗?说不定今天,咱们徐家人都来不全,你都能把咱家儿子儿媳给赶到亲家家里。”   刘秋苗被他说中了心事,干脆耍起赖皮:“反正我不管,我不同意。”   一大把年纪了,在晚辈面前耍赖像什么样?徐长喜咳嗽一声:“一会儿到屋里,我给你好好说说,总之这家是分定了。”   说罢,不理会众人,直接往屋里走去。刘秋苗看看老头子,一咬牙跟着他回屋,看他到底能说出个什么理由。   长辈走了,剩下几个儿子儿媳妇也散去。   几个儿媳妇各有心事,反而没什么说头。   而几个兄弟却是来到院里,聚在一起。   徐文最藏不住话,首先憋不住开口:“你说咱爹是发啥癔症了,好好的分家干嘛?”   徐解放拿手敲他的脑壳:“怎么说话呢,那是咱爹,还发癔症?咱爹做什么都是有原因的。”   “那你说说因为啥子?”   徐解放还没说话,徐锐开口了:“因为你笨。”   徐文最不喜欢别人说他笨,尤其是老四这家伙,反驳道:“徐锐,你竟然敢说你三哥笨。你知道什么叫弟弟吗,当弟弟意味着要尊敬兄长,崇拜兄长”   徐解放见不得他耍宝,直接一锤子,打在他背上,让他闭嘴。   “喂,大哥,你作为兄长应该爱护弟弟,怎么能对我这么残暴。”徐文捂着胸口,仿佛伤心极了。   徐解放瞥他一眼,要不是他锤了他一下,估计等他的就是锐子的手掌了。   平时还说自己聪明,就看这眼力劲儿,还没见过这么笨的呢!   一边,徐锐懒得搭理这个早他几分钟出生的垃圾兄长,面无表情的开口:“以后分家了,照样是兄弟。以后有啥事,该尽力的我一定尽力。”   这话的意思是已经接受了分家这个事实。   徐解放表情有些复杂,但还是点点头。徐解军平时比徐文更贼,这会儿却罕见的沉默,片刻,他抬起头说道:“以后咱还是兄弟,有啥事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没啥本事,但也有一把子力气。”   徐家四个兄弟,徐解放老大,今年二十六岁。徐解军老二,二十四岁。徐文和徐锐是双胞胎,今年二十岁。   兄弟几四个中,徐解放脾气最好,作为大哥比较照顾下面的弟弟。   不过,比起徐文徐锐,和徐解军的关系更加亲近。徐文性子活,是左右逢源。   徐锐性子最孤,也是兄弟中最冷淡的一个。   小时候,四个兄弟还没有长大,就刘秋苗和徐长喜两个人上工,既要养活四个兄弟,还得照顾爹和大哥的儿子。   所以家里条件艰苦,徐解放几个都吃不饱饭,更不用说徐锐这个天生大肚量的。   徐锐小时候还跟他娘委屈说自己吃不饱,可是刘秋苗也没有办法,家里儿子多,粮食就那么些,不能紧着小儿子一个人吃。   而且,当时刘秋苗也有些不相信小儿子的饭量竟然比大他四岁的二儿子还要大。 第36ç«  他独的很   人的性格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形成的, 徐锐同样如此。   自从徐锐发现跟娘说了不顶用后, 他就不再开口表达,也不再露出委屈的表情了。   人慢慢变得孤僻起来。   后来慢慢长大,他的劲儿很大, 比同龄人甚至他二哥的都要大, 他就开始慢慢自己进山里树林里找吃的。   由小时候的蘑菇野菜到长大以后的野鸡野鸭。   懂事后, 也学会给家里人带一些, 但更多的还是仅仅足够他自己填饱肚子。   徐锐的胆子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练出来的。   十五六的时候,三年灾荒,山脚树林里的吃的甚至野菜根都被大家挖光了。   徐锐一个人进了深山,他胆子大, 力气大, 正是锐气十足的年纪, 没想过任何后果,就那样进了猎人都不敢独自去的深山。   他遇到过不少危险, 但都被他巧妙的避过, 有些是因为幸运, 有些则是因为徐锐的实力。   他的一手掩藏气息的技巧就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   年少时,独自烤着食物的徐锐是孤单的, 也是最自在的。   而现在的徐锐,有被时间雕刻的冰冷,更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稳重。   徐长喜坐在堂屋的大方桌前,打量自己的小儿子,叹了口气道:“前几年是我们忽略你了。”   徐锐坐姿□□, 面对自己的父亲,他虽然面无表情,但还是可以看出他的神色是放松的。   他说道:“那个时候很艰难,你和娘对我很好。”是我自己的问题。   徐锐觉得自己从小天生情绪淡薄,哪怕面对爹娘也是如此,他对什么都淡淡的。   所以,从不觉得是他们忽略了自己,反而是他自己有信外。   以前他没觉得,可后来在多次生死徘徊间,他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问题。   徐长喜摇摇头,他这辈子上孝爹娘,下对得起妻子,孩子也是一视同仁。   可却在最后为了别人而委屈了自己的儿子。一眨眼,四年过去,孩子回来了,也稳重不少。   作为父亲,他既骄傲又愧疚,可是孩子都是娶媳妇的年纪了,有些事情该说开了:“四年前,本来是你堂哥去当兵的,结果我让你去了。不知道你怨我不?”   问了一句,也没等徐锐回答,继续说道:“那个时候你才十六岁,你娘哭着不让你走,我就舍得了?”   当时的事情,徐长喜还记在脑海里,怕是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徐长喜大哥徐长南早早的牺牲在战场上,他嫂子病重听了这个消息也一时想不开慢慢去了。   最后,他大哥就留下十二岁的儿子徐解刚和一封遗书。   遗书里说道:让他儿子完成自己的遗志,当个优秀的解放军战士,保家卫国,希望自己儿子比他更加出色。   徐长喜父亲徐满仓平时最骄傲的就是两个儿子,大儿子是解放军战士,在外保家卫国。小儿子勤劳能干,在家孝敬长辈。   可没想到大儿子就这么去了,然后把儿子留下来的唯一一根独苗苗宠上了天。   四年前征兵,徐长喜父亲想着孙子有了家庭有了后代,可以去完成他父亲的遗志了,就让徐解刚报名当兵。   没想到的是徐解刚临阵脱逃,没有半分他父亲的刚毅果敢,反而被娇惯得自私又胆小。害怕自己也像父亲那样牺牲,就求徐长喜别让他去当兵。   徐长喜知道自己的父亲不会允许,果然徐满仓没有答应,他最骄傲的儿子去世了,而徐解刚当兵那是他儿子留下来的遗志,怎么能不去?   再说,徐满仓哪真舍得所以牺牲,那个时候他专门向儿子生前的战友打听过。现在的国家已经慢慢恢复和平,并没有什么战争爆发。   可徐解刚被爷爷惯坏了,他哪想去受苦?就拖着徐锐去报了名,报的是徐锐的名字。   而当时按理说一家只能报一个,当时他们的户口可是上在一起的。   报名时徐锐的户口本是徐长喜给侄子的,也是他默许的。   当时,徐满仓知道后就后悔了,后悔自己惯坏了大孙子,觉得对不起大儿子。可是事情已经成了这样,他不等改变结果,但到底对所以失望了。   而徐锐对于那件事情并没有他们想的那般在意。   他不愿意的事情没人能强迫或者欺骗得了他,当时他那堂哥脸上的表情太假,他当然知道是在骗他报名。   可他还是愿意的,因为他听说部队管饭,每个人都能吃饱。   所以,他是愿意去的。   当时,他觉得爹默许他们这么做是因为不想徐解刚受苦,可是现在,他说道:“爹想让我吃饱饭,不想让我去山里冒险。”   徐长喜欣慰的点点头,笑着说道:“对啊,有这方面的原因。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见过你大伯的战友,他来看过你爷爷,也说了那时候的环境很安全,没有什么战争,所以我才放心你去的。”   他平时是偏疼大哥的儿子,但谁能不疼自己的儿子。人都是自私的,如果真的危险,他不会同意徐锐代替解刚入伍的。   这些话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他媳妇还有几个儿子都以为是自己太过偏心,那会儿还和他闹了好久的别扭,后来知道徐锐第一次来信才有所缓解。   可是他们都没想过,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再怎么心硬,再怎么偏心,也不能把自己儿子推出去。   唯有徐锐,徐长喜看着小儿子,心里越发的高兴,今天总算解了他的心结。   这么想着,他拿起桌上的酒杯,说道:“今儿爹高兴,咱们喝一杯。”   徐锐举起酒杯陪他爹喝。   徐长喜一杯一杯的喝下去,一边喝一边和儿子唠嗑。   “时间过得快啊,你这才刚回家,就定了亲,说话就要结婚了。这些年,你爹也没什么本事帮到你,都是你自己一步一步长成这样的,我其实是高兴的。”徐长喜平时为人强硬倔强,是个传统的父亲,不喜欢在儿子面前说软话。   今天晚上,可能是喝醉了,心里的话一秃噜的往外冒。   “今天,老婆子说我分家傻了,哼,我才不傻。你是我儿子,老子还能不知道你,就算我不说,你锐子也是准备说这事儿的。”   一边说,一边推推徐锐:“说,是不是?”   徐锐没有否认,尽管他爹喝迷糊了,也不准备糊弄他,说道:“我是准备和你们说分出去的。”   “我就知道你这小子,独的很,平时不和几个兄弟说话,嫂子也不接触,就一天天的工作干活。”   不过,你爹娘也不怪你,你性子就这样”   徐锐见徐长喜越说越激动,觉得他爹这酒是不能喝了。   