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VIPר | | | ۻ | |

˷ͧ

是一男一女,两人穿着绿军装,四个口袋的,可不是咱们这种普通同志穿的那种。”   谢灵回过神,笑着道谢,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梁同志,我马上就出去。”   “行,那我先过去了。”   “好。”   “灵灵,你丈夫肯定人很好,要不然转业这么久了,竟然还有战友专门来找他。”   一个星期下来,不仅熟悉的不仅是医院和护士,谢灵和苏芋的关系也变得亲近起来。   关于已经结婚以及家庭情况,谢灵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苏芋已经知道了谢灵的丈夫以前当过兵,转业后,现在在运输公司上班。   苏芋为人质朴,说起话来也十分单纯。   而谢灵听到她这话,噗嗤一笑,仅仅是战友怎么能证明他人好呢!   这是苏芋没见过徐锐,才说这话。要是见了徐锐,说不定就不觉得了。   “苏芋,麻烦你把我的笔记本和笔拿进去了。我去外面看看。”   苏芋接过笔记本和笔,说道:“你快去吧,正好了,我还能借你的笔记本看看。”   每次鲁长敏给她们两人讲解医学知识的时候,两人都拿着笔记本认真做笔记。   可是,谢灵每次记得都比她的全,还详略分明。这点让苏芋十分佩服。   谢灵出了医院大门,看看四周然后走到右前边的大树下。   看到谢灵的身影,顾长勇和刘芳就已经看到她了,见她往这边走,两人也迎上去。   “两位同志好,听医院的工作同志说我丈夫的战友找我。我就赶紧出来。这不一看气质就觉得是您两位找我。”谢灵尽管心里怀疑,但说出的话却是尽显亲近,脸上扬起笑,配上她温和的目光,态度显得十分和善。   这是个长袖善舞的女同志!   这是顾长勇和刘芳两人对徐锐妻子的第一印象。   其实,也就徐锐看谢灵带着高倍滤镜,觉得谢灵聪明但娇嫩需要他的保护。   但在外人看来谢灵是柔中带刚,最会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   起码,在顾长勇和刘芳看来是这样,她们这种人不管严肃也好,温柔也罢,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识人。   不过,两人对谢灵还真讨厌不起来,反而印象不错。   “我们今天来找谢灵同志,是有事求谢灵同志帮忙。”跟聪明人说话,两人也不准备拐弯抹角。刘芳和谢灵一样是女同志,所以由刘芳开口。   在见到两人,也就是自称徐锐战友的两位同志后,谢灵心里就有了底。   不管是不是徐锐的战友,和徐锐关系好不好,但她们应该和徐锐有些渊源。毕竟,两人和她刚开始见徐锐时的气质太像了。   孤独,野性,犀利。甚至包括掩藏的技巧。她刚出来时可完全没注意到两人,可片刻后就发现了。要说她们不是故意的,自己可不相信。   再说,现在在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她们也不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把所有思路在心里过了一遍,谢灵冲两人笑笑,说道:“医院左边那有个木制长椅,咱们就去那儿说吧。”   谢灵和刘芳坐在长椅上,顾长勇站在一边。   “我们和徐锐一个队伍出身,我和他不熟,不过顾长勇和徐锐很熟,两人经常一起出任务。   我们这次来长县,就是想求徐锐一件事。”   谢灵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她说。   “我们老师也就是队伍的总指挥,他的身体有些不太好。现在部队的环境又有些乱,所以我们希望老师能在长县停留一段时间。   甚至于,可以在下面的生产队安家。所以,我们希望徐锐可以帮忙。”   安家,以现在的情况,人口是不能随意变动的,安家也就意味着上户口。可是外来户口是那么随意上的吗?   刘芳说完有些把不准,随即目光看向谢灵,发现她嘴角含着笑,还是十分平静。看不出赞同还是拒绝。   咬咬牙又继续开口:“徐锐当初是老师带进队伍,之后又受到老师的许多的指导和帮助。还有一件事,徐锐可能不知道。他退伍转业,能到运输公司上班也是老师给他动用关系周旋的。   要不然,就算他军衔再高,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待遇。我知道说这些有些不好,我们也没有挟恩图报得意思,但我们是真的希望徐锐可以看在以往的恩情下,帮帮忙。”   谢灵摇摇头,看向刘芳。笑着说道:“刘芳同志,你说了一大通,态度诚恳,语气温和,看似把情况交代了。可是,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比如,这位老师是因为什么好好的医院疗养院不待,非要她们这儿小地方?   让徐锐帮忙会不会牵连到徐锐?      刘芳心里感叹,聪明人就这点不好,最会抓重点。   她十分诚恳地说道:“谢灵同志,其他的事情涉及到一些保密事项,不能和你说。这次来找你,也主要是想让你回去告诉徐锐,和他商量一下。同时也希望你理解,能帮忙劝说一下最好。”   “具体就是这样,徐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谢灵躺在炕上,靠在男人怀里,轻声开口。   “你觉得我在想什么?”徐锐看向怀里的女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回问。   “我觉得你会帮。”   之前那两人不找徐锐来找她说这事,谢灵觉得应该是两人知道徐锐的性子。所以才想进行夫人外交。   可是他们还是不够了解徐锐,更不了解谢灵。   谢灵尊重徐锐的意见,不会因为两人关系亲近就主导徐锐的思想。   而徐锐,确实是冷心冷情,但徐锐注重原则。如果那位老师真的对徐锐有恩,徐锐不会不帮。   所以,她的男人啊,就算性子寡淡,与常人不太相符,但也没有失去做人的基本准则。   徐锐把怀里女人搂的更紧,口中喃喃自语:谢灵,谢灵“我在,怎么了。”被男人抱得有些疼,但谢灵没有抗拒,只温柔地回应。   “我想要你。”   随即,谢灵的“好”字被吞噬在唇齿之间。 第66章 文艺兵   几天后, 顾长勇一行二人低调来到南理生产队。   当初建新房的时候, 徐家的院子建的比较大,院子里依照谢灵的嘱咐,徐锐种上了桃树和樱桃树。   此时, 两个男人站在枯黄的树下。   “徐锐, 真是有谢想到啊!”顾长勇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突然感叹道。   “没想到什么?”虽然帮了他们, 但徐锐并无和他们叙旧的念头, 甚至连见他们都不想见。只不过,欠了教官的人情,他是一定要还清的。   所以,此时此刻徐锐面无表情, 气势冰冷, 一点不像在谢灵面前的舒缓。   “没想到你会帮忙, 没想到你这么快结婚,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出来了。”顾长勇和徐锐除了执行任务以外几乎没有交集, 但要知道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执行任务中。   所以, 他自认对徐锐有几分了解, 徐锐面冷心更冷,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和欲/望, 一点不像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儿。   知道他结婚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乡下结婚早,他不想结,父母也会催。   但是今天见了他,才发现这人在他那位妻子面前和以前相比完全是两个样。   最重要的是气质和精神都有了变化。   他们这种长期在刀口上舔血的人, 表现上看没什么,但其实心里早已变得十分压抑,甚至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生死。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刘芳在执行完一次任务后,经过心里测试和心理辅导,依旧不能恢复正常,后来老师不顾刘芳的反对,就把刘芳转成文艺兵。   可是徐锐现在不一样了,变得有所畏惧,眼睛也不再冷漠。   而那个来源不出意料的话应该就是他那位妻子了。   这样的徐锐真是让他想不到啊!不过,想想这几天和谢灵的接触,她确实是个优秀的女同志。   “你现在再也进不了队伍了!”有所畏惧的兵他见过,但像徐锐这样一双眼睛都在妻子身上的人他却是没见过的。   “是,我执行不了任务了。”徐锐点点头,顾长勇的话他没有反驳。想起谢灵他的神色瞬间柔和下来。   顾长勇听到他这话,彻底笑了起来,说道:“队伍已经没有了,还管能不能进队伍这些干嘛。算了,我和你说说其他事吧!”   “嗯。”   见徐锐又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顾长勇有些好笑。   “徐锐,从以前从现在,你这人都太独了。咱们一起工作两年,怎么说也是战友。以前咱们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太过接触,可是现在,你还是那个鸟样。”   平时严肃沉稳的顾长勇遇到徐锐这块硬石头也话唠起来。   不等徐锐回应,他继续说道:“刘芳在你走之后她就转成了文艺兵,我后来也到了普通部队。两个月前,我和刘芳结婚了。我俩虽然没有那种感情,但相处这么多年亲情也是有的。我们还在部队上,不能离婚,但我觉得这样挺好。”   “刘教官帮过我很多次,我会把刘教官的事情办好。所以,不用你不用这样。”徐锐突然打断顾长勇的话,开口对他说道。   顾长勇严肃沉稳,就算把徐锐当做战友,故友重逢有话要讲,但也不会这么啰嗦。   唯有一点值得他这么套近乎,就是刘教官的事情。   徐锐并不想听他们的事,而已经答应的,既然答应了他就会办好。   顾长勇顿了一下,接着苦笑道:“我都忘了你比我更敏锐。”突然,他又想起老师的叹息:那小子是个天生的猎手,可惜了   院子里气氛沉闷,而堂屋却是一片和谐。   谢灵长袖善舞,见人三分笑,不存恶意。刘芳温和精干,自从转成文艺兵后她周身的气质也变得柔和不少。   两人都带着善意,此时交流起来格外顺利。   “我以前和我爱人还有徐锐他们是一个队伍,所以一年前意外转成文艺兵,我十分不满。不过,后来当文艺兵放了一段时间突然觉得,也挺好的。”刘芳说到这儿,突然有些唏嘘,当时她何止是不满,简直就是抵触极了。   她顾长勇以及徐锐待的队伍,主要是执行一些特级保密任务,一些黑暗的肮脏的任务都由他们来完成。   她执行完一个任务后出现了严重的心理疾病,那时候她正处于严重暴躁的时候,老师还让她转成文艺兵,当时她简直想杀人。   这个杀人不是形容夸张,而是真的要杀人,只不过被老师给制住了。   她清醒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太危险了,要是没有老师,以她当时的状态真的会闯下大祸。   之后她不再抗拒转入文艺队。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当文艺兵也挺好的。   对于她来说轻松至极的训练,更多的则是为将士们表演节目,给予他们精神上的支持。   加上轻松平静的环境,她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一个是纯粹黑暗,无论做多大的贡献都不能为人所知,有的只是军衔上的快速提升。   另一个是纯粹的光明,无论表现得怎么样,都可以得到将士们极大的欢迎和鼓励。   那种感觉太好了,让她彻底爱上了这份职业。   “那你这次也是带着工作来的吧!”谢灵坐在刘芳的旁边,突然说道。   刘芳闻言点点头,说道:“文艺兵也是兵,服从命令执行任务是天职,怎么能擅离职守。这次来长县也是因为北方三大军区要在北方几省招收文艺兵。”   谢灵听到她这话有些惊喜,说道:“文艺兵招收已经开始了吗?生产队的人可以报名吗?”   谢灵此时一脸关切,让刘芳有些讶异,然后开口说道:“已经开始了。我们是考虑过在生产队招人的,也和县招办提过几句,不过不是重点。   而且,最重要的是生产队的人不多不符合条件。”   说道这儿,刘芳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这个时候,文艺兵待遇不错,很多人报名,不过只有几个名额,所以竞争很激烈。包括一些有关系的,也会算在里面。”   就她所知的,长县有五个名额,已经有两个名额被占用了。   “那原则上来说,生产队的女孩儿是可以报名的对吧!”   刘芳点点头,“可以,你有认识的女孩儿想进部队?”   如果谢灵有要她帮忙的事情,她一定尽力帮。   毕竟,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如果徐锐能办成事情,那接下来几年甚至十几年老师都会留在这儿。   她和顾长勇都照顾不到,唯有麻烦谢灵和徐锐。   光靠恩情是不靠谱的,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利益上的交换。   谢灵心里高兴,面上也带着笑意,说道:“出嫁前,我在谢家沟生产队管过宣传队,队里有一个女孩儿唱歌特别好听。她的嗓音条件非常出色,待在乡下可惜了。如果能进部队当文艺兵,也是很好的出路。”   谢灵不像是个说大话的人,而且就算不像谢灵说得那样优秀,只要能看的过去她都能给她弄到文兵队去。   “现在还不晚,我可以给她报上。”刘芳点点头,试着说道。   谢灵摇摇头,有些欣喜又有些犹豫,片刻她开口说道:“这只是我的想法,还不知道那位姑娘和家里人怎么想。得等我问问她们的意见再说。”   刘芳拉住她的手,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她家问问,如果愿意入,正好我看看她的条件,然后给她报上。”   “啊,这不好吧,你们刚来还没坐多久,就让你奔波。”   刘芳摇摇头,手脚利落的拉着谢灵往外走,开口说道:“军人就是遇到什么事就快点做完,哪能拖沓。”   这话,让谢灵不好再拒绝。   走到院子里,谢灵挣脱开刘芳的手,走到徐锐面前。   “我和刘芳骑自行车去谢家沟一趟,你先在家招待顾同志。下午,天气有点凉,带顾同志回家里坐吧。”   徐锐神色柔和,给谢灵整整领子,说道:“好,你去吧,路上小心。晚上我做饭,你早点回来。”   谢灵甜笑道:“好,我早点回来。”   旁边,另外一对夫妻早已目瞪口呆。就去那么一小会儿,这两人活像要几年不见似的。   徐锐和谢灵说完,突然看向刘芳,说道:“刘同志,谢灵没有碰过自行车,所以就麻烦你带她了。”   刘芳:“”这用得着你说?   出了徐家,谢灵给刘芳指路,刘芳带着谢灵往谢家沟去。   下午四点,李春和刚从宣传队排练回来。   正在家里喂鸡,一边给鸡倒食嘴里哼着歌。   “春和?”   突然,她听到一阵喊声,扭过身子看向大门口,然后快速跑向门口。   她一脸惊喜地看向门口的人,笑容满面,开口说道:“谢灵姐,你怎么来我家了?”   谢灵可以说是李春和音乐路上的启蒙导师,去年就算谢灵退出宣传队后,李春和也经常去谢家,或是向谢灵请教一些问题,或是和谢灵谈心。   可以说,她最敬佩的人是谁?毫无疑问是谢灵,最亲近的除了家人也还是谢灵。   所以,此刻见到谢灵李春和的心里除了欣喜还是欣喜。   “我来跟你说件事儿。”谢灵走进门,接过李春和递过来的水,开口说道。   “您有啥事就说,我听着嘞。”李春和给两人倒了水,坐在谢灵的对面,开口说道。   “最近上面来人招文艺兵,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去部队?”此刻,谢灵面上平静,但她心里却有些紧张。   李春和听完直接愣住了?文艺兵?文艺兵?这三个字回荡在她脑海。   半晌后,她开口说道:“我可以吗?我怎么能报?” 第67章 多陪陪她们   在李春和的印象中, 文艺兵穿着庄重的绿军装, 身姿高挑优美,看起来英姿飒爽,绝对是这个年代女孩儿羡慕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 李春和是真的热爱音乐, 而文艺团则是目前最大的舞台, 也是对李春和来说最好的学习深造的平台。   她有些不敢想象, 谢灵姐竟然和她说起这种事情。因为过往谢家沟从没有出过文艺兵。   所以,这时的她面对两人有些愣愣的。   谢灵噗嗤笑开,温声开口:“你怎么不可以,你是我见过唱歌唱的最好的人, 怎么不可以报。不过, 报名时能报上, 但能不能被选上就得看你自己。”   来之前,刘芳的意思她听懂了。只要有刘芳的关系在, 李春和只要基础过得去, 就一定可以被选上。   谢灵不准备拒绝这个人情, 但也不会告诉李春和这件事。   要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选上,李春和就退却了, 谢灵才是真的失望。连一争的信心都没有,这样的人不值得谢灵推荐。   而李春和也没有辜负她的希望,毫不犹豫地猛点头说道:“谢灵姐,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肯定要报。”不报才是傻子。   李春和是大大咧咧的,但她不傻, 以前从来没有过人来生产队招文艺兵。   最近她也没听到消息,只可能是谢灵姐认识人所以才主动给她这个机会。   而跟谢灵姐一起来的旁边穿绿军装的女人,虽然刚刚只介绍了名字没有介绍其他,但李春和感觉应该就是和这个大姐有关。   李春和心中猜测着,而谢灵听到她的回复露出笑容,问道:“不过这种事也算是大事,要不要和你家里人商量一下?”   李春和摇摇头,说道:“我爹我娘还有我奶我弟都不在家,也不用和她们商量,她们要是知道了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现在谁家当了兵可光荣得不得了,更不用说李春和还是文艺兵。   谢灵觉得家里人肯定会不舍李春和走远,又长时间不回家。但不同意肯定不会。   所以她不再考虑这个问题,转而开始向她介绍起刘芳:“刘姐就是负责长县文艺兵的招收,一会儿你可以跟她说说情况,她也会问你一些问题。合适的话就可以定下来。”说话时,谢灵眼神中带着鼓励。   李春和看向刘芳,目光中带着期盼和紧张。-   刘芳没有废话,直接开始问话:   “家庭成分?”   “是贫农。”   “文化程度?”   这个问题问住了李春和,她变得更加紧张,然后有些犹豫地开口:“没上过学。”   刘芳闻言皱眉,这个真是不好办那!   “她之前跟着宣传队的人识字。”   经过谢灵的提醒,李春和眼睛一亮,赶忙说道:“对,我跟着谢灵姐还有小米她们学过不少字。谢灵姐给过我二十张曲谱,曲谱上的歌词我都认得。”   刘芳点点头,这个还有点靠谱。   一旁的谢灵补充道:“春和会看曲谱,学过一些专业地音乐知识。”   刘芳听后有些惊讶,这个可是不常见啊!   点点头表示知道后继续问道:“知道自己的身高和体重吗?”   “啊”这个,李春和挠挠头,这个问题真是问住她了,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高有多重,乡下大多数人都不会在意这个。也没有精准地量过。所以,她摇摇头。   刘芳看向她整个人,李春和明显比谢灵低,但也不算矮。   刘芳仔细打量她片刻,估计了一个数字,一米六左右,应该在标准之上。   至于体重,李春和不属于消瘦型。   “唱几句给我听听。”片刻后,刘芳继续开口。   这个是最简单了,李春和利落点点头,开始唱出声:“万物生长靠太阳”   《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第一句出来,刘芳就眼前一亮,这个声音简直绝了。   沙哑清澈空灵,这个姑娘确实有一副好嗓子。刘芳心中惊喜,这种条件比自己的底线好处好几个度,但刘芳没有打断她。   李春和一旦唱起来,直接进入状态,这时候的她脑海里已经完全没有谢灵刘芳的存在,只一心唱歌。   “雨露滋润禾苗壮不落的太阳。”   李春和以低沉的音调进行收尾,然后才想起屋里的两人,随即看向刘芳,眼神紧张。   而刘芳露出自来到屋里的第一个笑,主动握住李春和的手,温声开口:“李春和同志,你唱歌很有感情,嗓音也很出色。加入文艺团假以时日一定是位优秀的同志。”   最后一句话谢灵也说过,因为李春和的天赋太过明显出众,任何听过她唱歌的专业人员都毫不怀疑。   李春和回握刘芳的手,显得十分激动,刘芳的话显然是对她最好的肯定。   “刘同志,那我这是可以进部队了吗?”   刘芳温和一笑,然后摇摇头,在她紧张的神情下说来说道:“这个得等你去县城体检完才能决定,如果体检过关,那百分之百地没问题。”   李春和激动地使劲儿点头,然后临近握住刘芳的手,说道:“谢谢刘同志。”   然后又看向一旁的谢灵,说道:“谢灵姐,真的太感谢你了。”   李春和此时心中充满感恩,她觉得自从加入宣传队起就处处充满惊喜。   而这一切她最感谢的人就是谢灵了。   说完正事,谢灵和刘芳待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   晚饭,刘芳和顾长勇没在徐家吃直接离开了。   借口是刘芳急着回去工作,至于真正的原因,到底是嫌谢灵夫妻俩都腻歪,还是看出徐锐的不欢迎,只有他们心里知道了。   今天是周六,谢灵不用去医院学习,徐锐不用上班,明天也是休息时间。   所以,两人吃过饭后,谢灵去西屋哄两个闺女睡觉,而徐锐则负责洗锅。   不到十一月,但谢灵早早地就给两个闺女的炕生起了火。   给两个闺女讲完睡前故事,然后摸摸两人的头,对她们温柔一笑,开口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秋阳秋月该睡觉了。”   “小姨,我们今天不想这么早睡。”秋阳躺在暖呼呼的炕上,看向坐在炕边的谢灵说道。   躺在姐姐里边的秋月赞同地点点头,附和姐姐说得话。   谢灵给两个闺女盖好被子,闻言,随口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想这么早睡觉?”   秋阳睁着大眼睛,说道:“星期一到星期五小姨都要早早去县城工作,都没有时间陪我们。可是明天小姨不用早起,所以我们要和小姨多说一会儿话。”   秋月也嘟着嘴开口:“小姨现在和姨夫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了,白天工作,晚上就光顾着陪小姨夫了,都没时间陪我们。”   两人的童言稚语只是单纯的表示不满,想让谢灵多和她们待一会儿。   但是,谢灵听完她们的话,脸瞬间爆红,晚上光顾着陪徐锐!!!   今天还不到八点就哄两个闺女睡觉,还不是因为周一到周五谢灵要早起,而明天谢灵可以睡懒觉,所以他们打算   “今天让你们早点睡,是因为小姨想让你们养好精神。明天咱们一家去奶奶那里吃饭。小姨也多陪陪你们。”   秋阳秋月听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去奶奶家吃饭这个还不稀奇,因为两个人这段时间中午一直在刘秋苗老俩口那吃饭。   可谢灵后面那句多陪陪她们则让她们心里高兴极了。   谢灵看到两个闺女脸上高兴奋色彩,她心里有些愧疚,最近因为忙着在医院学习,都没好好陪过她们。   见两个闺女乖乖闭上眼睛,谢灵亲亲两个闺女额头,温声说道:“睡吧,小姨明天陪你们耍。”   走出西屋,徐锐正好把堂屋门插好。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往睡觉的屋子走去。   这几天一直惦记着谢灵早起,徐锐怕她累着,所以两人一直没有亲热。   现在没有了时间的拘束,两人又食髓知味,不再控制欲/望。   徐锐结婚时,徐良才给他的小黄/书,他一直没有扔掉。   这晚,徐锐彻底对里面的内容进行了实践,谢灵被他折磨得不上不下。   “徐锐,你”此时,谢灵早已经变得昏昏沉沉,但可能对徐锐的怨念太过强烈,躺在炕上,嘴唇微张。   双手搂着徐锐的肩膀,在他耳边骂道。“你混蛋”   嘴上骂着,但那一双眼睛却迷离动人,身体娇软,徐锐看着身下的人,目光变得痴迷。   然后,亲亲她的眼睛,随即接着继续未完的动作。   两人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此时谢灵早已经提不起任何力气,眼睛也睁不开。全程由徐锐给她擦洗身子,换上新的内裤和睡衣。   被子上铺着的床单上面,早已混乱不堪,徐锐把床单扯掉。把谢灵放在被子里面。   谢灵躺在温暖的被子里,她下意识地往外挪了挪。   徐锐注意到她的动作,不自觉地轻笑,然后把她搂在怀里,亲亲她的脸,温声说道:“睡吧。”   第二天,早上六点,徐锐的生物钟自动响起,然后瞬间清醒。 第68章 户口   徐锐没有打扰谢灵, 放轻动作, 穿上衣服起身。-   简单洗漱后,去了厨房,从箱里拿出三个鸡蛋, 准备给谢灵和两个闺女煮鸡蛋吃。   做上水突然想起谢灵的话, 然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鸡蛋也给自己煮了一个。   自从谢灵出嫁, 谢家的锅就被她拿到了徐家。加上徐锐买的新锅一共有两个锅。   为了方便, 徐锐干脆给厨房建了两个灶台,反正有他在徐家的柴火不怕烧没。   一个锅煮鸡蛋另一个锅徐锐滚了小米粥配上红薯和疙瘩。   疙瘩里面被徐锐放了红糖,最后调了个白菜。   早饭很快做好,徐锐舀上饭先吃。   随后, 他把饭温到灶上, 进了卧室。   东屋, 谢灵还在熟睡,徐锐给她盖盖被子, 然后从柜子里给她拿出一套衣服放到炕边的桌子上。   “我去办上户口的事了。中午你先带着两个闺女去娘那儿, 我回来就去找你。”徐锐没上完初中就不念了, 但徐锐的一手钢笔字却是好极了,凌厉大气和他本人很像。   写纸条是谢灵和徐锐的约定, 谁要是出去办事另一个人如果不知道,就留下一张纸条,好让另一个人心中有数。   把纸条压在谢灵衣服的一角,然后转身离开。   徐锐当兵四年,后面两年刘建作为他的教官和直接上属, 帮了徐锐很多,甚至最后的转业。   虽然刘建没有对他说,但徐锐也能猜到是刘建在最后周璇,要不然以当时的情况,他不可能被转到运输公司。   所以,在谢灵跟他说了这件事后,徐锐心中就有了决定。   之后他就问过梁丰年给外地人办户口之类的情况。   梁丰年盘踞长县多年,人脉关系不是他可以相比的。这种事情问他更加靠谱。   经过了解才知道,以目前的大环境,给外地人转户口,说麻烦也不麻烦,只要有关系加上理由正当,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梁丰年作为运输公司运输部主任,物资大多不缺,但徐锐前几天找梁丰年问情况的时候还是准备了一斤白糖。   就像谢灵说得,人家不缺是人家的事,但他们必须要尽自己的心意。   徐锐到了队长王晋军家,王晋军已经收拾妥当。   看见徐锐,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锐子来了,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徐锐点点头,说道:“麻烦王叔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大前门,递给王晋军,说道:“叔,这是给您的。你拿着抽。”   大前门当然也是谢灵准备得,在这之前谢灵专门问过刘秋苗,队长的喜好。   徐锐虽说性子冷,但作为队里少有的当过兵又在城里上班的人,很受队里长辈们的待见。王晋军作为队长,也不例外。加上和徐锐他爹徐长喜是老伙计,这会儿也不客气,爽利地接过烟,笑容更大,开口道:“你这小子可比以前有人气多了。”   “对了,锐子啊,那派出所确定行吧!”王晋军在生产队一言九鼎,厉害得很,但面对公社干部,就算是派出所这种工作人员还是很客气得。   前几天锐子跟他说要给徐家的一个外地远方亲戚在南理上户口。   以他和长喜的关系,加上徐锐的面子,他肯定同意。就是怕人派出所不给办。   虽说徐锐已经说过能行,但王晋军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派出所的同志可严厉得很。   这话王晋军问过好几遍,不过徐锐没有不耐烦,开口说道:“放心吧,叔,是我上面的主任给介绍的人。”   徐锐回来南理一年多,队里人只知道他在城里运输公司上班,但具体职位除了徐家众人其他人还真不清楚。   这也是刘秋苗的嘱咐,不让他们说出去。一来是低调,二也是为了避免麻烦。   不过,在队里人看来就算是普通工人也很厉害了。   现在王晋军听到徐锐的说法,立刻就放心了,锐子的上属那可是领导,人家办事肯定行,说道:“那肯定能行。”   果然,去了派出所上户口的时候,当徐锐说出梁丰年和他的名字,那人根本没有多问。更没有提出本人必须在场的要求。   只问了一些基本信息,就把刘建的户口给办下来了。   这边事情办的顺利,徐家,谢灵才醒来。   谢灵躺在炕上伸了个懒腰,然后穿好衣服起身,看了看徐锐留得纸条,然后走出屋子。   堂屋,秋阳秋月正在坐在桌子前看小人书。两人一人拿着一本,坐在板凳上,身子坐得笔直,头低着,聚精会神看着手里的小人书。   谢灵走过去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吃饭了没?”   秋阳秋月闻言抬起头,看见谢灵,然后嘟着嘴说道:“小姨,现在都十点多了。我们七点就起来了。”   “是小姨太懒了。”谢灵有些惭愧,排除昨晚太过折腾的原因,谢灵确实喜欢睡懒觉。大多时候还没两个闺女起的早。   “小姨,姨夫不知道多会儿就出去了。但是他给咱们留了饭,小姨快去吃吧!”   谢灵洗漱完,简单吃了饭把锅洗了,教两个闺女认了会儿字儿,然后带着两个闺女去了徐家老俩口那儿。   谢灵和徐锐周一到周五都要去县城,没有时间来看两位老人,两个闺女白天还要拜托两老照顾。   所以,每个周六周日都会和老俩口一起吃饭。   去的时候谢灵把之前徐锐从单位里带的两斤猪肉都拎在手里。   前面两个闺女蹦蹦跳跳,谢灵拎着猪肉走在后面。   路上不时地遇上熟人。   “灵灵又去你婆婆那儿啊?”田四和几个妇女从前面走过来,看见谢灵笑着打起招呼。   谢灵笑的温和,说道:“是啊,去婆婆家蹭个饭。婶子们这是去哪?”   田四和几个妇女都是笑容满面,一看就是有喜事的样子。听到谢灵的问题,她们也不隐瞒,再说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事儿,所以开口回道:“给徐老大说亲去嘞!”   谢灵心里惊讶,给徐老大说亲?她记得徐老大好像三十多岁,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现在说亲?是不是有点晚了,不过一想想对方木匠的职业,说亲还是比较容易的。   “今天可是个好天气,办啥事都能成嘞!”谢灵面上笑着说道。   “哈哈,灵灵这话说得好。”   说了几句话,两方就告别各走各的了。   这边,田四几人告别谢灵,随即往继续往前走。其中一个妇女看看谢灵的背影,然后轻声说道:“徐家这新媳妇倒是个好的。”   “那可不,也不看是谁保得媒。”这话是田四旁边的田三说得,田三是田四的亲姐姐,而谢灵和徐锐当初订婚就是田四做得中间人。   “嘿,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是徐锐那小子主动看上人家姑娘,然后才让田四做得中间人。是不,田四?”   田四笑笑,说道:“是这样不错。是徐家主动看上谢灵,然后拜托我给两人做得媒。”   “这徐家虽然分家了,但这徐锐小两口还经常去看爹娘。尤其是这新媳妇,我见她去的最勤。不知如此,每次去的时候手里就没空着的时候。别看拿纸包的严严实实的,我猜肯定是好东西,我看弄不准是肉。”   “那刘秋苗对她也不错,你看那俩小丫头天天在秋苗那儿耍。上一次,和秋苗一起呐鞋垫的时候,她还带着两个小丫头,和那两个小丫头亲的很,肯定是当一家人养。”   “唉,你说秋苗这福享的,本来之前徐家分家,大家还笑话人家。结果人家现在反而过得好了,儿子媳妇孝顺,还不用给伺候一家老小,这日子可比以前自在多了。”   “谁说不是呢!”   双方性子都不错,所以才有现在的和睦。这是田四心里的想法,不过也没傻的说出来。   现在不少人羡慕眼红刘秋苗的好日子,都说这家分对了。   但真敢分家的一个也没有,要不就是怕以后老了动不了了儿子儿媳不孝顺,要不就是舍不得手中的权利。   毕竟没分家的时候,婆婆当家负责家里的一切,忙是忙点,但家里所有人都得顺着自己。   要是分家了,手里没钱没粮,谁会搭理你。尤其是,现在的婆婆可不像刘秋苗,大多都喜欢指使媳妇干这个干那个的,谁敢说儿媳妇心里没怨言。   问题很现实,嘴上不说,但大家心里都知道。   谢灵不知道几人的议论,她拎着肉跟在两个闺女身后进了厨房。   厨房里,刘秋苗正在赶面条。   “奶奶,我们来了。”   “奶奶,我来帮你。”   这段时间,秋阳秋月和刘秋苗待的时间最长,称呼也从刚开始地徐奶奶变成奶奶。   现在,刘秋苗是除了谢灵以外,两个闺女最亲的长辈,连徐锐这个正宗的姨夫也比不上。   这会儿,见了刘秋苗两个人叫的亲近。   刘秋苗见了两人,也是笑的开心,见两个小的还要洗手帮忙,笑的越发温和,说道:“你们两个可别来给奶奶添乱,面一会儿就赶好可以下了。”   “那我们可以做什么啊?”   “秋阳秋月帮奶奶看着锅吧,等锅里的水熬了就告诉奶奶一声。”其实,这哪用她们告诉,只不过是刘秋苗不忍两人失望,就随便给两人安排了个事。   果然,秋阳秋月听了立马变得高兴起来。 第69章 徐家日常   谢灵落后两个闺女几步走进厨房, 把纸包放在案板旁边。   “你又往这儿拿干啥子, 上次的还没有吃完。”刘秋苗一看纸包就知道是猪肉。这孩子有个啥好东西不留着,就会往这儿拿。刘秋苗心里熨贴媳妇有心,不过, 还是说了一句。   这小两口刚结婚, 现在又分家了, 刘秋苗就怕俩人不会精打细算过日子, 有个啥也存不住。   所以,这会儿她唠叨开:“有啥好东西得先存着,不要一下就给吃完了,等以后办事真正用到了你们就该着急了。管家方面, 女人终归要比男人细心, 家里的钱粮就得你收着, 这时候可别由着锐子。   锐子每个月从单位领得那点粮食估计他一个人吃就够呛。家里还有没有啦?要是不够就和你几个哥嫂说,和她们拿钱买总比和其他人强。”   谢灵把猪肉放在案板上, 舀了一盆冷水开始洗肉, 听到刘秋苗的话, 笑了笑说道:“还有不少,够几个月的了。”   徐锐单位每个月都发粮食, 不过仅仅徐锐一个人的供应,只有三十斤,不过都是细粮。   所以,谢灵和徐锐加上两个闺女都是早上细粮,晚上粗粮, 配着吃。   一边说着话,谢灵把肉放到案板上。她看看手上的红痕,感觉这水水可真凉啊,谢灵已经好久没有用冷水洗过东西了,凉得手有些红。   “娘,家里的山菇放在哪里?”一边处理肉,谢灵一边问道。   刘秋苗听到她问题,不禁看向谢灵那边,见她把所有的肉都切了,然后惊呼一声,道:“你这大花头,告诉你别切完,你还真就不听。这可是有两斤,切这么多干啥子?”   “这次弄多点,配上山菇和土豆,炖在一起,正好吃面。剩下了也没事,还有晚上和明天呢。”谢灵笑笑,她这次要是不弄完,婆婆该省下来一直存着了。   存个好几天,肉就不好了,人吃着对身体也不好。所以,谢灵干脆把它全做了,婆婆怕坏了浪费也会尽快吃完的。   这是谢灵心里的想法,不过面上还是笑嘻嘻地,说道:“咱们家一大家子呢,咋吃不完,光说徐锐,他那大胃口娘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您儿子有出息,等您下次想吃了,再让他弄。”   听她这么说,刘秋苗真是好气又好笑,肉已经切了,刘秋苗也不再管她,只说道:“山菇在右边的桌子下面,土豆在草袋里,你自己拿。”   “好嘞,您擎等着我的手艺吧。”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徐锐走了进来。   “呦,大忙人回来了。”这是刘秋苗说得,说话时语气里带着埋怨。   徐锐还是一言不发,走进来看看水缸,然后拎着水桶准备去外面打水。   “这孩子”真是,要不是她儿子,她真受不了锐子这性子。   母子间的事情谢灵可不掺和,她没说话,只是埋头做手上的事。   徐锐把水缸填满水,又把厨房里的脏水给倒了,之后洗洗手。   “我去找队长办上户的事了。”这会儿才有时间回复他娘的话。   一旁的谢灵听着有些无语,娘之前问你,你不说,现在办完事才准备说。这是娘重要还是活儿重要?   要是她有这么个儿子,估计也要气死,这情商有些着急。   这么一想,谢灵嘴角弯起。   而正扯面的刘秋苗果然瞪了徐锐一眼,不过想起正事,刘秋苗说道:“给人上户口那事没问题吧?”   徐锐走到谢灵面前夺过她洗土豆的活计,一边回应刘秋苗的话,道:“没问题。”   “那人家没问咱怎么多了个远房亲戚?那亲戚为什么来投靠咱?”刘秋苗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问。”   徐锐话太少,刘秋苗听着不太满意,还是谢灵说道:“娘,徐锐找他的领导说过这件事,估计是人家领导和派出所的同志认识,所以才这么容易。”   说完,碰碰徐锐的胳膊,问道:“是不是这样?”   徐锐一边洗菜,一边说道:“是。”   刘秋苗点点头,把面拿起来放进锅里,说道:“人家之前在部队上帮了你很多,你也要好好报答人家。给人家办好这事,之后人来了你们也得给人安排好住处,能帮得就帮,当然要是超出咱们范围之外得咱也无能为力。”   一边秋阳秋月眼睛看着锅,不时地天天柴火,刘秋苗把面下进锅里,然后看着两人认真的模样,摸摸两人的小脸,说道:“你俩快起来,奶奶在这儿看着就行。”   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   “出去了先洗洗脸和手,你看你俩那小脸熏的。”刘秋苗看看两人的小灰脸,想想两人之前白白净净地小嫩脸,有些心疼,顿时都后悔让两个闺女看火了。   闺女可不像小子,磊磊那小子糙,每天身上在外面耍,身上灰凸凸得,以前捣乱的时候刘秋苗就让他看火。   以前家里没小闺女,她也没注意过这个问题。   秋阳秋月倒不介意,毕竟以前在谢家也帮小姨看过火,两人只仰起小脸朝刘秋苗笑的开心,一点没发觉刘秋苗的情绪。   倒是一旁的谢灵注意到刘秋苗的语气,她笑着道:“俩闺女以前在谢家的时候就帮我看火,两人习惯了。不过,娘,厨房里这个灶台时间长了吧,感觉烟气不太通。”   说完,随即看向两个闺女,温声嘱咐道:“外面盆里有水,就着太阳应该温了,你们俩去洗洗耍吧!”   一旁刘秋苗听到谢灵的话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开始说起灶台的事:“这灶台还是锐子小时候弄得,都这么多年了,也变得老旧了。不过,还能用就将就着用了。”   谢灵说道:“正好下午徐锐没事,让他给您修修吧。”老人闻烟味可不好。   这又不是啥大事,刘秋苗正准备说不用。   这时徐锐也开口说道:“徐文在家,下午我叫上他,把厨房全部修整修整。”厨房确实时间长了。   刘秋苗闻言没再拒绝,这是儿子媳妇的心意,她在拒绝就不好了。   谢灵做了猪肉山菇炖土豆,舍了不少油,照刘秋苗的话说就是:倒这么多油不香才怪。   徐家刘秋苗徐长喜老俩口、谢灵夫妻俩加上两个闺女,吃得饱腾腾得。   面吃没了,菜还有不少,给徐家三兄弟每家送了一碗,然后谢灵把剩下的一大碗菜放在冷水盆里。   提醒刘秋苗道:“娘,您和爹可得早点把菜吃了,虽说这天气不热了,但也得注意。”   刘秋苗点点头,说道:“知道了。”说着,感觉大腿有点疼,停下手中的活计捶捶腿,说道:“以前一直干活的时候腿还不疼,现在闲下来了这腿却疼起来了。”   说着,她自嘲道:“还真不是享福的命。”   现在,刘秋苗在外人眼里非常享福,不用上工不用伺候一家老小,还不用看孩子。   但在徐家四个兄弟还小得时候,刘秋苗却过的艰难。   那会儿上有公公,下有四个儿子,大伯去世后,还得顾着侄子。   所以,刘秋苗和丈夫为了多挣钱,黑天摸地地干重活。   以前一直干着活还看不出来,这不一闲下来反而不好的症状都出来了。   谢灵在一旁安慰:“您可别这么说,娘这毛病早点看出来反而好,要是以后才看出来就晚了。我前几天拿的膏药您也多贴贴,过几天我再给您从医院拿。

ҳ | Ŀ¼ | ֪˭ | Сڰ | Ȧ

ΰ

  • ͷʣ 678485
  • 164
  • 飺 ͨû
  • עʱ䣺2019-10-23 01:26:27
  • ֤£
˼

是一男一女,两人穿着绿军装,四个口袋的,可不是咱们这种普通同志穿的那种。”   谢灵回过神,笑着道谢,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梁同志,我马上就出去。”   “行,那我先过去了。”   “好。”   “灵灵,你丈夫肯定人很好,要不然转业这么久了,竟然还有战友专门来找他。”   一个星期下来,不仅熟悉的不仅是医院和护士,谢灵和苏芋的关系也变得亲近起来。   关于已经结婚以及家庭情况,谢灵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苏芋已经知道了谢灵的丈夫以前当过兵,转业后,现在在运输公司上班。   苏芋为人质朴,说起话来也十分单纯。   而谢灵听到她这话,噗嗤一笑,仅仅是战友怎么能证明他人好呢!   这是苏芋没见过徐锐,才说这话。要是见了徐锐,说不定就不觉得了。   “苏芋,麻烦你把我的笔记本和笔拿进去了。我去外面看看。”   苏芋接过笔记本和笔,说道:“你快去吧,正好了,我还能借你的笔记本看看。”   每次鲁长敏给她们两人讲解医学知识的时候,两人都拿着笔记本认真做笔记。   可是,谢灵每次记得都比她的全,还详略分明。这点让苏芋十分佩服。   谢灵出了医院大门,看看四周然后走到右前边的大树下。   看到谢灵的身影,顾长勇和刘芳就已经看到她了,见她往这边走,两人也迎上去。   “两位同志好,听医院的工作同志说我丈夫的战友找我。我就赶紧出来。这不一看气质就觉得是您两位找我。”谢灵尽管心里怀疑,但说出的话却是尽显亲近,脸上扬起笑,配上她温和的目光,态度显得十分和善。   这是个长袖善舞的女同志!   这是顾长勇和刘芳两人对徐锐妻子的第一印象。   其实,也就徐锐看谢灵带着高倍滤镜,觉得谢灵聪明但娇嫩需要他的保护。   但在外人看来谢灵是柔中带刚,最会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   起码,在顾长勇和刘芳看来是这样,她们这种人不管严肃也好,温柔也罢,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识人。   不过,两人对谢灵还真讨厌不起来,反而印象不错。   “我们今天来找谢灵同志,是有事求谢灵同志帮忙。”跟聪明人说话,两人也不准备拐弯抹角。刘芳和谢灵一样是女同志,所以由刘芳开口。   在见到两人,也就是自称徐锐战友的两位同志后,谢灵心里就有了底。   不管是不是徐锐的战友,和徐锐关系好不好,但她们应该和徐锐有些渊源。毕竟,两人和她刚开始见徐锐时的气质太像了。   孤独,野性,犀利。甚至包括掩藏的技巧。她刚出来时可完全没注意到两人,可片刻后就发现了。要说她们不是故意的,自己可不相信。   再说,现在在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她们也不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把所有思路在心里过了一遍,谢灵冲两人笑笑,说道:“医院左边那有个木制长椅,咱们就去那儿说吧。”   谢灵和刘芳坐在长椅上,顾长勇站在一边。   “我们和徐锐一个队伍出身,我和他不熟,不过顾长勇和徐锐很熟,两人经常一起出任务。   我们这次来长县,就是想求徐锐一件事。”   谢灵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她说。   “我们老师也就是队伍的总指挥,他的身体有些不太好。现在部队的环境又有些乱,所以我们希望老师能在长县停留一段时间。   甚至于,可以在下面的生产队安家。所以,我们希望徐锐可以帮忙。”   安家,以现在的情况,人口是不能随意变动的,安家也就意味着上户口。可是外来户口是那么随意上的吗?   刘芳说完有些把不准,随即目光看向谢灵,发现她嘴角含着笑,还是十分平静。看不出赞同还是拒绝。   咬咬牙又继续开口:“徐锐当初是老师带进队伍,之后又受到老师的许多的指导和帮助。还有一件事,徐锐可能不知道。他退伍转业,能到运输公司上班也是老师给他动用关系周旋的。   要不然,就算他军衔再高,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待遇。我知道说这些有些不好,我们也没有挟恩图报得意思,但我们是真的希望徐锐可以看在以往的恩情下,帮帮忙。”   谢灵摇摇头,看向刘芳。笑着说道:“刘芳同志,你说了一大通,态度诚恳,语气温和,看似把情况交代了。可是,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比如,这位老师是因为什么好好的医院疗养院不待,非要她们这儿小地方?   让徐锐帮忙会不会牵连到徐锐?      刘芳心里感叹,聪明人就这点不好,最会抓重点。   她十分诚恳地说道:“谢灵同志,其他的事情涉及到一些保密事项,不能和你说。这次来找你,也主要是想让你回去告诉徐锐,和他商量一下。同时也希望你理解,能帮忙劝说一下最好。”   “具体就是这样,徐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谢灵躺在炕上,靠在男人怀里,轻声开口。   “你觉得我在想什么?”徐锐看向怀里的女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回问。   “我觉得你会帮。”   之前那两人不找徐锐来找她说这事,谢灵觉得应该是两人知道徐锐的性子。所以才想进行夫人外交。   可是他们还是不够了解徐锐,更不了解谢灵。   谢灵尊重徐锐的意见,不会因为两人关系亲近就主导徐锐的思想。   而徐锐,确实是冷心冷情,但徐锐注重原则。如果那位老师真的对徐锐有恩,徐锐不会不帮。   所以,她的男人啊,就算性子寡淡,与常人不太相符,但也没有失去做人的基本准则。   徐锐把怀里女人搂的更紧,口中喃喃自语:谢灵,谢灵“我在,怎么了。”被男人抱得有些疼,但谢灵没有抗拒,只温柔地回应。   “我想要你。”   随即,谢灵的“好”字被吞噬在唇齿之间。 第66章 文艺兵   几天后, 顾长勇一行二人低调来到南理生产队。   当初建新房的时候, 徐家的院子建的比较大,院子里依照谢灵的嘱咐,徐锐种上了桃树和樱桃树。   此时, 两个男人站在枯黄的树下。   “徐锐, 真是有谢想到啊!”顾长勇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突然感叹道。   “没想到什么?”虽然帮了他们, 但徐锐并无和他们叙旧的念头, 甚至连见他们都不想见。只不过,欠了教官的人情,他是一定要还清的。   所以,此时此刻徐锐面无表情, 气势冰冷, 一点不像在谢灵面前的舒缓。   “没想到你会帮忙, 没想到你这么快结婚,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出来了。”顾长勇和徐锐除了执行任务以外几乎没有交集, 但要知道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执行任务中。   所以, 他自认对徐锐有几分了解, 徐锐面冷心更冷,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和欲/望, 一点不像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儿。   知道他结婚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乡下结婚早,他不想结,父母也会催。   但是今天见了他,才发现这人在他那位妻子面前和以前相比完全是两个样。   最重要的是气质和精神都有了变化。   他们这种长期在刀口上舔血的人, 表现上看没什么,但其实心里早已变得十分压抑,甚至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生死。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刘芳在执行完一次任务后,经过心里测试和心理辅导,依旧不能恢复正常,后来老师不顾刘芳的反对,就把刘芳转成文艺兵。   可是徐锐现在不一样了,变得有所畏惧,眼睛也不再冷漠。   而那个来源不出意料的话应该就是他那位妻子了。   这样的徐锐真是让他想不到啊!不过,想想这几天和谢灵的接触,她确实是个优秀的女同志。   “你现在再也进不了队伍了!”有所畏惧的兵他见过,但像徐锐这样一双眼睛都在妻子身上的人他却是没见过的。   “是,我执行不了任务了。”徐锐点点头,顾长勇的话他没有反驳。想起谢灵他的神色瞬间柔和下来。   顾长勇听到他这话,彻底笑了起来,说道:“队伍已经没有了,还管能不能进队伍这些干嘛。算了,我和你说说其他事吧!”   “嗯。”   见徐锐又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顾长勇有些好笑。   “徐锐,从以前从现在,你这人都太独了。咱们一起工作两年,怎么说也是战友。以前咱们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太过接触,可是现在,你还是那个鸟样。”   平时严肃沉稳的顾长勇遇到徐锐这块硬石头也话唠起来。   不等徐锐回应,他继续说道:“刘芳在你走之后她就转成了文艺兵,我后来也到了普通部队。两个月前,我和刘芳结婚了。我俩虽然没有那种感情,但相处这么多年亲情也是有的。我们还在部队上,不能离婚,但我觉得这样挺好。”   “刘教官帮过我很多次,我会把刘教官的事情办好。所以,不用你不用这样。”徐锐突然打断顾长勇的话,开口对他说道。   顾长勇严肃沉稳,就算把徐锐当做战友,故友重逢有话要讲,但也不会这么啰嗦。   唯有一点值得他这么套近乎,就是刘教官的事情。   徐锐并不想听他们的事,而已经答应的,既然答应了他就会办好。   顾长勇顿了一下,接着苦笑道:“我都忘了你比我更敏锐。”突然,他又想起老师的叹息:那小子是个天生的猎手,可惜了   院子里气氛沉闷,而堂屋却是一片和谐。   谢灵长袖善舞,见人三分笑,不存恶意。刘芳温和精干,自从转成文艺兵后她周身的气质也变得柔和不少。   两人都带着善意,此时交流起来格外顺利。   “我以前和我爱人还有徐锐他们是一个队伍,所以一年前意外转成文艺兵,我十分不满。不过,后来当文艺兵放了一段时间突然觉得,也挺好的。”刘芳说到这儿,突然有些唏嘘,当时她何止是不满,简直就是抵触极了。   她顾长勇以及徐锐待的队伍,主要是执行一些特级保密任务,一些黑暗的肮脏的任务都由他们来完成。   她执行完一个任务后出现了严重的心理疾病,那时候她正处于严重暴躁的时候,老师还让她转成文艺兵,当时她简直想杀人。   这个杀人不是形容夸张,而是真的要杀人,只不过被老师给制住了。   她清醒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太危险了,要是没有老师,以她当时的状态真的会闯下大祸。   之后她不再抗拒转入文艺队。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当文艺兵也挺好的。   对于她来说轻松至极的训练,更多的则是为将士们表演节目,给予他们精神上的支持。   加上轻松平静的环境,她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一个是纯粹黑暗,无论做多大的贡献都不能为人所知,有的只是军衔上的快速提升。   另一个是纯粹的光明,无论表现得怎么样,都可以得到将士们极大的欢迎和鼓励。   那种感觉太好了,让她彻底爱上了这份职业。   “那你这次也是带着工作来的吧!”谢灵坐在刘芳的旁边,突然说道。   刘芳闻言点点头,说道:“文艺兵也是兵,服从命令执行任务是天职,怎么能擅离职守。这次来长县也是因为北方三大军区要在北方几省招收文艺兵。”   谢灵听到她这话有些惊喜,说道:“文艺兵招收已经开始了吗?生产队的人可以报名吗?”   谢灵此时一脸关切,让刘芳有些讶异,然后开口说道:“已经开始了。我们是考虑过在生产队招人的,也和县招办提过几句,不过不是重点。   而且,最重要的是生产队的人不多不符合条件。”   说道这儿,刘芳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这个时候,文艺兵待遇不错,很多人报名,不过只有几个名额,所以竞争很激烈。包括一些有关系的,也会算在里面。”   就她所知的,长县有五个名额,已经有两个名额被占用了。   “那原则上来说,生产队的女孩儿是可以报名的对吧!”   刘芳点点头,“可以,你有认识的女孩儿想进部队?”   如果谢灵有要她帮忙的事情,她一定尽力帮。   毕竟,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如果徐锐能办成事情,那接下来几年甚至十几年老师都会留在这儿。   她和顾长勇都照顾不到,唯有麻烦谢灵和徐锐。   光靠恩情是不靠谱的,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利益上的交换。   谢灵心里高兴,面上也带着笑意,说道:“出嫁前,我在谢家沟生产队管过宣传队,队里有一个女孩儿唱歌特别好听。她的嗓音条件非常出色,待在乡下可惜了。如果能进部队当文艺兵,也是很好的出路。”   谢灵不像是个说大话的人,而且就算不像谢灵说得那样优秀,只要能看的过去她都能给她弄到文兵队去。   “现在还不晚,我可以给她报上。”刘芳点点头,试着说道。   谢灵摇摇头,有些欣喜又有些犹豫,片刻她开口说道:“这只是我的想法,还不知道那位姑娘和家里人怎么想。得等我问问她们的意见再说。”   刘芳拉住她的手,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她家问问,如果愿意入,正好我看看她的条件,然后给她报上。”   “啊,这不好吧,你们刚来还没坐多久,就让你奔波。”   刘芳摇摇头,手脚利落的拉着谢灵往外走,开口说道:“军人就是遇到什么事就快点做完,哪能拖沓。”   这话,让谢灵不好再拒绝。   走到院子里,谢灵挣脱开刘芳的手,走到徐锐面前。   “我和刘芳骑自行车去谢家沟一趟,你先在家招待顾同志。下午,天气有点凉,带顾同志回家里坐吧。”   徐锐神色柔和,给谢灵整整领子,说道:“好,你去吧,路上小心。晚上我做饭,你早点回来。”   谢灵甜笑道:“好,我早点回来。”   旁边,另外一对夫妻早已目瞪口呆。就去那么一小会儿,这两人活像要几年不见似的。   徐锐和谢灵说完,突然看向刘芳,说道:“刘同志,谢灵没有碰过自行车,所以就麻烦你带她了。”   刘芳:“”这用得着你说?   出了徐家,谢灵给刘芳指路,刘芳带着谢灵往谢家沟去。   下午四点,李春和刚从宣传队排练回来。   正在家里喂鸡,一边给鸡倒食嘴里哼着歌。   “春和?”   突然,她听到一阵喊声,扭过身子看向大门口,然后快速跑向门口。   她一脸惊喜地看向门口的人,笑容满面,开口说道:“谢灵姐,你怎么来我家了?”   谢灵可以说是李春和音乐路上的启蒙导师,去年就算谢灵退出宣传队后,李春和也经常去谢家,或是向谢灵请教一些问题,或是和谢灵谈心。   可以说,她最敬佩的人是谁?毫无疑问是谢灵,最亲近的除了家人也还是谢灵。   所以,此刻见到谢灵李春和的心里除了欣喜还是欣喜。   “我来跟你说件事儿。”谢灵走进门,接过李春和递过来的水,开口说道。   “您有啥事就说,我听着嘞。”李春和给两人倒了水,坐在谢灵的对面,开口说道。   “最近上面来人招文艺兵,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去部队?”此刻,谢灵面上平静,但她心里却有些紧张。   李春和听完直接愣住了?文艺兵?文艺兵?这三个字回荡在她脑海。   半晌后,她开口说道:“我可以吗?我怎么能报?” 第67章 多陪陪她们   在李春和的印象中, 文艺兵穿着庄重的绿军装, 身姿高挑优美,看起来英姿飒爽,绝对是这个年代女孩儿羡慕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 李春和是真的热爱音乐, 而文艺团则是目前最大的舞台, 也是对李春和来说最好的学习深造的平台。   她有些不敢想象, 谢灵姐竟然和她说起这种事情。因为过往谢家沟从没有出过文艺兵。   所以,这时的她面对两人有些愣愣的。   谢灵噗嗤笑开,温声开口:“你怎么不可以,你是我见过唱歌唱的最好的人, 怎么不可以报。不过, 报名时能报上, 但能不能被选上就得看你自己。”   来之前,刘芳的意思她听懂了。只要有刘芳的关系在, 李春和只要基础过得去, 就一定可以被选上。   谢灵不准备拒绝这个人情, 但也不会告诉李春和这件事。   要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选上,李春和就退却了, 谢灵才是真的失望。连一争的信心都没有,这样的人不值得谢灵推荐。   而李春和也没有辜负她的希望,毫不犹豫地猛点头说道:“谢灵姐,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肯定要报。”不报才是傻子。   李春和是大大咧咧的,但她不傻, 以前从来没有过人来生产队招文艺兵。   最近她也没听到消息,只可能是谢灵姐认识人所以才主动给她这个机会。   而跟谢灵姐一起来的旁边穿绿军装的女人,虽然刚刚只介绍了名字没有介绍其他,但李春和感觉应该就是和这个大姐有关。   李春和心中猜测着,而谢灵听到她的回复露出笑容,问道:“不过这种事也算是大事,要不要和你家里人商量一下?”   李春和摇摇头,说道:“我爹我娘还有我奶我弟都不在家,也不用和她们商量,她们要是知道了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现在谁家当了兵可光荣得不得了,更不用说李春和还是文艺兵。   谢灵觉得家里人肯定会不舍李春和走远,又长时间不回家。但不同意肯定不会。   所以她不再考虑这个问题,转而开始向她介绍起刘芳:“刘姐就是负责长县文艺兵的招收,一会儿你可以跟她说说情况,她也会问你一些问题。合适的话就可以定下来。”说话时,谢灵眼神中带着鼓励。   李春和看向刘芳,目光中带着期盼和紧张。-   刘芳没有废话,直接开始问话:   “家庭成分?”   “是贫农。”   “文化程度?”   这个问题问住了李春和,她变得更加紧张,然后有些犹豫地开口:“没上过学。”   刘芳闻言皱眉,这个真是不好办那!   “她之前跟着宣传队的人识字。”   经过谢灵的提醒,李春和眼睛一亮,赶忙说道:“对,我跟着谢灵姐还有小米她们学过不少字。谢灵姐给过我二十张曲谱,曲谱上的歌词我都认得。”   刘芳点点头,这个还有点靠谱。   一旁的谢灵补充道:“春和会看曲谱,学过一些专业地音乐知识。”   刘芳听后有些惊讶,这个可是不常见啊!   点点头表示知道后继续问道:“知道自己的身高和体重吗?”   “啊”这个,李春和挠挠头,这个问题真是问住她了,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高有多重,乡下大多数人都不会在意这个。也没有精准地量过。所以,她摇摇头。   刘芳看向她整个人,李春和明显比谢灵低,但也不算矮。   刘芳仔细打量她片刻,估计了一个数字,一米六左右,应该在标准之上。   至于体重,李春和不属于消瘦型。   “唱几句给我听听。”片刻后,刘芳继续开口。   这个是最简单了,李春和利落点点头,开始唱出声:“万物生长靠太阳”   《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第一句出来,刘芳就眼前一亮,这个声音简直绝了。   沙哑清澈空灵,这个姑娘确实有一副好嗓子。刘芳心中惊喜,这种条件比自己的底线好处好几个度,但刘芳没有打断她。   李春和一旦唱起来,直接进入状态,这时候的她脑海里已经完全没有谢灵刘芳的存在,只一心唱歌。   “雨露滋润禾苗壮不落的太阳。”   李春和以低沉的音调进行收尾,然后才想起屋里的两人,随即看向刘芳,眼神紧张。   而刘芳露出自来到屋里的第一个笑,主动握住李春和的手,温声开口:“李春和同志,你唱歌很有感情,嗓音也很出色。加入文艺团假以时日一定是位优秀的同志。”   最后一句话谢灵也说过,因为李春和的天赋太过明显出众,任何听过她唱歌的专业人员都毫不怀疑。   李春和回握刘芳的手,显得十分激动,刘芳的话显然是对她最好的肯定。   “刘同志,那我这是可以进部队了吗?”   刘芳温和一笑,然后摇摇头,在她紧张的神情下说来说道:“这个得等你去县城体检完才能决定,如果体检过关,那百分之百地没问题。”   李春和激动地使劲儿点头,然后临近握住刘芳的手,说道:“谢谢刘同志。”   然后又看向一旁的谢灵,说道:“谢灵姐,真的太感谢你了。”   李春和此时心中充满感恩,她觉得自从加入宣传队起就处处充满惊喜。   而这一切她最感谢的人就是谢灵了。   说完正事,谢灵和刘芳待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   晚饭,刘芳和顾长勇没在徐家吃直接离开了。   借口是刘芳急着回去工作,至于真正的原因,到底是嫌谢灵夫妻俩都腻歪,还是看出徐锐的不欢迎,只有他们心里知道了。   今天是周六,谢灵不用去医院学习,徐锐不用上班,明天也是休息时间。   所以,两人吃过饭后,谢灵去西屋哄两个闺女睡觉,而徐锐则负责洗锅。   不到十一月,但谢灵早早地就给两个闺女的炕生起了火。   给两个闺女讲完睡前故事,然后摸摸两人的头,对她们温柔一笑,开口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秋阳秋月该睡觉了。”   “小姨,我们今天不想这么早睡。”秋阳躺在暖呼呼的炕上,看向坐在炕边的谢灵说道。   躺在姐姐里边的秋月赞同地点点头,附和姐姐说得话。   谢灵给两个闺女盖好被子,闻言,随口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想这么早睡觉?”   秋阳睁着大眼睛,说道:“星期一到星期五小姨都要早早去县城工作,都没有时间陪我们。可是明天小姨不用早起,所以我们要和小姨多说一会儿话。”   秋月也嘟着嘴开口:“小姨现在和姨夫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了,白天工作,晚上就光顾着陪小姨夫了,都没时间陪我们。”   两人的童言稚语只是单纯的表示不满,想让谢灵多和她们待一会儿。   但是,谢灵听完她们的话,脸瞬间爆红,晚上光顾着陪徐锐!!!   今天还不到八点就哄两个闺女睡觉,还不是因为周一到周五谢灵要早起,而明天谢灵可以睡懒觉,所以他们打算   “今天让你们早点睡,是因为小姨想让你们养好精神。明天咱们一家去奶奶那里吃饭。小姨也多陪陪你们。”   秋阳秋月听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去奶奶家吃饭这个还不稀奇,因为两个人这段时间中午一直在刘秋苗老俩口那吃饭。   可谢灵后面那句多陪陪她们则让她们心里高兴极了。   谢灵看到两个闺女脸上高兴奋色彩,她心里有些愧疚,最近因为忙着在医院学习,都没好好陪过她们。   见两个闺女乖乖闭上眼睛,谢灵亲亲两个闺女额头,温声说道:“睡吧,小姨明天陪你们耍。”   走出西屋,徐锐正好把堂屋门插好。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往睡觉的屋子走去。   这几天一直惦记着谢灵早起,徐锐怕她累着,所以两人一直没有亲热。   现在没有了时间的拘束,两人又食髓知味,不再控制欲/望。   徐锐结婚时,徐良才给他的小黄/书,他一直没有扔掉。   这晚,徐锐彻底对里面的内容进行了实践,谢灵被他折磨得不上不下。   “徐锐,你”此时,谢灵早已经变得昏昏沉沉,但可能对徐锐的怨念太过强烈,躺在炕上,嘴唇微张。   双手搂着徐锐的肩膀,在他耳边骂道。“你混蛋”   嘴上骂着,但那一双眼睛却迷离动人,身体娇软,徐锐看着身下的人,目光变得痴迷。   然后,亲亲她的眼睛,随即接着继续未完的动作。   两人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此时谢灵早已经提不起任何力气,眼睛也睁不开。全程由徐锐给她擦洗身子,换上新的内裤和睡衣。   被子上铺着的床单上面,早已混乱不堪,徐锐把床单扯掉。把谢灵放在被子里面。   谢灵躺在温暖的被子里,她下意识地往外挪了挪。   徐锐注意到她的动作,不自觉地轻笑,然后把她搂在怀里,亲亲她的脸,温声说道:“睡吧。”   第二天,早上六点,徐锐的生物钟自动响起,然后瞬间清醒。 第68章 户口   徐锐没有打扰谢灵, 放轻动作, 穿上衣服起身。-   简单洗漱后,去了厨房,从箱里拿出三个鸡蛋, 准备给谢灵和两个闺女煮鸡蛋吃。   做上水突然想起谢灵的话, 然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鸡蛋也给自己煮了一个。   自从谢灵出嫁, 谢家的锅就被她拿到了徐家。加上徐锐买的新锅一共有两个锅。   为了方便, 徐锐干脆给厨房建了两个灶台,反正有他在徐家的柴火不怕烧没。   一个锅煮鸡蛋另一个锅徐锐滚了小米粥配上红薯和疙瘩。   疙瘩里面被徐锐放了红糖,最后调了个白菜。   早饭很快做好,徐锐舀上饭先吃。   随后, 他把饭温到灶上, 进了卧室。   东屋, 谢灵还在熟睡,徐锐给她盖盖被子, 然后从柜子里给她拿出一套衣服放到炕边的桌子上。   “我去办上户口的事了。中午你先带着两个闺女去娘那儿, 我回来就去找你。”徐锐没上完初中就不念了, 但徐锐的一手钢笔字却是好极了,凌厉大气和他本人很像。   写纸条是谢灵和徐锐的约定, 谁要是出去办事另一个人如果不知道,就留下一张纸条,好让另一个人心中有数。   把纸条压在谢灵衣服的一角,然后转身离开。   徐锐当兵四年,后面两年刘建作为他的教官和直接上属, 帮了徐锐很多,甚至最后的转业。   虽然刘建没有对他说,但徐锐也能猜到是刘建在最后周璇,要不然以当时的情况,他不可能被转到运输公司。   所以,在谢灵跟他说了这件事后,徐锐心中就有了决定。   之后他就问过梁丰年给外地人办户口之类的情况。   梁丰年盘踞长县多年,人脉关系不是他可以相比的。这种事情问他更加靠谱。   经过了解才知道,以目前的大环境,给外地人转户口,说麻烦也不麻烦,只要有关系加上理由正当,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梁丰年作为运输公司运输部主任,物资大多不缺,但徐锐前几天找梁丰年问情况的时候还是准备了一斤白糖。   就像谢灵说得,人家不缺是人家的事,但他们必须要尽自己的心意。   徐锐到了队长王晋军家,王晋军已经收拾妥当。   看见徐锐,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锐子来了,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徐锐点点头,说道:“麻烦王叔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大前门,递给王晋军,说道:“叔,这是给您的。你拿着抽。”   大前门当然也是谢灵准备得,在这之前谢灵专门问过刘秋苗,队长的喜好。   徐锐虽说性子冷,但作为队里少有的当过兵又在城里上班的人,很受队里长辈们的待见。王晋军作为队长,也不例外。加上和徐锐他爹徐长喜是老伙计,这会儿也不客气,爽利地接过烟,笑容更大,开口道:“你这小子可比以前有人气多了。”   “对了,锐子啊,那派出所确定行吧!”王晋军在生产队一言九鼎,厉害得很,但面对公社干部,就算是派出所这种工作人员还是很客气得。   前几天锐子跟他说要给徐家的一个外地远方亲戚在南理上户口。   以他和长喜的关系,加上徐锐的面子,他肯定同意。就是怕人派出所不给办。   虽说徐锐已经说过能行,但王晋军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派出所的同志可严厉得很。   这话王晋军问过好几遍,不过徐锐没有不耐烦,开口说道:“放心吧,叔,是我上面的主任给介绍的人。”   徐锐回来南理一年多,队里人只知道他在城里运输公司上班,但具体职位除了徐家众人其他人还真不清楚。   这也是刘秋苗的嘱咐,不让他们说出去。一来是低调,二也是为了避免麻烦。   不过,在队里人看来就算是普通工人也很厉害了。   现在王晋军听到徐锐的说法,立刻就放心了,锐子的上属那可是领导,人家办事肯定行,说道:“那肯定能行。”   果然,去了派出所上户口的时候,当徐锐说出梁丰年和他的名字,那人根本没有多问。更没有提出本人必须在场的要求。   只问了一些基本信息,就把刘建的户口给办下来了。   这边事情办的顺利,徐家,谢灵才醒来。   谢灵躺在炕上伸了个懒腰,然后穿好衣服起身,看了看徐锐留得纸条,然后走出屋子。   堂屋,秋阳秋月正在坐在桌子前看小人书。两人一人拿着一本,坐在板凳上,身子坐得笔直,头低着,聚精会神看着手里的小人书。   谢灵走过去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吃饭了没?”   秋阳秋月闻言抬起头,看见谢灵,然后嘟着嘴说道:“小姨,现在都十点多了。我们七点就起来了。”   “是小姨太懒了。”谢灵有些惭愧,排除昨晚太过折腾的原因,谢灵确实喜欢睡懒觉。大多时候还没两个闺女起的早。   “小姨,姨夫不知道多会儿就出去了。但是他给咱们留了饭,小姨快去吃吧!”   谢灵洗漱完,简单吃了饭把锅洗了,教两个闺女认了会儿字儿,然后带着两个闺女去了徐家老俩口那儿。   谢灵和徐锐周一到周五都要去县城,没有时间来看两位老人,两个闺女白天还要拜托两老照顾。   所以,每个周六周日都会和老俩口一起吃饭。   去的时候谢灵把之前徐锐从单位里带的两斤猪肉都拎在手里。   前面两个闺女蹦蹦跳跳,谢灵拎着猪肉走在后面。   路上不时地遇上熟人。   “灵灵又去你婆婆那儿啊?”田四和几个妇女从前面走过来,看见谢灵笑着打起招呼。   谢灵笑的温和,说道:“是啊,去婆婆家蹭个饭。婶子们这是去哪?”   田四和几个妇女都是笑容满面,一看就是有喜事的样子。听到谢灵的问题,她们也不隐瞒,再说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事儿,所以开口回道:“给徐老大说亲去嘞!”   谢灵心里惊讶,给徐老大说亲?她记得徐老大好像三十多岁,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现在说亲?是不是有点晚了,不过一想想对方木匠的职业,说亲还是比较容易的。   “今天可是个好天气,办啥事都能成嘞!”谢灵面上笑着说道。   “哈哈,灵灵这话说得好。”   说了几句话,两方就告别各走各的了。   这边,田四几人告别谢灵,随即往继续往前走。其中一个妇女看看谢灵的背影,然后轻声说道:“徐家这新媳妇倒是个好的。”   “那可不,也不看是谁保得媒。”这话是田四旁边的田三说得,田三是田四的亲姐姐,而谢灵和徐锐当初订婚就是田四做得中间人。   “嘿,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是徐锐那小子主动看上人家姑娘,然后才让田四做得中间人。是不,田四?”   田四笑笑,说道:“是这样不错。是徐家主动看上谢灵,然后拜托我给两人做得媒。”   “这徐家虽然分家了,但这徐锐小两口还经常去看爹娘。尤其是这新媳妇,我见她去的最勤。不知如此,每次去的时候手里就没空着的时候。别看拿纸包的严严实实的,我猜肯定是好东西,我看弄不准是肉。”   “那刘秋苗对她也不错,你看那俩小丫头天天在秋苗那儿耍。上一次,和秋苗一起呐鞋垫的时候,她还带着两个小丫头,和那两个小丫头亲的很,肯定是当一家人养。”   “唉,你说秋苗这福享的,本来之前徐家分家,大家还笑话人家。结果人家现在反而过得好了,儿子媳妇孝顺,还不用给伺候一家老小,这日子可比以前自在多了。”   “谁说不是呢!”   双方性子都不错,所以才有现在的和睦。这是田四心里的想法,不过也没傻的说出来。   现在不少人羡慕眼红刘秋苗的好日子,都说这家分对了。   但真敢分家的一个也没有,要不就是怕以后老了动不了了儿子儿媳不孝顺,要不就是舍不得手中的权利。   毕竟没分家的时候,婆婆当家负责家里的一切,忙是忙点,但家里所有人都得顺着自己。   要是分家了,手里没钱没粮,谁会搭理你。尤其是,现在的婆婆可不像刘秋苗,大多都喜欢指使媳妇干这个干那个的,谁敢说儿媳妇心里没怨言。   问题很现实,嘴上不说,但大家心里都知道。   谢灵不知道几人的议论,她拎着肉跟在两个闺女身后进了厨房。   厨房里,刘秋苗正在赶面条。   “奶奶,我们来了。”   “奶奶,我来帮你。”   这段时间,秋阳秋月和刘秋苗待的时间最长,称呼也从刚开始地徐奶奶变成奶奶。   现在,刘秋苗是除了谢灵以外,两个闺女最亲的长辈,连徐锐这个正宗的姨夫也比不上。   这会儿,见了刘秋苗两个人叫的亲近。   刘秋苗见了两人,也是笑的开心,见两个小的还要洗手帮忙,笑的越发温和,说道:“你们两个可别来给奶奶添乱,面一会儿就赶好可以下了。”   “那我们可以做什么啊?”   “秋阳秋月帮奶奶看着锅吧,等锅里的水熬了就告诉奶奶一声。”其实,这哪用她们告诉,只不过是刘秋苗不忍两人失望,就随便给两人安排了个事。   果然,秋阳秋月听了立马变得高兴起来。 第69章 徐家日常   谢灵落后两个闺女几步走进厨房, 把纸包放在案板旁边。   “你又往这儿拿干啥子, 上次的还没有吃完。”刘秋苗一看纸包就知道是猪肉。这孩子有个啥好东西不留着,就会往这儿拿。刘秋苗心里熨贴媳妇有心,不过, 还是说了一句。   这小两口刚结婚, 现在又分家了, 刘秋苗就怕俩人不会精打细算过日子, 有个啥也存不住。   所以,这会儿她唠叨开:“有啥好东西得先存着,不要一下就给吃完了,等以后办事真正用到了你们就该着急了。管家方面, 女人终归要比男人细心, 家里的钱粮就得你收着, 这时候可别由着锐子。   锐子每个月从单位领得那点粮食估计他一个人吃就够呛。家里还有没有啦?要是不够就和你几个哥嫂说,和她们拿钱买总比和其他人强。”   谢灵把猪肉放在案板上, 舀了一盆冷水开始洗肉, 听到刘秋苗的话, 笑了笑说道:“还有不少,够几个月的了。”   徐锐单位每个月都发粮食, 不过仅仅徐锐一个人的供应,只有三十斤,不过都是细粮。   所以,谢灵和徐锐加上两个闺女都是早上细粮,晚上粗粮, 配着吃。   一边说着话,谢灵把肉放到案板上。她看看手上的红痕,感觉这水水可真凉啊,谢灵已经好久没有用冷水洗过东西了,凉得手有些红。   “娘,家里的山菇放在哪里?”一边处理肉,谢灵一边问道。   刘秋苗听到她问题,不禁看向谢灵那边,见她把所有的肉都切了,然后惊呼一声,道:“你这大花头,告诉你别切完,你还真就不听。这可是有两斤,切这么多干啥子?”   “这次弄多点,配上山菇和土豆,炖在一起,正好吃面。剩下了也没事,还有晚上和明天呢。”谢灵笑笑,她这次要是不弄完,婆婆该省下来一直存着了。   存个好几天,肉就不好了,人吃着对身体也不好。所以,谢灵干脆把它全做了,婆婆怕坏了浪费也会尽快吃完的。   这是谢灵心里的想法,不过面上还是笑嘻嘻地,说道:“咱们家一大家子呢,咋吃不完,光说徐锐,他那大胃口娘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您儿子有出息,等您下次想吃了,再让他弄。”   听她这么说,刘秋苗真是好气又好笑,肉已经切了,刘秋苗也不再管她,只说道:“山菇在右边的桌子下面,土豆在草袋里,你自己拿。”   “好嘞,您擎等着我的手艺吧。”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徐锐走了进来。   “呦,大忙人回来了。”这是刘秋苗说得,说话时语气里带着埋怨。   徐锐还是一言不发,走进来看看水缸,然后拎着水桶准备去外面打水。   “这孩子”真是,要不是她儿子,她真受不了锐子这性子。   母子间的事情谢灵可不掺和,她没说话,只是埋头做手上的事。   徐锐把水缸填满水,又把厨房里的脏水给倒了,之后洗洗手。   “我去找队长办上户的事了。”这会儿才有时间回复他娘的话。   一旁的谢灵听着有些无语,娘之前问你,你不说,现在办完事才准备说。这是娘重要还是活儿重要?   要是她有这么个儿子,估计也要气死,这情商有些着急。   这么一想,谢灵嘴角弯起。   而正扯面的刘秋苗果然瞪了徐锐一眼,不过想起正事,刘秋苗说道:“给人上户口那事没问题吧?”   徐锐走到谢灵面前夺过她洗土豆的活计,一边回应刘秋苗的话,道:“没问题。”   “那人家没问咱怎么多了个远房亲戚?那亲戚为什么来投靠咱?”刘秋苗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问。”   徐锐话太少,刘秋苗听着不太满意,还是谢灵说道:“娘,徐锐找他的领导说过这件事,估计是人家领导和派出所的同志认识,所以才这么容易。”   说完,碰碰徐锐的胳膊,问道:“是不是这样?”   徐锐一边洗菜,一边说道:“是。”   刘秋苗点点头,把面拿起来放进锅里,说道:“人家之前在部队上帮了你很多,你也要好好报答人家。给人家办好这事,之后人来了你们也得给人安排好住处,能帮得就帮,当然要是超出咱们范围之外得咱也无能为力。”   一边秋阳秋月眼睛看着锅,不时地天天柴火,刘秋苗把面下进锅里,然后看着两人认真的模样,摸摸两人的小脸,说道:“你俩快起来,奶奶在这儿看着就行。”   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   “出去了先洗洗脸和手,你看你俩那小脸熏的。”刘秋苗看看两人的小灰脸,想想两人之前白白净净地小嫩脸,有些心疼,顿时都后悔让两个闺女看火了。   闺女可不像小子,磊磊那小子糙,每天身上在外面耍,身上灰凸凸得,以前捣乱的时候刘秋苗就让他看火。   以前家里没小闺女,她也没注意过这个问题。   秋阳秋月倒不介意,毕竟以前在谢家也帮小姨看过火,两人只仰起小脸朝刘秋苗笑的开心,一点没发觉刘秋苗的情绪。   倒是一旁的谢灵注意到刘秋苗的语气,她笑着道:“俩闺女以前在谢家的时候就帮我看火,两人习惯了。不过,娘,厨房里这个灶台时间长了吧,感觉烟气不太通。”   说完,随即看向两个闺女,温声嘱咐道:“外面盆里有水,就着太阳应该温了,你们俩去洗洗耍吧!”   一旁刘秋苗听到谢灵的话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开始说起灶台的事:“这灶台还是锐子小时候弄得,都这么多年了,也变得老旧了。不过,还能用就将就着用了。”   谢灵说道:“正好下午徐锐没事,让他给您修修吧。”老人闻烟味可不好。   这又不是啥大事,刘秋苗正准备说不用。   这时徐锐也开口说道:“徐文在家,下午我叫上他,把厨房全部修整修整。”厨房确实时间长了。   刘秋苗闻言没再拒绝,这是儿子媳妇的心意,她在拒绝就不好了。   谢灵做了猪肉山菇炖土豆,舍了不少油,照刘秋苗的话说就是:倒这么多油不香才怪。   徐家刘秋苗徐长喜老俩口、谢灵夫妻俩加上两个闺女,吃得饱腾腾得。   面吃没了,菜还有不少,给徐家三兄弟每家送了一碗,然后谢灵把剩下的一大碗菜放在冷水盆里。   提醒刘秋苗道:“娘,您和爹可得早点把菜吃了,虽说这天气不热了,但也得注意。”   刘秋苗点点头,说道:“知道了。”说着,感觉大腿有点疼,停下手中的活计捶捶腿,说道:“以前一直干活的时候腿还不疼,现在闲下来了这腿却疼起来了。”   说着,她自嘲道:“还真不是享福的命。”   现在,刘秋苗在外人眼里非常享福,不用上工不用伺候一家老小,还不用看孩子。   但在徐家四个兄弟还小得时候,刘秋苗却过的艰难。   那会儿上有公公,下有四个儿子,大伯去世后,还得顾着侄子。   所以,刘秋苗和丈夫为了多挣钱,黑天摸地地干重活。   以前一直干着活还看不出来,这不一闲下来反而不好的症状都出来了。   谢灵在一旁安慰:“您可别这么说,娘这毛病早点看出来反而好,要是以后才看出来就晚了。我前几天拿的膏药您也多贴贴,过几天我再给您从医院拿。

·

ȫ527

ҵ
ÿ
Ϊʲô˷ͧ-ҵ˾ҪԵԭϵж 2019-10-23 01:26:27

39

ߣɽ

˷ͧ是一男一女,两人穿着绿军装,四个口袋的,可不是咱们这种普通同志穿的那种。”   谢灵回过神,笑着道谢,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梁同志,我马上就出去。”   “行,那我先过去了。”   “好。”   “灵灵,你丈夫肯定人很好,要不然转业这么久了,竟然还有战友专门来找他。”   一个星期下来,不仅熟悉的不仅是医院和护士,谢灵和苏芋的关系也变得亲近起来。   关于已经结婚以及家庭情况,谢灵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苏芋已经知道了谢灵的丈夫以前当过兵,转业后,现在在运输公司上班。   苏芋为人质朴,说起话来也十分单纯。   而谢灵听到她这话,噗嗤一笑,仅仅是战友怎么能证明他人好呢!   这是苏芋没见过徐锐,才说这话。要是见了徐锐,说不定就不觉得了。   “苏芋,麻烦你把我的笔记本和笔拿进去了。我去外面看看。”   苏芋接过笔记本和笔,说道:“你快去吧,正好了,我还能借你的笔记本看看。”   每次鲁长敏给她们两人讲解医学知识的时候,两人都拿着笔记本认真做笔记。   可是,谢灵每次记得都比她的全,还详略分明。这点让苏芋十分佩服。   谢灵出了医院大门,看看四周然后走到右前边的大树下。   看到谢灵的身影,顾长勇和刘芳就已经看到她了,见她往这边走,两人也迎上去。   “两位同志好,听医院的工作同志说我丈夫的战友找我。我就赶紧出来。这不一看气质就觉得是您两位找我。”谢灵尽管心里怀疑,但说出的话却是尽显亲近,脸上扬起笑,配上她温和的目光,态度显得十分和善。   这是个长袖善舞的女同志!   这是顾长勇和刘芳两人对徐锐妻子的第一印象。   其实,也就徐锐看谢灵带着高倍滤镜,觉得谢灵聪明但娇嫩需要他的保护。   但在外人看来谢灵是柔中带刚,最会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   起码,在顾长勇和刘芳看来是这样,她们这种人不管严肃也好,温柔也罢,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识人。   不过,两人对谢灵还真讨厌不起来,反而印象不错。   “我们今天来找谢灵同志,是有事求谢灵同志帮忙。”跟聪明人说话,两人也不准备拐弯抹角。刘芳和谢灵一样是女同志,所以由刘芳开口。   在见到两人,也就是自称徐锐战友的两位同志后,谢灵心里就有了底。   不管是不是徐锐的战友,和徐锐关系好不好,但她们应该和徐锐有些渊源。毕竟,两人和她刚开始见徐锐时的气质太像了。   孤独,野性,犀利。甚至包括掩藏的技巧。她刚出来时可完全没注意到两人,可片刻后就发现了。要说她们不是故意的,自己可不相信。   再说,现在在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她们也不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把所有思路在心里过了一遍,谢灵冲两人笑笑,说道:“医院左边那有个木制长椅,咱们就去那儿说吧。”   谢灵和刘芳坐在长椅上,顾长勇站在一边。   “我们和徐锐一个队伍出身,我和他不熟,不过顾长勇和徐锐很熟,两人经常一起出任务。   我们这次来长县,就是想求徐锐一件事。”   谢灵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她说。   “我们老师也就是队伍的总指挥,他的身体有些不太好。现在部队的环境又有些乱,所以我们希望老师能在长县停留一段时间。   甚至于,可以在下面的生产队安家。所以,我们希望徐锐可以帮忙。”   安家,以现在的情况,人口是不能随意变动的,安家也就意味着上户口。可是外来户口是那么随意上的吗?   刘芳说完有些把不准,随即目光看向谢灵,发现她嘴角含着笑,还是十分平静。看不出赞同还是拒绝。   咬咬牙又继续开口:“徐锐当初是老师带进队伍,之后又受到老师的许多的指导和帮助。还有一件事,徐锐可能不知道。他退伍转业,能到运输公司上班也是老师给他动用关系周旋的。   要不然,就算他军衔再高,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待遇。我知道说这些有些不好,我们也没有挟恩图报得意思,但我们是真的希望徐锐可以看在以往的恩情下,帮帮忙。”   谢灵摇摇头,看向刘芳。笑着说道:“刘芳同志,你说了一大通,态度诚恳,语气温和,看似把情况交代了。可是,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比如,这位老师是因为什么好好的医院疗养院不待,非要她们这儿小地方?   让徐锐帮忙会不会牵连到徐锐?      刘芳心里感叹,聪明人就这点不好,最会抓重点。   她十分诚恳地说道:“谢灵同志,其他的事情涉及到一些保密事项,不能和你说。这次来找你,也主要是想让你回去告诉徐锐,和他商量一下。同时也希望你理解,能帮忙劝说一下最好。”   “具体就是这样,徐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谢灵躺在炕上,靠在男人怀里,轻声开口。   “你觉得我在想什么?”徐锐看向怀里的女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回问。   “我觉得你会帮。”   之前那两人不找徐锐来找她说这事,谢灵觉得应该是两人知道徐锐的性子。所以才想进行夫人外交。   可是他们还是不够了解徐锐,更不了解谢灵。   谢灵尊重徐锐的意见,不会因为两人关系亲近就主导徐锐的思想。   而徐锐,确实是冷心冷情,但徐锐注重原则。如果那位老师真的对徐锐有恩,徐锐不会不帮。   所以,她的男人啊,就算性子寡淡,与常人不太相符,但也没有失去做人的基本准则。   徐锐把怀里女人搂的更紧,口中喃喃自语:谢灵,谢灵“我在,怎么了。”被男人抱得有些疼,但谢灵没有抗拒,只温柔地回应。   “我想要你。”   随即,谢灵的“好”字被吞噬在唇齿之间。 第66章 文艺兵   几天后, 顾长勇一行二人低调来到南理生产队。   当初建新房的时候, 徐家的院子建的比较大,院子里依照谢灵的嘱咐,徐锐种上了桃树和樱桃树。   此时, 两个男人站在枯黄的树下。   “徐锐, 真是有谢想到啊!”顾长勇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突然感叹道。   “没想到什么?”虽然帮了他们, 但徐锐并无和他们叙旧的念头, 甚至连见他们都不想见。只不过,欠了教官的人情,他是一定要还清的。   所以,此时此刻徐锐面无表情, 气势冰冷, 一点不像在谢灵面前的舒缓。   “没想到你会帮忙, 没想到你这么快结婚,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出来了。”顾长勇和徐锐除了执行任务以外几乎没有交集, 但要知道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执行任务中。   所以, 他自认对徐锐有几分了解, 徐锐面冷心更冷,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和欲/望, 一点不像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儿。   知道他结婚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乡下结婚早,他不想结,父母也会催。   但是今天见了他,才发现这人在他那位妻子面前和以前相比完全是两个样。   最重要的是气质和精神都有了变化。   他们这种长期在刀口上舔血的人, 表现上看没什么,但其实心里早已变得十分压抑,甚至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生死。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刘芳在执行完一次任务后,经过心里测试和心理辅导,依旧不能恢复正常,后来老师不顾刘芳的反对,就把刘芳转成文艺兵。   可是徐锐现在不一样了,变得有所畏惧,眼睛也不再冷漠。   而那个来源不出意料的话应该就是他那位妻子了。   这样的徐锐真是让他想不到啊!不过,想想这几天和谢灵的接触,她确实是个优秀的女同志。   “你现在再也进不了队伍了!”有所畏惧的兵他见过,但像徐锐这样一双眼睛都在妻子身上的人他却是没见过的。   “是,我执行不了任务了。”徐锐点点头,顾长勇的话他没有反驳。想起谢灵他的神色瞬间柔和下来。   顾长勇听到他这话,彻底笑了起来,说道:“队伍已经没有了,还管能不能进队伍这些干嘛。算了,我和你说说其他事吧!”   “嗯。”   见徐锐又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顾长勇有些好笑。   “徐锐,从以前从现在,你这人都太独了。咱们一起工作两年,怎么说也是战友。以前咱们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太过接触,可是现在,你还是那个鸟样。”   平时严肃沉稳的顾长勇遇到徐锐这块硬石头也话唠起来。   不等徐锐回应,他继续说道:“刘芳在你走之后她就转成了文艺兵,我后来也到了普通部队。两个月前,我和刘芳结婚了。我俩虽然没有那种感情,但相处这么多年亲情也是有的。我们还在部队上,不能离婚,但我觉得这样挺好。”   “刘教官帮过我很多次,我会把刘教官的事情办好。所以,不用你不用这样。”徐锐突然打断顾长勇的话,开口对他说道。   顾长勇严肃沉稳,就算把徐锐当做战友,故友重逢有话要讲,但也不会这么啰嗦。   唯有一点值得他这么套近乎,就是刘教官的事情。   徐锐并不想听他们的事,而已经答应的,既然答应了他就会办好。   顾长勇顿了一下,接着苦笑道:“我都忘了你比我更敏锐。”突然,他又想起老师的叹息:那小子是个天生的猎手,可惜了   院子里气氛沉闷,而堂屋却是一片和谐。   谢灵长袖善舞,见人三分笑,不存恶意。刘芳温和精干,自从转成文艺兵后她周身的气质也变得柔和不少。   两人都带着善意,此时交流起来格外顺利。   “我以前和我爱人还有徐锐他们是一个队伍,所以一年前意外转成文艺兵,我十分不满。不过,后来当文艺兵放了一段时间突然觉得,也挺好的。”刘芳说到这儿,突然有些唏嘘,当时她何止是不满,简直就是抵触极了。   她顾长勇以及徐锐待的队伍,主要是执行一些特级保密任务,一些黑暗的肮脏的任务都由他们来完成。   她执行完一个任务后出现了严重的心理疾病,那时候她正处于严重暴躁的时候,老师还让她转成文艺兵,当时她简直想杀人。   这个杀人不是形容夸张,而是真的要杀人,只不过被老师给制住了。   她清醒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太危险了,要是没有老师,以她当时的状态真的会闯下大祸。   之后她不再抗拒转入文艺队。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当文艺兵也挺好的。   对于她来说轻松至极的训练,更多的则是为将士们表演节目,给予他们精神上的支持。   加上轻松平静的环境,她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一个是纯粹黑暗,无论做多大的贡献都不能为人所知,有的只是军衔上的快速提升。   另一个是纯粹的光明,无论表现得怎么样,都可以得到将士们极大的欢迎和鼓励。   那种感觉太好了,让她彻底爱上了这份职业。   “那你这次也是带着工作来的吧!”谢灵坐在刘芳的旁边,突然说道。   刘芳闻言点点头,说道:“文艺兵也是兵,服从命令执行任务是天职,怎么能擅离职守。这次来长县也是因为北方三大军区要在北方几省招收文艺兵。”   谢灵听到她这话有些惊喜,说道:“文艺兵招收已经开始了吗?生产队的人可以报名吗?”   谢灵此时一脸关切,让刘芳有些讶异,然后开口说道:“已经开始了。我们是考虑过在生产队招人的,也和县招办提过几句,不过不是重点。   而且,最重要的是生产队的人不多不符合条件。”   说道这儿,刘芳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这个时候,文艺兵待遇不错,很多人报名,不过只有几个名额,所以竞争很激烈。包括一些有关系的,也会算在里面。”   就她所知的,长县有五个名额,已经有两个名额被占用了。   “那原则上来说,生产队的女孩儿是可以报名的对吧!”   刘芳点点头,“可以,你有认识的女孩儿想进部队?”   如果谢灵有要她帮忙的事情,她一定尽力帮。   毕竟,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如果徐锐能办成事情,那接下来几年甚至十几年老师都会留在这儿。   她和顾长勇都照顾不到,唯有麻烦谢灵和徐锐。   光靠恩情是不靠谱的,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利益上的交换。   谢灵心里高兴,面上也带着笑意,说道:“出嫁前,我在谢家沟生产队管过宣传队,队里有一个女孩儿唱歌特别好听。她的嗓音条件非常出色,待在乡下可惜了。如果能进部队当文艺兵,也是很好的出路。”   谢灵不像是个说大话的人,而且就算不像谢灵说得那样优秀,只要能看的过去她都能给她弄到文兵队去。   “现在还不晚,我可以给她报上。”刘芳点点头,试着说道。   谢灵摇摇头,有些欣喜又有些犹豫,片刻她开口说道:“这只是我的想法,还不知道那位姑娘和家里人怎么想。得等我问问她们的意见再说。”   刘芳拉住她的手,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她家问问,如果愿意入,正好我看看她的条件,然后给她报上。”   “啊,这不好吧,你们刚来还没坐多久,就让你奔波。”   刘芳摇摇头,手脚利落的拉着谢灵往外走,开口说道:“军人就是遇到什么事就快点做完,哪能拖沓。”   这话,让谢灵不好再拒绝。   走到院子里,谢灵挣脱开刘芳的手,走到徐锐面前。   “我和刘芳骑自行车去谢家沟一趟,你先在家招待顾同志。下午,天气有点凉,带顾同志回家里坐吧。”   徐锐神色柔和,给谢灵整整领子,说道:“好,你去吧,路上小心。晚上我做饭,你早点回来。”   谢灵甜笑道:“好,我早点回来。”   旁边,另外一对夫妻早已目瞪口呆。就去那么一小会儿,这两人活像要几年不见似的。   徐锐和谢灵说完,突然看向刘芳,说道:“刘同志,谢灵没有碰过自行车,所以就麻烦你带她了。”   刘芳:“”这用得着你说?   出了徐家,谢灵给刘芳指路,刘芳带着谢灵往谢家沟去。   下午四点,李春和刚从宣传队排练回来。   正在家里喂鸡,一边给鸡倒食嘴里哼着歌。   “春和?”   突然,她听到一阵喊声,扭过身子看向大门口,然后快速跑向门口。   她一脸惊喜地看向门口的人,笑容满面,开口说道:“谢灵姐,你怎么来我家了?”   谢灵可以说是李春和音乐路上的启蒙导师,去年就算谢灵退出宣传队后,李春和也经常去谢家,或是向谢灵请教一些问题,或是和谢灵谈心。   可以说,她最敬佩的人是谁?毫无疑问是谢灵,最亲近的除了家人也还是谢灵。   所以,此刻见到谢灵李春和的心里除了欣喜还是欣喜。   “我来跟你说件事儿。”谢灵走进门,接过李春和递过来的水,开口说道。   “您有啥事就说,我听着嘞。”李春和给两人倒了水,坐在谢灵的对面,开口说道。   “最近上面来人招文艺兵,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去部队?”此刻,谢灵面上平静,但她心里却有些紧张。   李春和听完直接愣住了?文艺兵?文艺兵?这三个字回荡在她脑海。   半晌后,她开口说道:“我可以吗?我怎么能报?” 第67章 多陪陪她们   在李春和的印象中, 文艺兵穿着庄重的绿军装, 身姿高挑优美,看起来英姿飒爽,绝对是这个年代女孩儿羡慕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 李春和是真的热爱音乐, 而文艺团则是目前最大的舞台, 也是对李春和来说最好的学习深造的平台。   她有些不敢想象, 谢灵姐竟然和她说起这种事情。因为过往谢家沟从没有出过文艺兵。   所以,这时的她面对两人有些愣愣的。   谢灵噗嗤笑开,温声开口:“你怎么不可以,你是我见过唱歌唱的最好的人, 怎么不可以报。不过, 报名时能报上, 但能不能被选上就得看你自己。”   来之前,刘芳的意思她听懂了。只要有刘芳的关系在, 李春和只要基础过得去, 就一定可以被选上。   谢灵不准备拒绝这个人情, 但也不会告诉李春和这件事。   要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选上,李春和就退却了, 谢灵才是真的失望。连一争的信心都没有,这样的人不值得谢灵推荐。   而李春和也没有辜负她的希望,毫不犹豫地猛点头说道:“谢灵姐,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肯定要报。”不报才是傻子。   李春和是大大咧咧的,但她不傻, 以前从来没有过人来生产队招文艺兵。   最近她也没听到消息,只可能是谢灵姐认识人所以才主动给她这个机会。   而跟谢灵姐一起来的旁边穿绿军装的女人,虽然刚刚只介绍了名字没有介绍其他,但李春和感觉应该就是和这个大姐有关。   李春和心中猜测着,而谢灵听到她的回复露出笑容,问道:“不过这种事也算是大事,要不要和你家里人商量一下?”   李春和摇摇头,说道:“我爹我娘还有我奶我弟都不在家,也不用和她们商量,她们要是知道了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现在谁家当了兵可光荣得不得了,更不用说李春和还是文艺兵。   谢灵觉得家里人肯定会不舍李春和走远,又长时间不回家。但不同意肯定不会。   所以她不再考虑这个问题,转而开始向她介绍起刘芳:“刘姐就是负责长县文艺兵的招收,一会儿你可以跟她说说情况,她也会问你一些问题。合适的话就可以定下来。”说话时,谢灵眼神中带着鼓励。   李春和看向刘芳,目光中带着期盼和紧张。-   刘芳没有废话,直接开始问话:   “家庭成分?”   “是贫农。”   “文化程度?”   这个问题问住了李春和,她变得更加紧张,然后有些犹豫地开口:“没上过学。”   刘芳闻言皱眉,这个真是不好办那!   “她之前跟着宣传队的人识字。”   经过谢灵的提醒,李春和眼睛一亮,赶忙说道:“对,我跟着谢灵姐还有小米她们学过不少字。谢灵姐给过我二十张曲谱,曲谱上的歌词我都认得。”   刘芳点点头,这个还有点靠谱。   一旁的谢灵补充道:“春和会看曲谱,学过一些专业地音乐知识。”   刘芳听后有些惊讶,这个可是不常见啊!   点点头表示知道后继续问道:“知道自己的身高和体重吗?”   “啊”这个,李春和挠挠头,这个问题真是问住她了,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高有多重,乡下大多数人都不会在意这个。也没有精准地量过。所以,她摇摇头。   刘芳看向她整个人,李春和明显比谢灵低,但也不算矮。   刘芳仔细打量她片刻,估计了一个数字,一米六左右,应该在标准之上。   至于体重,李春和不属于消瘦型。   “唱几句给我听听。”片刻后,刘芳继续开口。   这个是最简单了,李春和利落点点头,开始唱出声:“万物生长靠太阳”   《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第一句出来,刘芳就眼前一亮,这个声音简直绝了。   沙哑清澈空灵,这个姑娘确实有一副好嗓子。刘芳心中惊喜,这种条件比自己的底线好处好几个度,但刘芳没有打断她。   李春和一旦唱起来,直接进入状态,这时候的她脑海里已经完全没有谢灵刘芳的存在,只一心唱歌。   “雨露滋润禾苗壮不落的太阳。”   李春和以低沉的音调进行收尾,然后才想起屋里的两人,随即看向刘芳,眼神紧张。   而刘芳露出自来到屋里的第一个笑,主动握住李春和的手,温声开口:“李春和同志,你唱歌很有感情,嗓音也很出色。加入文艺团假以时日一定是位优秀的同志。”   最后一句话谢灵也说过,因为李春和的天赋太过明显出众,任何听过她唱歌的专业人员都毫不怀疑。   李春和回握刘芳的手,显得十分激动,刘芳的话显然是对她最好的肯定。   “刘同志,那我这是可以进部队了吗?”   刘芳温和一笑,然后摇摇头,在她紧张的神情下说来说道:“这个得等你去县城体检完才能决定,如果体检过关,那百分之百地没问题。”   李春和激动地使劲儿点头,然后临近握住刘芳的手,说道:“谢谢刘同志。”   然后又看向一旁的谢灵,说道:“谢灵姐,真的太感谢你了。”   李春和此时心中充满感恩,她觉得自从加入宣传队起就处处充满惊喜。   而这一切她最感谢的人就是谢灵了。   说完正事,谢灵和刘芳待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   晚饭,刘芳和顾长勇没在徐家吃直接离开了。   借口是刘芳急着回去工作,至于真正的原因,到底是嫌谢灵夫妻俩都腻歪,还是看出徐锐的不欢迎,只有他们心里知道了。   今天是周六,谢灵不用去医院学习,徐锐不用上班,明天也是休息时间。   所以,两人吃过饭后,谢灵去西屋哄两个闺女睡觉,而徐锐则负责洗锅。   不到十一月,但谢灵早早地就给两个闺女的炕生起了火。   给两个闺女讲完睡前故事,然后摸摸两人的头,对她们温柔一笑,开口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秋阳秋月该睡觉了。”   “小姨,我们今天不想这么早睡。”秋阳躺在暖呼呼的炕上,看向坐在炕边的谢灵说道。   躺在姐姐里边的秋月赞同地点点头,附和姐姐说得话。   谢灵给两个闺女盖好被子,闻言,随口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想这么早睡觉?”   秋阳睁着大眼睛,说道:“星期一到星期五小姨都要早早去县城工作,都没有时间陪我们。可是明天小姨不用早起,所以我们要和小姨多说一会儿话。”   秋月也嘟着嘴开口:“小姨现在和姨夫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了,白天工作,晚上就光顾着陪小姨夫了,都没时间陪我们。”   两人的童言稚语只是单纯的表示不满,想让谢灵多和她们待一会儿。   但是,谢灵听完她们的话,脸瞬间爆红,晚上光顾着陪徐锐!!!   今天还不到八点就哄两个闺女睡觉,还不是因为周一到周五谢灵要早起,而明天谢灵可以睡懒觉,所以他们打算   “今天让你们早点睡,是因为小姨想让你们养好精神。明天咱们一家去奶奶那里吃饭。小姨也多陪陪你们。”   秋阳秋月听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去奶奶家吃饭这个还不稀奇,因为两个人这段时间中午一直在刘秋苗老俩口那吃饭。   可谢灵后面那句多陪陪她们则让她们心里高兴极了。   谢灵看到两个闺女脸上高兴奋色彩,她心里有些愧疚,最近因为忙着在医院学习,都没好好陪过她们。   见两个闺女乖乖闭上眼睛,谢灵亲亲两个闺女额头,温声说道:“睡吧,小姨明天陪你们耍。”   走出西屋,徐锐正好把堂屋门插好。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往睡觉的屋子走去。   这几天一直惦记着谢灵早起,徐锐怕她累着,所以两人一直没有亲热。   现在没有了时间的拘束,两人又食髓知味,不再控制欲/望。   徐锐结婚时,徐良才给他的小黄/书,他一直没有扔掉。   这晚,徐锐彻底对里面的内容进行了实践,谢灵被他折磨得不上不下。   “徐锐,你”此时,谢灵早已经变得昏昏沉沉,但可能对徐锐的怨念太过强烈,躺在炕上,嘴唇微张。   双手搂着徐锐的肩膀,在他耳边骂道。“你混蛋”   嘴上骂着,但那一双眼睛却迷离动人,身体娇软,徐锐看着身下的人,目光变得痴迷。   然后,亲亲她的眼睛,随即接着继续未完的动作。   两人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此时谢灵早已经提不起任何力气,眼睛也睁不开。全程由徐锐给她擦洗身子,换上新的内裤和睡衣。   被子上铺着的床单上面,早已混乱不堪,徐锐把床单扯掉。把谢灵放在被子里面。   谢灵躺在温暖的被子里,她下意识地往外挪了挪。   徐锐注意到她的动作,不自觉地轻笑,然后把她搂在怀里,亲亲她的脸,温声说道:“睡吧。”   第二天,早上六点,徐锐的生物钟自动响起,然后瞬间清醒。 第68章 户口   徐锐没有打扰谢灵, 放轻动作, 穿上衣服起身。-   简单洗漱后,去了厨房,从箱里拿出三个鸡蛋, 准备给谢灵和两个闺女煮鸡蛋吃。   做上水突然想起谢灵的话, 然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鸡蛋也给自己煮了一个。   自从谢灵出嫁, 谢家的锅就被她拿到了徐家。加上徐锐买的新锅一共有两个锅。   为了方便, 徐锐干脆给厨房建了两个灶台,反正有他在徐家的柴火不怕烧没。   一个锅煮鸡蛋另一个锅徐锐滚了小米粥配上红薯和疙瘩。   疙瘩里面被徐锐放了红糖,最后调了个白菜。   早饭很快做好,徐锐舀上饭先吃。   随后, 他把饭温到灶上, 进了卧室。   东屋, 谢灵还在熟睡,徐锐给她盖盖被子, 然后从柜子里给她拿出一套衣服放到炕边的桌子上。   “我去办上户口的事了。中午你先带着两个闺女去娘那儿, 我回来就去找你。”徐锐没上完初中就不念了, 但徐锐的一手钢笔字却是好极了,凌厉大气和他本人很像。   写纸条是谢灵和徐锐的约定, 谁要是出去办事另一个人如果不知道,就留下一张纸条,好让另一个人心中有数。   把纸条压在谢灵衣服的一角,然后转身离开。   徐锐当兵四年,后面两年刘建作为他的教官和直接上属, 帮了徐锐很多,甚至最后的转业。   虽然刘建没有对他说,但徐锐也能猜到是刘建在最后周璇,要不然以当时的情况,他不可能被转到运输公司。   所以,在谢灵跟他说了这件事后,徐锐心中就有了决定。   之后他就问过梁丰年给外地人办户口之类的情况。   梁丰年盘踞长县多年,人脉关系不是他可以相比的。这种事情问他更加靠谱。   经过了解才知道,以目前的大环境,给外地人转户口,说麻烦也不麻烦,只要有关系加上理由正当,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梁丰年作为运输公司运输部主任,物资大多不缺,但徐锐前几天找梁丰年问情况的时候还是准备了一斤白糖。   就像谢灵说得,人家不缺是人家的事,但他们必须要尽自己的心意。   徐锐到了队长王晋军家,王晋军已经收拾妥当。   看见徐锐,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锐子来了,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徐锐点点头,说道:“麻烦王叔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大前门,递给王晋军,说道:“叔,这是给您的。你拿着抽。”   大前门当然也是谢灵准备得,在这之前谢灵专门问过刘秋苗,队长的喜好。   徐锐虽说性子冷,但作为队里少有的当过兵又在城里上班的人,很受队里长辈们的待见。王晋军作为队长,也不例外。加上和徐锐他爹徐长喜是老伙计,这会儿也不客气,爽利地接过烟,笑容更大,开口道:“你这小子可比以前有人气多了。”   “对了,锐子啊,那派出所确定行吧!”王晋军在生产队一言九鼎,厉害得很,但面对公社干部,就算是派出所这种工作人员还是很客气得。   前几天锐子跟他说要给徐家的一个外地远方亲戚在南理上户口。   以他和长喜的关系,加上徐锐的面子,他肯定同意。就是怕人派出所不给办。   虽说徐锐已经说过能行,但王晋军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派出所的同志可严厉得很。   这话王晋军问过好几遍,不过徐锐没有不耐烦,开口说道:“放心吧,叔,是我上面的主任给介绍的人。”   徐锐回来南理一年多,队里人只知道他在城里运输公司上班,但具体职位除了徐家众人其他人还真不清楚。   这也是刘秋苗的嘱咐,不让他们说出去。一来是低调,二也是为了避免麻烦。   不过,在队里人看来就算是普通工人也很厉害了。   现在王晋军听到徐锐的说法,立刻就放心了,锐子的上属那可是领导,人家办事肯定行,说道:“那肯定能行。”   果然,去了派出所上户口的时候,当徐锐说出梁丰年和他的名字,那人根本没有多问。更没有提出本人必须在场的要求。   只问了一些基本信息,就把刘建的户口给办下来了。   这边事情办的顺利,徐家,谢灵才醒来。   谢灵躺在炕上伸了个懒腰,然后穿好衣服起身,看了看徐锐留得纸条,然后走出屋子。   堂屋,秋阳秋月正在坐在桌子前看小人书。两人一人拿着一本,坐在板凳上,身子坐得笔直,头低着,聚精会神看着手里的小人书。   谢灵走过去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吃饭了没?”   秋阳秋月闻言抬起头,看见谢灵,然后嘟着嘴说道:“小姨,现在都十点多了。我们七点就起来了。”   “是小姨太懒了。”谢灵有些惭愧,排除昨晚太过折腾的原因,谢灵确实喜欢睡懒觉。大多时候还没两个闺女起的早。   “小姨,姨夫不知道多会儿就出去了。但是他给咱们留了饭,小姨快去吃吧!”   谢灵洗漱完,简单吃了饭把锅洗了,教两个闺女认了会儿字儿,然后带着两个闺女去了徐家老俩口那儿。   谢灵和徐锐周一到周五都要去县城,没有时间来看两位老人,两个闺女白天还要拜托两老照顾。   所以,每个周六周日都会和老俩口一起吃饭。   去的时候谢灵把之前徐锐从单位里带的两斤猪肉都拎在手里。   前面两个闺女蹦蹦跳跳,谢灵拎着猪肉走在后面。   路上不时地遇上熟人。   “灵灵又去你婆婆那儿啊?”田四和几个妇女从前面走过来,看见谢灵笑着打起招呼。   谢灵笑的温和,说道:“是啊,去婆婆家蹭个饭。婶子们这是去哪?”   田四和几个妇女都是笑容满面,一看就是有喜事的样子。听到谢灵的问题,她们也不隐瞒,再说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事儿,所以开口回道:“给徐老大说亲去嘞!”   谢灵心里惊讶,给徐老大说亲?她记得徐老大好像三十多岁,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现在说亲?是不是有点晚了,不过一想想对方木匠的职业,说亲还是比较容易的。   “今天可是个好天气,办啥事都能成嘞!”谢灵面上笑着说道。   “哈哈,灵灵这话说得好。”   说了几句话,两方就告别各走各的了。   这边,田四几人告别谢灵,随即往继续往前走。其中一个妇女看看谢灵的背影,然后轻声说道:“徐家这新媳妇倒是个好的。”   “那可不,也不看是谁保得媒。”这话是田四旁边的田三说得,田三是田四的亲姐姐,而谢灵和徐锐当初订婚就是田四做得中间人。   “嘿,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是徐锐那小子主动看上人家姑娘,然后才让田四做得中间人。是不,田四?”   田四笑笑,说道:“是这样不错。是徐家主动看上谢灵,然后拜托我给两人做得媒。”   “这徐家虽然分家了,但这徐锐小两口还经常去看爹娘。尤其是这新媳妇,我见她去的最勤。不知如此,每次去的时候手里就没空着的时候。别看拿纸包的严严实实的,我猜肯定是好东西,我看弄不准是肉。”   “那刘秋苗对她也不错,你看那俩小丫头天天在秋苗那儿耍。上一次,和秋苗一起呐鞋垫的时候,她还带着两个小丫头,和那两个小丫头亲的很,肯定是当一家人养。”   “唉,你说秋苗这福享的,本来之前徐家分家,大家还笑话人家。结果人家现在反而过得好了,儿子媳妇孝顺,还不用给伺候一家老小,这日子可比以前自在多了。”   “谁说不是呢!”   双方性子都不错,所以才有现在的和睦。这是田四心里的想法,不过也没傻的说出来。   现在不少人羡慕眼红刘秋苗的好日子,都说这家分对了。   但真敢分家的一个也没有,要不就是怕以后老了动不了了儿子儿媳不孝顺,要不就是舍不得手中的权利。   毕竟没分家的时候,婆婆当家负责家里的一切,忙是忙点,但家里所有人都得顺着自己。   要是分家了,手里没钱没粮,谁会搭理你。尤其是,现在的婆婆可不像刘秋苗,大多都喜欢指使媳妇干这个干那个的,谁敢说儿媳妇心里没怨言。   问题很现实,嘴上不说,但大家心里都知道。   谢灵不知道几人的议论,她拎着肉跟在两个闺女身后进了厨房。   厨房里,刘秋苗正在赶面条。   “奶奶,我们来了。”   “奶奶,我来帮你。”   这段时间,秋阳秋月和刘秋苗待的时间最长,称呼也从刚开始地徐奶奶变成奶奶。   现在,刘秋苗是除了谢灵以外,两个闺女最亲的长辈,连徐锐这个正宗的姨夫也比不上。   这会儿,见了刘秋苗两个人叫的亲近。   刘秋苗见了两人,也是笑的开心,见两个小的还要洗手帮忙,笑的越发温和,说道:“你们两个可别来给奶奶添乱,面一会儿就赶好可以下了。”   “那我们可以做什么啊?”   “秋阳秋月帮奶奶看着锅吧,等锅里的水熬了就告诉奶奶一声。”其实,这哪用她们告诉,只不过是刘秋苗不忍两人失望,就随便给两人安排了个事。   果然,秋阳秋月听了立马变得高兴起来。 第69章 徐家日常   谢灵落后两个闺女几步走进厨房, 把纸包放在案板旁边。   “你又往这儿拿干啥子, 上次的还没有吃完。”刘秋苗一看纸包就知道是猪肉。这孩子有个啥好东西不留着,就会往这儿拿。刘秋苗心里熨贴媳妇有心,不过, 还是说了一句。   这小两口刚结婚, 现在又分家了, 刘秋苗就怕俩人不会精打细算过日子, 有个啥也存不住。   所以,这会儿她唠叨开:“有啥好东西得先存着,不要一下就给吃完了,等以后办事真正用到了你们就该着急了。管家方面, 女人终归要比男人细心, 家里的钱粮就得你收着, 这时候可别由着锐子。   锐子每个月从单位领得那点粮食估计他一个人吃就够呛。家里还有没有啦?要是不够就和你几个哥嫂说,和她们拿钱买总比和其他人强。”   谢灵把猪肉放在案板上, 舀了一盆冷水开始洗肉, 听到刘秋苗的话, 笑了笑说道:“还有不少,够几个月的了。”   徐锐单位每个月都发粮食, 不过仅仅徐锐一个人的供应,只有三十斤,不过都是细粮。   所以,谢灵和徐锐加上两个闺女都是早上细粮,晚上粗粮, 配着吃。   一边说着话,谢灵把肉放到案板上。她看看手上的红痕,感觉这水水可真凉啊,谢灵已经好久没有用冷水洗过东西了,凉得手有些红。   “娘,家里的山菇放在哪里?”一边处理肉,谢灵一边问道。   刘秋苗听到她问题,不禁看向谢灵那边,见她把所有的肉都切了,然后惊呼一声,道:“你这大花头,告诉你别切完,你还真就不听。这可是有两斤,切这么多干啥子?”   “这次弄多点,配上山菇和土豆,炖在一起,正好吃面。剩下了也没事,还有晚上和明天呢。”谢灵笑笑,她这次要是不弄完,婆婆该省下来一直存着了。   存个好几天,肉就不好了,人吃着对身体也不好。所以,谢灵干脆把它全做了,婆婆怕坏了浪费也会尽快吃完的。   这是谢灵心里的想法,不过面上还是笑嘻嘻地,说道:“咱们家一大家子呢,咋吃不完,光说徐锐,他那大胃口娘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您儿子有出息,等您下次想吃了,再让他弄。”   听她这么说,刘秋苗真是好气又好笑,肉已经切了,刘秋苗也不再管她,只说道:“山菇在右边的桌子下面,土豆在草袋里,你自己拿。”   “好嘞,您擎等着我的手艺吧。”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徐锐走了进来。   “呦,大忙人回来了。”这是刘秋苗说得,说话时语气里带着埋怨。   徐锐还是一言不发,走进来看看水缸,然后拎着水桶准备去外面打水。   “这孩子”真是,要不是她儿子,她真受不了锐子这性子。   母子间的事情谢灵可不掺和,她没说话,只是埋头做手上的事。   徐锐把水缸填满水,又把厨房里的脏水给倒了,之后洗洗手。   “我去找队长办上户的事了。”这会儿才有时间回复他娘的话。   一旁的谢灵听着有些无语,娘之前问你,你不说,现在办完事才准备说。这是娘重要还是活儿重要?   要是她有这么个儿子,估计也要气死,这情商有些着急。   这么一想,谢灵嘴角弯起。   而正扯面的刘秋苗果然瞪了徐锐一眼,不过想起正事,刘秋苗说道:“给人上户口那事没问题吧?”   徐锐走到谢灵面前夺过她洗土豆的活计,一边回应刘秋苗的话,道:“没问题。”   “那人家没问咱怎么多了个远房亲戚?那亲戚为什么来投靠咱?”刘秋苗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问。”   徐锐话太少,刘秋苗听着不太满意,还是谢灵说道:“娘,徐锐找他的领导说过这件事,估计是人家领导和派出所的同志认识,所以才这么容易。”   说完,碰碰徐锐的胳膊,问道:“是不是这样?”   徐锐一边洗菜,一边说道:“是。”   刘秋苗点点头,把面拿起来放进锅里,说道:“人家之前在部队上帮了你很多,你也要好好报答人家。给人家办好这事,之后人来了你们也得给人安排好住处,能帮得就帮,当然要是超出咱们范围之外得咱也无能为力。”   一边秋阳秋月眼睛看着锅,不时地天天柴火,刘秋苗把面下进锅里,然后看着两人认真的模样,摸摸两人的小脸,说道:“你俩快起来,奶奶在这儿看着就行。”   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   “出去了先洗洗脸和手,你看你俩那小脸熏的。”刘秋苗看看两人的小灰脸,想想两人之前白白净净地小嫩脸,有些心疼,顿时都后悔让两个闺女看火了。   闺女可不像小子,磊磊那小子糙,每天身上在外面耍,身上灰凸凸得,以前捣乱的时候刘秋苗就让他看火。   以前家里没小闺女,她也没注意过这个问题。   秋阳秋月倒不介意,毕竟以前在谢家也帮小姨看过火,两人只仰起小脸朝刘秋苗笑的开心,一点没发觉刘秋苗的情绪。   倒是一旁的谢灵注意到刘秋苗的语气,她笑着道:“俩闺女以前在谢家的时候就帮我看火,两人习惯了。不过,娘,厨房里这个灶台时间长了吧,感觉烟气不太通。”   说完,随即看向两个闺女,温声嘱咐道:“外面盆里有水,就着太阳应该温了,你们俩去洗洗耍吧!”   一旁刘秋苗听到谢灵的话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开始说起灶台的事:“这灶台还是锐子小时候弄得,都这么多年了,也变得老旧了。不过,还能用就将就着用了。”   谢灵说道:“正好下午徐锐没事,让他给您修修吧。”老人闻烟味可不好。   这又不是啥大事,刘秋苗正准备说不用。   这时徐锐也开口说道:“徐文在家,下午我叫上他,把厨房全部修整修整。”厨房确实时间长了。   刘秋苗闻言没再拒绝,这是儿子媳妇的心意,她在拒绝就不好了。   谢灵做了猪肉山菇炖土豆,舍了不少油,照刘秋苗的话说就是:倒这么多油不香才怪。   徐家刘秋苗徐长喜老俩口、谢灵夫妻俩加上两个闺女,吃得饱腾腾得。   面吃没了,菜还有不少,给徐家三兄弟每家送了一碗,然后谢灵把剩下的一大碗菜放在冷水盆里。   提醒刘秋苗道:“娘,您和爹可得早点把菜吃了,虽说这天气不热了,但也得注意。”   刘秋苗点点头,说道:“知道了。”说着,感觉大腿有点疼,停下手中的活计捶捶腿,说道:“以前一直干活的时候腿还不疼,现在闲下来了这腿却疼起来了。”   说着,她自嘲道:“还真不是享福的命。”   现在,刘秋苗在外人眼里非常享福,不用上工不用伺候一家老小,还不用看孩子。   但在徐家四个兄弟还小得时候,刘秋苗却过的艰难。   那会儿上有公公,下有四个儿子,大伯去世后,还得顾着侄子。   所以,刘秋苗和丈夫为了多挣钱,黑天摸地地干重活。   以前一直干着活还看不出来,这不一闲下来反而不好的症状都出来了。   谢灵在一旁安慰:“您可别这么说,娘这毛病早点看出来反而好,要是以后才看出来就晚了。我前几天拿的膏药您也多贴贴,过几天我再给您从医院拿。 是一男一女,两人穿着绿军装,四个口袋的,可不是咱们这种普通同志穿的那种。”   谢灵回过神,笑着道谢,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梁同志,我马上就出去。”   “行,那我先过去了。”   “好。”   “灵灵,你丈夫肯定人很好,要不然转业这么久了,竟然还有战友专门来找他。”   一个星期下来,不仅熟悉的不仅是医院和护士,谢灵和苏芋的关系也变得亲近起来。   关于已经结婚以及家庭情况,谢灵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苏芋已经知道了谢灵的丈夫以前当过兵,转业后,现在在运输公司上班。   苏芋为人质朴,说起话来也十分单纯。   而谢灵听到她这话,噗嗤一笑,仅仅是战友怎么能证明他人好呢!   这是苏芋没见过徐锐,才说这话。要是见了徐锐,说不定就不觉得了。   “苏芋,麻烦你把我的笔记本和笔拿进去了。我去外面看看。”   苏芋接过笔记本和笔,说道:“你快去吧,正好了,我还能借你的笔记本看看。”   每次鲁长敏给她们两人讲解医学知识的时候,两人都拿着笔记本认真做笔记。   可是,谢灵每次记得都比她的全,还详略分明。这点让苏芋十分佩服。   谢灵出了医院大门,看看四周然后走到右前边的大树下。   看到谢灵的身影,顾长勇和刘芳就已经看到她了,见她往这边走,两人也迎上去。   “两位同志好,听医院的工作同志说我丈夫的战友找我。我就赶紧出来。这不一看气质就觉得是您两位找我。”谢灵尽管心里怀疑,但说出的话却是尽显亲近,脸上扬起笑,配上她温和的目光,态度显得十分和善。   这是个长袖善舞的女同志!   这是顾长勇和刘芳两人对徐锐妻子的第一印象。   其实,也就徐锐看谢灵带着高倍滤镜,觉得谢灵聪明但娇嫩需要他的保护。   但在外人看来谢灵是柔中带刚,最会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   起码,在顾长勇和刘芳看来是这样,她们这种人不管严肃也好,温柔也罢,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识人。   不过,两人对谢灵还真讨厌不起来,反而印象不错。   “我们今天来找谢灵同志,是有事求谢灵同志帮忙。”跟聪明人说话,两人也不准备拐弯抹角。刘芳和谢灵一样是女同志,所以由刘芳开口。   在见到两人,也就是自称徐锐战友的两位同志后,谢灵心里就有了底。   不管是不是徐锐的战友,和徐锐关系好不好,但她们应该和徐锐有些渊源。毕竟,两人和她刚开始见徐锐时的气质太像了。   孤独,野性,犀利。甚至包括掩藏的技巧。她刚出来时可完全没注意到两人,可片刻后就发现了。要说她们不是故意的,自己可不相信。   再说,现在在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她们也不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把所有思路在心里过了一遍,谢灵冲两人笑笑,说道:“医院左边那有个木制长椅,咱们就去那儿说吧。”   谢灵和刘芳坐在长椅上,顾长勇站在一边。   “我们和徐锐一个队伍出身,我和他不熟,不过顾长勇和徐锐很熟,两人经常一起出任务。   我们这次来长县,就是想求徐锐一件事。”   谢灵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她说。   “我们老师也就是队伍的总指挥,他的身体有些不太好。现在部队的环境又有些乱,所以我们希望老师能在长县停留一段时间。   甚至于,可以在下面的生产队安家。所以,我们希望徐锐可以帮忙。”   安家,以现在的情况,人口是不能随意变动的,安家也就意味着上户口。可是外来户口是那么随意上的吗?   刘芳说完有些把不准,随即目光看向谢灵,发现她嘴角含着笑,还是十分平静。看不出赞同还是拒绝。   咬咬牙又继续开口:“徐锐当初是老师带进队伍,之后又受到老师的许多的指导和帮助。还有一件事,徐锐可能不知道。他退伍转业,能到运输公司上班也是老师给他动用关系周旋的。   要不然,就算他军衔再高,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待遇。我知道说这些有些不好,我们也没有挟恩图报得意思,但我们是真的希望徐锐可以看在以往的恩情下,帮帮忙。”   谢灵摇摇头,看向刘芳。笑着说道:“刘芳同志,你说了一大通,态度诚恳,语气温和,看似把情况交代了。可是,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比如,这位老师是因为什么好好的医院疗养院不待,非要她们这儿小地方?   让徐锐帮忙会不会牵连到徐锐?      刘芳心里感叹,聪明人就这点不好,最会抓重点。   她十分诚恳地说道:“谢灵同志,其他的事情涉及到一些保密事项,不能和你说。这次来找你,也主要是想让你回去告诉徐锐,和他商量一下。同时也希望你理解,能帮忙劝说一下最好。”   “具体就是这样,徐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谢灵躺在炕上,靠在男人怀里,轻声开口。   “你觉得我在想什么?”徐锐看向怀里的女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回问。   “我觉得你会帮。”   之前那两人不找徐锐来找她说这事,谢灵觉得应该是两人知道徐锐的性子。所以才想进行夫人外交。   可是他们还是不够了解徐锐,更不了解谢灵。   谢灵尊重徐锐的意见,不会因为两人关系亲近就主导徐锐的思想。   而徐锐,确实是冷心冷情,但徐锐注重原则。如果那位老师真的对徐锐有恩,徐锐不会不帮。   所以,她的男人啊,就算性子寡淡,与常人不太相符,但也没有失去做人的基本准则。   徐锐把怀里女人搂的更紧,口中喃喃自语:谢灵,谢灵“我在,怎么了。”被男人抱得有些疼,但谢灵没有抗拒,只温柔地回应。   “我想要你。”   随即,谢灵的“好”字被吞噬在唇齿之间。 第66章 文艺兵   几天后, 顾长勇一行二人低调来到南理生产队。   当初建新房的时候, 徐家的院子建的比较大,院子里依照谢灵的嘱咐,徐锐种上了桃树和樱桃树。   此时, 两个男人站在枯黄的树下。   “徐锐, 真是有谢想到啊!”顾长勇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突然感叹道。   “没想到什么?”虽然帮了他们, 但徐锐并无和他们叙旧的念头, 甚至连见他们都不想见。只不过,欠了教官的人情,他是一定要还清的。   所以,此时此刻徐锐面无表情, 气势冰冷, 一点不像在谢灵面前的舒缓。   “没想到你会帮忙, 没想到你这么快结婚,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出来了。”顾长勇和徐锐除了执行任务以外几乎没有交集, 但要知道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执行任务中。   所以, 他自认对徐锐有几分了解, 徐锐面冷心更冷,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和欲/望, 一点不像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儿。   知道他结婚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乡下结婚早,他不想结,父母也会催。   但是今天见了他,才发现这人在他那位妻子面前和以前相比完全是两个样。   最重要的是气质和精神都有了变化。   他们这种长期在刀口上舔血的人, 表现上看没什么,但其实心里早已变得十分压抑,甚至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生死。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刘芳在执行完一次任务后,经过心里测试和心理辅导,依旧不能恢复正常,后来老师不顾刘芳的反对,就把刘芳转成文艺兵。   可是徐锐现在不一样了,变得有所畏惧,眼睛也不再冷漠。   而那个来源不出意料的话应该就是他那位妻子了。   这样的徐锐真是让他想不到啊!不过,想想这几天和谢灵的接触,她确实是个优秀的女同志。   “你现在再也进不了队伍了!”有所畏惧的兵他见过,但像徐锐这样一双眼睛都在妻子身上的人他却是没见过的。   “是,我执行不了任务了。”徐锐点点头,顾长勇的话他没有反驳。想起谢灵他的神色瞬间柔和下来。   顾长勇听到他这话,彻底笑了起来,说道:“队伍已经没有了,还管能不能进队伍这些干嘛。算了,我和你说说其他事吧!”   “嗯。”   见徐锐又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顾长勇有些好笑。   “徐锐,从以前从现在,你这人都太独了。咱们一起工作两年,怎么说也是战友。以前咱们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太过接触,可是现在,你还是那个鸟样。”   平时严肃沉稳的顾长勇遇到徐锐这块硬石头也话唠起来。   不等徐锐回应,他继续说道:“刘芳在你走之后她就转成了文艺兵,我后来也到了普通部队。两个月前,我和刘芳结婚了。我俩虽然没有那种感情,但相处这么多年亲情也是有的。我们还在部队上,不能离婚,但我觉得这样挺好。”   “刘教官帮过我很多次,我会把刘教官的事情办好。所以,不用你不用这样。”徐锐突然打断顾长勇的话,开口对他说道。   顾长勇严肃沉稳,就算把徐锐当做战友,故友重逢有话要讲,但也不会这么啰嗦。   唯有一点值得他这么套近乎,就是刘教官的事情。   徐锐并不想听他们的事,而已经答应的,既然答应了他就会办好。   顾长勇顿了一下,接着苦笑道:“我都忘了你比我更敏锐。”突然,他又想起老师的叹息:那小子是个天生的猎手,可惜了   院子里气氛沉闷,而堂屋却是一片和谐。   谢灵长袖善舞,见人三分笑,不存恶意。刘芳温和精干,自从转成文艺兵后她周身的气质也变得柔和不少。   两人都带着善意,此时交流起来格外顺利。   “我以前和我爱人还有徐锐他们是一个队伍,所以一年前意外转成文艺兵,我十分不满。不过,后来当文艺兵放了一段时间突然觉得,也挺好的。”刘芳说到这儿,突然有些唏嘘,当时她何止是不满,简直就是抵触极了。   她顾长勇以及徐锐待的队伍,主要是执行一些特级保密任务,一些黑暗的肮脏的任务都由他们来完成。   她执行完一个任务后出现了严重的心理疾病,那时候她正处于严重暴躁的时候,老师还让她转成文艺兵,当时她简直想杀人。   这个杀人不是形容夸张,而是真的要杀人,只不过被老师给制住了。   她清醒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太危险了,要是没有老师,以她当时的状态真的会闯下大祸。   之后她不再抗拒转入文艺队。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当文艺兵也挺好的。   对于她来说轻松至极的训练,更多的则是为将士们表演节目,给予他们精神上的支持。   加上轻松平静的环境,她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一个是纯粹黑暗,无论做多大的贡献都不能为人所知,有的只是军衔上的快速提升。   另一个是纯粹的光明,无论表现得怎么样,都可以得到将士们极大的欢迎和鼓励。   那种感觉太好了,让她彻底爱上了这份职业。   “那你这次也是带着工作来的吧!”谢灵坐在刘芳的旁边,突然说道。   刘芳闻言点点头,说道:“文艺兵也是兵,服从命令执行任务是天职,怎么能擅离职守。这次来长县也是因为北方三大军区要在北方几省招收文艺兵。”   谢灵听到她这话有些惊喜,说道:“文艺兵招收已经开始了吗?生产队的人可以报名吗?”   谢灵此时一脸关切,让刘芳有些讶异,然后开口说道:“已经开始了。我们是考虑过在生产队招人的,也和县招办提过几句,不过不是重点。   而且,最重要的是生产队的人不多不符合条件。”   说道这儿,刘芳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这个时候,文艺兵待遇不错,很多人报名,不过只有几个名额,所以竞争很激烈。包括一些有关系的,也会算在里面。”   就她所知的,长县有五个名额,已经有两个名额被占用了。   “那原则上来说,生产队的女孩儿是可以报名的对吧!”   刘芳点点头,“可以,你有认识的女孩儿想进部队?”   如果谢灵有要她帮忙的事情,她一定尽力帮。   毕竟,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如果徐锐能办成事情,那接下来几年甚至十几年老师都会留在这儿。   她和顾长勇都照顾不到,唯有麻烦谢灵和徐锐。   光靠恩情是不靠谱的,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利益上的交换。   谢灵心里高兴,面上也带着笑意,说道:“出嫁前,我在谢家沟生产队管过宣传队,队里有一个女孩儿唱歌特别好听。她的嗓音条件非常出色,待在乡下可惜了。如果能进部队当文艺兵,也是很好的出路。”   谢灵不像是个说大话的人,而且就算不像谢灵说得那样优秀,只要能看的过去她都能给她弄到文兵队去。   “现在还不晚,我可以给她报上。”刘芳点点头,试着说道。   谢灵摇摇头,有些欣喜又有些犹豫,片刻她开口说道:“这只是我的想法,还不知道那位姑娘和家里人怎么想。得等我问问她们的意见再说。”   刘芳拉住她的手,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她家问问,如果愿意入,正好我看看她的条件,然后给她报上。”   “啊,这不好吧,你们刚来还没坐多久,就让你奔波。”   刘芳摇摇头,手脚利落的拉着谢灵往外走,开口说道:“军人就是遇到什么事就快点做完,哪能拖沓。”   这话,让谢灵不好再拒绝。   走到院子里,谢灵挣脱开刘芳的手,走到徐锐面前。   “我和刘芳骑自行车去谢家沟一趟,你先在家招待顾同志。下午,天气有点凉,带顾同志回家里坐吧。”   徐锐神色柔和,给谢灵整整领子,说道:“好,你去吧,路上小心。晚上我做饭,你早点回来。”   谢灵甜笑道:“好,我早点回来。”   旁边,另外一对夫妻早已目瞪口呆。就去那么一小会儿,这两人活像要几年不见似的。   徐锐和谢灵说完,突然看向刘芳,说道:“刘同志,谢灵没有碰过自行车,所以就麻烦你带她了。”   刘芳:“”这用得着你说?   出了徐家,谢灵给刘芳指路,刘芳带着谢灵往谢家沟去。   下午四点,李春和刚从宣传队排练回来。   正在家里喂鸡,一边给鸡倒食嘴里哼着歌。   “春和?”   突然,她听到一阵喊声,扭过身子看向大门口,然后快速跑向门口。   她一脸惊喜地看向门口的人,笑容满面,开口说道:“谢灵姐,你怎么来我家了?”   谢灵可以说是李春和音乐路上的启蒙导师,去年就算谢灵退出宣传队后,李春和也经常去谢家,或是向谢灵请教一些问题,或是和谢灵谈心。   可以说,她最敬佩的人是谁?毫无疑问是谢灵,最亲近的除了家人也还是谢灵。   所以,此刻见到谢灵李春和的心里除了欣喜还是欣喜。   “我来跟你说件事儿。”谢灵走进门,接过李春和递过来的水,开口说道。   “您有啥事就说,我听着嘞。”李春和给两人倒了水,坐在谢灵的对面,开口说道。   “最近上面来人招文艺兵,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去部队?”此刻,谢灵面上平静,但她心里却有些紧张。   李春和听完直接愣住了?文艺兵?文艺兵?这三个字回荡在她脑海。   半晌后,她开口说道:“我可以吗?我怎么能报?” 第67章 多陪陪她们   在李春和的印象中, 文艺兵穿着庄重的绿军装, 身姿高挑优美,看起来英姿飒爽,绝对是这个年代女孩儿羡慕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 李春和是真的热爱音乐, 而文艺团则是目前最大的舞台, 也是对李春和来说最好的学习深造的平台。   她有些不敢想象, 谢灵姐竟然和她说起这种事情。因为过往谢家沟从没有出过文艺兵。   所以,这时的她面对两人有些愣愣的。   谢灵噗嗤笑开,温声开口:“你怎么不可以,你是我见过唱歌唱的最好的人, 怎么不可以报。不过, 报名时能报上, 但能不能被选上就得看你自己。”   来之前,刘芳的意思她听懂了。只要有刘芳的关系在, 李春和只要基础过得去, 就一定可以被选上。   谢灵不准备拒绝这个人情, 但也不会告诉李春和这件事。   要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选上,李春和就退却了, 谢灵才是真的失望。连一争的信心都没有,这样的人不值得谢灵推荐。   而李春和也没有辜负她的希望,毫不犹豫地猛点头说道:“谢灵姐,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肯定要报。”不报才是傻子。   李春和是大大咧咧的,但她不傻, 以前从来没有过人来生产队招文艺兵。   最近她也没听到消息,只可能是谢灵姐认识人所以才主动给她这个机会。   而跟谢灵姐一起来的旁边穿绿军装的女人,虽然刚刚只介绍了名字没有介绍其他,但李春和感觉应该就是和这个大姐有关。   李春和心中猜测着,而谢灵听到她的回复露出笑容,问道:“不过这种事也算是大事,要不要和你家里人商量一下?”   李春和摇摇头,说道:“我爹我娘还有我奶我弟都不在家,也不用和她们商量,她们要是知道了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现在谁家当了兵可光荣得不得了,更不用说李春和还是文艺兵。   谢灵觉得家里人肯定会不舍李春和走远,又长时间不回家。但不同意肯定不会。   所以她不再考虑这个问题,转而开始向她介绍起刘芳:“刘姐就是负责长县文艺兵的招收,一会儿你可以跟她说说情况,她也会问你一些问题。合适的话就可以定下来。”说话时,谢灵眼神中带着鼓励。   李春和看向刘芳,目光中带着期盼和紧张。-   刘芳没有废话,直接开始问话:   “家庭成分?”   “是贫农。”   “文化程度?”   这个问题问住了李春和,她变得更加紧张,然后有些犹豫地开口:“没上过学。”   刘芳闻言皱眉,这个真是不好办那!   “她之前跟着宣传队的人识字。”   经过谢灵的提醒,李春和眼睛一亮,赶忙说道:“对,我跟着谢灵姐还有小米她们学过不少字。谢灵姐给过我二十张曲谱,曲谱上的歌词我都认得。”   刘芳点点头,这个还有点靠谱。   一旁的谢灵补充道:“春和会看曲谱,学过一些专业地音乐知识。”   刘芳听后有些惊讶,这个可是不常见啊!   点点头表示知道后继续问道:“知道自己的身高和体重吗?”   “啊”这个,李春和挠挠头,这个问题真是问住她了,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高有多重,乡下大多数人都不会在意这个。也没有精准地量过。所以,她摇摇头。   刘芳看向她整个人,李春和明显比谢灵低,但也不算矮。   刘芳仔细打量她片刻,估计了一个数字,一米六左右,应该在标准之上。   至于体重,李春和不属于消瘦型。   “唱几句给我听听。”片刻后,刘芳继续开口。   这个是最简单了,李春和利落点点头,开始唱出声:“万物生长靠太阳”   《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第一句出来,刘芳就眼前一亮,这个声音简直绝了。   沙哑清澈空灵,这个姑娘确实有一副好嗓子。刘芳心中惊喜,这种条件比自己的底线好处好几个度,但刘芳没有打断她。   李春和一旦唱起来,直接进入状态,这时候的她脑海里已经完全没有谢灵刘芳的存在,只一心唱歌。   “雨露滋润禾苗壮不落的太阳。”   李春和以低沉的音调进行收尾,然后才想起屋里的两人,随即看向刘芳,眼神紧张。   而刘芳露出自来到屋里的第一个笑,主动握住李春和的手,温声开口:“李春和同志,你唱歌很有感情,嗓音也很出色。加入文艺团假以时日一定是位优秀的同志。”   最后一句话谢灵也说过,因为李春和的天赋太过明显出众,任何听过她唱歌的专业人员都毫不怀疑。   李春和回握刘芳的手,显得十分激动,刘芳的话显然是对她最好的肯定。   “刘同志,那我这是可以进部队了吗?”   刘芳温和一笑,然后摇摇头,在她紧张的神情下说来说道:“这个得等你去县城体检完才能决定,如果体检过关,那百分之百地没问题。”   李春和激动地使劲儿点头,然后临近握住刘芳的手,说道:“谢谢刘同志。”   然后又看向一旁的谢灵,说道:“谢灵姐,真的太感谢你了。”   李春和此时心中充满感恩,她觉得自从加入宣传队起就处处充满惊喜。   而这一切她最感谢的人就是谢灵了。   说完正事,谢灵和刘芳待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   晚饭,刘芳和顾长勇没在徐家吃直接离开了。   借口是刘芳急着回去工作,至于真正的原因,到底是嫌谢灵夫妻俩都腻歪,还是看出徐锐的不欢迎,只有他们心里知道了。   今天是周六,谢灵不用去医院学习,徐锐不用上班,明天也是休息时间。   所以,两人吃过饭后,谢灵去西屋哄两个闺女睡觉,而徐锐则负责洗锅。   不到十一月,但谢灵早早地就给两个闺女的炕生起了火。   给两个闺女讲完睡前故事,然后摸摸两人的头,对她们温柔一笑,开口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秋阳秋月该睡觉了。”   “小姨,我们今天不想这么早睡。”秋阳躺在暖呼呼的炕上,看向坐在炕边的谢灵说道。   躺在姐姐里边的秋月赞同地点点头,附和姐姐说得话。   谢灵给两个闺女盖好被子,闻言,随口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想这么早睡觉?”   秋阳睁着大眼睛,说道:“星期一到星期五小姨都要早早去县城工作,都没有时间陪我们。可是明天小姨不用早起,所以我们要和小姨多说一会儿话。”   秋月也嘟着嘴开口:“小姨现在和姨夫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了,白天工作,晚上就光顾着陪小姨夫了,都没时间陪我们。”   两人的童言稚语只是单纯的表示不满,想让谢灵多和她们待一会儿。   但是,谢灵听完她们的话,脸瞬间爆红,晚上光顾着陪徐锐!!!   今天还不到八点就哄两个闺女睡觉,还不是因为周一到周五谢灵要早起,而明天谢灵可以睡懒觉,所以他们打算   “今天让你们早点睡,是因为小姨想让你们养好精神。明天咱们一家去奶奶那里吃饭。小姨也多陪陪你们。”   秋阳秋月听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去奶奶家吃饭这个还不稀奇,因为两个人这段时间中午一直在刘秋苗老俩口那吃饭。   可谢灵后面那句多陪陪她们则让她们心里高兴极了。   谢灵看到两个闺女脸上高兴奋色彩,她心里有些愧疚,最近因为忙着在医院学习,都没好好陪过她们。   见两个闺女乖乖闭上眼睛,谢灵亲亲两个闺女额头,温声说道:“睡吧,小姨明天陪你们耍。”   走出西屋,徐锐正好把堂屋门插好。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往睡觉的屋子走去。   这几天一直惦记着谢灵早起,徐锐怕她累着,所以两人一直没有亲热。   现在没有了时间的拘束,两人又食髓知味,不再控制欲/望。   徐锐结婚时,徐良才给他的小黄/书,他一直没有扔掉。   这晚,徐锐彻底对里面的内容进行了实践,谢灵被他折磨得不上不下。   “徐锐,你”此时,谢灵早已经变得昏昏沉沉,但可能对徐锐的怨念太过强烈,躺在炕上,嘴唇微张。   双手搂着徐锐的肩膀,在他耳边骂道。“你混蛋”   嘴上骂着,但那一双眼睛却迷离动人,身体娇软,徐锐看着身下的人,目光变得痴迷。   然后,亲亲她的眼睛,随即接着继续未完的动作。   两人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此时谢灵早已经提不起任何力气,眼睛也睁不开。全程由徐锐给她擦洗身子,换上新的内裤和睡衣。   被子上铺着的床单上面,早已混乱不堪,徐锐把床单扯掉。把谢灵放在被子里面。   谢灵躺在温暖的被子里,她下意识地往外挪了挪。   徐锐注意到她的动作,不自觉地轻笑,然后把她搂在怀里,亲亲她的脸,温声说道:“睡吧。”   第二天,早上六点,徐锐的生物钟自动响起,然后瞬间清醒。 第68章 户口   徐锐没有打扰谢灵, 放轻动作, 穿上衣服起身。-   简单洗漱后,去了厨房,从箱里拿出三个鸡蛋, 准备给谢灵和两个闺女煮鸡蛋吃。   做上水突然想起谢灵的话, 然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鸡蛋也给自己煮了一个。   自从谢灵出嫁, 谢家的锅就被她拿到了徐家。加上徐锐买的新锅一共有两个锅。   为了方便, 徐锐干脆给厨房建了两个灶台,反正有他在徐家的柴火不怕烧没。   一个锅煮鸡蛋另一个锅徐锐滚了小米粥配上红薯和疙瘩。   疙瘩里面被徐锐放了红糖,最后调了个白菜。   早饭很快做好,徐锐舀上饭先吃。   随后, 他把饭温到灶上, 进了卧室。   东屋, 谢灵还在熟睡,徐锐给她盖盖被子, 然后从柜子里给她拿出一套衣服放到炕边的桌子上。   “我去办上户口的事了。中午你先带着两个闺女去娘那儿, 我回来就去找你。”徐锐没上完初中就不念了, 但徐锐的一手钢笔字却是好极了,凌厉大气和他本人很像。   写纸条是谢灵和徐锐的约定, 谁要是出去办事另一个人如果不知道,就留下一张纸条,好让另一个人心中有数。   把纸条压在谢灵衣服的一角,然后转身离开。   徐锐当兵四年,后面两年刘建作为他的教官和直接上属, 帮了徐锐很多,甚至最后的转业。   虽然刘建没有对他说,但徐锐也能猜到是刘建在最后周璇,要不然以当时的情况,他不可能被转到运输公司。   所以,在谢灵跟他说了这件事后,徐锐心中就有了决定。   之后他就问过梁丰年给外地人办户口之类的情况。   梁丰年盘踞长县多年,人脉关系不是他可以相比的。这种事情问他更加靠谱。   经过了解才知道,以目前的大环境,给外地人转户口,说麻烦也不麻烦,只要有关系加上理由正当,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梁丰年作为运输公司运输部主任,物资大多不缺,但徐锐前几天找梁丰年问情况的时候还是准备了一斤白糖。   就像谢灵说得,人家不缺是人家的事,但他们必须要尽自己的心意。   徐锐到了队长王晋军家,王晋军已经收拾妥当。   看见徐锐,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锐子来了,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徐锐点点头,说道:“麻烦王叔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大前门,递给王晋军,说道:“叔,这是给您的。你拿着抽。”   大前门当然也是谢灵准备得,在这之前谢灵专门问过刘秋苗,队长的喜好。   徐锐虽说性子冷,但作为队里少有的当过兵又在城里上班的人,很受队里长辈们的待见。王晋军作为队长,也不例外。加上和徐锐他爹徐长喜是老伙计,这会儿也不客气,爽利地接过烟,笑容更大,开口道:“你这小子可比以前有人气多了。”   “对了,锐子啊,那派出所确定行吧!”王晋军在生产队一言九鼎,厉害得很,但面对公社干部,就算是派出所这种工作人员还是很客气得。   前几天锐子跟他说要给徐家的一个外地远方亲戚在南理上户口。   以他和长喜的关系,加上徐锐的面子,他肯定同意。就是怕人派出所不给办。   虽说徐锐已经说过能行,但王晋军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派出所的同志可严厉得很。   这话王晋军问过好几遍,不过徐锐没有不耐烦,开口说道:“放心吧,叔,是我上面的主任给介绍的人。”   徐锐回来南理一年多,队里人只知道他在城里运输公司上班,但具体职位除了徐家众人其他人还真不清楚。   这也是刘秋苗的嘱咐,不让他们说出去。一来是低调,二也是为了避免麻烦。   不过,在队里人看来就算是普通工人也很厉害了。   现在王晋军听到徐锐的说法,立刻就放心了,锐子的上属那可是领导,人家办事肯定行,说道:“那肯定能行。”   果然,去了派出所上户口的时候,当徐锐说出梁丰年和他的名字,那人根本没有多问。更没有提出本人必须在场的要求。   只问了一些基本信息,就把刘建的户口给办下来了。   这边事情办的顺利,徐家,谢灵才醒来。   谢灵躺在炕上伸了个懒腰,然后穿好衣服起身,看了看徐锐留得纸条,然后走出屋子。   堂屋,秋阳秋月正在坐在桌子前看小人书。两人一人拿着一本,坐在板凳上,身子坐得笔直,头低着,聚精会神看着手里的小人书。   谢灵走过去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吃饭了没?”   秋阳秋月闻言抬起头,看见谢灵,然后嘟着嘴说道:“小姨,现在都十点多了。我们七点就起来了。”   “是小姨太懒了。”谢灵有些惭愧,排除昨晚太过折腾的原因,谢灵确实喜欢睡懒觉。大多时候还没两个闺女起的早。   “小姨,姨夫不知道多会儿就出去了。但是他给咱们留了饭,小姨快去吃吧!”   谢灵洗漱完,简单吃了饭把锅洗了,教两个闺女认了会儿字儿,然后带着两个闺女去了徐家老俩口那儿。   谢灵和徐锐周一到周五都要去县城,没有时间来看两位老人,两个闺女白天还要拜托两老照顾。   所以,每个周六周日都会和老俩口一起吃饭。   去的时候谢灵把之前徐锐从单位里带的两斤猪肉都拎在手里。   前面两个闺女蹦蹦跳跳,谢灵拎着猪肉走在后面。   路上不时地遇上熟人。   “灵灵又去你婆婆那儿啊?”田四和几个妇女从前面走过来,看见谢灵笑着打起招呼。   谢灵笑的温和,说道:“是啊,去婆婆家蹭个饭。婶子们这是去哪?”   田四和几个妇女都是笑容满面,一看就是有喜事的样子。听到谢灵的问题,她们也不隐瞒,再说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事儿,所以开口回道:“给徐老大说亲去嘞!”   谢灵心里惊讶,给徐老大说亲?她记得徐老大好像三十多岁,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现在说亲?是不是有点晚了,不过一想想对方木匠的职业,说亲还是比较容易的。   “今天可是个好天气,办啥事都能成嘞!”谢灵面上笑着说道。   “哈哈,灵灵这话说得好。”   说了几句话,两方就告别各走各的了。   这边,田四几人告别谢灵,随即往继续往前走。其中一个妇女看看谢灵的背影,然后轻声说道:“徐家这新媳妇倒是个好的。”   “那可不,也不看是谁保得媒。”这话是田四旁边的田三说得,田三是田四的亲姐姐,而谢灵和徐锐当初订婚就是田四做得中间人。   “嘿,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是徐锐那小子主动看上人家姑娘,然后才让田四做得中间人。是不,田四?”   田四笑笑,说道:“是这样不错。是徐家主动看上谢灵,然后拜托我给两人做得媒。”   “这徐家虽然分家了,但这徐锐小两口还经常去看爹娘。尤其是这新媳妇,我见她去的最勤。不知如此,每次去的时候手里就没空着的时候。别看拿纸包的严严实实的,我猜肯定是好东西,我看弄不准是肉。”   “那刘秋苗对她也不错,你看那俩小丫头天天在秋苗那儿耍。上一次,和秋苗一起呐鞋垫的时候,她还带着两个小丫头,和那两个小丫头亲的很,肯定是当一家人养。”   “唉,你说秋苗这福享的,本来之前徐家分家,大家还笑话人家。结果人家现在反而过得好了,儿子媳妇孝顺,还不用给伺候一家老小,这日子可比以前自在多了。”   “谁说不是呢!”   双方性子都不错,所以才有现在的和睦。这是田四心里的想法,不过也没傻的说出来。   现在不少人羡慕眼红刘秋苗的好日子,都说这家分对了。   但真敢分家的一个也没有,要不就是怕以后老了动不了了儿子儿媳不孝顺,要不就是舍不得手中的权利。   毕竟没分家的时候,婆婆当家负责家里的一切,忙是忙点,但家里所有人都得顺着自己。   要是分家了,手里没钱没粮,谁会搭理你。尤其是,现在的婆婆可不像刘秋苗,大多都喜欢指使媳妇干这个干那个的,谁敢说儿媳妇心里没怨言。   问题很现实,嘴上不说,但大家心里都知道。   谢灵不知道几人的议论,她拎着肉跟在两个闺女身后进了厨房。   厨房里,刘秋苗正在赶面条。   “奶奶,我们来了。”   “奶奶,我来帮你。”   这段时间,秋阳秋月和刘秋苗待的时间最长,称呼也从刚开始地徐奶奶变成奶奶。   现在,刘秋苗是除了谢灵以外,两个闺女最亲的长辈,连徐锐这个正宗的姨夫也比不上。   这会儿,见了刘秋苗两个人叫的亲近。   刘秋苗见了两人,也是笑的开心,见两个小的还要洗手帮忙,笑的越发温和,说道:“你们两个可别来给奶奶添乱,面一会儿就赶好可以下了。”   “那我们可以做什么啊?”   “秋阳秋月帮奶奶看着锅吧,等锅里的水熬了就告诉奶奶一声。”其实,这哪用她们告诉,只不过是刘秋苗不忍两人失望,就随便给两人安排了个事。   果然,秋阳秋月听了立马变得高兴起来。 第69章 徐家日常   谢灵落后两个闺女几步走进厨房, 把纸包放在案板旁边。   “你又往这儿拿干啥子, 上次的还没有吃完。”刘秋苗一看纸包就知道是猪肉。这孩子有个啥好东西不留着,就会往这儿拿。刘秋苗心里熨贴媳妇有心,不过, 还是说了一句。   这小两口刚结婚, 现在又分家了, 刘秋苗就怕俩人不会精打细算过日子, 有个啥也存不住。   所以,这会儿她唠叨开:“有啥好东西得先存着,不要一下就给吃完了,等以后办事真正用到了你们就该着急了。管家方面, 女人终归要比男人细心, 家里的钱粮就得你收着, 这时候可别由着锐子。   锐子每个月从单位领得那点粮食估计他一个人吃就够呛。家里还有没有啦?要是不够就和你几个哥嫂说,和她们拿钱买总比和其他人强。”   谢灵把猪肉放在案板上, 舀了一盆冷水开始洗肉, 听到刘秋苗的话, 笑了笑说道:“还有不少,够几个月的了。”   徐锐单位每个月都发粮食, 不过仅仅徐锐一个人的供应,只有三十斤,不过都是细粮。   所以,谢灵和徐锐加上两个闺女都是早上细粮,晚上粗粮, 配着吃。   一边说着话,谢灵把肉放到案板上。她看看手上的红痕,感觉这水水可真凉啊,谢灵已经好久没有用冷水洗过东西了,凉得手有些红。   “娘,家里的山菇放在哪里?”一边处理肉,谢灵一边问道。   刘秋苗听到她问题,不禁看向谢灵那边,见她把所有的肉都切了,然后惊呼一声,道:“你这大花头,告诉你别切完,你还真就不听。这可是有两斤,切这么多干啥子?”   “这次弄多点,配上山菇和土豆,炖在一起,正好吃面。剩下了也没事,还有晚上和明天呢。”谢灵笑笑,她这次要是不弄完,婆婆该省下来一直存着了。   存个好几天,肉就不好了,人吃着对身体也不好。所以,谢灵干脆把它全做了,婆婆怕坏了浪费也会尽快吃完的。   这是谢灵心里的想法,不过面上还是笑嘻嘻地,说道:“咱们家一大家子呢,咋吃不完,光说徐锐,他那大胃口娘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您儿子有出息,等您下次想吃了,再让他弄。”   听她这么说,刘秋苗真是好气又好笑,肉已经切了,刘秋苗也不再管她,只说道:“山菇在右边的桌子下面,土豆在草袋里,你自己拿。”   “好嘞,您擎等着我的手艺吧。”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徐锐走了进来。   “呦,大忙人回来了。”这是刘秋苗说得,说话时语气里带着埋怨。   徐锐还是一言不发,走进来看看水缸,然后拎着水桶准备去外面打水。   “这孩子”真是,要不是她儿子,她真受不了锐子这性子。   母子间的事情谢灵可不掺和,她没说话,只是埋头做手上的事。   徐锐把水缸填满水,又把厨房里的脏水给倒了,之后洗洗手。   “我去找队长办上户的事了。”这会儿才有时间回复他娘的话。   一旁的谢灵听着有些无语,娘之前问你,你不说,现在办完事才准备说。这是娘重要还是活儿重要?   要是她有这么个儿子,估计也要气死,这情商有些着急。   这么一想,谢灵嘴角弯起。   而正扯面的刘秋苗果然瞪了徐锐一眼,不过想起正事,刘秋苗说道:“给人上户口那事没问题吧?”   徐锐走到谢灵面前夺过她洗土豆的活计,一边回应刘秋苗的话,道:“没问题。”   “那人家没问咱怎么多了个远房亲戚?那亲戚为什么来投靠咱?”刘秋苗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问。”   徐锐话太少,刘秋苗听着不太满意,还是谢灵说道:“娘,徐锐找他的领导说过这件事,估计是人家领导和派出所的同志认识,所以才这么容易。”   说完,碰碰徐锐的胳膊,问道:“是不是这样?”   徐锐一边洗菜,一边说道:“是。”   刘秋苗点点头,把面拿起来放进锅里,说道:“人家之前在部队上帮了你很多,你也要好好报答人家。给人家办好这事,之后人来了你们也得给人安排好住处,能帮得就帮,当然要是超出咱们范围之外得咱也无能为力。”   一边秋阳秋月眼睛看着锅,不时地天天柴火,刘秋苗把面下进锅里,然后看着两人认真的模样,摸摸两人的小脸,说道:“你俩快起来,奶奶在这儿看着就行。”   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   “出去了先洗洗脸和手,你看你俩那小脸熏的。”刘秋苗看看两人的小灰脸,想想两人之前白白净净地小嫩脸,有些心疼,顿时都后悔让两个闺女看火了。   闺女可不像小子,磊磊那小子糙,每天身上在外面耍,身上灰凸凸得,以前捣乱的时候刘秋苗就让他看火。   以前家里没小闺女,她也没注意过这个问题。   秋阳秋月倒不介意,毕竟以前在谢家也帮小姨看过火,两人只仰起小脸朝刘秋苗笑的开心,一点没发觉刘秋苗的情绪。   倒是一旁的谢灵注意到刘秋苗的语气,她笑着道:“俩闺女以前在谢家的时候就帮我看火,两人习惯了。不过,娘,厨房里这个灶台时间长了吧,感觉烟气不太通。”   说完,随即看向两个闺女,温声嘱咐道:“外面盆里有水,就着太阳应该温了,你们俩去洗洗耍吧!”   一旁刘秋苗听到谢灵的话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开始说起灶台的事:“这灶台还是锐子小时候弄得,都这么多年了,也变得老旧了。不过,还能用就将就着用了。”   谢灵说道:“正好下午徐锐没事,让他给您修修吧。”老人闻烟味可不好。   这又不是啥大事,刘秋苗正准备说不用。   这时徐锐也开口说道:“徐文在家,下午我叫上他,把厨房全部修整修整。”厨房确实时间长了。   刘秋苗闻言没再拒绝,这是儿子媳妇的心意,她在拒绝就不好了。   谢灵做了猪肉山菇炖土豆,舍了不少油,照刘秋苗的话说就是:倒这么多油不香才怪。   徐家刘秋苗徐长喜老俩口、谢灵夫妻俩加上两个闺女,吃得饱腾腾得。   面吃没了,菜还有不少,给徐家三兄弟每家送了一碗,然后谢灵把剩下的一大碗菜放在冷水盆里。   提醒刘秋苗道:“娘,您和爹可得早点把菜吃了,虽说这天气不热了,但也得注意。”   刘秋苗点点头,说道:“知道了。”说着,感觉大腿有点疼,停下手中的活计捶捶腿,说道:“以前一直干活的时候腿还不疼,现在闲下来了这腿却疼起来了。”   说着,她自嘲道:“还真不是享福的命。”   现在,刘秋苗在外人眼里非常享福,不用上工不用伺候一家老小,还不用看孩子。   但在徐家四个兄弟还小得时候,刘秋苗却过的艰难。   那会儿上有公公,下有四个儿子,大伯去世后,还得顾着侄子。   所以,刘秋苗和丈夫为了多挣钱,黑天摸地地干重活。   以前一直干着活还看不出来,这不一闲下来反而不好的症状都出来了。   谢灵在一旁安慰:“您可别这么说,娘这毛病早点看出来反而好,要是以后才看出来就晚了。我前几天拿的膏药您也多贴贴,过几天我再给您从医院拿。 是一男一女,两人穿着绿军装,四个口袋的,可不是咱们这种普通同志穿的那种。”   谢灵回过神,笑着道谢,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梁同志,我马上就出去。”   “行,那我先过去了。”   “好。”   “灵灵,你丈夫肯定人很好,要不然转业这么久了,竟然还有战友专门来找他。”   一个星期下来,不仅熟悉的不仅是医院和护士,谢灵和苏芋的关系也变得亲近起来。   关于已经结婚以及家庭情况,谢灵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苏芋已经知道了谢灵的丈夫以前当过兵,转业后,现在在运输公司上班。   苏芋为人质朴,说起话来也十分单纯。   而谢灵听到她这话,噗嗤一笑,仅仅是战友怎么能证明他人好呢!   这是苏芋没见过徐锐,才说这话。要是见了徐锐,说不定就不觉得了。   “苏芋,麻烦你把我的笔记本和笔拿进去了。我去外面看看。”   苏芋接过笔记本和笔,说道:“你快去吧,正好了,我还能借你的笔记本看看。”   每次鲁长敏给她们两人讲解医学知识的时候,两人都拿着笔记本认真做笔记。   可是,谢灵每次记得都比她的全,还详略分明。这点让苏芋十分佩服。   谢灵出了医院大门,看看四周然后走到右前边的大树下。   看到谢灵的身影,顾长勇和刘芳就已经看到她了,见她往这边走,两人也迎上去。   “两位同志好,听医院的工作同志说我丈夫的战友找我。我就赶紧出来。这不一看气质就觉得是您两位找我。”谢灵尽管心里怀疑,但说出的话却是尽显亲近,脸上扬起笑,配上她温和的目光,态度显得十分和善。   这是个长袖善舞的女同志!   这是顾长勇和刘芳两人对徐锐妻子的第一印象。   其实,也就徐锐看谢灵带着高倍滤镜,觉得谢灵聪明但娇嫩需要他的保护。   但在外人看来谢灵是柔中带刚,最会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   起码,在顾长勇和刘芳看来是这样,她们这种人不管严肃也好,温柔也罢,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识人。   不过,两人对谢灵还真讨厌不起来,反而印象不错。   “我们今天来找谢灵同志,是有事求谢灵同志帮忙。”跟聪明人说话,两人也不准备拐弯抹角。刘芳和谢灵一样是女同志,所以由刘芳开口。   在见到两人,也就是自称徐锐战友的两位同志后,谢灵心里就有了底。   不管是不是徐锐的战友,和徐锐关系好不好,但她们应该和徐锐有些渊源。毕竟,两人和她刚开始见徐锐时的气质太像了。   孤独,野性,犀利。甚至包括掩藏的技巧。她刚出来时可完全没注意到两人,可片刻后就发现了。要说她们不是故意的,自己可不相信。   再说,现在在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她们也不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把所有思路在心里过了一遍,谢灵冲两人笑笑,说道:“医院左边那有个木制长椅,咱们就去那儿说吧。”   谢灵和刘芳坐在长椅上,顾长勇站在一边。   “我们和徐锐一个队伍出身,我和他不熟,不过顾长勇和徐锐很熟,两人经常一起出任务。   我们这次来长县,就是想求徐锐一件事。”   谢灵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她说。   “我们老师也就是队伍的总指挥,他的身体有些不太好。现在部队的环境又有些乱,所以我们希望老师能在长县停留一段时间。   甚至于,可以在下面的生产队安家。所以,我们希望徐锐可以帮忙。”   安家,以现在的情况,人口是不能随意变动的,安家也就意味着上户口。可是外来户口是那么随意上的吗?   刘芳说完有些把不准,随即目光看向谢灵,发现她嘴角含着笑,还是十分平静。看不出赞同还是拒绝。   咬咬牙又继续开口:“徐锐当初是老师带进队伍,之后又受到老师的许多的指导和帮助。还有一件事,徐锐可能不知道。他退伍转业,能到运输公司上班也是老师给他动用关系周旋的。   要不然,就算他军衔再高,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待遇。我知道说这些有些不好,我们也没有挟恩图报得意思,但我们是真的希望徐锐可以看在以往的恩情下,帮帮忙。”   谢灵摇摇头,看向刘芳。笑着说道:“刘芳同志,你说了一大通,态度诚恳,语气温和,看似把情况交代了。可是,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比如,这位老师是因为什么好好的医院疗养院不待,非要她们这儿小地方?   让徐锐帮忙会不会牵连到徐锐?      刘芳心里感叹,聪明人就这点不好,最会抓重点。   她十分诚恳地说道:“谢灵同志,其他的事情涉及到一些保密事项,不能和你说。这次来找你,也主要是想让你回去告诉徐锐,和他商量一下。同时也希望你理解,能帮忙劝说一下最好。”   “具体就是这样,徐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谢灵躺在炕上,靠在男人怀里,轻声开口。   “你觉得我在想什么?”徐锐看向怀里的女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回问。   “我觉得你会帮。”   之前那两人不找徐锐来找她说这事,谢灵觉得应该是两人知道徐锐的性子。所以才想进行夫人外交。   可是他们还是不够了解徐锐,更不了解谢灵。   谢灵尊重徐锐的意见,不会因为两人关系亲近就主导徐锐的思想。   而徐锐,确实是冷心冷情,但徐锐注重原则。如果那位老师真的对徐锐有恩,徐锐不会不帮。   所以,她的男人啊,就算性子寡淡,与常人不太相符,但也没有失去做人的基本准则。   徐锐把怀里女人搂的更紧,口中喃喃自语:谢灵,谢灵“我在,怎么了。”被男人抱得有些疼,但谢灵没有抗拒,只温柔地回应。   “我想要你。”   随即,谢灵的“好”字被吞噬在唇齿之间。 第66章 文艺兵   几天后, 顾长勇一行二人低调来到南理生产队。   当初建新房的时候, 徐家的院子建的比较大,院子里依照谢灵的嘱咐,徐锐种上了桃树和樱桃树。   此时, 两个男人站在枯黄的树下。   “徐锐, 真是有谢想到啊!”顾长勇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突然感叹道。   “没想到什么?”虽然帮了他们, 但徐锐并无和他们叙旧的念头, 甚至连见他们都不想见。只不过,欠了教官的人情,他是一定要还清的。   所以,此时此刻徐锐面无表情, 气势冰冷, 一点不像在谢灵面前的舒缓。   “没想到你会帮忙, 没想到你这么快结婚,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出来了。”顾长勇和徐锐除了执行任务以外几乎没有交集, 但要知道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执行任务中。   所以, 他自认对徐锐有几分了解, 徐锐面冷心更冷,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和欲/望, 一点不像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儿。   知道他结婚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乡下结婚早,他不想结,父母也会催。   但是今天见了他,才发现这人在他那位妻子面前和以前相比完全是两个样。   最重要的是气质和精神都有了变化。   他们这种长期在刀口上舔血的人, 表现上看没什么,但其实心里早已变得十分压抑,甚至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生死。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刘芳在执行完一次任务后,经过心里测试和心理辅导,依旧不能恢复正常,后来老师不顾刘芳的反对,就把刘芳转成文艺兵。   可是徐锐现在不一样了,变得有所畏惧,眼睛也不再冷漠。   而那个来源不出意料的话应该就是他那位妻子了。   这样的徐锐真是让他想不到啊!不过,想想这几天和谢灵的接触,她确实是个优秀的女同志。   “你现在再也进不了队伍了!”有所畏惧的兵他见过,但像徐锐这样一双眼睛都在妻子身上的人他却是没见过的。   “是,我执行不了任务了。”徐锐点点头,顾长勇的话他没有反驳。想起谢灵他的神色瞬间柔和下来。   顾长勇听到他这话,彻底笑了起来,说道:“队伍已经没有了,还管能不能进队伍这些干嘛。算了,我和你说说其他事吧!”   “嗯。”   见徐锐又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顾长勇有些好笑。   “徐锐,从以前从现在,你这人都太独了。咱们一起工作两年,怎么说也是战友。以前咱们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太过接触,可是现在,你还是那个鸟样。”   平时严肃沉稳的顾长勇遇到徐锐这块硬石头也话唠起来。   不等徐锐回应,他继续说道:“刘芳在你走之后她就转成了文艺兵,我后来也到了普通部队。两个月前,我和刘芳结婚了。我俩虽然没有那种感情,但相处这么多年亲情也是有的。我们还在部队上,不能离婚,但我觉得这样挺好。”   “刘教官帮过我很多次,我会把刘教官的事情办好。所以,不用你不用这样。”徐锐突然打断顾长勇的话,开口对他说道。   顾长勇严肃沉稳,就算把徐锐当做战友,故友重逢有话要讲,但也不会这么啰嗦。   唯有一点值得他这么套近乎,就是刘教官的事情。   徐锐并不想听他们的事,而已经答应的,既然答应了他就会办好。   顾长勇顿了一下,接着苦笑道:“我都忘了你比我更敏锐。”突然,他又想起老师的叹息:那小子是个天生的猎手,可惜了   院子里气氛沉闷,而堂屋却是一片和谐。   谢灵长袖善舞,见人三分笑,不存恶意。刘芳温和精干,自从转成文艺兵后她周身的气质也变得柔和不少。   两人都带着善意,此时交流起来格外顺利。   “我以前和我爱人还有徐锐他们是一个队伍,所以一年前意外转成文艺兵,我十分不满。不过,后来当文艺兵放了一段时间突然觉得,也挺好的。”刘芳说到这儿,突然有些唏嘘,当时她何止是不满,简直就是抵触极了。   她顾长勇以及徐锐待的队伍,主要是执行一些特级保密任务,一些黑暗的肮脏的任务都由他们来完成。   她执行完一个任务后出现了严重的心理疾病,那时候她正处于严重暴躁的时候,老师还让她转成文艺兵,当时她简直想杀人。   这个杀人不是形容夸张,而是真的要杀人,只不过被老师给制住了。   她清醒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太危险了,要是没有老师,以她当时的状态真的会闯下大祸。   之后她不再抗拒转入文艺队。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当文艺兵也挺好的。   对于她来说轻松至极的训练,更多的则是为将士们表演节目,给予他们精神上的支持。   加上轻松平静的环境,她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一个是纯粹黑暗,无论做多大的贡献都不能为人所知,有的只是军衔上的快速提升。   另一个是纯粹的光明,无论表现得怎么样,都可以得到将士们极大的欢迎和鼓励。   那种感觉太好了,让她彻底爱上了这份职业。   “那你这次也是带着工作来的吧!”谢灵坐在刘芳的旁边,突然说道。   刘芳闻言点点头,说道:“文艺兵也是兵,服从命令执行任务是天职,怎么能擅离职守。这次来长县也是因为北方三大军区要在北方几省招收文艺兵。”   谢灵听到她这话有些惊喜,说道:“文艺兵招收已经开始了吗?生产队的人可以报名吗?”   谢灵此时一脸关切,让刘芳有些讶异,然后开口说道:“已经开始了。我们是考虑过在生产队招人的,也和县招办提过几句,不过不是重点。   而且,最重要的是生产队的人不多不符合条件。”   说道这儿,刘芳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这个时候,文艺兵待遇不错,很多人报名,不过只有几个名额,所以竞争很激烈。包括一些有关系的,也会算在里面。”   就她所知的,长县有五个名额,已经有两个名额被占用了。   “那原则上来说,生产队的女孩儿是可以报名的对吧!”   刘芳点点头,“可以,你有认识的女孩儿想进部队?”   如果谢灵有要她帮忙的事情,她一定尽力帮。   毕竟,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如果徐锐能办成事情,那接下来几年甚至十几年老师都会留在这儿。   她和顾长勇都照顾不到,唯有麻烦谢灵和徐锐。   光靠恩情是不靠谱的,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利益上的交换。   谢灵心里高兴,面上也带着笑意,说道:“出嫁前,我在谢家沟生产队管过宣传队,队里有一个女孩儿唱歌特别好听。她的嗓音条件非常出色,待在乡下可惜了。如果能进部队当文艺兵,也是很好的出路。”   谢灵不像是个说大话的人,而且就算不像谢灵说得那样优秀,只要能看的过去她都能给她弄到文兵队去。   “现在还不晚,我可以给她报上。”刘芳点点头,试着说道。   谢灵摇摇头,有些欣喜又有些犹豫,片刻她开口说道:“这只是我的想法,还不知道那位姑娘和家里人怎么想。得等我问问她们的意见再说。”   刘芳拉住她的手,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她家问问,如果愿意入,正好我看看她的条件,然后给她报上。”   “啊,这不好吧,你们刚来还没坐多久,就让你奔波。”   刘芳摇摇头,手脚利落的拉着谢灵往外走,开口说道:“军人就是遇到什么事就快点做完,哪能拖沓。”   这话,让谢灵不好再拒绝。   走到院子里,谢灵挣脱开刘芳的手,走到徐锐面前。   “我和刘芳骑自行车去谢家沟一趟,你先在家招待顾同志。下午,天气有点凉,带顾同志回家里坐吧。”   徐锐神色柔和,给谢灵整整领子,说道:“好,你去吧,路上小心。晚上我做饭,你早点回来。”   谢灵甜笑道:“好,我早点回来。”   旁边,另外一对夫妻早已目瞪口呆。就去那么一小会儿,这两人活像要几年不见似的。   徐锐和谢灵说完,突然看向刘芳,说道:“刘同志,谢灵没有碰过自行车,所以就麻烦你带她了。”   刘芳:“”这用得着你说?   出了徐家,谢灵给刘芳指路,刘芳带着谢灵往谢家沟去。   下午四点,李春和刚从宣传队排练回来。   正在家里喂鸡,一边给鸡倒食嘴里哼着歌。   “春和?”   突然,她听到一阵喊声,扭过身子看向大门口,然后快速跑向门口。   她一脸惊喜地看向门口的人,笑容满面,开口说道:“谢灵姐,你怎么来我家了?”   谢灵可以说是李春和音乐路上的启蒙导师,去年就算谢灵退出宣传队后,李春和也经常去谢家,或是向谢灵请教一些问题,或是和谢灵谈心。   可以说,她最敬佩的人是谁?毫无疑问是谢灵,最亲近的除了家人也还是谢灵。   所以,此刻见到谢灵李春和的心里除了欣喜还是欣喜。   “我来跟你说件事儿。”谢灵走进门,接过李春和递过来的水,开口说道。   “您有啥事就说,我听着嘞。”李春和给两人倒了水,坐在谢灵的对面,开口说道。   “最近上面来人招文艺兵,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去部队?”此刻,谢灵面上平静,但她心里却有些紧张。   李春和听完直接愣住了?文艺兵?文艺兵?这三个字回荡在她脑海。   半晌后,她开口说道:“我可以吗?我怎么能报?” 第67章 多陪陪她们   在李春和的印象中, 文艺兵穿着庄重的绿军装, 身姿高挑优美,看起来英姿飒爽,绝对是这个年代女孩儿羡慕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 李春和是真的热爱音乐, 而文艺团则是目前最大的舞台, 也是对李春和来说最好的学习深造的平台。   她有些不敢想象, 谢灵姐竟然和她说起这种事情。因为过往谢家沟从没有出过文艺兵。   所以,这时的她面对两人有些愣愣的。   谢灵噗嗤笑开,温声开口:“你怎么不可以,你是我见过唱歌唱的最好的人, 怎么不可以报。不过, 报名时能报上, 但能不能被选上就得看你自己。”   来之前,刘芳的意思她听懂了。只要有刘芳的关系在, 李春和只要基础过得去, 就一定可以被选上。   谢灵不准备拒绝这个人情, 但也不会告诉李春和这件事。   要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选上,李春和就退却了, 谢灵才是真的失望。连一争的信心都没有,这样的人不值得谢灵推荐。   而李春和也没有辜负她的希望,毫不犹豫地猛点头说道:“谢灵姐,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肯定要报。”不报才是傻子。   李春和是大大咧咧的,但她不傻, 以前从来没有过人来生产队招文艺兵。   最近她也没听到消息,只可能是谢灵姐认识人所以才主动给她这个机会。   而跟谢灵姐一起来的旁边穿绿军装的女人,虽然刚刚只介绍了名字没有介绍其他,但李春和感觉应该就是和这个大姐有关。   李春和心中猜测着,而谢灵听到她的回复露出笑容,问道:“不过这种事也算是大事,要不要和你家里人商量一下?”   李春和摇摇头,说道:“我爹我娘还有我奶我弟都不在家,也不用和她们商量,她们要是知道了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现在谁家当了兵可光荣得不得了,更不用说李春和还是文艺兵。   谢灵觉得家里人肯定会不舍李春和走远,又长时间不回家。但不同意肯定不会。   所以她不再考虑这个问题,转而开始向她介绍起刘芳:“刘姐就是负责长县文艺兵的招收,一会儿你可以跟她说说情况,她也会问你一些问题。合适的话就可以定下来。”说话时,谢灵眼神中带着鼓励。   李春和看向刘芳,目光中带着期盼和紧张。-   刘芳没有废话,直接开始问话:   “家庭成分?”   “是贫农。”   “文化程度?”   这个问题问住了李春和,她变得更加紧张,然后有些犹豫地开口:“没上过学。”   刘芳闻言皱眉,这个真是不好办那!   “她之前跟着宣传队的人识字。”   经过谢灵的提醒,李春和眼睛一亮,赶忙说道:“对,我跟着谢灵姐还有小米她们学过不少字。谢灵姐给过我二十张曲谱,曲谱上的歌词我都认得。”   刘芳点点头,这个还有点靠谱。   一旁的谢灵补充道:“春和会看曲谱,学过一些专业地音乐知识。”   刘芳听后有些惊讶,这个可是不常见啊!   点点头表示知道后继续问道:“知道自己的身高和体重吗?”   “啊”这个,李春和挠挠头,这个问题真是问住她了,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高有多重,乡下大多数人都不会在意这个。也没有精准地量过。所以,她摇摇头。   刘芳看向她整个人,李春和明显比谢灵低,但也不算矮。   刘芳仔细打量她片刻,估计了一个数字,一米六左右,应该在标准之上。   至于体重,李春和不属于消瘦型。   “唱几句给我听听。”片刻后,刘芳继续开口。   这个是最简单了,李春和利落点点头,开始唱出声:“万物生长靠太阳”   《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第一句出来,刘芳就眼前一亮,这个声音简直绝了。   沙哑清澈空灵,这个姑娘确实有一副好嗓子。刘芳心中惊喜,这种条件比自己的底线好处好几个度,但刘芳没有打断她。   李春和一旦唱起来,直接进入状态,这时候的她脑海里已经完全没有谢灵刘芳的存在,只一心唱歌。   “雨露滋润禾苗壮不落的太阳。”   李春和以低沉的音调进行收尾,然后才想起屋里的两人,随即看向刘芳,眼神紧张。   而刘芳露出自来到屋里的第一个笑,主动握住李春和的手,温声开口:“李春和同志,你唱歌很有感情,嗓音也很出色。加入文艺团假以时日一定是位优秀的同志。”   最后一句话谢灵也说过,因为李春和的天赋太过明显出众,任何听过她唱歌的专业人员都毫不怀疑。   李春和回握刘芳的手,显得十分激动,刘芳的话显然是对她最好的肯定。   “刘同志,那我这是可以进部队了吗?”   刘芳温和一笑,然后摇摇头,在她紧张的神情下说来说道:“这个得等你去县城体检完才能决定,如果体检过关,那百分之百地没问题。”   李春和激动地使劲儿点头,然后临近握住刘芳的手,说道:“谢谢刘同志。”   然后又看向一旁的谢灵,说道:“谢灵姐,真的太感谢你了。”   李春和此时心中充满感恩,她觉得自从加入宣传队起就处处充满惊喜。   而这一切她最感谢的人就是谢灵了。   说完正事,谢灵和刘芳待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   晚饭,刘芳和顾长勇没在徐家吃直接离开了。   借口是刘芳急着回去工作,至于真正的原因,到底是嫌谢灵夫妻俩都腻歪,还是看出徐锐的不欢迎,只有他们心里知道了。   今天是周六,谢灵不用去医院学习,徐锐不用上班,明天也是休息时间。   所以,两人吃过饭后,谢灵去西屋哄两个闺女睡觉,而徐锐则负责洗锅。   不到十一月,但谢灵早早地就给两个闺女的炕生起了火。   给两个闺女讲完睡前故事,然后摸摸两人的头,对她们温柔一笑,开口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秋阳秋月该睡觉了。”   “小姨,我们今天不想这么早睡。”秋阳躺在暖呼呼的炕上,看向坐在炕边的谢灵说道。   躺在姐姐里边的秋月赞同地点点头,附和姐姐说得话。   谢灵给两个闺女盖好被子,闻言,随口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想这么早睡觉?”   秋阳睁着大眼睛,说道:“星期一到星期五小姨都要早早去县城工作,都没有时间陪我们。可是明天小姨不用早起,所以我们要和小姨多说一会儿话。”   秋月也嘟着嘴开口:“小姨现在和姨夫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了,白天工作,晚上就光顾着陪小姨夫了,都没时间陪我们。”   两人的童言稚语只是单纯的表示不满,想让谢灵多和她们待一会儿。   但是,谢灵听完她们的话,脸瞬间爆红,晚上光顾着陪徐锐!!!   今天还不到八点就哄两个闺女睡觉,还不是因为周一到周五谢灵要早起,而明天谢灵可以睡懒觉,所以他们打算   “今天让你们早点睡,是因为小姨想让你们养好精神。明天咱们一家去奶奶那里吃饭。小姨也多陪陪你们。”   秋阳秋月听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去奶奶家吃饭这个还不稀奇,因为两个人这段时间中午一直在刘秋苗老俩口那吃饭。   可谢灵后面那句多陪陪她们则让她们心里高兴极了。   谢灵看到两个闺女脸上高兴奋色彩,她心里有些愧疚,最近因为忙着在医院学习,都没好好陪过她们。   见两个闺女乖乖闭上眼睛,谢灵亲亲两个闺女额头,温声说道:“睡吧,小姨明天陪你们耍。”   走出西屋,徐锐正好把堂屋门插好。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往睡觉的屋子走去。   这几天一直惦记着谢灵早起,徐锐怕她累着,所以两人一直没有亲热。   现在没有了时间的拘束,两人又食髓知味,不再控制欲/望。   徐锐结婚时,徐良才给他的小黄/书,他一直没有扔掉。   这晚,徐锐彻底对里面的内容进行了实践,谢灵被他折磨得不上不下。   “徐锐,你”此时,谢灵早已经变得昏昏沉沉,但可能对徐锐的怨念太过强烈,躺在炕上,嘴唇微张。   双手搂着徐锐的肩膀,在他耳边骂道。“你混蛋”   嘴上骂着,但那一双眼睛却迷离动人,身体娇软,徐锐看着身下的人,目光变得痴迷。   然后,亲亲她的眼睛,随即接着继续未完的动作。   两人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此时谢灵早已经提不起任何力气,眼睛也睁不开。全程由徐锐给她擦洗身子,换上新的内裤和睡衣。   被子上铺着的床单上面,早已混乱不堪,徐锐把床单扯掉。把谢灵放在被子里面。   谢灵躺在温暖的被子里,她下意识地往外挪了挪。   徐锐注意到她的动作,不自觉地轻笑,然后把她搂在怀里,亲亲她的脸,温声说道:“睡吧。”   第二天,早上六点,徐锐的生物钟自动响起,然后瞬间清醒。 第68章 户口   徐锐没有打扰谢灵, 放轻动作, 穿上衣服起身。-   简单洗漱后,去了厨房,从箱里拿出三个鸡蛋, 准备给谢灵和两个闺女煮鸡蛋吃。   做上水突然想起谢灵的话, 然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鸡蛋也给自己煮了一个。   自从谢灵出嫁, 谢家的锅就被她拿到了徐家。加上徐锐买的新锅一共有两个锅。   为了方便, 徐锐干脆给厨房建了两个灶台,反正有他在徐家的柴火不怕烧没。   一个锅煮鸡蛋另一个锅徐锐滚了小米粥配上红薯和疙瘩。   疙瘩里面被徐锐放了红糖,最后调了个白菜。   早饭很快做好,徐锐舀上饭先吃。   随后, 他把饭温到灶上, 进了卧室。   东屋, 谢灵还在熟睡,徐锐给她盖盖被子, 然后从柜子里给她拿出一套衣服放到炕边的桌子上。   “我去办上户口的事了。中午你先带着两个闺女去娘那儿, 我回来就去找你。”徐锐没上完初中就不念了, 但徐锐的一手钢笔字却是好极了,凌厉大气和他本人很像。   写纸条是谢灵和徐锐的约定, 谁要是出去办事另一个人如果不知道,就留下一张纸条,好让另一个人心中有数。   把纸条压在谢灵衣服的一角,然后转身离开。   徐锐当兵四年,后面两年刘建作为他的教官和直接上属, 帮了徐锐很多,甚至最后的转业。   虽然刘建没有对他说,但徐锐也能猜到是刘建在最后周璇,要不然以当时的情况,他不可能被转到运输公司。   所以,在谢灵跟他说了这件事后,徐锐心中就有了决定。   之后他就问过梁丰年给外地人办户口之类的情况。   梁丰年盘踞长县多年,人脉关系不是他可以相比的。这种事情问他更加靠谱。   经过了解才知道,以目前的大环境,给外地人转户口,说麻烦也不麻烦,只要有关系加上理由正当,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梁丰年作为运输公司运输部主任,物资大多不缺,但徐锐前几天找梁丰年问情况的时候还是准备了一斤白糖。   就像谢灵说得,人家不缺是人家的事,但他们必须要尽自己的心意。   徐锐到了队长王晋军家,王晋军已经收拾妥当。   看见徐锐,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锐子来了,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徐锐点点头,说道:“麻烦王叔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大前门,递给王晋军,说道:“叔,这是给您的。你拿着抽。”   大前门当然也是谢灵准备得,在这之前谢灵专门问过刘秋苗,队长的喜好。   徐锐虽说性子冷,但作为队里少有的当过兵又在城里上班的人,很受队里长辈们的待见。王晋军作为队长,也不例外。加上和徐锐他爹徐长喜是老伙计,这会儿也不客气,爽利地接过烟,笑容更大,开口道:“你这小子可比以前有人气多了。”   “对了,锐子啊,那派出所确定行吧!”王晋军在生产队一言九鼎,厉害得很,但面对公社干部,就算是派出所这种工作人员还是很客气得。   前几天锐子跟他说要给徐家的一个外地远方亲戚在南理上户口。   以他和长喜的关系,加上徐锐的面子,他肯定同意。就是怕人派出所不给办。   虽说徐锐已经说过能行,但王晋军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派出所的同志可严厉得很。   这话王晋军问过好几遍,不过徐锐没有不耐烦,开口说道:“放心吧,叔,是我上面的主任给介绍的人。”   徐锐回来南理一年多,队里人只知道他在城里运输公司上班,但具体职位除了徐家众人其他人还真不清楚。   这也是刘秋苗的嘱咐,不让他们说出去。一来是低调,二也是为了避免麻烦。   不过,在队里人看来就算是普通工人也很厉害了。   现在王晋军听到徐锐的说法,立刻就放心了,锐子的上属那可是领导,人家办事肯定行,说道:“那肯定能行。”   果然,去了派出所上户口的时候,当徐锐说出梁丰年和他的名字,那人根本没有多问。更没有提出本人必须在场的要求。   只问了一些基本信息,就把刘建的户口给办下来了。   这边事情办的顺利,徐家,谢灵才醒来。   谢灵躺在炕上伸了个懒腰,然后穿好衣服起身,看了看徐锐留得纸条,然后走出屋子。   堂屋,秋阳秋月正在坐在桌子前看小人书。两人一人拿着一本,坐在板凳上,身子坐得笔直,头低着,聚精会神看着手里的小人书。   谢灵走过去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吃饭了没?”   秋阳秋月闻言抬起头,看见谢灵,然后嘟着嘴说道:“小姨,现在都十点多了。我们七点就起来了。”   “是小姨太懒了。”谢灵有些惭愧,排除昨晚太过折腾的原因,谢灵确实喜欢睡懒觉。大多时候还没两个闺女起的早。   “小姨,姨夫不知道多会儿就出去了。但是他给咱们留了饭,小姨快去吃吧!”   谢灵洗漱完,简单吃了饭把锅洗了,教两个闺女认了会儿字儿,然后带着两个闺女去了徐家老俩口那儿。   谢灵和徐锐周一到周五都要去县城,没有时间来看两位老人,两个闺女白天还要拜托两老照顾。   所以,每个周六周日都会和老俩口一起吃饭。   去的时候谢灵把之前徐锐从单位里带的两斤猪肉都拎在手里。   前面两个闺女蹦蹦跳跳,谢灵拎着猪肉走在后面。   路上不时地遇上熟人。   “灵灵又去你婆婆那儿啊?”田四和几个妇女从前面走过来,看见谢灵笑着打起招呼。   谢灵笑的温和,说道:“是啊,去婆婆家蹭个饭。婶子们这是去哪?”   田四和几个妇女都是笑容满面,一看就是有喜事的样子。听到谢灵的问题,她们也不隐瞒,再说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事儿,所以开口回道:“给徐老大说亲去嘞!”   谢灵心里惊讶,给徐老大说亲?她记得徐老大好像三十多岁,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现在说亲?是不是有点晚了,不过一想想对方木匠的职业,说亲还是比较容易的。   “今天可是个好天气,办啥事都能成嘞!”谢灵面上笑着说道。   “哈哈,灵灵这话说得好。”   说了几句话,两方就告别各走各的了。   这边,田四几人告别谢灵,随即往继续往前走。其中一个妇女看看谢灵的背影,然后轻声说道:“徐家这新媳妇倒是个好的。”   “那可不,也不看是谁保得媒。”这话是田四旁边的田三说得,田三是田四的亲姐姐,而谢灵和徐锐当初订婚就是田四做得中间人。   “嘿,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是徐锐那小子主动看上人家姑娘,然后才让田四做得中间人。是不,田四?”   田四笑笑,说道:“是这样不错。是徐家主动看上谢灵,然后拜托我给两人做得媒。”   “这徐家虽然分家了,但这徐锐小两口还经常去看爹娘。尤其是这新媳妇,我见她去的最勤。不知如此,每次去的时候手里就没空着的时候。别看拿纸包的严严实实的,我猜肯定是好东西,我看弄不准是肉。”   “那刘秋苗对她也不错,你看那俩小丫头天天在秋苗那儿耍。上一次,和秋苗一起呐鞋垫的时候,她还带着两个小丫头,和那两个小丫头亲的很,肯定是当一家人养。”   “唉,你说秋苗这福享的,本来之前徐家分家,大家还笑话人家。结果人家现在反而过得好了,儿子媳妇孝顺,还不用给伺候一家老小,这日子可比以前自在多了。”   “谁说不是呢!”   双方性子都不错,所以才有现在的和睦。这是田四心里的想法,不过也没傻的说出来。   现在不少人羡慕眼红刘秋苗的好日子,都说这家分对了。   但真敢分家的一个也没有,要不就是怕以后老了动不了了儿子儿媳不孝顺,要不就是舍不得手中的权利。   毕竟没分家的时候,婆婆当家负责家里的一切,忙是忙点,但家里所有人都得顺着自己。   要是分家了,手里没钱没粮,谁会搭理你。尤其是,现在的婆婆可不像刘秋苗,大多都喜欢指使媳妇干这个干那个的,谁敢说儿媳妇心里没怨言。   问题很现实,嘴上不说,但大家心里都知道。   谢灵不知道几人的议论,她拎着肉跟在两个闺女身后进了厨房。   厨房里,刘秋苗正在赶面条。   “奶奶,我们来了。”   “奶奶,我来帮你。”   这段时间,秋阳秋月和刘秋苗待的时间最长,称呼也从刚开始地徐奶奶变成奶奶。   现在,刘秋苗是除了谢灵以外,两个闺女最亲的长辈,连徐锐这个正宗的姨夫也比不上。   这会儿,见了刘秋苗两个人叫的亲近。   刘秋苗见了两人,也是笑的开心,见两个小的还要洗手帮忙,笑的越发温和,说道:“你们两个可别来给奶奶添乱,面一会儿就赶好可以下了。”   “那我们可以做什么啊?”   “秋阳秋月帮奶奶看着锅吧,等锅里的水熬了就告诉奶奶一声。”其实,这哪用她们告诉,只不过是刘秋苗不忍两人失望,就随便给两人安排了个事。   果然,秋阳秋月听了立马变得高兴起来。 第69章 徐家日常   谢灵落后两个闺女几步走进厨房, 把纸包放在案板旁边。   “你又往这儿拿干啥子, 上次的还没有吃完。”刘秋苗一看纸包就知道是猪肉。这孩子有个啥好东西不留着,就会往这儿拿。刘秋苗心里熨贴媳妇有心,不过, 还是说了一句。   这小两口刚结婚, 现在又分家了, 刘秋苗就怕俩人不会精打细算过日子, 有个啥也存不住。   所以,这会儿她唠叨开:“有啥好东西得先存着,不要一下就给吃完了,等以后办事真正用到了你们就该着急了。管家方面, 女人终归要比男人细心, 家里的钱粮就得你收着, 这时候可别由着锐子。   锐子每个月从单位领得那点粮食估计他一个人吃就够呛。家里还有没有啦?要是不够就和你几个哥嫂说,和她们拿钱买总比和其他人强。”   谢灵把猪肉放在案板上, 舀了一盆冷水开始洗肉, 听到刘秋苗的话, 笑了笑说道:“还有不少,够几个月的了。”   徐锐单位每个月都发粮食, 不过仅仅徐锐一个人的供应,只有三十斤,不过都是细粮。   所以,谢灵和徐锐加上两个闺女都是早上细粮,晚上粗粮, 配着吃。   一边说着话,谢灵把肉放到案板上。她看看手上的红痕,感觉这水水可真凉啊,谢灵已经好久没有用冷水洗过东西了,凉得手有些红。   “娘,家里的山菇放在哪里?”一边处理肉,谢灵一边问道。   刘秋苗听到她问题,不禁看向谢灵那边,见她把所有的肉都切了,然后惊呼一声,道:“你这大花头,告诉你别切完,你还真就不听。这可是有两斤,切这么多干啥子?”   “这次弄多点,配上山菇和土豆,炖在一起,正好吃面。剩下了也没事,还有晚上和明天呢。”谢灵笑笑,她这次要是不弄完,婆婆该省下来一直存着了。   存个好几天,肉就不好了,人吃着对身体也不好。所以,谢灵干脆把它全做了,婆婆怕坏了浪费也会尽快吃完的。   这是谢灵心里的想法,不过面上还是笑嘻嘻地,说道:“咱们家一大家子呢,咋吃不完,光说徐锐,他那大胃口娘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您儿子有出息,等您下次想吃了,再让他弄。”   听她这么说,刘秋苗真是好气又好笑,肉已经切了,刘秋苗也不再管她,只说道:“山菇在右边的桌子下面,土豆在草袋里,你自己拿。”   “好嘞,您擎等着我的手艺吧。”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徐锐走了进来。   “呦,大忙人回来了。”这是刘秋苗说得,说话时语气里带着埋怨。   徐锐还是一言不发,走进来看看水缸,然后拎着水桶准备去外面打水。   “这孩子”真是,要不是她儿子,她真受不了锐子这性子。   母子间的事情谢灵可不掺和,她没说话,只是埋头做手上的事。   徐锐把水缸填满水,又把厨房里的脏水给倒了,之后洗洗手。   “我去找队长办上户的事了。”这会儿才有时间回复他娘的话。   一旁的谢灵听着有些无语,娘之前问你,你不说,现在办完事才准备说。这是娘重要还是活儿重要?   要是她有这么个儿子,估计也要气死,这情商有些着急。   这么一想,谢灵嘴角弯起。   而正扯面的刘秋苗果然瞪了徐锐一眼,不过想起正事,刘秋苗说道:“给人上户口那事没问题吧?”   徐锐走到谢灵面前夺过她洗土豆的活计,一边回应刘秋苗的话,道:“没问题。”   “那人家没问咱怎么多了个远房亲戚?那亲戚为什么来投靠咱?”刘秋苗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问。”   徐锐话太少,刘秋苗听着不太满意,还是谢灵说道:“娘,徐锐找他的领导说过这件事,估计是人家领导和派出所的同志认识,所以才这么容易。”   说完,碰碰徐锐的胳膊,问道:“是不是这样?”   徐锐一边洗菜,一边说道:“是。”   刘秋苗点点头,把面拿起来放进锅里,说道:“人家之前在部队上帮了你很多,你也要好好报答人家。给人家办好这事,之后人来了你们也得给人安排好住处,能帮得就帮,当然要是超出咱们范围之外得咱也无能为力。”   一边秋阳秋月眼睛看着锅,不时地天天柴火,刘秋苗把面下进锅里,然后看着两人认真的模样,摸摸两人的小脸,说道:“你俩快起来,奶奶在这儿看着就行。”   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   “出去了先洗洗脸和手,你看你俩那小脸熏的。”刘秋苗看看两人的小灰脸,想想两人之前白白净净地小嫩脸,有些心疼,顿时都后悔让两个闺女看火了。   闺女可不像小子,磊磊那小子糙,每天身上在外面耍,身上灰凸凸得,以前捣乱的时候刘秋苗就让他看火。   以前家里没小闺女,她也没注意过这个问题。   秋阳秋月倒不介意,毕竟以前在谢家也帮小姨看过火,两人只仰起小脸朝刘秋苗笑的开心,一点没发觉刘秋苗的情绪。   倒是一旁的谢灵注意到刘秋苗的语气,她笑着道:“俩闺女以前在谢家的时候就帮我看火,两人习惯了。不过,娘,厨房里这个灶台时间长了吧,感觉烟气不太通。”   说完,随即看向两个闺女,温声嘱咐道:“外面盆里有水,就着太阳应该温了,你们俩去洗洗耍吧!”   一旁刘秋苗听到谢灵的话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开始说起灶台的事:“这灶台还是锐子小时候弄得,都这么多年了,也变得老旧了。不过,还能用就将就着用了。”   谢灵说道:“正好下午徐锐没事,让他给您修修吧。”老人闻烟味可不好。   这又不是啥大事,刘秋苗正准备说不用。   这时徐锐也开口说道:“徐文在家,下午我叫上他,把厨房全部修整修整。”厨房确实时间长了。   刘秋苗闻言没再拒绝,这是儿子媳妇的心意,她在拒绝就不好了。   谢灵做了猪肉山菇炖土豆,舍了不少油,照刘秋苗的话说就是:倒这么多油不香才怪。   徐家刘秋苗徐长喜老俩口、谢灵夫妻俩加上两个闺女,吃得饱腾腾得。   面吃没了,菜还有不少,给徐家三兄弟每家送了一碗,然后谢灵把剩下的一大碗菜放在冷水盆里。   提醒刘秋苗道:“娘,您和爹可得早点把菜吃了,虽说这天气不热了,但也得注意。”   刘秋苗点点头,说道:“知道了。”说着,感觉大腿有点疼,停下手中的活计捶捶腿,说道:“以前一直干活的时候腿还不疼,现在闲下来了这腿却疼起来了。”   说着,她自嘲道:“还真不是享福的命。”   现在,刘秋苗在外人眼里非常享福,不用上工不用伺候一家老小,还不用看孩子。   但在徐家四个兄弟还小得时候,刘秋苗却过的艰难。   那会儿上有公公,下有四个儿子,大伯去世后,还得顾着侄子。   所以,刘秋苗和丈夫为了多挣钱,黑天摸地地干重活。   以前一直干着活还看不出来,这不一闲下来反而不好的症状都出来了。   谢灵在一旁安慰:“您可别这么说,娘这毛病早点看出来反而好,要是以后才看出来就晚了。