于是,把徐长喜手中的酒杯放下,不管他爹怎么抗拒,直接扶起他往他屋里走。   他娘应该睡了,不能打扰,只能让他爹在他的屋里将就一晚。   徐锐习惯一个人睡觉,而现在,他爹呼哧呼哧的声音传来,让他有些难以入睡。   想到谢灵,不知道她睡了没有?睡之前想过他没有?睡得安稳不?      一想起谢灵,徐锐脑子里便有一大堆关于她和他的事情,这一点都不像他,可是他甘之若饴。   有一句话他爹说的不对,他独的很,除了对谢灵。   一边,刘秋苗并没有入睡,而是一直在想老头子的话。   几个儿子大了,有媳妇有孩子了,他们一个个都想经营自己的小家。   现在看着是和睦,但是等小儿子也娶妻了,孙子们长大了,就不能这么和稀泥了。   家里四兄弟,老大老二老三都是在队里上工,差距不大。   而老四却是在城里上班,一个月工资福利样样不少,光这不到两个月都往家里拿了不少东西了。   这些东西要说吃的最少的还是徐锐,短时间还行,可时间长了就算徐锐不计较,能保证几个儿子儿媳妇能守住本心,不把锐子带的东西当成理所当然?   没分家前,家里所有人的工资工分上交,锐子没娶妻时,你可以替他攒着娶媳妇用。   可说话锐子娶媳妇后呢!   锐子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拼来的,家里人没有帮过他一分忙,甚至花费的也是家里最少的。   所以,咱不能这么和稀泥似的搅在一起。趁家里人还和睦就分了。   几个儿子儿媳妇也不是那些个不孝敬长辈的人,咱们自己分出来,家里挨着,他们也会主动孝敬咱们。   再说,咱们自己有手有脚,不用他们也能养活的了自己。      刘秋苗想着老伴儿说的话,心里一阵复杂,她以前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被她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都是儿子,她就想着每个人都好好的,大家都在一起和睦相处。   锐子最争气,平时给家里带的东西最多,补贴家里,给孙子吃,也是好的。   可是徐长喜这么把话一摊,她知道是该分开了。   生产队大部分人不分家是因为大家虽然各有各的毛病,但都半斤八两。   而她们家,锐子确实比前面三个哥哥高好大一截。   想起老伴儿严肃的表情,刘秋苗知道:明天,这家是分定了。   老大屋子   王英正在衬炕,看了正在糊窗的丈夫一眼,仿佛不经意间问道:“咱明天真的要分家?三个弟弟也同意吗?”   徐解放点点头:“咱爹决定的事可没反悔过,这家肯定是要分的。刚才我和解军他们聊了聊,他们同意分家了。不过不管怎么样,以后都是兄弟,只是分了家又没断了联系。”   王英惊讶道:“四弟还没有结婚?他也同意?”   徐解放闻言有些复杂,说道:“今天还是四弟最先开口的,他当然同意了。至于婚事,他已经定下来,到时候彩礼钱肯定是要给锐子的。锐子这段时间给家里添了不少东西,这些就不说了。但他这几年邮回来的钱娘都给他攒着,也应该给他的,我们当哥的肯定不能占弟弟便宜。”   王英闻言眼里一暗,随即点点头,温和一笑,不再继续说话。 第37ç«  数学学渣   王晋军被徐解放请到徐家, 看着徐家一屋子的人, 他难得的有猩圈。   “长喜啊,你们这是真要分家了?”王晋军作为南理生产队的队长,素来公正严明, 给不少下家儿当过分家的见证人。可那些个分家的不是因为兄弟妯娌感情不和实在过不到一处儿, 就是家里老爹老娘去世了。   而这徐家, 儿子孝顺, 兄弟和睦,条件不差的,怎么也不像个分家的样子呀!   想到这儿,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徐长喜一眼。   “孩子们都长大也成人家了, 我和他娘也老了, 就想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今天请队长来, 就是给咱做个见证。”徐长喜把王晋军迎到他旁边的座位上,开口说着话。可能是因为昨天喝醉了的缘故, 嗓子有些哑, 脸色也不怎么好。   他想着, 人不服老不行啊,以前喝一大瓶烈酒照样神清气爽, 睡一觉啥事没有。可昨天晚上喝了一点米酒就醉成那样了,今天更是有些提不起劲儿来   一旁,刘秋苗神色不好,眼神冷冷的,这老头子当他还是小伙子, 竟然背着她把箱子里藏的酒全喝了,也不怕喝死他。   今天还和她耍滑头,说是锐子非要和他喝,他这话她都听的替他脸红。   老俩口脸色都不怎么好,王晋军看着误以为两人为分家的事情伤心呢!   可不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吗?唉,长喜这老家伙就是嘴硬心软。   本来想再劝劝老伙计,可还没等他说话,徐长喜就开口说道:“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就算今天分家了,也要记得你们是亲兄弟。你们老子还活着,有我在一天,谁要是不成好的,老子我照样打你们。”   说话间,向刘秋苗递过手去。   刘秋苗神色间虽有不舍,但到底给了丈夫账本。说是账本其实捡漏极了,就是一个用白线装娥来的黄色小本子。   徐长喜接过后也没看直接给了王晋军。   王晋军看着这意思就知道老伙计是下定决心分家了,心里叹口气,没再劝他。   他面容严肃的翻开本子,开始念起来:红薯:十袋玉米:五袋   小麦:两袋   大米:一袋   锅:两口      现钱:八百零一块五   五间小屋子,一间堂屋      生产队里装粮食都用的是自家编的草袋子,一个袋子大约能装50斤的粮食。   徐家徐长喜和几个儿子身体壮,干活勤快,就连几个儿媳也不拖后腿,工分挣得多,所以粮食这么多不足为奇。   不过这现钱倒是令王晋军十分震惊,现在一家能有个二三百就不错了,这徐家竟然有八百多。   这么多钱不可能是老大老二他们挣得,在地里刨食哪能攒下这么多。   随即,他看向站在一边面无表情的徐锐,也隐约有些理解老伙计为啥要分家了。   果然,就听徐长喜说道:“刚刚队长念的就是咱家的所有东西,这些东西到底怎么来的,你们娘都一笔一笔的记在本子上。   家里的粮食都是我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上工挣来的,而锐子刚回家,没有分过粮食,但他当兵四年给家里一共汇了六百多块钱,这挟大部分都被你们娘攒着。   房子是前两年刚翻修过的,当时锐子不在,没有出人力,但钱却是出的最多的。   这些你们可认?”   徐长喜一番话说的清清楚楚,大家也都有一笔账记在心里,知道他说的公正。   所以不管有什么小心思,明面上都点点头。   徐长喜心里满意,继续开口说道:“虽说你们娘今年没上过几次工,但却是为家里做饭、喂鸡、看孩子,也辛苦得很。   我虽是一把老骨头,但干活也不比你们兄弟几个差。   所以,我把家里的粮食分成四分,我们老两口一份,老大老二老三各一份。有剩余的零头,把零头给老四。你们觉得如何?”   这让几个兄弟不知道怎么开口,粮食确实没有徐锐的贡献,但作为兄弟也不能直接说出来,同意爹的分法。   公公没有要把粮食分给老四的意思,让下面三个儿媳妇松了口气。   尤其是老大媳妇王英,她不是抠门小气,只是小弟没有上工,把粮食分给他,那他们作为大哥大嫂肯定要更吃亏。而后面,听公公的意思肯定要把大部分钱给小弟。   她有两个儿子,得为自己的小家考虑,她家男人是个好兄长,她就得精打细算一些。   “没意见。”这时徐锐开口,让大家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徐长喜点点头,继续道:“房子正好五间,一家一间。堂屋还留着待客用。   除了锐子往家里汇的钱,剩下的二百块还是分成四份,我们老俩口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一份。   至于锐子虽然汇了六百块钱,他不在家没有开销,但也没有在家照顾父母,作为补偿,拿出一百一十块钱,我们老俩口五十,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二十。剩下的给锐子,当作他娶媳妇的钱。这个分法可有意见?”   按理说这个分法谁都说不出错来。   就连见证过无数次分家的王晋军也觉得这分得够公正。   几个兄弟同时点头,表明没有意见。   只有徐锐开口了:“爹,我那间屋子给家里几个孩子住吧!我另外起房子,在房子起好前,先住在那儿!”   他快要结婚了,虽然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他是不想委屈她的。   虽然给不了她最好的,最起码也要在结婚之前,起好新房子,给她一个宽敞舒适的家。   屋里的人听到他这么说就是一愣,起房子可需要不少钱,不说材料问题,光吃吃喝喝就得花费不少。   就算他这次分的多,可是他还要买粮食,以后还有置办彩礼、结婚一大堆事等着他呢!   锐子不会是长期在部队待着,对外面的事糊涂了吧。   徐长喜闻言也是眉头一皱:“你考虑好了,盖房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徐锐点头,这事他早有成算,至于花费方面虽然没有仔细打听过。   