我前几天拿的膏药您也多贴贴,过几天我再给您从医院拿。 是一男一女,两人穿着绿军装,四个口袋的,可不是咱们这种普通同志穿的那种。”   谢灵回过神,笑着道谢,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梁同志,我马上就出去。”   “行,那我先过去了。”   “好。”   “灵灵,你丈夫肯定人很好,要不然转业这么久了,竟然还有战友专门来找他。”   一个星期下来,不仅熟悉的不仅是医院和护士,谢灵和苏芋的关系也变得亲近起来。   关于已经结婚以及家庭情况,谢灵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苏芋已经知道了谢灵的丈夫以前当过兵,转业后,现在在运输公司上班。   苏芋为人质朴,说起话来也十分单纯。   而谢灵听到她这话,噗嗤一笑,仅仅是战友怎么能证明他人好呢!   这是苏芋没见过徐锐,才说这话。要是见了徐锐,说不定就不觉得了。   “苏芋,麻烦你把我的笔记本和笔拿进去了。我去外面看看。”   苏芋接过笔记本和笔,说道:“你快去吧,正好了,我还能借你的笔记本看看。”   每次鲁长敏给她们两人讲解医学知识的时候,两人都拿着笔记本认真做笔记。   可是,谢灵每次记得都比她的全,还详略分明。这点让苏芋十分佩服。   谢灵出了医院大门,看看四周然后走到右前边的大树下。   看到谢灵的身影,顾长勇和刘芳就已经看到她了,见她往这边走,两人也迎上去。   “两位同志好,听医院的工作同志说我丈夫的战友找我。我就赶紧出来。这不一看气质就觉得是您两位找我。”谢灵尽管心里怀疑,但说出的话却是尽显亲近,脸上扬起笑,配上她温和的目光,态度显得十分和善。   这是个长袖善舞的女同志!   这是顾长勇和刘芳两人对徐锐妻子的第一印象。   其实,也就徐锐看谢灵带着高倍滤镜,觉得谢灵聪明但娇嫩需要他的保护。   但在外人看来谢灵是柔中带刚,最会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   起码,在顾长勇和刘芳看来是这样,她们这种人不管严肃也好,温柔也罢,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识人。   不过,两人对谢灵还真讨厌不起来,反而印象不错。   “我们今天来找谢灵同志,是有事求谢灵同志帮忙。”跟聪明人说话,两人也不准备拐弯抹角。刘芳和谢灵一样是女同志,所以由刘芳开口。   在见到两人,也就是自称徐锐战友的两位同志后,谢灵心里就有了底。   不管是不是徐锐的战友,和徐锐关系好不好,但她们应该和徐锐有些渊源。毕竟,两人和她刚开始见徐锐时的气质太像了。   孤独,野性,犀利。甚至包括掩藏的技巧。她刚出来时可完全没注意到两人,可片刻后就发现了。要说她们不是故意的,自己可不相信。   再说,现在在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她们也不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把所有思路在心里过了一遍,谢灵冲两人笑笑,说道:“医院左边那有个木制长椅,咱们就去那儿说吧。”   谢灵和刘芳坐在长椅上,顾长勇站在一边。   “我们和徐锐一个队伍出身,我和他不熟,不过顾长勇和徐锐很熟,两人经常一起出任务。   我们这次来长县,就是想求徐锐一件事。”   谢灵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她说。   “我们老师也就是队伍的总指挥,他的身体有些不太好。现在部队的环境又有些乱,所以我们希望老师能在长县停留一段时间。   甚至于,可以在下面的生产队安家。所以,我们希望徐锐可以帮忙。”   安家,以现在的情况,人口是不能随意变动的,安家也就意味着上户口。可是外来户口是那么随意上的吗?   刘芳说完有些把不准,随即目光看向谢灵,发现她嘴角含着笑,还是十分平静。看不出赞同还是拒绝。   咬咬牙又继续开口:“徐锐当初是老师带进队伍,之后又受到老师的许多的指导和帮助。还有一件事,徐锐可能不知道。他退伍转业,能到运输公司上班也是老师给他动用关系周旋的。   要不然,就算他军衔再高,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待遇。我知道说这些有些不好,我们也没有挟恩图报得意思,但我们是真的希望徐锐可以看在以往的恩情下,帮帮忙。”   谢灵摇摇头,看向刘芳。笑着说道:“刘芳同志,你说了一大通,态度诚恳,语气温和,看似把情况交代了。可是,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比如,这位老师是因为什么好好的医院疗养院不待,非要她们这儿小地方?   让徐锐帮忙会不会牵连到徐锐?      刘芳心里感叹,聪明人就这点不好,最会抓重点。   她十分诚恳地说道:“谢灵同志,其他的事情涉及到一些保密事项,不能和你说。这次来找你,也主要是想让你回去告诉徐锐,和他商量一下。同时也希望你理解,能帮忙劝说一下最好。”   “具体就是这样,徐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谢灵躺在炕上,靠在男人怀里,轻声开口。   “你觉得我在想什么?”徐锐看向怀里的女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回问。   “我觉得你会帮。”   之前那两人不找徐锐来找她说这事,谢灵觉得应该是两人知道徐锐的性子。所以才想进行夫人外交。   可是他们还是不够了解徐锐,更不了解谢灵。   谢灵尊重徐锐的意见,不会因为两人关系亲近就主导徐锐的思想。   而徐锐,确实是冷心冷情,但徐锐注重原则。如果那位老师真的对徐锐有恩,徐锐不会不帮。   所以,她的男人啊,就算性子寡淡,与常人不太相符,但也没有失去做人的基本准则。   徐锐把怀里女人搂的更紧,口中喃喃自语:谢灵,谢灵“我在,怎么了。”被男人抱得有些疼,但谢灵没有抗拒,只温柔地回应。   “我想要你。”   随即,谢灵的“好”字被吞噬在唇齿之间。 第66章 文艺兵   几天后, 顾长勇一行二人低调来到南理生产队。   当初建新房的时候, 徐家的院子建的比较大,院子里依照谢灵的嘱咐,徐锐种上了桃树和樱桃树。   此时, 两个男人站在枯黄的树下。   “徐锐, 真是有谢想到啊!”顾长勇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突然感叹道。   “没想到什么?”虽然帮了他们, 但徐锐并无和他们叙旧的念头, 甚至连见他们都不想见。只不过,欠了教官的人情,他是一定要还清的。   所以,此时此刻徐锐面无表情, 气势冰冷, 一点不像在谢灵面前的舒缓。   “没想到你会帮忙, 没想到你这么快结婚,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出来了。”顾长勇和徐锐除了执行任务以外几乎没有交集, 但要知道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执行任务中。   所以, 他自认对徐锐有几分了解, 徐锐面冷心更冷,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和欲/望, 一点不像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儿。   知道他结婚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乡下结婚早,他不想结,父母也会催。   但是今天见了他,才发现这人在他那位妻子面前和以前相比完全是两个样。   最重要的是气质和精神都有了变化。   他们这种长期在刀口上舔血的人, 表现上看没什么,但其实心里早已变得十分压抑,甚至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生死。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刘芳在执行完一次任务后,经过心里测试和心理辅导,依旧不能恢复正常,后来老师不顾刘芳的反对,就把刘芳转成文艺兵。   可是徐锐现在不一样了,变得有所畏惧,眼睛也不再冷漠。   而那个来源不出意料的话应该就是他那位妻子了。   这样的徐锐真是让他想不到啊!不过,想想这几天和谢灵的接触,她确实是个优秀的女同志。   “你现在再也进不了队伍了!”有所畏惧的兵他见过,但像徐锐这样一双眼睛都在妻子身上的人他却是没见过的。   “是,我执行不了任务了。”徐锐点点头,顾长勇的话他没有反驳。想起谢灵他的神色瞬间柔和下来。   顾长勇听到他这话,彻底笑了起来,说道:“队伍已经没有了,还管能不能进队伍这些干嘛。算了,我和你说说其他事吧!”   “嗯。”   见徐锐又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顾长勇有些好笑。   “徐锐,从以前从现在,你这人都太独了。咱们一起工作两年,怎么说也是战友。以前咱们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太过接触,可是现在,你还是那个鸟样。”   平时严肃沉稳的顾长勇遇到徐锐这块硬石头也话唠起来。   不等徐锐回应,他继续说道:“刘芳在你走之后她就转成了文艺兵,我后来也到了普通部队。两个月前,我和刘芳结婚了。我俩虽然没有那种感情,但相处这么多年亲情也是有的。我们还在部队上,不能离婚,但我觉得这样挺好。”   “刘教官帮过我很多次,我会把刘教官的事情办好。所以,不用你不用这样。”徐锐突然打断顾长勇的话,开口对他说道。   顾长勇严肃沉稳,就算把徐锐当做战友,故友重逢有话要讲,但也不会这么啰嗦。   唯有一点值得他这么套近乎,就是刘教官的事情。   徐锐并不想听他们的事,而已经答应的,既然答应了他就会办好。   顾长勇顿了一下,接着苦笑道:“我都忘了你比我更敏锐。”突然,他又想起老师的叹息:那小子是个天生的猎手,可惜了   院子里气氛沉闷,而堂屋却是一片和谐。   谢灵长袖善舞,见人三分笑,不存恶意。刘芳温和精干,自从转成文艺兵后她周身的气质也变得柔和不少。   两人都带着善意,此时交流起来格外顺利。   “我以前和我爱人还有徐锐他们是一个队伍,所以一年前意外转成文艺兵,我十分不满。不过,后来当文艺兵放了一段时间突然觉得,也挺好的。”刘芳说到这儿,突然有些唏嘘,当时她何止是不满,简直就是抵触极了。   她顾长勇以及徐锐待的队伍,主要是执行一些特级保密任务,一些黑暗的肮脏的任务都由他们来完成。   她执行完一个任务后出现了严重的心理疾病,那时候她正处于严重暴躁的时候,老师还让她转成文艺兵,当时她简直想杀人。   这个杀人不是形容夸张,而是真的要杀人,只不过被老师给制住了。   她清醒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太危险了,要是没有老师,以她当时的状态真的会闯下大祸。   之后她不再抗拒转入文艺队。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当文艺兵也挺好的。   对于她来说轻松至极的训练,更多的则是为将士们表演节目,给予他们精神上的支持。   加上轻松平静的环境,她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一个是纯粹黑暗,无论做多大的贡献都不能为人所知,有的只是军衔上的快速提升。   另一个是纯粹的光明,无论表现得怎么样,都可以得到将士们极大的欢迎和鼓励。   那种感觉太好了,让她彻底爱上了这份职业。   “那你这次也是带着工作来的吧!”谢灵坐在刘芳的旁边,突然说道。   刘芳闻言点点头,说道:“文艺兵也是兵,服从命令执行任务是天职,怎么能擅离职守。这次来长县也是因为北方三大军区要在北方几省招收文艺兵。”   谢灵听到她这话有些惊喜,说道:“文艺兵招收已经开始了吗?生产队的人可以报名吗?”   谢灵此时一脸关切,让刘芳有些讶异,然后开口说道:“已经开始了。我们是考虑过在生产队招人的,也和县招办提过几句,不过不是重点。   而且,最重要的是生产队的人不多不符合条件。”   说道这儿,刘芳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这个时候,文艺兵待遇不错,很多人报名,不过只有几个名额,所以竞争很激烈。包括一些有关系的,也会算在里面。”   就她所知的,长县有五个名额,已经有两个名额被占用了。   “那原则上来说,生产队的女孩儿是可以报名的对吧!”   刘芳点点头,“可以,你有认识的女孩儿想进部队?”   如果谢灵有要她帮忙的事情,她一定尽力帮。   毕竟,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如果徐锐能办成事情,那接下来几年甚至十几年老师都会留在这儿。   她和顾长勇都照顾不到,唯有麻烦谢灵和徐锐。   光靠恩情是不靠谱的,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利益上的交换。   谢灵心里高兴,面上也带着笑意,说道:“出嫁前,我在谢家沟生产队管过宣传队,队里有一个女孩儿唱歌特别好听。她的嗓音条件非常出色,待在乡下可惜了。如果能进部队当文艺兵,也是很好的出路。”   谢灵不像是个说大话的人,而且就算不像谢灵说得那样优秀,只要能看的过去她都能给她弄到文兵队去。   “现在还不晚,我可以给她报上。”刘芳点点头,试着说道。   谢灵摇摇头,有些欣喜又有些犹豫,片刻她开口说道:“这只是我的想法,还不知道那位姑娘和家里人怎么想。得等我问问她们的意见再说。”   刘芳拉住她的手,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她家问问,如果愿意入,正好我看看她的条件,然后给她报上。”   “啊,这不好吧,你们刚来还没坐多久,就让你奔波。”   刘芳摇摇头,手脚利落的拉着谢灵往外走,开口说道:“军人就是遇到什么事就快点做完,哪能拖沓。”   这话,让谢灵不好再拒绝。   走到院子里,谢灵挣脱开刘芳的手,走到徐锐面前。   “我和刘芳骑自行车去谢家沟一趟,你先在家招待顾同志。下午,天气有点凉,带顾同志回家里坐吧。”   徐锐神色柔和,给谢灵整整领子,说道:“好,你去吧,路上小心。晚上我做饭,你早点回来。”   谢灵甜笑道:“好,我早点回来。”   旁边,另外一对夫妻早已目瞪口呆。就去那么一小会儿,这两人活像要几年不见似的。   徐锐和谢灵说完,突然看向刘芳,说道:“刘同志,谢灵没有碰过自行车,所以就麻烦你带她了。”   刘芳:“”这用得着你说?   出了徐家,谢灵给刘芳指路,刘芳带着谢灵往谢家沟去。   下午四点,李春和刚从宣传队排练回来。   正在家里喂鸡,一边给鸡倒食嘴里哼着歌。   “春和?”   突然,她听到一阵喊声,扭过身子看向大门口,然后快速跑向门口。   她一脸惊喜地看向门口的人,笑容满面,开口说道:“谢灵姐,你怎么来我家了?”   谢灵可以说是李春和音乐路上的启蒙导师,去年就算谢灵退出宣传队后,李春和也经常去谢家,或是向谢灵请教一些问题,或是和谢灵谈心。   可以说,她最敬佩的人是谁?毫无疑问是谢灵,最亲近的除了家人也还是谢灵。   所以,此刻见到谢灵李春和的心里除了欣喜还是欣喜。   “我来跟你说件事儿。”谢灵走进门,接过李春和递过来的水,开口说道。   “您有啥事就说,我听着嘞。”李春和给两人倒了水,坐在谢灵的对面,开口说道。   “最近上面来人招文艺兵,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去部队?”此刻,谢灵面上平静,但她心里却有些紧张。   李春和听完直接愣住了?文艺兵?文艺兵?这三个字回荡在她脑海。   半晌后,她开口说道:“我可以吗?我怎么能报?” 第67章 多陪陪她们   在李春和的印象中, 文艺兵穿着庄重的绿军装, 身姿高挑优美,看起来英姿飒爽,绝对是这个年代女孩儿羡慕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 李春和是真的热爱音乐, 而文艺团则是目前最大的舞台, 也是对李春和来说最好的学习深造的平台。   她有些不敢想象, 谢灵姐竟然和她说起这种事情。因为过往谢家沟从没有出过文艺兵。   所以,这时的她面对两人有些愣愣的。   谢灵噗嗤笑开,温声开口:“你怎么不可以,你是我见过唱歌唱的最好的人, 怎么不可以报。不过, 报名时能报上, 但能不能被选上就得看你自己。”   来之前,刘芳的意思她听懂了。只要有刘芳的关系在, 李春和只要基础过得去, 就一定可以被选上。   谢灵不准备拒绝这个人情, 但也不会告诉李春和这件事。   要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选上,李春和就退却了, 谢灵才是真的失望。连一争的信心都没有,这样的人不值得谢灵推荐。   而李春和也没有辜负她的希望,毫不犹豫地猛点头说道:“谢灵姐,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肯定要报。”不报才是傻子。   李春和是大大咧咧的,但她不傻, 以前从来没有过人来生产队招文艺兵。   最近她也没听到消息,只可能是谢灵姐认识人所以才主动给她这个机会。   而跟谢灵姐一起来的旁边穿绿军装的女人,虽然刚刚只介绍了名字没有介绍其他,但李春和感觉应该就是和这个大姐有关。   李春和心中猜测着,而谢灵听到她的回复露出笑容,问道:“不过这种事也算是大事,要不要和你家里人商量一下?”   李春和摇摇头,说道:“我爹我娘还有我奶我弟都不在家,也不用和她们商量,她们要是知道了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现在谁家当了兵可光荣得不得了,更不用说李春和还是文艺兵。   谢灵觉得家里人肯定会不舍李春和走远,又长时间不回家。但不同意肯定不会。   所以她不再考虑这个问题,转而开始向她介绍起刘芳:“刘姐就是负责长县文艺兵的招收,一会儿你可以跟她说说情况,她也会问你一些问题。合适的话就可以定下来。”说话时,谢灵眼神中带着鼓励。   李春和看向刘芳,目光中带着期盼和紧张。-   刘芳没有废话,直接开始问话:   “家庭成分?”   “是贫农。”   “文化程度?”   这个问题问住了李春和,她变得更加紧张,然后有些犹豫地开口:“没上过学。”   刘芳闻言皱眉,这个真是不好办那!   “她之前跟着宣传队的人识字。”   经过谢灵的提醒,李春和眼睛一亮,赶忙说道:“对,我跟着谢灵姐还有小米她们学过不少字。谢灵姐给过我二十张曲谱,曲谱上的歌词我都认得。”   刘芳点点头,这个还有点靠谱。   一旁的谢灵补充道:“春和会看曲谱,学过一些专业地音乐知识。”   刘芳听后有些惊讶,这个可是不常见啊!   点点头表示知道后继续问道:“知道自己的身高和体重吗?”   “啊”这个,李春和挠挠头,这个问题真是问住她了,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高有多重,乡下大多数人都不会在意这个。也没有精准地量过。所以,她摇摇头。   刘芳看向她整个人,李春和明显比谢灵低,但也不算矮。   刘芳仔细打量她片刻,估计了一个数字,一米六左右,应该在标准之上。   至于体重,李春和不属于消瘦型。   “唱几句给我听听。”片刻后,刘芳继续开口。   这个是最简单了,李春和利落点点头,开始唱出声:“万物生长靠太阳”   《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第一句出来,刘芳就眼前一亮,这个声音简直绝了。   沙哑清澈空灵,这个姑娘确实有一副好嗓子。刘芳心中惊喜,这种条件比自己的底线好处好几个度,但刘芳没有打断她。   李春和一旦唱起来,直接进入状态,这时候的她脑海里已经完全没有谢灵刘芳的存在,只一心唱歌。   “雨露滋润禾苗壮不落的太阳。”   李春和以低沉的音调进行收尾,然后才想起屋里的两人,随即看向刘芳,眼神紧张。   而刘芳露出自来到屋里的第一个笑,主动握住李春和的手,温声开口:“李春和同志,你唱歌很有感情,嗓音也很出色。加入文艺团假以时日一定是位优秀的同志。”   最后一句话谢灵也说过,因为李春和的天赋太过明显出众,任何听过她唱歌的专业人员都毫不怀疑。   李春和回握刘芳的手,显得十分激动,刘芳的话显然是对她最好的肯定。   “刘同志,那我这是可以进部队了吗?”   刘芳温和一笑,然后摇摇头,在她紧张的神情下说来说道:“这个得等你去县城体检完才能决定,如果体检过关,那百分之百地没问题。”   李春和激动地使劲儿点头,然后临近握住刘芳的手,说道:“谢谢刘同志。”   然后又看向一旁的谢灵,说道:“谢灵姐,真的太感谢你了。”   李春和此时心中充满感恩,她觉得自从加入宣传队起就处处充满惊喜。   而这一切她最感谢的人就是谢灵了。   说完正事,谢灵和刘芳待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   晚饭,刘芳和顾长勇没在徐家吃直接离开了。   借口是刘芳急着回去工作,至于真正的原因,到底是嫌谢灵夫妻俩都腻歪,还是看出徐锐的不欢迎,只有他们心里知道了。   今天是周六,谢灵不用去医院学习,徐锐不用上班,明天也是休息时间。   所以,两人吃过饭后,谢灵去西屋哄两个闺女睡觉,而徐锐则负责洗锅。   不到十一月,但谢灵早早地就给两个闺女的炕生起了火。   给两个闺女讲完睡前故事,然后摸摸两人的头,对她们温柔一笑,开口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秋阳秋月该睡觉了。”   “小姨,我们今天不想这么早睡。”秋阳躺在暖呼呼的炕上,看向坐在炕边的谢灵说道。   躺在姐姐里边的秋月赞同地点点头,附和姐姐说得话。   谢灵给两个闺女盖好被子,闻言,随口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想这么早睡觉?”   秋阳睁着大眼睛,说道:“星期一到星期五小姨都要早早去县城工作,都没有时间陪我们。可是明天小姨不用早起,所以我们要和小姨多说一会儿话。”   秋月也嘟着嘴开口:“小姨现在和姨夫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了,白天工作,晚上就光顾着陪小姨夫了,都没时间陪我们。”   两人的童言稚语只是单纯的表示不满,想让谢灵多和她们待一会儿。   但是,谢灵听完她们的话,脸瞬间爆红,晚上光顾着陪徐锐!!!   今天还不到八点就哄两个闺女睡觉,还不是因为周一到周五谢灵要早起,而明天谢灵可以睡懒觉,所以他们打算   “今天让你们早点睡,是因为小姨想让你们养好精神。明天咱们一家去奶奶那里吃饭。小姨也多陪陪你们。”   秋阳秋月听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去奶奶家吃饭这个还不稀奇,因为两个人这段时间中午一直在刘秋苗老俩口那吃饭。   可谢灵后面那句多陪陪她们则让她们心里高兴极了。   谢灵看到两个闺女脸上高兴奋色彩,她心里有些愧疚,最近因为忙着在医院学习,都没好好陪过她们。   见两个闺女乖乖闭上眼睛,谢灵亲亲两个闺女额头,温声说道:“睡吧,小姨明天陪你们耍。”   走出西屋,徐锐正好把堂屋门插好。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往睡觉的屋子走去。   这几天一直惦记着谢灵早起,徐锐怕她累着,所以两人一直没有亲热。   现在没有了时间的拘束,两人又食髓知味,不再控制欲/望。   徐锐结婚时,徐良才给他的小黄/书,他一直没有扔掉。   这晚,徐锐彻底对里面的内容进行了实践,谢灵被他折磨得不上不下。   “徐锐,你”此时,谢灵早已经变得昏昏沉沉,但可能对徐锐的怨念太过强烈,躺在炕上,嘴唇微张。   双手搂着徐锐的肩膀,在他耳边骂道。“你混蛋”   嘴上骂着,但那一双眼睛却迷离动人,身体娇软,徐锐看着身下的人,目光变得痴迷。   然后,亲亲她的眼睛,随即接着继续未完的动作。   两人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此时谢灵早已经提不起任何力气,眼睛也睁不开。全程由徐锐给她擦洗身子,换上新的内裤和睡衣。   被子上铺着的床单上面,早已混乱不堪,徐锐把床单扯掉。把谢灵放在被子里面。   谢灵躺在温暖的被子里,她下意识地往外挪了挪。   徐锐注意到她的动作,不自觉地轻笑,然后把她搂在怀里,亲亲她的脸,温声说道:“睡吧。”   第二天,早上六点,徐锐的生物钟自动响起,然后瞬间清醒。 第68章 户口   徐锐没有打扰谢灵, 放轻动作, 穿上衣服起身。-   简单洗漱后,去了厨房,从箱里拿出三个鸡蛋, 准备给谢灵和两个闺女煮鸡蛋吃。   做上水突然想起谢灵的话, 然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鸡蛋也给自己煮了一个。   自从谢灵出嫁, 谢家的锅就被她拿到了徐家。加上徐锐买的新锅一共有两个锅。   为了方便, 徐锐干脆给厨房建了两个灶台,反正有他在徐家的柴火不怕烧没。   一个锅煮鸡蛋另一个锅徐锐滚了小米粥配上红薯和疙瘩。   疙瘩里面被徐锐放了红糖,最后调了个白菜。   早饭很快做好,徐锐舀上饭先吃。   随后, 他把饭温到灶上, 进了卧室。   东屋, 谢灵还在熟睡,徐锐给她盖盖被子, 然后从柜子里给她拿出一套衣服放到炕边的桌子上。   “我去办上户口的事了。中午你先带着两个闺女去娘那儿, 我回来就去找你。”徐锐没上完初中就不念了, 但徐锐的一手钢笔字却是好极了,凌厉大气和他本人很像。   写纸条是谢灵和徐锐的约定, 谁要是出去办事另一个人如果不知道,就留下一张纸条,好让另一个人心中有数。   把纸条压在谢灵衣服的一角,然后转身离开。   徐锐当兵四年,后面两年刘建作为他的教官和直接上属, 帮了徐锐很多,甚至最后的转业。   虽然刘建没有对他说,但徐锐也能猜到是刘建在最后周璇,要不然以当时的情况,他不可能被转到运输公司。   所以,在谢灵跟他说了这件事后,徐锐心中就有了决定。   之后他就问过梁丰年给外地人办户口之类的情况。   梁丰年盘踞长县多年,人脉关系不是他可以相比的。这种事情问他更加靠谱。   经过了解才知道,以目前的大环境,给外地人转户口,说麻烦也不麻烦,只要有关系加上理由正当,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梁丰年作为运输公司运输部主任,物资大多不缺,但徐锐前几天找梁丰年问情况的时候还是准备了一斤白糖。   就像谢灵说得,人家不缺是人家的事,但他们必须要尽自己的心意。   徐锐到了队长王晋军家,王晋军已经收拾妥当。   看见徐锐,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锐子来了,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徐锐点点头,说道:“麻烦王叔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大前门,递给王晋军,说道:“叔,这是给您的。你拿着抽。”   大前门当然也是谢灵准备得,在这之前谢灵专门问过刘秋苗,队长的喜好。   徐锐虽说性子冷,但作为队里少有的当过兵又在城里上班的人,很受队里长辈们的待见。王晋军作为队长,也不例外。加上和徐锐他爹徐长喜是老伙计,这会儿也不客气,爽利地接过烟,笑容更大,开口道:“你这小子可比以前有人气多了。”   “对了,锐子啊,那派出所确定行吧!”王晋军在生产队一言九鼎,厉害得很,但面对公社干部,就算是派出所这种工作人员还是很客气得。   前几天锐子跟他说要给徐家的一个外地远方亲戚在南理上户口。   以他和长喜的关系,加上徐锐的面子,他肯定同意。就是怕人派出所不给办。   虽说徐锐已经说过能行,但王晋军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派出所的同志可严厉得很。   这话王晋军问过好几遍,不过徐锐没有不耐烦,开口说道:“放心吧,叔,是我上面的主任给介绍的人。”   徐锐回来南理一年多,队里人只知道他在城里运输公司上班,但具体职位除了徐家众人其他人还真不清楚。   这也是刘秋苗的嘱咐,不让他们说出去。一来是低调,二也是为了避免麻烦。   不过,在队里人看来就算是普通工人也很厉害了。   现在王晋军听到徐锐的说法,立刻就放心了,锐子的上属那可是领导,人家办事肯定行,说道:“那肯定能行。”   果然,去了派出所上户口的时候,当徐锐说出梁丰年和他的名字,那人根本没有多问。更没有提出本人必须在场的要求。   只问了一些基本信息,就把刘建的户口给办下来了。   这边事情办的顺利,徐家,谢灵才醒来。   谢灵躺在炕上伸了个懒腰,然后穿好衣服起身,看了看徐锐留得纸条,然后走出屋子。   堂屋,秋阳秋月正在坐在桌子前看小人书。两人一人拿着一本,坐在板凳上,身子坐得笔直,头低着,聚精会神看着手里的小人书。   谢灵走过去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吃饭了没?”   秋阳秋月闻言抬起头,看见谢灵,然后嘟着嘴说道:“小姨,现在都十点多了。我们七点就起来了。”   “是小姨太懒了。”谢灵有些惭愧,排除昨晚太过折腾的原因,谢灵确实喜欢睡懒觉。大多时候还没两个闺女起的早。   “小姨,姨夫不知道多会儿就出去了。但是他给咱们留了饭,小姨快去吃吧!”   谢灵洗漱完,简单吃了饭把锅洗了,教两个闺女认了会儿字儿,然后带着两个闺女去了徐家老俩口那儿。   谢灵和徐锐周一到周五都要去县城,没有时间来看两位老人,两个闺女白天还要拜托两老照顾。   所以,每个周六周日都会和老俩口一起吃饭。   去的时候谢灵把之前徐锐从单位里带的两斤猪肉都拎在手里。   前面两个闺女蹦蹦跳跳,谢灵拎着猪肉走在后面。   路上不时地遇上熟人。   “灵灵又去你婆婆那儿啊?”田四和几个妇女从前面走过来,看见谢灵笑着打起招呼。   谢灵笑的温和,说道:“是啊,去婆婆家蹭个饭。婶子们这是去哪?”   田四和几个妇女都是笑容满面,一看就是有喜事的样子。听到谢灵的问题,她们也不隐瞒,再说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事儿,所以开口回道:“给徐老大说亲去嘞!”   谢灵心里惊讶,给徐老大说亲?她记得徐老大好像三十多岁,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现在说亲?是不是有点晚了,不过一想想对方木匠的职业,说亲还是比较容易的。   “今天可是个好天气,办啥事都能成嘞!”谢灵面上笑着说道。   “哈哈,灵灵这话说得好。”   说了几句话,两方就告别各走各的了。   这边,田四几人告别谢灵,随即往继续往前走。其中一个妇女看看谢灵的背影,然后轻声说道:“徐家这新媳妇倒是个好的。”   “那可不,也不看是谁保得媒。”这话是田四旁边的田三说得,田三是田四的亲姐姐,而谢灵和徐锐当初订婚就是田四做得中间人。   “嘿,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是徐锐那小子主动看上人家姑娘,然后才让田四做得中间人。是不,田四?”   田四笑笑,说道:“是这样不错。是徐家主动看上谢灵,然后拜托我给两人做得媒。”   “这徐家虽然分家了,但这徐锐小两口还经常去看爹娘。尤其是这新媳妇,我见她去的最勤。不知如此,每次去的时候手里就没空着的时候。别看拿纸包的严严实实的,我猜肯定是好东西,我看弄不准是肉。”   “那刘秋苗对她也不错,你看那俩小丫头天天在秋苗那儿耍。上一次,和秋苗一起呐鞋垫的时候,她还带着两个小丫头,和那两个小丫头亲的很,肯定是当一家人养。”   “唉,你说秋苗这福享的,本来之前徐家分家,大家还笑话人家。结果人家现在反而过得好了,儿子媳妇孝顺,还不用给伺候一家老小,这日子可比以前自在多了。”   “谁说不是呢!”   双方性子都不错,所以才有现在的和睦。这是田四心里的想法,不过也没傻的说出来。   现在不少人羡慕眼红刘秋苗的好日子,都说这家分对了。   但真敢分家的一个也没有,要不就是怕以后老了动不了了儿子儿媳不孝顺,要不就是舍不得手中的权利。   毕竟没分家的时候,婆婆当家负责家里的一切,忙是忙点,但家里所有人都得顺着自己。   要是分家了,手里没钱没粮,谁会搭理你。尤其是,现在的婆婆可不像刘秋苗,大多都喜欢指使媳妇干这个干那个的,谁敢说儿媳妇心里没怨言。   问题很现实,嘴上不说,但大家心里都知道。   谢灵不知道几人的议论,她拎着肉跟在两个闺女身后进了厨房。   厨房里,刘秋苗正在赶面条。   “奶奶,我们来了。”   “奶奶,我来帮你。”   这段时间,秋阳秋月和刘秋苗待的时间最长,称呼也从刚开始地徐奶奶变成奶奶。   现在,刘秋苗是除了谢灵以外,两个闺女最亲的长辈,连徐锐这个正宗的姨夫也比不上。   这会儿,见了刘秋苗两个人叫的亲近。   刘秋苗见了两人,也是笑的开心,见两个小的还要洗手帮忙,笑的越发温和,说道:“你们两个可别来给奶奶添乱,面一会儿就赶好可以下了。”   “那我们可以做什么啊?”   “秋阳秋月帮奶奶看着锅吧,等锅里的水熬了就告诉奶奶一声。”其实,这哪用她们告诉,只不过是刘秋苗不忍两人失望,就随便给两人安排了个事。   果然,秋阳秋月听了立马变得高兴起来。 第69章 徐家日常   谢灵落后两个闺女几步走进厨房, 把纸包放在案板旁边。   “你又往这儿拿干啥子, 上次的还没有吃完。”刘秋苗一看纸包就知道是猪肉。这孩子有个啥好东西不留着,就会往这儿拿。刘秋苗心里熨贴媳妇有心,不过, 还是说了一句。   这小两口刚结婚, 现在又分家了, 刘秋苗就怕俩人不会精打细算过日子, 有个啥也存不住。   所以,这会儿她唠叨开:“有啥好东西得先存着,不要一下就给吃完了,等以后办事真正用到了你们就该着急了。管家方面, 女人终归要比男人细心, 家里的钱粮就得你收着, 这时候可别由着锐子。   锐子每个月从单位领得那点粮食估计他一个人吃就够呛。家里还有没有啦?要是不够就和你几个哥嫂说,和她们拿钱买总比和其他人强。”   谢灵把猪肉放在案板上, 舀了一盆冷水开始洗肉, 听到刘秋苗的话, 笑了笑说道:“还有不少,够几个月的了。”   徐锐单位每个月都发粮食, 不过仅仅徐锐一个人的供应,只有三十斤,不过都是细粮。   所以,谢灵和徐锐加上两个闺女都是早上细粮,晚上粗粮, 配着吃。   一边说着话,谢灵把肉放到案板上。她看看手上的红痕,感觉这水水可真凉啊,谢灵已经好久没有用冷水洗过东西了,凉得手有些红。   “娘,家里的山菇放在哪里?”一边处理肉,谢灵一边问道。   刘秋苗听到她问题,不禁看向谢灵那边,见她把所有的肉都切了,然后惊呼一声,道:“你这大花头,告诉你别切完,你还真就不听。这可是有两斤,切这么多干啥子?”   “这次弄多点,配上山菇和土豆,炖在一起,正好吃面。剩下了也没事,还有晚上和明天呢。”谢灵笑笑,她这次要是不弄完,婆婆该省下来一直存着了。   存个好几天,肉就不好了,人吃着对身体也不好。所以,谢灵干脆把它全做了,婆婆怕坏了浪费也会尽快吃完的。   这是谢灵心里的想法,不过面上还是笑嘻嘻地,说道:“咱们家一大家子呢,咋吃不完,光说徐锐,他那大胃口娘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您儿子有出息,等您下次想吃了,再让他弄。”   听她这么说,刘秋苗真是好气又好笑,肉已经切了,刘秋苗也不再管她,只说道:“山菇在右边的桌子下面,土豆在草袋里,你自己拿。”   “好嘞,您擎等着我的手艺吧。”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徐锐走了进来。   “呦,大忙人回来了。”这是刘秋苗说得,说话时语气里带着埋怨。   徐锐还是一言不发,走进来看看水缸,然后拎着水桶准备去外面打水。   “这孩子”真是,要不是她儿子,她真受不了锐子这性子。   母子间的事情谢灵可不掺和,她没说话,只是埋头做手上的事。   徐锐把水缸填满水,又把厨房里的脏水给倒了,之后洗洗手。   “我去找队长办上户的事了。”这会儿才有时间回复他娘的话。   一旁的谢灵听着有些无语,娘之前问你,你不说,现在办完事才准备说。这是娘重要还是活儿重要?   要是她有这么个儿子,估计也要气死,这情商有些着急。   这么一想,谢灵嘴角弯起。   而正扯面的刘秋苗果然瞪了徐锐一眼,不过想起正事,刘秋苗说道:“给人上户口那事没问题吧?”   徐锐走到谢灵面前夺过她洗土豆的活计,一边回应刘秋苗的话,道:“没问题。”   “那人家没问咱怎么多了个远房亲戚?那亲戚为什么来投靠咱?”刘秋苗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问。”   徐锐话太少,刘秋苗听着不太满意,还是谢灵说道:“娘,徐锐找他的领导说过这件事,估计是人家领导和派出所的同志认识,所以才这么容易。”   说完,碰碰徐锐的胳膊,问道:“是不是这样?”   徐锐一边洗菜,一边说道:“是。”   刘秋苗点点头,把面拿起来放进锅里,说道:“人家之前在部队上帮了你很多,你也要好好报答人家。给人家办好这事,之后人来了你们也得给人安排好住处,能帮得就帮,当然要是超出咱们范围之外得咱也无能为力。”   一边秋阳秋月眼睛看着锅,不时地天天柴火,刘秋苗把面下进锅里,然后看着两人认真的模样,摸摸两人的小脸,说道:“你俩快起来,奶奶在这儿看着就行。”   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   “出去了先洗洗脸和手,你看你俩那小脸熏的。”刘秋苗看看两人的小灰脸,想想两人之前白白净净地小嫩脸,有些心疼,顿时都后悔让两个闺女看火了。   闺女可不像小子,磊磊那小子糙,每天身上在外面耍,身上灰凸凸得,以前捣乱的时候刘秋苗就让他看火。   以前家里没小闺女,她也没注意过这个问题。   秋阳秋月倒不介意,毕竟以前在谢家也帮小姨看过火,两人只仰起小脸朝刘秋苗笑的开心,一点没发觉刘秋苗的情绪。   倒是一旁的谢灵注意到刘秋苗的语气,她笑着道:“俩闺女以前在谢家的时候就帮我看火,两人习惯了。不过,娘,厨房里这个灶台时间长了吧,感觉烟气不太通。”   说完,随即看向两个闺女,温声嘱咐道:“外面盆里有水,就着太阳应该温了,你们俩去洗洗耍吧!”   一旁刘秋苗听到谢灵的话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开始说起灶台的事:“这灶台还是锐子小时候弄得,都这么多年了,也变得老旧了。不过,还能用就将就着用了。”   谢灵说道:“正好下午徐锐没事,让他给您修修吧。”老人闻烟味可不好。   这又不是啥大事,刘秋苗正准备说不用。   这时徐锐也开口说道:“徐文在家,下午我叫上他,把厨房全部修整修整。”厨房确实时间长了。   刘秋苗闻言没再拒绝,这是儿子媳妇的心意,她在拒绝就不好了。   谢灵做了猪肉山菇炖土豆,舍了不少油,照刘秋苗的话说就是:倒这么多油不香才怪。   徐家刘秋苗徐长喜老俩口、谢灵夫妻俩加上两个闺女,吃得饱腾腾得。   面吃没了,菜还有不少,给徐家三兄弟每家送了一碗,然后谢灵把剩下的一大碗菜放在冷水盆里。   提醒刘秋苗道:“娘,您和爹可得早点把菜吃了,虽说这天气不热了,但也得注意。”   刘秋苗点点头,说道:“知道了。”说着,感觉大腿有点疼,停下手中的活计捶捶腿,说道:“以前一直干活的时候腿还不疼,现在闲下来了这腿却疼起来了。”   说着,她自嘲道:“还真不是享福的命。”   现在,刘秋苗在外人眼里非常享福,不用上工不用伺候一家老小,还不用看孩子。   但在徐家四个兄弟还小得时候,刘秋苗却过的艰难。   那会儿上有公公,下有四个儿子,大伯去世后,还得顾着侄子。   所以,刘秋苗和丈夫为了多挣钱,黑天摸地地干重活。   以前一直干着活还看不出来,这不一闲下来反而不好的症状都出来了。   谢灵在一旁安慰:“您可别这么说,娘这毛病早点看出来反而好,要是以后才看出来就晚了。我前几天拿的膏药您也多贴贴,过几天我再给您从医院拿。 是一男一女,两人穿着绿军装,四个口袋的,可不是咱们这种普通同志穿的那种。”   谢灵回过神,笑着道谢,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梁同志,我马上就出去。”   “行,那我先过去了。”   “好。”   “灵灵,你丈夫肯定人很好,要不然转业这么久了,竟然还有战友专门来找他。”   一个星期下来,不仅熟悉的不仅是医院和护士,谢灵和苏芋的关系也变得亲近起来。   关于已经结婚以及家庭情况,谢灵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苏芋已经知道了谢灵的丈夫以前当过兵,转业后,现在在运输公司上班。   苏芋为人质朴,说起话来也十分单纯。   而谢灵听到她这话,噗嗤一笑,仅仅是战友怎么能证明他人好呢!   这是苏芋没见过徐锐,才说这话。要是见了徐锐,说不定就不觉得了。   “苏芋,麻烦你把我的笔记本和笔拿进去了。我去外面看看。”   苏芋接过笔记本和笔,说道:“你快去吧,正好了,我还能借你的笔记本看看。”   每次鲁长敏给她们两人讲解医学知识的时候,两人都拿着笔记本认真做笔记。   可是,谢灵每次记得都比她的全,还详略分明。这点让苏芋十分佩服。   谢灵出了医院大门,看看四周然后走到右前边的大树下。   看到谢灵的身影,顾长勇和刘芳就已经看到她了,见她往这边走,两人也迎上去。   “两位同志好,听医院的工作同志说我丈夫的战友找我。我就赶紧出来。这不一看气质就觉得是您两位找我。”谢灵尽管心里怀疑,但说出的话却是尽显亲近,脸上扬起笑,配上她温和的目光,态度显得十分和善。   这是个长袖善舞的女同志!   这是顾长勇和刘芳两人对徐锐妻子的第一印象。   其实,也就徐锐看谢灵带着高倍滤镜,觉得谢灵聪明但娇嫩需要他的保护。   但在外人看来谢灵是柔中带刚,最会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   起码,在顾长勇和刘芳看来是这样,她们这种人不管严肃也好,温柔也罢,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识人。   不过,两人对谢灵还真讨厌不起来,反而印象不错。   “我们今天来找谢灵同志,是有事求谢灵同志帮忙。”跟聪明人说话,两人也不准备拐弯抹角。刘芳和谢灵一样是女同志,所以由刘芳开口。   在见到两人,也就是自称徐锐战友的两位同志后,谢灵心里就有了底。   不管是不是徐锐的战友,和徐锐关系好不好,但她们应该和徐锐有些渊源。毕竟,两人和她刚开始见徐锐时的气质太像了。   孤独,野性,犀利。甚至包括掩藏的技巧。她刚出来时可完全没注意到两人,可片刻后就发现了。要说她们不是故意的,自己可不相信。   再说,现在在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她们也不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把所有思路在心里过了一遍,谢灵冲两人笑笑,说道:“医院左边那有个木制长椅,咱们就去那儿说吧。”   谢灵和刘芳坐在长椅上,顾长勇站在一边。   “我们和徐锐一个队伍出身,我和他不熟,不过顾长勇和徐锐很熟,两人经常一起出任务。   我们这次来长县,就是想求徐锐一件事。”   谢灵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她说。   “我们老师也就是队伍的总指挥,他的身体有些不太好。现在部队的环境又有些乱,所以我们希望老师能在长县停留一段时间。   甚至于,可以在下面的生产队安家。所以,我们希望徐锐可以帮忙。”   安家,以现在的情况,人口是不能随意变动的,安家也就意味着上户口。可是外来户口是那么随意上的吗?   刘芳说完有些把不准,随即目光看向谢灵,发现她嘴角含着笑,还是十分平静。看不出赞同还是拒绝。   咬咬牙又继续开口:“徐锐当初是老师带进队伍,之后又受到老师的许多的指导和帮助。还有一件事,徐锐可能不知道。他退伍转业,能到运输公司上班也是老师给他动用关系周旋的。   要不然,就算他军衔再高,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待遇。我知道说这些有些不好,我们也没有挟恩图报得意思,但我们是真的希望徐锐可以看在以往的恩情下,帮帮忙。”   谢灵摇摇头,看向刘芳。笑着说道:“刘芳同志,你说了一大通,态度诚恳,语气温和,看似把情况交代了。可是,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比如,这位老师是因为什么好好的医院疗养院不待,非要她们这儿小地方?   让徐锐帮忙会不会牵连到徐锐?      刘芳心里感叹,聪明人就这点不好,最会抓重点。   她十分诚恳地说道:“谢灵同志,其他的事情涉及到一些保密事项,不能和你说。这次来找你,也主要是想让你回去告诉徐锐,和他商量一下。同时也希望你理解,能帮忙劝说一下最好。”   “具体就是这样,徐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谢灵躺在炕上,靠在男人怀里,轻声开口。   “你觉得我在想什么?”徐锐看向怀里的女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回问。   “我觉得你会帮。”   之前那两人不找徐锐来找她说这事,谢灵觉得应该是两人知道徐锐的性子。所以才想进行夫人外交。   可是他们还是不够了解徐锐,更不了解谢灵。   谢灵尊重徐锐的意见,不会因为两人关系亲近就主导徐锐的思想。   而徐锐,确实是冷心冷情,但徐锐注重原则。如果那位老师真的对徐锐有恩,徐锐不会不帮。   所以,她的男人啊,就算性子寡淡,与常人不太相符,但也没有失去做人的基本准则。   徐锐把怀里女人搂的更紧,口中喃喃自语:谢灵,谢灵“我在,怎么了。”被男人抱得有些疼,但谢灵没有抗拒,只温柔地回应。   “我想要你。”   随即,谢灵的“好”字被吞噬在唇齿之间。 第66章 文艺兵   几天后, 顾长勇一行二人低调来到南理生产队。   当初建新房的时候, 徐家的院子建的比较大,院子里依照谢灵的嘱咐,徐锐种上了桃树和樱桃树。   此时, 两个男人站在枯黄的树下。   “徐锐, 真是有谢想到啊!”顾长勇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突然感叹道。   “没想到什么?”虽然帮了他们, 但徐锐并无和他们叙旧的念头, 甚至连见他们都不想见。只不过,欠了教官的人情,他是一定要还清的。   所以,此时此刻徐锐面无表情, 气势冰冷, 一点不像在谢灵面前的舒缓。   “没想到你会帮忙, 没想到你这么快结婚,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出来了。”顾长勇和徐锐除了执行任务以外几乎没有交集, 但要知道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执行任务中。   所以, 他自认对徐锐有几分了解, 徐锐面冷心更冷,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和欲/望, 一点不像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儿。   知道他结婚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乡下结婚早,他不想结,父母也会催。   但是今天见了他,才发现这人在他那位妻子面前和以前相比完全是两个样。   最重要的是气质和精神都有了变化。   他们这种长期在刀口上舔血的人, 表现上看没什么,但其实心里早已变得十分压抑,甚至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生死。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刘芳在执行完一次任务后,经过心里测试和心理辅导,依旧不能恢复正常,后来老师不顾刘芳的反对,就把刘芳转成文艺兵。   可是徐锐现在不一样了,变得有所畏惧,眼睛也不再冷漠。   而那个来源不出意料的话应该就是他那位妻子了。   这样的徐锐真是让他想不到啊!不过,想想这几天和谢灵的接触,她确实是个优秀的女同志。   “你现在再也进不了队伍了!”有所畏惧的兵他见过,但像徐锐这样一双眼睛都在妻子身上的人他却是没见过的。   “是,我执行不了任务了。”徐锐点点头,顾长勇的话他没有反驳。想起谢灵他的神色瞬间柔和下来。   顾长勇听到他这话,彻底笑了起来,说道:“队伍已经没有了,还管能不能进队伍这些干嘛。算了,我和你说说其他事吧!”   “嗯。”   见徐锐又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顾长勇有些好笑。   “徐锐,从以前从现在,你这人都太独了。咱们一起工作两年,怎么说也是战友。以前咱们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太过接触,可是现在,你还是那个鸟样。”   平时严肃沉稳的顾长勇遇到徐锐这块硬石头也话唠起来。   不等徐锐回应,他继续说道:“刘芳在你走之后她就转成了文艺兵,我后来也到了普通部队。两个月前,我和刘芳结婚了。我俩虽然没有那种感情,但相处这么多年亲情也是有的。我们还在部队上,不能离婚,但我觉得这样挺好。”   “刘教官帮过我很多次,我会把刘教官的事情办好。所以,不用你不用这样。”徐锐突然打断顾长勇的话,开口对他说道。   顾长勇严肃沉稳,就算把徐锐当做战友,故友重逢有话要讲,但也不会这么啰嗦。   唯有一点值得他这么套近乎,就是刘教官的事情。   徐锐并不想听他们的事,而已经答应的,既然答应了他就会办好。   顾长勇顿了一下,接着苦笑道:“我都忘了你比我更敏锐。”突然,他又想起老师的叹息:那小子是个天生的猎手,可惜了   院子里气氛沉闷,而堂屋却是一片和谐。   谢灵长袖善舞,见人三分笑,不存恶意。刘芳温和精干,自从转成文艺兵后她周身的气质也变得柔和不少。   两人都带着善意,此时交流起来格外顺利。   “我以前和我爱人还有徐锐他们是一个队伍,所以一年前意外转成文艺兵,我十分不满。不过,后来当文艺兵放了一段时间突然觉得,也挺好的。”刘芳说到这儿,突然有些唏嘘,当时她何止是不满,简直就是抵触极了。   她顾长勇以及徐锐待的队伍,主要是执行一些特级保密任务,一些黑暗的肮脏的任务都由他们来完成。   她执行完一个任务后出现了严重的心理疾病,那时候她正处于严重暴躁的时候,老师还让她转成文艺兵,当时她简直想杀人。   这个杀人不是形容夸张,而是真的要杀人,只不过被老师给制住了。   她清醒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太危险了,要是没有老师,以她当时的状态真的会闯下大祸。   之后她不再抗拒转入文艺队。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当文艺兵也挺好的。   对于她来说轻松至极的训练,更多的则是为将士们表演节目,给予他们精神上的支持。   加上轻松平静的环境,她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一个是纯粹黑暗,无论做多大的贡献都不能为人所知,有的只是军衔上的快速提升。   另一个是纯粹的光明,无论表现得怎么样,都可以得到将士们极大的欢迎和鼓励。   那种感觉太好了,让她彻底爱上了这份职业。   “那你这次也是带着工作来的吧!”谢灵坐在刘芳的旁边,突然说道。   刘芳闻言点点头,说道:“文艺兵也是兵,服从命令执行任务是天职,怎么能擅离职守。这次来长县也是因为北方三大军区要在北方几省招收文艺兵。”   谢灵听到她这话有些惊喜,说道:“文艺兵招收已经开始了吗?生产队的人可以报名吗?”   谢灵此时一脸关切,让刘芳有些讶异,然后开口说道:“已经开始了。我们是考虑过在生产队招人的,也和县招办提过几句,不过不是重点。   而且,最重要的是生产队的人不多不符合条件。”   说道这儿,刘芳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这个时候,文艺兵待遇不错,很多人报名,不过只有几个名额,所以竞争很激烈。包括一些有关系的,也会算在里面。”   就她所知的,长县有五个名额,已经有两个名额被占用了。   “那原则上来说,生产队的女孩儿是可以报名的对吧!”   刘芳点点头,“可以,你有认识的女孩儿想进部队?”   如果谢灵有要她帮忙的事情,她一定尽力帮。   毕竟,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如果徐锐能办成事情,那接下来几年甚至十几年老师都会留在这儿。   她和顾长勇都照顾不到,唯有麻烦谢灵和徐锐。   光靠恩情是不靠谱的,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利益上的交换。   谢灵心里高兴,面上也带着笑意,说道:“出嫁前,我在谢家沟生产队管过宣传队,队里有一个女孩儿唱歌特别好听。她的嗓音条件非常出色,待在乡下可惜了。如果能进部队当文艺兵,也是很好的出路。”   谢灵不像是个说大话的人,而且就算不像谢灵说得那样优秀,只要能看的过去她都能给她弄到文兵队去。   “现在还不晚,我可以给她报上。”刘芳点点头,试着说道。   谢灵摇摇头,有些欣喜又有些犹豫,片刻她开口说道:“这只是我的想法,还不知道那位姑娘和家里人怎么想。得等我问问她们的意见再说。”   刘芳拉住她的手,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她家问问,如果愿意入,正好我看看她的条件,然后给她报上。”   “啊,这不好吧,你们刚来还没坐多久,就让你奔波。”   刘芳摇摇头,手脚利落的拉着谢灵往外走,开口说道:“军人就是遇到什么事就快点做完,哪能拖沓。”   这话,让谢灵不好再拒绝。   走到院子里,谢灵挣脱开刘芳的手,走到徐锐面前。   “我和刘芳骑自行车去谢家沟一趟,你先在家招待顾同志。下午,天气有点凉,带顾同志回家里坐吧。”   徐锐神色柔和,给谢灵整整领子,说道:“好,你去吧,路上小心。晚上我做饭,你早点回来。”   谢灵甜笑道:“好,我早点回来。”   旁边,另外一对夫妻早已目瞪口呆。就去那么一小会儿,这两人活像要几年不见似的。   徐锐和谢灵说完,突然看向刘芳,说道:“刘同志,谢灵没有碰过自行车,所以就麻烦你带她了。”   刘芳:“”这用得着你说?   出了徐家,谢灵给刘芳指路,刘芳带着谢灵往谢家沟去。   下午四点,李春和刚从宣传队排练回来。   正在家里喂鸡,一边给鸡倒食嘴里哼着歌。   “春和?”   突然,她听到一阵喊声,扭过身子看向大门口,然后快速跑向门口。   她一脸惊喜地看向门口的人,笑容满面,开口说道:“谢灵姐,你怎么来我家了?”   谢灵可以说是李春和音乐路上的启蒙导师,去年就算谢灵退出宣传队后,李春和也经常去谢家,或是向谢灵请教一些问题,或是和谢灵谈心。   可以说,她最敬佩的人是谁?毫无疑问是谢灵,最亲近的除了家人也还是谢灵。   所以,此刻见到谢灵李春和的心里除了欣喜还是欣喜。   “我来跟你说件事儿。”谢灵走进门,接过李春和递过来的水,开口说道。   “您有啥事就说,我听着嘞。”李春和给两人倒了水,坐在谢灵的对面,开口说道。   “最近上面来人招文艺兵,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去部队?”此刻,谢灵面上平静,但她心里却有些紧张。   李春和听完直接愣住了?文艺兵?文艺兵?这三个字回荡在她脑海。   半晌后,她开口说道:“我可以吗?我怎么能报?” 第67章 多陪陪她们   在李春和的印象中, 文艺兵穿着庄重的绿军装, 身姿高挑优美,看起来英姿飒爽,绝对是这个年代女孩儿羡慕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 李春和是真的热爱音乐, 而文艺团则是目前最大的舞台, 也是对李春和来说最好的学习深造的平台。   她有些不敢想象, 谢灵姐竟然和她说起这种事情。因为过往谢家沟从没有出过文艺兵。   所以,这时的她面对两人有些愣愣的。   谢灵噗嗤笑开,温声开口:“你怎么不可以,你是我见过唱歌唱的最好的人, 怎么不可以报。不过, 报名时能报上, 但能不能被选上就得看你自己。”   来之前,刘芳的意思她听懂了。只要有刘芳的关系在, 李春和只要基础过得去, 就一定可以被选上。   谢灵不准备拒绝这个人情, 但也不会告诉李春和这件事。   要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选上,李春和就退却了, 谢灵才是真的失望。连一争的信心都没有,这样的人不值得谢灵推荐。   而李春和也没有辜负她的希望,毫不犹豫地猛点头说道:“谢灵姐,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肯定要报。”不报才是傻子。   李春和是大大咧咧的,但她不傻, 以前从来没有过人来生产队招文艺兵。   最近她也没听到消息,只可能是谢灵姐认识人所以才主动给她这个机会。   而跟谢灵姐一起来的旁边穿绿军装的女人,虽然刚刚只介绍了名字没有介绍其他,但李春和感觉应该就是和这个大姐有关。   李春和心中猜测着,而谢灵听到她的回复露出笑容,问道:“不过这种事也算是大事,要不要和你家里人商量一下?”   李春和摇摇头,说道:“我爹我娘还有我奶我弟都不在家,也不用和她们商量,她们要是知道了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现在谁家当了兵可光荣得不得了,更不用说李春和还是文艺兵。   谢灵觉得家里人肯定会不舍李春和走远,又长时间不回家。但不同意肯定不会。   所以她不再考虑这个问题,转而开始向她介绍起刘芳:“刘姐就是负责长县文艺兵的招收,一会儿你可以跟她说说情况,她也会问你一些问题。合适的话就可以定下来。”说话时,谢灵眼神中带着鼓励。   李春和看向刘芳,目光中带着期盼和紧张。-   刘芳没有废话,直接开始问话:   “家庭成分?”   “是贫农。”   “文化程度?”   这个问题问住了李春和,她变得更加紧张,然后有些犹豫地开口:“没上过学。”   刘芳闻言皱眉,这个真是不好办那!   “她之前跟着宣传队的人识字。”   经过谢灵的提醒,李春和眼睛一亮,赶忙说道:“对,我跟着谢灵姐还有小米她们学过不少字。谢灵姐给过我二十张曲谱,曲谱上的歌词我都认得。”   刘芳点点头,这个还有点靠谱。   一旁的谢灵补充道:“春和会看曲谱,学过一些专业地音乐知识。”   刘芳听后有些惊讶,这个可是不常见啊!   点点头表示知道后继续问道:“知道自己的身高和体重吗?”   “啊”这个,李春和挠挠头,这个问题真是问住她了,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高有多重,乡下大多数人都不会在意这个。也没有精准地量过。所以,她摇摇头。   刘芳看向她整个人,李春和明显比谢灵低,但也不算矮。   刘芳仔细打量她片刻,估计了一个数字,一米六左右,应该在标准之上。   至于体重,李春和不属于消瘦型。   “唱几句给我听听。”片刻后,刘芳继续开口。   这个是最简单了,李春和利落点点头,开始唱出声:“万物生长靠太阳”   《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第一句出来,刘芳就眼前一亮,这个声音简直绝了。   沙哑清澈空灵,这个姑娘确实有一副好嗓子。刘芳心中惊喜,这种条件比自己的底线好处好几个度,但刘芳没有打断她。   李春和一旦唱起来,直接进入状态,这时候的她脑海里已经完全没有谢灵刘芳的存在,只一心唱歌。   “雨露滋润禾苗壮不落的太阳。”   李春和以低沉的音调进行收尾,然后才想起屋里的两人,随即看向刘芳,眼神紧张。   而刘芳露出自来到屋里的第一个笑,主动握住李春和的手,温声开口:“李春和同志,你唱歌很有感情,嗓音也很出色。加入文艺团假以时日一定是位优秀的同志。”   最后一句话谢灵也说过,因为李春和的天赋太过明显出众,任何听过她唱歌的专业人员都毫不怀疑。   李春和回握刘芳的手,显得十分激动,刘芳的话显然是对她最好的肯定。   “刘同志,那我这是可以进部队了吗?”   刘芳温和一笑,然后摇摇头,在她紧张的神情下说来说道:“这个得等你去县城体检完才能决定,如果体检过关,那百分之百地没问题。”   李春和激动地使劲儿点头,然后临近握住刘芳的手,说道:“谢谢刘同志。”   然后又看向一旁的谢灵,说道:“谢灵姐,真的太感谢你了。”   李春和此时心中充满感恩,她觉得自从加入宣传队起就处处充满惊喜。   而这一切她最感谢的人就是谢灵了。   说完正事,谢灵和刘芳待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   晚饭,刘芳和顾长勇没在徐家吃直接离开了。   借口是刘芳急着回去工作,至于真正的原因,到底是嫌谢灵夫妻俩都腻歪,还是看出徐锐的不欢迎,只有他们心里知道了。   今天是周六,谢灵不用去医院学习,徐锐不用上班,明天也是休息时间。   所以,两人吃过饭后,谢灵去西屋哄两个闺女睡觉,而徐锐则负责洗锅。   不到十一月,但谢灵早早地就给两个闺女的炕生起了火。   给两个闺女讲完睡前故事,然后摸摸两人的头,对她们温柔一笑,开口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秋阳秋月该睡觉了。”   “小姨,我们今天不想这么早睡。”秋阳躺在暖呼呼的炕上,看向坐在炕边的谢灵说道。   躺在姐姐里边的秋月赞同地点点头,附和姐姐说得话。   谢灵给两个闺女盖好被子,闻言,随口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想这么早睡觉?”   秋阳睁着大眼睛,说道:“星期一到星期五小姨都要早早去县城工作,都没有时间陪我们。可是明天小姨不用早起,所以我们要和小姨多说一会儿话。”   秋月也嘟着嘴开口:“小姨现在和姨夫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了,白天工作,晚上就光顾着陪小姨夫了,都没时间陪我们。”   两人的童言稚语只是单纯的表示不满,想让谢灵多和她们待一会儿。   但是,谢灵听完她们的话,脸瞬间爆红,晚上光顾着陪徐锐!!!   今天还不到八点就哄两个闺女睡觉,还不是因为周一到周五谢灵要早起,而明天谢灵可以睡懒觉,所以他们打算   “今天让你们早点睡,是因为小姨想让你们养好精神。明天咱们一家去奶奶那里吃饭。小姨也多陪陪你们。”   秋阳秋月听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去奶奶家吃饭这个还不稀奇,因为两个人这段时间中午一直在刘秋苗老俩口那吃饭。   可谢灵后面那句多陪陪她们则让她们心里高兴极了。   谢灵看到两个闺女脸上高兴奋色彩,她心里有些愧疚,最近因为忙着在医院学习,都没好好陪过她们。   见两个闺女乖乖闭上眼睛,谢灵亲亲两个闺女额头,温声说道:“睡吧,小姨明天陪你们耍。”   走出西屋,徐锐正好把堂屋门插好。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往睡觉的屋子走去。   这几天一直惦记着谢灵早起,徐锐怕她累着,所以两人一直没有亲热。   现在没有了时间的拘束,两人又食髓知味,不再控制欲/望。   徐锐结婚时,徐良才给他的小黄/书,他一直没有扔掉。   这晚,徐锐彻底对里面的内容进行了实践,谢灵被他折磨得不上不下。   “徐锐,你”此时,谢灵早已经变得昏昏沉沉,但可能对徐锐的怨念太过强烈,躺在炕上,嘴唇微张。   双手搂着徐锐的肩膀,在他耳边骂道。“你混蛋”   嘴上骂着,但那一双眼睛却迷离动人,身体娇软,徐锐看着身下的人,目光变得痴迷。   然后,亲亲她的眼睛,随即接着继续未完的动作。   两人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此时谢灵早已经提不起任何力气,眼睛也睁不开。全程由徐锐给她擦洗身子,换上新的内裤和睡衣。   被子上铺着的床单上面,早已混乱不堪,徐锐把床单扯掉。把谢灵放在被子里面。   谢灵躺在温暖的被子里,她下意识地往外挪了挪。   徐锐注意到她的动作,不自觉地轻笑,然后把她搂在怀里,亲亲她的脸,温声说道:“睡吧。”   第二天,早上六点,徐锐的生物钟自动响起,然后瞬间清醒。 第68章 户口   徐锐没有打扰谢灵, 放轻动作, 穿上衣服起身。-   简单洗漱后,去了厨房,从箱里拿出三个鸡蛋, 准备给谢灵和两个闺女煮鸡蛋吃。   做上水突然想起谢灵的话, 然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鸡蛋也给自己煮了一个。   自从谢灵出嫁, 谢家的锅就被她拿到了徐家。加上徐锐买的新锅一共有两个锅。   为了方便, 徐锐干脆给厨房建了两个灶台,反正有他在徐家的柴火不怕烧没。   一个锅煮鸡蛋另一个锅徐锐滚了小米粥配上红薯和疙瘩。   疙瘩里面被徐锐放了红糖,最后调了个白菜。   早饭很快做好,徐锐舀上饭先吃。   随后, 他把饭温到灶上, 进了卧室。   东屋, 谢灵还在熟睡,徐锐给她盖盖被子, 然后从柜子里给她拿出一套衣服放到炕边的桌子上。   “我去办上户口的事了。中午你先带着两个闺女去娘那儿, 我回来就去找你。”徐锐没上完初中就不念了, 但徐锐的一手钢笔字却是好极了,凌厉大气和他本人很像。   写纸条是谢灵和徐锐的约定, 谁要是出去办事另一个人如果不知道,就留下一张纸条,好让另一个人心中有数。   把纸条压在谢灵衣服的一角,然后转身离开。   徐锐当兵四年,后面两年刘建作为他的教官和直接上属, 帮了徐锐很多,甚至最后的转业。   虽然刘建没有对他说,但徐锐也能猜到是刘建在最后周璇,要不然以当时的情况,他不可能被转到运输公司。   所以,在谢灵跟他说了这件事后,徐锐心中就有了决定。   之后他就问过梁丰年给外地人办户口之类的情况。   梁丰年盘踞长县多年,人脉关系不是他可以相比的。这种事情问他更加靠谱。   经过了解才知道,以目前的大环境,给外地人转户口,说麻烦也不麻烦,只要有关系加上理由正当,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梁丰年作为运输公司运输部主任,物资大多不缺,但徐锐前几天找梁丰年问情况的时候还是准备了一斤白糖。   就像谢灵说得,人家不缺是人家的事,但他们必须要尽自己的心意。   徐锐到了队长王晋军家,王晋军已经收拾妥当。   看见徐锐,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锐子来了,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徐锐点点头,说道:“麻烦王叔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大前门,递给王晋军,说道:“叔,这是给您的。你拿着抽。”   大前门当然也是谢灵准备得,在这之前谢灵专门问过刘秋苗,队长的喜好。   徐锐虽说性子冷,但作为队里少有的当过兵又在城里上班的人,很受队里长辈们的待见。王晋军作为队长,也不例外。加上和徐锐他爹徐长喜是老伙计,这会儿也不客气,爽利地接过烟,笑容更大,开口道:“你这小子可比以前有人气多了。”   “对了,锐子啊,那派出所确定行吧!”王晋军在生产队一言九鼎,厉害得很,但面对公社干部,就算是派出所这种工作人员还是很客气得。   前几天锐子跟他说要给徐家的一个外地远方亲戚在南理上户口。   以他和长喜的关系,加上徐锐的面子,他肯定同意。就是怕人派出所不给办。   虽说徐锐已经说过能行,但王晋军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派出所的同志可严厉得很。   这话王晋军问过好几遍,不过徐锐没有不耐烦,开口说道:“放心吧,叔,是我上面的主任给介绍的人。”   徐锐回来南理一年多,队里人只知道他在城里运输公司上班,但具体职位除了徐家众人其他人还真不清楚。   这也是刘秋苗的嘱咐,不让他们说出去。一来是低调,二也是为了避免麻烦。   不过,在队里人看来就算是普通工人也很厉害了。   现在王晋军听到徐锐的说法,立刻就放心了,锐子的上属那可是领导,人家办事肯定行,说道:“那肯定能行。”   果然,去了派出所上户口的时候,当徐锐说出梁丰年和他的名字,那人根本没有多问。更没有提出本人必须在场的要求。   只问了一些基本信息,就把刘建的户口给办下来了。   这边事情办的顺利,徐家,谢灵才醒来。   谢灵躺在炕上伸了个懒腰,然后穿好衣服起身,看了看徐锐留得纸条,然后走出屋子。   堂屋,秋阳秋月正在坐在桌子前看小人书。两人一人拿着一本,坐在板凳上,身子坐得笔直,头低着,聚精会神看着手里的小人书。   谢灵走过去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吃饭了没?”   秋阳秋月闻言抬起头,看见谢灵,然后嘟着嘴说道:“小姨,现在都十点多了。我们七点就起来了。”   “是小姨太懒了。”谢灵有些惭愧,排除昨晚太过折腾的原因,谢灵确实喜欢睡懒觉。大多时候还没两个闺女起的早。   “小姨,姨夫不知道多会儿就出去了。但是他给咱们留了饭,小姨快去吃吧!”   谢灵洗漱完,简单吃了饭把锅洗了,教两个闺女认了会儿字儿,然后带着两个闺女去了徐家老俩口那儿。   谢灵和徐锐周一到周五都要去县城,没有时间来看两位老人,两个闺女白天还要拜托两老照顾。   所以,每个周六周日都会和老俩口一起吃饭。   去的时候谢灵把之前徐锐从单位里带的两斤猪肉都拎在手里。   前面两个闺女蹦蹦跳跳,谢灵拎着猪肉走在后面。   路上不时地遇上熟人。   “灵灵又去你婆婆那儿啊?”田四和几个妇女从前面走过来,看见谢灵笑着打起招呼。   谢灵笑的温和,说道:“是啊,去婆婆家蹭个饭。婶子们这是去哪?”   田四和几个妇女都是笑容满面,一看就是有喜事的样子。听到谢灵的问题,她们也不隐瞒,再说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事儿,所以开口回道:“给徐老大说亲去嘞!”   谢灵心里惊讶,给徐老大说亲?她记得徐老大好像三十多岁,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现在说亲?是不是有点晚了,不过一想想对方木匠的职业,说亲还是比较容易的。   “今天可是个好天气,办啥事都能成嘞!”谢灵面上笑着说道。   “哈哈,灵灵这话说得好。”   说了几句话,两方就告别各走各的了。   这边,田四几人告别谢灵,随即往继续往前走。其中一个妇女看看谢灵的背影,然后轻声说道:“徐家这新媳妇倒是个好的。”   “那可不,也不看是谁保得媒。”这话是田四旁边的田三说得,田三是田四的亲姐姐,而谢灵和徐锐当初订婚就是田四做得中间人。   “嘿,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是徐锐那小子主动看上人家姑娘,然后才让田四做得中间人。是不,田四?”   田四笑笑,说道:“是这样不错。是徐家主动看上谢灵,然后拜托我给两人做得媒。”   “这徐家虽然分家了,但这徐锐小两口还经常去看爹娘。尤其是这新媳妇,我见她去的最勤。不知如此,每次去的时候手里就没空着的时候。别看拿纸包的严严实实的,我猜肯定是好东西,我看弄不准是肉。”   “那刘秋苗对她也不错,你看那俩小丫头天天在秋苗那儿耍。上一次,和秋苗一起呐鞋垫的时候,她还带着两个小丫头,和那两个小丫头亲的很,肯定是当一家人养。”   “唉,你说秋苗这福享的,本来之前徐家分家,大家还笑话人家。结果人家现在反而过得好了,儿子媳妇孝顺,还不用给伺候一家老小,这日子可比以前自在多了。”   “谁说不是呢!”   双方性子都不错,所以才有现在的和睦。这是田四心里的想法,不过也没傻的说出来。   现在不少人羡慕眼红刘秋苗的好日子,都说这家分对了。   但真敢分家的一个也没有,要不就是怕以后老了动不了了儿子儿媳不孝顺,要不就是舍不得手中的权利。   毕竟没分家的时候,婆婆当家负责家里的一切,忙是忙点,但家里所有人都得顺着自己。   要是分家了,手里没钱没粮,谁会搭理你。尤其是,现在的婆婆可不像刘秋苗,大多都喜欢指使媳妇干这个干那个的,谁敢说儿媳妇心里没怨言。   问题很现实,嘴上不说,但大家心里都知道。   谢灵不知道几人的议论,她拎着肉跟在两个闺女身后进了厨房。   厨房里,刘秋苗正在赶面条。   “奶奶,我们来了。”   “奶奶,我来帮你。”   这段时间,秋阳秋月和刘秋苗待的时间最长,称呼也从刚开始地徐奶奶变成奶奶。   现在,刘秋苗是除了谢灵以外,两个闺女最亲的长辈,连徐锐这个正宗的姨夫也比不上。   这会儿,见了刘秋苗两个人叫的亲近。   刘秋苗见了两人,也是笑的开心,见两个小的还要洗手帮忙,笑的越发温和,说道:“你们两个可别来给奶奶添乱,面一会儿就赶好可以下了。”   “那我们可以做什么啊?”   “秋阳秋月帮奶奶看着锅吧,等锅里的水熬了就告诉奶奶一声。”其实,这哪用她们告诉,只不过是刘秋苗不忍两人失望,就随便给两人安排了个事。   果然,秋阳秋月听了立马变得高兴起来。 第69章 徐家日常   谢灵落后两个闺女几步走进厨房, 把纸包放在案板旁边。   “你又往这儿拿干啥子, 上次的还没有吃完。”刘秋苗一看纸包就知道是猪肉。这孩子有个啥好东西不留着,就会往这儿拿。刘秋苗心里熨贴媳妇有心,不过, 还是说了一句。   这小两口刚结婚, 现在又分家了, 刘秋苗就怕俩人不会精打细算过日子, 有个啥也存不住。   所以,这会儿她唠叨开:“有啥好东西得先存着,不要一下就给吃完了,等以后办事真正用到了你们就该着急了。管家方面, 女人终归要比男人细心, 家里的钱粮就得你收着, 这时候可别由着锐子。   锐子每个月从单位领得那点粮食估计他一个人吃就够呛。家里还有没有啦?要是不够就和你几个哥嫂说,和她们拿钱买总比和其他人强。”   谢灵把猪肉放在案板上, 舀了一盆冷水开始洗肉, 听到刘秋苗的话, 笑了笑说道:“还有不少,够几个月的了。”   徐锐单位每个月都发粮食, 不过仅仅徐锐一个人的供应,只有三十斤,不过都是细粮。   所以,谢灵和徐锐加上两个闺女都是早上细粮,晚上粗粮, 配着吃。   一边说着话,谢灵把肉放到案板上。她看看手上的红痕,感觉这水水可真凉啊,谢灵已经好久没有用冷水洗过东西了,凉得手有些红。   “娘,家里的山菇放在哪里?”一边处理肉,谢灵一边问道。   刘秋苗听到她问题,不禁看向谢灵那边,见她把所有的肉都切了,然后惊呼一声,道:“你这大花头,告诉你别切完,你还真就不听。这可是有两斤,切这么多干啥子?”   “这次弄多点,配上山菇和土豆,炖在一起,正好吃面。剩下了也没事,还有晚上和明天呢。”谢灵笑笑,她这次要是不弄完,婆婆该省下来一直存着了。   存个好几天,肉就不好了,人吃着对身体也不好。所以,谢灵干脆把它全做了,婆婆怕坏了浪费也会尽快吃完的。   这是谢灵心里的想法,不过面上还是笑嘻嘻地,说道:“咱们家一大家子呢,咋吃不完,光说徐锐,他那大胃口娘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您儿子有出息,等您下次想吃了,再让他弄。”   听她这么说,刘秋苗真是好气又好笑,肉已经切了,刘秋苗也不再管她,只说道:“山菇在右边的桌子下面,土豆在草袋里,你自己拿。”   “好嘞,您擎等着我的手艺吧。”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徐锐走了进来。   “呦,大忙人回来了。”这是刘秋苗说得,说话时语气里带着埋怨。   徐锐还是一言不发,走进来看看水缸,然后拎着水桶准备去外面打水。   “这孩子”真是,要不是她儿子,她真受不了锐子这性子。   母子间的事情谢灵可不掺和,她没说话,只是埋头做手上的事。   徐锐把水缸填满水,又把厨房里的脏水给倒了,之后洗洗手。   “我去找队长办上户的事了。”这会儿才有时间回复他娘的话。   一旁的谢灵听着有些无语,娘之前问你,你不说,现在办完事才准备说。这是娘重要还是活儿重要?   要是她有这么个儿子,估计也要气死,这情商有些着急。   这么一想,谢灵嘴角弯起。   而正扯面的刘秋苗果然瞪了徐锐一眼,不过想起正事,刘秋苗说道:“给人上户口那事没问题吧?”   徐锐走到谢灵面前夺过她洗土豆的活计,一边回应刘秋苗的话,道:“没问题。”   “那人家没问咱怎么多了个远房亲戚?那亲戚为什么来投靠咱?”刘秋苗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问。”   徐锐话太少,刘秋苗听着不太满意,还是谢灵说道:“娘,徐锐找他的领导说过这件事,估计是人家领导和派出所的同志认识,所以才这么容易。”   说完,碰碰徐锐的胳膊,问道:“是不是这样?”   徐锐一边洗菜,一边说道:“是。”   刘秋苗点点头,把面拿起来放进锅里,说道:“人家之前在部队上帮了你很多,你也要好好报答人家。给人家办好这事,之后人来了你们也得给人安排好住处,能帮得就帮,当然要是超出咱们范围之外得咱也无能为力。”   一边秋阳秋月眼睛看着锅,不时地天天柴火,刘秋苗把面下进锅里,然后看着两人认真的模样,摸摸两人的小脸,说道:“你俩快起来,奶奶在这儿看着就行。”   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   “出去了先洗洗脸和手,你看你俩那小脸熏的。”刘秋苗看看两人的小灰脸,想想两人之前白白净净地小嫩脸,有些心疼,顿时都后悔让两个闺女看火了。   闺女可不像小子,磊磊那小子糙,每天身上在外面耍,身上灰凸凸得,以前捣乱的时候刘秋苗就让他看火。   以前家里没小闺女,她也没注意过这个问题。   秋阳秋月倒不介意,毕竟以前在谢家也帮小姨看过火,两人只仰起小脸朝刘秋苗笑的开心,一点没发觉刘秋苗的情绪。   倒是一旁的谢灵注意到刘秋苗的语气,她笑着道:“俩闺女以前在谢家的时候就帮我看火,两人习惯了。不过,娘,厨房里这个灶台时间长了吧,感觉烟气不太通。”   说完,随即看向两个闺女,温声嘱咐道:“外面盆里有水,就着太阳应该温了,你们俩去洗洗耍吧!”   一旁刘秋苗听到谢灵的话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开始说起灶台的事:“这灶台还是锐子小时候弄得,都这么多年了,也变得老旧了。不过,还能用就将就着用了。”   谢灵说道:“正好下午徐锐没事,让他给您修修吧。”老人闻烟味可不好。   这又不是啥大事,刘秋苗正准备说不用。   这时徐锐也开口说道:“徐文在家,下午我叫上他,把厨房全部修整修整。”厨房确实时间长了。   刘秋苗闻言没再拒绝,这是儿子媳妇的心意,她在拒绝就不好了。   谢灵做了猪肉山菇炖土豆,舍了不少油,照刘秋苗的话说就是:倒这么多油不香才怪。   徐家刘秋苗徐长喜老俩口、谢灵夫妻俩加上两个闺女,吃得饱腾腾得。   面吃没了,菜还有不少,给徐家三兄弟每家送了一碗,然后谢灵把剩下的一大碗菜放在冷水盆里。   提醒刘秋苗道:“娘,您和爹可得早点把菜吃了,虽说这天气不热了,但也得注意。”   刘秋苗点点头,说道:“知道了。”说着,感觉大腿有点疼,停下手中的活计捶捶腿,说道:“以前一直干活的时候腿还不疼,现在闲下来了这腿却疼起来了。”   说着,她自嘲道:“还真不是享福的命。”   现在,刘秋苗在外人眼里非常享福,不用上工不用伺候一家老小,还不用看孩子。   但在徐家四个兄弟还小得时候,刘秋苗却过的艰难。   那会儿上有公公,下有四个儿子,大伯去世后,还得顾着侄子。   所以,刘秋苗和丈夫为了多挣钱,黑天摸地地干重活。   以前一直干着活还看不出来,这不一闲下来反而不好的症状都出来了。   谢灵在一旁安慰:“您可别这么说,娘这毛病早点看出来反而好,要是以后才看出来就晚了。我前几天拿的膏药您也多贴贴,过几天我再给您从医院拿。 是一男一女,两人穿着绿军装,四个口袋的,可不是咱们这种普通同志穿的那种。”   谢灵回过神,笑着道谢,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梁同志,我马上就出去。”   “行,那我先过去了。”   “好。”   “灵灵,你丈夫肯定人很好,要不然转业这么久了,竟然还有战友专门来找他。”   一个星期下来,不仅熟悉的不仅是医院和护士,谢灵和苏芋的关系也变得亲近起来。   关于已经结婚以及家庭情况,谢灵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苏芋已经知道了谢灵的丈夫以前当过兵,转业后,现在在运输公司上班。   苏芋为人质朴,说起话来也十分单纯。   而谢灵听到她这话,噗嗤一笑,仅仅是战友怎么能证明他人好呢!   这是苏芋没见过徐锐,才说这话。要是见了徐锐,说不定就不觉得了。   “苏芋,麻烦你把我的笔记本和笔拿进去了。我去外面看看。”   苏芋接过笔记本和笔,说道:“你快去吧,正好了,我还能借你的笔记本看看。”   每次鲁长敏给她们两人讲解医学知识的时候,两人都拿着笔记本认真做笔记。   可是,谢灵每次记得都比她的全,还详略分明。这点让苏芋十分佩服。   谢灵出了医院大门,看看四周然后走到右前边的大树下。   看到谢灵的身影,顾长勇和刘芳就已经看到她了,见她往这边走,两人也迎上去。   “两位同志好,听医院的工作同志说我丈夫的战友找我。我就赶紧出来。这不一看气质就觉得是您两位找我。”谢灵尽管心里怀疑,但说出的话却是尽显亲近,脸上扬起笑,配上她温和的目光,态度显得十分和善。   这是个长袖善舞的女同志!   这是顾长勇和刘芳两人对徐锐妻子的第一印象。   其实,也就徐锐看谢灵带着高倍滤镜,觉得谢灵聪明但娇嫩需要他的保护。   但在外人看来谢灵是柔中带刚,最会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   起码,在顾长勇和刘芳看来是这样,她们这种人不管严肃也好,温柔也罢,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识人。   不过,两人对谢灵还真讨厌不起来,反而印象不错。   “我们今天来找谢灵同志,是有事求谢灵同志帮忙。”跟聪明人说话,两人也不准备拐弯抹角。刘芳和谢灵一样是女同志,所以由刘芳开口。   在见到两人,也就是自称徐锐战友的两位同志后,谢灵心里就有了底。   不管是不是徐锐的战友,和徐锐关系好不好,但她们应该和徐锐有些渊源。毕竟,两人和她刚开始见徐锐时的气质太像了。   孤独,野性,犀利。甚至包括掩藏的技巧。她刚出来时可完全没注意到两人,可片刻后就发现了。要说她们不是故意的,自己可不相信。   再说,现在在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她们也不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把所有思路在心里过了一遍,谢灵冲两人笑笑,说道:“医院左边那有个木制长椅,咱们就去那儿说吧。”   谢灵和刘芳坐在长椅上,顾长勇站在一边。   “我们和徐锐一个队伍出身,我和他不熟,不过顾长勇和徐锐很熟,两人经常一起出任务。   我们这次来长县,就是想求徐锐一件事。”   谢灵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她说。   “我们老师也就是队伍的总指挥,他的身体有些不太好。现在部队的环境又有些乱,所以我们希望老师能在长县停留一段时间。   甚至于,可以在下面的生产队安家。所以,我们希望徐锐可以帮忙。”   安家,以现在的情况,人口是不能随意变动的,安家也就意味着上户口。可是外来户口是那么随意上的吗?   刘芳说完有些把不准,随即目光看向谢灵,发现她嘴角含着笑,还是十分平静。看不出赞同还是拒绝。   咬咬牙又继续开口:“徐锐当初是老师带进队伍,之后又受到老师的许多的指导和帮助。还有一件事,徐锐可能不知道。他退伍转业,能到运输公司上班也是老师给他动用关系周旋的。   要不然,就算他军衔再高,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待遇。我知道说这些有些不好,我们也没有挟恩图报得意思,但我们是真的希望徐锐可以看在以往的恩情下,帮帮忙。”   谢灵摇摇头,看向刘芳。笑着说道:“刘芳同志,你说了一大通,态度诚恳,语气温和,看似把情况交代了。可是,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比如,这位老师是因为什么好好的医院疗养院不待,非要她们这儿小地方?   让徐锐帮忙会不会牵连到徐锐?      刘芳心里感叹,聪明人就这点不好,最会抓重点。   她十分诚恳地说道:“谢灵同志,其他的事情涉及到一些保密事项,不能和你说。这次来找你,也主要是想让你回去告诉徐锐,和他商量一下。同时也希望你理解,能帮忙劝说一下最好。”   “具体就是这样,徐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谢灵躺在炕上,靠在男人怀里,轻声开口。   “你觉得我在想什么?”徐锐看向怀里的女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回问。   “我觉得你会帮。”   之前那两人不找徐锐来找她说这事,谢灵觉得应该是两人知道徐锐的性子。所以才想进行夫人外交。   可是他们还是不够了解徐锐,更不了解谢灵。   谢灵尊重徐锐的意见,不会因为两人关系亲近就主导徐锐的思想。   而徐锐,确实是冷心冷情,但徐锐注重原则。如果那位老师真的对徐锐有恩,徐锐不会不帮。   所以,她的男人啊,就算性子寡淡,与常人不太相符,但也没有失去做人的基本准则。   徐锐把怀里女人搂的更紧,口中喃喃自语:谢灵,谢灵“我在,怎么了。”被男人抱得有些疼,但谢灵没有抗拒,只温柔地回应。   “我想要你。”   随即,谢灵的“好”字被吞噬在唇齿之间。 第66章 文艺兵   几天后, 顾长勇一行二人低调来到南理生产队。   当初建新房的时候, 徐家的院子建的比较大,院子里依照谢灵的嘱咐,徐锐种上了桃树和樱桃树。   此时, 两个男人站在枯黄的树下。   “徐锐, 真是有谢想到啊!”顾长勇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突然感叹道。   “没想到什么?”虽然帮了他们, 但徐锐并无和他们叙旧的念头, 甚至连见他们都不想见。只不过,欠了教官的人情,他是一定要还清的。   所以,此时此刻徐锐面无表情, 气势冰冷, 一点不像在谢灵面前的舒缓。   “没想到你会帮忙, 没想到你这么快结婚,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出来了。”顾长勇和徐锐除了执行任务以外几乎没有交集, 但要知道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执行任务中。   所以, 他自认对徐锐有几分了解, 徐锐面冷心更冷,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和欲/望, 一点不像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儿。   知道他结婚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乡下结婚早,他不想结,父母也会催。   但是今天见了他,才发现这人在他那位妻子面前和以前相比完全是两个样。   最重要的是气质和精神都有了变化。   他们这种长期在刀口上舔血的人, 表现上看没什么,但其实心里早已变得十分压抑,甚至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生死。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刘芳在执行完一次任务后,经过心里测试和心理辅导,依旧不能恢复正常,后来老师不顾刘芳的反对,就把刘芳转成文艺兵。   可是徐锐现在不一样了,变得有所畏惧,眼睛也不再冷漠。   而那个来源不出意料的话应该就是他那位妻子了。   这样的徐锐真是让他想不到啊!不过,想想这几天和谢灵的接触,她确实是个优秀的女同志。   “你现在再也进不了队伍了!”有所畏惧的兵他见过,但像徐锐这样一双眼睛都在妻子身上的人他却是没见过的。   “是,我执行不了任务了。”徐锐点点头,顾长勇的话他没有反驳。想起谢灵他的神色瞬间柔和下来。   顾长勇听到他这话,彻底笑了起来,说道:“队伍已经没有了,还管能不能进队伍这些干嘛。算了,我和你说说其他事吧!”   “嗯。”   见徐锐又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顾长勇有些好笑。   “徐锐,从以前从现在,你这人都太独了。咱们一起工作两年,怎么说也是战友。以前咱们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太过接触,可是现在,你还是那个鸟样。”   平时严肃沉稳的顾长勇遇到徐锐这块硬石头也话唠起来。   不等徐锐回应,他继续说道:“刘芳在你走之后她就转成了文艺兵,我后来也到了普通部队。两个月前,我和刘芳结婚了。我俩虽然没有那种感情,但相处这么多年亲情也是有的。我们还在部队上,不能离婚,但我觉得这样挺好。”   “刘教官帮过我很多次,我会把刘教官的事情办好。所以,不用你不用这样。”徐锐突然打断顾长勇的话,开口对他说道。   顾长勇严肃沉稳,就算把徐锐当做战友,故友重逢有话要讲,但也不会这么啰嗦。   唯有一点值得他这么套近乎,就是刘教官的事情。   徐锐并不想听他们的事,而已经答应的,既然答应了他就会办好。   顾长勇顿了一下,接着苦笑道:“我都忘了你比我更敏锐。”突然,他又想起老师的叹息:那小子是个天生的猎手,可惜了   院子里气氛沉闷,而堂屋却是一片和谐。   谢灵长袖善舞,见人三分笑,不存恶意。刘芳温和精干,自从转成文艺兵后她周身的气质也变得柔和不少。   两人都带着善意,此时交流起来格外顺利。   “我以前和我爱人还有徐锐他们是一个队伍,所以一年前意外转成文艺兵,我十分不满。不过,后来当文艺兵放了一段时间突然觉得,也挺好的。”刘芳说到这儿,突然有些唏嘘,当时她何止是不满,简直就是抵触极了。   她顾长勇以及徐锐待的队伍,主要是执行一些特级保密任务,一些黑暗的肮脏的任务都由他们来完成。   她执行完一个任务后出现了严重的心理疾病,那时候她正处于严重暴躁的时候,老师还让她转成文艺兵,当时她简直想杀人。   这个杀人不是形容夸张,而是真的要杀人,只不过被老师给制住了。   她清醒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太危险了,要是没有老师,以她当时的状态真的会闯下大祸。   之后她不再抗拒转入文艺队。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当文艺兵也挺好的。   对于她来说轻松至极的训练,更多的则是为将士们表演节目,给予他们精神上的支持。   加上轻松平静的环境,她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一个是纯粹黑暗,无论做多大的贡献都不能为人所知,有的只是军衔上的快速提升。   另一个是纯粹的光明,无论表现得怎么样,都可以得到将士们极大的欢迎和鼓励。   那种感觉太好了,让她彻底爱上了这份职业。   “那你这次也是带着工作来的吧!”谢灵坐在刘芳的旁边,突然说道。   刘芳闻言点点头,说道:“文艺兵也是兵,服从命令执行任务是天职,怎么能擅离职守。这次来长县也是因为北方三大军区要在北方几省招收文艺兵。”   谢灵听到她这话有些惊喜,说道:“文艺兵招收已经开始了吗?生产队的人可以报名吗?”   谢灵此时一脸关切,让刘芳有些讶异,然后开口说道:“已经开始了。我们是考虑过在生产队招人的,也和县招办提过几句,不过不是重点。   而且,最重要的是生产队的人不多不符合条件。”   说道这儿,刘芳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这个时候,文艺兵待遇不错,很多人报名,不过只有几个名额,所以竞争很激烈。包括一些有关系的,也会算在里面。”   就她所知的,长县有五个名额,已经有两个名额被占用了。   “那原则上来说,生产队的女孩儿是可以报名的对吧!”   刘芳点点头,“可以,你有认识的女孩儿想进部队?”   如果谢灵有要她帮忙的事情,她一定尽力帮。   毕竟,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如果徐锐能办成事情,那接下来几年甚至十几年老师都会留在这儿。   她和顾长勇都照顾不到,唯有麻烦谢灵和徐锐。   光靠恩情是不靠谱的,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利益上的交换。   谢灵心里高兴,面上也带着笑意,说道:“出嫁前,我在谢家沟生产队管过宣传队,队里有一个女孩儿唱歌特别好听。她的嗓音条件非常出色,待在乡下可惜了。如果能进部队当文艺兵,也是很好的出路。”   谢灵不像是个说大话的人,而且就算不像谢灵说得那样优秀,只要能看的过去她都能给她弄到文兵队去。   “现在还不晚,我可以给她报上。”刘芳点点头,试着说道。   谢灵摇摇头,有些欣喜又有些犹豫,片刻她开口说道:“这只是我的想法,还不知道那位姑娘和家里人怎么想。得等我问问她们的意见再说。”   刘芳拉住她的手,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她家问问,如果愿意入,正好我看看她的条件,然后给她报上。”   “啊,这不好吧,你们刚来还没坐多久,就让你奔波。”   刘芳摇摇头,手脚利落的拉着谢灵往外走,开口说道:“军人就是遇到什么事就快点做完,哪能拖沓。”   这话,让谢灵不好再拒绝。   走到院子里,谢灵挣脱开刘芳的手,走到徐锐面前。   “我和刘芳骑自行车去谢家沟一趟,你先在家招待顾同志。下午,天气有点凉,带顾同志回家里坐吧。”   徐锐神色柔和,给谢灵整整领子,说道:“好,你去吧,路上小心。晚上我做饭,你早点回来。”   谢灵甜笑道:“好,我早点回来。”   旁边,另外一对夫妻早已目瞪口呆。就去那么一小会儿,这两人活像要几年不见似的。   徐锐和谢灵说完,突然看向刘芳,说道:“刘同志,谢灵没有碰过自行车,所以就麻烦你带她了。”   刘芳:“”这用得着你说?   出了徐家,谢灵给刘芳指路,刘芳带着谢灵往谢家沟去。   下午四点,李春和刚从宣传队排练回来。   正在家里喂鸡,一边给鸡倒食嘴里哼着歌。   “春和?”   突然,她听到一阵喊声,扭过身子看向大门口,然后快速跑向门口。   她一脸惊喜地看向门口的人,笑容满面,开口说道:“谢灵姐,你怎么来我家了?”   谢灵可以说是李春和音乐路上的启蒙导师,去年就算谢灵退出宣传队后,李春和也经常去谢家,或是向谢灵请教一些问题,或是和谢灵谈心。   可以说,她最敬佩的人是谁?毫无疑问是谢灵,最亲近的除了家人也还是谢灵。   所以,此刻见到谢灵李春和的心里除了欣喜还是欣喜。   “我来跟你说件事儿。”谢灵走进门,接过李春和递过来的水,开口说道。   “您有啥事就说,我听着嘞。”李春和给两人倒了水,坐在谢灵的对面,开口说道。   “最近上面来人招文艺兵,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去部队?”此刻,谢灵面上平静,但她心里却有些紧张。   李春和听完直接愣住了?文艺兵?文艺兵?这三个字回荡在她脑海。   半晌后,她开口说道:“我可以吗?我怎么能报?” 第67章 多陪陪她们   在李春和的印象中, 文艺兵穿着庄重的绿军装, 身姿高挑优美,看起来英姿飒爽,绝对是这个年代女孩儿羡慕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 李春和是真的热爱音乐, 而文艺团则是目前最大的舞台, 也是对李春和来说最好的学习深造的平台。   她有些不敢想象, 谢灵姐竟然和她说起这种事情。因为过往谢家沟从没有出过文艺兵。   所以,这时的她面对两人有些愣愣的。   谢灵噗嗤笑开,温声开口:“你怎么不可以,你是我见过唱歌唱的最好的人, 怎么不可以报。不过, 报名时能报上, 但能不能被选上就得看你自己。”   来之前,刘芳的意思她听懂了。只要有刘芳的关系在, 李春和只要基础过得去, 就一定可以被选上。   谢灵不准备拒绝这个人情, 但也不会告诉李春和这件事。   要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选上,李春和就退却了, 谢灵才是真的失望。连一争的信心都没有,这样的人不值得谢灵推荐。   而李春和也没有辜负她的希望,毫不犹豫地猛点头说道:“谢灵姐,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肯定要报。”不报才是傻子。   李春和是大大咧咧的,但她不傻, 以前从来没有过人来生产队招文艺兵。   最近她也没听到消息,只可能是谢灵姐认识人所以才主动给她这个机会。   而跟谢灵姐一起来的旁边穿绿军装的女人,虽然刚刚只介绍了名字没有介绍其他,但李春和感觉应该就是和这个大姐有关。   李春和心中猜测着,而谢灵听到她的回复露出笑容,问道:“不过这种事也算是大事,要不要和你家里人商量一下?”   李春和摇摇头,说道:“我爹我娘还有我奶我弟都不在家,也不用和她们商量,她们要是知道了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现在谁家当了兵可光荣得不得了,更不用说李春和还是文艺兵。   谢灵觉得家里人肯定会不舍李春和走远,又长时间不回家。但不同意肯定不会。   所以她不再考虑这个问题,转而开始向她介绍起刘芳:“刘姐就是负责长县文艺兵的招收,一会儿你可以跟她说说情况,她也会问你一些问题。合适的话就可以定下来。”说话时,谢灵眼神中带着鼓励。   李春和看向刘芳,目光中带着期盼和紧张。-   刘芳没有废话,直接开始问话:   “家庭成分?”   “是贫农。”   “文化程度?”   这个问题问住了李春和,她变得更加紧张,然后有些犹豫地开口:“没上过学。”   刘芳闻言皱眉,这个真是不好办那!   “她之前跟着宣传队的人识字。”   经过谢灵的提醒,李春和眼睛一亮,赶忙说道:“对,我跟着谢灵姐还有小米她们学过不少字。谢灵姐给过我二十张曲谱,曲谱上的歌词我都认得。”   刘芳点点头,这个还有点靠谱。   一旁的谢灵补充道:“春和会看曲谱,学过一些专业地音乐知识。”   刘芳听后有些惊讶,这个可是不常见啊!   点点头表示知道后继续问道:“知道自己的身高和体重吗?”   “啊”这个,李春和挠挠头,这个问题真是问住她了,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高有多重,乡下大多数人都不会在意这个。也没有精准地量过。所以,她摇摇头。   刘芳看向她整个人,李春和明显比谢灵低,但也不算矮。   刘芳仔细打量她片刻,估计了一个数字,一米六左右,应该在标准之上。   至于体重,李春和不属于消瘦型。   “唱几句给我听听。”片刻后,刘芳继续开口。   这个是最简单了,李春和利落点点头,开始唱出声:“万物生长靠太阳”   《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第一句出来,刘芳就眼前一亮,这个声音简直绝了。   沙哑清澈空灵,这个姑娘确实有一副好嗓子。刘芳心中惊喜,这种条件比自己的底线好处好几个度,但刘芳没有打断她。   李春和一旦唱起来,直接进入状态,这时候的她脑海里已经完全没有谢灵刘芳的存在,只一心唱歌。   “雨露滋润禾苗壮不落的太阳。”   李春和以低沉的音调进行收尾,然后才想起屋里的两人,随即看向刘芳,眼神紧张。   而刘芳露出自来到屋里的第一个笑,主动握住李春和的手,温声开口:“李春和同志,你唱歌很有感情,嗓音也很出色。加入文艺团假以时日一定是位优秀的同志。”   最后一句话谢灵也说过,因为李春和的天赋太过明显出众,任何听过她唱歌的专业人员都毫不怀疑。   李春和回握刘芳的手,显得十分激动,刘芳的话显然是对她最好的肯定。   “刘同志,那我这是可以进部队了吗?”   刘芳温和一笑,然后摇摇头,在她紧张的神情下说来说道:“这个得等你去县城体检完才能决定,如果体检过关,那百分之百地没问题。”   李春和激动地使劲儿点头,然后临近握住刘芳的手,说道:“谢谢刘同志。”   然后又看向一旁的谢灵,说道:“谢灵姐,真的太感谢你了。”   李春和此时心中充满感恩,她觉得自从加入宣传队起就处处充满惊喜。   而这一切她最感谢的人就是谢灵了。   说完正事,谢灵和刘芳待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   晚饭,刘芳和顾长勇没在徐家吃直接离开了。   借口是刘芳急着回去工作,至于真正的原因,到底是嫌谢灵夫妻俩都腻歪,还是看出徐锐的不欢迎,只有他们心里知道了。   今天是周六,谢灵不用去医院学习,徐锐不用上班,明天也是休息时间。   所以,两人吃过饭后,谢灵去西屋哄两个闺女睡觉,而徐锐则负责洗锅。   不到十一月,但谢灵早早地就给两个闺女的炕生起了火。   给两个闺女讲完睡前故事,然后摸摸两人的头,对她们温柔一笑,开口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秋阳秋月该睡觉了。”   “小姨,我们今天不想这么早睡。”秋阳躺在暖呼呼的炕上,看向坐在炕边的谢灵说道。   躺在姐姐里边的秋月赞同地点点头,附和姐姐说得话。   谢灵给两个闺女盖好被子,闻言,随口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想这么早睡觉?”   秋阳睁着大眼睛,说道:“星期一到星期五小姨都要早早去县城工作,都没有时间陪我们。可是明天小姨不用早起,所以我们要和小姨多说一会儿话。”   秋月也嘟着嘴开口:“小姨现在和姨夫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了,白天工作,晚上就光顾着陪小姨夫了,都没时间陪我们。”   两人的童言稚语只是单纯的表示不满,想让谢灵多和她们待一会儿。   但是,谢灵听完她们的话,脸瞬间爆红,晚上光顾着陪徐锐!!!   今天还不到八点就哄两个闺女睡觉,还不是因为周一到周五谢灵要早起,而明天谢灵可以睡懒觉,所以他们打算   “今天让你们早点睡,是因为小姨想让你们养好精神。明天咱们一家去奶奶那里吃饭。小姨也多陪陪你们。”   秋阳秋月听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去奶奶家吃饭这个还不稀奇,因为两个人这段时间中午一直在刘秋苗老俩口那吃饭。   可谢灵后面那句多陪陪她们则让她们心里高兴极了。   谢灵看到两个闺女脸上高兴奋色彩,她心里有些愧疚,最近因为忙着在医院学习,都没好好陪过她们。   见两个闺女乖乖闭上眼睛,谢灵亲亲两个闺女额头,温声说道:“睡吧,小姨明天陪你们耍。”   走出西屋,徐锐正好把堂屋门插好。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往睡觉的屋子走去。   这几天一直惦记着谢灵早起,徐锐怕她累着,所以两人一直没有亲热。   现在没有了时间的拘束,两人又食髓知味,不再控制欲/望。   徐锐结婚时,徐良才给他的小黄/书,他一直没有扔掉。   这晚,徐锐彻底对里面的内容进行了实践,谢灵被他折磨得不上不下。   “徐锐,你”此时,谢灵早已经变得昏昏沉沉,但可能对徐锐的怨念太过强烈,躺在炕上,嘴唇微张。   双手搂着徐锐的肩膀,在他耳边骂道。“你混蛋”   嘴上骂着,但那一双眼睛却迷离动人,身体娇软,徐锐看着身下的人,目光变得痴迷。   然后,亲亲她的眼睛,随即接着继续未完的动作。   两人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此时谢灵早已经提不起任何力气,眼睛也睁不开。全程由徐锐给她擦洗身子,换上新的内裤和睡衣。   被子上铺着的床单上面,早已混乱不堪,徐锐把床单扯掉。把谢灵放在被子里面。   谢灵躺在温暖的被子里,她下意识地往外挪了挪。   徐锐注意到她的动作,不自觉地轻笑,然后把她搂在怀里,亲亲她的脸,温声说道:“睡吧。”   第二天,早上六点,徐锐的生物钟自动响起,然后瞬间清醒。 第68章 户口   徐锐没有打扰谢灵, 放轻动作, 穿上衣服起身。-   简单洗漱后,去了厨房,从箱里拿出三个鸡蛋, 准备给谢灵和两个闺女煮鸡蛋吃。   做上水突然想起谢灵的话, 然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鸡蛋也给自己煮了一个。   自从谢灵出嫁, 谢家的锅就被她拿到了徐家。加上徐锐买的新锅一共有两个锅。   为了方便, 徐锐干脆给厨房建了两个灶台,反正有他在徐家的柴火不怕烧没。   一个锅煮鸡蛋另一个锅徐锐滚了小米粥配上红薯和疙瘩。   疙瘩里面被徐锐放了红糖,最后调了个白菜。   早饭很快做好,徐锐舀上饭先吃。   随后, 他把饭温到灶上, 进了卧室。   东屋, 谢灵还在熟睡,徐锐给她盖盖被子, 然后从柜子里给她拿出一套衣服放到炕边的桌子上。   “我去办上户口的事了。中午你先带着两个闺女去娘那儿, 我回来就去找你。”徐锐没上完初中就不念了, 但徐锐的一手钢笔字却是好极了,凌厉大气和他本人很像。   写纸条是谢灵和徐锐的约定, 谁要是出去办事另一个人如果不知道,就留下一张纸条,好让另一个人心中有数。   把纸条压在谢灵衣服的一角,然后转身离开。   徐锐当兵四年,后面两年刘建作为他的教官和直接上属, 帮了徐锐很多,甚至最后的转业。   虽然刘建没有对他说,但徐锐也能猜到是刘建在最后周璇,要不然以当时的情况,他不可能被转到运输公司。   所以,在谢灵跟他说了这件事后,徐锐心中就有了决定。   之后他就问过梁丰年给外地人办户口之类的情况。   梁丰年盘踞长县多年,人脉关系不是他可以相比的。这种事情问他更加靠谱。   经过了解才知道,以目前的大环境,给外地人转户口,说麻烦也不麻烦,只要有关系加上理由正当,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梁丰年作为运输公司运输部主任,物资大多不缺,但徐锐前几天找梁丰年问情况的时候还是准备了一斤白糖。   就像谢灵说得,人家不缺是人家的事,但他们必须要尽自己的心意。   徐锐到了队长王晋军家,王晋军已经收拾妥当。   看见徐锐,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锐子来了,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徐锐点点头,说道:“麻烦王叔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大前门,递给王晋军,说道:“叔,这是给您的。你拿着抽。”   大前门当然也是谢灵准备得,在这之前谢灵专门问过刘秋苗,队长的喜好。   徐锐虽说性子冷,但作为队里少有的当过兵又在城里上班的人,很受队里长辈们的待见。王晋军作为队长,也不例外。加上和徐锐他爹徐长喜是老伙计,这会儿也不客气,爽利地接过烟,笑容更大,开口道:“你这小子可比以前有人气多了。”   “对了,锐子啊,那派出所确定行吧!”王晋军在生产队一言九鼎,厉害得很,但面对公社干部,就算是派出所这种工作人员还是很客气得。   前几天锐子跟他说要给徐家的一个外地远方亲戚在南理上户口。   以他和长喜的关系,加上徐锐的面子,他肯定同意。就是怕人派出所不给办。   虽说徐锐已经说过能行,但王晋军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派出所的同志可严厉得很。   这话王晋军问过好几遍,不过徐锐没有不耐烦,开口说道:“放心吧,叔,是我上面的主任给介绍的人。”   徐锐回来南理一年多,队里人只知道他在城里运输公司上班,但具体职位除了徐家众人其他人还真不清楚。   这也是刘秋苗的嘱咐,不让他们说出去。一来是低调,二也是为了避免麻烦。   不过,在队里人看来就算是普通工人也很厉害了。   现在王晋军听到徐锐的说法,立刻就放心了,锐子的上属那可是领导,人家办事肯定行,说道:“那肯定能行。”   果然,去了派出所上户口的时候,当徐锐说出梁丰年和他的名字,那人根本没有多问。更没有提出本人必须在场的要求。   只问了一些基本信息,就把刘建的户口给办下来了。   这边事情办的顺利,徐家,谢灵才醒来。   谢灵躺在炕上伸了个懒腰,然后穿好衣服起身,看了看徐锐留得纸条,然后走出屋子。   堂屋,秋阳秋月正在坐在桌子前看小人书。两人一人拿着一本,坐在板凳上,身子坐得笔直,头低着,聚精会神看着手里的小人书。   谢灵走过去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吃饭了没?”   秋阳秋月闻言抬起头,看见谢灵,然后嘟着嘴说道:“小姨,现在都十点多了。我们七点就起来了。”   “是小姨太懒了。”谢灵有些惭愧,排除昨晚太过折腾的原因,谢灵确实喜欢睡懒觉。大多时候还没两个闺女起的早。   “小姨,姨夫不知道多会儿就出去了。但是他给咱们留了饭,小姨快去吃吧!”   谢灵洗漱完,简单吃了饭把锅洗了,教两个闺女认了会儿字儿,然后带着两个闺女去了徐家老俩口那儿。   谢灵和徐锐周一到周五都要去县城,没有时间来看两位老人,两个闺女白天还要拜托两老照顾。   所以,每个周六周日都会和老俩口一起吃饭。   去的时候谢灵把之前徐锐从单位里带的两斤猪肉都拎在手里。   前面两个闺女蹦蹦跳跳,谢灵拎着猪肉走在后面。   路上不时地遇上熟人。   “灵灵又去你婆婆那儿啊?”田四和几个妇女从前面走过来,看见谢灵笑着打起招呼。   谢灵笑的温和,说道:“是啊,去婆婆家蹭个饭。婶子们这是去哪?”   田四和几个妇女都是笑容满面,一看就是有喜事的样子。听到谢灵的问题,她们也不隐瞒,再说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事儿,所以开口回道:“给徐老大说亲去嘞!”   谢灵心里惊讶,给徐老大说亲?她记得徐老大好像三十多岁,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现在说亲?是不是有点晚了,不过一想想对方木匠的职业,说亲还是比较容易的。   “今天可是个好天气,办啥事都能成嘞!”谢灵面上笑着说道。   “哈哈,灵灵这话说得好。”   说了几句话,两方就告别各走各的了。   这边,田四几人告别谢灵,随即往继续往前走。其中一个妇女看看谢灵的背影,然后轻声说道:“徐家这新媳妇倒是个好的。”   “那可不,也不看是谁保得媒。”这话是田四旁边的田三说得,田三是田四的亲姐姐,而谢灵和徐锐当初订婚就是田四做得中间人。   “嘿,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是徐锐那小子主动看上人家姑娘,然后才让田四做得中间人。是不,田四?”   田四笑笑,说道:“是这样不错。是徐家主动看上谢灵,然后拜托我给两人做得媒。”   “这徐家虽然分家了,但这徐锐小两口还经常去看爹娘。尤其是这新媳妇,我见她去的最勤。不知如此,每次去的时候手里就没空着的时候。别看拿纸包的严严实实的,我猜肯定是好东西,我看弄不准是肉。”   “那刘秋苗对她也不错,你看那俩小丫头天天在秋苗那儿耍。上一次,和秋苗一起呐鞋垫的时候,她还带着两个小丫头,和那两个小丫头亲的很,肯定是当一家人养。”   “唉,你说秋苗这福享的,本来之前徐家分家,大家还笑话人家。结果人家现在反而过得好了,儿子媳妇孝顺,还不用给伺候一家老小,这日子可比以前自在多了。”   “谁说不是呢!”   双方性子都不错,所以才有现在的和睦。这是田四心里的想法,不过也没傻的说出来。   现在不少人羡慕眼红刘秋苗的好日子,都说这家分对了。   但真敢分家的一个也没有,要不就是怕以后老了动不了了儿子儿媳不孝顺,要不就是舍不得手中的权利。   毕竟没分家的时候,婆婆当家负责家里的一切,忙是忙点,但家里所有人都得顺着自己。   要是分家了,手里没钱没粮,谁会搭理你。尤其是,现在的婆婆可不像刘秋苗,大多都喜欢指使媳妇干这个干那个的,谁敢说儿媳妇心里没怨言。   问题很现实,嘴上不说,但大家心里都知道。   谢灵不知道几人的议论,她拎着肉跟在两个闺女身后进了厨房。   厨房里,刘秋苗正在赶面条。   “奶奶,我们来了。”   “奶奶,我来帮你。”   这段时间,秋阳秋月和刘秋苗待的时间最长,称呼也从刚开始地徐奶奶变成奶奶。   现在,刘秋苗是除了谢灵以外,两个闺女最亲的长辈,连徐锐这个正宗的姨夫也比不上。   这会儿,见了刘秋苗两个人叫的亲近。   刘秋苗见了两人,也是笑的开心,见两个小的还要洗手帮忙,笑的越发温和,说道:“你们两个可别来给奶奶添乱,面一会儿就赶好可以下了。”   “那我们可以做什么啊?”   “秋阳秋月帮奶奶看着锅吧,等锅里的水熬了就告诉奶奶一声。”其实,这哪用她们告诉,只不过是刘秋苗不忍两人失望,就随便给两人安排了个事。   果然,秋阳秋月听了立马变得高兴起来。 第69章 徐家日常   谢灵落后两个闺女几步走进厨房, 把纸包放在案板旁边。   “你又往这儿拿干啥子, 上次的还没有吃完。”刘秋苗一看纸包就知道是猪肉。这孩子有个啥好东西不留着,就会往这儿拿。刘秋苗心里熨贴媳妇有心,不过, 还是说了一句。   这小两口刚结婚, 现在又分家了, 刘秋苗就怕俩人不会精打细算过日子, 有个啥也存不住。   所以,这会儿她唠叨开:“有啥好东西得先存着,不要一下就给吃完了,等以后办事真正用到了你们就该着急了。管家方面, 女人终归要比男人细心, 家里的钱粮就得你收着, 这时候可别由着锐子。   锐子每个月从单位领得那点粮食估计他一个人吃就够呛。家里还有没有啦?要是不够就和你几个哥嫂说,和她们拿钱买总比和其他人强。”   谢灵把猪肉放在案板上, 舀了一盆冷水开始洗肉, 听到刘秋苗的话, 笑了笑说道:“还有不少,够几个月的了。”   徐锐单位每个月都发粮食, 不过仅仅徐锐一个人的供应,只有三十斤,不过都是细粮。   所以,谢灵和徐锐加上两个闺女都是早上细粮,晚上粗粮, 配着吃。   一边说着话,谢灵把肉放到案板上。她看看手上的红痕,感觉这水水可真凉啊,谢灵已经好久没有用冷水洗过东西了,凉得手有些红。   “娘,家里的山菇放在哪里?”一边处理肉,谢灵一边问道。   刘秋苗听到她问题,不禁看向谢灵那边,见她把所有的肉都切了,然后惊呼一声,道:“你这大花头,告诉你别切完,你还真就不听。这可是有两斤,切这么多干啥子?”   “这次弄多点,配上山菇和土豆,炖在一起,正好吃面。剩下了也没事,还有晚上和明天呢。”谢灵笑笑,她这次要是不弄完,婆婆该省下来一直存着了。   存个好几天,肉就不好了,人吃着对身体也不好。所以,谢灵干脆把它全做了,婆婆怕坏了浪费也会尽快吃完的。   这是谢灵心里的想法,不过面上还是笑嘻嘻地,说道:“咱们家一大家子呢,咋吃不完,光说徐锐,他那大胃口娘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您儿子有出息,等您下次想吃了,再让他弄。”   听她这么说,刘秋苗真是好气又好笑,肉已经切了,刘秋苗也不再管她,只说道:“山菇在右边的桌子下面,土豆在草袋里,你自己拿。”   “好嘞,您擎等着我的手艺吧。”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徐锐走了进来。   “呦,大忙人回来了。”这是刘秋苗说得,说话时语气里带着埋怨。   徐锐还是一言不发,走进来看看水缸,然后拎着水桶准备去外面打水。   “这孩子”真是,要不是她儿子,她真受不了锐子这性子。   母子间的事情谢灵可不掺和,她没说话,只是埋头做手上的事。   徐锐把水缸填满水,又把厨房里的脏水给倒了,之后洗洗手。   “我去找队长办上户的事了。”这会儿才有时间回复他娘的话。   一旁的谢灵听着有些无语,娘之前问你,你不说,现在办完事才准备说。这是娘重要还是活儿重要?   要是她有这么个儿子,估计也要气死,这情商有些着急。   这么一想,谢灵嘴角弯起。   而正扯面的刘秋苗果然瞪了徐锐一眼,不过想起正事,刘秋苗说道:“给人上户口那事没问题吧?”   徐锐走到谢灵面前夺过她洗土豆的活计,一边回应刘秋苗的话,道:“没问题。”   “那人家没问咱怎么多了个远房亲戚?那亲戚为什么来投靠咱?”刘秋苗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问。”   徐锐话太少,刘秋苗听着不太满意,还是谢灵说道:“娘,徐锐找他的领导说过这件事,估计是人家领导和派出所的同志认识,所以才这么容易。”   说完,碰碰徐锐的胳膊,问道:“是不是这样?”   徐锐一边洗菜,一边说道:“是。”   刘秋苗点点头,把面拿起来放进锅里,说道:“人家之前在部队上帮了你很多,你也要好好报答人家。给人家办好这事,之后人来了你们也得给人安排好住处,能帮得就帮,当然要是超出咱们范围之外得咱也无能为力。”   一边秋阳秋月眼睛看着锅,不时地天天柴火,刘秋苗把面下进锅里,然后看着两人认真的模样,摸摸两人的小脸,说道:“你俩快起来,奶奶在这儿看着就行。”   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   “出去了先洗洗脸和手,你看你俩那小脸熏的。”刘秋苗看看两人的小灰脸,想想两人之前白白净净地小嫩脸,有些心疼,顿时都后悔让两个闺女看火了。   闺女可不像小子,磊磊那小子糙,每天身上在外面耍,身上灰凸凸得,以前捣乱的时候刘秋苗就让他看火。   以前家里没小闺女,她也没注意过这个问题。   秋阳秋月倒不介意,毕竟以前在谢家也帮小姨看过火,两人只仰起小脸朝刘秋苗笑的开心,一点没发觉刘秋苗的情绪。   倒是一旁的谢灵注意到刘秋苗的语气,她笑着道:“俩闺女以前在谢家的时候就帮我看火,两人习惯了。不过,娘,厨房里这个灶台时间长了吧,感觉烟气不太通。”   说完,随即看向两个闺女,温声嘱咐道:“外面盆里有水,就着太阳应该温了,你们俩去洗洗耍吧!”   一旁刘秋苗听到谢灵的话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开始说起灶台的事:“这灶台还是锐子小时候弄得,都这么多年了,也变得老旧了。不过,还能用就将就着用了。”   谢灵说道:“正好下午徐锐没事,让他给您修修吧。”老人闻烟味可不好。   这又不是啥大事,刘秋苗正准备说不用。   这时徐锐也开口说道:“徐文在家,下午我叫上他,把厨房全部修整修整。”厨房确实时间长了。   刘秋苗闻言没再拒绝,这是儿子媳妇的心意,她在拒绝就不好了。   谢灵做了猪肉山菇炖土豆,舍了不少油,照刘秋苗的话说就是:倒这么多油不香才怪。   徐家刘秋苗徐长喜老俩口、谢灵夫妻俩加上两个闺女,吃得饱腾腾得。   面吃没了,菜还有不少,给徐家三兄弟每家送了一碗,然后谢灵把剩下的一大碗菜放在冷水盆里。   提醒刘秋苗道:“娘,您和爹可得早点把菜吃了,虽说这天气不热了,但也得注意。”   刘秋苗点点头,说道:“知道了。”说着,感觉大腿有点疼,停下手中的活计捶捶腿,说道:“以前一直干活的时候腿还不疼,现在闲下来了这腿却疼起来了。”   说着,她自嘲道:“还真不是享福的命。”   现在,刘秋苗在外人眼里非常享福,不用上工不用伺候一家老小,还不用看孩子。   但在徐家四个兄弟还小得时候,刘秋苗却过的艰难。   那会儿上有公公,下有四个儿子,大伯去世后,还得顾着侄子。   所以,刘秋苗和丈夫为了多挣钱,黑天摸地地干重活。   以前一直干着活还看不出来,这不一闲下来反而不好的症状都出来了。   谢灵在一旁安慰:“您可别这么说,娘这毛病早点看出来反而好,要是以后才看出来就晚了。我前几天拿的膏药您也多贴贴,过几天我再给您从医院拿。

是一男一女,两人穿着绿军装,四个口袋的,可不是咱们这种普通同志穿的那种。”   谢灵回过神,笑着道谢,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梁同志,我马上就出去。”   “行,那我先过去了。”   “好。”   “灵灵,你丈夫肯定人很好,要不然转业这么久了,竟然还有战友专门来找他。”   一个星期下来,不仅熟悉的不仅是医院和护士,谢灵和苏芋的关系也变得亲近起来。   关于已经结婚以及家庭情况,谢灵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苏芋已经知道了谢灵的丈夫以前当过兵,转业后,现在在运输公司上班。   苏芋为人质朴,说起话来也十分单纯。   而谢灵听到她这话,噗嗤一笑,仅仅是战友怎么能证明他人好呢!   这是苏芋没见过徐锐,才说这话。要是见了徐锐,说不定就不觉得了。   “苏芋,麻烦你把我的笔记本和笔拿进去了。我去外面看看。”   苏芋接过笔记本和笔,说道:“你快去吧,正好了,我还能借你的笔记本看看。”   每次鲁长敏给她们两人讲解医学知识的时候,两人都拿着笔记本认真做笔记。   可是,谢灵每次记得都比她的全,还详略分明。这点让苏芋十分佩服。   谢灵出了医院大门,看看四周然后走到右前边的大树下。   看到谢灵的身影,顾长勇和刘芳就已经看到她了,见她往这边走,两人也迎上去。   “两位同志好,听医院的工作同志说我丈夫的战友找我。我就赶紧出来。这不一看气质就觉得是您两位找我。”谢灵尽管心里怀疑,但说出的话却是尽显亲近,脸上扬起笑,配上她温和的目光,态度显得十分和善。   这是个长袖善舞的女同志!   这是顾长勇和刘芳两人对徐锐妻子的第一印象。   其实,也就徐锐看谢灵带着高倍滤镜,觉得谢灵聪明但娇嫩需要他的保护。   但在外人看来谢灵是柔中带刚,最会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   起码,在顾长勇和刘芳看来是这样,她们这种人不管严肃也好,温柔也罢,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识人。   不过,两人对谢灵还真讨厌不起来,反而印象不错。   “我们今天来找谢灵同志,是有事求谢灵同志帮忙。”跟聪明人说话,两人也不准备拐弯抹角。刘芳和谢灵一样是女同志,所以由刘芳开口。   在见到两人,也就是自称徐锐战友的两位同志后,谢灵心里就有了底。   不管是不是徐锐的战友,和徐锐关系好不好,但她们应该和徐锐有些渊源。毕竟,两人和她刚开始见徐锐时的气质太像了。   孤独,野性,犀利。甚至包括掩藏的技巧。她刚出来时可完全没注意到两人,可片刻后就发现了。要说她们不是故意的,自己可不相信。   再说,现在在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她们也不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把所有思路在心里过了一遍,谢灵冲两人笑笑,说道:“医院左边那有个木制长椅,咱们就去那儿说吧。”   谢灵和刘芳坐在长椅上,顾长勇站在一边。   “我们和徐锐一个队伍出身,我和他不熟,不过顾长勇和徐锐很熟,两人经常一起出任务。   我们这次来长县,就是想求徐锐一件事。”   谢灵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她说。   “我们老师也就是队伍的总指挥,他的身体有些不太好。现在部队的环境又有些乱,所以我们希望老师能在长县停留一段时间。   甚至于,可以在下面的生产队安家。所以,我们希望徐锐可以帮忙。”   安家,以现在的情况,人口是不能随意变动的,安家也就意味着上户口。可是外来户口是那么随意上的吗?   刘芳说完有些把不准,随即目光看向谢灵,发现她嘴角含着笑,还是十分平静。看不出赞同还是拒绝。   咬咬牙又继续开口:“徐锐当初是老师带进队伍,之后又受到老师的许多的指导和帮助。还有一件事,徐锐可能不知道。他退伍转业,能到运输公司上班也是老师给他动用关系周旋的。   要不然,就算他军衔再高,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待遇。我知道说这些有些不好,我们也没有挟恩图报得意思,但我们是真的希望徐锐可以看在以往的恩情下,帮帮忙。”   谢灵摇摇头,看向刘芳。笑着说道:“刘芳同志,你说了一大通,态度诚恳,语气温和,看似把情况交代了。可是,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比如,这位老师是因为什么好好的医院疗养院不待,非要她们这儿小地方?   让徐锐帮忙会不会牵连到徐锐?      刘芳心里感叹,聪明人就这点不好,最会抓重点。   她十分诚恳地说道:“谢灵同志,其他的事情涉及到一些保密事项,不能和你说。这次来找你,也主要是想让你回去告诉徐锐,和他商量一下。同时也希望你理解,能帮忙劝说一下最好。”   “具体就是这样,徐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谢灵躺在炕上,靠在男人怀里,轻声开口。   “你觉得我在想什么?”徐锐看向怀里的女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回问。   “我觉得你会帮。”   之前那两人不找徐锐来找她说这事,谢灵觉得应该是两人知道徐锐的性子。所以才想进行夫人外交。   可是他们还是不够了解徐锐,更不了解谢灵。   谢灵尊重徐锐的意见,不会因为两人关系亲近就主导徐锐的思想。   而徐锐,确实是冷心冷情,但徐锐注重原则。如果那位老师真的对徐锐有恩,徐锐不会不帮。   所以,她的男人啊,就算性子寡淡,与常人不太相符,但也没有失去做人的基本准则。   徐锐把怀里女人搂的更紧,口中喃喃自语:谢灵,谢灵“我在,怎么了。”被男人抱得有些疼,但谢灵没有抗拒,只温柔地回应。   “我想要你。”   随即,谢灵的“好”字被吞噬在唇齿之间。 第66章 文艺兵   几天后, 顾长勇一行二人低调来到南理生产队。   当初建新房的时候, 徐家的院子建的比较大,院子里依照谢灵的嘱咐,徐锐种上了桃树和樱桃树。   此时, 两个男人站在枯黄的树下。   “徐锐, 真是有谢想到啊!”顾长勇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突然感叹道。   “没想到什么?”虽然帮了他们, 但徐锐并无和他们叙旧的念头, 甚至连见他们都不想见。只不过,欠了教官的人情,他是一定要还清的。   所以,此时此刻徐锐面无表情, 气势冰冷, 一点不像在谢灵面前的舒缓。   “没想到你会帮忙, 没想到你这么快结婚,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出来了。”顾长勇和徐锐除了执行任务以外几乎没有交集, 但要知道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执行任务中。   所以, 他自认对徐锐有几分了解, 徐锐面冷心更冷,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和欲/望, 一点不像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儿。   知道他结婚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乡下结婚早,他不想结,父母也会催。   但是今天见了他,才发现这人在他那位妻子面前和以前相比完全是两个样。   最重要的是气质和精神都有了变化。   他们这种长期在刀口上舔血的人, 表现上看没什么,但其实心里早已变得十分压抑,甚至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生死。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刘芳在执行完一次任务后,经过心里测试和心理辅导,依旧不能恢复正常,后来老师不顾刘芳的反对,就把刘芳转成文艺兵。   可是徐锐现在不一样了,变得有所畏惧,眼睛也不再冷漠。   而那个来源不出意料的话应该就是他那位妻子了。   这样的徐锐真是让他想不到啊!不过,想想这几天和谢灵的接触,她确实是个优秀的女同志。   “你现在再也进不了队伍了!”有所畏惧的兵他见过,但像徐锐这样一双眼睛都在妻子身上的人他却是没见过的。   “是,我执行不了任务了。”徐锐点点头,顾长勇的话他没有反驳。想起谢灵他的神色瞬间柔和下来。   顾长勇听到他这话,彻底笑了起来,说道:“队伍已经没有了,还管能不能进队伍这些干嘛。算了,我和你说说其他事吧!”   “嗯。”   见徐锐又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顾长勇有些好笑。   “徐锐,从以前从现在,你这人都太独了。咱们一起工作两年,怎么说也是战友。以前咱们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太过接触,可是现在,你还是那个鸟样。”   平时严肃沉稳的顾长勇遇到徐锐这块硬石头也话唠起来。   不等徐锐回应,他继续说道:“刘芳在你走之后她就转成了文艺兵,我后来也到了普通部队。两个月前,我和刘芳结婚了。我俩虽然没有那种感情,但相处这么多年亲情也是有的。我们还在部队上,不能离婚,但我觉得这样挺好。”   “刘教官帮过我很多次,我会把刘教官的事情办好。所以,不用你不用这样。”徐锐突然打断顾长勇的话,开口对他说道。   顾长勇严肃沉稳,就算把徐锐当做战友,故友重逢有话要讲,但也不会这么啰嗦。   唯有一点值得他这么套近乎,就是刘教官的事情。   徐锐并不想听他们的事,而已经答应的,既然答应了他就会办好。   顾长勇顿了一下,接着苦笑道:“我都忘了你比我更敏锐。”突然,他又想起老师的叹息:那小子是个天生的猎手,可惜了   院子里气氛沉闷,而堂屋却是一片和谐。   谢灵长袖善舞,见人三分笑,不存恶意。刘芳温和精干,自从转成文艺兵后她周身的气质也变得柔和不少。   两人都带着善意,此时交流起来格外顺利。   “我以前和我爱人还有徐锐他们是一个队伍,所以一年前意外转成文艺兵,我十分不满。不过,后来当文艺兵放了一段时间突然觉得,也挺好的。”刘芳说到这儿,突然有些唏嘘,当时她何止是不满,简直就是抵触极了。   她顾长勇以及徐锐待的队伍,主要是执行一些特级保密任务,一些黑暗的肮脏的任务都由他们来完成。   她执行完一个任务后出现了严重的心理疾病,那时候她正处于严重暴躁的时候,老师还让她转成文艺兵,当时她简直想杀人。   这个杀人不是形容夸张,而是真的要杀人,只不过被老师给制住了。   她清醒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太危险了,要是没有老师,以她当时的状态真的会闯下大祸。   之后她不再抗拒转入文艺队。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当文艺兵也挺好的。   对于她来说轻松至极的训练,更多的则是为将士们表演节目,给予他们精神上的支持。   加上轻松平静的环境,她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一个是纯粹黑暗,无论做多大的贡献都不能为人所知,有的只是军衔上的快速提升。   另一个是纯粹的光明,无论表现得怎么样,都可以得到将士们极大的欢迎和鼓励。   那种感觉太好了,让她彻底爱上了这份职业。   “那你这次也是带着工作来的吧!”谢灵坐在刘芳的旁边,突然说道。   刘芳闻言点点头,说道:“文艺兵也是兵,服从命令执行任务是天职,怎么能擅离职守。这次来长县也是因为北方三大军区要在北方几省招收文艺兵。”   谢灵听到她这话有些惊喜,说道:“文艺兵招收已经开始了吗?生产队的人可以报名吗?”   谢灵此时一脸关切,让刘芳有些讶异,然后开口说道:“已经开始了。我们是考虑过在生产队招人的,也和县招办提过几句,不过不是重点。   而且,最重要的是生产队的人不多不符合条件。”   说道这儿,刘芳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这个时候,文艺兵待遇不错,很多人报名,不过只有几个名额,所以竞争很激烈。包括一些有关系的,也会算在里面。”   就她所知的,长县有五个名额,已经有两个名额被占用了。   “那原则上来说,生产队的女孩儿是可以报名的对吧!”   刘芳点点头,“可以,你有认识的女孩儿想进部队?”   如果谢灵有要她帮忙的事情,她一定尽力帮。   毕竟,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如果徐锐能办成事情,那接下来几年甚至十几年老师都会留在这儿。   她和顾长勇都照顾不到,唯有麻烦谢灵和徐锐。   光靠恩情是不靠谱的,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利益上的交换。   谢灵心里高兴,面上也带着笑意,说道:“出嫁前,我在谢家沟生产队管过宣传队,队里有一个女孩儿唱歌特别好听。她的嗓音条件非常出色,待在乡下可惜了。如果能进部队当文艺兵,也是很好的出路。”   谢灵不像是个说大话的人,而且就算不像谢灵说得那样优秀,只要能看的过去她都能给她弄到文兵队去。   “现在还不晚,我可以给她报上。”刘芳点点头,试着说道。   谢灵摇摇头,有些欣喜又有些犹豫,片刻她开口说道:“这只是我的想法,还不知道那位姑娘和家里人怎么想。得等我问问她们的意见再说。”   刘芳拉住她的手,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她家问问,如果愿意入,正好我看看她的条件,然后给她报上。”   “啊,这不好吧,你们刚来还没坐多久,就让你奔波。”   刘芳摇摇头,手脚利落的拉着谢灵往外走,开口说道:“军人就是遇到什么事就快点做完,哪能拖沓。”   这话,让谢灵不好再拒绝。   走到院子里,谢灵挣脱开刘芳的手,走到徐锐面前。   “我和刘芳骑自行车去谢家沟一趟,你先在家招待顾同志。下午,天气有点凉,带顾同志回家里坐吧。”   徐锐神色柔和,给谢灵整整领子,说道:“好,你去吧,路上小心。晚上我做饭,你早点回来。”   谢灵甜笑道:“好,我早点回来。”   旁边,另外一对夫妻早已目瞪口呆。就去那么一小会儿,这两人活像要几年不见似的。   徐锐和谢灵说完,突然看向刘芳,说道:“刘同志,谢灵没有碰过自行车,所以就麻烦你带她了。”   刘芳:“”这用得着你说?   出了徐家,谢灵给刘芳指路,刘芳带着谢灵往谢家沟去。   下午四点,李春和刚从宣传队排练回来。   正在家里喂鸡,一边给鸡倒食嘴里哼着歌。   “春和?”   突然,她听到一阵喊声,扭过身子看向大门口,然后快速跑向门口。   她一脸惊喜地看向门口的人,笑容满面,开口说道:“谢灵姐,你怎么来我家了?”   谢灵可以说是李春和音乐路上的启蒙导师,去年就算谢灵退出宣传队后,李春和也经常去谢家,或是向谢灵请教一些问题,或是和谢灵谈心。   可以说,她最敬佩的人是谁?毫无疑问是谢灵,最亲近的除了家人也还是谢灵。   所以,此刻见到谢灵李春和的心里除了欣喜还是欣喜。   “我来跟你说件事儿。”谢灵走进门,接过李春和递过来的水,开口说道。   “您有啥事就说,我听着嘞。”李春和给两人倒了水,坐在谢灵的对面,开口说道。   “最近上面来人招文艺兵,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去部队?”此刻,谢灵面上平静,但她心里却有些紧张。   李春和听完直接愣住了?文艺兵?文艺兵?这三个字回荡在她脑海。   半晌后,她开口说道:“我可以吗?我怎么能报?” 第67章 多陪陪她们   在李春和的印象中, 文艺兵穿着庄重的绿军装, 身姿高挑优美,看起来英姿飒爽,绝对是这个年代女孩儿羡慕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 李春和是真的热爱音乐, 而文艺团则是目前最大的舞台, 也是对李春和来说最好的学习深造的平台。   她有些不敢想象, 谢灵姐竟然和她说起这种事情。因为过往谢家沟从没有出过文艺兵。   所以,这时的她面对两人有些愣愣的。   谢灵噗嗤笑开,温声开口:“你怎么不可以,你是我见过唱歌唱的最好的人, 怎么不可以报。不过, 报名时能报上, 但能不能被选上就得看你自己。”   来之前,刘芳的意思她听懂了。只要有刘芳的关系在, 李春和只要基础过得去, 就一定可以被选上。   谢灵不准备拒绝这个人情, 但也不会告诉李春和这件事。   要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选上,李春和就退却了, 谢灵才是真的失望。连一争的信心都没有,这样的人不值得谢灵推荐。   而李春和也没有辜负她的希望,毫不犹豫地猛点头说道:“谢灵姐,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肯定要报。”不报才是傻子。   李春和是大大咧咧的,但她不傻, 以前从来没有过人来生产队招文艺兵。   最近她也没听到消息,只可能是谢灵姐认识人所以才主动给她这个机会。   而跟谢灵姐一起来的旁边穿绿军装的女人,虽然刚刚只介绍了名字没有介绍其他,但李春和感觉应该就是和这个大姐有关。   李春和心中猜测着,而谢灵听到她的回复露出笑容,问道:“不过这种事也算是大事,要不要和你家里人商量一下?”   李春和摇摇头,说道:“我爹我娘还有我奶我弟都不在家,也不用和她们商量,她们要是知道了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现在谁家当了兵可光荣得不得了,更不用说李春和还是文艺兵。   谢灵觉得家里人肯定会不舍李春和走远,又长时间不回家。但不同意肯定不会。   所以她不再考虑这个问题,转而开始向她介绍起刘芳:“刘姐就是负责长县文艺兵的招收,一会儿你可以跟她说说情况,她也会问你一些问题。合适的话就可以定下来。”说话时,谢灵眼神中带着鼓励。   李春和看向刘芳,目光中带着期盼和紧张。-   刘芳没有废话,直接开始问话:   “家庭成分?”   “是贫农。”   “文化程度?”   这个问题问住了李春和,她变得更加紧张,然后有些犹豫地开口:“没上过学。”   刘芳闻言皱眉,这个真是不好办那!   “她之前跟着宣传队的人识字。”   经过谢灵的提醒,李春和眼睛一亮,赶忙说道:“对,我跟着谢灵姐还有小米她们学过不少字。谢灵姐给过我二十张曲谱,曲谱上的歌词我都认得。”   刘芳点点头,这个还有点靠谱。   一旁的谢灵补充道:“春和会看曲谱,学过一些专业地音乐知识。”   刘芳听后有些惊讶,这个可是不常见啊!   点点头表示知道后继续问道:“知道自己的身高和体重吗?”   “啊”这个,李春和挠挠头,这个问题真是问住她了,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高有多重,乡下大多数人都不会在意这个。也没有精准地量过。所以,她摇摇头。   刘芳看向她整个人,李春和明显比谢灵低,但也不算矮。   刘芳仔细打量她片刻,估计了一个数字,一米六左右,应该在标准之上。   至于体重,李春和不属于消瘦型。   “唱几句给我听听。”片刻后,刘芳继续开口。   这个是最简单了,李春和利落点点头,开始唱出声:“万物生长靠太阳”   《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第一句出来,刘芳就眼前一亮,这个声音简直绝了。   沙哑清澈空灵,这个姑娘确实有一副好嗓子。刘芳心中惊喜,这种条件比自己的底线好处好几个度,但刘芳没有打断她。   李春和一旦唱起来,直接进入状态,这时候的她脑海里已经完全没有谢灵刘芳的存在,只一心唱歌。   “雨露滋润禾苗壮不落的太阳。”   李春和以低沉的音调进行收尾,然后才想起屋里的两人,随即看向刘芳,眼神紧张。   而刘芳露出自来到屋里的第一个笑,主动握住李春和的手,温声开口:“李春和同志,你唱歌很有感情,嗓音也很出色。加入文艺团假以时日一定是位优秀的同志。”   最后一句话谢灵也说过,因为李春和的天赋太过明显出众,任何听过她唱歌的专业人员都毫不怀疑。   李春和回握刘芳的手,显得十分激动,刘芳的话显然是对她最好的肯定。   “刘同志,那我这是可以进部队了吗?”   刘芳温和一笑,然后摇摇头,在她紧张的神情下说来说道:“这个得等你去县城体检完才能决定,如果体检过关,那百分之百地没问题。”   李春和激动地使劲儿点头,然后临近握住刘芳的手,说道:“谢谢刘同志。”   然后又看向一旁的谢灵,说道:“谢灵姐,真的太感谢你了。”   李春和此时心中充满感恩,她觉得自从加入宣传队起就处处充满惊喜。   而这一切她最感谢的人就是谢灵了。   说完正事,谢灵和刘芳待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   晚饭,刘芳和顾长勇没在徐家吃直接离开了。   借口是刘芳急着回去工作,至于真正的原因,到底是嫌谢灵夫妻俩都腻歪,还是看出徐锐的不欢迎,只有他们心里知道了。   今天是周六,谢灵不用去医院学习,徐锐不用上班,明天也是休息时间。   所以,两人吃过饭后,谢灵去西屋哄两个闺女睡觉,而徐锐则负责洗锅。   不到十一月,但谢灵早早地就给两个闺女的炕生起了火。   给两个闺女讲完睡前故事,然后摸摸两人的头,对她们温柔一笑,开口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秋阳秋月该睡觉了。”   “小姨,我们今天不想这么早睡。”秋阳躺在暖呼呼的炕上,看向坐在炕边的谢灵说道。   躺在姐姐里边的秋月赞同地点点头,附和姐姐说得话。   谢灵给两个闺女盖好被子,闻言,随口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想这么早睡觉?”   秋阳睁着大眼睛,说道:“星期一到星期五小姨都要早早去县城工作,都没有时间陪我们。可是明天小姨不用早起,所以我们要和小姨多说一会儿话。”   秋月也嘟着嘴开口:“小姨现在和姨夫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了,白天工作,晚上就光顾着陪小姨夫了,都没时间陪我们。”   两人的童言稚语只是单纯的表示不满,想让谢灵多和她们待一会儿。   但是,谢灵听完她们的话,脸瞬间爆红,晚上光顾着陪徐锐!!!   今天还不到八点就哄两个闺女睡觉,还不是因为周一到周五谢灵要早起,而明天谢灵可以睡懒觉,所以他们打算   “今天让你们早点睡,是因为小姨想让你们养好精神。明天咱们一家去奶奶那里吃饭。小姨也多陪陪你们。”   秋阳秋月听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去奶奶家吃饭这个还不稀奇,因为两个人这段时间中午一直在刘秋苗老俩口那吃饭。   可谢灵后面那句多陪陪她们则让她们心里高兴极了。   谢灵看到两个闺女脸上高兴奋色彩,她心里有些愧疚,最近因为忙着在医院学习,都没好好陪过她们。   见两个闺女乖乖闭上眼睛,谢灵亲亲两个闺女额头,温声说道:“睡吧,小姨明天陪你们耍。”   走出西屋,徐锐正好把堂屋门插好。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往睡觉的屋子走去。   这几天一直惦记着谢灵早起,徐锐怕她累着,所以两人一直没有亲热。   现在没有了时间的拘束,两人又食髓知味,不再控制欲/望。   徐锐结婚时,徐良才给他的小黄/书,他一直没有扔掉。   这晚,徐锐彻底对里面的内容进行了实践,谢灵被他折磨得不上不下。   “徐锐,你”此时,谢灵早已经变得昏昏沉沉,但可能对徐锐的怨念太过强烈,躺在炕上,嘴唇微张。   双手搂着徐锐的肩膀,在他耳边骂道。“你混蛋”   嘴上骂着,但那一双眼睛却迷离动人,身体娇软,徐锐看着身下的人,目光变得痴迷。   然后,亲亲她的眼睛,随即接着继续未完的动作。   两人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此时谢灵早已经提不起任何力气,眼睛也睁不开。全程由徐锐给她擦洗身子,换上新的内裤和睡衣。   被子上铺着的床单上面,早已混乱不堪,徐锐把床单扯掉。把谢灵放在被子里面。   谢灵躺在温暖的被子里,她下意识地往外挪了挪。   徐锐注意到她的动作,不自觉地轻笑,然后把她搂在怀里,亲亲她的脸,温声说道:“睡吧。”   第二天,早上六点,徐锐的生物钟自动响起,然后瞬间清醒。 第68章 户口   徐锐没有打扰谢灵, 放轻动作, 穿上衣服起身。-   简单洗漱后,去了厨房,从箱里拿出三个鸡蛋, 准备给谢灵和两个闺女煮鸡蛋吃。   做上水突然想起谢灵的话, 然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鸡蛋也给自己煮了一个。   自从谢灵出嫁, 谢家的锅就被她拿到了徐家。加上徐锐买的新锅一共有两个锅。   为了方便, 徐锐干脆给厨房建了两个灶台,反正有他在徐家的柴火不怕烧没。   一个锅煮鸡蛋另一个锅徐锐滚了小米粥配上红薯和疙瘩。   疙瘩里面被徐锐放了红糖,最后调了个白菜。   早饭很快做好,徐锐舀上饭先吃。   随后, 他把饭温到灶上, 进了卧室。   东屋, 谢灵还在熟睡,徐锐给她盖盖被子, 然后从柜子里给她拿出一套衣服放到炕边的桌子上。   “我去办上户口的事了。中午你先带着两个闺女去娘那儿, 我回来就去找你。”徐锐没上完初中就不念了, 但徐锐的一手钢笔字却是好极了,凌厉大气和他本人很像。   写纸条是谢灵和徐锐的约定, 谁要是出去办事另一个人如果不知道,就留下一张纸条,好让另一个人心中有数。   把纸条压在谢灵衣服的一角,然后转身离开。   徐锐当兵四年,后面两年刘建作为他的教官和直接上属, 帮了徐锐很多,甚至最后的转业。   虽然刘建没有对他说,但徐锐也能猜到是刘建在最后周璇,要不然以当时的情况,他不可能被转到运输公司。   所以,在谢灵跟他说了这件事后,徐锐心中就有了决定。   之后他就问过梁丰年给外地人办户口之类的情况。   梁丰年盘踞长县多年,人脉关系不是他可以相比的。这种事情问他更加靠谱。   经过了解才知道,以目前的大环境,给外地人转户口,说麻烦也不麻烦,只要有关系加上理由正当,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梁丰年作为运输公司运输部主任,物资大多不缺,但徐锐前几天找梁丰年问情况的时候还是准备了一斤白糖。   就像谢灵说得,人家不缺是人家的事,但他们必须要尽自己的心意。   徐锐到了队长王晋军家,王晋军已经收拾妥当。   看见徐锐,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锐子来了,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徐锐点点头,说道:“麻烦王叔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大前门,递给王晋军,说道:“叔,这是给您的。你拿着抽。”   大前门当然也是谢灵准备得,在这之前谢灵专门问过刘秋苗,队长的喜好。   徐锐虽说性子冷,但作为队里少有的当过兵又在城里上班的人,很受队里长辈们的待见。王晋军作为队长,也不例外。加上和徐锐他爹徐长喜是老伙计,这会儿也不客气,爽利地接过烟,笑容更大,开口道:“你这小子可比以前有人气多了。”   “对了,锐子啊,那派出所确定行吧!”王晋军在生产队一言九鼎,厉害得很,但面对公社干部,就算是派出所这种工作人员还是很客气得。   前几天锐子跟他说要给徐家的一个外地远方亲戚在南理上户口。   以他和长喜的关系,加上徐锐的面子,他肯定同意。就是怕人派出所不给办。   虽说徐锐已经说过能行,但王晋军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派出所的同志可严厉得很。   这话王晋军问过好几遍,不过徐锐没有不耐烦,开口说道:“放心吧,叔,是我上面的主任给介绍的人。”   徐锐回来南理一年多,队里人只知道他在城里运输公司上班,但具体职位除了徐家众人其他人还真不清楚。   这也是刘秋苗的嘱咐,不让他们说出去。一来是低调,二也是为了避免麻烦。   不过,在队里人看来就算是普通工人也很厉害了。   现在王晋军听到徐锐的说法,立刻就放心了,锐子的上属那可是领导,人家办事肯定行,说道:“那肯定能行。”   果然,去了派出所上户口的时候,当徐锐说出梁丰年和他的名字,那人根本没有多问。更没有提出本人必须在场的要求。   只问了一些基本信息,就把刘建的户口给办下来了。   这边事情办的顺利,徐家,谢灵才醒来。   谢灵躺在炕上伸了个懒腰,然后穿好衣服起身,看了看徐锐留得纸条,然后走出屋子。   堂屋,秋阳秋月正在坐在桌子前看小人书。两人一人拿着一本,坐在板凳上,身子坐得笔直,头低着,聚精会神看着手里的小人书。   谢灵走过去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吃饭了没?”   秋阳秋月闻言抬起头,看见谢灵,然后嘟着嘴说道:“小姨,现在都十点多了。我们七点就起来了。”   “是小姨太懒了。”谢灵有些惭愧,排除昨晚太过折腾的原因,谢灵确实喜欢睡懒觉。大多时候还没两个闺女起的早。   “小姨,姨夫不知道多会儿就出去了。但是他给咱们留了饭,小姨快去吃吧!”   谢灵洗漱完,简单吃了饭把锅洗了,教两个闺女认了会儿字儿,然后带着两个闺女去了徐家老俩口那儿。   谢灵和徐锐周一到周五都要去县城,没有时间来看两位老人,两个闺女白天还要拜托两老照顾。   所以,每个周六周日都会和老俩口一起吃饭。   去的时候谢灵把之前徐锐从单位里带的两斤猪肉都拎在手里。   前面两个闺女蹦蹦跳跳,谢灵拎着猪肉走在后面。   路上不时地遇上熟人。   “灵灵又去你婆婆那儿啊?”田四和几个妇女从前面走过来,看见谢灵笑着打起招呼。   谢灵笑的温和,说道:“是啊,去婆婆家蹭个饭。婶子们这是去哪?”   田四和几个妇女都是笑容满面,一看就是有喜事的样子。听到谢灵的问题,她们也不隐瞒,再说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事儿,所以开口回道:“给徐老大说亲去嘞!”   谢灵心里惊讶,给徐老大说亲?她记得徐老大好像三十多岁,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现在说亲?是不是有点晚了,不过一想想对方木匠的职业,说亲还是比较容易的。   “今天可是个好天气,办啥事都能成嘞!”谢灵面上笑着说道。   “哈哈,灵灵这话说得好。”   说了几句话,两方就告别各走各的了。   这边,田四几人告别谢灵,随即往继续往前走。其中一个妇女看看谢灵的背影,然后轻声说道:“徐家这新媳妇倒是个好的。”   “那可不,也不看是谁保得媒。”这话是田四旁边的田三说得,田三是田四的亲姐姐,而谢灵和徐锐当初订婚就是田四做得中间人。   “嘿,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是徐锐那小子主动看上人家姑娘,然后才让田四做得中间人。是不,田四?”   田四笑笑,说道:“是这样不错。是徐家主动看上谢灵,然后拜托我给两人做得媒。”   “这徐家虽然分家了,但这徐锐小两口还经常去看爹娘。尤其是这新媳妇,我见她去的最勤。不知如此,每次去的时候手里就没空着的时候。别看拿纸包的严严实实的,我猜肯定是好东西,我看弄不准是肉。”   “那刘秋苗对她也不错,你看那俩小丫头天天在秋苗那儿耍。上一次,和秋苗一起呐鞋垫的时候,她还带着两个小丫头,和那两个小丫头亲的很,肯定是当一家人养。”   “唉,你说秋苗这福享的,本来之前徐家分家,大家还笑话人家。结果人家现在反而过得好了,儿子媳妇孝顺,还不用给伺候一家老小,这日子可比以前自在多了。”   “谁说不是呢!”   双方性子都不错,所以才有现在的和睦。这是田四心里的想法,不过也没傻的说出来。   现在不少人羡慕眼红刘秋苗的好日子,都说这家分对了。   但真敢分家的一个也没有,要不就是怕以后老了动不了了儿子儿媳不孝顺,要不就是舍不得手中的权利。   毕竟没分家的时候,婆婆当家负责家里的一切,忙是忙点,但家里所有人都得顺着自己。   要是分家了,手里没钱没粮,谁会搭理你。尤其是,现在的婆婆可不像刘秋苗,大多都喜欢指使媳妇干这个干那个的,谁敢说儿媳妇心里没怨言。   问题很现实,嘴上不说,但大家心里都知道。   谢灵不知道几人的议论,她拎着肉跟在两个闺女身后进了厨房。   厨房里,刘秋苗正在赶面条。   “奶奶,我们来了。”   “奶奶,我来帮你。”   这段时间,秋阳秋月和刘秋苗待的时间最长,称呼也从刚开始地徐奶奶变成奶奶。   现在,刘秋苗是除了谢灵以外,两个闺女最亲的长辈,连徐锐这个正宗的姨夫也比不上。   这会儿,见了刘秋苗两个人叫的亲近。   刘秋苗见了两人,也是笑的开心,见两个小的还要洗手帮忙,笑的越发温和,说道:“你们两个可别来给奶奶添乱,面一会儿就赶好可以下了。”   “那我们可以做什么啊?”   “秋阳秋月帮奶奶看着锅吧,等锅里的水熬了就告诉奶奶一声。”其实,这哪用她们告诉,只不过是刘秋苗不忍两人失望,就随便给两人安排了个事。   果然,秋阳秋月听了立马变得高兴起来。 第69章 徐家日常   谢灵落后两个闺女几步走进厨房, 把纸包放在案板旁边。   “你又往这儿拿干啥子, 上次的还没有吃完。”刘秋苗一看纸包就知道是猪肉。这孩子有个啥好东西不留着,就会往这儿拿。刘秋苗心里熨贴媳妇有心,不过, 还是说了一句。   这小两口刚结婚, 现在又分家了, 刘秋苗就怕俩人不会精打细算过日子, 有个啥也存不住。   所以,这会儿她唠叨开:“有啥好东西得先存着,不要一下就给吃完了,等以后办事真正用到了你们就该着急了。管家方面, 女人终归要比男人细心, 家里的钱粮就得你收着, 这时候可别由着锐子。   锐子每个月从单位领得那点粮食估计他一个人吃就够呛。家里还有没有啦?要是不够就和你几个哥嫂说,和她们拿钱买总比和其他人强。”   谢灵把猪肉放在案板上, 舀了一盆冷水开始洗肉, 听到刘秋苗的话, 笑了笑说道:“还有不少,够几个月的了。”   徐锐单位每个月都发粮食, 不过仅仅徐锐一个人的供应,只有三十斤,不过都是细粮。   所以,谢灵和徐锐加上两个闺女都是早上细粮,晚上粗粮, 配着吃。   一边说着话,谢灵把肉放到案板上。她看看手上的红痕,感觉这水水可真凉啊,谢灵已经好久没有用冷水洗过东西了,凉得手有些红。   “娘,家里的山菇放在哪里?”一边处理肉,谢灵一边问道。   刘秋苗听到她问题,不禁看向谢灵那边,见她把所有的肉都切了,然后惊呼一声,道:“你这大花头,告诉你别切完,你还真就不听。这可是有两斤,切这么多干啥子?”   “这次弄多点,配上山菇和土豆,炖在一起,正好吃面。剩下了也没事,还有晚上和明天呢。”谢灵笑笑,她这次要是不弄完,婆婆该省下来一直存着了。   存个好几天,肉就不好了,人吃着对身体也不好。所以,谢灵干脆把它全做了,婆婆怕坏了浪费也会尽快吃完的。   这是谢灵心里的想法,不过面上还是笑嘻嘻地,说道:“咱们家一大家子呢,咋吃不完,光说徐锐,他那大胃口娘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您儿子有出息,等您下次想吃了,再让他弄。”   听她这么说,刘秋苗真是好气又好笑,肉已经切了,刘秋苗也不再管她,只说道:“山菇在右边的桌子下面,土豆在草袋里,你自己拿。”   “好嘞,您擎等着我的手艺吧。”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徐锐走了进来。   “呦,大忙人回来了。”这是刘秋苗说得,说话时语气里带着埋怨。   徐锐还是一言不发,走进来看看水缸,然后拎着水桶准备去外面打水。   “这孩子”真是,要不是她儿子,她真受不了锐子这性子。   母子间的事情谢灵可不掺和,她没说话,只是埋头做手上的事。   徐锐把水缸填满水,又把厨房里的脏水给倒了,之后洗洗手。   “我去找队长办上户的事了。”这会儿才有时间回复他娘的话。   一旁的谢灵听着有些无语,娘之前问你,你不说,现在办完事才准备说。这是娘重要还是活儿重要?   要是她有这么个儿子,估计也要气死,这情商有些着急。   这么一想,谢灵嘴角弯起。   而正扯面的刘秋苗果然瞪了徐锐一眼,不过想起正事,刘秋苗说道:“给人上户口那事没问题吧?”   徐锐走到谢灵面前夺过她洗土豆的活计,一边回应刘秋苗的话,道:“没问题。”   “那人家没问咱怎么多了个远房亲戚?那亲戚为什么来投靠咱?”刘秋苗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问。”   徐锐话太少,刘秋苗听着不太满意,还是谢灵说道:“娘,徐锐找他的领导说过这件事,估计是人家领导和派出所的同志认识,所以才这么容易。”   说完,碰碰徐锐的胳膊,问道:“是不是这样?”   徐锐一边洗菜,一边说道:“是。”   刘秋苗点点头,把面拿起来放进锅里,说道:“人家之前在部队上帮了你很多,你也要好好报答人家。给人家办好这事,之后人来了你们也得给人安排好住处,能帮得就帮,当然要是超出咱们范围之外得咱也无能为力。”   一边秋阳秋月眼睛看着锅,不时地天天柴火,刘秋苗把面下进锅里,然后看着两人认真的模样,摸摸两人的小脸,说道:“你俩快起来,奶奶在这儿看着就行。”   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   “出去了先洗洗脸和手,你看你俩那小脸熏的。”刘秋苗看看两人的小灰脸,想想两人之前白白净净地小嫩脸,有些心疼,顿时都后悔让两个闺女看火了。   闺女可不像小子,磊磊那小子糙,每天身上在外面耍,身上灰凸凸得,以前捣乱的时候刘秋苗就让他看火。   以前家里没小闺女,她也没注意过这个问题。   秋阳秋月倒不介意,毕竟以前在谢家也帮小姨看过火,两人只仰起小脸朝刘秋苗笑的开心,一点没发觉刘秋苗的情绪。   倒是一旁的谢灵注意到刘秋苗的语气,她笑着道:“俩闺女以前在谢家的时候就帮我看火,两人习惯了。不过,娘,厨房里这个灶台时间长了吧,感觉烟气不太通。”   说完,随即看向两个闺女,温声嘱咐道:“外面盆里有水,就着太阳应该温了,你们俩去洗洗耍吧!”   一旁刘秋苗听到谢灵的话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开始说起灶台的事:“这灶台还是锐子小时候弄得,都这么多年了,也变得老旧了。不过,还能用就将就着用了。”   谢灵说道:“正好下午徐锐没事,让他给您修修吧。”老人闻烟味可不好。   这又不是啥大事,刘秋苗正准备说不用。   这时徐锐也开口说道:“徐文在家,下午我叫上他,把厨房全部修整修整。”厨房确实时间长了。   刘秋苗闻言没再拒绝,这是儿子媳妇的心意,她在拒绝就不好了。   谢灵做了猪肉山菇炖土豆,舍了不少油,照刘秋苗的话说就是:倒这么多油不香才怪。   徐家刘秋苗徐长喜老俩口、谢灵夫妻俩加上两个闺女,吃得饱腾腾得。   面吃没了,菜还有不少,给徐家三兄弟每家送了一碗,然后谢灵把剩下的一大碗菜放在冷水盆里。   提醒刘秋苗道:“娘,您和爹可得早点把菜吃了,虽说这天气不热了,但也得注意。”   刘秋苗点点头,说道:“知道了。”说着,感觉大腿有点疼,停下手中的活计捶捶腿,说道:“以前一直干活的时候腿还不疼,现在闲下来了这腿却疼起来了。”   说着,她自嘲道:“还真不是享福的命。”   现在,刘秋苗在外人眼里非常享福,不用上工不用伺候一家老小,还不用看孩子。   但在徐家四个兄弟还小得时候,刘秋苗却过的艰难。   那会儿上有公公,下有四个儿子,大伯去世后,还得顾着侄子。   所以,刘秋苗和丈夫为了多挣钱,黑天摸地地干重活。   以前一直干着活还看不出来,这不一闲下来反而不好的症状都出来了。   谢灵在一旁安慰:“您可别这么说,娘这毛病早点看出来反而好,要是以后才看出来就晚了。我前几天拿的膏药您也多贴贴,过几天我再给您从医院拿。 是一男一女,两人穿着绿军装,四个口袋的,可不是咱们这种普通同志穿的那种。”   谢灵回过神,笑着道谢,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梁同志,我马上就出去。”   “行,那我先过去了。”   “好。”   “灵灵,你丈夫肯定人很好,要不然转业这么久了,竟然还有战友专门来找他。”   一个星期下来,不仅熟悉的不仅是医院和护士,谢灵和苏芋的关系也变得亲近起来。   关于已经结婚以及家庭情况,谢灵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苏芋已经知道了谢灵的丈夫以前当过兵,转业后,现在在运输公司上班。   苏芋为人质朴,说起话来也十分单纯。   而谢灵听到她这话,噗嗤一笑,仅仅是战友怎么能证明他人好呢!   这是苏芋没见过徐锐,才说这话。要是见了徐锐,说不定就不觉得了。   “苏芋,麻烦你把我的笔记本和笔拿进去了。我去外面看看。”   苏芋接过笔记本和笔,说道:“你快去吧,正好了,我还能借你的笔记本看看。”   每次鲁长敏给她们两人讲解医学知识的时候,两人都拿着笔记本认真做笔记。   可是,谢灵每次记得都比她的全,还详略分明。这点让苏芋十分佩服。   谢灵出了医院大门,看看四周然后走到右前边的大树下。   看到谢灵的身影,顾长勇和刘芳就已经看到她了,见她往这边走,两人也迎上去。   “两位同志好,听医院的工作同志说我丈夫的战友找我。我就赶紧出来。这不一看气质就觉得是您两位找我。”谢灵尽管心里怀疑,但说出的话却是尽显亲近,脸上扬起笑,配上她温和的目光,态度显得十分和善。   这是个长袖善舞的女同志!   这是顾长勇和刘芳两人对徐锐妻子的第一印象。   其实,也就徐锐看谢灵带着高倍滤镜,觉得谢灵聪明但娇嫩需要他的保护。   但在外人看来谢灵是柔中带刚,最会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   起码,在顾长勇和刘芳看来是这样,她们这种人不管严肃也好,温柔也罢,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识人。   不过,两人对谢灵还真讨厌不起来,反而印象不错。   “我们今天来找谢灵同志,是有事求谢灵同志帮忙。”跟聪明人说话,两人也不准备拐弯抹角。刘芳和谢灵一样是女同志,所以由刘芳开口。   在见到两人,也就是自称徐锐战友的两位同志后,谢灵心里就有了底。   不管是不是徐锐的战友,和徐锐关系好不好,但她们应该和徐锐有些渊源。毕竟,两人和她刚开始见徐锐时的气质太像了。   孤独,野性,犀利。甚至包括掩藏的技巧。她刚出来时可完全没注意到两人,可片刻后就发现了。要说她们不是故意的,自己可不相信。   再说,现在在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她们也不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把所有思路在心里过了一遍,谢灵冲两人笑笑,说道:“医院左边那有个木制长椅,咱们就去那儿说吧。”   谢灵和刘芳坐在长椅上,顾长勇站在一边。   “我们和徐锐一个队伍出身,我和他不熟,不过顾长勇和徐锐很熟,两人经常一起出任务。   我们这次来长县,就是想求徐锐一件事。”   谢灵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她说。   “我们老师也就是队伍的总指挥,他的身体有些不太好。现在部队的环境又有些乱,所以我们希望老师能在长县停留一段时间。   甚至于,可以在下面的生产队安家。所以,我们希望徐锐可以帮忙。”   安家,以现在的情况,人口是不能随意变动的,安家也就意味着上户口。可是外来户口是那么随意上的吗?   刘芳说完有些把不准,随即目光看向谢灵,发现她嘴角含着笑,还是十分平静。看不出赞同还是拒绝。   咬咬牙又继续开口:“徐锐当初是老师带进队伍,之后又受到老师的许多的指导和帮助。还有一件事,徐锐可能不知道。他退伍转业,能到运输公司上班也是老师给他动用关系周旋的。   要不然,就算他军衔再高,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待遇。我知道说这些有些不好,我们也没有挟恩图报得意思,但我们是真的希望徐锐可以看在以往的恩情下,帮帮忙。”   谢灵摇摇头,看向刘芳。笑着说道:“刘芳同志,你说了一大通,态度诚恳,语气温和,看似把情况交代了。可是,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比如,这位老师是因为什么好好的医院疗养院不待,非要她们这儿小地方?   让徐锐帮忙会不会牵连到徐锐?      刘芳心里感叹,聪明人就这点不好,最会抓重点。   她十分诚恳地说道:“谢灵同志,其他的事情涉及到一些保密事项,不能和你说。这次来找你,也主要是想让你回去告诉徐锐,和他商量一下。同时也希望你理解,能帮忙劝说一下最好。”   “具体就是这样,徐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谢灵躺在炕上,靠在男人怀里,轻声开口。   “你觉得我在想什么?”徐锐看向怀里的女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回问。   “我觉得你会帮。”   之前那两人不找徐锐来找她说这事,谢灵觉得应该是两人知道徐锐的性子。所以才想进行夫人外交。   可是他们还是不够了解徐锐,更不了解谢灵。   谢灵尊重徐锐的意见,不会因为两人关系亲近就主导徐锐的思想。   而徐锐,确实是冷心冷情,但徐锐注重原则。如果那位老师真的对徐锐有恩,徐锐不会不帮。   所以,她的男人啊,就算性子寡淡,与常人不太相符,但也没有失去做人的基本准则。   徐锐把怀里女人搂的更紧,口中喃喃自语:谢灵,谢灵“我在,怎么了。”被男人抱得有些疼,但谢灵没有抗拒,只温柔地回应。   “我想要你。”   随即,谢灵的“好”字被吞噬在唇齿之间。 第66章 文艺兵   几天后, 顾长勇一行二人低调来到南理生产队。   当初建新房的时候, 徐家的院子建的比较大,院子里依照谢灵的嘱咐,徐锐种上了桃树和樱桃树。   此时, 两个男人站在枯黄的树下。   “徐锐, 真是有谢想到啊!”顾长勇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突然感叹道。   “没想到什么?”虽然帮了他们, 但徐锐并无和他们叙旧的念头, 甚至连见他们都不想见。只不过,欠了教官的人情,他是一定要还清的。   所以,此时此刻徐锐面无表情, 气势冰冷, 一点不像在谢灵面前的舒缓。   “没想到你会帮忙, 没想到你这么快结婚,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出来了。”顾长勇和徐锐除了执行任务以外几乎没有交集, 但要知道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执行任务中。   所以, 他自认对徐锐有几分了解, 徐锐面冷心更冷,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和欲/望, 一点不像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儿。   知道他结婚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乡下结婚早,他不想结,父母也会催。   但是今天见了他,才发现这人在他那位妻子面前和以前相比完全是两个样。   最重要的是气质和精神都有了变化。   他们这种长期在刀口上舔血的人, 表现上看没什么,但其实心里早已变得十分压抑,甚至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生死。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刘芳在执行完一次任务后,经过心里测试和心理辅导,依旧不能恢复正常,后来老师不顾刘芳的反对,就把刘芳转成文艺兵。   可是徐锐现在不一样了,变得有所畏惧,眼睛也不再冷漠。   而那个来源不出意料的话应该就是他那位妻子了。   这样的徐锐真是让他想不到啊!不过,想想这几天和谢灵的接触,她确实是个优秀的女同志。   “你现在再也进不了队伍了!”有所畏惧的兵他见过,但像徐锐这样一双眼睛都在妻子身上的人他却是没见过的。   “是,我执行不了任务了。”徐锐点点头,顾长勇的话他没有反驳。想起谢灵他的神色瞬间柔和下来。   顾长勇听到他这话,彻底笑了起来,说道:“队伍已经没有了,还管能不能进队伍这些干嘛。算了,我和你说说其他事吧!”   “嗯。”   见徐锐又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顾长勇有些好笑。   “徐锐,从以前从现在,你这人都太独了。咱们一起工作两年,怎么说也是战友。以前咱们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太过接触,可是现在,你还是那个鸟样。”   平时严肃沉稳的顾长勇遇到徐锐这块硬石头也话唠起来。   不等徐锐回应,他继续说道:“刘芳在你走之后她就转成了文艺兵,我后来也到了普通部队。两个月前,我和刘芳结婚了。我俩虽然没有那种感情,但相处这么多年亲情也是有的。我们还在部队上,不能离婚,但我觉得这样挺好。”   “刘教官帮过我很多次,我会把刘教官的事情办好。所以,不用你不用这样。”徐锐突然打断顾长勇的话,开口对他说道。   顾长勇严肃沉稳,就算把徐锐当做战友,故友重逢有话要讲,但也不会这么啰嗦。   唯有一点值得他这么套近乎,就是刘教官的事情。   徐锐并不想听他们的事,而已经答应的,既然答应了他就会办好。   顾长勇顿了一下,接着苦笑道:“我都忘了你比我更敏锐。”突然,他又想起老师的叹息:那小子是个天生的猎手,可惜了   院子里气氛沉闷,而堂屋却是一片和谐。   谢灵长袖善舞,见人三分笑,不存恶意。刘芳温和精干,自从转成文艺兵后她周身的气质也变得柔和不少。   两人都带着善意,此时交流起来格外顺利。   “我以前和我爱人还有徐锐他们是一个队伍,所以一年前意外转成文艺兵,我十分不满。不过,后来当文艺兵放了一段时间突然觉得,也挺好的。”刘芳说到这儿,突然有些唏嘘,当时她何止是不满,简直就是抵触极了。   她顾长勇以及徐锐待的队伍,主要是执行一些特级保密任务,一些黑暗的肮脏的任务都由他们来完成。   她执行完一个任务后出现了严重的心理疾病,那时候她正处于严重暴躁的时候,老师还让她转成文艺兵,当时她简直想杀人。   这个杀人不是形容夸张,而是真的要杀人,只不过被老师给制住了。   她清醒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太危险了,要是没有老师,以她当时的状态真的会闯下大祸。   之后她不再抗拒转入文艺队。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当文艺兵也挺好的。   对于她来说轻松至极的训练,更多的则是为将士们表演节目,给予他们精神上的支持。   加上轻松平静的环境,她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一个是纯粹黑暗,无论做多大的贡献都不能为人所知,有的只是军衔上的快速提升。   另一个是纯粹的光明,无论表现得怎么样,都可以得到将士们极大的欢迎和鼓励。   那种感觉太好了,让她彻底爱上了这份职业。   “那你这次也是带着工作来的吧!”谢灵坐在刘芳的旁边,突然说道。   刘芳闻言点点头,说道:“文艺兵也是兵,服从命令执行任务是天职,怎么能擅离职守。这次来长县也是因为北方三大军区要在北方几省招收文艺兵。”   谢灵听到她这话有些惊喜,说道:“文艺兵招收已经开始了吗?生产队的人可以报名吗?”   谢灵此时一脸关切,让刘芳有些讶异,然后开口说道:“已经开始了。我们是考虑过在生产队招人的,也和县招办提过几句,不过不是重点。   而且,最重要的是生产队的人不多不符合条件。”   说道这儿,刘芳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这个时候,文艺兵待遇不错,很多人报名,不过只有几个名额,所以竞争很激烈。包括一些有关系的,也会算在里面。”   就她所知的,长县有五个名额,已经有两个名额被占用了。   “那原则上来说,生产队的女孩儿是可以报名的对吧!”   刘芳点点头,“可以,你有认识的女孩儿想进部队?”   如果谢灵有要她帮忙的事情,她一定尽力帮。   毕竟,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如果徐锐能办成事情,那接下来几年甚至十几年老师都会留在这儿。   她和顾长勇都照顾不到,唯有麻烦谢灵和徐锐。   光靠恩情是不靠谱的,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利益上的交换。   谢灵心里高兴,面上也带着笑意,说道:“出嫁前,我在谢家沟生产队管过宣传队,队里有一个女孩儿唱歌特别好听。她的嗓音条件非常出色,待在乡下可惜了。如果能进部队当文艺兵,也是很好的出路。”   谢灵不像是个说大话的人,而且就算不像谢灵说得那样优秀,只要能看的过去她都能给她弄到文兵队去。   “现在还不晚,我可以给她报上。”刘芳点点头,试着说道。   谢灵摇摇头,有些欣喜又有些犹豫,片刻她开口说道:“这只是我的想法,还不知道那位姑娘和家里人怎么想。得等我问问她们的意见再说。”   刘芳拉住她的手,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她家问问,如果愿意入,正好我看看她的条件,然后给她报上。”   “啊,这不好吧,你们刚来还没坐多久,就让你奔波。”   刘芳摇摇头,手脚利落的拉着谢灵往外走,开口说道:“军人就是遇到什么事就快点做完,哪能拖沓。”   这话,让谢灵不好再拒绝。   走到院子里,谢灵挣脱开刘芳的手,走到徐锐面前。   “我和刘芳骑自行车去谢家沟一趟,你先在家招待顾同志。下午,天气有点凉,带顾同志回家里坐吧。”   徐锐神色柔和,给谢灵整整领子,说道:“好,你去吧,路上小心。晚上我做饭,你早点回来。”   谢灵甜笑道:“好,我早点回来。”   旁边,另外一对夫妻早已目瞪口呆。就去那么一小会儿,这两人活像要几年不见似的。   徐锐和谢灵说完,突然看向刘芳,说道:“刘同志,谢灵没有碰过自行车,所以就麻烦你带她了。”   刘芳:“”这用得着你说?   出了徐家,谢灵给刘芳指路,刘芳带着谢灵往谢家沟去。   下午四点,李春和刚从宣传队排练回来。   正在家里喂鸡,一边给鸡倒食嘴里哼着歌。   “春和?”   突然,她听到一阵喊声,扭过身子看向大门口,然后快速跑向门口。   她一脸惊喜地看向门口的人,笑容满面,开口说道:“谢灵姐,你怎么来我家了?”   谢灵可以说是李春和音乐路上的启蒙导师,去年就算谢灵退出宣传队后,李春和也经常去谢家,或是向谢灵请教一些问题,或是和谢灵谈心。   可以说,她最敬佩的人是谁?毫无疑问是谢灵,最亲近的除了家人也还是谢灵。   所以,此刻见到谢灵李春和的心里除了欣喜还是欣喜。   “我来跟你说件事儿。”谢灵走进门,接过李春和递过来的水,开口说道。   “您有啥事就说,我听着嘞。”李春和给两人倒了水,坐在谢灵的对面,开口说道。   “最近上面来人招文艺兵,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去部队?”此刻,谢灵面上平静,但她心里却有些紧张。   李春和听完直接愣住了?文艺兵?文艺兵?这三个字回荡在她脑海。   半晌后,她开口说道:“我可以吗?我怎么能报?” 第67章 多陪陪她们   在李春和的印象中, 文艺兵穿着庄重的绿军装, 身姿高挑优美,看起来英姿飒爽,绝对是这个年代女孩儿羡慕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 李春和是真的热爱音乐, 而文艺团则是目前最大的舞台, 也是对李春和来说最好的学习深造的平台。   她有些不敢想象, 谢灵姐竟然和她说起这种事情。因为过往谢家沟从没有出过文艺兵。   所以,这时的她面对两人有些愣愣的。   谢灵噗嗤笑开,温声开口:“你怎么不可以,你是我见过唱歌唱的最好的人, 怎么不可以报。不过, 报名时能报上, 但能不能被选上就得看你自己。”   来之前,刘芳的意思她听懂了。只要有刘芳的关系在, 李春和只要基础过得去, 就一定可以被选上。   谢灵不准备拒绝这个人情, 但也不会告诉李春和这件事。   要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选上,李春和就退却了, 谢灵才是真的失望。连一争的信心都没有,这样的人不值得谢灵推荐。   而李春和也没有辜负她的希望,毫不犹豫地猛点头说道:“谢灵姐,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肯定要报。”不报才是傻子。   李春和是大大咧咧的,但她不傻, 以前从来没有过人来生产队招文艺兵。   最近她也没听到消息,只可能是谢灵姐认识人所以才主动给她这个机会。   而跟谢灵姐一起来的旁边穿绿军装的女人,虽然刚刚只介绍了名字没有介绍其他,但李春和感觉应该就是和这个大姐有关。   李春和心中猜测着,而谢灵听到她的回复露出笑容,问道:“不过这种事也算是大事,要不要和你家里人商量一下?”   李春和摇摇头,说道:“我爹我娘还有我奶我弟都不在家,也不用和她们商量,她们要是知道了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现在谁家当了兵可光荣得不得了,更不用说李春和还是文艺兵。   谢灵觉得家里人肯定会不舍李春和走远,又长时间不回家。但不同意肯定不会。   所以她不再考虑这个问题,转而开始向她介绍起刘芳:“刘姐就是负责长县文艺兵的招收,一会儿你可以跟她说说情况,她也会问你一些问题。合适的话就可以定下来。”说话时,谢灵眼神中带着鼓励。   李春和看向刘芳,目光中带着期盼和紧张。-   刘芳没有废话,直接开始问话:   “家庭成分?”   “是贫农。”   “文化程度?”   这个问题问住了李春和,她变得更加紧张,然后有些犹豫地开口:“没上过学。”   刘芳闻言皱眉,这个真是不好办那!   “她之前跟着宣传队的人识字。”   经过谢灵的提醒,李春和眼睛一亮,赶忙说道:“对,我跟着谢灵姐还有小米她们学过不少字。谢灵姐给过我二十张曲谱,曲谱上的歌词我都认得。”   刘芳点点头,这个还有点靠谱。   一旁的谢灵补充道:“春和会看曲谱,学过一些专业地音乐知识。”   刘芳听后有些惊讶,这个可是不常见啊!   点点头表示知道后继续问道:“知道自己的身高和体重吗?”   “啊”这个,李春和挠挠头,这个问题真是问住她了,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高有多重,乡下大多数人都不会在意这个。也没有精准地量过。所以,她摇摇头。   刘芳看向她整个人,李春和明显比谢灵低,但也不算矮。   刘芳仔细打量她片刻,估计了一个数字,一米六左右,应该在标准之上。   至于体重,李春和不属于消瘦型。   “唱几句给我听听。”片刻后,刘芳继续开口。   这个是最简单了,李春和利落点点头,开始唱出声:“万物生长靠太阳”   《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第一句出来,刘芳就眼前一亮,这个声音简直绝了。   沙哑清澈空灵,这个姑娘确实有一副好嗓子。刘芳心中惊喜,这种条件比自己的底线好处好几个度,但刘芳没有打断她。   李春和一旦唱起来,直接进入状态,这时候的她脑海里已经完全没有谢灵刘芳的存在,只一心唱歌。   “雨露滋润禾苗壮不落的太阳。”   李春和以低沉的音调进行收尾,然后才想起屋里的两人,随即看向刘芳,眼神紧张。   而刘芳露出自来到屋里的第一个笑,主动握住李春和的手,温声开口:“李春和同志,你唱歌很有感情,嗓音也很出色。加入文艺团假以时日一定是位优秀的同志。”   最后一句话谢灵也说过,因为李春和的天赋太过明显出众,任何听过她唱歌的专业人员都毫不怀疑。   李春和回握刘芳的手,显得十分激动,刘芳的话显然是对她最好的肯定。   “刘同志,那我这是可以进部队了吗?”   刘芳温和一笑,然后摇摇头,在她紧张的神情下说来说道:“这个得等你去县城体检完才能决定,如果体检过关,那百分之百地没问题。”   李春和激动地使劲儿点头,然后临近握住刘芳的手,说道:“谢谢刘同志。”   然后又看向一旁的谢灵,说道:“谢灵姐,真的太感谢你了。”   李春和此时心中充满感恩,她觉得自从加入宣传队起就处处充满惊喜。   而这一切她最感谢的人就是谢灵了。   说完正事,谢灵和刘芳待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   晚饭,刘芳和顾长勇没在徐家吃直接离开了。   借口是刘芳急着回去工作,至于真正的原因,到底是嫌谢灵夫妻俩都腻歪,还是看出徐锐的不欢迎,只有他们心里知道了。   今天是周六,谢灵不用去医院学习,徐锐不用上班,明天也是休息时间。   所以,两人吃过饭后,谢灵去西屋哄两个闺女睡觉,而徐锐则负责洗锅。   不到十一月,但谢灵早早地就给两个闺女的炕生起了火。   给两个闺女讲完睡前故事,然后摸摸两人的头,对她们温柔一笑,开口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秋阳秋月该睡觉了。”   “小姨,我们今天不想这么早睡。”秋阳躺在暖呼呼的炕上,看向坐在炕边的谢灵说道。   躺在姐姐里边的秋月赞同地点点头,附和姐姐说得话。   谢灵给两个闺女盖好被子,闻言,随口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想这么早睡觉?”   秋阳睁着大眼睛,说道:“星期一到星期五小姨都要早早去县城工作,都没有时间陪我们。可是明天小姨不用早起,所以我们要和小姨多说一会儿话。”   秋月也嘟着嘴开口:“小姨现在和姨夫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了,白天工作,晚上就光顾着陪小姨夫了,都没时间陪我们。”   两人的童言稚语只是单纯的表示不满,想让谢灵多和她们待一会儿。   但是,谢灵听完她们的话,脸瞬间爆红,晚上光顾着陪徐锐!!!   今天还不到八点就哄两个闺女睡觉,还不是因为周一到周五谢灵要早起,而明天谢灵可以睡懒觉,所以他们打算   “今天让你们早点睡,是因为小姨想让你们养好精神。明天咱们一家去奶奶那里吃饭。小姨也多陪陪你们。”   秋阳秋月听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去奶奶家吃饭这个还不稀奇,因为两个人这段时间中午一直在刘秋苗老俩口那吃饭。   可谢灵后面那句多陪陪她们则让她们心里高兴极了。   谢灵看到两个闺女脸上高兴奋色彩,她心里有些愧疚,最近因为忙着在医院学习,都没好好陪过她们。   见两个闺女乖乖闭上眼睛,谢灵亲亲两个闺女额头,温声说道:“睡吧,小姨明天陪你们耍。”   走出西屋,徐锐正好把堂屋门插好。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往睡觉的屋子走去。   这几天一直惦记着谢灵早起,徐锐怕她累着,所以两人一直没有亲热。   现在没有了时间的拘束,两人又食髓知味,不再控制欲/望。   徐锐结婚时,徐良才给他的小黄/书,他一直没有扔掉。   这晚,徐锐彻底对里面的内容进行了实践,谢灵被他折磨得不上不下。   “徐锐,你”此时,谢灵早已经变得昏昏沉沉,但可能对徐锐的怨念太过强烈,躺在炕上,嘴唇微张。   双手搂着徐锐的肩膀,在他耳边骂道。“你混蛋”   嘴上骂着,但那一双眼睛却迷离动人,身体娇软,徐锐看着身下的人,目光变得痴迷。   然后,亲亲她的眼睛,随即接着继续未完的动作。   两人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此时谢灵早已经提不起任何力气,眼睛也睁不开。全程由徐锐给她擦洗身子,换上新的内裤和睡衣。   被子上铺着的床单上面,早已混乱不堪,徐锐把床单扯掉。把谢灵放在被子里面。   谢灵躺在温暖的被子里,她下意识地往外挪了挪。   徐锐注意到她的动作,不自觉地轻笑,然后把她搂在怀里,亲亲她的脸,温声说道:“睡吧。”   第二天,早上六点,徐锐的生物钟自动响起,然后瞬间清醒。 第68章 户口   徐锐没有打扰谢灵, 放轻动作, 穿上衣服起身。-   简单洗漱后,去了厨房,从箱里拿出三个鸡蛋, 准备给谢灵和两个闺女煮鸡蛋吃。   做上水突然想起谢灵的话, 然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鸡蛋也给自己煮了一个。   自从谢灵出嫁, 谢家的锅就被她拿到了徐家。加上徐锐买的新锅一共有两个锅。   为了方便, 徐锐干脆给厨房建了两个灶台,反正有他在徐家的柴火不怕烧没。   一个锅煮鸡蛋另一个锅徐锐滚了小米粥配上红薯和疙瘩。   疙瘩里面被徐锐放了红糖,最后调了个白菜。   早饭很快做好,徐锐舀上饭先吃。   随后, 他把饭温到灶上, 进了卧室。   东屋, 谢灵还在熟睡,徐锐给她盖盖被子, 然后从柜子里给她拿出一套衣服放到炕边的桌子上。   “我去办上户口的事了。中午你先带着两个闺女去娘那儿, 我回来就去找你。”徐锐没上完初中就不念了, 但徐锐的一手钢笔字却是好极了,凌厉大气和他本人很像。   写纸条是谢灵和徐锐的约定, 谁要是出去办事另一个人如果不知道,就留下一张纸条,好让另一个人心中有数。   把纸条压在谢灵衣服的一角,然后转身离开。   徐锐当兵四年,后面两年刘建作为他的教官和直接上属, 帮了徐锐很多,甚至最后的转业。   虽然刘建没有对他说,但徐锐也能猜到是刘建在最后周璇,要不然以当时的情况,他不可能被转到运输公司。   所以,在谢灵跟他说了这件事后,徐锐心中就有了决定。   之后他就问过梁丰年给外地人办户口之类的情况。   梁丰年盘踞长县多年,人脉关系不是他可以相比的。这种事情问他更加靠谱。   经过了解才知道,以目前的大环境,给外地人转户口,说麻烦也不麻烦,只要有关系加上理由正当,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梁丰年作为运输公司运输部主任,物资大多不缺,但徐锐前几天找梁丰年问情况的时候还是准备了一斤白糖。   就像谢灵说得,人家不缺是人家的事,但他们必须要尽自己的心意。   徐锐到了队长王晋军家,王晋军已经收拾妥当。   看见徐锐,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锐子来了,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徐锐点点头,说道:“麻烦王叔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大前门,递给王晋军,说道:“叔,这是给您的。你拿着抽。”   大前门当然也是谢灵准备得,在这之前谢灵专门问过刘秋苗,队长的喜好。   徐锐虽说性子冷,但作为队里少有的当过兵又在城里上班的人,很受队里长辈们的待见。王晋军作为队长,也不例外。加上和徐锐他爹徐长喜是老伙计,这会儿也不客气,爽利地接过烟,笑容更大,开口道:“你这小子可比以前有人气多了。”   “对了,锐子啊,那派出所确定行吧!”王晋军在生产队一言九鼎,厉害得很,但面对公社干部,就算是派出所这种工作人员还是很客气得。   前几天锐子跟他说要给徐家的一个外地远方亲戚在南理上户口。   以他和长喜的关系,加上徐锐的面子,他肯定同意。就是怕人派出所不给办。   虽说徐锐已经说过能行,但王晋军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派出所的同志可严厉得很。   这话王晋军问过好几遍,不过徐锐没有不耐烦,开口说道:“放心吧,叔,是我上面的主任给介绍的人。”   徐锐回来南理一年多,队里人只知道他在城里运输公司上班,但具体职位除了徐家众人其他人还真不清楚。   这也是刘秋苗的嘱咐,不让他们说出去。一来是低调,二也是为了避免麻烦。   不过,在队里人看来就算是普通工人也很厉害了。   现在王晋军听到徐锐的说法,立刻就放心了,锐子的上属那可是领导,人家办事肯定行,说道:“那肯定能行。”   果然,去了派出所上户口的时候,当徐锐说出梁丰年和他的名字,那人根本没有多问。更没有提出本人必须在场的要求。   只问了一些基本信息,就把刘建的户口给办下来了。   这边事情办的顺利,徐家,谢灵才醒来。   谢灵躺在炕上伸了个懒腰,然后穿好衣服起身,看了看徐锐留得纸条,然后走出屋子。   堂屋,秋阳秋月正在坐在桌子前看小人书。两人一人拿着一本,坐在板凳上,身子坐得笔直,头低着,聚精会神看着手里的小人书。   谢灵走过去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吃饭了没?”   秋阳秋月闻言抬起头,看见谢灵,然后嘟着嘴说道:“小姨,现在都十点多了。我们七点就起来了。”   “是小姨太懒了。”谢灵有些惭愧,排除昨晚太过折腾的原因,谢灵确实喜欢睡懒觉。大多时候还没两个闺女起的早。   “小姨,姨夫不知道多会儿就出去了。但是他给咱们留了饭,小姨快去吃吧!”   谢灵洗漱完,简单吃了饭把锅洗了,教两个闺女认了会儿字儿,然后带着两个闺女去了徐家老俩口那儿。   谢灵和徐锐周一到周五都要去县城,没有时间来看两位老人,两个闺女白天还要拜托两老照顾。   所以,每个周六周日都会和老俩口一起吃饭。   去的时候谢灵把之前徐锐从单位里带的两斤猪肉都拎在手里。   前面两个闺女蹦蹦跳跳,谢灵拎着猪肉走在后面。   路上不时地遇上熟人。   “灵灵又去你婆婆那儿啊?”田四和几个妇女从前面走过来,看见谢灵笑着打起招呼。   谢灵笑的温和,说道:“是啊,去婆婆家蹭个饭。婶子们这是去哪?”   田四和几个妇女都是笑容满面,一看就是有喜事的样子。听到谢灵的问题,她们也不隐瞒,再说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事儿,所以开口回道:“给徐老大说亲去嘞!”   谢灵心里惊讶,给徐老大说亲?她记得徐老大好像三十多岁,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现在说亲?是不是有点晚了,不过一想想对方木匠的职业,说亲还是比较容易的。   “今天可是个好天气,办啥事都能成嘞!”谢灵面上笑着说道。   “哈哈,灵灵这话说得好。”   说了几句话,两方就告别各走各的了。   这边,田四几人告别谢灵,随即往继续往前走。其中一个妇女看看谢灵的背影,然后轻声说道:“徐家这新媳妇倒是个好的。”   “那可不,也不看是谁保得媒。”这话是田四旁边的田三说得,田三是田四的亲姐姐,而谢灵和徐锐当初订婚就是田四做得中间人。   “嘿,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是徐锐那小子主动看上人家姑娘,然后才让田四做得中间人。是不,田四?”   田四笑笑,说道:“是这样不错。是徐家主动看上谢灵,然后拜托我给两人做得媒。”   “这徐家虽然分家了,但这徐锐小两口还经常去看爹娘。尤其是这新媳妇,我见她去的最勤。不知如此,每次去的时候手里就没空着的时候。别看拿纸包的严严实实的,我猜肯定是好东西,我看弄不准是肉。”   “那刘秋苗对她也不错,你看那俩小丫头天天在秋苗那儿耍。上一次,和秋苗一起呐鞋垫的时候,她还带着两个小丫头,和那两个小丫头亲的很,肯定是当一家人养。”   “唉,你说秋苗这福享的,本来之前徐家分家,大家还笑话人家。结果人家现在反而过得好了,儿子媳妇孝顺,还不用给伺候一家老小,这日子可比以前自在多了。”   “谁说不是呢!”   双方性子都不错,所以才有现在的和睦。这是田四心里的想法,不过也没傻的说出来。   现在不少人羡慕眼红刘秋苗的好日子,都说这家分对了。   但真敢分家的一个也没有,要不就是怕以后老了动不了了儿子儿媳不孝顺,要不就是舍不得手中的权利。   毕竟没分家的时候,婆婆当家负责家里的一切,忙是忙点,但家里所有人都得顺着自己。   要是分家了,手里没钱没粮,谁会搭理你。尤其是,现在的婆婆可不像刘秋苗,大多都喜欢指使媳妇干这个干那个的,谁敢说儿媳妇心里没怨言。   问题很现实,嘴上不说,但大家心里都知道。   谢灵不知道几人的议论,她拎着肉跟在两个闺女身后进了厨房。   厨房里,刘秋苗正在赶面条。   “奶奶,我们来了。”   “奶奶,我来帮你。”   这段时间,秋阳秋月和刘秋苗待的时间最长,称呼也从刚开始地徐奶奶变成奶奶。   现在,刘秋苗是除了谢灵以外,两个闺女最亲的长辈,连徐锐这个正宗的姨夫也比不上。   这会儿,见了刘秋苗两个人叫的亲近。   刘秋苗见了两人,也是笑的开心,见两个小的还要洗手帮忙,笑的越发温和,说道:“你们两个可别来给奶奶添乱,面一会儿就赶好可以下了。”   “那我们可以做什么啊?”   “秋阳秋月帮奶奶看着锅吧,等锅里的水熬了就告诉奶奶一声。”其实,这哪用她们告诉,只不过是刘秋苗不忍两人失望,就随便给两人安排了个事。   果然,秋阳秋月听了立马变得高兴起来。 第69章 徐家日常   谢灵落后两个闺女几步走进厨房, 把纸包放在案板旁边。   “你又往这儿拿干啥子, 上次的还没有吃完。”刘秋苗一看纸包就知道是猪肉。这孩子有个啥好东西不留着,就会往这儿拿。刘秋苗心里熨贴媳妇有心,不过, 还是说了一句。   这小两口刚结婚, 现在又分家了, 刘秋苗就怕俩人不会精打细算过日子, 有个啥也存不住。   所以,这会儿她唠叨开:“有啥好东西得先存着,不要一下就给吃完了,等以后办事真正用到了你们就该着急了。管家方面, 女人终归要比男人细心, 家里的钱粮就得你收着, 这时候可别由着锐子。   锐子每个月从单位领得那点粮食估计他一个人吃就够呛。家里还有没有啦?要是不够就和你几个哥嫂说,和她们拿钱买总比和其他人强。”   谢灵把猪肉放在案板上, 舀了一盆冷水开始洗肉, 听到刘秋苗的话, 笑了笑说道:“还有不少,够几个月的了。”   徐锐单位每个月都发粮食, 不过仅仅徐锐一个人的供应,只有三十斤,不过都是细粮。   所以,谢灵和徐锐加上两个闺女都是早上细粮,晚上粗粮, 配着吃。   一边说着话,谢灵把肉放到案板上。她看看手上的红痕,感觉这水水可真凉啊,谢灵已经好久没有用冷水洗过东西了,凉得手有些红。   “娘,家里的山菇放在哪里?”一边处理肉,谢灵一边问道。   刘秋苗听到她问题,不禁看向谢灵那边,见她把所有的肉都切了,然后惊呼一声,道:“你这大花头,告诉你别切完,你还真就不听。这可是有两斤,切这么多干啥子?”   “这次弄多点,配上山菇和土豆,炖在一起,正好吃面。剩下了也没事,还有晚上和明天呢。”谢灵笑笑,她这次要是不弄完,婆婆该省下来一直存着了。   存个好几天,肉就不好了,人吃着对身体也不好。所以,谢灵干脆把它全做了,婆婆怕坏了浪费也会尽快吃完的。   这是谢灵心里的想法,不过面上还是笑嘻嘻地,说道:“咱们家一大家子呢,咋吃不完,光说徐锐,他那大胃口娘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您儿子有出息,等您下次想吃了,再让他弄。”   听她这么说,刘秋苗真是好气又好笑,肉已经切了,刘秋苗也不再管她,只说道:“山菇在右边的桌子下面,土豆在草袋里,你自己拿。”   “好嘞,您擎等着我的手艺吧。”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徐锐走了进来。   “呦,大忙人回来了。”这是刘秋苗说得,说话时语气里带着埋怨。   徐锐还是一言不发,走进来看看水缸,然后拎着水桶准备去外面打水。   “这孩子”真是,要不是她儿子,她真受不了锐子这性子。   母子间的事情谢灵可不掺和,她没说话,只是埋头做手上的事。   徐锐把水缸填满水,又把厨房里的脏水给倒了,之后洗洗手。   “我去找队长办上户的事了。”这会儿才有时间回复他娘的话。   一旁的谢灵听着有些无语,娘之前问你,你不说,现在办完事才准备说。这是娘重要还是活儿重要?   要是她有这么个儿子,估计也要气死,这情商有些着急。   这么一想,谢灵嘴角弯起。   而正扯面的刘秋苗果然瞪了徐锐一眼,不过想起正事,刘秋苗说道:“给人上户口那事没问题吧?”   徐锐走到谢灵面前夺过她洗土豆的活计,一边回应刘秋苗的话,道:“没问题。”   “那人家没问咱怎么多了个远房亲戚?那亲戚为什么来投靠咱?”刘秋苗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问。”   徐锐话太少,刘秋苗听着不太满意,还是谢灵说道:“娘,徐锐找他的领导说过这件事,估计是人家领导和派出所的同志认识,所以才这么容易。”   说完,碰碰徐锐的胳膊,问道:“是不是这样?”   徐锐一边洗菜,一边说道:“是。”   刘秋苗点点头,把面拿起来放进锅里,说道:“人家之前在部队上帮了你很多,你也要好好报答人家。给人家办好这事,之后人来了你们也得给人安排好住处,能帮得就帮,当然要是超出咱们范围之外得咱也无能为力。”   一边秋阳秋月眼睛看着锅,不时地天天柴火,刘秋苗把面下进锅里,然后看着两人认真的模样,摸摸两人的小脸,说道:“你俩快起来,奶奶在这儿看着就行。”   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   “出去了先洗洗脸和手,你看你俩那小脸熏的。”刘秋苗看看两人的小灰脸,想想两人之前白白净净地小嫩脸,有些心疼,顿时都后悔让两个闺女看火了。   闺女可不像小子,磊磊那小子糙,每天身上在外面耍,身上灰凸凸得,以前捣乱的时候刘秋苗就让他看火。   以前家里没小闺女,她也没注意过这个问题。   秋阳秋月倒不介意,毕竟以前在谢家也帮小姨看过火,两人只仰起小脸朝刘秋苗笑的开心,一点没发觉刘秋苗的情绪。   倒是一旁的谢灵注意到刘秋苗的语气,她笑着道:“俩闺女以前在谢家的时候就帮我看火,两人习惯了。不过,娘,厨房里这个灶台时间长了吧,感觉烟气不太通。”   说完,随即看向两个闺女,温声嘱咐道:“外面盆里有水,就着太阳应该温了,你们俩去洗洗耍吧!”   一旁刘秋苗听到谢灵的话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开始说起灶台的事:“这灶台还是锐子小时候弄得,都这么多年了,也变得老旧了。不过,还能用就将就着用了。”   谢灵说道:“正好下午徐锐没事,让他给您修修吧。”老人闻烟味可不好。   这又不是啥大事,刘秋苗正准备说不用。   这时徐锐也开口说道:“徐文在家,下午我叫上他,把厨房全部修整修整。”厨房确实时间长了。   刘秋苗闻言没再拒绝,这是儿子媳妇的心意,她在拒绝就不好了。   谢灵做了猪肉山菇炖土豆,舍了不少油,照刘秋苗的话说就是:倒这么多油不香才怪。   徐家刘秋苗徐长喜老俩口、谢灵夫妻俩加上两个闺女,吃得饱腾腾得。   面吃没了,菜还有不少,给徐家三兄弟每家送了一碗,然后谢灵把剩下的一大碗菜放在冷水盆里。   提醒刘秋苗道:“娘,您和爹可得早点把菜吃了,虽说这天气不热了,但也得注意。”   刘秋苗点点头,说道:“知道了。”说着,感觉大腿有点疼,停下手中的活计捶捶腿,说道:“以前一直干活的时候腿还不疼,现在闲下来了这腿却疼起来了。”   说着,她自嘲道:“还真不是享福的命。”   现在,刘秋苗在外人眼里非常享福,不用上工不用伺候一家老小,还不用看孩子。   但在徐家四个兄弟还小得时候,刘秋苗却过的艰难。   那会儿上有公公,下有四个儿子,大伯去世后,还得顾着侄子。   所以,刘秋苗和丈夫为了多挣钱,黑天摸地地干重活。   以前一直干着活还看不出来,这不一闲下来反而不好的症状都出来了。   谢灵在一旁安慰:“您可别这么说,娘这毛病早点看出来反而好,要是以后才看出来就晚了。我前几天拿的膏药您也多贴贴,过几天我再给您从医院拿。 