但他现在手里的钱是肯定够的。   在部队四年,徐锐的职位越来越高,工资也越来越多,那挟一般都是自己留一半,给他娘汇一半。   他没有什么开销,基本都存着。   然后是今年当兵转业的转业费也有一千块钱。   不用说盖一座房子,就是盖两座也是够够的。   不过,徐锐也不会说出具体有多少钱,只是开口道:“这几年我攒了点,应该是够的。”   徐长喜听了这句话点点头就没再问了,他自个心里有数就成。   这家分到这儿,算是定了下来。   王晋军拿出笔在白纸上写下一段话,大意是:十一月十四号,徐长喜一家分家,财产公平分配   然后,徐长喜和徐解放四个兄弟分别摁上自己的手印子。   王晋军完成自己的使命也不打扰徐家的分家饭,没在徐家逗留,直接离开。   中午,刘秋苗带着几个儿媳妇,把平时舍不得吃的鸡蛋拿出来炒上。   再和面,扯了面条。锅里下上白生生的面条,放上野山菇,把鸡蛋卤进去,放上油和香葱。   一顿香喷喷的鸡蛋面就是徐家今天的午饭。   徐磊徐周还小啥也不懂,只高兴于能吃上这么香的面条。   抓着碗使劲儿往嘴里扒,尤其是徐磊,因为吃的急,动不动就往桌子上掉根面条,然后用筷子夹桌上的碎面条。   他没啥耐心,夹不起来的时候,干脆直接上手抓,吃得狼吞虎咽。   比起徐磊,徐周就显得温和多了,吃的小心翼翼。不过,他也怕面条掉出来,整个头都埋在碗里。   老三徐平还是三个月的奶娃娃,被他娘放在屋子里睡觉。   与小孩子的不谙世事,显然大人要复杂的多。   虽是难得的一顿好饭,但也吃的不是滋味。   吃完饭,上工的上工,干活的干活。   今天是礼拜天,徐锐不用上班,所以今天就他最闲。   不理会侄子吵着让他玩球的请求,直接骑上自行车去谢家沟。   谢家沟   谢灵正在教秋阳秋月功课。   之前谢灵在废品站淘过一次书,可惜没有看到过一年级的课本。   所以,她现在只能按照自己的方式,一点一点教她们。   秋阳秋月今年五岁,年纪还小,不过可能是因为谢灵经常给她们讲故事开阔视野的缘故。   两人的理解能力十分不错,对认字也十分感兴趣。   一天认五个字稳稳当当,明天还能记得。   不过,要说两人是语文上的学霸,那数学上就是名副其实的学渣。   “5+6等于几?”谢灵边说还边写在纸上给两人看。   “等于10。”秋阳磨磨噌噌,犹豫片刻,终于吐出来个数。   而秋月则是干脆不知道,眼神懵懵懂懂,活像刚睡醒似的。   虽然确实刚午睡过,只不过两人早被谢灵泡的酸甜红果茶给震醒。   谢灵听到答案,看看两个闺女,也挺无奈。俩人从一到一百认得清清楚楚。   遇到两个同样的数字相加,就算来个10+10,也能说出20来。   可到一个奇数一个偶数相加就卡壳了,秋阳蒙数字,秋月干脆不说话。   谢灵想想谢家的基因,谢静念过初中,没听过数学考个位数啊!而谢灵更是个理科生,数学最好。   难道是罗家那边的基因?   也不对,罗家那群人笨的很,哪能和秋阳秋月比。   两个孩子还是很聪明的,可能是年纪还小,罗辑思维能力还没有发育的缘故?   要不然,就是她教的太差?   谢灵面对两双懵懂无辜的眼睛,难得的有些心虚,她讲故事还行,可给小孩儿讲1+1,1+2等于几,这种问题,简直要了她的命。   1+1就是等于2,还要讲?这是谢灵心里最真诚的想法。   所以,面对两个闺女,她讲的真没有什么耐心。 第38ç«  我得考虑考虑   徐锐现在来谢家沟都是光明正大的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毕竟自己未婚妻是谢家沟人, 四舍五入他也算谢家沟的人了吧   他骑着自行车,也没有操小道,一路走来, 遇到不少人。   自行车可是这年代的稀罕物件, 看着了谁不多瞅两眼?连带着这骑车的人也被关注上了。   “这是东头谢灵定亲那个不是?”谢家沟生产队也就几十户人家, 谁家有个啥事, 一张嘴就能说得整个生产队都知道。   何况谢灵近来还是队里的风云人物,管着宣传队,把宣传队整的越来越好不说。就那养猪的法子还是她提出的,没见那三头猪比以往这个时候都要胖吗?   所以, 谢灵有个啥事, 大家非常关注。   “哎, 没看清,不过那身材像是南理徐家那个。谢灵那丫头和南理徐家定的亲, 听说那小伙子长的大高个, 还当过兵, 刚从部队上退下来。现在还是个吃商品粮的呢!这下,那谢灵可是有福气了。”这人显然是知道个中内情的。   “切, 就是在城里上班,连城里户口都没有,可没有供应粮。”   “那人家也比一般的庄稼汉子挣得多。你看人这不是自行车都有了。”   “谢灵自个就争气,找个好婆家是应该的。”      后头的议论,徐锐不清楚。   不过, 他对别人的视线最为敏感。感觉到好多人看他了,也不介意,他是谢灵的未婚夫这件事越多人知道越好。   徐锐外表严肃但是内心还是有一颗十分骚动的心。   徐锐到谢家的时候,谢灵正在教两个闺女数数,并且和个位数加减法死磕。   听到敲门声,她反而松口气,推开门就看见穿着一身军装的徐锐。   面上一阵欢喜,露出笑容,开口说道:“快进来吧!”   说话间又看他推着车,有墟怪:“你今儿不上班,怎么骑车来了?南理和谢家沟离得不远吧?”   徐锐有些语塞,他总不能说自己故意的吧!   好在,谢灵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其他想法,说罢又转开话题。   一边说着,两人进去堂屋。   堂屋里秋阳秋月正在写数字,见着徐锐,一点不像以前那么拘束了。   秋阳语气亲近的向他问好:“叔叔,你来了。”   秋月则把板凳让出来道:“叔叔坐这里。”   徐锐面对她们的热情,有校然,他以前这么招俩小孩儿待见的吗?   不过,脸上还是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看了一眼秋月让他坐得小凳子,说道:“你坐吧,叔叔不坐。”   一旁,谢灵微笑的看着这一幕,觉得自己没白说。不过,看出徐锐的紧张,到底替他解了围:“学了这么久该休息休息了,你们自己玩。小姨和叔叔说会话。”   秋阳秋月乖乖点头,各自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就着小方桌玩翻花绳。   这边,两人坐在一起聊起来。   “徐锐,你以前上小学的时候怎么学一年级加减法的?”谢灵自己小时候接受的是精英教育,从小学的太多,这种最基本的反而忘的干净。   但又不能敷衍孩子,就想问问徐锐以前怎么学的,给她来点借鉴。   徐锐九岁上的小学一年级,对此还记得清楚,想想开口说道:“那会儿老师让大家自己劈短木棒,然后一根一根数。”   那会儿徐锐的性子已经有冷冰冰的雏形,不过到底还小,爱和人争强好胜。   放学的时候,看其他人约定好等下一次上课就比谁的木棒多、谁的木棒整齐。   他虽然沉默着不说话,但到底放在了心上。   回到家放下书包,就一个人去山上撇了几十根木棒,还偷偷拿着家里的菜刀把一个个木棒切的整整齐齐。   结果,等他上课的时候,老师只让人拿出十根木棒,其它木棒根本没有用上。   徐锐失落的回到家,面临的就是他娘的一顿铁板肉,因为家里唯一的菜刀被他切木棒切钝了。   这种丢脸的事徐锐当然不能说出来。   木棒?她倒是用细柴火劈成一小节一小节让俩闺女数了,不过她看两人没多大兴趣。   难道是因为柴火太丑了?   不过,说出木头,谢灵倒是想起一样东西。她面上带着甜笑,眼睛放光的看着徐锐说道:“徐锐,你时间多吗?”   徐锐面对她的笑脸有些失神,然后不自觉的点点头。   谢灵见他点头,高兴的对他说道:“你坐在这儿等等,我去拿纸。”   谢灵进了睡觉的屋子,打开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一张白纸和一只铅笔。   回到堂屋,坐在桌子前开始画画,绘图并不复杂,只是一个由数字碎片组成的房屋。   画完后递给徐锐,开口说道:“这个能做出来吗?”谢灵画的缩小版屋子只是最简单的积木,除了要卡那块,其它地方十分简单,但手工确实非常复杂。   这种简单构造图,谢灵手到擒来,画的十分专业。徐锐一看就懂,虽然有些不太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但做起来应该不难,就是有些繁琐。于是,他点点头,说道:“我尽快做出来。”   虽然他答应的轻巧,但徐锐平日也要上班,谢灵也不忍心他太过辛苦,不过,“徐锐,咱们一起做吧,我也不着急用,等下个礼拜六礼拜天你拿着工具来我家,我给你帮忙,咱们两个一起做。”   谢灵觉得这个主意好极了,不仅能给两个闺女做个益智玩具,还能和徐锐相处。   至于时间肯定来得及,她也不急着用。至于教两个闺女数数,她寻思着弄几根整齐的木棒给她们。   之前也是她考虑不周,两个小女孩儿拿着碎柴火哪有兴趣数数?   徐锐听了眼里一亮,他一个人就能做,但是这样能和谢灵待在一起,确实好极了。   徐锐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脸上虽然没有笑容,但嘴角微张也显示了他的好心情。   谢灵看看他微红的耳朵,又是这样。