是一男一女,两人穿着绿军装,四个口袋的,可不是咱们这种普通同志穿的那种。”   谢灵回过神,笑着道谢,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梁同志,我马上就出去。”   “行,那我先过去了。”   “好。”   “灵灵,你丈夫肯定人很好,要不然转业这么久了,竟然还有战友专门来找他。”   一个星期下来,不仅熟悉的不仅是医院和护士,谢灵和苏芋的关系也变得亲近起来。   关于已经结婚以及家庭情况,谢灵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苏芋已经知道了谢灵的丈夫以前当过兵,转业后,现在在运输公司上班。   苏芋为人质朴,说起话来也十分单纯。   而谢灵听到她这话,噗嗤一笑,仅仅是战友怎么能证明他人好呢!   这是苏芋没见过徐锐,才说这话。要是见了徐锐,说不定就不觉得了。   “苏芋,麻烦你把我的笔记本和笔拿进去了。我去外面看看。”   苏芋接过笔记本和笔,说道:“你快去吧,正好了,我还能借你的笔记本看看。”   每次鲁长敏给她们两人讲解医学知识的时候,两人都拿着笔记本认真做笔记。   可是,谢灵每次记得都比她的全,还详略分明。这点让苏芋十分佩服。   谢灵出了医院大门,看看四周然后走到右前边的大树下。   看到谢灵的身影,顾长勇和刘芳就已经看到她了,见她往这边走,两人也迎上去。   “两位同志好,听医院的工作同志说我丈夫的战友找我。我就赶紧出来。这不一看气质就觉得是您两位找我。”谢灵尽管心里怀疑,但说出的话却是尽显亲近,脸上扬起笑,配上她温和的目光,态度显得十分和善。   这是个长袖善舞的女同志!   这是顾长勇和刘芳两人对徐锐妻子的第一印象。   其实,也就徐锐看谢灵带着高倍滤镜,觉得谢灵聪明但娇嫩需要他的保护。   但在外人看来谢灵是柔中带刚,最会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   起码,在顾长勇和刘芳看来是这样,她们这种人不管严肃也好,温柔也罢,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识人。   不过,两人对谢灵还真讨厌不起来,反而印象不错。   “我们今天来找谢灵同志,是有事求谢灵同志帮忙。”跟聪明人说话,两人也不准备拐弯抹角。刘芳和谢灵一样是女同志,所以由刘芳开口。   在见到两人,也就是自称徐锐战友的两位同志后,谢灵心里就有了底。   不管是不是徐锐的战友,和徐锐关系好不好,但她们应该和徐锐有些渊源。毕竟,两人和她刚开始见徐锐时的气质太像了。   孤独,野性,犀利。甚至包括掩藏的技巧。她刚出来时可完全没注意到两人,可片刻后就发现了。要说她们不是故意的,自己可不相信。   再说,现在在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她们也不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把所有思路在心里过了一遍,谢灵冲两人笑笑,说道:“医院左边那有个木制长椅,咱们就去那儿说吧。”   谢灵和刘芳坐在长椅上,顾长勇站在一边。   “我们和徐锐一个队伍出身,我和他不熟,不过顾长勇和徐锐很熟,两人经常一起出任务。   我们这次来长县,就是想求徐锐一件事。”   谢灵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她说。   “我们老师也就是队伍的总指挥,他的身体有些不太好。现在部队的环境又有些乱,所以我们希望老师能在长县停留一段时间。   甚至于,可以在下面的生产队安家。所以,我们希望徐锐可以帮忙。”   安家,以现在的情况,人口是不能随意变动的,安家也就意味着上户口。可是外来户口是那么随意上的吗?   刘芳说完有些把不准,随即目光看向谢灵,发现她嘴角含着笑,还是十分平静。看不出赞同还是拒绝。   咬咬牙又继续开口:“徐锐当初是老师带进队伍,之后又受到老师的许多的指导和帮助。还有一件事,徐锐可能不知道。他退伍转业,能到运输公司上班也是老师给他动用关系周旋的。   要不然,就算他军衔再高,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待遇。我知道说这些有些不好,我们也没有挟恩图报得意思,但我们是真的希望徐锐可以看在以往的恩情下,帮帮忙。”   谢灵摇摇头,看向刘芳。笑着说道:“刘芳同志,你说了一大通,态度诚恳,语气温和,看似把情况交代了。可是,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比如,这位老师是因为什么好好的医院疗养院不待,非要她们这儿小地方?   让徐锐帮忙会不会牵连到徐锐?      刘芳心里感叹,聪明人就这点不好,最会抓重点。   她十分诚恳地说道:“谢灵同志,其他的事情涉及到一些保密事项,不能和你说。这次来找你,也主要是想让你回去告诉徐锐,和他商量一下。同时也希望你理解,能帮忙劝说一下最好。”   “具体就是这样,徐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谢灵躺在炕上,靠在男人怀里,轻声开口。   “你觉得我在想什么?”徐锐看向怀里的女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回问。   “我觉得你会帮。”   之前那两人不找徐锐来找她说这事,谢灵觉得应该是两人知道徐锐的性子。所以才想进行夫人外交。   可是他们还是不够了解徐锐,更不了解谢灵。   谢灵尊重徐锐的意见,不会因为两人关系亲近就主导徐锐的思想。   而徐锐,确实是冷心冷情,但徐锐注重原则。如果那位老师真的对徐锐有恩,徐锐不会不帮。   所以,她的男人啊,就算性子寡淡,与常人不太相符,但也没有失去做人的基本准则。   徐锐把怀里女人搂的更紧,口中喃喃自语:谢灵,谢灵“我在,怎么了。”被男人抱得有些疼,但谢灵没有抗拒,只温柔地回应。   “我想要你。”   随即,谢灵的“好”字被吞噬在唇齿之间。 第66章 文艺兵   几天后, 顾长勇一行二人低调来到南理生产队。   当初建新房的时候, 徐家的院子建的比较大,院子里依照谢灵的嘱咐,徐锐种上了桃树和樱桃树。   此时, 两个男人站在枯黄的树下。   “徐锐, 真是有谢想到啊!”顾长勇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突然感叹道。   “没想到什么?”虽然帮了他们, 但徐锐并无和他们叙旧的念头, 甚至连见他们都不想见。只不过,欠了教官的人情,他是一定要还清的。   所以,此时此刻徐锐面无表情, 气势冰冷, 一点不像在谢灵面前的舒缓。   “没想到你会帮忙, 没想到你这么快结婚,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出来了。”顾长勇和徐锐除了执行任务以外几乎没有交集, 但要知道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执行任务中。   所以, 他自认对徐锐有几分了解, 徐锐面冷心更冷,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和欲/望, 一点不像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儿。   知道他结婚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乡下结婚早,他不想结,父母也会催。   但是今天见了他,才发现这人在他那位妻子面前和以前相比完全是两个样。   最重要的是气质和精神都有了变化。   他们这种长期在刀口上舔血的人, 表现上看没什么,但其实心里早已变得十分压抑,甚至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生死。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刘芳在执行完一次任务后,经过心里测试和心理辅导,依旧不能恢复正常,后来老师不顾刘芳的反对,就把刘芳转成文艺兵。   可是徐锐现在不一样了,变得有所畏惧,眼睛也不再冷漠。   而那个来源不出意料的话应该就是他那位妻子了。   这样的徐锐真是让他想不到啊!不过,想想这几天和谢灵的接触,她确实是个优秀的女同志。   “你现在再也进不了队伍了!”有所畏惧的兵他见过,但像徐锐这样一双眼睛都在妻子身上的人他却是没见过的。   “是,我执行不了任务了。”徐锐点点头,顾长勇的话他没有反驳。想起谢灵他的神色瞬间柔和下来。   顾长勇听到他这话,彻底笑了起来,说道:“队伍已经没有了,还管能不能进队伍这些干嘛。算了,我和你说说其他事吧!”   “嗯。”   见徐锐又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顾长勇有些好笑。   “徐锐,从以前从现在,你这人都太独了。咱们一起工作两年,怎么说也是战友。以前咱们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太过接触,可是现在,你还是那个鸟样。”   平时严肃沉稳的顾长勇遇到徐锐这块硬石头也话唠起来。   不等徐锐回应,他继续说道:“刘芳在你走之后她就转成了文艺兵,我后来也到了普通部队。两个月前,我和刘芳结婚了。我俩虽然没有那种感情,但相处这么多年亲情也是有的。我们还在部队上,不能离婚,但我觉得这样挺好。”   “刘教官帮过我很多次,我会把刘教官的事情办好。所以,不用你不用这样。”徐锐突然打断顾长勇的话,开口对他说道。   顾长勇严肃沉稳,就算把徐锐当做战友,故友重逢有话要讲,但也不会这么啰嗦。   唯有一点值得他这么套近乎,就是刘教官的事情。   徐锐并不想听他们的事,而已经答应的,既然答应了他就会办好。   顾长勇顿了一下,接着苦笑道:“我都忘了你比我更敏锐。”突然,他又想起老师的叹息:那小子是个天生的猎手,可惜了   院子里气氛沉闷,而堂屋却是一片和谐。   谢灵长袖善舞,见人三分笑,不存恶意。刘芳温和精干,自从转成文艺兵后她周身的气质也变得柔和不少。   两人都带着善意,此时交流起来格外顺利。   “我以前和我爱人还有徐锐他们是一个队伍,所以一年前意外转成文艺兵,我十分不满。不过,后来当文艺兵放了一段时间突然觉得,也挺好的。”刘芳说到这儿,突然有些唏嘘,当时她何止是不满,简直就是抵触极了。   她顾长勇以及徐锐待的队伍,主要是执行一些特级保密任务,一些黑暗的肮脏的任务都由他们来完成。   她执行完一个任务后出现了严重的心理疾病,那时候她正处于严重暴躁的时候,老师还让她转成文艺兵,当时她简直想杀人。   这个杀人不是形容夸张,而是真的要杀人,只不过被老师给制住了。   她清醒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太危险了,要是没有老师,以她当时的状态真的会闯下大祸。   之后她不再抗拒转入文艺队。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当文艺兵也挺好的。   对于她来说轻松至极的训练,更多的则是为将士们表演节目,给予他们精神上的支持。   加上轻松平静的环境,她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一个是纯粹黑暗,无论做多大的贡献都不能为人所知,有的只是军衔上的快速提升。   另一个是纯粹的光明,无论表现得怎么样,都可以得到将士们极大的欢迎和鼓励。   那种感觉太好了,让她彻底爱上了这份职业。   “那你这次也是带着工作来的吧!”谢灵坐在刘芳的旁边,突然说道。   刘芳闻言点点头,说道:“文艺兵也是兵,服从命令执行任务是天职,怎么能擅离职守。这次来长县也是因为北方三大军区要在北方几省招收文艺兵。”   谢灵听到她这话有些惊喜,说道:“文艺兵招收已经开始了吗?生产队的人可以报名吗?”   谢灵此时一脸关切,让刘芳有些讶异,然后开口说道:“已经开始了。我们是考虑过在生产队招人的,也和县招办提过几句,不过不是重点。   而且,最重要的是生产队的人不多不符合条件。”   说道这儿,刘芳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这个时候,文艺兵待遇不错,很多人报名,不过只有几个名额,所以竞争很激烈。包括一些有关系的,也会算在里面。”   就她所知的,长县有五个名额,已经有两个名额被占用了。   “那原则上来说,生产队的女孩儿是可以报名的对吧!”   刘芳点点头,“可以,你有认识的女孩儿想进部队?”   如果谢灵有要她帮忙的事情,她一定尽力帮。   毕竟,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如果徐锐能办成事情,那接下来几年甚至十几年老师都会留在这儿。   她和顾长勇都照顾不到,唯有麻烦谢灵和徐锐。   光靠恩情是不靠谱的,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利益上的交换。   谢灵心里高兴,面上也带着笑意,说道:“出嫁前,我在谢家沟生产队管过宣传队,队里有一个女孩儿唱歌特别好听。她的嗓音条件非常出色,待在乡下可惜了。如果能进部队当文艺兵,也是很好的出路。”   谢灵不像是个说大话的人,而且就算不像谢灵说得那样优秀,只要能看的过去她都能给她弄到文兵队去。   “现在还不晚,我可以给她报上。”刘芳点点头,试着说道。   谢灵摇摇头,有些欣喜又有些犹豫,片刻她开口说道:“这只是我的想法,还不知道那位姑娘和家里人怎么想。得等我问问她们的意见再说。”   刘芳拉住她的手,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她家问问,如果愿意入,正好我看看她的条件,然后给她报上。”   “啊,这不好吧,你们刚来还没坐多久,就让你奔波。”   刘芳摇摇头,手脚利落的拉着谢灵往外走,开口说道:“军人就是遇到什么事就快点做完,哪能拖沓。”   这话,让谢灵不好再拒绝。   走到院子里,谢灵挣脱开刘芳的手,走到徐锐面前。   “我和刘芳骑自行车去谢家沟一趟,你先在家招待顾同志。下午,天气有点凉,带顾同志回家里坐吧。”   徐锐神色柔和,给谢灵整整领子,说道:“好,你去吧,路上小心。晚上我做饭,你早点回来。”   谢灵甜笑道:“好,我早点回来。”   旁边,另外一对夫妻早已目瞪口呆。就去那么一小会儿,这两人活像要几年不见似的。   徐锐和谢灵说完,突然看向刘芳,说道:“刘同志,谢灵没有碰过自行车,所以就麻烦你带她了。”   刘芳:“”这用得着你说?   出了徐家,谢灵给刘芳指路,刘芳带着谢灵往谢家沟去。   下午四点,李春和刚从宣传队排练回来。   正在家里喂鸡,一边给鸡倒食嘴里哼着歌。   “春和?”   突然,她听到一阵喊声,扭过身子看向大门口,然后快速跑向门口。   她一脸惊喜地看向门口的人,笑容满面,开口说道:“谢灵姐,你怎么来我家了?”   谢灵可以说是李春和音乐路上的启蒙导师,去年就算谢灵退出宣传队后,李春和也经常去谢家,或是向谢灵请教一些问题,或是和谢灵谈心。   可以说,她最敬佩的人是谁?毫无疑问是谢灵,最亲近的除了家人也还是谢灵。   所以,此刻见到谢灵李春和的心里除了欣喜还是欣喜。   “我来跟你说件事儿。”谢灵走进门,接过李春和递过来的水,开口说道。   “您有啥事就说,我听着嘞。”李春和给两人倒了水,坐在谢灵的对面,开口说道。   “最近上面来人招文艺兵,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去部队?”此刻,谢灵面上平静,但她心里却有些紧张。   李春和听完直接愣住了?文艺兵?文艺兵?这三个字回荡在她脑海。   半晌后,她开口说道:“我可以吗?我怎么能报?” 第67章 多陪陪她们   在李春和的印象中, 文艺兵穿着庄重的绿军装, 身姿高挑优美,看起来英姿飒爽,绝对是这个年代女孩儿羡慕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 李春和是真的热爱音乐, 而文艺团则是目前最大的舞台, 也是对李春和来说最好的学习深造的平台。   她有些不敢想象, 谢灵姐竟然和她说起这种事情。因为过往谢家沟从没有出过文艺兵。   所以,这时的她面对两人有些愣愣的。   谢灵噗嗤笑开,温声开口:“你怎么不可以,你是我见过唱歌唱的最好的人, 怎么不可以报。不过, 报名时能报上, 但能不能被选上就得看你自己。”   来之前,刘芳的意思她听懂了。只要有刘芳的关系在, 李春和只要基础过得去, 就一定可以被选上。   谢灵不准备拒绝这个人情, 但也不会告诉李春和这件事。   要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选上,李春和就退却了, 谢灵才是真的失望。连一争的信心都没有,这样的人不值得谢灵推荐。   而李春和也没有辜负她的希望,毫不犹豫地猛点头说道:“谢灵姐,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肯定要报。”不报才是傻子。   李春和是大大咧咧的,但她不傻, 以前从来没有过人来生产队招文艺兵。   最近她也没听到消息,只可能是谢灵姐认识人所以才主动给她这个机会。   而跟谢灵姐一起来的旁边穿绿军装的女人,虽然刚刚只介绍了名字没有介绍其他,但李春和感觉应该就是和这个大姐有关。   李春和心中猜测着,而谢灵听到她的回复露出笑容,问道:“不过这种事也算是大事,要不要和你家里人商量一下?”   李春和摇摇头,说道:“我爹我娘还有我奶我弟都不在家,也不用和她们商量,她们要是知道了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现在谁家当了兵可光荣得不得了,更不用说李春和还是文艺兵。   谢灵觉得家里人肯定会不舍李春和走远,又长时间不回家。但不同意肯定不会。   所以她不再考虑这个问题,转而开始向她介绍起刘芳:“刘姐就是负责长县文艺兵的招收,一会儿你可以跟她说说情况,她也会问你一些问题。合适的话就可以定下来。”说话时,谢灵眼神中带着鼓励。   李春和看向刘芳,目光中带着期盼和紧张。-   刘芳没有废话,直接开始问话:   “家庭成分?”   “是贫农。”   “文化程度?”   这个问题问住了李春和,她变得更加紧张,然后有些犹豫地开口:“没上过学。”   刘芳闻言皱眉,这个真是不好办那!   “她之前跟着宣传队的人识字。”   经过谢灵的提醒,李春和眼睛一亮,赶忙说道:“对,我跟着谢灵姐还有小米她们学过不少字。谢灵姐给过我二十张曲谱,曲谱上的歌词我都认得。”   刘芳点点头,这个还有点靠谱。   一旁的谢灵补充道:“春和会看曲谱,学过一些专业地音乐知识。”   刘芳听后有些惊讶,这个可是不常见啊!   点点头表示知道后继续问道:“知道自己的身高和体重吗?”   “啊”这个,李春和挠挠头,这个问题真是问住她了,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高有多重,乡下大多数人都不会在意这个。也没有精准地量过。所以,她摇摇头。   刘芳看向她整个人,李春和明显比谢灵低,但也不算矮。   刘芳仔细打量她片刻,估计了一个数字,一米六左右,应该在标准之上。   至于体重,李春和不属于消瘦型。   “唱几句给我听听。”片刻后,刘芳继续开口。   这个是最简单了,李春和利落点点头,开始唱出声:“万物生长靠太阳”   《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第一句出来,刘芳就眼前一亮,这个声音简直绝了。   沙哑清澈空灵,这个姑娘确实有一副好嗓子。刘芳心中惊喜,这种条件比自己的底线好处好几个度,但刘芳没有打断她。   李春和一旦唱起来,直接进入状态,这时候的她脑海里已经完全没有谢灵刘芳的存在,只一心唱歌。   “雨露滋润禾苗壮不落的太阳。”   李春和以低沉的音调进行收尾,然后才想起屋里的两人,随即看向刘芳,眼神紧张。   而刘芳露出自来到屋里的第一个笑,主动握住李春和的手,温声开口:“李春和同志,你唱歌很有感情,嗓音也很出色。加入文艺团假以时日一定是位优秀的同志。”   最后一句话谢灵也说过,因为李春和的天赋太过明显出众,任何听过她唱歌的专业人员都毫不怀疑。   李春和回握刘芳的手,显得十分激动,刘芳的话显然是对她最好的肯定。   “刘同志,那我这是可以进部队了吗?”   刘芳温和一笑,然后摇摇头,在她紧张的神情下说来说道:“这个得等你去县城体检完才能决定,如果体检过关,那百分之百地没问题。”   李春和激动地使劲儿点头,然后临近握住刘芳的手,说道:“谢谢刘同志。”   然后又看向一旁的谢灵,说道:“谢灵姐,真的太感谢你了。”   李春和此时心中充满感恩,她觉得自从加入宣传队起就处处充满惊喜。   而这一切她最感谢的人就是谢灵了。   说完正事,谢灵和刘芳待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   晚饭,刘芳和顾长勇没在徐家吃直接离开了。   借口是刘芳急着回去工作,至于真正的原因,到底是嫌谢灵夫妻俩都腻歪,还是看出徐锐的不欢迎,只有他们心里知道了。   今天是周六,谢灵不用去医院学习,徐锐不用上班,明天也是休息时间。   所以,两人吃过饭后,谢灵去西屋哄两个闺女睡觉,而徐锐则负责洗锅。   不到十一月,但谢灵早早地就给两个闺女的炕生起了火。   给两个闺女讲完睡前故事,然后摸摸两人的头,对她们温柔一笑,开口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秋阳秋月该睡觉了。”   “小姨,我们今天不想这么早睡。”秋阳躺在暖呼呼的炕上,看向坐在炕边的谢灵说道。   躺在姐姐里边的秋月赞同地点点头,附和姐姐说得话。   谢灵给两个闺女盖好被子,闻言,随口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想这么早睡觉?”   秋阳睁着大眼睛,说道:“星期一到星期五小姨都要早早去县城工作,都没有时间陪我们。可是明天小姨不用早起,所以我们要和小姨多说一会儿话。”   秋月也嘟着嘴开口:“小姨现在和姨夫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了,白天工作,晚上就光顾着陪小姨夫了,都没时间陪我们。”   两人的童言稚语只是单纯的表示不满,想让谢灵多和她们待一会儿。   但是,谢灵听完她们的话,脸瞬间爆红,晚上光顾着陪徐锐!!!   今天还不到八点就哄两个闺女睡觉,还不是因为周一到周五谢灵要早起,而明天谢灵可以睡懒觉,所以他们打算   “今天让你们早点睡,是因为小姨想让你们养好精神。明天咱们一家去奶奶那里吃饭。小姨也多陪陪你们。”   秋阳秋月听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去奶奶家吃饭这个还不稀奇,因为两个人这段时间中午一直在刘秋苗老俩口那吃饭。   可谢灵后面那句多陪陪她们则让她们心里高兴极了。   谢灵看到两个闺女脸上高兴奋色彩,她心里有些愧疚,最近因为忙着在医院学习,都没好好陪过她们。   见两个闺女乖乖闭上眼睛,谢灵亲亲两个闺女额头,温声说道:“睡吧,小姨明天陪你们耍。”   走出西屋,徐锐正好把堂屋门插好。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往睡觉的屋子走去。   这几天一直惦记着谢灵早起,徐锐怕她累着,所以两人一直没有亲热。   现在没有了时间的拘束,两人又食髓知味,不再控制欲/望。   徐锐结婚时,徐良才给他的小黄/书,他一直没有扔掉。   这晚,徐锐彻底对里面的内容进行了实践,谢灵被他折磨得不上不下。   “徐锐,你”此时,谢灵早已经变得昏昏沉沉,但可能对徐锐的怨念太过强烈,躺在炕上,嘴唇微张。   双手搂着徐锐的肩膀,在他耳边骂道。“你混蛋”   嘴上骂着,但那一双眼睛却迷离动人,身体娇软,徐锐看着身下的人,目光变得痴迷。   然后,亲亲她的眼睛,随即接着继续未完的动作。   两人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此时谢灵早已经提不起任何力气,眼睛也睁不开。全程由徐锐给她擦洗身子,换上新的内裤和睡衣。   被子上铺着的床单上面,早已混乱不堪,徐锐把床单扯掉。把谢灵放在被子里面。   谢灵躺在温暖的被子里,她下意识地往外挪了挪。   徐锐注意到她的动作,不自觉地轻笑,然后把她搂在怀里,亲亲她的脸,温声说道:“睡吧。”   第二天,早上六点,徐锐的生物钟自动响起,然后瞬间清醒。 第68章 户口   徐锐没有打扰谢灵, 放轻动作, 穿上衣服起身。-   简单洗漱后,去了厨房,从箱里拿出三个鸡蛋, 准备给谢灵和两个闺女煮鸡蛋吃。   做上水突然想起谢灵的话, 然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鸡蛋也给自己煮了一个。   自从谢灵出嫁, 谢家的锅就被她拿到了徐家。加上徐锐买的新锅一共有两个锅。   为了方便, 徐锐干脆给厨房建了两个灶台,反正有他在徐家的柴火不怕烧没。   一个锅煮鸡蛋另一个锅徐锐滚了小米粥配上红薯和疙瘩。   疙瘩里面被徐锐放了红糖,最后调了个白菜。   早饭很快做好,徐锐舀上饭先吃。   随后, 他把饭温到灶上, 进了卧室。   东屋, 谢灵还在熟睡,徐锐给她盖盖被子, 然后从柜子里给她拿出一套衣服放到炕边的桌子上。   “我去办上户口的事了。中午你先带着两个闺女去娘那儿, 我回来就去找你。”徐锐没上完初中就不念了, 但徐锐的一手钢笔字却是好极了,凌厉大气和他本人很像。   写纸条是谢灵和徐锐的约定, 谁要是出去办事另一个人如果不知道,就留下一张纸条,好让另一个人心中有数。   把纸条压在谢灵衣服的一角,然后转身离开。   徐锐当兵四年,后面两年刘建作为他的教官和直接上属, 帮了徐锐很多,甚至最后的转业。   虽然刘建没有对他说,但徐锐也能猜到是刘建在最后周璇,要不然以当时的情况,他不可能被转到运输公司。   所以,在谢灵跟他说了这件事后,徐锐心中就有了决定。   之后他就问过梁丰年给外地人办户口之类的情况。   梁丰年盘踞长县多年,人脉关系不是他可以相比的。这种事情问他更加靠谱。   经过了解才知道,以目前的大环境,给外地人转户口,说麻烦也不麻烦,只要有关系加上理由正当,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梁丰年作为运输公司运输部主任,物资大多不缺,但徐锐前几天找梁丰年问情况的时候还是准备了一斤白糖。   就像谢灵说得,人家不缺是人家的事,但他们必须要尽自己的心意。   徐锐到了队长王晋军家,王晋军已经收拾妥当。   看见徐锐,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锐子来了,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徐锐点点头,说道:“麻烦王叔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大前门,递给王晋军,说道:“叔,这是给您的。你拿着抽。”   大前门当然也是谢灵准备得,在这之前谢灵专门问过刘秋苗,队长的喜好。   徐锐虽说性子冷,但作为队里少有的当过兵又在城里上班的人,很受队里长辈们的待见。王晋军作为队长,也不例外。加上和徐锐他爹徐长喜是老伙计,这会儿也不客气,爽利地接过烟,笑容更大,开口道:“你这小子可比以前有人气多了。”   “对了,锐子啊,那派出所确定行吧!”王晋军在生产队一言九鼎,厉害得很,但面对公社干部,就算是派出所这种工作人员还是很客气得。   前几天锐子跟他说要给徐家的一个外地远方亲戚在南理上户口。   以他和长喜的关系,加上徐锐的面子,他肯定同意。就是怕人派出所不给办。   虽说徐锐已经说过能行,但王晋军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派出所的同志可严厉得很。   这话王晋军问过好几遍,不过徐锐没有不耐烦,开口说道:“放心吧,叔,是我上面的主任给介绍的人。”   徐锐回来南理一年多,队里人只知道他在城里运输公司上班,但具体职位除了徐家众人其他人还真不清楚。   这也是刘秋苗的嘱咐,不让他们说出去。一来是低调,二也是为了避免麻烦。   不过,在队里人看来就算是普通工人也很厉害了。   现在王晋军听到徐锐的说法,立刻就放心了,锐子的上属那可是领导,人家办事肯定行,说道:“那肯定能行。”   果然,去了派出所上户口的时候,当徐锐说出梁丰年和他的名字,那人根本没有多问。更没有提出本人必须在场的要求。   只问了一些基本信息,就把刘建的户口给办下来了。   这边事情办的顺利,徐家,谢灵才醒来。   谢灵躺在炕上伸了个懒腰,然后穿好衣服起身,看了看徐锐留得纸条,然后走出屋子。   堂屋,秋阳秋月正在坐在桌子前看小人书。两人一人拿着一本,坐在板凳上,身子坐得笔直,头低着,聚精会神看着手里的小人书。   谢灵走过去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吃饭了没?”   秋阳秋月闻言抬起头,看见谢灵,然后嘟着嘴说道:“小姨,现在都十点多了。我们七点就起来了。”   “是小姨太懒了。”谢灵有些惭愧,排除昨晚太过折腾的原因,谢灵确实喜欢睡懒觉。大多时候还没两个闺女起的早。   “小姨,姨夫不知道多会儿就出去了。但是他给咱们留了饭,小姨快去吃吧!”   谢灵洗漱完,简单吃了饭把锅洗了,教两个闺女认了会儿字儿,然后带着两个闺女去了徐家老俩口那儿。   谢灵和徐锐周一到周五都要去县城,没有时间来看两位老人,两个闺女白天还要拜托两老照顾。   所以,每个周六周日都会和老俩口一起吃饭。   去的时候谢灵把之前徐锐从单位里带的两斤猪肉都拎在手里。   前面两个闺女蹦蹦跳跳,谢灵拎着猪肉走在后面。   路上不时地遇上熟人。   “灵灵又去你婆婆那儿啊?”田四和几个妇女从前面走过来,看见谢灵笑着打起招呼。   谢灵笑的温和,说道:“是啊,去婆婆家蹭个饭。婶子们这是去哪?”   田四和几个妇女都是笑容满面,一看就是有喜事的样子。听到谢灵的问题,她们也不隐瞒,再说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事儿,所以开口回道:“给徐老大说亲去嘞!”   谢灵心里惊讶,给徐老大说亲?她记得徐老大好像三十多岁,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现在说亲?是不是有点晚了,不过一想想对方木匠的职业,说亲还是比较容易的。   “今天可是个好天气,办啥事都能成嘞!”谢灵面上笑着说道。   “哈哈,灵灵这话说得好。”   说了几句话,两方就告别各走各的了。   这边,田四几人告别谢灵,随即往继续往前走。其中一个妇女看看谢灵的背影,然后轻声说道:“徐家这新媳妇倒是个好的。”   “那可不,也不看是谁保得媒。”这话是田四旁边的田三说得,田三是田四的亲姐姐,而谢灵和徐锐当初订婚就是田四做得中间人。   “嘿,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是徐锐那小子主动看上人家姑娘,然后才让田四做得中间人。是不,田四?”   田四笑笑,说道:“是这样不错。是徐家主动看上谢灵,然后拜托我给两人做得媒。”   “这徐家虽然分家了,但这徐锐小两口还经常去看爹娘。尤其是这新媳妇,我见她去的最勤。不知如此,每次去的时候手里就没空着的时候。别看拿纸包的严严实实的,我猜肯定是好东西,我看弄不准是肉。”   “那刘秋苗对她也不错,你看那俩小丫头天天在秋苗那儿耍。上一次,和秋苗一起呐鞋垫的时候,她还带着两个小丫头,和那两个小丫头亲的很,肯定是当一家人养。”   “唉,你说秋苗这福享的,本来之前徐家分家,大家还笑话人家。结果人家现在反而过得好了,儿子媳妇孝顺,还不用给伺候一家老小,这日子可比以前自在多了。”   “谁说不是呢!”   双方性子都不错,所以才有现在的和睦。这是田四心里的想法,不过也没傻的说出来。   现在不少人羡慕眼红刘秋苗的好日子,都说这家分对了。   但真敢分家的一个也没有,要不就是怕以后老了动不了了儿子儿媳不孝顺,要不就是舍不得手中的权利。   毕竟没分家的时候,婆婆当家负责家里的一切,忙是忙点,但家里所有人都得顺着自己。   要是分家了,手里没钱没粮,谁会搭理你。尤其是,现在的婆婆可不像刘秋苗,大多都喜欢指使媳妇干这个干那个的,谁敢说儿媳妇心里没怨言。   问题很现实,嘴上不说,但大家心里都知道。   谢灵不知道几人的议论,她拎着肉跟在两个闺女身后进了厨房。   厨房里,刘秋苗正在赶面条。   “奶奶,我们来了。”   “奶奶,我来帮你。”   这段时间,秋阳秋月和刘秋苗待的时间最长,称呼也从刚开始地徐奶奶变成奶奶。   现在,刘秋苗是除了谢灵以外,两个闺女最亲的长辈,连徐锐这个正宗的姨夫也比不上。   这会儿,见了刘秋苗两个人叫的亲近。   刘秋苗见了两人,也是笑的开心,见两个小的还要洗手帮忙,笑的越发温和,说道:“你们两个可别来给奶奶添乱,面一会儿就赶好可以下了。”   “那我们可以做什么啊?”   “秋阳秋月帮奶奶看着锅吧,等锅里的水熬了就告诉奶奶一声。”其实,这哪用她们告诉,只不过是刘秋苗不忍两人失望,就随便给两人安排了个事。   果然,秋阳秋月听了立马变得高兴起来。 第69章 徐家日常   谢灵落后两个闺女几步走进厨房, 把纸包放在案板旁边。   “你又往这儿拿干啥子, 上次的还没有吃完。”刘秋苗一看纸包就知道是猪肉。这孩子有个啥好东西不留着,就会往这儿拿。刘秋苗心里熨贴媳妇有心,不过, 还是说了一句。   这小两口刚结婚, 现在又分家了, 刘秋苗就怕俩人不会精打细算过日子, 有个啥也存不住。   所以,这会儿她唠叨开:“有啥好东西得先存着,不要一下就给吃完了,等以后办事真正用到了你们就该着急了。管家方面, 女人终归要比男人细心, 家里的钱粮就得你收着, 这时候可别由着锐子。   锐子每个月从单位领得那点粮食估计他一个人吃就够呛。家里还有没有啦?要是不够就和你几个哥嫂说,和她们拿钱买总比和其他人强。”   谢灵把猪肉放在案板上, 舀了一盆冷水开始洗肉, 听到刘秋苗的话, 笑了笑说道:“还有不少,够几个月的了。”   徐锐单位每个月都发粮食, 不过仅仅徐锐一个人的供应,只有三十斤,不过都是细粮。   所以,谢灵和徐锐加上两个闺女都是早上细粮,晚上粗粮, 配着吃。   一边说着话,谢灵把肉放到案板上。她看看手上的红痕,感觉这水水可真凉啊,谢灵已经好久没有用冷水洗过东西了,凉得手有些红。   “娘,家里的山菇放在哪里?”一边处理肉,谢灵一边问道。   刘秋苗听到她问题,不禁看向谢灵那边,见她把所有的肉都切了,然后惊呼一声,道:“你这大花头,告诉你别切完,你还真就不听。这可是有两斤,切这么多干啥子?”   “这次弄多点,配上山菇和土豆,炖在一起,正好吃面。剩下了也没事,还有晚上和明天呢。”谢灵笑笑,她这次要是不弄完,婆婆该省下来一直存着了。   存个好几天,肉就不好了,人吃着对身体也不好。所以,谢灵干脆把它全做了,婆婆怕坏了浪费也会尽快吃完的。   这是谢灵心里的想法,不过面上还是笑嘻嘻地,说道:“咱们家一大家子呢,咋吃不完,光说徐锐,他那大胃口娘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您儿子有出息,等您下次想吃了,再让他弄。”   听她这么说,刘秋苗真是好气又好笑,肉已经切了,刘秋苗也不再管她,只说道:“山菇在右边的桌子下面,土豆在草袋里,你自己拿。”   “好嘞,您擎等着我的手艺吧。”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徐锐走了进来。   “呦,大忙人回来了。”这是刘秋苗说得,说话时语气里带着埋怨。   徐锐还是一言不发,走进来看看水缸,然后拎着水桶准备去外面打水。   “这孩子”真是,要不是她儿子,她真受不了锐子这性子。   母子间的事情谢灵可不掺和,她没说话,只是埋头做手上的事。   徐锐把水缸填满水,又把厨房里的脏水给倒了,之后洗洗手。   “我去找队长办上户的事了。”这会儿才有时间回复他娘的话。   一旁的谢灵听着有些无语,娘之前问你,你不说,现在办完事才准备说。这是娘重要还是活儿重要?   要是她有这么个儿子,估计也要气死,这情商有些着急。   这么一想,谢灵嘴角弯起。   而正扯面的刘秋苗果然瞪了徐锐一眼,不过想起正事,刘秋苗说道:“给人上户口那事没问题吧?”   徐锐走到谢灵面前夺过她洗土豆的活计,一边回应刘秋苗的话,道:“没问题。”   “那人家没问咱怎么多了个远房亲戚?那亲戚为什么来投靠咱?”刘秋苗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问。”   徐锐话太少,刘秋苗听着不太满意,还是谢灵说道:“娘,徐锐找他的领导说过这件事,估计是人家领导和派出所的同志认识,所以才这么容易。”   说完,碰碰徐锐的胳膊,问道:“是不是这样?”   徐锐一边洗菜,一边说道:“是。”   刘秋苗点点头,把面拿起来放进锅里,说道:“人家之前在部队上帮了你很多,你也要好好报答人家。给人家办好这事,之后人来了你们也得给人安排好住处,能帮得就帮,当然要是超出咱们范围之外得咱也无能为力。”   一边秋阳秋月眼睛看着锅,不时地天天柴火,刘秋苗把面下进锅里,然后看着两人认真的模样,摸摸两人的小脸,说道:“你俩快起来,奶奶在这儿看着就行。”   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   “出去了先洗洗脸和手,你看你俩那小脸熏的。”刘秋苗看看两人的小灰脸,想想两人之前白白净净地小嫩脸,有些心疼,顿时都后悔让两个闺女看火了。   闺女可不像小子,磊磊那小子糙,每天身上在外面耍,身上灰凸凸得,以前捣乱的时候刘秋苗就让他看火。   以前家里没小闺女,她也没注意过这个问题。   秋阳秋月倒不介意,毕竟以前在谢家也帮小姨看过火,两人只仰起小脸朝刘秋苗笑的开心,一点没发觉刘秋苗的情绪。   倒是一旁的谢灵注意到刘秋苗的语气,她笑着道:“俩闺女以前在谢家的时候就帮我看火,两人习惯了。不过,娘,厨房里这个灶台时间长了吧,感觉烟气不太通。”   说完,随即看向两个闺女,温声嘱咐道:“外面盆里有水,就着太阳应该温了,你们俩去洗洗耍吧!”   一旁刘秋苗听到谢灵的话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开始说起灶台的事:“这灶台还是锐子小时候弄得,都这么多年了,也变得老旧了。不过,还能用就将就着用了。”   谢灵说道:“正好下午徐锐没事,让他给您修修吧。”老人闻烟味可不好。   这又不是啥大事,刘秋苗正准备说不用。   这时徐锐也开口说道:“徐文在家,下午我叫上他,把厨房全部修整修整。”厨房确实时间长了。   刘秋苗闻言没再拒绝,这是儿子媳妇的心意,她在拒绝就不好了。   谢灵做了猪肉山菇炖土豆,舍了不少油,照刘秋苗的话说就是:倒这么多油不香才怪。   徐家刘秋苗徐长喜老俩口、谢灵夫妻俩加上两个闺女,吃得饱腾腾得。   面吃没了,菜还有不少,给徐家三兄弟每家送了一碗,然后谢灵把剩下的一大碗菜放在冷水盆里。   提醒刘秋苗道:“娘,您和爹可得早点把菜吃了,虽说这天气不热了,但也得注意。”   刘秋苗点点头,说道:“知道了。”说着,感觉大腿有点疼,停下手中的活计捶捶腿,说道:“以前一直干活的时候腿还不疼,现在闲下来了这腿却疼起来了。”   说着,她自嘲道:“还真不是享福的命。”   现在,刘秋苗在外人眼里非常享福,不用上工不用伺候一家老小,还不用看孩子。   但在徐家四个兄弟还小得时候,刘秋苗却过的艰难。   那会儿上有公公,下有四个儿子,大伯去世后,还得顾着侄子。   所以,刘秋苗和丈夫为了多挣钱,黑天摸地地干重活。   以前一直干着活还看不出来,这不一闲下来反而不好的症状都出来了。   谢灵在一旁安慰:“您可别这么说,娘这毛病早点看出来反而好,要是以后才看出来就晚了。我前几天拿的膏药您也多贴贴,过几天我再给您从医院拿。 是一男一女,两人穿着绿军装,四个口袋的,可不是咱们这种普通同志穿的那种。”   谢灵回过神,笑着道谢,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梁同志,我马上就出去。”   “行,那我先过去了。”   “好。”   “灵灵,你丈夫肯定人很好,要不然转业这么久了,竟然还有战友专门来找他。”   一个星期下来,不仅熟悉的不仅是医院和护士,谢灵和苏芋的关系也变得亲近起来。   关于已经结婚以及家庭情况,谢灵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苏芋已经知道了谢灵的丈夫以前当过兵,转业后,现在在运输公司上班。   苏芋为人质朴,说起话来也十分单纯。   而谢灵听到她这话,噗嗤一笑,仅仅是战友怎么能证明他人好呢!   这是苏芋没见过徐锐,才说这话。要是见了徐锐,说不定就不觉得了。   “苏芋,麻烦你把我的笔记本和笔拿进去了。我去外面看看。”   苏芋接过笔记本和笔,说道:“你快去吧,正好了,我还能借你的笔记本看看。”   每次鲁长敏给她们两人讲解医学知识的时候,两人都拿着笔记本认真做笔记。   可是,谢灵每次记得都比她的全,还详略分明。这点让苏芋十分佩服。   谢灵出了医院大门,看看四周然后走到右前边的大树下。   看到谢灵的身影,顾长勇和刘芳就已经看到她了,见她往这边走,两人也迎上去。   “两位同志好,听医院的工作同志说我丈夫的战友找我。我就赶紧出来。这不一看气质就觉得是您两位找我。”谢灵尽管心里怀疑,但说出的话却是尽显亲近,脸上扬起笑,配上她温和的目光,态度显得十分和善。   这是个长袖善舞的女同志!   这是顾长勇和刘芳两人对徐锐妻子的第一印象。   其实,也就徐锐看谢灵带着高倍滤镜,觉得谢灵聪明但娇嫩需要他的保护。   但在外人看来谢灵是柔中带刚,最会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   起码,在顾长勇和刘芳看来是这样,她们这种人不管严肃也好,温柔也罢,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识人。   不过,两人对谢灵还真讨厌不起来,反而印象不错。   “我们今天来找谢灵同志,是有事求谢灵同志帮忙。”跟聪明人说话,两人也不准备拐弯抹角。刘芳和谢灵一样是女同志,所以由刘芳开口。   在见到两人,也就是自称徐锐战友的两位同志后,谢灵心里就有了底。   不管是不是徐锐的战友,和徐锐关系好不好,但她们应该和徐锐有些渊源。毕竟,两人和她刚开始见徐锐时的气质太像了。   孤独,野性,犀利。甚至包括掩藏的技巧。她刚出来时可完全没注意到两人,可片刻后就发现了。要说她们不是故意的,自己可不相信。   再说,现在在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她们也不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把所有思路在心里过了一遍,谢灵冲两人笑笑,说道:“医院左边那有个木制长椅,咱们就去那儿说吧。”   谢灵和刘芳坐在长椅上,顾长勇站在一边。   “我们和徐锐一个队伍出身,我和他不熟,不过顾长勇和徐锐很熟,两人经常一起出任务。   我们这次来长县,就是想求徐锐一件事。”   谢灵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她说。   “我们老师也就是队伍的总指挥,他的身体有些不太好。现在部队的环境又有些乱,所以我们希望老师能在长县停留一段时间。   甚至于,可以在下面的生产队安家。所以,我们希望徐锐可以帮忙。”   安家,以现在的情况,人口是不能随意变动的,安家也就意味着上户口。可是外来户口是那么随意上的吗?   刘芳说完有些把不准,随即目光看向谢灵,发现她嘴角含着笑,还是十分平静。看不出赞同还是拒绝。   咬咬牙又继续开口:“徐锐当初是老师带进队伍,之后又受到老师的许多的指导和帮助。还有一件事,徐锐可能不知道。他退伍转业,能到运输公司上班也是老师给他动用关系周旋的。   要不然,就算他军衔再高,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待遇。我知道说这些有些不好,我们也没有挟恩图报得意思,但我们是真的希望徐锐可以看在以往的恩情下,帮帮忙。”   谢灵摇摇头,看向刘芳。笑着说道:“刘芳同志,你说了一大通,态度诚恳,语气温和,看似把情况交代了。可是,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比如,这位老师是因为什么好好的医院疗养院不待,非要她们这儿小地方?   让徐锐帮忙会不会牵连到徐锐?      刘芳心里感叹,聪明人就这点不好,最会抓重点。   她十分诚恳地说道:“谢灵同志,其他的事情涉及到一些保密事项,不能和你说。这次来找你,也主要是想让你回去告诉徐锐,和他商量一下。同时也希望你理解,能帮忙劝说一下最好。”   “具体就是这样,徐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谢灵躺在炕上,靠在男人怀里,轻声开口。   “你觉得我在想什么?”徐锐看向怀里的女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回问。   “我觉得你会帮。”   之前那两人不找徐锐来找她说这事,谢灵觉得应该是两人知道徐锐的性子。所以才想进行夫人外交。   可是他们还是不够了解徐锐,更不了解谢灵。   谢灵尊重徐锐的意见,不会因为两人关系亲近就主导徐锐的思想。   而徐锐,确实是冷心冷情,但徐锐注重原则。如果那位老师真的对徐锐有恩,徐锐不会不帮。   所以,她的男人啊,就算性子寡淡,与常人不太相符,但也没有失去做人的基本准则。   徐锐把怀里女人搂的更紧,口中喃喃自语:谢灵,谢灵“我在,怎么了。”被男人抱得有些疼,但谢灵没有抗拒,只温柔地回应。   “我想要你。”   随即,谢灵的“好”字被吞噬在唇齿之间。 第66章 文艺兵   几天后, 顾长勇一行二人低调来到南理生产队。   当初建新房的时候, 徐家的院子建的比较大,院子里依照谢灵的嘱咐,徐锐种上了桃树和樱桃树。   此时, 两个男人站在枯黄的树下。   “徐锐, 真是有谢想到啊!”顾长勇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突然感叹道。   “没想到什么?”虽然帮了他们, 但徐锐并无和他们叙旧的念头, 甚至连见他们都不想见。只不过,欠了教官的人情,他是一定要还清的。   所以,此时此刻徐锐面无表情, 气势冰冷, 一点不像在谢灵面前的舒缓。   “没想到你会帮忙, 没想到你这么快结婚,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出来了。”顾长勇和徐锐除了执行任务以外几乎没有交集, 但要知道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执行任务中。   所以, 他自认对徐锐有几分了解, 徐锐面冷心更冷,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和欲/望, 一点不像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儿。   知道他结婚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乡下结婚早,他不想结,父母也会催。   但是今天见了他,才发现这人在他那位妻子面前和以前相比完全是两个样。   最重要的是气质和精神都有了变化。   他们这种长期在刀口上舔血的人, 表现上看没什么,但其实心里早已变得十分压抑,甚至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生死。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刘芳在执行完一次任务后,经过心里测试和心理辅导,依旧不能恢复正常,后来老师不顾刘芳的反对,就把刘芳转成文艺兵。   可是徐锐现在不一样了,变得有所畏惧,眼睛也不再冷漠。   而那个来源不出意料的话应该就是他那位妻子了。   这样的徐锐真是让他想不到啊!不过,想想这几天和谢灵的接触,她确实是个优秀的女同志。   “你现在再也进不了队伍了!”有所畏惧的兵他见过,但像徐锐这样一双眼睛都在妻子身上的人他却是没见过的。   “是,我执行不了任务了。”徐锐点点头,顾长勇的话他没有反驳。想起谢灵他的神色瞬间柔和下来。   顾长勇听到他这话,彻底笑了起来,说道:“队伍已经没有了,还管能不能进队伍这些干嘛。算了,我和你说说其他事吧!”   “嗯。”   见徐锐又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顾长勇有些好笑。   “徐锐,从以前从现在,你这人都太独了。咱们一起工作两年,怎么说也是战友。以前咱们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太过接触,可是现在,你还是那个鸟样。”   平时严肃沉稳的顾长勇遇到徐锐这块硬石头也话唠起来。   不等徐锐回应,他继续说道:“刘芳在你走之后她就转成了文艺兵,我后来也到了普通部队。两个月前,我和刘芳结婚了。我俩虽然没有那种感情,但相处这么多年亲情也是有的。我们还在部队上,不能离婚,但我觉得这样挺好。”   “刘教官帮过我很多次,我会把刘教官的事情办好。所以,不用你不用这样。”徐锐突然打断顾长勇的话,开口对他说道。   顾长勇严肃沉稳,就算把徐锐当做战友,故友重逢有话要讲,但也不会这么啰嗦。   唯有一点值得他这么套近乎,就是刘教官的事情。   徐锐并不想听他们的事,而已经答应的,既然答应了他就会办好。   顾长勇顿了一下,接着苦笑道:“我都忘了你比我更敏锐。”突然,他又想起老师的叹息:那小子是个天生的猎手,可惜了   院子里气氛沉闷,而堂屋却是一片和谐。   谢灵长袖善舞,见人三分笑,不存恶意。刘芳温和精干,自从转成文艺兵后她周身的气质也变得柔和不少。   两人都带着善意,此时交流起来格外顺利。   “我以前和我爱人还有徐锐他们是一个队伍,所以一年前意外转成文艺兵,我十分不满。不过,后来当文艺兵放了一段时间突然觉得,也挺好的。”刘芳说到这儿,突然有些唏嘘,当时她何止是不满,简直就是抵触极了。   她顾长勇以及徐锐待的队伍,主要是执行一些特级保密任务,一些黑暗的肮脏的任务都由他们来完成。   她执行完一个任务后出现了严重的心理疾病,那时候她正处于严重暴躁的时候,老师还让她转成文艺兵,当时她简直想杀人。   这个杀人不是形容夸张,而是真的要杀人,只不过被老师给制住了。   她清醒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太危险了,要是没有老师,以她当时的状态真的会闯下大祸。   之后她不再抗拒转入文艺队。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当文艺兵也挺好的。   对于她来说轻松至极的训练,更多的则是为将士们表演节目,给予他们精神上的支持。   加上轻松平静的环境,她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一个是纯粹黑暗,无论做多大的贡献都不能为人所知,有的只是军衔上的快速提升。   另一个是纯粹的光明,无论表现得怎么样,都可以得到将士们极大的欢迎和鼓励。   那种感觉太好了,让她彻底爱上了这份职业。   “那你这次也是带着工作来的吧!”谢灵坐在刘芳的旁边,突然说道。   刘芳闻言点点头,说道:“文艺兵也是兵,服从命令执行任务是天职,怎么能擅离职守。这次来长县也是因为北方三大军区要在北方几省招收文艺兵。”   谢灵听到她这话有些惊喜,说道:“文艺兵招收已经开始了吗?生产队的人可以报名吗?”   谢灵此时一脸关切,让刘芳有些讶异,然后开口说道:“已经开始了。我们是考虑过在生产队招人的,也和县招办提过几句,不过不是重点。   而且,最重要的是生产队的人不多不符合条件。”   说道这儿,刘芳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这个时候,文艺兵待遇不错,很多人报名,不过只有几个名额,所以竞争很激烈。包括一些有关系的,也会算在里面。”   就她所知的,长县有五个名额,已经有两个名额被占用了。   “那原则上来说,生产队的女孩儿是可以报名的对吧!”   刘芳点点头,“可以,你有认识的女孩儿想进部队?”   如果谢灵有要她帮忙的事情,她一定尽力帮。   毕竟,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如果徐锐能办成事情,那接下来几年甚至十几年老师都会留在这儿。   她和顾长勇都照顾不到,唯有麻烦谢灵和徐锐。   光靠恩情是不靠谱的,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利益上的交换。   谢灵心里高兴,面上也带着笑意,说道:“出嫁前,我在谢家沟生产队管过宣传队,队里有一个女孩儿唱歌特别好听。她的嗓音条件非常出色,待在乡下可惜了。如果能进部队当文艺兵,也是很好的出路。”   谢灵不像是个说大话的人,而且就算不像谢灵说得那样优秀,只要能看的过去她都能给她弄到文兵队去。   “现在还不晚,我可以给她报上。”刘芳点点头,试着说道。   谢灵摇摇头,有些欣喜又有些犹豫,片刻她开口说道:“这只是我的想法,还不知道那位姑娘和家里人怎么想。得等我问问她们的意见再说。”   刘芳拉住她的手,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她家问问,如果愿意入,正好我看看她的条件,然后给她报上。”   “啊,这不好吧,你们刚来还没坐多久,就让你奔波。”   刘芳摇摇头,手脚利落的拉着谢灵往外走,开口说道:“军人就是遇到什么事就快点做完,哪能拖沓。”   这话,让谢灵不好再拒绝。   走到院子里,谢灵挣脱开刘芳的手,走到徐锐面前。   “我和刘芳骑自行车去谢家沟一趟,你先在家招待顾同志。下午,天气有点凉,带顾同志回家里坐吧。”   徐锐神色柔和,给谢灵整整领子,说道:“好,你去吧,路上小心。晚上我做饭,你早点回来。”   谢灵甜笑道:“好,我早点回来。”   旁边,另外一对夫妻早已目瞪口呆。就去那么一小会儿,这两人活像要几年不见似的。   徐锐和谢灵说完,突然看向刘芳,说道:“刘同志,谢灵没有碰过自行车,所以就麻烦你带她了。”   刘芳:“”这用得着你说?   出了徐家,谢灵给刘芳指路,刘芳带着谢灵往谢家沟去。   下午四点,李春和刚从宣传队排练回来。   正在家里喂鸡,一边给鸡倒食嘴里哼着歌。   “春和?”   突然,她听到一阵喊声,扭过身子看向大门口,然后快速跑向门口。   她一脸惊喜地看向门口的人,笑容满面,开口说道:“谢灵姐,你怎么来我家了?”   谢灵可以说是李春和音乐路上的启蒙导师,去年就算谢灵退出宣传队后,李春和也经常去谢家,或是向谢灵请教一些问题,或是和谢灵谈心。   可以说,她最敬佩的人是谁?毫无疑问是谢灵,最亲近的除了家人也还是谢灵。   所以,此刻见到谢灵李春和的心里除了欣喜还是欣喜。   “我来跟你说件事儿。”谢灵走进门,接过李春和递过来的水,开口说道。   “您有啥事就说,我听着嘞。”李春和给两人倒了水,坐在谢灵的对面,开口说道。   “最近上面来人招文艺兵,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去部队?”此刻,谢灵面上平静,但她心里却有些紧张。   李春和听完直接愣住了?文艺兵?文艺兵?这三个字回荡在她脑海。   半晌后,她开口说道:“我可以吗?我怎么能报?” 第67章 多陪陪她们   在李春和的印象中, 文艺兵穿着庄重的绿军装, 身姿高挑优美,看起来英姿飒爽,绝对是这个年代女孩儿羡慕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 李春和是真的热爱音乐, 而文艺团则是目前最大的舞台, 也是对李春和来说最好的学习深造的平台。   她有些不敢想象, 谢灵姐竟然和她说起这种事情。因为过往谢家沟从没有出过文艺兵。   所以,这时的她面对两人有些愣愣的。   谢灵噗嗤笑开,温声开口:“你怎么不可以,你是我见过唱歌唱的最好的人, 怎么不可以报。不过, 报名时能报上, 但能不能被选上就得看你自己。”   来之前,刘芳的意思她听懂了。只要有刘芳的关系在, 李春和只要基础过得去, 就一定可以被选上。   谢灵不准备拒绝这个人情, 但也不会告诉李春和这件事。   要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选上,李春和就退却了, 谢灵才是真的失望。连一争的信心都没有,这样的人不值得谢灵推荐。   而李春和也没有辜负她的希望,毫不犹豫地猛点头说道:“谢灵姐,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肯定要报。”不报才是傻子。   李春和是大大咧咧的,但她不傻, 以前从来没有过人来生产队招文艺兵。   最近她也没听到消息,只可能是谢灵姐认识人所以才主动给她这个机会。   而跟谢灵姐一起来的旁边穿绿军装的女人,虽然刚刚只介绍了名字没有介绍其他,但李春和感觉应该就是和这个大姐有关。   李春和心中猜测着,而谢灵听到她的回复露出笑容,问道:“不过这种事也算是大事,要不要和你家里人商量一下?”   李春和摇摇头,说道:“我爹我娘还有我奶我弟都不在家,也不用和她们商量,她们要是知道了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现在谁家当了兵可光荣得不得了,更不用说李春和还是文艺兵。   谢灵觉得家里人肯定会不舍李春和走远,又长时间不回家。但不同意肯定不会。   所以她不再考虑这个问题,转而开始向她介绍起刘芳:“刘姐就是负责长县文艺兵的招收,一会儿你可以跟她说说情况,她也会问你一些问题。合适的话就可以定下来。”说话时,谢灵眼神中带着鼓励。   李春和看向刘芳,目光中带着期盼和紧张。-   刘芳没有废话,直接开始问话:   “家庭成分?”   “是贫农。”   “文化程度?”   这个问题问住了李春和,她变得更加紧张,然后有些犹豫地开口:“没上过学。”   刘芳闻言皱眉,这个真是不好办那!   “她之前跟着宣传队的人识字。”   经过谢灵的提醒,李春和眼睛一亮,赶忙说道:“对,我跟着谢灵姐还有小米她们学过不少字。谢灵姐给过我二十张曲谱,曲谱上的歌词我都认得。”   刘芳点点头,这个还有点靠谱。   一旁的谢灵补充道:“春和会看曲谱,学过一些专业地音乐知识。”   刘芳听后有些惊讶,这个可是不常见啊!   点点头表示知道后继续问道:“知道自己的身高和体重吗?”   “啊”这个,李春和挠挠头,这个问题真是问住她了,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高有多重,乡下大多数人都不会在意这个。也没有精准地量过。所以,她摇摇头。   刘芳看向她整个人,李春和明显比谢灵低,但也不算矮。   刘芳仔细打量她片刻,估计了一个数字,一米六左右,应该在标准之上。   至于体重,李春和不属于消瘦型。   “唱几句给我听听。”片刻后,刘芳继续开口。   这个是最简单了,李春和利落点点头,开始唱出声:“万物生长靠太阳”   《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第一句出来,刘芳就眼前一亮,这个声音简直绝了。   沙哑清澈空灵,这个姑娘确实有一副好嗓子。刘芳心中惊喜,这种条件比自己的底线好处好几个度,但刘芳没有打断她。   李春和一旦唱起来,直接进入状态,这时候的她脑海里已经完全没有谢灵刘芳的存在,只一心唱歌。   “雨露滋润禾苗壮不落的太阳。”   李春和以低沉的音调进行收尾,然后才想起屋里的两人,随即看向刘芳,眼神紧张。   而刘芳露出自来到屋里的第一个笑,主动握住李春和的手,温声开口:“李春和同志,你唱歌很有感情,嗓音也很出色。加入文艺团假以时日一定是位优秀的同志。”   最后一句话谢灵也说过,因为李春和的天赋太过明显出众,任何听过她唱歌的专业人员都毫不怀疑。   李春和回握刘芳的手,显得十分激动,刘芳的话显然是对她最好的肯定。   “刘同志,那我这是可以进部队了吗?”   刘芳温和一笑,然后摇摇头,在她紧张的神情下说来说道:“这个得等你去县城体检完才能决定,如果体检过关,那百分之百地没问题。”   李春和激动地使劲儿点头,然后临近握住刘芳的手,说道:“谢谢刘同志。”   然后又看向一旁的谢灵,说道:“谢灵姐,真的太感谢你了。”   李春和此时心中充满感恩,她觉得自从加入宣传队起就处处充满惊喜。   而这一切她最感谢的人就是谢灵了。   说完正事,谢灵和刘芳待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   晚饭,刘芳和顾长勇没在徐家吃直接离开了。   借口是刘芳急着回去工作,至于真正的原因,到底是嫌谢灵夫妻俩都腻歪,还是看出徐锐的不欢迎,只有他们心里知道了。   今天是周六,谢灵不用去医院学习,徐锐不用上班,明天也是休息时间。   所以,两人吃过饭后,谢灵去西屋哄两个闺女睡觉,而徐锐则负责洗锅。   不到十一月,但谢灵早早地就给两个闺女的炕生起了火。   给两个闺女讲完睡前故事,然后摸摸两人的头,对她们温柔一笑,开口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秋阳秋月该睡觉了。”   “小姨,我们今天不想这么早睡。”秋阳躺在暖呼呼的炕上,看向坐在炕边的谢灵说道。   躺在姐姐里边的秋月赞同地点点头,附和姐姐说得话。   谢灵给两个闺女盖好被子,闻言,随口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想这么早睡觉?”   秋阳睁着大眼睛,说道:“星期一到星期五小姨都要早早去县城工作,都没有时间陪我们。可是明天小姨不用早起,所以我们要和小姨多说一会儿话。”   秋月也嘟着嘴开口:“小姨现在和姨夫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了,白天工作,晚上就光顾着陪小姨夫了,都没时间陪我们。”   两人的童言稚语只是单纯的表示不满,想让谢灵多和她们待一会儿。   但是,谢灵听完她们的话,脸瞬间爆红,晚上光顾着陪徐锐!!!   今天还不到八点就哄两个闺女睡觉,还不是因为周一到周五谢灵要早起,而明天谢灵可以睡懒觉,所以他们打算   “今天让你们早点睡,是因为小姨想让你们养好精神。明天咱们一家去奶奶那里吃饭。小姨也多陪陪你们。”   秋阳秋月听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去奶奶家吃饭这个还不稀奇,因为两个人这段时间中午一直在刘秋苗老俩口那吃饭。   可谢灵后面那句多陪陪她们则让她们心里高兴极了。   谢灵看到两个闺女脸上高兴奋色彩,她心里有些愧疚,最近因为忙着在医院学习,都没好好陪过她们。   见两个闺女乖乖闭上眼睛,谢灵亲亲两个闺女额头,温声说道:“睡吧,小姨明天陪你们耍。”   走出西屋,徐锐正好把堂屋门插好。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往睡觉的屋子走去。   这几天一直惦记着谢灵早起,徐锐怕她累着,所以两人一直没有亲热。   现在没有了时间的拘束,两人又食髓知味,不再控制欲/望。   徐锐结婚时,徐良才给他的小黄/书,他一直没有扔掉。   这晚,徐锐彻底对里面的内容进行了实践,谢灵被他折磨得不上不下。   “徐锐,你”此时,谢灵早已经变得昏昏沉沉,但可能对徐锐的怨念太过强烈,躺在炕上,嘴唇微张。   双手搂着徐锐的肩膀,在他耳边骂道。“你混蛋”   嘴上骂着,但那一双眼睛却迷离动人,身体娇软,徐锐看着身下的人,目光变得痴迷。   然后,亲亲她的眼睛,随即接着继续未完的动作。   两人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此时谢灵早已经提不起任何力气,眼睛也睁不开。全程由徐锐给她擦洗身子,换上新的内裤和睡衣。   被子上铺着的床单上面,早已混乱不堪,徐锐把床单扯掉。把谢灵放在被子里面。   谢灵躺在温暖的被子里,她下意识地往外挪了挪。   徐锐注意到她的动作,不自觉地轻笑,然后把她搂在怀里,亲亲她的脸,温声说道:“睡吧。”   第二天,早上六点,徐锐的生物钟自动响起,然后瞬间清醒。 第68章 户口   徐锐没有打扰谢灵, 放轻动作, 穿上衣服起身。-   简单洗漱后,去了厨房,从箱里拿出三个鸡蛋, 准备给谢灵和两个闺女煮鸡蛋吃。   做上水突然想起谢灵的话, 然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鸡蛋也给自己煮了一个。   自从谢灵出嫁, 谢家的锅就被她拿到了徐家。加上徐锐买的新锅一共有两个锅。   为了方便, 徐锐干脆给厨房建了两个灶台,反正有他在徐家的柴火不怕烧没。   一个锅煮鸡蛋另一个锅徐锐滚了小米粥配上红薯和疙瘩。   疙瘩里面被徐锐放了红糖,最后调了个白菜。   早饭很快做好,徐锐舀上饭先吃。   随后, 他把饭温到灶上, 进了卧室。   东屋, 谢灵还在熟睡,徐锐给她盖盖被子, 然后从柜子里给她拿出一套衣服放到炕边的桌子上。   “我去办上户口的事了。中午你先带着两个闺女去娘那儿, 我回来就去找你。”徐锐没上完初中就不念了, 但徐锐的一手钢笔字却是好极了,凌厉大气和他本人很像。   写纸条是谢灵和徐锐的约定, 谁要是出去办事另一个人如果不知道,就留下一张纸条,好让另一个人心中有数。   把纸条压在谢灵衣服的一角,然后转身离开。   徐锐当兵四年,后面两年刘建作为他的教官和直接上属, 帮了徐锐很多,甚至最后的转业。   虽然刘建没有对他说,但徐锐也能猜到是刘建在最后周璇,要不然以当时的情况,他不可能被转到运输公司。   所以,在谢灵跟他说了这件事后,徐锐心中就有了决定。   之后他就问过梁丰年给外地人办户口之类的情况。   梁丰年盘踞长县多年,人脉关系不是他可以相比的。这种事情问他更加靠谱。   经过了解才知道,以目前的大环境,给外地人转户口,说麻烦也不麻烦,只要有关系加上理由正当,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梁丰年作为运输公司运输部主任,物资大多不缺,但徐锐前几天找梁丰年问情况的时候还是准备了一斤白糖。   就像谢灵说得,人家不缺是人家的事,但他们必须要尽自己的心意。   徐锐到了队长王晋军家,王晋军已经收拾妥当。   看见徐锐,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锐子来了,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徐锐点点头,说道:“麻烦王叔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大前门,递给王晋军,说道:“叔,这是给您的。你拿着抽。”   大前门当然也是谢灵准备得,在这之前谢灵专门问过刘秋苗,队长的喜好。   徐锐虽说性子冷,但作为队里少有的当过兵又在城里上班的人,很受队里长辈们的待见。王晋军作为队长,也不例外。加上和徐锐他爹徐长喜是老伙计,这会儿也不客气,爽利地接过烟,笑容更大,开口道:“你这小子可比以前有人气多了。”   “对了,锐子啊,那派出所确定行吧!”王晋军在生产队一言九鼎,厉害得很,但面对公社干部,就算是派出所这种工作人员还是很客气得。   前几天锐子跟他说要给徐家的一个外地远方亲戚在南理上户口。   以他和长喜的关系,加上徐锐的面子,他肯定同意。就是怕人派出所不给办。   虽说徐锐已经说过能行,但王晋军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派出所的同志可严厉得很。   这话王晋军问过好几遍,不过徐锐没有不耐烦,开口说道:“放心吧,叔,是我上面的主任给介绍的人。”   徐锐回来南理一年多,队里人只知道他在城里运输公司上班,但具体职位除了徐家众人其他人还真不清楚。   这也是刘秋苗的嘱咐,不让他们说出去。一来是低调,二也是为了避免麻烦。   不过,在队里人看来就算是普通工人也很厉害了。   现在王晋军听到徐锐的说法,立刻就放心了,锐子的上属那可是领导,人家办事肯定行,说道:“那肯定能行。”   果然,去了派出所上户口的时候,当徐锐说出梁丰年和他的名字,那人根本没有多问。更没有提出本人必须在场的要求。   只问了一些基本信息,就把刘建的户口给办下来了。   这边事情办的顺利,徐家,谢灵才醒来。   谢灵躺在炕上伸了个懒腰,然后穿好衣服起身,看了看徐锐留得纸条,然后走出屋子。   堂屋,秋阳秋月正在坐在桌子前看小人书。两人一人拿着一本,坐在板凳上,身子坐得笔直,头低着,聚精会神看着手里的小人书。   谢灵走过去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吃饭了没?”   秋阳秋月闻言抬起头,看见谢灵,然后嘟着嘴说道:“小姨,现在都十点多了。我们七点就起来了。”   “是小姨太懒了。”谢灵有些惭愧,排除昨晚太过折腾的原因,谢灵确实喜欢睡懒觉。大多时候还没两个闺女起的早。   “小姨,姨夫不知道多会儿就出去了。但是他给咱们留了饭,小姨快去吃吧!”   谢灵洗漱完,简单吃了饭把锅洗了,教两个闺女认了会儿字儿,然后带着两个闺女去了徐家老俩口那儿。   谢灵和徐锐周一到周五都要去县城,没有时间来看两位老人,两个闺女白天还要拜托两老照顾。   所以,每个周六周日都会和老俩口一起吃饭。   去的时候谢灵把之前徐锐从单位里带的两斤猪肉都拎在手里。   前面两个闺女蹦蹦跳跳,谢灵拎着猪肉走在后面。   路上不时地遇上熟人。   “灵灵又去你婆婆那儿啊?”田四和几个妇女从前面走过来,看见谢灵笑着打起招呼。   谢灵笑的温和,说道:“是啊,去婆婆家蹭个饭。婶子们这是去哪?”   田四和几个妇女都是笑容满面,一看就是有喜事的样子。听到谢灵的问题,她们也不隐瞒,再说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事儿,所以开口回道:“给徐老大说亲去嘞!”   谢灵心里惊讶,给徐老大说亲?她记得徐老大好像三十多岁,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现在说亲?是不是有点晚了,不过一想想对方木匠的职业,说亲还是比较容易的。   “今天可是个好天气,办啥事都能成嘞!”谢灵面上笑着说道。   “哈哈,灵灵这话说得好。”   说了几句话,两方就告别各走各的了。   这边,田四几人告别谢灵,随即往继续往前走。其中一个妇女看看谢灵的背影,然后轻声说道:“徐家这新媳妇倒是个好的。”   “那可不,也不看是谁保得媒。”这话是田四旁边的田三说得,田三是田四的亲姐姐,而谢灵和徐锐当初订婚就是田四做得中间人。   “嘿,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是徐锐那小子主动看上人家姑娘,然后才让田四做得中间人。是不,田四?”   田四笑笑,说道:“是这样不错。是徐家主动看上谢灵,然后拜托我给两人做得媒。”   “这徐家虽然分家了,但这徐锐小两口还经常去看爹娘。尤其是这新媳妇,我见她去的最勤。不知如此,每次去的时候手里就没空着的时候。别看拿纸包的严严实实的,我猜肯定是好东西,我看弄不准是肉。”   “那刘秋苗对她也不错,你看那俩小丫头天天在秋苗那儿耍。上一次,和秋苗一起呐鞋垫的时候,她还带着两个小丫头,和那两个小丫头亲的很,肯定是当一家人养。”   “唉,你说秋苗这福享的,本来之前徐家分家,大家还笑话人家。结果人家现在反而过得好了,儿子媳妇孝顺,还不用给伺候一家老小,这日子可比以前自在多了。”   “谁说不是呢!”   双方性子都不错,所以才有现在的和睦。这是田四心里的想法,不过也没傻的说出来。   现在不少人羡慕眼红刘秋苗的好日子,都说这家分对了。   但真敢分家的一个也没有,要不就是怕以后老了动不了了儿子儿媳不孝顺,要不就是舍不得手中的权利。   毕竟没分家的时候,婆婆当家负责家里的一切,忙是忙点,但家里所有人都得顺着自己。   要是分家了,手里没钱没粮,谁会搭理你。尤其是,现在的婆婆可不像刘秋苗,大多都喜欢指使媳妇干这个干那个的,谁敢说儿媳妇心里没怨言。   问题很现实,嘴上不说,但大家心里都知道。   谢灵不知道几人的议论,她拎着肉跟在两个闺女身后进了厨房。   厨房里,刘秋苗正在赶面条。   “奶奶,我们来了。”   “奶奶,我来帮你。”   这段时间,秋阳秋月和刘秋苗待的时间最长,称呼也从刚开始地徐奶奶变成奶奶。   现在,刘秋苗是除了谢灵以外,两个闺女最亲的长辈,连徐锐这个正宗的姨夫也比不上。   这会儿,见了刘秋苗两个人叫的亲近。   刘秋苗见了两人,也是笑的开心,见两个小的还要洗手帮忙,笑的越发温和,说道:“你们两个可别来给奶奶添乱,面一会儿就赶好可以下了。”   “那我们可以做什么啊?”   “秋阳秋月帮奶奶看着锅吧,等锅里的水熬了就告诉奶奶一声。”其实,这哪用她们告诉,只不过是刘秋苗不忍两人失望,就随便给两人安排了个事。   果然,秋阳秋月听了立马变得高兴起来。 第69章 徐家日常   谢灵落后两个闺女几步走进厨房, 把纸包放在案板旁边。   “你又往这儿拿干啥子, 上次的还没有吃完。”刘秋苗一看纸包就知道是猪肉。这孩子有个啥好东西不留着,就会往这儿拿。刘秋苗心里熨贴媳妇有心,不过, 还是说了一句。   这小两口刚结婚, 现在又分家了, 刘秋苗就怕俩人不会精打细算过日子, 有个啥也存不住。   所以,这会儿她唠叨开:“有啥好东西得先存着,不要一下就给吃完了,等以后办事真正用到了你们就该着急了。管家方面, 女人终归要比男人细心, 家里的钱粮就得你收着, 这时候可别由着锐子。   锐子每个月从单位领得那点粮食估计他一个人吃就够呛。家里还有没有啦?要是不够就和你几个哥嫂说,和她们拿钱买总比和其他人强。”   谢灵把猪肉放在案板上, 舀了一盆冷水开始洗肉, 听到刘秋苗的话, 笑了笑说道:“还有不少,够几个月的了。”   徐锐单位每个月都发粮食, 不过仅仅徐锐一个人的供应,只有三十斤,不过都是细粮。   所以,谢灵和徐锐加上两个闺女都是早上细粮,晚上粗粮, 配着吃。   一边说着话,谢灵把肉放到案板上。她看看手上的红痕,感觉这水水可真凉啊,谢灵已经好久没有用冷水洗过东西了,凉得手有些红。   “娘,家里的山菇放在哪里?”一边处理肉,谢灵一边问道。   刘秋苗听到她问题,不禁看向谢灵那边,见她把所有的肉都切了,然后惊呼一声,道:“你这大花头,告诉你别切完,你还真就不听。这可是有两斤,切这么多干啥子?”   “这次弄多点,配上山菇和土豆,炖在一起,正好吃面。剩下了也没事,还有晚上和明天呢。”谢灵笑笑,她这次要是不弄完,婆婆该省下来一直存着了。   存个好几天,肉就不好了,人吃着对身体也不好。所以,谢灵干脆把它全做了,婆婆怕坏了浪费也会尽快吃完的。   这是谢灵心里的想法,不过面上还是笑嘻嘻地,说道:“咱们家一大家子呢,咋吃不完,光说徐锐,他那大胃口娘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您儿子有出息,等您下次想吃了,再让他弄。”   听她这么说,刘秋苗真是好气又好笑,肉已经切了,刘秋苗也不再管她,只说道:“山菇在右边的桌子下面,土豆在草袋里,你自己拿。”   “好嘞,您擎等着我的手艺吧。”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徐锐走了进来。   “呦,大忙人回来了。”这是刘秋苗说得,说话时语气里带着埋怨。   徐锐还是一言不发,走进来看看水缸,然后拎着水桶准备去外面打水。   “这孩子”真是,要不是她儿子,她真受不了锐子这性子。   母子间的事情谢灵可不掺和,她没说话,只是埋头做手上的事。   徐锐把水缸填满水,又把厨房里的脏水给倒了,之后洗洗手。   “我去找队长办上户的事了。”这会儿才有时间回复他娘的话。   一旁的谢灵听着有些无语,娘之前问你,你不说,现在办完事才准备说。这是娘重要还是活儿重要?   要是她有这么个儿子,估计也要气死,这情商有些着急。   这么一想,谢灵嘴角弯起。   而正扯面的刘秋苗果然瞪了徐锐一眼,不过想起正事,刘秋苗说道:“给人上户口那事没问题吧?”   徐锐走到谢灵面前夺过她洗土豆的活计,一边回应刘秋苗的话,道:“没问题。”   “那人家没问咱怎么多了个远房亲戚?那亲戚为什么来投靠咱?”刘秋苗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问。”   徐锐话太少,刘秋苗听着不太满意,还是谢灵说道:“娘,徐锐找他的领导说过这件事,估计是人家领导和派出所的同志认识,所以才这么容易。”   说完,碰碰徐锐的胳膊,问道:“是不是这样?”   徐锐一边洗菜,一边说道:“是。”   刘秋苗点点头,把面拿起来放进锅里,说道:“人家之前在部队上帮了你很多,你也要好好报答人家。给人家办好这事,之后人来了你们也得给人安排好住处,能帮得就帮,当然要是超出咱们范围之外得咱也无能为力。”   一边秋阳秋月眼睛看着锅,不时地天天柴火,刘秋苗把面下进锅里,然后看着两人认真的模样,摸摸两人的小脸,说道:“你俩快起来,奶奶在这儿看着就行。”   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   “出去了先洗洗脸和手,你看你俩那小脸熏的。”刘秋苗看看两人的小灰脸,想想两人之前白白净净地小嫩脸,有些心疼,顿时都后悔让两个闺女看火了。   闺女可不像小子,磊磊那小子糙,每天身上在外面耍,身上灰凸凸得,以前捣乱的时候刘秋苗就让他看火。   以前家里没小闺女,她也没注意过这个问题。   秋阳秋月倒不介意,毕竟以前在谢家也帮小姨看过火,两人只仰起小脸朝刘秋苗笑的开心,一点没发觉刘秋苗的情绪。   倒是一旁的谢灵注意到刘秋苗的语气,她笑着道:“俩闺女以前在谢家的时候就帮我看火,两人习惯了。不过,娘,厨房里这个灶台时间长了吧,感觉烟气不太通。”   说完,随即看向两个闺女,温声嘱咐道:“外面盆里有水,就着太阳应该温了,你们俩去洗洗耍吧!”   一旁刘秋苗听到谢灵的话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开始说起灶台的事:“这灶台还是锐子小时候弄得,都这么多年了,也变得老旧了。不过,还能用就将就着用了。”   谢灵说道:“正好下午徐锐没事,让他给您修修吧。”老人闻烟味可不好。   这又不是啥大事,刘秋苗正准备说不用。   这时徐锐也开口说道:“徐文在家,下午我叫上他,把厨房全部修整修整。”厨房确实时间长了。   刘秋苗闻言没再拒绝,这是儿子媳妇的心意,她在拒绝就不好了。   谢灵做了猪肉山菇炖土豆,舍了不少油,照刘秋苗的话说就是:倒这么多油不香才怪。   徐家刘秋苗徐长喜老俩口、谢灵夫妻俩加上两个闺女,吃得饱腾腾得。   面吃没了,菜还有不少,给徐家三兄弟每家送了一碗,然后谢灵把剩下的一大碗菜放在冷水盆里。   提醒刘秋苗道:“娘,您和爹可得早点把菜吃了,虽说这天气不热了,但也得注意。”   刘秋苗点点头,说道:“知道了。”说着,感觉大腿有点疼,停下手中的活计捶捶腿,说道:“以前一直干活的时候腿还不疼,现在闲下来了这腿却疼起来了。”   说着,她自嘲道:“还真不是享福的命。”   现在,刘秋苗在外人眼里非常享福,不用上工不用伺候一家老小,还不用看孩子。   但在徐家四个兄弟还小得时候,刘秋苗却过的艰难。   那会儿上有公公,下有四个儿子,大伯去世后,还得顾着侄子。   所以,刘秋苗和丈夫为了多挣钱,黑天摸地地干重活。   以前一直干着活还看不出来,这不一闲下来反而不好的症状都出来了。   谢灵在一旁安慰:“您可别这么说,娘这毛病早点看出来反而好,要是以后才看出来就晚了。我前几天拿的膏药您也多贴贴,过几天我再给您从医院拿。

是一男一女,两人穿着绿军装,四个口袋的,可不是咱们这种普通同志穿的那种。”   谢灵回过神,笑着道谢,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梁同志,我马上就出去。”   “行,那我先过去了。”   “好。”   “灵灵,你丈夫肯定人很好,要不然转业这么久了,竟然还有战友专门来找他。”   一个星期下来,不仅熟悉的不仅是医院和护士,谢灵和苏芋的关系也变得亲近起来。   关于已经结婚以及家庭情况,谢灵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苏芋已经知道了谢灵的丈夫以前当过兵,转业后,现在在运输公司上班。   苏芋为人质朴,说起话来也十分单纯。   而谢灵听到她这话,噗嗤一笑,仅仅是战友怎么能证明他人好呢!   这是苏芋没见过徐锐,才说这话。要是见了徐锐,说不定就不觉得了。   “苏芋,麻烦你把我的笔记本和笔拿进去了。我去外面看看。”   苏芋接过笔记本和笔,说道:“你快去吧,正好了,我还能借你的笔记本看看。”   每次鲁长敏给她们两人讲解医学知识的时候,两人都拿着笔记本认真做笔记。   可是,谢灵每次记得都比她的全,还详略分明。这点让苏芋十分佩服。   谢灵出了医院大门,看看四周然后走到右前边的大树下。   看到谢灵的身影,顾长勇和刘芳就已经看到她了,见她往这边走,两人也迎上去。   “两位同志好,听医院的工作同志说我丈夫的战友找我。我就赶紧出来。这不一看气质就觉得是您两位找我。”谢灵尽管心里怀疑,但说出的话却是尽显亲近,脸上扬起笑,配上她温和的目光,态度显得十分和善。   这是个长袖善舞的女同志!   这是顾长勇和刘芳两人对徐锐妻子的第一印象。   其实,也就徐锐看谢灵带着高倍滤镜,觉得谢灵聪明但娇嫩需要他的保护。   但在外人看来谢灵是柔中带刚,最会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   起码,在顾长勇和刘芳看来是这样,她们这种人不管严肃也好,温柔也罢,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识人。   不过,两人对谢灵还真讨厌不起来,反而印象不错。   “我们今天来找谢灵同志,是有事求谢灵同志帮忙。”跟聪明人说话,两人也不准备拐弯抹角。刘芳和谢灵一样是女同志,所以由刘芳开口。   在见到两人,也就是自称徐锐战友的两位同志后,谢灵心里就有了底。   不管是不是徐锐的战友,和徐锐关系好不好,但她们应该和徐锐有些渊源。毕竟,两人和她刚开始见徐锐时的气质太像了。   孤独,野性,犀利。甚至包括掩藏的技巧。她刚出来时可完全没注意到两人,可片刻后就发现了。要说她们不是故意的,自己可不相信。   再说,现在在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她们也不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把所有思路在心里过了一遍,谢灵冲两人笑笑,说道:“医院左边那有个木制长椅,咱们就去那儿说吧。”   谢灵和刘芳坐在长椅上,顾长勇站在一边。   “我们和徐锐一个队伍出身,我和他不熟,不过顾长勇和徐锐很熟,两人经常一起出任务。   我们这次来长县,就是想求徐锐一件事。”   谢灵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她说。   “我们老师也就是队伍的总指挥,他的身体有些不太好。现在部队的环境又有些乱,所以我们希望老师能在长县停留一段时间。   甚至于,可以在下面的生产队安家。所以,我们希望徐锐可以帮忙。”   安家,以现在的情况,人口是不能随意变动的,安家也就意味着上户口。可是外来户口是那么随意上的吗?   刘芳说完有些把不准,随即目光看向谢灵,发现她嘴角含着笑,还是十分平静。看不出赞同还是拒绝。   咬咬牙又继续开口:“徐锐当初是老师带进队伍,之后又受到老师的许多的指导和帮助。还有一件事,徐锐可能不知道。他退伍转业,能到运输公司上班也是老师给他动用关系周旋的。   要不然,就算他军衔再高,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待遇。我知道说这些有些不好,我们也没有挟恩图报得意思,但我们是真的希望徐锐可以看在以往的恩情下,帮帮忙。”   谢灵摇摇头,看向刘芳。笑着说道:“刘芳同志,你说了一大通,态度诚恳,语气温和,看似把情况交代了。可是,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比如,这位老师是因为什么好好的医院疗养院不待,非要她们这儿小地方?   让徐锐帮忙会不会牵连到徐锐?      刘芳心里感叹,聪明人就这点不好,最会抓重点。   她十分诚恳地说道:“谢灵同志,其他的事情涉及到一些保密事项,不能和你说。这次来找你,也主要是想让你回去告诉徐锐,和他商量一下。同时也希望你理解,能帮忙劝说一下最好。”   “具体就是这样,徐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谢灵躺在炕上,靠在男人怀里,轻声开口。   “你觉得我在想什么?”徐锐看向怀里的女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回问。   “我觉得你会帮。”   之前那两人不找徐锐来找她说这事,谢灵觉得应该是两人知道徐锐的性子。所以才想进行夫人外交。   可是他们还是不够了解徐锐,更不了解谢灵。   谢灵尊重徐锐的意见,不会因为两人关系亲近就主导徐锐的思想。   而徐锐,确实是冷心冷情,但徐锐注重原则。如果那位老师真的对徐锐有恩,徐锐不会不帮。   所以,她的男人啊,就算性子寡淡,与常人不太相符,但也没有失去做人的基本准则。   徐锐把怀里女人搂的更紧,口中喃喃自语:谢灵,谢灵“我在,怎么了。”被男人抱得有些疼,但谢灵没有抗拒,只温柔地回应。   “我想要你。”   随即,谢灵的“好”字被吞噬在唇齿之间。 第66章 文艺兵   几天后, 顾长勇一行二人低调来到南理生产队。   当初建新房的时候, 徐家的院子建的比较大,院子里依照谢灵的嘱咐,徐锐种上了桃树和樱桃树。   此时, 两个男人站在枯黄的树下。   “徐锐, 真是有谢想到啊!”顾长勇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突然感叹道。   “没想到什么?”虽然帮了他们, 但徐锐并无和他们叙旧的念头, 甚至连见他们都不想见。只不过,欠了教官的人情,他是一定要还清的。   所以,此时此刻徐锐面无表情, 气势冰冷, 一点不像在谢灵面前的舒缓。   “没想到你会帮忙, 没想到你这么快结婚,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出来了。”顾长勇和徐锐除了执行任务以外几乎没有交集, 但要知道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执行任务中。   所以, 他自认对徐锐有几分了解, 徐锐面冷心更冷,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和欲/望, 一点不像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儿。   知道他结婚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乡下结婚早,他不想结,父母也会催。   但是今天见了他,才发现这人在他那位妻子面前和以前相比完全是两个样。   最重要的是气质和精神都有了变化。   他们这种长期在刀口上舔血的人, 表现上看没什么,但其实心里早已变得十分压抑,甚至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生死。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刘芳在执行完一次任务后,经过心里测试和心理辅导,依旧不能恢复正常,后来老师不顾刘芳的反对,就把刘芳转成文艺兵。   可是徐锐现在不一样了,变得有所畏惧,眼睛也不再冷漠。   而那个来源不出意料的话应该就是他那位妻子了。   这样的徐锐真是让他想不到啊!不过,想想这几天和谢灵的接触,她确实是个优秀的女同志。   “你现在再也进不了队伍了!”有所畏惧的兵他见过,但像徐锐这样一双眼睛都在妻子身上的人他却是没见过的。   “是,我执行不了任务了。”徐锐点点头,顾长勇的话他没有反驳。想起谢灵他的神色瞬间柔和下来。   顾长勇听到他这话,彻底笑了起来,说道:“队伍已经没有了,还管能不能进队伍这些干嘛。算了,我和你说说其他事吧!”   “嗯。”   见徐锐又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顾长勇有些好笑。   “徐锐,从以前从现在,你这人都太独了。咱们一起工作两年,怎么说也是战友。以前咱们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太过接触,可是现在,你还是那个鸟样。”   平时严肃沉稳的顾长勇遇到徐锐这块硬石头也话唠起来。   不等徐锐回应,他继续说道:“刘芳在你走之后她就转成了文艺兵,我后来也到了普通部队。两个月前,我和刘芳结婚了。我俩虽然没有那种感情,但相处这么多年亲情也是有的。我们还在部队上,不能离婚,但我觉得这样挺好。”   “刘教官帮过我很多次,我会把刘教官的事情办好。所以,不用你不用这样。”徐锐突然打断顾长勇的话,开口对他说道。   顾长勇严肃沉稳,就算把徐锐当做战友,故友重逢有话要讲,但也不会这么啰嗦。   唯有一点值得他这么套近乎,就是刘教官的事情。   徐锐并不想听他们的事,而已经答应的,既然答应了他就会办好。   顾长勇顿了一下,接着苦笑道:“我都忘了你比我更敏锐。”突然,他又想起老师的叹息:那小子是个天生的猎手,可惜了   院子里气氛沉闷,而堂屋却是一片和谐。   谢灵长袖善舞,见人三分笑,不存恶意。刘芳温和精干,自从转成文艺兵后她周身的气质也变得柔和不少。   两人都带着善意,此时交流起来格外顺利。   “我以前和我爱人还有徐锐他们是一个队伍,所以一年前意外转成文艺兵,我十分不满。不过,后来当文艺兵放了一段时间突然觉得,也挺好的。”刘芳说到这儿,突然有些唏嘘,当时她何止是不满,简直就是抵触极了。   她顾长勇以及徐锐待的队伍,主要是执行一些特级保密任务,一些黑暗的肮脏的任务都由他们来完成。   她执行完一个任务后出现了严重的心理疾病,那时候她正处于严重暴躁的时候,老师还让她转成文艺兵,当时她简直想杀人。   这个杀人不是形容夸张,而是真的要杀人,只不过被老师给制住了。   她清醒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太危险了,要是没有老师,以她当时的状态真的会闯下大祸。   之后她不再抗拒转入文艺队。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当文艺兵也挺好的。   对于她来说轻松至极的训练,更多的则是为将士们表演节目,给予他们精神上的支持。   加上轻松平静的环境,她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一个是纯粹黑暗,无论做多大的贡献都不能为人所知,有的只是军衔上的快速提升。   另一个是纯粹的光明,无论表现得怎么样,都可以得到将士们极大的欢迎和鼓励。   那种感觉太好了,让她彻底爱上了这份职业。   “那你这次也是带着工作来的吧!”谢灵坐在刘芳的旁边,突然说道。   刘芳闻言点点头,说道:“文艺兵也是兵,服从命令执行任务是天职,怎么能擅离职守。这次来长县也是因为北方三大军区要在北方几省招收文艺兵。”   谢灵听到她这话有些惊喜,说道:“文艺兵招收已经开始了吗?生产队的人可以报名吗?”   谢灵此时一脸关切,让刘芳有些讶异,然后开口说道:“已经开始了。我们是考虑过在生产队招人的,也和县招办提过几句,不过不是重点。   而且,最重要的是生产队的人不多不符合条件。”   说道这儿,刘芳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这个时候,文艺兵待遇不错,很多人报名,不过只有几个名额,所以竞争很激烈。包括一些有关系的,也会算在里面。”   就她所知的,长县有五个名额,已经有两个名额被占用了。   “那原则上来说,生产队的女孩儿是可以报名的对吧!”   刘芳点点头,“可以,你有认识的女孩儿想进部队?”   如果谢灵有要她帮忙的事情,她一定尽力帮。   毕竟,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如果徐锐能办成事情,那接下来几年甚至十几年老师都会留在这儿。   她和顾长勇都照顾不到,唯有麻烦谢灵和徐锐。   光靠恩情是不靠谱的,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利益上的交换。   谢灵心里高兴,面上也带着笑意,说道:“出嫁前,我在谢家沟生产队管过宣传队,队里有一个女孩儿唱歌特别好听。她的嗓音条件非常出色,待在乡下可惜了。如果能进部队当文艺兵,也是很好的出路。”   谢灵不像是个说大话的人,而且就算不像谢灵说得那样优秀,只要能看的过去她都能给她弄到文兵队去。   “现在还不晚,我可以给她报上。”刘芳点点头,试着说道。   谢灵摇摇头,有些欣喜又有些犹豫,片刻她开口说道:“这只是我的想法,还不知道那位姑娘和家里人怎么想。得等我问问她们的意见再说。”   刘芳拉住她的手,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她家问问,如果愿意入,正好我看看她的条件,然后给她报上。”   “啊,这不好吧,你们刚来还没坐多久,就让你奔波。”   刘芳摇摇头,手脚利落的拉着谢灵往外走,开口说道:“军人就是遇到什么事就快点做完,哪能拖沓。”   这话,让谢灵不好再拒绝。   走到院子里,谢灵挣脱开刘芳的手,走到徐锐面前。   “我和刘芳骑自行车去谢家沟一趟,你先在家招待顾同志。下午,天气有点凉,带顾同志回家里坐吧。”   徐锐神色柔和,给谢灵整整领子,说道:“好,你去吧,路上小心。晚上我做饭,你早点回来。”   谢灵甜笑道:“好,我早点回来。”   旁边,另外一对夫妻早已目瞪口呆。就去那么一小会儿,这两人活像要几年不见似的。   徐锐和谢灵说完,突然看向刘芳,说道:“刘同志,谢灵没有碰过自行车,所以就麻烦你带她了。”   刘芳:“”这用得着你说?   出了徐家,谢灵给刘芳指路,刘芳带着谢灵往谢家沟去。   下午四点,李春和刚从宣传队排练回来。   正在家里喂鸡,一边给鸡倒食嘴里哼着歌。   “春和?”   突然,她听到一阵喊声,扭过身子看向大门口,然后快速跑向门口。   她一脸惊喜地看向门口的人,笑容满面,开口说道:“谢灵姐,你怎么来我家了?”   谢灵可以说是李春和音乐路上的启蒙导师,去年就算谢灵退出宣传队后,李春和也经常去谢家,或是向谢灵请教一些问题,或是和谢灵谈心。   可以说,她最敬佩的人是谁?毫无疑问是谢灵,最亲近的除了家人也还是谢灵。   所以,此刻见到谢灵李春和的心里除了欣喜还是欣喜。   “我来跟你说件事儿。”谢灵走进门,接过李春和递过来的水,开口说道。   “您有啥事就说,我听着嘞。”李春和给两人倒了水,坐在谢灵的对面,开口说道。   “最近上面来人招文艺兵,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去部队?”此刻,谢灵面上平静,但她心里却有些紧张。   李春和听完直接愣住了?文艺兵?文艺兵?这三个字回荡在她脑海。   半晌后,她开口说道:“我可以吗?我怎么能报?” 第67章 多陪陪她们   在李春和的印象中, 文艺兵穿着庄重的绿军装, 身姿高挑优美,看起来英姿飒爽,绝对是这个年代女孩儿羡慕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 李春和是真的热爱音乐, 而文艺团则是目前最大的舞台, 也是对李春和来说最好的学习深造的平台。   她有些不敢想象, 谢灵姐竟然和她说起这种事情。因为过往谢家沟从没有出过文艺兵。   所以,这时的她面对两人有些愣愣的。   谢灵噗嗤笑开,温声开口:“你怎么不可以,你是我见过唱歌唱的最好的人, 怎么不可以报。不过, 报名时能报上, 但能不能被选上就得看你自己。”   来之前,刘芳的意思她听懂了。只要有刘芳的关系在, 李春和只要基础过得去, 就一定可以被选上。   谢灵不准备拒绝这个人情, 但也不会告诉李春和这件事。   要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选上,李春和就退却了, 谢灵才是真的失望。连一争的信心都没有,这样的人不值得谢灵推荐。   而李春和也没有辜负她的希望,毫不犹豫地猛点头说道:“谢灵姐,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肯定要报。”不报才是傻子。   李春和是大大咧咧的,但她不傻, 以前从来没有过人来生产队招文艺兵。   最近她也没听到消息,只可能是谢灵姐认识人所以才主动给她这个机会。   而跟谢灵姐一起来的旁边穿绿军装的女人,虽然刚刚只介绍了名字没有介绍其他,但李春和感觉应该就是和这个大姐有关。   李春和心中猜测着,而谢灵听到她的回复露出笑容,问道:“不过这种事也算是大事,要不要和你家里人商量一下?”   李春和摇摇头,说道:“我爹我娘还有我奶我弟都不在家,也不用和她们商量,她们要是知道了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现在谁家当了兵可光荣得不得了,更不用说李春和还是文艺兵。   谢灵觉得家里人肯定会不舍李春和走远,又长时间不回家。但不同意肯定不会。   所以她不再考虑这个问题,转而开始向她介绍起刘芳:“刘姐就是负责长县文艺兵的招收,一会儿你可以跟她说说情况,她也会问你一些问题。合适的话就可以定下来。”说话时,谢灵眼神中带着鼓励。   李春和看向刘芳,目光中带着期盼和紧张。-   刘芳没有废话,直接开始问话:   “家庭成分?”   “是贫农。”   “文化程度?”   这个问题问住了李春和,她变得更加紧张,然后有些犹豫地开口:“没上过学。”   刘芳闻言皱眉,这个真是不好办那!   “她之前跟着宣传队的人识字。”   经过谢灵的提醒,李春和眼睛一亮,赶忙说道:“对,我跟着谢灵姐还有小米她们学过不少字。谢灵姐给过我二十张曲谱,曲谱上的歌词我都认得。”   刘芳点点头,这个还有点靠谱。   一旁的谢灵补充道:“春和会看曲谱,学过一些专业地音乐知识。”   刘芳听后有些惊讶,这个可是不常见啊!   点点头表示知道后继续问道:“知道自己的身高和体重吗?”   “啊”这个,李春和挠挠头,这个问题真是问住她了,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高有多重,乡下大多数人都不会在意这个。也没有精准地量过。所以,她摇摇头。   刘芳看向她整个人,李春和明显比谢灵低,但也不算矮。   刘芳仔细打量她片刻,估计了一个数字,一米六左右,应该在标准之上。   至于体重,李春和不属于消瘦型。   “唱几句给我听听。”片刻后,刘芳继续开口。   这个是最简单了,李春和利落点点头,开始唱出声:“万物生长靠太阳”   《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第一句出来,刘芳就眼前一亮,这个声音简直绝了。   沙哑清澈空灵,这个姑娘确实有一副好嗓子。刘芳心中惊喜,这种条件比自己的底线好处好几个度,但刘芳没有打断她。   李春和一旦唱起来,直接进入状态,这时候的她脑海里已经完全没有谢灵刘芳的存在,只一心唱歌。   “雨露滋润禾苗壮不落的太阳。”   李春和以低沉的音调进行收尾,然后才想起屋里的两人,随即看向刘芳,眼神紧张。   而刘芳露出自来到屋里的第一个笑,主动握住李春和的手,温声开口:“李春和同志,你唱歌很有感情,嗓音也很出色。加入文艺团假以时日一定是位优秀的同志。”   最后一句话谢灵也说过,因为李春和的天赋太过明显出众,任何听过她唱歌的专业人员都毫不怀疑。   李春和回握刘芳的手,显得十分激动,刘芳的话显然是对她最好的肯定。   “刘同志,那我这是可以进部队了吗?”   刘芳温和一笑,然后摇摇头,在她紧张的神情下说来说道:“这个得等你去县城体检完才能决定,如果体检过关,那百分之百地没问题。”   李春和激动地使劲儿点头,然后临近握住刘芳的手,说道:“谢谢刘同志。”   然后又看向一旁的谢灵,说道:“谢灵姐,真的太感谢你了。”   李春和此时心中充满感恩,她觉得自从加入宣传队起就处处充满惊喜。   而这一切她最感谢的人就是谢灵了。   说完正事,谢灵和刘芳待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   晚饭,刘芳和顾长勇没在徐家吃直接离开了。   借口是刘芳急着回去工作,至于真正的原因,到底是嫌谢灵夫妻俩都腻歪,还是看出徐锐的不欢迎,只有他们心里知道了。   今天是周六,谢灵不用去医院学习,徐锐不用上班,明天也是休息时间。   所以,两人吃过饭后,谢灵去西屋哄两个闺女睡觉,而徐锐则负责洗锅。   不到十一月,但谢灵早早地就给两个闺女的炕生起了火。   给两个闺女讲完睡前故事,然后摸摸两人的头,对她们温柔一笑,开口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秋阳秋月该睡觉了。”   “小姨,我们今天不想这么早睡。”秋阳躺在暖呼呼的炕上,看向坐在炕边的谢灵说道。   躺在姐姐里边的秋月赞同地点点头,附和姐姐说得话。   谢灵给两个闺女盖好被子,闻言,随口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想这么早睡觉?”   秋阳睁着大眼睛,说道:“星期一到星期五小姨都要早早去县城工作,都没有时间陪我们。可是明天小姨不用早起,所以我们要和小姨多说一会儿话。”   秋月也嘟着嘴开口:“小姨现在和姨夫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了,白天工作,晚上就光顾着陪小姨夫了,都没时间陪我们。”   两人的童言稚语只是单纯的表示不满,想让谢灵多和她们待一会儿。   但是,谢灵听完她们的话,脸瞬间爆红,晚上光顾着陪徐锐!!!   今天还不到八点就哄两个闺女睡觉,还不是因为周一到周五谢灵要早起,而明天谢灵可以睡懒觉,所以他们打算   “今天让你们早点睡,是因为小姨想让你们养好精神。明天咱们一家去奶奶那里吃饭。小姨也多陪陪你们。”   秋阳秋月听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去奶奶家吃饭这个还不稀奇,因为两个人这段时间中午一直在刘秋苗老俩口那吃饭。   可谢灵后面那句多陪陪她们则让她们心里高兴极了。   谢灵看到两个闺女脸上高兴奋色彩,她心里有些愧疚,最近因为忙着在医院学习,都没好好陪过她们。   见两个闺女乖乖闭上眼睛,谢灵亲亲两个闺女额头,温声说道:“睡吧,小姨明天陪你们耍。”   走出西屋,徐锐正好把堂屋门插好。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往睡觉的屋子走去。   这几天一直惦记着谢灵早起,徐锐怕她累着,所以两人一直没有亲热。   现在没有了时间的拘束,两人又食髓知味,不再控制欲/望。   徐锐结婚时,徐良才给他的小黄/书,他一直没有扔掉。   这晚,徐锐彻底对里面的内容进行了实践,谢灵被他折磨得不上不下。   “徐锐,你”此时,谢灵早已经变得昏昏沉沉,但可能对徐锐的怨念太过强烈,躺在炕上,嘴唇微张。   双手搂着徐锐的肩膀,在他耳边骂道。“你混蛋”   嘴上骂着,但那一双眼睛却迷离动人,身体娇软,徐锐看着身下的人,目光变得痴迷。   然后,亲亲她的眼睛,随即接着继续未完的动作。   两人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此时谢灵早已经提不起任何力气,眼睛也睁不开。全程由徐锐给她擦洗身子,换上新的内裤和睡衣。   被子上铺着的床单上面,早已混乱不堪,徐锐把床单扯掉。把谢灵放在被子里面。   谢灵躺在温暖的被子里,她下意识地往外挪了挪。   徐锐注意到她的动作,不自觉地轻笑,然后把她搂在怀里,亲亲她的脸,温声说道:“睡吧。”   第二天,早上六点,徐锐的生物钟自动响起,然后瞬间清醒。 第68章 户口   徐锐没有打扰谢灵, 放轻动作, 穿上衣服起身。-   简单洗漱后,去了厨房,从箱里拿出三个鸡蛋, 准备给谢灵和两个闺女煮鸡蛋吃。   做上水突然想起谢灵的话, 然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鸡蛋也给自己煮了一个。   自从谢灵出嫁, 谢家的锅就被她拿到了徐家。加上徐锐买的新锅一共有两个锅。   为了方便, 徐锐干脆给厨房建了两个灶台,反正有他在徐家的柴火不怕烧没。   一个锅煮鸡蛋另一个锅徐锐滚了小米粥配上红薯和疙瘩。   疙瘩里面被徐锐放了红糖,最后调了个白菜。   早饭很快做好,徐锐舀上饭先吃。   随后, 他把饭温到灶上, 进了卧室。   东屋, 谢灵还在熟睡,徐锐给她盖盖被子, 然后从柜子里给她拿出一套衣服放到炕边的桌子上。   “我去办上户口的事了。中午你先带着两个闺女去娘那儿, 我回来就去找你。”徐锐没上完初中就不念了, 但徐锐的一手钢笔字却是好极了,凌厉大气和他本人很像。   写纸条是谢灵和徐锐的约定, 谁要是出去办事另一个人如果不知道,就留下一张纸条,好让另一个人心中有数。   把纸条压在谢灵衣服的一角,然后转身离开。   徐锐当兵四年,后面两年刘建作为他的教官和直接上属, 帮了徐锐很多,甚至最后的转业。   虽然刘建没有对他说,但徐锐也能猜到是刘建在最后周璇,要不然以当时的情况,他不可能被转到运输公司。   所以,在谢灵跟他说了这件事后,徐锐心中就有了决定。   之后他就问过梁丰年给外地人办户口之类的情况。   梁丰年盘踞长县多年,人脉关系不是他可以相比的。这种事情问他更加靠谱。   经过了解才知道,以目前的大环境,给外地人转户口,说麻烦也不麻烦,只要有关系加上理由正当,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梁丰年作为运输公司运输部主任,物资大多不缺,但徐锐前几天找梁丰年问情况的时候还是准备了一斤白糖。   就像谢灵说得,人家不缺是人家的事,但他们必须要尽自己的心意。   徐锐到了队长王晋军家,王晋军已经收拾妥当。   看见徐锐,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锐子来了,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徐锐点点头,说道:“麻烦王叔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大前门,递给王晋军,说道:“叔,这是给您的。你拿着抽。”   大前门当然也是谢灵准备得,在这之前谢灵专门问过刘秋苗,队长的喜好。   徐锐虽说性子冷,但作为队里少有的当过兵又在城里上班的人,很受队里长辈们的待见。王晋军作为队长,也不例外。加上和徐锐他爹徐长喜是老伙计,这会儿也不客气,爽利地接过烟,笑容更大,开口道:“你这小子可比以前有人气多了。”   “对了,锐子啊,那派出所确定行吧!”王晋军在生产队一言九鼎,厉害得很,但面对公社干部,就算是派出所这种工作人员还是很客气得。   前几天锐子跟他说要给徐家的一个外地远方亲戚在南理上户口。   以他和长喜的关系,加上徐锐的面子,他肯定同意。就是怕人派出所不给办。   虽说徐锐已经说过能行,但王晋军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派出所的同志可严厉得很。   这话王晋军问过好几遍,不过徐锐没有不耐烦,开口说道:“放心吧,叔,是我上面的主任给介绍的人。”   徐锐回来南理一年多,队里人只知道他在城里运输公司上班,但具体职位除了徐家众人其他人还真不清楚。   这也是刘秋苗的嘱咐,不让他们说出去。一来是低调,二也是为了避免麻烦。   不过,在队里人看来就算是普通工人也很厉害了。   现在王晋军听到徐锐的说法,立刻就放心了,锐子的上属那可是领导,人家办事肯定行,说道:“那肯定能行。”   果然,去了派出所上户口的时候,当徐锐说出梁丰年和他的名字,那人根本没有多问。更没有提出本人必须在场的要求。   只问了一些基本信息,就把刘建的户口给办下来了。   这边事情办的顺利,徐家,谢灵才醒来。   谢灵躺在炕上伸了个懒腰,然后穿好衣服起身,看了看徐锐留得纸条,然后走出屋子。   堂屋,秋阳秋月正在坐在桌子前看小人书。两人一人拿着一本,坐在板凳上,身子坐得笔直,头低着,聚精会神看着手里的小人书。   谢灵走过去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吃饭了没?”   秋阳秋月闻言抬起头,看见谢灵,然后嘟着嘴说道:“小姨,现在都十点多了。我们七点就起来了。”   “是小姨太懒了。”谢灵有些惭愧,排除昨晚太过折腾的原因,谢灵确实喜欢睡懒觉。大多时候还没两个闺女起的早。   “小姨,姨夫不知道多会儿就出去了。但是他给咱们留了饭,小姨快去吃吧!”   谢灵洗漱完,简单吃了饭把锅洗了,教两个闺女认了会儿字儿,然后带着两个闺女去了徐家老俩口那儿。   谢灵和徐锐周一到周五都要去县城,没有时间来看两位老人,两个闺女白天还要拜托两老照顾。   所以,每个周六周日都会和老俩口一起吃饭。   去的时候谢灵把之前徐锐从单位里带的两斤猪肉都拎在手里。   前面两个闺女蹦蹦跳跳,谢灵拎着猪肉走在后面。   路上不时地遇上熟人。   “灵灵又去你婆婆那儿啊?”田四和几个妇女从前面走过来,看见谢灵笑着打起招呼。   谢灵笑的温和,说道:“是啊,去婆婆家蹭个饭。婶子们这是去哪?”   田四和几个妇女都是笑容满面,一看就是有喜事的样子。听到谢灵的问题,她们也不隐瞒,再说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事儿,所以开口回道:“给徐老大说亲去嘞!”   谢灵心里惊讶,给徐老大说亲?她记得徐老大好像三十多岁,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现在说亲?是不是有点晚了,不过一想想对方木匠的职业,说亲还是比较容易的。   “今天可是个好天气,办啥事都能成嘞!”谢灵面上笑着说道。   “哈哈,灵灵这话说得好。”   说了几句话,两方就告别各走各的了。   这边,田四几人告别谢灵,随即往继续往前走。其中一个妇女看看谢灵的背影,然后轻声说道:“徐家这新媳妇倒是个好的。”   “那可不,也不看是谁保得媒。”这话是田四旁边的田三说得,田三是田四的亲姐姐,而谢灵和徐锐当初订婚就是田四做得中间人。   “嘿,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是徐锐那小子主动看上人家姑娘,然后才让田四做得中间人。是不,田四?”   田四笑笑,说道:“是这样不错。是徐家主动看上谢灵,然后拜托我给两人做得媒。”   “这徐家虽然分家了,但这徐锐小两口还经常去看爹娘。尤其是这新媳妇,我见她去的最勤。不知如此,每次去的时候手里就没空着的时候。别看拿纸包的严严实实的,我猜肯定是好东西,我看弄不准是肉。”   “那刘秋苗对她也不错,你看那俩小丫头天天在秋苗那儿耍。上一次,和秋苗一起呐鞋垫的时候,她还带着两个小丫头,和那两个小丫头亲的很,肯定是当一家人养。”   “唉,你说秋苗这福享的,本来之前徐家分家,大家还笑话人家。结果人家现在反而过得好了,儿子媳妇孝顺,还不用给伺候一家老小,这日子可比以前自在多了。”   “谁说不是呢!”   双方性子都不错,所以才有现在的和睦。这是田四心里的想法,不过也没傻的说出来。   现在不少人羡慕眼红刘秋苗的好日子,都说这家分对了。   但真敢分家的一个也没有,要不就是怕以后老了动不了了儿子儿媳不孝顺,要不就是舍不得手中的权利。   毕竟没分家的时候,婆婆当家负责家里的一切,忙是忙点,但家里所有人都得顺着自己。   要是分家了,手里没钱没粮,谁会搭理你。尤其是,现在的婆婆可不像刘秋苗,大多都喜欢指使媳妇干这个干那个的,谁敢说儿媳妇心里没怨言。   问题很现实,嘴上不说,但大家心里都知道。   谢灵不知道几人的议论,她拎着肉跟在两个闺女身后进了厨房。   厨房里,刘秋苗正在赶面条。   “奶奶,我们来了。”   “奶奶,我来帮你。”   这段时间,秋阳秋月和刘秋苗待的时间最长,称呼也从刚开始地徐奶奶变成奶奶。   现在,刘秋苗是除了谢灵以外,两个闺女最亲的长辈,连徐锐这个正宗的姨夫也比不上。   这会儿,见了刘秋苗两个人叫的亲近。   刘秋苗见了两人,也是笑的开心,见两个小的还要洗手帮忙,笑的越发温和,说道:“你们两个可别来给奶奶添乱,面一会儿就赶好可以下了。”   “那我们可以做什么啊?”   “秋阳秋月帮奶奶看着锅吧,等锅里的水熬了就告诉奶奶一声。”其实,这哪用她们告诉,只不过是刘秋苗不忍两人失望,就随便给两人安排了个事。   果然,秋阳秋月听了立马变得高兴起来。 第69章 徐家日常   谢灵落后两个闺女几步走进厨房, 把纸包放在案板旁边。   “你又往这儿拿干啥子, 上次的还没有吃完。”刘秋苗一看纸包就知道是猪肉。这孩子有个啥好东西不留着,就会往这儿拿。刘秋苗心里熨贴媳妇有心,不过, 还是说了一句。   这小两口刚结婚, 现在又分家了, 刘秋苗就怕俩人不会精打细算过日子, 有个啥也存不住。   所以,这会儿她唠叨开:“有啥好东西得先存着,不要一下就给吃完了,等以后办事真正用到了你们就该着急了。管家方面, 女人终归要比男人细心, 家里的钱粮就得你收着, 这时候可别由着锐子。   锐子每个月从单位领得那点粮食估计他一个人吃就够呛。家里还有没有啦?要是不够就和你几个哥嫂说,和她们拿钱买总比和其他人强。”   谢灵把猪肉放在案板上, 舀了一盆冷水开始洗肉, 听到刘秋苗的话, 笑了笑说道:“还有不少,够几个月的了。”   徐锐单位每个月都发粮食, 不过仅仅徐锐一个人的供应,只有三十斤,不过都是细粮。   所以,谢灵和徐锐加上两个闺女都是早上细粮,晚上粗粮, 配着吃。   一边说着话,谢灵把肉放到案板上。她看看手上的红痕,感觉这水水可真凉啊,谢灵已经好久没有用冷水洗过东西了,凉得手有些红。   “娘,家里的山菇放在哪里?”一边处理肉,谢灵一边问道。   刘秋苗听到她问题,不禁看向谢灵那边,见她把所有的肉都切了,然后惊呼一声,道:“你这大花头,告诉你别切完,你还真就不听。这可是有两斤,切这么多干啥子?”   “这次弄多点,配上山菇和土豆,炖在一起,正好吃面。剩下了也没事,还有晚上和明天呢。”谢灵笑笑,她这次要是不弄完,婆婆该省下来一直存着了。   存个好几天,肉就不好了,人吃着对身体也不好。所以,谢灵干脆把它全做了,婆婆怕坏了浪费也会尽快吃完的。   这是谢灵心里的想法,不过面上还是笑嘻嘻地,说道:“咱们家一大家子呢,咋吃不完,光说徐锐,他那大胃口娘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您儿子有出息,等您下次想吃了,再让他弄。”   听她这么说,刘秋苗真是好气又好笑,肉已经切了,刘秋苗也不再管她,只说道:“山菇在右边的桌子下面,土豆在草袋里,你自己拿。”   “好嘞,您擎等着我的手艺吧。”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徐锐走了进来。   “呦,大忙人回来了。”这是刘秋苗说得,说话时语气里带着埋怨。   徐锐还是一言不发,走进来看看水缸,然后拎着水桶准备去外面打水。   “这孩子”真是,要不是她儿子,她真受不了锐子这性子。   母子间的事情谢灵可不掺和,她没说话,只是埋头做手上的事。   徐锐把水缸填满水,又把厨房里的脏水给倒了,之后洗洗手。   “我去找队长办上户的事了。”这会儿才有时间回复他娘的话。   一旁的谢灵听着有些无语,娘之前问你,你不说,现在办完事才准备说。这是娘重要还是活儿重要?   要是她有这么个儿子,估计也要气死,这情商有些着急。   这么一想,谢灵嘴角弯起。   而正扯面的刘秋苗果然瞪了徐锐一眼,不过想起正事,刘秋苗说道:“给人上户口那事没问题吧?”   徐锐走到谢灵面前夺过她洗土豆的活计,一边回应刘秋苗的话,道:“没问题。”   “那人家没问咱怎么多了个远房亲戚?那亲戚为什么来投靠咱?”刘秋苗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问。”   徐锐话太少,刘秋苗听着不太满意,还是谢灵说道:“娘,徐锐找他的领导说过这件事,估计是人家领导和派出所的同志认识,所以才这么容易。”   说完,碰碰徐锐的胳膊,问道:“是不是这样?”   徐锐一边洗菜,一边说道:“是。”   刘秋苗点点头,把面拿起来放进锅里,说道:“人家之前在部队上帮了你很多,你也要好好报答人家。给人家办好这事,之后人来了你们也得给人安排好住处,能帮得就帮,当然要是超出咱们范围之外得咱也无能为力。”   一边秋阳秋月眼睛看着锅,不时地天天柴火,刘秋苗把面下进锅里,然后看着两人认真的模样,摸摸两人的小脸,说道:“你俩快起来,奶奶在这儿看着就行。”   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   “出去了先洗洗脸和手,你看你俩那小脸熏的。”刘秋苗看看两人的小灰脸,想想两人之前白白净净地小嫩脸,有些心疼,顿时都后悔让两个闺女看火了。   闺女可不像小子,磊磊那小子糙,每天身上在外面耍,身上灰凸凸得,以前捣乱的时候刘秋苗就让他看火。   以前家里没小闺女,她也没注意过这个问题。   秋阳秋月倒不介意,毕竟以前在谢家也帮小姨看过火,两人只仰起小脸朝刘秋苗笑的开心,一点没发觉刘秋苗的情绪。   倒是一旁的谢灵注意到刘秋苗的语气,她笑着道:“俩闺女以前在谢家的时候就帮我看火,两人习惯了。不过,娘,厨房里这个灶台时间长了吧,感觉烟气不太通。”   说完,随即看向两个闺女,温声嘱咐道:“外面盆里有水,就着太阳应该温了,你们俩去洗洗耍吧!”   一旁刘秋苗听到谢灵的话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开始说起灶台的事:“这灶台还是锐子小时候弄得,都这么多年了,也变得老旧了。不过,还能用就将就着用了。”   谢灵说道:“正好下午徐锐没事,让他给您修修吧。”老人闻烟味可不好。   这又不是啥大事,刘秋苗正准备说不用。   这时徐锐也开口说道:“徐文在家,下午我叫上他,把厨房全部修整修整。”厨房确实时间长了。   刘秋苗闻言没再拒绝,这是儿子媳妇的心意,她在拒绝就不好了。   谢灵做了猪肉山菇炖土豆,舍了不少油,照刘秋苗的话说就是:倒这么多油不香才怪。   徐家刘秋苗徐长喜老俩口、谢灵夫妻俩加上两个闺女,吃得饱腾腾得。   面吃没了,菜还有不少,给徐家三兄弟每家送了一碗,然后谢灵把剩下的一大碗菜放在冷水盆里。   提醒刘秋苗道:“娘,您和爹可得早点把菜吃了,虽说这天气不热了,但也得注意。”   刘秋苗点点头,说道:“知道了。”说着,感觉大腿有点疼,停下手中的活计捶捶腿,说道:“以前一直干活的时候腿还不疼,现在闲下来了这腿却疼起来了。”   说着,她自嘲道:“还真不是享福的命。”   现在,刘秋苗在外人眼里非常享福,不用上工不用伺候一家老小,还不用看孩子。   但在徐家四个兄弟还小得时候,刘秋苗却过的艰难。   那会儿上有公公,下有四个儿子,大伯去世后,还得顾着侄子。   所以,刘秋苗和丈夫为了多挣钱,黑天摸地地干重活。   以前一直干着活还看不出来,这不一闲下来反而不好的症状都出来了。   谢灵在一旁安慰:“您可别这么说,娘这毛病早点看出来反而好,要是以后才看出来就晚了。我前几天拿的膏药您也多贴贴,过几天我再给您从医院拿。 是一男一女,两人穿着绿军装,四个口袋的,可不是咱们这种普通同志穿的那种。”   谢灵回过神,笑着道谢,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梁同志,我马上就出去。”   “行,那我先过去了。”   “好。”   “灵灵,你丈夫肯定人很好,要不然转业这么久了,竟然还有战友专门来找他。”   一个星期下来,不仅熟悉的不仅是医院和护士,谢灵和苏芋的关系也变得亲近起来。   关于已经结婚以及家庭情况,谢灵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苏芋已经知道了谢灵的丈夫以前当过兵,转业后,现在在运输公司上班。   苏芋为人质朴,说起话来也十分单纯。   而谢灵听到她这话,噗嗤一笑,仅仅是战友怎么能证明他人好呢!   这是苏芋没见过徐锐,才说这话。要是见了徐锐,说不定就不觉得了。   “苏芋,麻烦你把我的笔记本和笔拿进去了。我去外面看看。”   苏芋接过笔记本和笔,说道:“你快去吧,正好了,我还能借你的笔记本看看。”   每次鲁长敏给她们两人讲解医学知识的时候,两人都拿着笔记本认真做笔记。   可是,谢灵每次记得都比她的全,还详略分明。这点让苏芋十分佩服。   谢灵出了医院大门,看看四周然后走到右前边的大树下。   看到谢灵的身影,顾长勇和刘芳就已经看到她了,见她往这边走,两人也迎上去。   “两位同志好,听医院的工作同志说我丈夫的战友找我。我就赶紧出来。这不一看气质就觉得是您两位找我。”谢灵尽管心里怀疑,但说出的话却是尽显亲近,脸上扬起笑,配上她温和的目光,态度显得十分和善。   这是个长袖善舞的女同志!   这是顾长勇和刘芳两人对徐锐妻子的第一印象。   其实,也就徐锐看谢灵带着高倍滤镜,觉得谢灵聪明但娇嫩需要他的保护。   但在外人看来谢灵是柔中带刚,最会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   起码,在顾长勇和刘芳看来是这样,她们这种人不管严肃也好,温柔也罢,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识人。   不过,两人对谢灵还真讨厌不起来,反而印象不错。   “我们今天来找谢灵同志,是有事求谢灵同志帮忙。”跟聪明人说话,两人也不准备拐弯抹角。刘芳和谢灵一样是女同志,所以由刘芳开口。   在见到两人,也就是自称徐锐战友的两位同志后,谢灵心里就有了底。   不管是不是徐锐的战友,和徐锐关系好不好,但她们应该和徐锐有些渊源。毕竟,两人和她刚开始见徐锐时的气质太像了。   孤独,野性,犀利。甚至包括掩藏的技巧。她刚出来时可完全没注意到两人,可片刻后就发现了。要说她们不是故意的,自己可不相信。   再说,现在在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她们也不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把所有思路在心里过了一遍,谢灵冲两人笑笑,说道:“医院左边那有个木制长椅,咱们就去那儿说吧。”   谢灵和刘芳坐在长椅上,顾长勇站在一边。   “我们和徐锐一个队伍出身,我和他不熟,不过顾长勇和徐锐很熟,两人经常一起出任务。   我们这次来长县,就是想求徐锐一件事。”   谢灵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她说。   “我们老师也就是队伍的总指挥,他的身体有些不太好。现在部队的环境又有些乱,所以我们希望老师能在长县停留一段时间。   甚至于,可以在下面的生产队安家。所以,我们希望徐锐可以帮忙。”   安家,以现在的情况,人口是不能随意变动的,安家也就意味着上户口。可是外来户口是那么随意上的吗?   刘芳说完有些把不准,随即目光看向谢灵,发现她嘴角含着笑,还是十分平静。看不出赞同还是拒绝。   咬咬牙又继续开口:“徐锐当初是老师带进队伍,之后又受到老师的许多的指导和帮助。还有一件事,徐锐可能不知道。他退伍转业,能到运输公司上班也是老师给他动用关系周旋的。   要不然,就算他军衔再高,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待遇。我知道说这些有些不好,我们也没有挟恩图报得意思,但我们是真的希望徐锐可以看在以往的恩情下,帮帮忙。”   谢灵摇摇头,看向刘芳。笑着说道:“刘芳同志,你说了一大通,态度诚恳,语气温和,看似把情况交代了。可是,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比如,这位老师是因为什么好好的医院疗养院不待,非要她们这儿小地方?   让徐锐帮忙会不会牵连到徐锐?      刘芳心里感叹,聪明人就这点不好,最会抓重点。   她十分诚恳地说道:“谢灵同志,其他的事情涉及到一些保密事项,不能和你说。这次来找你,也主要是想让你回去告诉徐锐,和他商量一下。同时也希望你理解,能帮忙劝说一下最好。”   “具体就是这样,徐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谢灵躺在炕上,靠在男人怀里,轻声开口。   “你觉得我在想什么?”徐锐看向怀里的女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回问。   “我觉得你会帮。”   之前那两人不找徐锐来找她说这事,谢灵觉得应该是两人知道徐锐的性子。所以才想进行夫人外交。   可是他们还是不够了解徐锐,更不了解谢灵。   谢灵尊重徐锐的意见,不会因为两人关系亲近就主导徐锐的思想。   而徐锐,确实是冷心冷情,但徐锐注重原则。如果那位老师真的对徐锐有恩,徐锐不会不帮。   所以,她的男人啊,就算性子寡淡,与常人不太相符,但也没有失去做人的基本准则。   徐锐把怀里女人搂的更紧,口中喃喃自语:谢灵,谢灵“我在,怎么了。”被男人抱得有些疼,但谢灵没有抗拒,只温柔地回应。   “我想要你。”   随即,谢灵的“好”字被吞噬在唇齿之间。 第66章 文艺兵   几天后, 顾长勇一行二人低调来到南理生产队。   当初建新房的时候, 徐家的院子建的比较大,院子里依照谢灵的嘱咐,徐锐种上了桃树和樱桃树。   此时, 两个男人站在枯黄的树下。   “徐锐, 真是有谢想到啊!”顾长勇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突然感叹道。   “没想到什么?”虽然帮了他们, 但徐锐并无和他们叙旧的念头, 甚至连见他们都不想见。只不过,欠了教官的人情,他是一定要还清的。   所以,此时此刻徐锐面无表情, 气势冰冷, 一点不像在谢灵面前的舒缓。   “没想到你会帮忙, 没想到你这么快结婚,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出来了。”顾长勇和徐锐除了执行任务以外几乎没有交集, 但要知道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执行任务中。   所以, 他自认对徐锐有几分了解, 徐锐面冷心更冷,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和欲/望, 一点不像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儿。   知道他结婚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乡下结婚早,他不想结,父母也会催。   但是今天见了他,才发现这人在他那位妻子面前和以前相比完全是两个样。   最重要的是气质和精神都有了变化。   他们这种长期在刀口上舔血的人, 表现上看没什么,但其实心里早已变得十分压抑,甚至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生死。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刘芳在执行完一次任务后,经过心里测试和心理辅导,依旧不能恢复正常,后来老师不顾刘芳的反对,就把刘芳转成文艺兵。   可是徐锐现在不一样了,变得有所畏惧,眼睛也不再冷漠。   而那个来源不出意料的话应该就是他那位妻子了。   这样的徐锐真是让他想不到啊!不过,想想这几天和谢灵的接触,她确实是个优秀的女同志。   “你现在再也进不了队伍了!”有所畏惧的兵他见过,但像徐锐这样一双眼睛都在妻子身上的人他却是没见过的。   “是,我执行不了任务了。”徐锐点点头,顾长勇的话他没有反驳。想起谢灵他的神色瞬间柔和下来。   顾长勇听到他这话,彻底笑了起来,说道:“队伍已经没有了,还管能不能进队伍这些干嘛。算了,我和你说说其他事吧!”   “嗯。”   见徐锐又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顾长勇有些好笑。   “徐锐,从以前从现在,你这人都太独了。咱们一起工作两年,怎么说也是战友。以前咱们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太过接触,可是现在,你还是那个鸟样。”   平时严肃沉稳的顾长勇遇到徐锐这块硬石头也话唠起来。   不等徐锐回应,他继续说道:“刘芳在你走之后她就转成了文艺兵,我后来也到了普通部队。两个月前,我和刘芳结婚了。我俩虽然没有那种感情,但相处这么多年亲情也是有的。我们还在部队上,不能离婚,但我觉得这样挺好。”   “刘教官帮过我很多次,我会把刘教官的事情办好。所以,不用你不用这样。”徐锐突然打断顾长勇的话,开口对他说道。   顾长勇严肃沉稳,就算把徐锐当做战友,故友重逢有话要讲,但也不会这么啰嗦。   唯有一点值得他这么套近乎,就是刘教官的事情。   徐锐并不想听他们的事,而已经答应的,既然答应了他就会办好。   顾长勇顿了一下,接着苦笑道:“我都忘了你比我更敏锐。”突然,他又想起老师的叹息:那小子是个天生的猎手,可惜了   院子里气氛沉闷,而堂屋却是一片和谐。   谢灵长袖善舞,见人三分笑,不存恶意。刘芳温和精干,自从转成文艺兵后她周身的气质也变得柔和不少。   两人都带着善意,此时交流起来格外顺利。   “我以前和我爱人还有徐锐他们是一个队伍,所以一年前意外转成文艺兵,我十分不满。不过,后来当文艺兵放了一段时间突然觉得,也挺好的。”刘芳说到这儿,突然有些唏嘘,当时她何止是不满,简直就是抵触极了。   她顾长勇以及徐锐待的队伍,主要是执行一些特级保密任务,一些黑暗的肮脏的任务都由他们来完成。   她执行完一个任务后出现了严重的心理疾病,那时候她正处于严重暴躁的时候,老师还让她转成文艺兵,当时她简直想杀人。   这个杀人不是形容夸张,而是真的要杀人,只不过被老师给制住了。   她清醒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太危险了,要是没有老师,以她当时的状态真的会闯下大祸。   之后她不再抗拒转入文艺队。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当文艺兵也挺好的。   对于她来说轻松至极的训练,更多的则是为将士们表演节目,给予他们精神上的支持。   加上轻松平静的环境,她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一个是纯粹黑暗,无论做多大的贡献都不能为人所知,有的只是军衔上的快速提升。   另一个是纯粹的光明,无论表现得怎么样,都可以得到将士们极大的欢迎和鼓励。   那种感觉太好了,让她彻底爱上了这份职业。   “那你这次也是带着工作来的吧!”谢灵坐在刘芳的旁边,突然说道。   刘芳闻言点点头,说道:“文艺兵也是兵,服从命令执行任务是天职,怎么能擅离职守。这次来长县也是因为北方三大军区要在北方几省招收文艺兵。”   谢灵听到她这话有些惊喜,说道:“文艺兵招收已经开始了吗?生产队的人可以报名吗?”   谢灵此时一脸关切,让刘芳有些讶异,然后开口说道:“已经开始了。我们是考虑过在生产队招人的,也和县招办提过几句,不过不是重点。   而且,最重要的是生产队的人不多不符合条件。”   说道这儿,刘芳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这个时候,文艺兵待遇不错,很多人报名,不过只有几个名额,所以竞争很激烈。包括一些有关系的,也会算在里面。”   就她所知的,长县有五个名额,已经有两个名额被占用了。   “那原则上来说,生产队的女孩儿是可以报名的对吧!”   刘芳点点头,“可以,你有认识的女孩儿想进部队?”   如果谢灵有要她帮忙的事情,她一定尽力帮。   毕竟,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如果徐锐能办成事情,那接下来几年甚至十几年老师都会留在这儿。   她和顾长勇都照顾不到,唯有麻烦谢灵和徐锐。   光靠恩情是不靠谱的,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利益上的交换。   谢灵心里高兴,面上也带着笑意,说道:“出嫁前,我在谢家沟生产队管过宣传队,队里有一个女孩儿唱歌特别好听。她的嗓音条件非常出色,待在乡下可惜了。如果能进部队当文艺兵,也是很好的出路。”   谢灵不像是个说大话的人,而且就算不像谢灵说得那样优秀,只要能看的过去她都能给她弄到文兵队去。   “现在还不晚,我可以给她报上。”刘芳点点头,试着说道。   谢灵摇摇头,有些欣喜又有些犹豫,片刻她开口说道:“这只是我的想法,还不知道那位姑娘和家里人怎么想。得等我问问她们的意见再说。”   刘芳拉住她的手,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她家问问,如果愿意入,正好我看看她的条件,然后给她报上。”   “啊,这不好吧,你们刚来还没坐多久,就让你奔波。”   刘芳摇摇头,手脚利落的拉着谢灵往外走,开口说道:“军人就是遇到什么事就快点做完,哪能拖沓。”   这话,让谢灵不好再拒绝。   走到院子里,谢灵挣脱开刘芳的手,走到徐锐面前。   “我和刘芳骑自行车去谢家沟一趟,你先在家招待顾同志。下午,天气有点凉,带顾同志回家里坐吧。”   徐锐神色柔和,给谢灵整整领子,说道:“好,你去吧,路上小心。晚上我做饭,你早点回来。”   谢灵甜笑道:“好,我早点回来。”   旁边,另外一对夫妻早已目瞪口呆。就去那么一小会儿,这两人活像要几年不见似的。   徐锐和谢灵说完,突然看向刘芳,说道:“刘同志,谢灵没有碰过自行车,所以就麻烦你带她了。”   刘芳:“”这用得着你说?   出了徐家,谢灵给刘芳指路,刘芳带着谢灵往谢家沟去。   下午四点,李春和刚从宣传队排练回来。   正在家里喂鸡,一边给鸡倒食嘴里哼着歌。   “春和?”   突然,她听到一阵喊声,扭过身子看向大门口,然后快速跑向门口。   她一脸惊喜地看向门口的人,笑容满面,开口说道:“谢灵姐,你怎么来我家了?”   谢灵可以说是李春和音乐路上的启蒙导师,去年就算谢灵退出宣传队后,李春和也经常去谢家,或是向谢灵请教一些问题,或是和谢灵谈心。   可以说,她最敬佩的人是谁?毫无疑问是谢灵,最亲近的除了家人也还是谢灵。   所以,此刻见到谢灵李春和的心里除了欣喜还是欣喜。   “我来跟你说件事儿。”谢灵走进门,接过李春和递过来的水,开口说道。   “您有啥事就说,我听着嘞。”李春和给两人倒了水,坐在谢灵的对面,开口说道。   “最近上面来人招文艺兵,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去部队?”此刻,谢灵面上平静,但她心里却有些紧张。   李春和听完直接愣住了?文艺兵?文艺兵?这三个字回荡在她脑海。   半晌后,她开口说道:“我可以吗?我怎么能报?” 第67章 多陪陪她们   在李春和的印象中, 文艺兵穿着庄重的绿军装, 身姿高挑优美,看起来英姿飒爽,绝对是这个年代女孩儿羡慕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 李春和是真的热爱音乐, 而文艺团则是目前最大的舞台, 也是对李春和来说最好的学习深造的平台。   她有些不敢想象, 谢灵姐竟然和她说起这种事情。因为过往谢家沟从没有出过文艺兵。   所以,这时的她面对两人有些愣愣的。   谢灵噗嗤笑开,温声开口:“你怎么不可以,你是我见过唱歌唱的最好的人, 怎么不可以报。不过, 报名时能报上, 但能不能被选上就得看你自己。”   来之前,刘芳的意思她听懂了。只要有刘芳的关系在, 李春和只要基础过得去, 就一定可以被选上。   谢灵不准备拒绝这个人情, 但也不会告诉李春和这件事。   要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选上,李春和就退却了, 谢灵才是真的失望。连一争的信心都没有,这样的人不值得谢灵推荐。   而李春和也没有辜负她的希望,毫不犹豫地猛点头说道:“谢灵姐,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肯定要报。”不报才是傻子。   李春和是大大咧咧的,但她不傻, 以前从来没有过人来生产队招文艺兵。   最近她也没听到消息,只可能是谢灵姐认识人所以才主动给她这个机会。   而跟谢灵姐一起来的旁边穿绿军装的女人,虽然刚刚只介绍了名字没有介绍其他,但李春和感觉应该就是和这个大姐有关。   李春和心中猜测着,而谢灵听到她的回复露出笑容,问道:“不过这种事也算是大事,要不要和你家里人商量一下?”   李春和摇摇头,说道:“我爹我娘还有我奶我弟都不在家,也不用和她们商量,她们要是知道了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现在谁家当了兵可光荣得不得了,更不用说李春和还是文艺兵。   谢灵觉得家里人肯定会不舍李春和走远,又长时间不回家。但不同意肯定不会。   所以她不再考虑这个问题,转而开始向她介绍起刘芳:“刘姐就是负责长县文艺兵的招收,一会儿你可以跟她说说情况,她也会问你一些问题。合适的话就可以定下来。”说话时,谢灵眼神中带着鼓励。   李春和看向刘芳,目光中带着期盼和紧张。-   刘芳没有废话,直接开始问话:   “家庭成分?”   “是贫农。”   “文化程度?”   这个问题问住了李春和,她变得更加紧张,然后有些犹豫地开口:“没上过学。”   刘芳闻言皱眉,这个真是不好办那!   “她之前跟着宣传队的人识字。”   经过谢灵的提醒,李春和眼睛一亮,赶忙说道:“对,我跟着谢灵姐还有小米她们学过不少字。谢灵姐给过我二十张曲谱,曲谱上的歌词我都认得。”   刘芳点点头,这个还有点靠谱。   一旁的谢灵补充道:“春和会看曲谱,学过一些专业地音乐知识。”   刘芳听后有些惊讶,这个可是不常见啊!   点点头表示知道后继续问道:“知道自己的身高和体重吗?”   “啊”这个,李春和挠挠头,这个问题真是问住她了,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高有多重,乡下大多数人都不会在意这个。也没有精准地量过。所以,她摇摇头。   刘芳看向她整个人,李春和明显比谢灵低,但也不算矮。   刘芳仔细打量她片刻,估计了一个数字,一米六左右,应该在标准之上。   至于体重,李春和不属于消瘦型。   “唱几句给我听听。”片刻后,刘芳继续开口。   这个是最简单了,李春和利落点点头,开始唱出声:“万物生长靠太阳”   《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第一句出来,刘芳就眼前一亮,这个声音简直绝了。   沙哑清澈空灵,这个姑娘确实有一副好嗓子。刘芳心中惊喜,这种条件比自己的底线好处好几个度,但刘芳没有打断她。   李春和一旦唱起来,直接进入状态,这时候的她脑海里已经完全没有谢灵刘芳的存在,只一心唱歌。   “雨露滋润禾苗壮不落的太阳。”   李春和以低沉的音调进行收尾,然后才想起屋里的两人,随即看向刘芳,眼神紧张。   而刘芳露出自来到屋里的第一个笑,主动握住李春和的手,温声开口:“李春和同志,你唱歌很有感情,嗓音也很出色。加入文艺团假以时日一定是位优秀的同志。”   最后一句话谢灵也说过,因为李春和的天赋太过明显出众,任何听过她唱歌的专业人员都毫不怀疑。   李春和回握刘芳的手,显得十分激动,刘芳的话显然是对她最好的肯定。   “刘同志,那我这是可以进部队了吗?”   刘芳温和一笑,然后摇摇头,在她紧张的神情下说来说道:“这个得等你去县城体检完才能决定,如果体检过关,那百分之百地没问题。”   李春和激动地使劲儿点头,然后临近握住刘芳的手,说道:“谢谢刘同志。”   然后又看向一旁的谢灵,说道:“谢灵姐,真的太感谢你了。”   李春和此时心中充满感恩,她觉得自从加入宣传队起就处处充满惊喜。   而这一切她最感谢的人就是谢灵了。   说完正事,谢灵和刘芳待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   晚饭,刘芳和顾长勇没在徐家吃直接离开了。   借口是刘芳急着回去工作,至于真正的原因,到底是嫌谢灵夫妻俩都腻歪,还是看出徐锐的不欢迎,只有他们心里知道了。   今天是周六,谢灵不用去医院学习,徐锐不用上班,明天也是休息时间。   所以,两人吃过饭后,谢灵去西屋哄两个闺女睡觉,而徐锐则负责洗锅。   不到十一月,但谢灵早早地就给两个闺女的炕生起了火。   给两个闺女讲完睡前故事,然后摸摸两人的头,对她们温柔一笑,开口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秋阳秋月该睡觉了。”   “小姨,我们今天不想这么早睡。”秋阳躺在暖呼呼的炕上,看向坐在炕边的谢灵说道。   躺在姐姐里边的秋月赞同地点点头,附和姐姐说得话。   谢灵给两个闺女盖好被子,闻言,随口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想这么早睡觉?”   秋阳睁着大眼睛,说道:“星期一到星期五小姨都要早早去县城工作,都没有时间陪我们。可是明天小姨不用早起,所以我们要和小姨多说一会儿话。”   秋月也嘟着嘴开口:“小姨现在和姨夫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了,白天工作,晚上就光顾着陪小姨夫了,都没时间陪我们。”   两人的童言稚语只是单纯的表示不满,想让谢灵多和她们待一会儿。   但是,谢灵听完她们的话,脸瞬间爆红,晚上光顾着陪徐锐!!!   今天还不到八点就哄两个闺女睡觉,还不是因为周一到周五谢灵要早起,而明天谢灵可以睡懒觉,所以他们打算   “今天让你们早点睡,是因为小姨想让你们养好精神。明天咱们一家去奶奶那里吃饭。小姨也多陪陪你们。”   秋阳秋月听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去奶奶家吃饭这个还不稀奇,因为两个人这段时间中午一直在刘秋苗老俩口那吃饭。   可谢灵后面那句多陪陪她们则让她们心里高兴极了。   谢灵看到两个闺女脸上高兴奋色彩,她心里有些愧疚,最近因为忙着在医院学习,都没好好陪过她们。   见两个闺女乖乖闭上眼睛,谢灵亲亲两个闺女额头,温声说道:“睡吧,小姨明天陪你们耍。”   走出西屋,徐锐正好把堂屋门插好。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往睡觉的屋子走去。   这几天一直惦记着谢灵早起,徐锐怕她累着,所以两人一直没有亲热。   现在没有了时间的拘束,两人又食髓知味,不再控制欲/望。   徐锐结婚时,徐良才给他的小黄/书,他一直没有扔掉。   这晚,徐锐彻底对里面的内容进行了实践,谢灵被他折磨得不上不下。   “徐锐,你”此时,谢灵早已经变得昏昏沉沉,但可能对徐锐的怨念太过强烈,躺在炕上,嘴唇微张。   双手搂着徐锐的肩膀,在他耳边骂道。“你混蛋”   嘴上骂着,但那一双眼睛却迷离动人,身体娇软,徐锐看着身下的人,目光变得痴迷。   然后,亲亲她的眼睛,随即接着继续未完的动作。   两人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此时谢灵早已经提不起任何力气,眼睛也睁不开。全程由徐锐给她擦洗身子,换上新的内裤和睡衣。   被子上铺着的床单上面,早已混乱不堪,徐锐把床单扯掉。把谢灵放在被子里面。   谢灵躺在温暖的被子里,她下意识地往外挪了挪。   徐锐注意到她的动作,不自觉地轻笑,然后把她搂在怀里,亲亲她的脸,温声说道:“睡吧。”   第二天,早上六点,徐锐的生物钟自动响起,然后瞬间清醒。 第68章 户口   徐锐没有打扰谢灵, 放轻动作, 穿上衣服起身。-   简单洗漱后,去了厨房,从箱里拿出三个鸡蛋, 准备给谢灵和两个闺女煮鸡蛋吃。   做上水突然想起谢灵的话, 然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鸡蛋也给自己煮了一个。   自从谢灵出嫁, 谢家的锅就被她拿到了徐家。加上徐锐买的新锅一共有两个锅。   为了方便, 徐锐干脆给厨房建了两个灶台,反正有他在徐家的柴火不怕烧没。   一个锅煮鸡蛋另一个锅徐锐滚了小米粥配上红薯和疙瘩。   疙瘩里面被徐锐放了红糖,最后调了个白菜。   早饭很快做好,徐锐舀上饭先吃。   随后, 他把饭温到灶上, 进了卧室。   东屋, 谢灵还在熟睡,徐锐给她盖盖被子, 然后从柜子里给她拿出一套衣服放到炕边的桌子上。   “我去办上户口的事了。中午你先带着两个闺女去娘那儿, 我回来就去找你。”徐锐没上完初中就不念了, 但徐锐的一手钢笔字却是好极了,凌厉大气和他本人很像。   写纸条是谢灵和徐锐的约定, 谁要是出去办事另一个人如果不知道,就留下一张纸条,好让另一个人心中有数。   把纸条压在谢灵衣服的一角,然后转身离开。   徐锐当兵四年,后面两年刘建作为他的教官和直接上属, 帮了徐锐很多,甚至最后的转业。   虽然刘建没有对他说,但徐锐也能猜到是刘建在最后周璇,要不然以当时的情况,他不可能被转到运输公司。   所以,在谢灵跟他说了这件事后,徐锐心中就有了决定。   之后他就问过梁丰年给外地人办户口之类的情况。   梁丰年盘踞长县多年,人脉关系不是他可以相比的。这种事情问他更加靠谱。   经过了解才知道,以目前的大环境,给外地人转户口,说麻烦也不麻烦,只要有关系加上理由正当,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梁丰年作为运输公司运输部主任,物资大多不缺,但徐锐前几天找梁丰年问情况的时候还是准备了一斤白糖。   就像谢灵说得,人家不缺是人家的事,但他们必须要尽自己的心意。   徐锐到了队长王晋军家,王晋军已经收拾妥当。   看见徐锐,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锐子来了,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徐锐点点头,说道:“麻烦王叔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大前门,递给王晋军,说道:“叔,这是给您的。你拿着抽。”   大前门当然也是谢灵准备得,在这之前谢灵专门问过刘秋苗,队长的喜好。   徐锐虽说性子冷,但作为队里少有的当过兵又在城里上班的人,很受队里长辈们的待见。王晋军作为队长,也不例外。加上和徐锐他爹徐长喜是老伙计,这会儿也不客气,爽利地接过烟,笑容更大,开口道:“你这小子可比以前有人气多了。”   “对了,锐子啊,那派出所确定行吧!”王晋军在生产队一言九鼎,厉害得很,但面对公社干部,就算是派出所这种工作人员还是很客气得。   前几天锐子跟他说要给徐家的一个外地远方亲戚在南理上户口。   以他和长喜的关系,加上徐锐的面子,他肯定同意。就是怕人派出所不给办。   虽说徐锐已经说过能行,但王晋军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派出所的同志可严厉得很。   这话王晋军问过好几遍,不过徐锐没有不耐烦,开口说道:“放心吧,叔,是我上面的主任给介绍的人。”   徐锐回来南理一年多,队里人只知道他在城里运输公司上班,但具体职位除了徐家众人其他人还真不清楚。   这也是刘秋苗的嘱咐,不让他们说出去。一来是低调,二也是为了避免麻烦。   不过,在队里人看来就算是普通工人也很厉害了。   现在王晋军听到徐锐的说法,立刻就放心了,锐子的上属那可是领导,人家办事肯定行,说道:“那肯定能行。”   果然,去了派出所上户口的时候,当徐锐说出梁丰年和他的名字,那人根本没有多问。更没有提出本人必须在场的要求。   只问了一些基本信息,就把刘建的户口给办下来了。   这边事情办的顺利,徐家,谢灵才醒来。   谢灵躺在炕上伸了个懒腰,然后穿好衣服起身,看了看徐锐留得纸条,然后走出屋子。   堂屋,秋阳秋月正在坐在桌子前看小人书。两人一人拿着一本,坐在板凳上,身子坐得笔直,头低着,聚精会神看着手里的小人书。   谢灵走过去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吃饭了没?”   秋阳秋月闻言抬起头,看见谢灵,然后嘟着嘴说道:“小姨,现在都十点多了。我们七点就起来了。”   “是小姨太懒了。”谢灵有些惭愧,排除昨晚太过折腾的原因,谢灵确实喜欢睡懒觉。大多时候还没两个闺女起的早。   “小姨,姨夫不知道多会儿就出去了。但是他给咱们留了饭,小姨快去吃吧!”   谢灵洗漱完,简单吃了饭把锅洗了,教两个闺女认了会儿字儿,然后带着两个闺女去了徐家老俩口那儿。   谢灵和徐锐周一到周五都要去县城,没有时间来看两位老人,两个闺女白天还要拜托两老照顾。   所以,每个周六周日都会和老俩口一起吃饭。   去的时候谢灵把之前徐锐从单位里带的两斤猪肉都拎在手里。   前面两个闺女蹦蹦跳跳,谢灵拎着猪肉走在后面。   路上不时地遇上熟人。   “灵灵又去你婆婆那儿啊?”田四和几个妇女从前面走过来,看见谢灵笑着打起招呼。   谢灵笑的温和,说道:“是啊,去婆婆家蹭个饭。婶子们这是去哪?”   田四和几个妇女都是笑容满面,一看就是有喜事的样子。听到谢灵的问题,她们也不隐瞒,再说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事儿,所以开口回道:“给徐老大说亲去嘞!”   谢灵心里惊讶,给徐老大说亲?她记得徐老大好像三十多岁,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现在说亲?是不是有点晚了,不过一想想对方木匠的职业,说亲还是比较容易的。   “今天可是个好天气,办啥事都能成嘞!”谢灵面上笑着说道。   “哈哈,灵灵这话说得好。”   说了几句话,两方就告别各走各的了。   这边,田四几人告别谢灵,随即往继续往前走。其中一个妇女看看谢灵的背影,然后轻声说道:“徐家这新媳妇倒是个好的。”   “那可不,也不看是谁保得媒。”这话是田四旁边的田三说得,田三是田四的亲姐姐,而谢灵和徐锐当初订婚就是田四做得中间人。   “嘿,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是徐锐那小子主动看上人家姑娘,然后才让田四做得中间人。是不,田四?”   田四笑笑,说道:“是这样不错。是徐家主动看上谢灵,然后拜托我给两人做得媒。”   “这徐家虽然分家了,但这徐锐小两口还经常去看爹娘。尤其是这新媳妇,我见她去的最勤。不知如此,每次去的时候手里就没空着的时候。别看拿纸包的严严实实的,我猜肯定是好东西,我看弄不准是肉。”   “那刘秋苗对她也不错,你看那俩小丫头天天在秋苗那儿耍。上一次,和秋苗一起呐鞋垫的时候,她还带着两个小丫头,和那两个小丫头亲的很,肯定是当一家人养。”   “唉,你说秋苗这福享的,本来之前徐家分家,大家还笑话人家。结果人家现在反而过得好了,儿子媳妇孝顺,还不用给伺候一家老小,这日子可比以前自在多了。”   “谁说不是呢!”   双方性子都不错,所以才有现在的和睦。这是田四心里的想法,不过也没傻的说出来。   现在不少人羡慕眼红刘秋苗的好日子,都说这家分对了。   但真敢分家的一个也没有,要不就是怕以后老了动不了了儿子儿媳不孝顺,要不就是舍不得手中的权利。   毕竟没分家的时候,婆婆当家负责家里的一切,忙是忙点,但家里所有人都得顺着自己。   要是分家了,手里没钱没粮,谁会搭理你。尤其是,现在的婆婆可不像刘秋苗,大多都喜欢指使媳妇干这个干那个的,谁敢说儿媳妇心里没怨言。   问题很现实,嘴上不说,但大家心里都知道。   谢灵不知道几人的议论,她拎着肉跟在两个闺女身后进了厨房。   厨房里,刘秋苗正在赶面条。   “奶奶,我们来了。”   “奶奶,我来帮你。”   这段时间,秋阳秋月和刘秋苗待的时间最长,称呼也从刚开始地徐奶奶变成奶奶。   现在,刘秋苗是除了谢灵以外,两个闺女最亲的长辈,连徐锐这个正宗的姨夫也比不上。   这会儿,见了刘秋苗两个人叫的亲近。   刘秋苗见了两人,也是笑的开心,见两个小的还要洗手帮忙,笑的越发温和,说道:“你们两个可别来给奶奶添乱,面一会儿就赶好可以下了。”   “那我们可以做什么啊?”   “秋阳秋月帮奶奶看着锅吧,等锅里的水熬了就告诉奶奶一声。”其实,这哪用她们告诉,只不过是刘秋苗不忍两人失望,就随便给两人安排了个事。   果然,秋阳秋月听了立马变得高兴起来。 第69章 徐家日常   谢灵落后两个闺女几步走进厨房, 把纸包放在案板旁边。   “你又往这儿拿干啥子, 上次的还没有吃完。”刘秋苗一看纸包就知道是猪肉。这孩子有个啥好东西不留着,就会往这儿拿。刘秋苗心里熨贴媳妇有心,不过, 还是说了一句。   这小两口刚结婚, 现在又分家了, 刘秋苗就怕俩人不会精打细算过日子, 有个啥也存不住。   所以,这会儿她唠叨开:“有啥好东西得先存着,不要一下就给吃完了,等以后办事真正用到了你们就该着急了。管家方面, 女人终归要比男人细心, 家里的钱粮就得你收着, 这时候可别由着锐子。   锐子每个月从单位领得那点粮食估计他一个人吃就够呛。家里还有没有啦?要是不够就和你几个哥嫂说,和她们拿钱买总比和其他人强。”   谢灵把猪肉放在案板上, 舀了一盆冷水开始洗肉, 听到刘秋苗的话, 笑了笑说道:“还有不少,够几个月的了。”   徐锐单位每个月都发粮食, 不过仅仅徐锐一个人的供应,只有三十斤,不过都是细粮。   所以,谢灵和徐锐加上两个闺女都是早上细粮,晚上粗粮, 配着吃。   一边说着话,谢灵把肉放到案板上。她看看手上的红痕,感觉这水水可真凉啊,谢灵已经好久没有用冷水洗过东西了,凉得手有些红。   “娘,家里的山菇放在哪里?”一边处理肉,谢灵一边问道。   刘秋苗听到她问题,不禁看向谢灵那边,见她把所有的肉都切了,然后惊呼一声,道:“你这大花头,告诉你别切完,你还真就不听。这可是有两斤,切这么多干啥子?”   “这次弄多点,配上山菇和土豆,炖在一起,正好吃面。剩下了也没事,还有晚上和明天呢。”谢灵笑笑,她这次要是不弄完,婆婆该省下来一直存着了。   存个好几天,肉就不好了,人吃着对身体也不好。所以,谢灵干脆把它全做了,婆婆怕坏了浪费也会尽快吃完的。   这是谢灵心里的想法,不过面上还是笑嘻嘻地,说道:“咱们家一大家子呢,咋吃不完,光说徐锐,他那大胃口娘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您儿子有出息,等您下次想吃了,再让他弄。”   听她这么说,刘秋苗真是好气又好笑,肉已经切了,刘秋苗也不再管她,只说道:“山菇在右边的桌子下面,土豆在草袋里,你自己拿。”   “好嘞,您擎等着我的手艺吧。”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徐锐走了进来。   “呦,大忙人回来了。”这是刘秋苗说得,说话时语气里带着埋怨。   徐锐还是一言不发,走进来看看水缸,然后拎着水桶准备去外面打水。   “这孩子”真是,要不是她儿子,她真受不了锐子这性子。   母子间的事情谢灵可不掺和,她没说话,只是埋头做手上的事。   徐锐把水缸填满水,又把厨房里的脏水给倒了,之后洗洗手。   “我去找队长办上户的事了。”这会儿才有时间回复他娘的话。   一旁的谢灵听着有些无语,娘之前问你,你不说,现在办完事才准备说。这是娘重要还是活儿重要?   要是她有这么个儿子,估计也要气死,这情商有些着急。   这么一想,谢灵嘴角弯起。   而正扯面的刘秋苗果然瞪了徐锐一眼,不过想起正事,刘秋苗说道:“给人上户口那事没问题吧?”   徐锐走到谢灵面前夺过她洗土豆的活计,一边回应刘秋苗的话,道:“没问题。”   “那人家没问咱怎么多了个远房亲戚?那亲戚为什么来投靠咱?”刘秋苗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问。”   徐锐话太少,刘秋苗听着不太满意,还是谢灵说道:“娘,徐锐找他的领导说过这件事,估计是人家领导和派出所的同志认识,所以才这么容易。”   说完,碰碰徐锐的胳膊,问道:“是不是这样?”   徐锐一边洗菜,一边说道:“是。”   刘秋苗点点头,把面拿起来放进锅里,说道:“人家之前在部队上帮了你很多,你也要好好报答人家。给人家办好这事,之后人来了你们也得给人安排好住处,能帮得就帮,当然要是超出咱们范围之外得咱也无能为力。”   一边秋阳秋月眼睛看着锅,不时地天天柴火,刘秋苗把面下进锅里,然后看着两人认真的模样,摸摸两人的小脸,说道:“你俩快起来,奶奶在这儿看着就行。”   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   “出去了先洗洗脸和手,你看你俩那小脸熏的。”刘秋苗看看两人的小灰脸,想想两人之前白白净净地小嫩脸,有些心疼,顿时都后悔让两个闺女看火了。   闺女可不像小子,磊磊那小子糙,每天身上在外面耍,身上灰凸凸得,以前捣乱的时候刘秋苗就让他看火。   以前家里没小闺女,她也没注意过这个问题。   秋阳秋月倒不介意,毕竟以前在谢家也帮小姨看过火,两人只仰起小脸朝刘秋苗笑的开心,一点没发觉刘秋苗的情绪。   倒是一旁的谢灵注意到刘秋苗的语气,她笑着道:“俩闺女以前在谢家的时候就帮我看火,两人习惯了。不过,娘,厨房里这个灶台时间长了吧,感觉烟气不太通。”   说完,随即看向两个闺女,温声嘱咐道:“外面盆里有水,就着太阳应该温了,你们俩去洗洗耍吧!”   一旁刘秋苗听到谢灵的话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开始说起灶台的事:“这灶台还是锐子小时候弄得,都这么多年了,也变得老旧了。不过,还能用就将就着用了。”   谢灵说道:“正好下午徐锐没事,让他给您修修吧。”老人闻烟味可不好。   这又不是啥大事,刘秋苗正准备说不用。   这时徐锐也开口说道:“徐文在家,下午我叫上他,把厨房全部修整修整。”厨房确实时间长了。   刘秋苗闻言没再拒绝,这是儿子媳妇的心意,她在拒绝就不好了。   谢灵做了猪肉山菇炖土豆,舍了不少油,照刘秋苗的话说就是:倒这么多油不香才怪。   徐家刘秋苗徐长喜老俩口、谢灵夫妻俩加上两个闺女,吃得饱腾腾得。   面吃没了,菜还有不少,给徐家三兄弟每家送了一碗,然后谢灵把剩下的一大碗菜放在冷水盆里。   提醒刘秋苗道:“娘,您和爹可得早点把菜吃了,虽说这天气不热了,但也得注意。”   刘秋苗点点头,说道:“知道了。”说着,感觉大腿有点疼,停下手中的活计捶捶腿,说道:“以前一直干活的时候腿还不疼,现在闲下来了这腿却疼起来了。”   说着,她自嘲道:“还真不是享福的命。”   现在,刘秋苗在外人眼里非常享福,不用上工不用伺候一家老小,还不用看孩子。   但在徐家四个兄弟还小得时候,刘秋苗却过的艰难。   那会儿上有公公,下有四个儿子,大伯去世后,还得顾着侄子。   所以,刘秋苗和丈夫为了多挣钱,黑天摸地地干重活。   以前一直干着活还看不出来,这不一闲下来反而不好的症状都出来了。   谢灵在一旁安慰:“您可别这么说,娘这毛病早点看出来反而好,要是以后才看出来就晚了。我前几天拿的膏药您也多贴贴,过几天我再给您从医院拿。 