每次情绪一激动,徐锐的耳朵就红了。   她捂嘴笑开,注视徐锐的眼睛越发的亮。   因为两个小孩儿在,两人不敢做过分的举动,但眼神却是越发的交缠。   徐锐握住谢灵的手,谢灵先是看看前面小方桌上翻花绳的两个孩子,见她们在玩自己的没有注意这边,她才放心的任他牵着。   徐锐牵着她的手安安分分,也没有再做其它,只是开口问道:“灵灵喜欢什么房子建在哪里?偏僻一点还是热闹一点?”   本以为徐锐会做什么的谢灵没想到自己听见这种问题,她顾不上自己一瞬间的羞恼,好奇的开口:“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徐锐没有瞒着她,把今天分家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解释道:“我准备申请地基,早点把房子建起来,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喜欢什么地方。”   谢灵愣了一下,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里的感觉。   前世全国各地分布着她的房产,并不觉得那些家有什么区别,只是用来睡觉生活的地方罢了。   地段是最好的、装修是最高档的、配置也是顶级的,可是这一切不用她操心。生活助理就可以给她打理好一切。   而现在,就这么一句话竟然让她有些感触。   谢灵垂了眼睑,片刻后恢复平静,歪歪头,笑着开口说道:“当然是偏僻一点的,热闹的地方房屋多,能批下来的地基肯定不大。   我希望申请的地基大一点,然后有个非常大的院子,不仅能放下各种杂物,还能种几棵果树,比如苹果、桃子、李子都可以。”   谢灵越说越兴奋,谢家没有种果树,院子虽然大,但那是因为要圈自留地。她来了这里就吃过几个苹果,其它水果还没吃过。   不光营养问题,关键是她嘴馋了。本不是吃货的谢灵现在动不动就想琢磨点新鲜的吃食。   徐锐十分喜欢谢灵这样欢喜的样子,也不插嘴,一直听她说着。   “还有啊,建屋子的时候把窗户的地方留大点,既通风又明亮。就算没有玻璃,用油布也行。”   谢家现在的屋子就是窗户太小还太高,她知道那是因为冬天怕冷,但确实不怎么好,本来墙就不白,这样显得屋子更加阴暗了,有时候外面还没黑天,屋子里面就黑乎乎的了,她一点都不喜欢。   徐锐没有说话,只眼神专注地看着她,不时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厕所是最重要的,一定不要只拿木板将就,一定得拿砖头好好垒垒。”她每次上厕所都提心吊胆的,她有原主的习惯,知道不会掉下去,但心理上却克服不了,平时就连两个闺女她都不敢让两人独自上。   虽然两个闺女一点都不害怕。   谢灵提起房子简直有太多要说要吐槽的了,毕竟徐锐说的屋子将来她也要住。   不过,她的要求好像太多了,说了这么多,其实才刚开始,于是对徐锐说道:“我的要求好像太多了。”   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本来就是问你的意见的,这才一点点。如果你嫌说着累,可以记在纸上给我,咱们的家一定按你说的做。”   只要谢灵和他在一起,无论什么事,他都会依着她。   谢灵也不跟他客气,笑着点点头:“离建房子还有一段时间,反正也不着急,让我好好想想,一起写在纸上。”说到这儿,谢灵瞥他一眼,眼睛越发灵动,笑的像只偷腥的小狐狸:“到时候可别怨我啰嗦。”   徐锐捏捏她的手,“不会的,不过”随即,徐锐的嘴唇靠近她的耳朵,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只有一点得听我的,结了婚,婚房只有你我,没有其他人。”   这话的意思她懂,是不想让两个闺女跟他们一个屋里睡。   她闻言有些羞恼,又被他喷在耳朵上温热的呼吸弄得一颤。   这人当真可恶,学坏了,竟然往她耳朵里吹气。   “这个我得考虑考虑。”为了泄愤,她故意这么说道。 第39ç«  学校事   长县高中   高二年级正在进行期中考试, 四十个学生安静的坐在座位上考试。   讲台上, 监考老师坐在讲桌前做卷子,也没看下面的学生,大约是觉得没人抄的缘故。   不过, 也确实是这样。该认真做卷子的头也不抬, 不会的则是直接坐在座位上睡觉或者玩自己的, 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成绩如何, 有的连名字都不写。卷子空白,比他们的脸还干净。   教室内,可以说是一片和谐。   突然,一阵闹声传来, 接着就是一大串脚步声, 像是一群人往这边走来, 随即教室的木门被推开。   推的力度很大,一点不像学校巡查的老师, 反而像是来找茬的。   教室里的众人皆被惊了一下, 然后往门口看去。   只见为首的是个年轻女孩儿, 齐耳短发的刘胡兰头,穿着一身青年军装, 身材娇小,不过气势倒是十足。   “王青诬陷革命小将,断绝革命小将生活来源,我们今天要对他进行审理。”女孩儿声音洪亮,语气十分严厉, 后面跟着几个明显比她成熟大不少的同样穿着军装的男女同志。   教室里正在考试的学生包括监考老师表现的十分震惊,这女孩儿大家都认识,不就是一个多月前被□□带走的沈宝珍吗?   她这是被放出来了,还要带走班上的另一个同学?   “艹,你说老子诬陷革命小将,你给老子指指,老子诬陷哪个了?”王青是班上有名的差生,每次考个位数都得看他心情。   今天考试,本来是非常无聊的,没想到竟然有人闯进来,一看就是来找茬的。   本想看看戏,说不定还能趁手捞一把。   可没想到看戏看到他自己头上,还是来找他的。   再仔细一看那女人,不就是之前让□□带走的沈宝珍吗?   头发剪短了,也不穿裙子了,变化太大,一开始都差点没认出来。   以前这女人穿得好,吃得好,傲气得跟,还一直对他爱搭不理,不就是看不上他这个差生嘛。结果最后还不是被他给告了。   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出来的,但王青也不怕她,直接怼过去,语气嚣张,态度轻蔑,显然不把他们当回事。   这回沈宝珍没说话,倒是离她最近的男同志开口了,态度不比王青好到哪里去,但言语比王青正派得多。他个子不高,长的憨厚,一脸义正言辞地说道:“沈宝珍同志是我的未婚妻,革命家庭出身,你这位小同志却诬陷她搞资本主义派头,不知道是不是阴谋,所以今天就是要把你带走进行审理。”   一边说着,向其他几人点头示意。   接着,在王青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两人抓住。   “我是中学zf兵团的人,你们搞什么鬼,竟然敢抓老子。”   王青激烈的挣扎,脸色狰狞,冲着几人大喊大叫。   自称沈宝珍未婚夫的男人轻蔑一笑,王青这种人这种话也只 ¡¾ÔĶÁÈ«ÎÄ¡¿
×÷ÕߣºÂÞ¶«Ñô |2019-11-16 | ÔĶÁ(678) | ÆÀÂÛ(973)
人同时低着头吃饭。   李荷花和刘秋苗以为两小年轻是害羞了,也没问,只是对视一眼,笑开了。   “咱们就定好了,明年十月份两个人结婚,至于具体是哪一天,我们在好好商量。”这个时间是谢灵和李荷花说的,李荷花当时一听这个时间,就知道谢灵是想等她爹娘一周年后再结婚。   按照这里的风俗,爹娘过世,闺女一个月不办喜事,三个月不穿红衣红鞋,六个月不穿红袜不戴红帽。   但既然是谢灵的一番孝心,李荷花倒是觉得这样好极了。要是亲家不乐意,她真该考虑一下这亲结的是否值得了。   虽然她只是谢灵的堂婶婶,但也是真心实意地为谢灵考虑,想让她嫁个好人家。   不过,刘秋苗可没有觉得不妥,虽说她喜欢谢灵这姑娘,觉得儿子早点娶回来挺好的。   但人姑娘想为爹娘守住一年孝,可见这姑娘是个有孝心的。   而且,谢灵年纪小小,家里就没有长辈亲人,独立抚养两个外甥女。   而这姑娘还是一脸和气、大方稳重的样子,她便有些心疼。   “不着急,不着急,今天定了亲,灵灵啊,就是我媳妇了。不管等多久,我都是乐意的。”刘秋苗笑着说道。   随即,又看向谢灵身边的两个闺女,露出和蔼的笑容,笑着对两人招呼道:“这是秋阳秋月吧,过来奶奶这儿,让奶奶看看。”   秋阳秋月年纪小,不懂这场面意味着什么。见奶奶在叫她们,她们看向谢灵,谢灵摸摸她们的头,说了声:“去吧。”   她们也不胆怯,大方乖巧的走到刘秋苗面前,同时开口说道:“奶奶好。”   两人穿的干净整齐,样子乖巧可爱,虽然不是自家的,但刘秋苗也是喜欢极了:“唉,你们好。”然后递给两人一人一个红包。   秋阳秋月没有立刻接,而是先看看谢灵,见谢灵点头才接过刘秋苗手里的红包。然后有礼貌的说道:“谢谢奶奶。”   这两个孩子是个懂事的,看来这谢灵这闺女教的好啊!   刘秋苗不禁点点头,看向两人的目光更加和善。   李荷花在一旁看着这和谐的一幕,心里算是真正松口气,今天这事情是真成了。   下午三点不留客。   定亲进行的十分顺利,刘秋苗三人在谢灵家坐到两点半就回家去了。   晚上,徐家堂屋   徐长喜和刘秋苗坐在上首的椅子上。   徐解放四个兄弟、三个媳妇,并着孩子们都坐在板凳上。   