是一男一女,两人穿着绿军装,四个口袋的,可不是咱们这种普通同志穿的那种。”   谢灵回过神,笑着道谢,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梁同志,我马上就出去。”   “行,那我先过去了。”   “好。”   “灵灵,你丈夫肯定人很好,要不然转业这么久了,竟然还有战友专门来找他。”   一个星期下来,不仅熟悉的不仅是医院和护士,谢灵和苏芋的关系也变得亲近起来。   关于已经结婚以及家庭情况,谢灵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苏芋已经知道了谢灵的丈夫以前当过兵,转业后,现在在运输公司上班。   苏芋为人质朴,说起话来也十分单纯。   而谢灵听到她这话,噗嗤一笑,仅仅是战友怎么能证明他人好呢!   这是苏芋没见过徐锐,才说这话。要是见了徐锐,说不定就不觉得了。   “苏芋,麻烦你把我的笔记本和笔拿进去了。我去外面看看。”   苏芋接过笔记本和笔,说道:“你快去吧,正好了,我还能借你的笔记本看看。”   每次鲁长敏给她们两人讲解医学知识的时候,两人都拿着笔记本认真做笔记。   可是,谢灵每次记得都比她的全,还详略分明。这点让苏芋十分佩服。   谢灵出了医院大门,看看四周然后走到右前边的大树下。   看到谢灵的身影,顾长勇和刘芳就已经看到她了,见她往这边走,两人也迎上去。   “两位同志好,听医院的工作同志说我丈夫的战友找我。我就赶紧出来。这不一看气质就觉得是您两位找我。”谢灵尽管心里怀疑,但说出的话却是尽显亲近,脸上扬起笑,配上她温和的目光,态度显得十分和善。   这是个长袖善舞的女同志!   这是顾长勇和刘芳两人对徐锐妻子的第一印象。   其实,也就徐锐看谢灵带着高倍滤镜,觉得谢灵聪明但娇嫩需要他的保护。   但在外人看来谢灵是柔中带刚,最会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   起码,在顾长勇和刘芳看来是这样,她们这种人不管严肃也好,温柔也罢,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识人。   不过,两人对谢灵还真讨厌不起来,反而印象不错。   “我们今天来找谢灵同志,是有事求谢灵同志帮忙。”跟聪明人说话,两人也不准备拐弯抹角。刘芳和谢灵一样是女同志,所以由刘芳开口。   在见到两人,也就是自称徐锐战友的两位同志后,谢灵心里就有了底。   不管是不是徐锐的战友,和徐锐关系好不好,但她们应该和徐锐有些渊源。毕竟,两人和她刚开始见徐锐时的气质太像了。   孤独,野性,犀利。甚至包括掩藏的技巧。她刚出来时可完全没注意到两人,可片刻后就发现了。要说她们不是故意的,自己可不相信。   再说,现在在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她们也不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把所有思路在心里过了一遍,谢灵冲两人笑笑,说道:“医院左边那有个木制长椅,咱们就去那儿说吧。”   谢灵和刘芳坐在长椅上,顾长勇站在一边。   “我们和徐锐一个队伍出身,我和他不熟,不过顾长勇和徐锐很熟,两人经常一起出任务。   我们这次来长县,就是想求徐锐一件事。”   谢灵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她说。   “我们老师也就是队伍的总指挥,他的身体有些不太好。现在部队的环境又有些乱,所以我们希望老师能在长县停留一段时间。   甚至于,可以在下面的生产队安家。所以,我们希望徐锐可以帮忙。”   安家,以现在的情况,人口是不能随意变动的,安家也就意味着上户口。可是外来户口是那么随意上的吗?   刘芳说完有些把不准,随即目光看向谢灵,发现她嘴角含着笑,还是十分平静。看不出赞同还是拒绝。   咬咬牙又继续开口:“徐锐当初是老师带进队伍,之后又受到老师的许多的指导和帮助。还有一件事,徐锐可能不知道。他退伍转业,能到运输公司上班也是老师给他动用关系周旋的。   要不然,就算他军衔再高,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待遇。我知道说这些有些不好,我们也没有挟恩图报得意思,但我们是真的希望徐锐可以看在以往的恩情下,帮帮忙。”   谢灵摇摇头,看向刘芳。笑着说道:“刘芳同志,你说了一大通,态度诚恳,语气温和,看似把情况交代了。可是,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比如,这位老师是因为什么好好的医院疗养院不待,非要她们这儿小地方?   让徐锐帮忙会不会牵连到徐锐?      刘芳心里感叹,聪明人就这点不好,最会抓重点。   她十分诚恳地说道:“谢灵同志,其他的事情涉及到一些保密事项,不能和你说。这次来找你,也主要是想让你回去告诉徐锐,和他商量一下。同时也希望你理解,能帮忙劝说一下最好。”   “具体就是这样,徐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谢灵躺在炕上,靠在男人怀里,轻声开口。   “你觉得我在想什么?”徐锐看向怀里的女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回问。   “我觉得你会帮。”   之前那两人不找徐锐来找她说这事,谢灵觉得应该是两人知道徐锐的性子。所以才想进行夫人外交。   可是他们还是不够了解徐锐,更不了解谢灵。   谢灵尊重徐锐的意见,不会因为两人关系亲近就主导徐锐的思想。   而徐锐,确实是冷心冷情,但徐锐注重原则。如果那位老师真的对徐锐有恩,徐锐不会不帮。   所以,她的男人啊,就算性子寡淡,与常人不太相符,但也没有失去做人的基本准则。   徐锐把怀里女人搂的更紧,口中喃喃自语:谢灵,谢灵“我在,怎么了。”被男人抱得有些疼,但谢灵没有抗拒,只温柔地回应。   “我想要你。”   随即,谢灵的“好”字被吞噬在唇齿之间。 第66章 文艺兵   几天后, 顾长勇一行二人低调来到南理生产队。   当初建新房的时候, 徐家的院子建的比较大,院子里依照谢灵的嘱咐,徐锐种上了桃树和樱桃树。   此时, 两个男人站在枯黄的树下。   “徐锐, 真是有谢想到啊!”顾长勇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突然感叹道。   “没想到什么?”虽然帮了他们, 但徐锐并无和他们叙旧的念头, 甚至连见他们都不想见。只不过,欠了教官的人情,他是一定要还清的。   所以,此时此刻徐锐面无表情, 气势冰冷, 一点不像在谢灵面前的舒缓。   “没想到你会帮忙, 没想到你这么快结婚,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出来了。”顾长勇和徐锐除了执行任务以外几乎没有交集, 但要知道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执行任务中。   所以, 他自认对徐锐有几分了解, 徐锐面冷心更冷,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和欲/望, 一点不像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儿。   知道他结婚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乡下结婚早,他不想结,父母也会催。   但是今天见了他,才发现这人在他那位妻子面前和以前相比完全是两个样。   最重要的是气质和精神都有了变化。   他们这种长期在刀口上舔血的人, 表现上看没什么,但其实心里早已变得十分压抑,甚至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生死。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刘芳在执行完一次任务后,经过心里测试和心理辅导,依旧不能恢复正常,后来老师不顾刘芳的反对,就把刘芳转成文艺兵。   可是徐锐现在不一样了,变得有所畏惧,眼睛也不再冷漠。   而那个来源不出意料的话应该就是他那位妻子了。   这样的徐锐真是让他想不到啊!不过,想想这几天和谢灵的接触,她确实是个优秀的女同志。   “你现在再也进不了队伍了!”有所畏惧的兵他见过,但像徐锐这样一双眼睛都在妻子身上的人他却是没见过的。   “是,我执行不了任务了。”徐锐点点头,顾长勇的话他没有反驳。想起谢灵他的神色瞬间柔和下来。   顾长勇听到他这话,彻底笑了起来,说道:“队伍已经没有了,还管能不能进队伍这些干嘛。算了,我和你说说其他事吧!”   “嗯。”   见徐锐又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顾长勇有些好笑。   “徐锐,从以前从现在,你这人都太独了。咱们一起工作两年,怎么说也是战友。以前咱们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太过接触,可是现在,你还是那个鸟样。”   平时严肃沉稳的顾长勇遇到徐锐这块硬石头也话唠起来。   不等徐锐回应,他继续说道:“刘芳在你走之后她就转成了文艺兵,我后来也到了普通部队。两个月前,我和刘芳结婚了。我俩虽然没有那种感情,但相处这么多年亲情也是有的。我们还在部队上,不能离婚,但我觉得这样挺好。”   “刘教官帮过我很多次,我会把刘教官的事情办好。所以,不用你不用这样。”徐锐突然打断顾长勇的话,开口对他说道。   顾长勇严肃沉稳,就算把徐锐当做战友,故友重逢有话要讲,但也不会这么啰嗦。   唯有一点值得他这么套近乎,就是刘教官的事情。   徐锐并不想听他们的事,而已经答应的,既然答应了他就会办好。   顾长勇顿了一下,接着苦笑道:“我都忘了你比我更敏锐。”突然,他又想起老师的叹息:那小子是个天生的猎手,可惜了   院子里气氛沉闷,而堂屋却是一片和谐。   谢灵长袖善舞,见人三分笑,不存恶意。刘芳温和精干,自从转成文艺兵后她周身的气质也变得柔和不少。   两人都带着善意,此时交流起来格外顺利。   “我以前和我爱人还有徐锐他们是一个队伍,所以一年前意外转成文艺兵,我十分不满。不过,后来当文艺兵放了一段时间突然觉得,也挺好的。”刘芳说到这儿,突然有些唏嘘,当时她何止是不满,简直就是抵触极了。   她顾长勇以及徐锐待的队伍,主要是执行一些特级保密任务,一些黑暗的肮脏的任务都由他们来完成。   她执行完一个任务后出现了严重的心理疾病,那时候她正处于严重暴躁的时候,老师还让她转成文艺兵,当时她简直想杀人。   这个杀人不是形容夸张,而是真的要杀人,只不过被老师给制住了。   她清醒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太危险了,要是没有老师,以她当时的状态真的会闯下大祸。   之后她不再抗拒转入文艺队。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当文艺兵也挺好的。   对于她来说轻松至极的训练,更多的则是为将士们表演节目,给予他们精神上的支持。   加上轻松平静的环境,她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一个是纯粹黑暗,无论做多大的贡献都不能为人所知,有的只是军衔上的快速提升。   另一个是纯粹的光明,无论表现得怎么样,都可以得到将士们极大的欢迎和鼓励。   那种感觉太好了,让她彻底爱上了这份职业。   “那你这次也是带着工作来的吧!”谢灵坐在刘芳的旁边,突然说道。   刘芳闻言点点头,说道:“文艺兵也是兵,服从命令执行任务是天职,怎么能擅离职守。这次来长县也是因为北方三大军区要在北方几省招收文艺兵。”   谢灵听到她这话有些惊喜,说道:“文艺兵招收已经开始了吗?生产队的人可以报名吗?”   谢灵此时一脸关切,让刘芳有些讶异,然后开口说道:“已经开始了。我们是考虑过在生产队招人的,也和县招办提过几句,不过不是重点。   而且,最重要的是生产队的人不多不符合条件。”   说道这儿,刘芳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这个时候,文艺兵待遇不错,很多人报名,不过只有几个名额,所以竞争很激烈。包括一些有关系的,也会算在里面。”   就她所知的,长县有五个名额,已经有两个名额被占用了。   “那原则上来说,生产队的女孩儿是可以报名的对吧!”   刘芳点点头,“可以,你有认识的女孩儿想进部队?”   如果谢灵有要她帮忙的事情,她一定尽力帮。   毕竟,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如果徐锐能办成事情,那接下来几年甚至十几年老师都会留在这儿。   她和顾长勇都照顾不到,唯有麻烦谢灵和徐锐。   光靠恩情是不靠谱的,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利益上的交换。   谢灵心里高兴,面上也带着笑意,说道:“出嫁前,我在谢家沟生产队管过宣传队,队里有一个女孩儿唱歌特别好听。她的嗓音条件非常出色,待在乡下可惜了。如果能进部队当文艺兵,也是很好的出路。”   谢灵不像是个说大话的人,而且就算不像谢灵说得那样优秀,只要能看的过去她都能给她弄到文兵队去。   “现在还不晚,我可以给她报上。”刘芳点点头,试着说道。   谢灵摇摇头,有些欣喜又有些犹豫,片刻她开口说道:“这只是我的想法,还不知道那位姑娘和家里人怎么想。得等我问问她们的意见再说。”   刘芳拉住她的手,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她家问问,如果愿意入,正好我看看她的条件,然后给她报上。”   “啊,这不好吧,你们刚来还没坐多久,就让你奔波。”   刘芳摇摇头,手脚利落的拉着谢灵往外走,开口说道:“军人就是遇到什么事就快点做完,哪能拖沓。”   这话,让谢灵不好再拒绝。   走到院子里,谢灵挣脱开刘芳的手,走到徐锐面前。   “我和刘芳骑自行车去谢家沟一趟,你先在家招待顾同志。下午,天气有点凉,带顾同志回家里坐吧。”   徐锐神色柔和,给谢灵整整领子,说道:“好,你去吧,路上小心。晚上我做饭,你早点回来。”   谢灵甜笑道:“好,我早点回来。”   旁边,另外一对夫妻早已目瞪口呆。就去那么一小会儿,这两人活像要几年不见似的。   徐锐和谢灵说完,突然看向刘芳,说道:“刘同志,谢灵没有碰过自行车,所以就麻烦你带她了。”   刘芳:“”这用得着你说?   出了徐家,谢灵给刘芳指路,刘芳带着谢灵往谢家沟去。   下午四点,李春和刚从宣传队排练回来。   正在家里喂鸡,一边给鸡倒食嘴里哼着歌。   “春和?”   突然,她听到一阵喊声,扭过身子看向大门口,然后快速跑向门口。   她一脸惊喜地看向门口的人,笑容满面,开口说道:“谢灵姐,你怎么来我家了?”   谢灵可以说是李春和音乐路上的启蒙导师,去年就算谢灵退出宣传队后,李春和也经常去谢家,或是向谢灵请教一些问题,或是和谢灵谈心。   可以说,她最敬佩的人是谁?毫无疑问是谢灵,最亲近的除了家人也还是谢灵。   所以,此刻见到谢灵李春和的心里除了欣喜还是欣喜。   “我来跟你说件事儿。”谢灵走进门,接过李春和递过来的水,开口说道。   “您有啥事就说,我听着嘞。”李春和给两人倒了水,坐在谢灵的对面,开口说道。   “最近上面来人招文艺兵,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去部队?”此刻,谢灵面上平静,但她心里却有些紧张。   李春和听完直接愣住了?文艺兵?文艺兵?这三个字回荡在她脑海。   半晌后,她开口说道:“我可以吗?我怎么能报?” 第67章 多陪陪她们   在李春和的印象中, 文艺兵穿着庄重的绿军装, 身姿高挑优美,看起来英姿飒爽,绝对是这个年代女孩儿羡慕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 李春和是真的热爱音乐, 而文艺团则是目前最大的舞台, 也是对李春和来说最好的学习深造的平台。   她有些不敢想象, 谢灵姐竟然和她说起这种事情。因为过往谢家沟从没有出过文艺兵。   所以,这时的她面对两人有些愣愣的。   谢灵噗嗤笑开,温声开口:“你怎么不可以,你是我见过唱歌唱的最好的人, 怎么不可以报。不过, 报名时能报上, 但能不能被选上就得看你自己。”   来之前,刘芳的意思她听懂了。只要有刘芳的关系在, 李春和只要基础过得去, 就一定可以被选上。   谢灵不准备拒绝这个人情, 但也不会告诉李春和这件事。   要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选上,李春和就退却了, 谢灵才是真的失望。连一争的信心都没有,这样的人不值得谢灵推荐。   而李春和也没有辜负她的希望,毫不犹豫地猛点头说道:“谢灵姐,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肯定要报。”不报才是傻子。   李春和是大大咧咧的,但她不傻, 以前从来没有过人来生产队招文艺兵。   最近她也没听到消息,只可能是谢灵姐认识人所以才主动给她这个机会。   而跟谢灵姐一起来的旁边穿绿军装的女人,虽然刚刚只介绍了名字没有介绍其他,但李春和感觉应该就是和这个大姐有关。   李春和心中猜测着,而谢灵听到她的回复露出笑容,问道:“不过这种事也算是大事,要不要和你家里人商量一下?”   李春和摇摇头,说道:“我爹我娘还有我奶我弟都不在家,也不用和她们商量,她们要是知道了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现在谁家当了兵可光荣得不得了,更不用说李春和还是文艺兵。   谢灵觉得家里人肯定会不舍李春和走远,又长时间不回家。但不同意肯定不会。   所以她不再考虑这个问题,转而开始向她介绍起刘芳:“刘姐就是负责长县文艺兵的招收,一会儿你可以跟她说说情况,她也会问你一些问题。合适的话就可以定下来。”说话时,谢灵眼神中带着鼓励。   李春和看向刘芳,目光中带着期盼和紧张。-   刘芳没有废话,直接开始问话:   “家庭成分?”   “是贫农。”   “文化程度?”   这个问题问住了李春和,她变得更加紧张,然后有些犹豫地开口:“没上过学。”   刘芳闻言皱眉,这个真是不好办那!   “她之前跟着宣传队的人识字。”   经过谢灵的提醒,李春和眼睛一亮,赶忙说道:“对,我跟着谢灵姐还有小米她们学过不少字。谢灵姐给过我二十张曲谱,曲谱上的歌词我都认得。”   刘芳点点头,这个还有点靠谱。   一旁的谢灵补充道:“春和会看曲谱,学过一些专业地音乐知识。”   刘芳听后有些惊讶,这个可是不常见啊!   点点头表示知道后继续问道:“知道自己的身高和体重吗?”   “啊”这个,李春和挠挠头,这个问题真是问住她了,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高有多重,乡下大多数人都不会在意这个。也没有精准地量过。所以,她摇摇头。   刘芳看向她整个人,李春和明显比谢灵低,但也不算矮。   刘芳仔细打量她片刻,估计了一个数字,一米六左右,应该在标准之上。   至于体重,李春和不属于消瘦型。   “唱几句给我听听。”片刻后,刘芳继续开口。   这个是最简单了,李春和利落点点头,开始唱出声:“万物生长靠太阳”   《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第一句出来,刘芳就眼前一亮,这个声音简直绝了。   沙哑清澈空灵,这个姑娘确实有一副好嗓子。刘芳心中惊喜,这种条件比自己的底线好处好几个度,但刘芳没有打断她。   李春和一旦唱起来,直接进入状态,这时候的她脑海里已经完全没有谢灵刘芳的存在,只一心唱歌。   “雨露滋润禾苗壮不落的太阳。”   李春和以低沉的音调进行收尾,然后才想起屋里的两人,随即看向刘芳,眼神紧张。   而刘芳露出自来到屋里的第一个笑,主动握住李春和的手,温声开口:“李春和同志,你唱歌很有感情,嗓音也很出色。加入文艺团假以时日一定是位优秀的同志。”   最后一句话谢灵也说过,因为李春和的天赋太过明显出众,任何听过她唱歌的专业人员都毫不怀疑。   李春和回握刘芳的手,显得十分激动,刘芳的话显然是对她最好的肯定。   “刘同志,那我这是可以进部队了吗?”   刘芳温和一笑,然后摇摇头,在她紧张的神情下说来说道:“这个得等你去县城体检完才能决定,如果体检过关,那百分之百地没问题。”   李春和激动地使劲儿点头,然后临近握住刘芳的手,说道:“谢谢刘同志。”   然后又看向一旁的谢灵,说道:“谢灵姐,真的太感谢你了。”   李春和此时心中充满感恩,她觉得自从加入宣传队起就处处充满惊喜。   而这一切她最感谢的人就是谢灵了。   说完正事,谢灵和刘芳待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   晚饭,刘芳和顾长勇没在徐家吃直接离开了。   借口是刘芳急着回去工作,至于真正的原因,到底是嫌谢灵夫妻俩都腻歪,还是看出徐锐的不欢迎,只有他们心里知道了。   今天是周六,谢灵不用去医院学习,徐锐不用上班,明天也是休息时间。   所以,两人吃过饭后,谢灵去西屋哄两个闺女睡觉,而徐锐则负责洗锅。   不到十一月,但谢灵早早地就给两个闺女的炕生起了火。   给两个闺女讲完睡前故事,然后摸摸两人的头,对她们温柔一笑,开口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秋阳秋月该睡觉了。”   “小姨,我们今天不想这么早睡。”秋阳躺在暖呼呼的炕上,看向坐在炕边的谢灵说道。   躺在姐姐里边的秋月赞同地点点头,附和姐姐说得话。   谢灵给两个闺女盖好被子,闻言,随口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想这么早睡觉?”   秋阳睁着大眼睛,说道:“星期一到星期五小姨都要早早去县城工作,都没有时间陪我们。可是明天小姨不用早起,所以我们要和小姨多说一会儿话。”   秋月也嘟着嘴开口:“小姨现在和姨夫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了,白天工作,晚上就光顾着陪小姨夫了,都没时间陪我们。”   两人的童言稚语只是单纯的表示不满,想让谢灵多和她们待一会儿。   但是,谢灵听完她们的话,脸瞬间爆红,晚上光顾着陪徐锐!!!   今天还不到八点就哄两个闺女睡觉,还不是因为周一到周五谢灵要早起,而明天谢灵可以睡懒觉,所以他们打算   “今天让你们早点睡,是因为小姨想让你们养好精神。明天咱们一家去奶奶那里吃饭。小姨也多陪陪你们。”   秋阳秋月听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去奶奶家吃饭这个还不稀奇,因为两个人这段时间中午一直在刘秋苗老俩口那吃饭。   可谢灵后面那句多陪陪她们则让她们心里高兴极了。   谢灵看到两个闺女脸上高兴奋色彩,她心里有些愧疚,最近因为忙着在医院学习,都没好好陪过她们。   见两个闺女乖乖闭上眼睛,谢灵亲亲两个闺女额头,温声说道:“睡吧,小姨明天陪你们耍。”   走出西屋,徐锐正好把堂屋门插好。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往睡觉的屋子走去。   这几天一直惦记着谢灵早起,徐锐怕她累着,所以两人一直没有亲热。   现在没有了时间的拘束,两人又食髓知味,不再控制欲/望。   徐锐结婚时,徐良才给他的小黄/书,他一直没有扔掉。   这晚,徐锐彻底对里面的内容进行了实践,谢灵被他折磨得不上不下。   “徐锐,你”此时,谢灵早已经变得昏昏沉沉,但可能对徐锐的怨念太过强烈,躺在炕上,嘴唇微张。   双手搂着徐锐的肩膀,在他耳边骂道。“你混蛋”   嘴上骂着,但那一双眼睛却迷离动人,身体娇软,徐锐看着身下的人,目光变得痴迷。   然后,亲亲她的眼睛,随即接着继续未完的动作。   两人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此时谢灵早已经提不起任何力气,眼睛也睁不开。全程由徐锐给她擦洗身子,换上新的内裤和睡衣。   被子上铺着的床单上面,早已混乱不堪,徐锐把床单扯掉。把谢灵放在被子里面。   谢灵躺在温暖的被子里,她下意识地往外挪了挪。   徐锐注意到她的动作,不自觉地轻笑,然后把她搂在怀里,亲亲她的脸,温声说道:“睡吧。”   第二天,早上六点,徐锐的生物钟自动响起,然后瞬间清醒。 第68章 户口   徐锐没有打扰谢灵, 放轻动作, 穿上衣服起身。-   简单洗漱后,去了厨房,从箱里拿出三个鸡蛋, 准备给谢灵和两个闺女煮鸡蛋吃。   做上水突然想起谢灵的话, 然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鸡蛋也给自己煮了一个。   自从谢灵出嫁, 谢家的锅就被她拿到了徐家。加上徐锐买的新锅一共有两个锅。   为了方便, 徐锐干脆给厨房建了两个灶台,反正有他在徐家的柴火不怕烧没。   一个锅煮鸡蛋另一个锅徐锐滚了小米粥配上红薯和疙瘩。   疙瘩里面被徐锐放了红糖,最后调了个白菜。   早饭很快做好,徐锐舀上饭先吃。   随后, 他把饭温到灶上, 进了卧室。   东屋, 谢灵还在熟睡,徐锐给她盖盖被子, 然后从柜子里给她拿出一套衣服放到炕边的桌子上。   “我去办上户口的事了。中午你先带着两个闺女去娘那儿, 我回来就去找你。”徐锐没上完初中就不念了, 但徐锐的一手钢笔字却是好极了,凌厉大气和他本人很像。   写纸条是谢灵和徐锐的约定, 谁要是出去办事另一个人如果不知道,就留下一张纸条,好让另一个人心中有数。   把纸条压在谢灵衣服的一角,然后转身离开。   徐锐当兵四年,后面两年刘建作为他的教官和直接上属, 帮了徐锐很多,甚至最后的转业。   虽然刘建没有对他说,但徐锐也能猜到是刘建在最后周璇,要不然以当时的情况,他不可能被转到运输公司。   所以,在谢灵跟他说了这件事后,徐锐心中就有了决定。   之后他就问过梁丰年给外地人办户口之类的情况。   梁丰年盘踞长县多年,人脉关系不是他可以相比的。这种事情问他更加靠谱。   经过了解才知道,以目前的大环境,给外地人转户口,说麻烦也不麻烦,只要有关系加上理由正当,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梁丰年作为运输公司运输部主任,物资大多不缺,但徐锐前几天找梁丰年问情况的时候还是准备了一斤白糖。   就像谢灵说得,人家不缺是人家的事,但他们必须要尽自己的心意。   徐锐到了队长王晋军家,王晋军已经收拾妥当。   看见徐锐,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锐子来了,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徐锐点点头,说道:“麻烦王叔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大前门,递给王晋军,说道:“叔,这是给您的。你拿着抽。”   大前门当然也是谢灵准备得,在这之前谢灵专门问过刘秋苗,队长的喜好。   徐锐虽说性子冷,但作为队里少有的当过兵又在城里上班的人,很受队里长辈们的待见。王晋军作为队长,也不例外。加上和徐锐他爹徐长喜是老伙计,这会儿也不客气,爽利地接过烟,笑容更大,开口道:“你这小子可比以前有人气多了。”   “对了,锐子啊,那派出所确定行吧!”王晋军在生产队一言九鼎,厉害得很,但面对公社干部,就算是派出所这种工作人员还是很客气得。   前几天锐子跟他说要给徐家的一个外地远方亲戚在南理上户口。   以他和长喜的关系,加上徐锐的面子,他肯定同意。就是怕人派出所不给办。   虽说徐锐已经说过能行,但王晋军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派出所的同志可严厉得很。   这话王晋军问过好几遍,不过徐锐没有不耐烦,开口说道:“放心吧,叔,是我上面的主任给介绍的人。”   徐锐回来南理一年多,队里人只知道他在城里运输公司上班,但具体职位除了徐家众人其他人还真不清楚。   这也是刘秋苗的嘱咐,不让他们说出去。一来是低调,二也是为了避免麻烦。   不过,在队里人看来就算是普通工人也很厉害了。   现在王晋军听到徐锐的说法,立刻就放心了,锐子的上属那可是领导,人家办事肯定行,说道:“那肯定能行。”   果然,去了派出所上户口的时候,当徐锐说出梁丰年和他的名字,那人根本没有多问。更没有提出本人必须在场的要求。   只问了一些基本信息,就把刘建的户口给办下来了。   这边事情办的顺利,徐家,谢灵才醒来。   谢灵躺在炕上伸了个懒腰,然后穿好衣服起身,看了看徐锐留得纸条,然后走出屋子。   堂屋,秋阳秋月正在坐在桌子前看小人书。两人一人拿着一本,坐在板凳上,身子坐得笔直,头低着,聚精会神看着手里的小人书。   谢灵走过去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吃饭了没?”   秋阳秋月闻言抬起头,看见谢灵,然后嘟着嘴说道:“小姨,现在都十点多了。我们七点就起来了。”   “是小姨太懒了。”谢灵有些惭愧,排除昨晚太过折腾的原因,谢灵确实喜欢睡懒觉。大多时候还没两个闺女起的早。   “小姨,姨夫不知道多会儿就出去了。但是他给咱们留了饭,小姨快去吃吧!”   谢灵洗漱完,简单吃了饭把锅洗了,教两个闺女认了会儿字儿,然后带着两个闺女去了徐家老俩口那儿。   谢灵和徐锐周一到周五都要去县城,没有时间来看两位老人,两个闺女白天还要拜托两老照顾。   所以,每个周六周日都会和老俩口一起吃饭。   去的时候谢灵把之前徐锐从单位里带的两斤猪肉都拎在手里。   前面两个闺女蹦蹦跳跳,谢灵拎着猪肉走在后面。   路上不时地遇上熟人。   “灵灵又去你婆婆那儿啊?”田四和几个妇女从前面走过来,看见谢灵笑着打起招呼。   谢灵笑的温和,说道:“是啊,去婆婆家蹭个饭。婶子们这是去哪?”   田四和几个妇女都是笑容满面,一看就是有喜事的样子。听到谢灵的问题,她们也不隐瞒,再说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事儿,所以开口回道:“给徐老大说亲去嘞!”   谢灵心里惊讶,给徐老大说亲?她记得徐老大好像三十多岁,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现在说亲?是不是有点晚了,不过一想想对方木匠的职业,说亲还是比较容易的。   “今天可是个好天气,办啥事都能成嘞!”谢灵面上笑着说道。   “哈哈,灵灵这话说得好。”   说了几句话,两方就告别各走各的了。   这边,田四几人告别谢灵,随即往继续往前走。其中一个妇女看看谢灵的背影,然后轻声说道:“徐家这新媳妇倒是个好的。”   “那可不,也不看是谁保得媒。”这话是田四旁边的田三说得,田三是田四的亲姐姐,而谢灵和徐锐当初订婚就是田四做得中间人。   “嘿,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是徐锐那小子主动看上人家姑娘,然后才让田四做得中间人。是不,田四?”   田四笑笑,说道:“是这样不错。是徐家主动看上谢灵,然后拜托我给两人做得媒。”   “这徐家虽然分家了,但这徐锐小两口还经常去看爹娘。尤其是这新媳妇,我见她去的最勤。不知如此,每次去的时候手里就没空着的时候。别看拿纸包的严严实实的,我猜肯定是好东西,我看弄不准是肉。”   “那刘秋苗对她也不错,你看那俩小丫头天天在秋苗那儿耍。上一次,和秋苗一起呐鞋垫的时候,她还带着两个小丫头,和那两个小丫头亲的很,肯定是当一家人养。”   “唉,你说秋苗这福享的,本来之前徐家分家,大家还笑话人家。结果人家现在反而过得好了,儿子媳妇孝顺,还不用给伺候一家老小,这日子可比以前自在多了。”   “谁说不是呢!”   双方性子都不错,所以才有现在的和睦。这是田四心里的想法,不过也没傻的说出来。   现在不少人羡慕眼红刘秋苗的好日子,都说这家分对了。   但真敢分家的一个也没有,要不就是怕以后老了动不了了儿子儿媳不孝顺,要不就是舍不得手中的权利。   毕竟没分家的时候,婆婆当家负责家里的一切,忙是忙点,但家里所有人都得顺着自己。   要是分家了,手里没钱没粮,谁会搭理你。尤其是,现在的婆婆可不像刘秋苗,大多都喜欢指使媳妇干这个干那个的,谁敢说儿媳妇心里没怨言。   问题很现实,嘴上不说,但大家心里都知道。   谢灵不知道几人的议论,她拎着肉跟在两个闺女身后进了厨房。   厨房里,刘秋苗正在赶面条。   “奶奶,我们来了。”   “奶奶,我来帮你。”   这段时间,秋阳秋月和刘秋苗待的时间最长,称呼也从刚开始地徐奶奶变成奶奶。   现在,刘秋苗是除了谢灵以外,两个闺女最亲的长辈,连徐锐这个正宗的姨夫也比不上。   这会儿,见了刘秋苗两个人叫的亲近。   刘秋苗见了两人,也是笑的开心,见两个小的还要洗手帮忙,笑的越发温和,说道:“你们两个可别来给奶奶添乱,面一会儿就赶好可以下了。”   “那我们可以做什么啊?”   “秋阳秋月帮奶奶看着锅吧,等锅里的水熬了就告诉奶奶一声。”其实,这哪用她们告诉,只不过是刘秋苗不忍两人失望,就随便给两人安排了个事。   果然,秋阳秋月听了立马变得高兴起来。 第69章 徐家日常   谢灵落后两个闺女几步走进厨房, 把纸包放在案板旁边。   “你又往这儿拿干啥子, 上次的还没有吃完。”刘秋苗一看纸包就知道是猪肉。这孩子有个啥好东西不留着,就会往这儿拿。刘秋苗心里熨贴媳妇有心,不过, 还是说了一句。   这小两口刚结婚, 现在又分家了, 刘秋苗就怕俩人不会精打细算过日子, 有个啥也存不住。   所以,这会儿她唠叨开:“有啥好东西得先存着,不要一下就给吃完了,等以后办事真正用到了你们就该着急了。管家方面, 女人终归要比男人细心, 家里的钱粮就得你收着, 这时候可别由着锐子。   锐子每个月从单位领得那点粮食估计他一个人吃就够呛。家里还有没有啦?要是不够就和你几个哥嫂说,和她们拿钱买总比和其他人强。”   谢灵把猪肉放在案板上, 舀了一盆冷水开始洗肉, 听到刘秋苗的话, 笑了笑说道:“还有不少,够几个月的了。”   徐锐单位每个月都发粮食, 不过仅仅徐锐一个人的供应,只有三十斤,不过都是细粮。   所以,谢灵和徐锐加上两个闺女都是早上细粮,晚上粗粮, 配着吃。   一边说着话,谢灵把肉放到案板上。她看看手上的红痕,感觉这水水可真凉啊,谢灵已经好久没有用冷水洗过东西了,凉得手有些红。   “娘,家里的山菇放在哪里?”一边处理肉,谢灵一边问道。   刘秋苗听到她问题,不禁看向谢灵那边,见她把所有的肉都切了,然后惊呼一声,道:“你这大花头,告诉你别切完,你还真就不听。这可是有两斤,切这么多干啥子?”   “这次弄多点,配上山菇和土豆,炖在一起,正好吃面。剩下了也没事,还有晚上和明天呢。”谢灵笑笑,她这次要是不弄完,婆婆该省下来一直存着了。   存个好几天,肉就不好了,人吃着对身体也不好。所以,谢灵干脆把它全做了,婆婆怕坏了浪费也会尽快吃完的。   这是谢灵心里的想法,不过面上还是笑嘻嘻地,说道:“咱们家一大家子呢,咋吃不完,光说徐锐,他那大胃口娘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您儿子有出息,等您下次想吃了,再让他弄。”   听她这么说,刘秋苗真是好气又好笑,肉已经切了,刘秋苗也不再管她,只说道:“山菇在右边的桌子下面,土豆在草袋里,你自己拿。”   “好嘞,您擎等着我的手艺吧。”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徐锐走了进来。   “呦,大忙人回来了。”这是刘秋苗说得,说话时语气里带着埋怨。   徐锐还是一言不发,走进来看看水缸,然后拎着水桶准备去外面打水。   “这孩子”真是,要不是她儿子,她真受不了锐子这性子。   母子间的事情谢灵可不掺和,她没说话,只是埋头做手上的事。   徐锐把水缸填满水,又把厨房里的脏水给倒了,之后洗洗手。   “我去找队长办上户的事了。”这会儿才有时间回复他娘的话。   一旁的谢灵听着有些无语,娘之前问你,你不说,现在办完事才准备说。这是娘重要还是活儿重要?   要是她有这么个儿子,估计也要气死,这情商有些着急。   这么一想,谢灵嘴角弯起。   而正扯面的刘秋苗果然瞪了徐锐一眼,不过想起正事,刘秋苗说道:“给人上户口那事没问题吧?”   徐锐走到谢灵面前夺过她洗土豆的活计,一边回应刘秋苗的话,道:“没问题。”   “那人家没问咱怎么多了个远房亲戚?那亲戚为什么来投靠咱?”刘秋苗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问。”   徐锐话太少,刘秋苗听着不太满意,还是谢灵说道:“娘,徐锐找他的领导说过这件事,估计是人家领导和派出所的同志认识,所以才这么容易。”   说完,碰碰徐锐的胳膊,问道:“是不是这样?”   徐锐一边洗菜,一边说道:“是。”   刘秋苗点点头,把面拿起来放进锅里,说道:“人家之前在部队上帮了你很多,你也要好好报答人家。给人家办好这事,之后人来了你们也得给人安排好住处,能帮得就帮,当然要是超出咱们范围之外得咱也无能为力。”   一边秋阳秋月眼睛看着锅,不时地天天柴火,刘秋苗把面下进锅里,然后看着两人认真的模样,摸摸两人的小脸,说道:“你俩快起来,奶奶在这儿看着就行。”   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   “出去了先洗洗脸和手,你看你俩那小脸熏的。”刘秋苗看看两人的小灰脸,想想两人之前白白净净地小嫩脸,有些心疼,顿时都后悔让两个闺女看火了。   闺女可不像小子,磊磊那小子糙,每天身上在外面耍,身上灰凸凸得,以前捣乱的时候刘秋苗就让他看火。   以前家里没小闺女,她也没注意过这个问题。   秋阳秋月倒不介意,毕竟以前在谢家也帮小姨看过火,两人只仰起小脸朝刘秋苗笑的开心,一点没发觉刘秋苗的情绪。   倒是一旁的谢灵注意到刘秋苗的语气,她笑着道:“俩闺女以前在谢家的时候就帮我看火,两人习惯了。不过,娘,厨房里这个灶台时间长了吧,感觉烟气不太通。”   说完,随即看向两个闺女,温声嘱咐道:“外面盆里有水,就着太阳应该温了,你们俩去洗洗耍吧!”   一旁刘秋苗听到谢灵的话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开始说起灶台的事:“这灶台还是锐子小时候弄得,都这么多年了,也变得老旧了。不过,还能用就将就着用了。”   谢灵说道:“正好下午徐锐没事,让他给您修修吧。”老人闻烟味可不好。   这又不是啥大事,刘秋苗正准备说不用。   这时徐锐也开口说道:“徐文在家,下午我叫上他,把厨房全部修整修整。”厨房确实时间长了。   刘秋苗闻言没再拒绝,这是儿子媳妇的心意,她在拒绝就不好了。   谢灵做了猪肉山菇炖土豆,舍了不少油,照刘秋苗的话说就是:倒这么多油不香才怪。   徐家刘秋苗徐长喜老俩口、谢灵夫妻俩加上两个闺女,吃得饱腾腾得。   面吃没了,菜还有不少,给徐家三兄弟每家送了一碗,然后谢灵把剩下的一大碗菜放在冷水盆里。   提醒刘秋苗道:“娘,您和爹可得早点把菜吃了,虽说这天气不热了,但也得注意。”   刘秋苗点点头,说道:“知道了。”说着,感觉大腿有点疼,停下手中的活计捶捶腿,说道:“以前一直干活的时候腿还不疼,现在闲下来了这腿却疼起来了。”   说着,她自嘲道:“还真不是享福的命。”   现在,刘秋苗在外人眼里非常享福,不用上工不用伺候一家老小,还不用看孩子。   但在徐家四个兄弟还小得时候,刘秋苗却过的艰难。   那会儿上有公公,下有四个儿子,大伯去世后,还得顾着侄子。   所以,刘秋苗和丈夫为了多挣钱,黑天摸地地干重活。   以前一直干着活还看不出来,这不一闲下来反而不好的症状都出来了。   谢灵在一旁安慰:“您可别这么说,娘这毛病早点看出来反而好,要是以后才看出来就晚了。我前几天拿的膏药您也多贴贴,过几天我再给您从医院拿。 是一男一女,两人穿着绿军装,四个口袋的,可不是咱们这种普通同志穿的那种。”   谢灵回过神,笑着道谢,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梁同志,我马上就出去。”   “行,那我先过去了。”   “好。”   “灵灵,你丈夫肯定人很好,要不然转业这么久了,竟然还有战友专门来找他。”   一个星期下来,不仅熟悉的不仅是医院和护士,谢灵和苏芋的关系也变得亲近起来。   关于已经结婚以及家庭情况,谢灵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苏芋已经知道了谢灵的丈夫以前当过兵,转业后,现在在运输公司上班。   苏芋为人质朴,说起话来也十分单纯。   而谢灵听到她这话,噗嗤一笑,仅仅是战友怎么能证明他人好呢!   这是苏芋没见过徐锐,才说这话。要是见了徐锐,说不定就不觉得了。   “苏芋,麻烦你把我的笔记本和笔拿进去了。我去外面看看。”   苏芋接过笔记本和笔,说道:“你快去吧,正好了,我还能借你的笔记本看看。”   每次鲁长敏给她们两人讲解医学知识的时候,两人都拿着笔记本认真做笔记。   可是,谢灵每次记得都比她的全,还详略分明。这点让苏芋十分佩服。   谢灵出了医院大门,看看四周然后走到右前边的大树下。   看到谢灵的身影,顾长勇和刘芳就已经看到她了,见她往这边走,两人也迎上去。   “两位同志好,听医院的工作同志说我丈夫的战友找我。我就赶紧出来。这不一看气质就觉得是您两位找我。”谢灵尽管心里怀疑,但说出的话却是尽显亲近,脸上扬起笑,配上她温和的目光,态度显得十分和善。   这是个长袖善舞的女同志!   这是顾长勇和刘芳两人对徐锐妻子的第一印象。   其实,也就徐锐看谢灵带着高倍滤镜,觉得谢灵聪明但娇嫩需要他的保护。   但在外人看来谢灵是柔中带刚,最会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   起码,在顾长勇和刘芳看来是这样,她们这种人不管严肃也好,温柔也罢,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识人。   不过,两人对谢灵还真讨厌不起来,反而印象不错。   “我们今天来找谢灵同志,是有事求谢灵同志帮忙。”跟聪明人说话,两人也不准备拐弯抹角。刘芳和谢灵一样是女同志,所以由刘芳开口。   在见到两人,也就是自称徐锐战友的两位同志后,谢灵心里就有了底。   不管是不是徐锐的战友,和徐锐关系好不好,但她们应该和徐锐有些渊源。毕竟,两人和她刚开始见徐锐时的气质太像了。   孤独,野性,犀利。甚至包括掩藏的技巧。她刚出来时可完全没注意到两人,可片刻后就发现了。要说她们不是故意的,自己可不相信。   再说,现在在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她们也不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把所有思路在心里过了一遍,谢灵冲两人笑笑,说道:“医院左边那有个木制长椅,咱们就去那儿说吧。”   谢灵和刘芳坐在长椅上,顾长勇站在一边。   “我们和徐锐一个队伍出身,我和他不熟,不过顾长勇和徐锐很熟,两人经常一起出任务。   我们这次来长县,就是想求徐锐一件事。”   谢灵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她说。   “我们老师也就是队伍的总指挥,他的身体有些不太好。现在部队的环境又有些乱,所以我们希望老师能在长县停留一段时间。   甚至于,可以在下面的生产队安家。所以,我们希望徐锐可以帮忙。”   安家,以现在的情况,人口是不能随意变动的,安家也就意味着上户口。可是外来户口是那么随意上的吗?   刘芳说完有些把不准,随即目光看向谢灵,发现她嘴角含着笑,还是十分平静。看不出赞同还是拒绝。   咬咬牙又继续开口:“徐锐当初是老师带进队伍,之后又受到老师的许多的指导和帮助。还有一件事,徐锐可能不知道。他退伍转业,能到运输公司上班也是老师给他动用关系周旋的。   要不然,就算他军衔再高,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待遇。我知道说这些有些不好,我们也没有挟恩图报得意思,但我们是真的希望徐锐可以看在以往的恩情下,帮帮忙。”   谢灵摇摇头,看向刘芳。笑着说道:“刘芳同志,你说了一大通,态度诚恳,语气温和,看似把情况交代了。可是,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比如,这位老师是因为什么好好的医院疗养院不待,非要她们这儿小地方?   让徐锐帮忙会不会牵连到徐锐?      刘芳心里感叹,聪明人就这点不好,最会抓重点。   她十分诚恳地说道:“谢灵同志,其他的事情涉及到一些保密事项,不能和你说。这次来找你,也主要是想让你回去告诉徐锐,和他商量一下。同时也希望你理解,能帮忙劝说一下最好。”   “具体就是这样,徐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谢灵躺在炕上,靠在男人怀里,轻声开口。   “你觉得我在想什么?”徐锐看向怀里的女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回问。   “我觉得你会帮。”   之前那两人不找徐锐来找她说这事,谢灵觉得应该是两人知道徐锐的性子。所以才想进行夫人外交。   可是他们还是不够了解徐锐,更不了解谢灵。   谢灵尊重徐锐的意见,不会因为两人关系亲近就主导徐锐的思想。   而徐锐,确实是冷心冷情,但徐锐注重原则。如果那位老师真的对徐锐有恩,徐锐不会不帮。   所以,她的男人啊,就算性子寡淡,与常人不太相符,但也没有失去做人的基本准则。   徐锐把怀里女人搂的更紧,口中喃喃自语:谢灵,谢灵“我在,怎么了。”被男人抱得有些疼,但谢灵没有抗拒,只温柔地回应。   “我想要你。”   随即,谢灵的“好”字被吞噬在唇齿之间。 第66章 文艺兵   几天后, 顾长勇一行二人低调来到南理生产队。   当初建新房的时候, 徐家的院子建的比较大,院子里依照谢灵的嘱咐,徐锐种上了桃树和樱桃树。   此时, 两个男人站在枯黄的树下。   “徐锐, 真是有谢想到啊!”顾长勇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突然感叹道。   “没想到什么?”虽然帮了他们, 但徐锐并无和他们叙旧的念头, 甚至连见他们都不想见。只不过,欠了教官的人情,他是一定要还清的。   所以,此时此刻徐锐面无表情, 气势冰冷, 一点不像在谢灵面前的舒缓。   “没想到你会帮忙, 没想到你这么快结婚,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出来了。”顾长勇和徐锐除了执行任务以外几乎没有交集, 但要知道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执行任务中。   所以, 他自认对徐锐有几分了解, 徐锐面冷心更冷,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和欲/望, 一点不像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儿。   知道他结婚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乡下结婚早,他不想结,父母也会催。   但是今天见了他,才发现这人在他那位妻子面前和以前相比完全是两个样。   最重要的是气质和精神都有了变化。   他们这种长期在刀口上舔血的人, 表现上看没什么,但其实心里早已变得十分压抑,甚至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生死。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刘芳在执行完一次任务后,经过心里测试和心理辅导,依旧不能恢复正常,后来老师不顾刘芳的反对,就把刘芳转成文艺兵。   可是徐锐现在不一样了,变得有所畏惧,眼睛也不再冷漠。   而那个来源不出意料的话应该就是他那位妻子了。   这样的徐锐真是让他想不到啊!不过,想想这几天和谢灵的接触,她确实是个优秀的女同志。   “你现在再也进不了队伍了!”有所畏惧的兵他见过,但像徐锐这样一双眼睛都在妻子身上的人他却是没见过的。   “是,我执行不了任务了。”徐锐点点头,顾长勇的话他没有反驳。想起谢灵他的神色瞬间柔和下来。   顾长勇听到他这话,彻底笑了起来,说道:“队伍已经没有了,还管能不能进队伍这些干嘛。算了,我和你说说其他事吧!”   “嗯。”   见徐锐又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顾长勇有些好笑。   “徐锐,从以前从现在,你这人都太独了。咱们一起工作两年,怎么说也是战友。以前咱们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太过接触,可是现在,你还是那个鸟样。”   平时严肃沉稳的顾长勇遇到徐锐这块硬石头也话唠起来。   不等徐锐回应,他继续说道:“刘芳在你走之后她就转成了文艺兵,我后来也到了普通部队。两个月前,我和刘芳结婚了。我俩虽然没有那种感情,但相处这么多年亲情也是有的。我们还在部队上,不能离婚,但我觉得这样挺好。”   “刘教官帮过我很多次,我会把刘教官的事情办好。所以,不用你不用这样。”徐锐突然打断顾长勇的话,开口对他说道。   顾长勇严肃沉稳,就算把徐锐当做战友,故友重逢有话要讲,但也不会这么啰嗦。   唯有一点值得他这么套近乎,就是刘教官的事情。   徐锐并不想听他们的事,而已经答应的,既然答应了他就会办好。   顾长勇顿了一下,接着苦笑道:“我都忘了你比我更敏锐。”突然,他又想起老师的叹息:那小子是个天生的猎手,可惜了   院子里气氛沉闷,而堂屋却是一片和谐。   谢灵长袖善舞,见人三分笑,不存恶意。刘芳温和精干,自从转成文艺兵后她周身的气质也变得柔和不少。   两人都带着善意,此时交流起来格外顺利。   “我以前和我爱人还有徐锐他们是一个队伍,所以一年前意外转成文艺兵,我十分不满。不过,后来当文艺兵放了一段时间突然觉得,也挺好的。”刘芳说到这儿,突然有些唏嘘,当时她何止是不满,简直就是抵触极了。   她顾长勇以及徐锐待的队伍,主要是执行一些特级保密任务,一些黑暗的肮脏的任务都由他们来完成。   她执行完一个任务后出现了严重的心理疾病,那时候她正处于严重暴躁的时候,老师还让她转成文艺兵,当时她简直想杀人。   这个杀人不是形容夸张,而是真的要杀人,只不过被老师给制住了。   她清醒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太危险了,要是没有老师,以她当时的状态真的会闯下大祸。   之后她不再抗拒转入文艺队。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当文艺兵也挺好的。   对于她来说轻松至极的训练,更多的则是为将士们表演节目,给予他们精神上的支持。   加上轻松平静的环境,她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一个是纯粹黑暗,无论做多大的贡献都不能为人所知,有的只是军衔上的快速提升。   另一个是纯粹的光明,无论表现得怎么样,都可以得到将士们极大的欢迎和鼓励。   那种感觉太好了,让她彻底爱上了这份职业。   “那你这次也是带着工作来的吧!”谢灵坐在刘芳的旁边,突然说道。   刘芳闻言点点头,说道:“文艺兵也是兵,服从命令执行任务是天职,怎么能擅离职守。这次来长县也是因为北方三大军区要在北方几省招收文艺兵。”   谢灵听到她这话有些惊喜,说道:“文艺兵招收已经开始了吗?生产队的人可以报名吗?”   谢灵此时一脸关切,让刘芳有些讶异,然后开口说道:“已经开始了。我们是考虑过在生产队招人的,也和县招办提过几句,不过不是重点。   而且,最重要的是生产队的人不多不符合条件。”   说道这儿,刘芳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这个时候,文艺兵待遇不错,很多人报名,不过只有几个名额,所以竞争很激烈。包括一些有关系的,也会算在里面。”   就她所知的,长县有五个名额,已经有两个名额被占用了。   “那原则上来说,生产队的女孩儿是可以报名的对吧!”   刘芳点点头,“可以,你有认识的女孩儿想进部队?”   如果谢灵有要她帮忙的事情,她一定尽力帮。   毕竟,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如果徐锐能办成事情,那接下来几年甚至十几年老师都会留在这儿。   她和顾长勇都照顾不到,唯有麻烦谢灵和徐锐。   光靠恩情是不靠谱的,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利益上的交换。   谢灵心里高兴,面上也带着笑意,说道:“出嫁前,我在谢家沟生产队管过宣传队,队里有一个女孩儿唱歌特别好听。她的嗓音条件非常出色,待在乡下可惜了。如果能进部队当文艺兵,也是很好的出路。”   谢灵不像是个说大话的人,而且就算不像谢灵说得那样优秀,只要能看的过去她都能给她弄到文兵队去。   “现在还不晚,我可以给她报上。”刘芳点点头,试着说道。   谢灵摇摇头,有些欣喜又有些犹豫,片刻她开口说道:“这只是我的想法,还不知道那位姑娘和家里人怎么想。得等我问问她们的意见再说。”   刘芳拉住她的手,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她家问问,如果愿意入,正好我看看她的条件,然后给她报上。”   “啊,这不好吧,你们刚来还没坐多久,就让你奔波。”   刘芳摇摇头,手脚利落的拉着谢灵往外走,开口说道:“军人就是遇到什么事就快点做完,哪能拖沓。”   这话,让谢灵不好再拒绝。   走到院子里,谢灵挣脱开刘芳的手,走到徐锐面前。   “我和刘芳骑自行车去谢家沟一趟,你先在家招待顾同志。下午,天气有点凉,带顾同志回家里坐吧。”   徐锐神色柔和,给谢灵整整领子,说道:“好,你去吧,路上小心。晚上我做饭,你早点回来。”   谢灵甜笑道:“好,我早点回来。”   旁边,另外一对夫妻早已目瞪口呆。就去那么一小会儿,这两人活像要几年不见似的。   徐锐和谢灵说完,突然看向刘芳,说道:“刘同志,谢灵没有碰过自行车,所以就麻烦你带她了。”   刘芳:“”这用得着你说?   出了徐家,谢灵给刘芳指路,刘芳带着谢灵往谢家沟去。   下午四点,李春和刚从宣传队排练回来。   正在家里喂鸡,一边给鸡倒食嘴里哼着歌。   “春和?”   突然,她听到一阵喊声,扭过身子看向大门口,然后快速跑向门口。   她一脸惊喜地看向门口的人,笑容满面,开口说道:“谢灵姐,你怎么来我家了?”   谢灵可以说是李春和音乐路上的启蒙导师,去年就算谢灵退出宣传队后,李春和也经常去谢家,或是向谢灵请教一些问题,或是和谢灵谈心。   可以说,她最敬佩的人是谁?毫无疑问是谢灵,最亲近的除了家人也还是谢灵。   所以,此刻见到谢灵李春和的心里除了欣喜还是欣喜。   “我来跟你说件事儿。”谢灵走进门,接过李春和递过来的水,开口说道。   “您有啥事就说,我听着嘞。”李春和给两人倒了水,坐在谢灵的对面,开口说道。   “最近上面来人招文艺兵,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去部队?”此刻,谢灵面上平静,但她心里却有些紧张。   李春和听完直接愣住了?文艺兵?文艺兵?这三个字回荡在她脑海。   半晌后,她开口说道:“我可以吗?我怎么能报?” 第67章 多陪陪她们   在李春和的印象中, 文艺兵穿着庄重的绿军装, 身姿高挑优美,看起来英姿飒爽,绝对是这个年代女孩儿羡慕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 李春和是真的热爱音乐, 而文艺团则是目前最大的舞台, 也是对李春和来说最好的学习深造的平台。   她有些不敢想象, 谢灵姐竟然和她说起这种事情。因为过往谢家沟从没有出过文艺兵。   所以,这时的她面对两人有些愣愣的。   谢灵噗嗤笑开,温声开口:“你怎么不可以,你是我见过唱歌唱的最好的人, 怎么不可以报。不过, 报名时能报上, 但能不能被选上就得看你自己。”   来之前,刘芳的意思她听懂了。只要有刘芳的关系在, 李春和只要基础过得去, 就一定可以被选上。   谢灵不准备拒绝这个人情, 但也不会告诉李春和这件事。   要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选上,李春和就退却了, 谢灵才是真的失望。连一争的信心都没有,这样的人不值得谢灵推荐。   而李春和也没有辜负她的希望,毫不犹豫地猛点头说道:“谢灵姐,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肯定要报。”不报才是傻子。   李春和是大大咧咧的,但她不傻, 以前从来没有过人来生产队招文艺兵。   最近她也没听到消息,只可能是谢灵姐认识人所以才主动给她这个机会。   而跟谢灵姐一起来的旁边穿绿军装的女人,虽然刚刚只介绍了名字没有介绍其他,但李春和感觉应该就是和这个大姐有关。   李春和心中猜测着,而谢灵听到她的回复露出笑容,问道:“不过这种事也算是大事,要不要和你家里人商量一下?”   李春和摇摇头,说道:“我爹我娘还有我奶我弟都不在家,也不用和她们商量,她们要是知道了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现在谁家当了兵可光荣得不得了,更不用说李春和还是文艺兵。   谢灵觉得家里人肯定会不舍李春和走远,又长时间不回家。但不同意肯定不会。   所以她不再考虑这个问题,转而开始向她介绍起刘芳:“刘姐就是负责长县文艺兵的招收,一会儿你可以跟她说说情况,她也会问你一些问题。合适的话就可以定下来。”说话时,谢灵眼神中带着鼓励。   李春和看向刘芳,目光中带着期盼和紧张。-   刘芳没有废话,直接开始问话:   “家庭成分?”   “是贫农。”   “文化程度?”   这个问题问住了李春和,她变得更加紧张,然后有些犹豫地开口:“没上过学。”   刘芳闻言皱眉,这个真是不好办那!   “她之前跟着宣传队的人识字。”   经过谢灵的提醒,李春和眼睛一亮,赶忙说道:“对,我跟着谢灵姐还有小米她们学过不少字。谢灵姐给过我二十张曲谱,曲谱上的歌词我都认得。”   刘芳点点头,这个还有点靠谱。   一旁的谢灵补充道:“春和会看曲谱,学过一些专业地音乐知识。”   刘芳听后有些惊讶,这个可是不常见啊!   点点头表示知道后继续问道:“知道自己的身高和体重吗?”   “啊”这个,李春和挠挠头,这个问题真是问住她了,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高有多重,乡下大多数人都不会在意这个。也没有精准地量过。所以,她摇摇头。   刘芳看向她整个人,李春和明显比谢灵低,但也不算矮。   刘芳仔细打量她片刻,估计了一个数字,一米六左右,应该在标准之上。   至于体重,李春和不属于消瘦型。   “唱几句给我听听。”片刻后,刘芳继续开口。   这个是最简单了,李春和利落点点头,开始唱出声:“万物生长靠太阳”   《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第一句出来,刘芳就眼前一亮,这个声音简直绝了。   沙哑清澈空灵,这个姑娘确实有一副好嗓子。刘芳心中惊喜,这种条件比自己的底线好处好几个度,但刘芳没有打断她。   李春和一旦唱起来,直接进入状态,这时候的她脑海里已经完全没有谢灵刘芳的存在,只一心唱歌。   “雨露滋润禾苗壮不落的太阳。”   李春和以低沉的音调进行收尾,然后才想起屋里的两人,随即看向刘芳,眼神紧张。   而刘芳露出自来到屋里的第一个笑,主动握住李春和的手,温声开口:“李春和同志,你唱歌很有感情,嗓音也很出色。加入文艺团假以时日一定是位优秀的同志。”   最后一句话谢灵也说过,因为李春和的天赋太过明显出众,任何听过她唱歌的专业人员都毫不怀疑。   李春和回握刘芳的手,显得十分激动,刘芳的话显然是对她最好的肯定。   “刘同志,那我这是可以进部队了吗?”   刘芳温和一笑,然后摇摇头,在她紧张的神情下说来说道:“这个得等你去县城体检完才能决定,如果体检过关,那百分之百地没问题。”   李春和激动地使劲儿点头,然后临近握住刘芳的手,说道:“谢谢刘同志。”   然后又看向一旁的谢灵,说道:“谢灵姐,真的太感谢你了。”   李春和此时心中充满感恩,她觉得自从加入宣传队起就处处充满惊喜。   而这一切她最感谢的人就是谢灵了。   说完正事,谢灵和刘芳待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   晚饭,刘芳和顾长勇没在徐家吃直接离开了。   借口是刘芳急着回去工作,至于真正的原因,到底是嫌谢灵夫妻俩都腻歪,还是看出徐锐的不欢迎,只有他们心里知道了。   今天是周六,谢灵不用去医院学习,徐锐不用上班,明天也是休息时间。   所以,两人吃过饭后,谢灵去西屋哄两个闺女睡觉,而徐锐则负责洗锅。   不到十一月,但谢灵早早地就给两个闺女的炕生起了火。   给两个闺女讲完睡前故事,然后摸摸两人的头,对她们温柔一笑,开口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秋阳秋月该睡觉了。”   “小姨,我们今天不想这么早睡。”秋阳躺在暖呼呼的炕上,看向坐在炕边的谢灵说道。   躺在姐姐里边的秋月赞同地点点头,附和姐姐说得话。   谢灵给两个闺女盖好被子,闻言,随口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想这么早睡觉?”   秋阳睁着大眼睛,说道:“星期一到星期五小姨都要早早去县城工作,都没有时间陪我们。可是明天小姨不用早起,所以我们要和小姨多说一会儿话。”   秋月也嘟着嘴开口:“小姨现在和姨夫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了,白天工作,晚上就光顾着陪小姨夫了,都没时间陪我们。”   两人的童言稚语只是单纯的表示不满,想让谢灵多和她们待一会儿。   但是,谢灵听完她们的话,脸瞬间爆红,晚上光顾着陪徐锐!!!   今天还不到八点就哄两个闺女睡觉,还不是因为周一到周五谢灵要早起,而明天谢灵可以睡懒觉,所以他们打算   “今天让你们早点睡,是因为小姨想让你们养好精神。明天咱们一家去奶奶那里吃饭。小姨也多陪陪你们。”   秋阳秋月听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去奶奶家吃饭这个还不稀奇,因为两个人这段时间中午一直在刘秋苗老俩口那吃饭。   可谢灵后面那句多陪陪她们则让她们心里高兴极了。   谢灵看到两个闺女脸上高兴奋色彩,她心里有些愧疚,最近因为忙着在医院学习,都没好好陪过她们。   见两个闺女乖乖闭上眼睛,谢灵亲亲两个闺女额头,温声说道:“睡吧,小姨明天陪你们耍。”   走出西屋,徐锐正好把堂屋门插好。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往睡觉的屋子走去。   这几天一直惦记着谢灵早起,徐锐怕她累着,所以两人一直没有亲热。   现在没有了时间的拘束,两人又食髓知味,不再控制欲/望。   徐锐结婚时,徐良才给他的小黄/书,他一直没有扔掉。   这晚,徐锐彻底对里面的内容进行了实践,谢灵被他折磨得不上不下。   “徐锐,你”此时,谢灵早已经变得昏昏沉沉,但可能对徐锐的怨念太过强烈,躺在炕上,嘴唇微张。   双手搂着徐锐的肩膀,在他耳边骂道。“你混蛋”   嘴上骂着,但那一双眼睛却迷离动人,身体娇软,徐锐看着身下的人,目光变得痴迷。   然后,亲亲她的眼睛,随即接着继续未完的动作。   两人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此时谢灵早已经提不起任何力气,眼睛也睁不开。全程由徐锐给她擦洗身子,换上新的内裤和睡衣。   被子上铺着的床单上面,早已混乱不堪,徐锐把床单扯掉。把谢灵放在被子里面。   谢灵躺在温暖的被子里,她下意识地往外挪了挪。   徐锐注意到她的动作,不自觉地轻笑,然后把她搂在怀里,亲亲她的脸,温声说道:“睡吧。”   第二天,早上六点,徐锐的生物钟自动响起,然后瞬间清醒。 第68章 户口   徐锐没有打扰谢灵, 放轻动作, 穿上衣服起身。-   简单洗漱后,去了厨房,从箱里拿出三个鸡蛋, 准备给谢灵和两个闺女煮鸡蛋吃。   做上水突然想起谢灵的话, 然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鸡蛋也给自己煮了一个。   自从谢灵出嫁, 谢家的锅就被她拿到了徐家。加上徐锐买的新锅一共有两个锅。   为了方便, 徐锐干脆给厨房建了两个灶台,反正有他在徐家的柴火不怕烧没。   一个锅煮鸡蛋另一个锅徐锐滚了小米粥配上红薯和疙瘩。   疙瘩里面被徐锐放了红糖,最后调了个白菜。   早饭很快做好,徐锐舀上饭先吃。   随后, 他把饭温到灶上, 进了卧室。   东屋, 谢灵还在熟睡,徐锐给她盖盖被子, 然后从柜子里给她拿出一套衣服放到炕边的桌子上。   “我去办上户口的事了。中午你先带着两个闺女去娘那儿, 我回来就去找你。”徐锐没上完初中就不念了, 但徐锐的一手钢笔字却是好极了,凌厉大气和他本人很像。   写纸条是谢灵和徐锐的约定, 谁要是出去办事另一个人如果不知道,就留下一张纸条,好让另一个人心中有数。   把纸条压在谢灵衣服的一角,然后转身离开。   徐锐当兵四年,后面两年刘建作为他的教官和直接上属, 帮了徐锐很多,甚至最后的转业。   虽然刘建没有对他说,但徐锐也能猜到是刘建在最后周璇,要不然以当时的情况,他不可能被转到运输公司。   所以,在谢灵跟他说了这件事后,徐锐心中就有了决定。   之后他就问过梁丰年给外地人办户口之类的情况。   梁丰年盘踞长县多年,人脉关系不是他可以相比的。这种事情问他更加靠谱。   经过了解才知道,以目前的大环境,给外地人转户口,说麻烦也不麻烦,只要有关系加上理由正当,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梁丰年作为运输公司运输部主任,物资大多不缺,但徐锐前几天找梁丰年问情况的时候还是准备了一斤白糖。   就像谢灵说得,人家不缺是人家的事,但他们必须要尽自己的心意。   徐锐到了队长王晋军家,王晋军已经收拾妥当。   看见徐锐,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锐子来了,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徐锐点点头,说道:“麻烦王叔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大前门,递给王晋军,说道:“叔,这是给您的。你拿着抽。”   大前门当然也是谢灵准备得,在这之前谢灵专门问过刘秋苗,队长的喜好。   徐锐虽说性子冷,但作为队里少有的当过兵又在城里上班的人,很受队里长辈们的待见。王晋军作为队长,也不例外。加上和徐锐他爹徐长喜是老伙计,这会儿也不客气,爽利地接过烟,笑容更大,开口道:“你这小子可比以前有人气多了。”   “对了,锐子啊,那派出所确定行吧!”王晋军在生产队一言九鼎,厉害得很,但面对公社干部,就算是派出所这种工作人员还是很客气得。   前几天锐子跟他说要给徐家的一个外地远方亲戚在南理上户口。   以他和长喜的关系,加上徐锐的面子,他肯定同意。就是怕人派出所不给办。   虽说徐锐已经说过能行,但王晋军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派出所的同志可严厉得很。   这话王晋军问过好几遍,不过徐锐没有不耐烦,开口说道:“放心吧,叔,是我上面的主任给介绍的人。”   徐锐回来南理一年多,队里人只知道他在城里运输公司上班,但具体职位除了徐家众人其他人还真不清楚。   这也是刘秋苗的嘱咐,不让他们说出去。一来是低调,二也是为了避免麻烦。   不过,在队里人看来就算是普通工人也很厉害了。   现在王晋军听到徐锐的说法,立刻就放心了,锐子的上属那可是领导,人家办事肯定行,说道:“那肯定能行。”   果然,去了派出所上户口的时候,当徐锐说出梁丰年和他的名字,那人根本没有多问。更没有提出本人必须在场的要求。   只问了一些基本信息,就把刘建的户口给办下来了。   这边事情办的顺利,徐家,谢灵才醒来。   谢灵躺在炕上伸了个懒腰,然后穿好衣服起身,看了看徐锐留得纸条,然后走出屋子。   堂屋,秋阳秋月正在坐在桌子前看小人书。两人一人拿着一本,坐在板凳上,身子坐得笔直,头低着,聚精会神看着手里的小人书。   谢灵走过去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吃饭了没?”   秋阳秋月闻言抬起头,看见谢灵,然后嘟着嘴说道:“小姨,现在都十点多了。我们七点就起来了。”   “是小姨太懒了。”谢灵有些惭愧,排除昨晚太过折腾的原因,谢灵确实喜欢睡懒觉。大多时候还没两个闺女起的早。   “小姨,姨夫不知道多会儿就出去了。但是他给咱们留了饭,小姨快去吃吧!”   谢灵洗漱完,简单吃了饭把锅洗了,教两个闺女认了会儿字儿,然后带着两个闺女去了徐家老俩口那儿。   谢灵和徐锐周一到周五都要去县城,没有时间来看两位老人,两个闺女白天还要拜托两老照顾。   所以,每个周六周日都会和老俩口一起吃饭。   去的时候谢灵把之前徐锐从单位里带的两斤猪肉都拎在手里。   前面两个闺女蹦蹦跳跳,谢灵拎着猪肉走在后面。   路上不时地遇上熟人。   “灵灵又去你婆婆那儿啊?”田四和几个妇女从前面走过来,看见谢灵笑着打起招呼。   谢灵笑的温和,说道:“是啊,去婆婆家蹭个饭。婶子们这是去哪?”   田四和几个妇女都是笑容满面,一看就是有喜事的样子。听到谢灵的问题,她们也不隐瞒,再说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事儿,所以开口回道:“给徐老大说亲去嘞!”   谢灵心里惊讶,给徐老大说亲?她记得徐老大好像三十多岁,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现在说亲?是不是有点晚了,不过一想想对方木匠的职业,说亲还是比较容易的。   “今天可是个好天气,办啥事都能成嘞!”谢灵面上笑着说道。   “哈哈,灵灵这话说得好。”   说了几句话,两方就告别各走各的了。   这边,田四几人告别谢灵,随即往继续往前走。其中一个妇女看看谢灵的背影,然后轻声说道:“徐家这新媳妇倒是个好的。”   “那可不,也不看是谁保得媒。”这话是田四旁边的田三说得,田三是田四的亲姐姐,而谢灵和徐锐当初订婚就是田四做得中间人。   “嘿,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是徐锐那小子主动看上人家姑娘,然后才让田四做得中间人。是不,田四?”   田四笑笑,说道:“是这样不错。是徐家主动看上谢灵,然后拜托我给两人做得媒。”   “这徐家虽然分家了,但这徐锐小两口还经常去看爹娘。尤其是这新媳妇,我见她去的最勤。不知如此,每次去的时候手里就没空着的时候。别看拿纸包的严严实实的,我猜肯定是好东西,我看弄不准是肉。”   “那刘秋苗对她也不错,你看那俩小丫头天天在秋苗那儿耍。上一次,和秋苗一起呐鞋垫的时候,她还带着两个小丫头,和那两个小丫头亲的很,肯定是当一家人养。”   “唉,你说秋苗这福享的,本来之前徐家分家,大家还笑话人家。结果人家现在反而过得好了,儿子媳妇孝顺,还不用给伺候一家老小,这日子可比以前自在多了。”   “谁说不是呢!”   双方性子都不错,所以才有现在的和睦。这是田四心里的想法,不过也没傻的说出来。   现在不少人羡慕眼红刘秋苗的好日子,都说这家分对了。   但真敢分家的一个也没有,要不就是怕以后老了动不了了儿子儿媳不孝顺,要不就是舍不得手中的权利。   毕竟没分家的时候,婆婆当家负责家里的一切,忙是忙点,但家里所有人都得顺着自己。   要是分家了,手里没钱没粮,谁会搭理你。尤其是,现在的婆婆可不像刘秋苗,大多都喜欢指使媳妇干这个干那个的,谁敢说儿媳妇心里没怨言。   问题很现实,嘴上不说,但大家心里都知道。   谢灵不知道几人的议论,她拎着肉跟在两个闺女身后进了厨房。   厨房里,刘秋苗正在赶面条。   “奶奶,我们来了。”   “奶奶,我来帮你。”   这段时间,秋阳秋月和刘秋苗待的时间最长,称呼也从刚开始地徐奶奶变成奶奶。   现在,刘秋苗是除了谢灵以外,两个闺女最亲的长辈,连徐锐这个正宗的姨夫也比不上。   这会儿,见了刘秋苗两个人叫的亲近。   刘秋苗见了两人,也是笑的开心,见两个小的还要洗手帮忙,笑的越发温和,说道:“你们两个可别来给奶奶添乱,面一会儿就赶好可以下了。”   “那我们可以做什么啊?”   “秋阳秋月帮奶奶看着锅吧,等锅里的水熬了就告诉奶奶一声。”其实,这哪用她们告诉,只不过是刘秋苗不忍两人失望,就随便给两人安排了个事。   果然,秋阳秋月听了立马变得高兴起来。 第69章 徐家日常   谢灵落后两个闺女几步走进厨房, 把纸包放在案板旁边。   “你又往这儿拿干啥子, 上次的还没有吃完。”刘秋苗一看纸包就知道是猪肉。这孩子有个啥好东西不留着,就会往这儿拿。刘秋苗心里熨贴媳妇有心,不过, 还是说了一句。   这小两口刚结婚, 现在又分家了, 刘秋苗就怕俩人不会精打细算过日子, 有个啥也存不住。   所以,这会儿她唠叨开:“有啥好东西得先存着,不要一下就给吃完了,等以后办事真正用到了你们就该着急了。管家方面, 女人终归要比男人细心, 家里的钱粮就得你收着, 这时候可别由着锐子。   锐子每个月从单位领得那点粮食估计他一个人吃就够呛。家里还有没有啦?要是不够就和你几个哥嫂说,和她们拿钱买总比和其他人强。”   谢灵把猪肉放在案板上, 舀了一盆冷水开始洗肉, 听到刘秋苗的话, 笑了笑说道:“还有不少,够几个月的了。”   徐锐单位每个月都发粮食, 不过仅仅徐锐一个人的供应,只有三十斤,不过都是细粮。   所以,谢灵和徐锐加上两个闺女都是早上细粮,晚上粗粮, 配着吃。   一边说着话,谢灵把肉放到案板上。她看看手上的红痕,感觉这水水可真凉啊,谢灵已经好久没有用冷水洗过东西了,凉得手有些红。   “娘,家里的山菇放在哪里?”一边处理肉,谢灵一边问道。   刘秋苗听到她问题,不禁看向谢灵那边,见她把所有的肉都切了,然后惊呼一声,道:“你这大花头,告诉你别切完,你还真就不听。这可是有两斤,切这么多干啥子?”   “这次弄多点,配上山菇和土豆,炖在一起,正好吃面。剩下了也没事,还有晚上和明天呢。”谢灵笑笑,她这次要是不弄完,婆婆该省下来一直存着了。   存个好几天,肉就不好了,人吃着对身体也不好。所以,谢灵干脆把它全做了,婆婆怕坏了浪费也会尽快吃完的。   这是谢灵心里的想法,不过面上还是笑嘻嘻地,说道:“咱们家一大家子呢,咋吃不完,光说徐锐,他那大胃口娘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您儿子有出息,等您下次想吃了,再让他弄。”   听她这么说,刘秋苗真是好气又好笑,肉已经切了,刘秋苗也不再管她,只说道:“山菇在右边的桌子下面,土豆在草袋里,你自己拿。”   “好嘞,您擎等着我的手艺吧。”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徐锐走了进来。   “呦,大忙人回来了。”这是刘秋苗说得,说话时语气里带着埋怨。   徐锐还是一言不发,走进来看看水缸,然后拎着水桶准备去外面打水。   “这孩子”真是,要不是她儿子,她真受不了锐子这性子。   母子间的事情谢灵可不掺和,她没说话,只是埋头做手上的事。   徐锐把水缸填满水,又把厨房里的脏水给倒了,之后洗洗手。   “我去找队长办上户的事了。”这会儿才有时间回复他娘的话。   一旁的谢灵听着有些无语,娘之前问你,你不说,现在办完事才准备说。这是娘重要还是活儿重要?   要是她有这么个儿子,估计也要气死,这情商有些着急。   这么一想,谢灵嘴角弯起。   而正扯面的刘秋苗果然瞪了徐锐一眼,不过想起正事,刘秋苗说道:“给人上户口那事没问题吧?”   徐锐走到谢灵面前夺过她洗土豆的活计,一边回应刘秋苗的话,道:“没问题。”   “那人家没问咱怎么多了个远房亲戚?那亲戚为什么来投靠咱?”刘秋苗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问。”   徐锐话太少,刘秋苗听着不太满意,还是谢灵说道:“娘,徐锐找他的领导说过这件事,估计是人家领导和派出所的同志认识,所以才这么容易。”   说完,碰碰徐锐的胳膊,问道:“是不是这样?”   徐锐一边洗菜,一边说道:“是。”   刘秋苗点点头,把面拿起来放进锅里,说道:“人家之前在部队上帮了你很多,你也要好好报答人家。给人家办好这事,之后人来了你们也得给人安排好住处,能帮得就帮,当然要是超出咱们范围之外得咱也无能为力。”   一边秋阳秋月眼睛看着锅,不时地天天柴火,刘秋苗把面下进锅里,然后看着两人认真的模样,摸摸两人的小脸,说道:“你俩快起来,奶奶在这儿看着就行。”   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   “出去了先洗洗脸和手,你看你俩那小脸熏的。”刘秋苗看看两人的小灰脸,想想两人之前白白净净地小嫩脸,有些心疼,顿时都后悔让两个闺女看火了。   闺女可不像小子,磊磊那小子糙,每天身上在外面耍,身上灰凸凸得,以前捣乱的时候刘秋苗就让他看火。   以前家里没小闺女,她也没注意过这个问题。   秋阳秋月倒不介意,毕竟以前在谢家也帮小姨看过火,两人只仰起小脸朝刘秋苗笑的开心,一点没发觉刘秋苗的情绪。   倒是一旁的谢灵注意到刘秋苗的语气,她笑着道:“俩闺女以前在谢家的时候就帮我看火,两人习惯了。不过,娘,厨房里这个灶台时间长了吧,感觉烟气不太通。”   说完,随即看向两个闺女,温声嘱咐道:“外面盆里有水,就着太阳应该温了,你们俩去洗洗耍吧!”   一旁刘秋苗听到谢灵的话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开始说起灶台的事:“这灶台还是锐子小时候弄得,都这么多年了,也变得老旧了。不过,还能用就将就着用了。”   谢灵说道:“正好下午徐锐没事,让他给您修修吧。”老人闻烟味可不好。   这又不是啥大事,刘秋苗正准备说不用。   这时徐锐也开口说道:“徐文在家,下午我叫上他,把厨房全部修整修整。”厨房确实时间长了。   刘秋苗闻言没再拒绝,这是儿子媳妇的心意,她在拒绝就不好了。   谢灵做了猪肉山菇炖土豆,舍了不少油,照刘秋苗的话说就是:倒这么多油不香才怪。   徐家刘秋苗徐长喜老俩口、谢灵夫妻俩加上两个闺女,吃得饱腾腾得。   面吃没了,菜还有不少,给徐家三兄弟每家送了一碗,然后谢灵把剩下的一大碗菜放在冷水盆里。   提醒刘秋苗道:“娘,您和爹可得早点把菜吃了,虽说这天气不热了,但也得注意。”   刘秋苗点点头,说道:“知道了。”说着,感觉大腿有点疼,停下手中的活计捶捶腿,说道:“以前一直干活的时候腿还不疼,现在闲下来了这腿却疼起来了。”   说着,她自嘲道:“还真不是享福的命。”   现在,刘秋苗在外人眼里非常享福,不用上工不用伺候一家老小,还不用看孩子。   但在徐家四个兄弟还小得时候,刘秋苗却过的艰难。   那会儿上有公公,下有四个儿子,大伯去世后,还得顾着侄子。   所以,刘秋苗和丈夫为了多挣钱,黑天摸地地干重活。   以前一直干着活还看不出来,这不一闲下来反而不好的症状都出来了。   谢灵在一旁安慰:“您可别这么说,娘这毛病早点看出来反而好,要是以后才看出来就晚了。我前几天拿的膏药您也多贴贴,过几天我再给您从医院拿。