徐长喜看看四个儿子,沉默片刻开口说道:“今天叫你们聚在一起,是为了分家的事情。”   众人闻言不禁震惊,分家?谁分?难道是他们家?   刘秋苗首先被老伴的话给惊着了,语气激烈的说道:“徐老头,你在说什么,咱们家怎么要分家了。”   一边说着,眼睛瞪着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她咋不知道徐家要分家呢?这么大的事都没和她商量就说出来,她可不同意分家。   徐长喜平时尊重老妻的意见,但这会儿却是不理她,再次开口:“就是咱们家要分,今天先和你们说说,等明天咱们请队长来咱俩做个见证,然后就正式分家。”   还真是个不定时炸弹,炸的众人愣住了,他们面对这个消息没有丝毫准备。   徐解放作为老大站起来反对道:“爹,咱们一家人好好的怎么弄分家了。我们兄弟几个哪里做的不好,您说,我们改。”   徐解放性子沉稳忠厚,一贯让着弟弟,孝顺爹娘,所以面对要分家一个消息,他有些不能接受。   徐解军和徐文也是一脸震惊,徐锐还是面无表情。   而三个儿媳妇,她们心里也十分复杂。   做媳妇的谁不想过自己的小日子?   不过,徐家几个兄弟感情不错,婆婆刘秋苗不是个刻薄的,公公虽有威严但也明事理,所以一家子虽有摩擦但也处的十分不错。   而且,刘秋苗和徐长喜都是五十岁左右,年龄还不大。   几个儿媳妇从来没想过能这么早分家。   徐长喜表情严肃,不管儿子媳妇是什么表情,开口说道:“今天不是来和你们商量的,分家这个事情我已经决定了,你们谁也别说。”   说罢,语气温和起来:“你们兄弟几个都是好的,就算分家了你们也还是亲兄弟,还得互相帮持。分家是想让你们过的更好,至于我和你们娘,我们两老人过自己的,平时你们多来看看我们,给我们带着吃的吃饭孝敬就行。”   这温情的一段话,还没等兄弟几个表示感动。   一旁的刘秋苗就开始捂着嘴小声抽泣,一边哭一边说着:“现在大家都不把我这个老婆子放在眼里了,我一天给他们吃给她们喝,都想撇开我单过。老头子也不想让儿子们孝敬我,我真是惨啊”   屋子里的众人瞬间沉默,然后看向徐长喜。   放以前,看到她们娘这么伤心,儿子儿媳妇还会心疼她们娘,都怪他们不好,把娘弄哭了,然后什么都答应说着娘。   可是现在   徐解放挠挠头,眼神示意他爹,意思是爹你惹的祸,你来哄娘。   徐长喜瞪了下面装鹌鹑的几个不孝子,然后咳嗽一声,硬声说道:“老婆子,你也别哭了,今天这事没有改变这一说。”   刘秋苗听他这么一说,不禁一哽,哭的更加委屈:“那你也得和我商量商量啊!我给你徐家做牛做马,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这话说得徐长喜一呛,还做牛做马,看她那样儿,他敢使唤她吗?   不过,语气到底和缓了许多,说道:“我要是和你说,你能同意吗?说不定今天,咱们徐家人都来不全,你都能把咱家儿子儿媳给赶到亲家家里。”   刘秋苗被他说中了心事,干脆耍起赖皮:“反正我不管,我不同意。”   一大把年纪了,在晚辈面前耍赖像什么样?徐长喜咳嗽一声:“一会儿到屋里,我给你好好说说,总之这家是分定了。”   说罢,不理会众人,直接往屋里走去。刘秋苗看看老头子,一咬牙跟着他回屋,看他到底能说出个什么理由。   长辈走了,剩下几个儿子儿媳妇也散去。   几个儿媳妇各有心事,反而没什么说头。   而几个兄弟却是来到院里,聚在一起。   徐文最藏不住话,首先憋不住开口:“你说咱爹是发啥癔症了,好好的分家干嘛?”   徐解放拿手敲他的脑壳:“怎么说话呢,那是咱爹,还发癔症?咱爹做什么都是有原因的。”   “那你说说因为啥子?”   徐解放还没说话,徐锐开口了:“因为你笨。”   徐文最不喜欢别人说他笨,尤其是老四这家伙,反驳道:“徐锐,你竟然敢说你三哥笨。你知道什么叫弟弟吗,当弟弟意味着要尊敬兄长,崇拜兄长”   徐解放见不得他耍宝,直接一锤子,打在他背上,让他闭嘴。   “喂,大哥,你作为兄长应该爱护弟弟,怎么能对我这么残暴。”徐文捂着胸口,仿佛伤心极了。   徐解放瞥他一眼,要不是他锤了他一下,估计等他的就是锐子的手掌了。   平时还说自己聪明,就看这眼力劲儿,还没见过这么笨的呢!   一边,徐锐懒得搭理这个早他几分钟出生的垃圾兄长,面无表情的开口:“以后分家了,照样是兄弟。以后有啥事,该尽力的我一定尽力。”   这话的意思是已经接受了分家这个事实。   徐解放表情有些复杂,但还是点点头。徐解军平时比徐文更贼,这会儿却罕见的沉默,片刻,他抬起头说道:“以后咱还是兄弟,有啥事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没啥本事,但也有一把子力气。”   徐家四个兄弟,徐解放老大,今年二十六岁。徐解军老二,二十四岁。徐文和徐锐是双胞胎,今年二十岁。   兄弟几四个中,徐解放脾气最好,作为大哥比较照顾下面的弟弟。   不过,比起徐文徐锐,和徐解军的关系更加亲近。徐文性子活,是左右逢源。   徐锐性子最孤,也是兄弟中最冷淡的一个。   小时候,四个兄弟还没有长大,就刘秋苗和徐长喜两个人上工,既要养活四个兄弟,还得照顾爹和大哥的儿子。   所以家里条件艰苦,徐解放几个都吃不饱饭,更不用说徐锐这个天生大肚量的。   徐锐小时候还跟他娘委屈说自己吃不饱,可是刘秋苗也没有办法,家里儿子多,粮食就那么些,不能紧着小儿子一个人吃。   而且,当时刘秋苗也有些不相信小儿子的饭量竟然比大他四岁的二儿子还要大。 第36ç«  他独的很   人的性格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形成的, 徐锐同样如此。   自从徐锐发现跟娘说了不顶用后, 他就不再开口表达,也不再露出委屈的表情了。   人慢慢变得孤僻起来。   后来慢慢长大,他的劲儿很大, 比同龄人甚至他二哥的都要大, 他就开始慢慢自己进山里树林里找吃的。   由小时候的蘑菇野菜到长大以后的野鸡野鸭。   懂事后, 也学会给家里人带一些, 但更多的还是仅仅足够他自己填饱肚子。   徐锐的胆子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练出来的。   十五六的时候,三年灾荒,山脚树林里的吃的甚至野菜根都被大家挖光了。   徐锐一个人进了深山,他胆子大, 力气大, 正是锐气十足的年纪, 没想过任何后果,就那样进了猎人都不敢独自去的深山。   他遇到过不少危险, 但都被他巧妙的避过, 有些是因为幸运, 有些则是因为徐锐的实力。   他的一手掩藏气息的技巧就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   年少时,独自烤着食物的徐锐是孤单的, 也是最自在的。   而现在的徐锐,有被时间雕刻的冰冷,更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稳重。   徐长喜坐在堂屋的大方桌前,打量自己的小儿子,叹了口气道:“前几年是我们忽略你了。”   徐锐坐姿□□, 面对自己的父亲,他虽然面无表情,但还是可以看出他的神色是放松的。   他说道:“那个时候很艰难,你和娘对我很好。”是我自己的问题。   徐锐觉得自己从小天生情绪淡薄,哪怕面对爹娘也是如此,他对什么都淡淡的。   所以,从不觉得是他们忽略了自己,反而是他自己有信外。   以前他没觉得,可后来在多次生死徘徊间,他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问题。   徐长喜摇摇头,他这辈子上孝爹娘,下对得起妻子,孩子也是一视同仁。   可却在最后为了别人而委屈了自己的儿子。一眨眼,四年过去,孩子回来了,也稳重不少。   作为父亲,他既骄傲又愧疚,可是孩子都是娶媳妇的年纪了,有些事情该说开了:“四年前,本来是你堂哥去当兵的,结果我让你去了。不知道你怨我不?”   问了一句,也没等徐锐回答,继续说道:“那个时候你才十六岁,你娘哭着不让你走,我就舍得了?”   当时的事情,徐长喜还记在脑海里,怕是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徐长喜大哥徐长南早早的牺牲在战场上,他嫂子病重听了这个消息也一时想不开慢慢去了。   最后,他大哥就留下十二岁的儿子徐解刚和一封遗书。   遗书里说道:让他儿子完成自己的遗志,当个优秀的解放军战士,保家卫国,希望自己儿子比他更加出色。   徐长喜父亲徐满仓平时最骄傲的就是两个儿子,大儿子是解放军战士,在外保家卫国。小儿子勤劳能干,在家孝敬长辈。   可没想到大儿子就这么去了,然后把儿子留下来的唯一一根独苗苗宠上了天。   四年前征兵,徐长喜父亲想着孙子有了家庭有了后代,可以去完成他父亲的遗志了,就让徐解刚报名当兵。   没想到的是徐解刚临阵脱逃,没有半分他父亲的刚毅果敢,反而被娇惯得自私又胆小。害怕自己也像父亲那样牺牲,就求徐长喜别让他去当兵。   徐长喜知道自己的父亲不会允许,果然徐满仓没有答应,他最骄傲的儿子去世了,而徐解刚当兵那是他儿子留下来的遗志,怎么能不去?   再说,徐满仓哪真舍得所以牺牲,那个时候他专门向儿子生前的战友打听过。现在的国家已经慢慢恢复和平,并没有什么战争爆发。   可徐解刚被爷爷惯坏了,他哪想去受苦?就拖着徐锐去报了名,报的是徐锐的名字。   而当时按理说一家只能报一个,当时他们的户口可是上在一起的。   报名时徐锐的户口本是徐长喜给侄子的,也是他默许的。   当时,徐满仓知道后就后悔了,后悔自己惯坏了大孙子,觉得对不起大儿子。可是事情已经成了这样,他不等改变结果,但到底对所以失望了。   而徐锐对于那件事情并没有他们想的那般在意。   他不愿意的事情没人能强迫或者欺骗得了他,当时他那堂哥脸上的表情太假,他当然知道是在骗他报名。   可他还是愿意的,因为他听说部队管饭,每个人都能吃饱。   所以,他是愿意去的。   当时,他觉得爹默许他们这么做是因为不想徐解刚受苦,可是现在,他说道:“爹想让我吃饱饭,不想让我去山里冒险。”   徐长喜欣慰的点点头,笑着说道:“对啊,有这方面的原因。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见过你大伯的战友,他来看过你爷爷,也说了那时候的环境很安全,没有什么战争,所以我才放心你去的。”   他平时是偏疼大哥的儿子,但谁能不疼自己的儿子。人都是自私的,如果真的危险,他不会同意徐锐代替解刚入伍的。   这些话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他媳妇还有几个儿子都以为是自己太过偏心,那会儿还和他闹了好久的别扭,后来知道徐锐第一次来信才有所缓解。   可是他们都没想过,徐长喜这个倔老头再怎么心硬,再怎么偏心,也不能把自己儿子推出去。   唯有徐锐,徐长喜看着小儿子,心里越发的高兴,今天总算解了他的心结。   这么想着,他拿起桌上的酒杯,说道:“今儿爹高兴,咱们喝一杯。”   徐锐举起酒杯陪他爹喝。   徐长喜一杯一杯的喝下去,一边喝一边和儿子唠嗑。   “时间过得快啊,你这才刚回家,就定了亲,说话就要结婚了。这些年,你爹也没什么本事帮到你,都是你自己一步一步长成这样的,我其实是高兴的。”徐长喜平时为人强硬倔强,是个传统的父亲,不喜欢在儿子面前说软话。   今天晚上,可能是喝醉了,心里的话一秃噜的往外冒。   “今天,老婆子说我分家傻了,哼,我才不傻。你是我儿子,老子还能不知道你,就算我不说,你锐子也是准备说这事儿的。”   一边说,一边推推徐锐:“说,是不是?”   徐锐没有否认,尽管他爹喝迷糊了,也不准备糊弄他,说道:“我是准备和你们说分出去的。”   “我就知道你这小子,独的很,平时不和几个兄弟说话,嫂子也不接触,就一天天的工作干活。”   不过,你爹娘也不怪你,你性子就这样”   徐锐见徐长喜越说越激动,觉得他爹这酒是不能喝了。   于是,把徐长喜手中的酒杯放下,不管他爹怎么抗拒,直接扶起他往他屋里走。   他娘应该睡了,不能打扰,只能让他爹在他的屋里将就一晚。   徐锐习惯一个人睡觉,而现在,他爹呼哧呼哧的声音传来,让他有些难以入睡。   想到谢灵,不知道她睡了没有?睡之前想过他没有?睡得安稳不?      一想起谢灵,徐锐脑子里便有一大堆关于她和他的事情,这一点都不像他,可是他甘之若饴。   有一句话他爹说的不对,他独的很,除了对谢灵。   一边,刘秋苗并没有入睡,而是一直在想老头子的话。   几个儿子大了,有媳妇有孩子了,他们一个个都想经营自己的小家。   现在看着是和睦,但是等小儿子也娶妻了,孙子们长大了,就不能这么和稀泥了。   家里四兄弟,老大老二老三都是在队里上工,差距不大。   而老四却是在城里上班,一个月工资福利样样不少,光这不到两个月都往家里拿了不少东西了。   这些东西要说吃的最少的还是徐锐,短时间还行,可时间长了就算徐锐不计较,能保证几个儿子儿媳妇能守住本心,不把锐子带的东西当成理所当然?   没分家前,家里所有人的工资工分上交,锐子没娶妻时,你可以替他攒着娶媳妇用。   可说话锐子娶媳妇后呢!   锐子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拼来的,家里人没有帮过他一分忙,甚至花费的也是家里最少的。   所以,咱不能这么和稀泥似的搅在一起。趁家里人还和睦就分了。   几个儿子儿媳妇也不是那些个不孝敬长辈的人,咱们自己分出来,家里挨着,他们也会主动孝敬咱们。   再说,咱们自己有手有脚,不用他们也能养活的了自己。      刘秋苗想着老伴儿说的话,心里一阵复杂,她以前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被她有意无意的忽略了。   都是儿子,她就想着每个人都好好的,大家都在一起和睦相处。   锐子最争气,平时给家里带的东西最多,补贴家里,给孙子吃,也是好的。   可是徐长喜这么把话一摊,她知道是该分开了。   生产队大部分人不分家是因为大家虽然各有各的毛病,但都半斤八两。   而她们家,锐子确实比前面三个哥哥高好大一截。   想起老伴儿严肃的表情,刘秋苗知道:明天,这家是分定了。   老大屋子   王英正在衬炕,看了正在糊窗的丈夫一眼,仿佛不经意间问道:“咱明天真的要分家?三个弟弟也同意吗?”   徐解放点点头:“咱爹决定的事可没反悔过,这家肯定是要分的。刚才我和解军他们聊了聊,他们同意分家了。不过不管怎么样,以后都是兄弟,只是分了家又没断了联系。”   王英惊讶道:“四弟还没有结婚?他也同意?”   徐解放闻言有些复杂,说道:“今天还是四弟最先开口的,他当然同意了。至于婚事,他已经定下来,到时候彩礼钱肯定是要给锐子的。锐子这段时间给家里添了不少东西,这些就不说了。但他这几年邮回来的钱娘都给他攒着,也应该给他的,我们当哥的肯定不能占弟弟便宜。”   王英闻言眼里一暗,随即点点头,温和一笑,不再继续说话。 第37ç«  数学学渣   王晋军被徐解放请到徐家, 看着徐家一屋子的人, 他难得的有猩圈。   “长喜啊,你们这是真要分家了?”王晋军作为南理生产队的队长,素来公正严明, 给不少下家儿当过分家的见证人。可那些个分家的不是因为兄弟妯娌感情不和实在过不到一处儿, 就是家里老爹老娘去世了。   而这徐家, 儿子孝顺, 兄弟和睦,条件不差的,怎么也不像个分家的样子呀!   想到这儿,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徐长喜一眼。   “孩子们都长大也成人家了, 我和他娘也老了, 就想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今天请队长来, 就是给咱做个见证。”徐长喜把王晋军迎到他旁边的座位上,开口说着话。可能是因为昨天喝醉了的缘故, 嗓子有些哑, 脸色也不怎么好。   他想着, 人不服老不行啊,以前喝一大瓶烈酒照样神清气爽, 睡一觉啥事没有。可昨天晚上喝了一点米酒就醉成那样了,今天更是有些提不起劲儿来   一旁,刘秋苗神色不好,眼神冷冷的,这老头子当他还是小伙子, 竟然背着她把箱子里藏的酒全喝了,也不怕喝死他。   今天还和她耍滑头,说是锐子非要和他喝,他这话她都听的替他脸红。   老俩口脸色都不怎么好,王晋军看着误以为两人为分家的事情伤心呢!   可不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吗?唉,长喜这老家伙就是嘴硬心软。   本来想再劝劝老伙计,可还没等他说话,徐长喜就开口说道:“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就算今天分家了,也要记得你们是亲兄弟。你们老子还活着,有我在一天,谁要是不成好的,老子我照样打你们。”   说话间,向刘秋苗递过手去。   刘秋苗神色间虽有不舍,但到底给了丈夫账本。说是账本其实捡漏极了,就是一个用白线装娥来的黄色小本子。   徐长喜接过后也没看直接给了王晋军。   王晋军看着这意思就知道老伙计是下定决心分家了,心里叹口气,没再劝他。   他面容严肃的翻开本子,开始念起来:红薯:十袋玉米:五袋   小麦:两袋   大米:一袋   锅:两口      现钱:八百零一块五   五间小屋子,一间堂屋      生产队里装粮食都用的是自家编的草袋子,一个袋子大约能装50斤的粮食。   徐家徐长喜和几个儿子身体壮,干活勤快,就连几个儿媳也不拖后腿,工分挣得多,所以粮食这么多不足为奇。   不过这现钱倒是令王晋军十分震惊,现在一家能有个二三百就不错了,这徐家竟然有八百多。   这么多钱不可能是老大老二他们挣得,在地里刨食哪能攒下这么多。   随即,他看向站在一边面无表情的徐锐,也隐约有些理解老伙计为啥要分家了。   果然,就听徐长喜说道:“刚刚队长念的就是咱家的所有东西,这些东西到底怎么来的,你们娘都一笔一笔的记在本子上。   家里的粮食都是我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上工挣来的,而锐子刚回家,没有分过粮食,但他当兵四年给家里一共汇了六百多块钱,这挟大部分都被你们娘攒着。   房子是前两年刚翻修过的,当时锐子不在,没有出人力,但钱却是出的最多的。   这些你们可认?”   徐长喜一番话说的清清楚楚,大家也都有一笔账记在心里,知道他说的公正。   所以不管有什么小心思,明面上都点点头。   徐长喜心里满意,继续开口说道:“虽说你们娘今年没上过几次工,但却是为家里做饭、喂鸡、看孩子,也辛苦得很。   我虽是一把老骨头,但干活也不比你们兄弟几个差。   所以,我把家里的粮食分成四分,我们老两口一份,老大老二老三各一份。有剩余的零头,把零头给老四。你们觉得如何?”   这让几个兄弟不知道怎么开口,粮食确实没有徐锐的贡献,但作为兄弟也不能直接说出来,同意爹的分法。   公公没有要把粮食分给老四的意思,让下面三个儿媳妇松了口气。   尤其是老大媳妇王英,她不是抠门小气,只是小弟没有上工,把粮食分给他,那他们作为大哥大嫂肯定要更吃亏。而后面,听公公的意思肯定要把大部分钱给小弟。   她有两个儿子,得为自己的小家考虑,她家男人是个好兄长,她就得精打细算一些。   “没意见。”这时徐锐开口,让大家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徐长喜点点头,继续道:“房子正好五间,一家一间。堂屋还留着待客用。   除了锐子往家里汇的钱,剩下的二百块还是分成四份,我们老俩口和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一份。   至于锐子虽然汇了六百块钱,他不在家没有开销,但也没有在家照顾父母,作为补偿,拿出一百一十块钱,我们老俩口五十,老大老二老三夫妻一家二十。剩下的给锐子,当作他娶媳妇的钱。这个分法可有意见?”   按理说这个分法谁都说不出错来。   就连见证过无数次分家的王晋军也觉得这分得够公正。   几个兄弟同时点头,表明没有意见。   只有徐锐开口了:“爹,我那间屋子给家里几个孩子住吧!我另外起房子,在房子起好前,先住在那儿!”   他快要结婚了,虽然不知道谢灵的想法,但他是不想委屈她的。   虽然给不了她最好的,最起码也要在结婚之前,起好新房子,给她一个宽敞舒适的家。   屋里的人听到他这么说就是一愣,起房子可需要不少钱,不说材料问题,光吃吃喝喝就得花费不少。   就算他这次分的多,可是他还要买粮食,以后还有置办彩礼、结婚一大堆事等着他呢!   锐子不会是长期在部队待着,对外面的事糊涂了吧。   徐长喜闻言也是眉头一皱:“你考虑好了,盖房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徐锐点头,这事他早有成算,至于花费方面虽然没有仔细打听过。   但他现在手里的钱是肯定够的。   在部队四年,徐锐的职位越来越高,工资也越来越多,那挟一般都是自己留一半,给他娘汇一半。   他没有什么开销,基本都存着。   然后是今年当兵转业的转业费也有一千块钱。   不用说盖一座房子,就是盖两座也是够够的。   不过,徐锐也不会说出具体有多少钱,只是开口道:“这几年我攒了点,应该是够的。”   徐长喜听了这句话点点头就没再问了,他自个心里有数就成。   这家分到这儿,算是定了下来。   王晋军拿出笔在白纸上写下一段话,大意是:十一月十四号,徐长喜一家分家,财产公平分配   然后,徐长喜和徐解放四个兄弟分别摁上自己的手印子。   王晋军完成自己的使命也不打扰徐家的分家饭,没在徐家逗留,直接离开。   中午,刘秋苗带着几个儿媳妇,把平时舍不得吃的鸡蛋拿出来炒上。   再和面,扯了面条。锅里下上白生生的面条,放上野山菇,把鸡蛋卤进去,放上油和香葱。   一顿香喷喷的鸡蛋面就是徐家今天的午饭。   徐磊徐周还小啥也不懂,只高兴于能吃上这么香的面条。   抓着碗使劲儿往嘴里扒,尤其是徐磊,因为吃的急,动不动就往桌子上掉根面条,然后用筷子夹桌上的碎面条。   他没啥耐心,夹不起来的时候,干脆直接上手抓,吃得狼吞虎咽。   比起徐磊,徐周就显得温和多了,吃的小心翼翼。不过,他也怕面条掉出来,整个头都埋在碗里。   老三徐平还是三个月的奶娃娃,被他娘放在屋子里睡觉。   与小孩子的不谙世事,显然大人要复杂的多。   虽是难得的一顿好饭,但也吃的不是滋味。   吃完饭,上工的上工,干活的干活。   今天是礼拜天,徐锐不用上班,所以今天就他最闲。   不理会侄子吵着让他玩球的请求,直接骑上自行车去谢家沟。   谢家沟   谢灵正在教秋阳秋月功课。   之前谢灵在废品站淘过一次书,可惜没有看到过一年级的课本。   所以,她现在只能按照自己的方式,一点一点教她们。   秋阳秋月今年五岁,年纪还小,不过可能是因为谢灵经常给她们讲故事开阔视野的缘故。   两人的理解能力十分不错,对认字也十分感兴趣。   一天认五个字稳稳当当,明天还能记得。   不过,要说两人是语文上的学霸,那数学上就是名副其实的学渣。   “5+6等于几?”谢灵边说还边写在纸上给两人看。   “等于10。”秋阳磨磨噌噌,犹豫片刻,终于吐出来个数。   而秋月则是干脆不知道,眼神懵懵懂懂,活像刚睡醒似的。   虽然确实刚午睡过,只不过两人早被谢灵泡的酸甜红果茶给震醒。   谢灵听到答案,看看两个闺女,也挺无奈。俩人从一到一百认得清清楚楚。   遇到两个同样的数字相加,就算来个10+10,也能说出20来。   可到一个奇数一个偶数相加就卡壳了,秋阳蒙数字,秋月干脆不说话。   谢灵想想谢家的基因,谢静念过初中,没听过数学考个位数啊!而谢灵更是个理科生,数学最好。   难道是罗家那边的基因?   也不对,罗家那群人笨的很,哪能和秋阳秋月比。   两个孩子还是很聪明的,可能是年纪还小,罗辑思维能力还没有发育的缘故?   要不然,就是她教的太差?   谢灵面对两双懵懂无辜的眼睛,难得的有些心虚,她讲故事还行,可给小孩儿讲1+1,1+2等于几,这种问题,简直要了她的命。   1+1就是等于2,还要讲?这是谢灵心里最真诚的想法。   所以,面对两个闺女,她讲的真没有什么耐心。 第38ç«  我得考虑考虑   徐锐现在来谢家沟都是光明正大的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毕竟自己未婚妻是谢家沟人, 四舍五入他也算谢家沟的人了吧   他骑着自行车,也没有操小道,一路走来, 遇到不少人。   自行车可是这年代的稀罕物件, 看着了谁不多瞅两眼?连带着这骑车的人也被关注上了。   “这是东头谢灵定亲那个不是?”谢家沟生产队也就几十户人家, 谁家有个啥事, 一张嘴就能说得整个生产队都知道。   何况谢灵近来还是队里的风云人物,管着宣传队,把宣传队整的越来越好不说。就那养猪的法子还是她提出的,没见那三头猪比以往这个时候都要胖吗?   所以, 谢灵有个啥事, 大家非常关注。   “哎, 没看清,不过那身材像是南理徐家那个。谢灵那丫头和南理徐家定的亲, 听说那小伙子长的大高个, 还当过兵, 刚从部队上退下来。现在还是个吃商品粮的呢!这下,那谢灵可是有福气了。”这人显然是知道个中内情的。   “切, 就是在城里上班,连城里户口都没有,可没有供应粮。”   “那人家也比一般的庄稼汉子挣得多。你看人这不是自行车都有了。”   “谢灵自个就争气,找个好婆家是应该的。”      后头的议论,徐锐不清楚。   不过, 他对别人的视线最为敏感。感觉到好多人看他了,也不介意,他是谢灵的未婚夫这件事越多人知道越好。   徐锐外表严肃但是内心还是有一颗十分骚动的心。   徐锐到谢家的时候,谢灵正在教两个闺女数数,并且和个位数加减法死磕。   听到敲门声,她反而松口气,推开门就看见穿着一身军装的徐锐。   面上一阵欢喜,露出笑容,开口说道:“快进来吧!”   说话间又看他推着车,有墟怪:“你今儿不上班,怎么骑车来了?南理和谢家沟离得不远吧?”   徐锐有些语塞,他总不能说自己故意的吧!   好在,谢灵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其他想法,说罢又转开话题。   一边说着,两人进去堂屋。   堂屋里秋阳秋月正在写数字,见着徐锐,一点不像以前那么拘束了。   秋阳语气亲近的向他问好:“叔叔,你来了。”   秋月则把板凳让出来道:“叔叔坐这里。”   徐锐面对她们的热情,有校然,他以前这么招俩小孩儿待见的吗?   不过,脸上还是面无表情地应了一声。看了一眼秋月让他坐得小凳子,说道:“你坐吧,叔叔不坐。”   一旁,谢灵微笑的看着这一幕,觉得自己没白说。不过,看出徐锐的紧张,到底替他解了围:“学了这么久该休息休息了,你们自己玩。小姨和叔叔说会话。”   秋阳秋月乖乖点头,各自坐在自己的小板凳上,就着小方桌玩翻花绳。   这边,两人坐在一起聊起来。   “徐锐,你以前上小学的时候怎么学一年级加减法的?”谢灵自己小时候接受的是精英教育,从小学的太多,这种最基本的反而忘的干净。   但又不能敷衍孩子,就想问问徐锐以前怎么学的,给她来点借鉴。   徐锐九岁上的小学一年级,对此还记得清楚,想想开口说道:“那会儿老师让大家自己劈短木棒,然后一根一根数。”   那会儿徐锐的性子已经有冷冰冰的雏形,不过到底还小,爱和人争强好胜。   放学的时候,看其他人约定好等下一次上课就比谁的木棒多、谁的木棒整齐。   他虽然沉默着不说话,但到底放在了心上。   回到家放下书包,就一个人去山上撇了几十根木棒,还偷偷拿着家里的菜刀把一个个木棒切的整整齐齐。   结果,等他上课的时候,老师只让人拿出十根木棒,其它木棒根本没有用上。   徐锐失落的回到家,面临的就是他娘的一顿铁板肉,因为家里唯一的菜刀被他切木棒切钝了。   这种丢脸的事徐锐当然不能说出来。   木棒?她倒是用细柴火劈成一小节一小节让俩闺女数了,不过她看两人没多大兴趣。   难道是因为柴火太丑了?   不过,说出木头,谢灵倒是想起一样东西。她面上带着甜笑,眼睛放光的看着徐锐说道:“徐锐,你时间多吗?”   徐锐面对她的笑脸有些失神,然后不自觉的点点头。   谢灵见他点头,高兴的对他说道:“你坐在这儿等等,我去拿纸。”   谢灵进了睡觉的屋子,打开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一张白纸和一只铅笔。   回到堂屋,坐在桌子前开始画画,绘图并不复杂,只是一个由数字碎片组成的房屋。   画完后递给徐锐,开口说道:“这个能做出来吗?”谢灵画的缩小版屋子只是最简单的积木,除了要卡那块,其它地方十分简单,但手工确实非常复杂。   这种简单构造图,谢灵手到擒来,画的十分专业。徐锐一看就懂,虽然有些不太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但做起来应该不难,就是有些繁琐。于是,他点点头,说道:“我尽快做出来。”   虽然他答应的轻巧,但徐锐平日也要上班,谢灵也不忍心他太过辛苦,不过,“徐锐,咱们一起做吧,我也不着急用,等下个礼拜六礼拜天你拿着工具来我家,我给你帮忙,咱们两个一起做。”   谢灵觉得这个主意好极了,不仅能给两个闺女做个益智玩具,还能和徐锐相处。   至于时间肯定来得及,她也不急着用。至于教两个闺女数数,她寻思着弄几根整齐的木棒给她们。   之前也是她考虑不周,两个小女孩儿拿着碎柴火哪有兴趣数数?   徐锐听了眼里一亮,他一个人就能做,但是这样能和谢灵待在一起,确实好极了。   徐锐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脸上虽然没有笑容,但嘴角微张也显示了他的好心情。   谢灵看看他微红的耳朵,又是这样。每次情绪一激动,徐锐的耳朵就红了。   她捂嘴笑开,注视徐锐的眼睛越发的亮。   因为两个小孩儿在,两人不敢做过分的举动,但眼神却是越发的交缠。   徐锐握住谢灵的手,谢灵先是看看前面小方桌上翻花绳的两个孩子,见她们在玩自己的没有注意这边,她才放心的任他牵着。   徐锐牵着她的手安安分分,也没有再做其它,只是开口问道:“灵灵喜欢什么房子建在哪里?偏僻一点还是热闹一点?”   本以为徐锐会做什么的谢灵没想到自己听见这种问题,她顾不上自己一瞬间的羞恼,好奇的开口:“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徐锐没有瞒着她,把今天分家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解释道:“我准备申请地基,早点把房子建起来,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喜欢什么地方。”   谢灵愣了一下,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里的感觉。   前世全国各地分布着她的房产,并不觉得那些家有什么区别,只是用来睡觉生活的地方罢了。   地段是最好的、装修是最高档的、配置也是顶级的,可是这一切不用她操心。生活助理就可以给她打理好一切。   而现在,就这么一句话竟然让她有些感触。   谢灵垂了眼睑,片刻后恢复平静,歪歪头,笑着开口说道:“当然是偏僻一点的,热闹的地方房屋多,能批下来的地基肯定不大。   我希望申请的地基大一点,然后有个非常大的院子,不仅能放下各种杂物,还能种几棵果树,比如苹果、桃子、李子都可以。”   谢灵越说越兴奋,谢家没有种果树,院子虽然大,但那是因为要圈自留地。她来了这里就吃过几个苹果,其它水果还没吃过。   不光营养问题,关键是她嘴馋了。本不是吃货的谢灵现在动不动就想琢磨点新鲜的吃食。   徐锐十分喜欢谢灵这样欢喜的样子,也不插嘴,一直听她说着。   “还有啊,建屋子的时候把窗户的地方留大点,既通风又明亮。就算没有玻璃,用油布也行。”   谢家现在的屋子就是窗户太小还太高,她知道那是因为冬天怕冷,但确实不怎么好,本来墙就不白,这样显得屋子更加阴暗了,有时候外面还没黑天,屋子里面就黑乎乎的了,她一点都不喜欢。   徐锐没有说话,只眼神专注地看着她,不时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厕所是最重要的,一定不要只拿木板将就,一定得拿砖头好好垒垒。”她每次上厕所都提心吊胆的,她有原主的习惯,知道不会掉下去,但心理上却克服不了,平时就连两个闺女她都不敢让两人独自上。   虽然两个闺女一点都不害怕。   谢灵提起房子简直有太多要说要吐槽的了,毕竟徐锐说的屋子将来她也要住。   不过,她的要求好像太多了,说了这么多,其实才刚开始,于是对徐锐说道:“我的要求好像太多了。”   徐锐摸摸她的头,说道:“本来就是问你的意见的,这才一点点。如果你嫌说着累,可以记在纸上给我,咱们的家一定按你说的做。”   只要谢灵和他在一起,无论什么事,他都会依着她。   谢灵也不跟他客气,笑着点点头:“离建房子还有一段时间,反正也不着急,让我好好想想,一起写在纸上。”说到这儿,谢灵瞥他一眼,眼睛越发灵动,笑的像只偷腥的小狐狸:“到时候可别怨我啰嗦。”   徐锐捏捏她的手,“不会的,不过”随即,徐锐的嘴唇靠近她的耳朵,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只有一点得听我的,结了婚,婚房只有你我,没有其他人。”   这话的意思她懂,是不想让两个闺女跟他们一个屋里睡。   她闻言有些羞恼,又被他喷在耳朵上温热的呼吸弄得一颤。   这人当真可恶,学坏了,竟然往她耳朵里吹气。   “这个我得考虑考虑。”为了泄愤,她故意这么说道。 第39ç«  学校事   长县高中   高二年级正在进行期中考试, 四十个学生安静的坐在座位上考试。   讲台上, 监考老师坐在讲桌前做卷子,也没看下面的学生,大约是觉得没人抄的缘故。   不过, 也确实是这样。该认真做卷子的头也不抬, 不会的则是直接坐在座位上睡觉或者玩自己的, 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成绩如何, 有的连名字都不写。卷子空白,比他们的脸还干净。   教室内,可以说是一片和谐。   突然,一阵闹声传来, 接着就是一大串脚步声, 像是一群人往这边走来, 随即教室的木门被推开。   推的力度很大,一点不像学校巡查的老师, 反而像是来找茬的。   教室里的众人皆被惊了一下, 然后往门口看去。   只见为首的是个年轻女孩儿, 齐耳短发的刘胡兰头,穿着一身青年军装, 身材娇小,不过气势倒是十足。   “王青诬陷革命小将,断绝革命小将生活来源,我们今天要对他进行审理。”女孩儿声音洪亮,语气十分严厉, 后面跟着几个明显比她成熟大不少的同样穿着军装的男女同志。   教室里正在考试的学生包括监考老师表现的十分震惊,这女孩儿大家都认识,不就是一个多月前被□□带走的沈宝珍吗?   她这是被放出来了,还要带走班上的另一个同学?   “艹,你说老子诬陷革命小将,你给老子指指,老子诬陷哪个了?”王青是班上有名的差生,每次考个位数都得看他心情。   今天考试,本来是非常无聊的,没想到竟然有人闯进来,一看就是来找茬的。   本想看看戏,说不定还能趁手捞一把。   可没想到看戏看到他自己头上,还是来找他的。   再仔细一看那女人,不就是之前让□□带走的沈宝珍吗?   头发剪短了,也不穿裙子了,变化太大,一开始都差点没认出来。   以前这女人穿得好,吃得好,傲气得跟,还一直对他爱搭不理,不就是看不上他这个差生嘛。结果最后还不是被他给告了。   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出来的,但王青也不怕她,直接怼过去,语气嚣张,态度轻蔑,显然不把他们当回事。   这回沈宝珍没说话,倒是离她最近的男同志开口了,态度不比王青好到哪里去,但言语比王青正派得多。他个子不高,长的憨厚,一脸义正言辞地说道:“沈宝珍同志是我的未婚妻,革命家庭出身,你这位小同志却诬陷她搞资本主义派头,不知道是不是阴谋,所以今天就是要把你带走进行审理。”   一边说着,向其他几人点头示意。   接着,在王青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两人抓住。   “我是中学zf兵团的人,你们搞什么鬼,竟然敢抓老子。”   王青激烈的挣扎,脸色狰狞,冲着几人大喊大叫。   自称沈宝珍未婚夫的男人轻蔑一笑,王青这种人这种话也只 ¡¾ÔĶÁÈ«ÎÄ¡¿
¹²5Ò³

ÓÑÇéÁ´½Ó,µ±Ç°Ê±¼ä:2019-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