Ķ(188) | (3) | ת(14) |
Щʲôɣ~~

ѦǷ2019-10-23

Ź是一男一女,两人穿着绿军装,四个口袋的,可不是咱们这种普通同志穿的那种。”   谢灵回过神,笑着道谢,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梁同志,我马上就出去。”   “行,那我先过去了。”   “好。”   “灵灵,你丈夫肯定人很好,要不然转业这么久了,竟然还有战友专门来找他。”   一个星期下来,不仅熟悉的不仅是医院和护士,谢灵和苏芋的关系也变得亲近起来。   关于已经结婚以及家庭情况,谢灵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苏芋已经知道了谢灵的丈夫以前当过兵,转业后,现在在运输公司上班。   苏芋为人质朴,说起话来也十分单纯。   而谢灵听到她这话,噗嗤一笑,仅仅是战友怎么能证明他人好呢!   这是苏芋没见过徐锐,才说这话。要是见了徐锐,说不定就不觉得了。   “苏芋,麻烦你把我的笔记本和笔拿进去了。我去外面看看。”   苏芋接过笔记本和笔,说道:“你快去吧,正好了,我还能借你的笔记本看看。”   每次鲁长敏给她们两人讲解医学知识的时候,两人都拿着笔记本认真做笔记。   可是,谢灵每次记得都比她的全,还详略分明。这点让苏芋十分佩服。   谢灵出了医院大门,看看四周然后走到右前边的大树下。   看到谢灵的身影,顾长勇和刘芳就已经看到她了,见她往这边走,两人也迎上去。   “两位同志好,听医院的工作同志说我丈夫的战友找我。我就赶紧出来。这不一看气质就觉得是您两位找我。”谢灵尽管心里怀疑,但说出的话却是尽显亲近,脸上扬起笑,配上她温和的目光,态度显得十分和善。   这是个长袖善舞的女同志!   这是顾长勇和刘芳两人对徐锐妻子的第一印象。   其实,也就徐锐看谢灵带着高倍滤镜,觉得谢灵聪明但娇嫩需要他的保护。   但在外人看来谢灵是柔中带刚,最会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   起码,在顾长勇和刘芳看来是这样,她们这种人不管严肃也好,温柔也罢,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识人。   不过,两人对谢灵还真讨厌不起来,反而印象不错。   “我们今天来找谢灵同志,是有事求谢灵同志帮忙。”跟聪明人说话,两人也不准备拐弯抹角。刘芳和谢灵一样是女同志,所以由刘芳开口。   在见到两人,也就是自称徐锐战友的两位同志后,谢灵心里就有了底。   不管是不是徐锐的战友,和徐锐关系好不好,但她们应该和徐锐有些渊源。毕竟,两人和她刚开始见徐锐时的气质太像了。   孤独,野性,犀利。甚至包括掩藏的技巧。她刚出来时可完全没注意到两人,可片刻后就发现了。要说她们不是故意的,自己可不相信。   再说,现在在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她们也不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把所有思路在心里过了一遍,谢灵冲两人笑笑,说道:“医院左边那有个木制长椅,咱们就去那儿说吧。”   谢灵和刘芳坐在长椅上,顾长勇站在一边。   “我们和徐锐一个队伍出身,我和他不熟,不过顾长勇和徐锐很熟,两人经常一起出任务。   我们这次来长县,就是想求徐锐一件事。”   谢灵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她说。   “我们老师也就是队伍的总指挥,他的身体有些不太好。现在部队的环境又有些乱,所以我们希望老师能在长县停留一段时间。   甚至于,可以在下面的生产队安家。所以,我们希望徐锐可以帮忙。”   安家,以现在的情况,人口是不能随意变动的,安家也就意味着上户口。可是外来户口是那么随意上的吗?   刘芳说完有些把不准,随即目光看向谢灵,发现她嘴角含着笑,还是十分平静。看不出赞同还是拒绝。   咬咬牙又继续开口:“徐锐当初是老师带进队伍,之后又受到老师的许多的指导和帮助。还有一件事,徐锐可能不知道。他退伍转业,能到运输公司上班也是老师给他动用关系周旋的。   要不然,就算他军衔再高,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待遇。我知道说这些有些不好,我们也没有挟恩图报得意思,但我们是真的希望徐锐可以看在以往的恩情下,帮帮忙。”   谢灵摇摇头,看向刘芳。笑着说道:“刘芳同志,你说了一大通,态度诚恳,语气温和,看似把情况交代了。可是,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比如,这位老师是因为什么好好的医院疗养院不待,非要她们这儿小地方?   让徐锐帮忙会不会牵连到徐锐?      刘芳心里感叹,聪明人就这点不好,最会抓重点。   她十分诚恳地说道:“谢灵同志,其他的事情涉及到一些保密事项,不能和你说。这次来找你,也主要是想让你回去告诉徐锐,和他商量一下。同时也希望你理解,能帮忙劝说一下最好。”   “具体就是这样,徐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谢灵躺在炕上,靠在男人怀里,轻声开口。   “你觉得我在想什么?”徐锐看向怀里的女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回问。   “我觉得你会帮。”   之前那两人不找徐锐来找她说这事,谢灵觉得应该是两人知道徐锐的性子。所以才想进行夫人外交。   可是他们还是不够了解徐锐,更不了解谢灵。   谢灵尊重徐锐的意见,不会因为两人关系亲近就主导徐锐的思想。   而徐锐,确实是冷心冷情,但徐锐注重原则。如果那位老师真的对徐锐有恩,徐锐不会不帮。   所以,她的男人啊,就算性子寡淡,与常人不太相符,但也没有失去做人的基本准则。   徐锐把怀里女人搂的更紧,口中喃喃自语:谢灵,谢灵“我在,怎么了。”被男人抱得有些疼,但谢灵没有抗拒,只温柔地回应。   “我想要你。”   随即,谢灵的“好”字被吞噬在唇齿之间。 第66章 文艺兵   几天后, 顾长勇一行二人低调来到南理生产队。   当初建新房的时候, 徐家的院子建的比较大,院子里依照谢灵的嘱咐,徐锐种上了桃树和樱桃树。   此时, 两个男人站在枯黄的树下。   “徐锐, 真是有谢想到啊!”顾长勇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突然感叹道。   “没想到什么?”虽然帮了他们, 但徐锐并无和他们叙旧的念头, 甚至连见他们都不想见。只不过,欠了教官的人情,他是一定要还清的。   所以,此时此刻徐锐面无表情, 气势冰冷, 一点不像在谢灵面前的舒缓。   “没想到你会帮忙, 没想到你这么快结婚,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出来了。”顾长勇和徐锐除了执行任务以外几乎没有交集, 但要知道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执行任务中。   所以, 他自认对徐锐有几分了解, 徐锐面冷心更冷,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和欲/望, 一点不像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儿。   知道他结婚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乡下结婚早,他不想结,父母也会催。   但是今天见了他,才发现这人在他那位妻子面前和以前相比完全是两个样。   最重要的是气质和精神都有了变化。   他们这种长期在刀口上舔血的人, 表现上看没什么,但其实心里早已变得十分压抑,甚至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生死。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刘芳在执行完一次任务后,经过心里测试和心理辅导,依旧不能恢复正常,后来老师不顾刘芳的反对,就把刘芳转成文艺兵。   可是徐锐现在不一样了,变得有所畏惧,眼睛也不再冷漠。   而那个来源不出意料的话应该就是他那位妻子了。   这样的徐锐真是让他想不到啊!不过,想想这几天和谢灵的接触,她确实是个优秀的女同志。   “你现在再也进不了队伍了!”有所畏惧的兵他见过,但像徐锐这样一双眼睛都在妻子身上的人他却是没见过的。   “是,我执行不了任务了。”徐锐点点头,顾长勇的话他没有反驳。想起谢灵他的神色瞬间柔和下来。   顾长勇听到他这话,彻底笑了起来,说道:“队伍已经没有了,还管能不能进队伍这些干嘛。算了,我和你说说其他事吧!”   “嗯。”   见徐锐又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顾长勇有些好笑。   “徐锐,从以前从现在,你这人都太独了。咱们一起工作两年,怎么说也是战友。以前咱们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太过接触,可是现在,你还是那个鸟样。”   平时严肃沉稳的顾长勇遇到徐锐这块硬石头也话唠起来。   不等徐锐回应,他继续说道:“刘芳在你走之后她就转成了文艺兵,我后来也到了普通部队。两个月前,我和刘芳结婚了。我俩虽然没有那种感情,但相处这么多年亲情也是有的。我们还在部队上,不能离婚,但我觉得这样挺好。”   “刘教官帮过我很多次,我会把刘教官的事情办好。所以,不用你不用这样。”徐锐突然打断顾长勇的话,开口对他说道。   顾长勇严肃沉稳,就算把徐锐当做战友,故友重逢有话要讲,但也不会这么啰嗦。   唯有一点值得他这么套近乎,就是刘教官的事情。   徐锐并不想听他们的事,而已经答应的,既然答应了他就会办好。   顾长勇顿了一下,接着苦笑道:“我都忘了你比我更敏锐。”突然,他又想起老师的叹息:那小子是个天生的猎手,可惜了   院子里气氛沉闷,而堂屋却是一片和谐。   谢灵长袖善舞,见人三分笑,不存恶意。刘芳温和精干,自从转成文艺兵后她周身的气质也变得柔和不少。   两人都带着善意,此时交流起来格外顺利。   “我以前和我爱人还有徐锐他们是一个队伍,所以一年前意外转成文艺兵,我十分不满。不过,后来当文艺兵放了一段时间突然觉得,也挺好的。”刘芳说到这儿,突然有些唏嘘,当时她何止是不满,简直就是抵触极了。   她顾长勇以及徐锐待的队伍,主要是执行一些特级保密任务,一些黑暗的肮脏的任务都由他们来完成。   她执行完一个任务后出现了严重的心理疾病,那时候她正处于严重暴躁的时候,老师还让她转成文艺兵,当时她简直想杀人。   这个杀人不是形容夸张,而是真的要杀人,只不过被老师给制住了。   她清醒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太危险了,要是没有老师,以她当时的状态真的会闯下大祸。   之后她不再抗拒转入文艺队。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当文艺兵也挺好的。   对于她来说轻松至极的训练,更多的则是为将士们表演节目,给予他们精神上的支持。   加上轻松平静的环境,她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一个是纯粹黑暗,无论做多大的贡献都不能为人所知,有的只是军衔上的快速提升。   另一个是纯粹的光明,无论表现得怎么样,都可以得到将士们极大的欢迎和鼓励。   那种感觉太好了,让她彻底爱上了这份职业。   “那你这次也是带着工作来的吧!”谢灵坐在刘芳的旁边,突然说道。   刘芳闻言点点头,说道:“文艺兵也是兵,服从命令执行任务是天职,怎么能擅离职守。这次来长县也是因为北方三大军区要在北方几省招收文艺兵。”   谢灵听到她这话有些惊喜,说道:“文艺兵招收已经开始了吗?生产队的人可以报名吗?”   谢灵此时一脸关切,让刘芳有些讶异,然后开口说道:“已经开始了。我们是考虑过在生产队招人的,也和县招办提过几句,不过不是重点。   而且,最重要的是生产队的人不多不符合条件。”   说道这儿,刘芳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这个时候,文艺兵待遇不错,很多人报名,不过只有几个名额,所以竞争很激烈。包括一些有关系的,也会算在里面。”   就她所知的,长县有五个名额,已经有两个名额被占用了。   “那原则上来说,生产队的女孩儿是可以报名的对吧!”   刘芳点点头,“可以,你有认识的女孩儿想进部队?”   如果谢灵有要她帮忙的事情,她一定尽力帮。   毕竟,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如果徐锐能办成事情,那接下来几年甚至十几年老师都会留在这儿。   她和顾长勇都照顾不到,唯有麻烦谢灵和徐锐。   光靠恩情是不靠谱的,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利益上的交换。   谢灵心里高兴,面上也带着笑意,说道:“出嫁前,我在谢家沟生产队管过宣传队,队里有一个女孩儿唱歌特别好听。她的嗓音条件非常出色,待在乡下可惜了。如果能进部队当文艺兵,也是很好的出路。”   谢灵不像是个说大话的人,而且就算不像谢灵说得那样优秀,只要能看的过去她都能给她弄到文兵队去。   “现在还不晚,我可以给她报上。”刘芳点点头,试着说道。   谢灵摇摇头,有些欣喜又有些犹豫,片刻她开口说道:“这只是我的想法,还不知道那位姑娘和家里人怎么想。得等我问问她们的意见再说。”   刘芳拉住她的手,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她家问问,如果愿意入,正好我看看她的条件,然后给她报上。”   “啊,这不好吧,你们刚来还没坐多久,就让你奔波。”   刘芳摇摇头,手脚利落的拉着谢灵往外走,开口说道:“军人就是遇到什么事就快点做完,哪能拖沓。”   这话,让谢灵不好再拒绝。   走到院子里,谢灵挣脱开刘芳的手,走到徐锐面前。   “我和刘芳骑自行车去谢家沟一趟,你先在家招待顾同志。下午,天气有点凉,带顾同志回家里坐吧。”   徐锐神色柔和,给谢灵整整领子,说道:“好,你去吧,路上小心。晚上我做饭,你早点回来。”   谢灵甜笑道:“好,我早点回来。”   旁边,另外一对夫妻早已目瞪口呆。就去那么一小会儿,这两人活像要几年不见似的。   徐锐和谢灵说完,突然看向刘芳,说道:“刘同志,谢灵没有碰过自行车,所以就麻烦你带她了。”   刘芳:“”这用得着你说?   出了徐家,谢灵给刘芳指路,刘芳带着谢灵往谢家沟去。   下午四点,李春和刚从宣传队排练回来。   正在家里喂鸡,一边给鸡倒食嘴里哼着歌。   “春和?”   突然,她听到一阵喊声,扭过身子看向大门口,然后快速跑向门口。   她一脸惊喜地看向门口的人,笑容满面,开口说道:“谢灵姐,你怎么来我家了?”   谢灵可以说是李春和音乐路上的启蒙导师,去年就算谢灵退出宣传队后,李春和也经常去谢家,或是向谢灵请教一些问题,或是和谢灵谈心。   可以说,她最敬佩的人是谁?毫无疑问是谢灵,最亲近的除了家人也还是谢灵。   所以,此刻见到谢灵李春和的心里除了欣喜还是欣喜。   “我来跟你说件事儿。”谢灵走进门,接过李春和递过来的水,开口说道。   “您有啥事就说,我听着嘞。”李春和给两人倒了水,坐在谢灵的对面,开口说道。   “最近上面来人招文艺兵,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去部队?”此刻,谢灵面上平静,但她心里却有些紧张。   李春和听完直接愣住了?文艺兵?文艺兵?这三个字回荡在她脑海。   半晌后,她开口说道:“我可以吗?我怎么能报?” 第67章 多陪陪她们   在李春和的印象中, 文艺兵穿着庄重的绿军装, 身姿高挑优美,看起来英姿飒爽,绝对是这个年代女孩儿羡慕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 李春和是真的热爱音乐, 而文艺团则是目前最大的舞台, 也是对李春和来说最好的学习深造的平台。   她有些不敢想象, 谢灵姐竟然和她说起这种事情。因为过往谢家沟从没有出过文艺兵。   所以,这时的她面对两人有些愣愣的。   谢灵噗嗤笑开,温声开口:“你怎么不可以,你是我见过唱歌唱的最好的人, 怎么不可以报。不过, 报名时能报上, 但能不能被选上就得看你自己。”   来之前,刘芳的意思她听懂了。只要有刘芳的关系在, 李春和只要基础过得去, 就一定可以被选上。   谢灵不准备拒绝这个人情, 但也不会告诉李春和这件事。   要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选上,李春和就退却了, 谢灵才是真的失望。连一争的信心都没有,这样的人不值得谢灵推荐。   而李春和也没有辜负她的希望,毫不犹豫地猛点头说道:“谢灵姐,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肯定要报。”不报才是傻子。   李春和是大大咧咧的,但她不傻, 以前从来没有过人来生产队招文艺兵。   最近她也没听到消息,只可能是谢灵姐认识人所以才主动给她这个机会。   而跟谢灵姐一起来的旁边穿绿军装的女人,虽然刚刚只介绍了名字没有介绍其他,但李春和感觉应该就是和这个大姐有关。   李春和心中猜测着,而谢灵听到她的回复露出笑容,问道:“不过这种事也算是大事,要不要和你家里人商量一下?”   李春和摇摇头,说道:“我爹我娘还有我奶我弟都不在家,也不用和她们商量,她们要是知道了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现在谁家当了兵可光荣得不得了,更不用说李春和还是文艺兵。   谢灵觉得家里人肯定会不舍李春和走远,又长时间不回家。但不同意肯定不会。   所以她不再考虑这个问题,转而开始向她介绍起刘芳:“刘姐就是负责长县文艺兵的招收,一会儿你可以跟她说说情况,她也会问你一些问题。合适的话就可以定下来。”说话时,谢灵眼神中带着鼓励。   李春和看向刘芳,目光中带着期盼和紧张。-   刘芳没有废话,直接开始问话:   “家庭成分?”   “是贫农。”   “文化程度?”   这个问题问住了李春和,她变得更加紧张,然后有些犹豫地开口:“没上过学。”   刘芳闻言皱眉,这个真是不好办那!   “她之前跟着宣传队的人识字。”   经过谢灵的提醒,李春和眼睛一亮,赶忙说道:“对,我跟着谢灵姐还有小米她们学过不少字。谢灵姐给过我二十张曲谱,曲谱上的歌词我都认得。”   刘芳点点头,这个还有点靠谱。   一旁的谢灵补充道:“春和会看曲谱,学过一些专业地音乐知识。”   刘芳听后有些惊讶,这个可是不常见啊!   点点头表示知道后继续问道:“知道自己的身高和体重吗?”   “啊”这个,李春和挠挠头,这个问题真是问住她了,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高有多重,乡下大多数人都不会在意这个。也没有精准地量过。所以,她摇摇头。   刘芳看向她整个人,李春和明显比谢灵低,但也不算矮。   刘芳仔细打量她片刻,估计了一个数字,一米六左右,应该在标准之上。   至于体重,李春和不属于消瘦型。   “唱几句给我听听。”片刻后,刘芳继续开口。   这个是最简单了,李春和利落点点头,开始唱出声:“万物生长靠太阳”   《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第一句出来,刘芳就眼前一亮,这个声音简直绝了。   沙哑清澈空灵,这个姑娘确实有一副好嗓子。刘芳心中惊喜,这种条件比自己的底线好处好几个度,但刘芳没有打断她。   李春和一旦唱起来,直接进入状态,这时候的她脑海里已经完全没有谢灵刘芳的存在,只一心唱歌。   “雨露滋润禾苗壮不落的太阳。”   李春和以低沉的音调进行收尾,然后才想起屋里的两人,随即看向刘芳,眼神紧张。   而刘芳露出自来到屋里的第一个笑,主动握住李春和的手,温声开口:“李春和同志,你唱歌很有感情,嗓音也很出色。加入文艺团假以时日一定是位优秀的同志。”   最后一句话谢灵也说过,因为李春和的天赋太过明显出众,任何听过她唱歌的专业人员都毫不怀疑。   李春和回握刘芳的手,显得十分激动,刘芳的话显然是对她最好的肯定。   “刘同志,那我这是可以进部队了吗?”   刘芳温和一笑,然后摇摇头,在她紧张的神情下说来说道:“这个得等你去县城体检完才能决定,如果体检过关,那百分之百地没问题。”   李春和激动地使劲儿点头,然后临近握住刘芳的手,说道:“谢谢刘同志。”   然后又看向一旁的谢灵,说道:“谢灵姐,真的太感谢你了。”   李春和此时心中充满感恩,她觉得自从加入宣传队起就处处充满惊喜。   而这一切她最感谢的人就是谢灵了。   说完正事,谢灵和刘芳待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   晚饭,刘芳和顾长勇没在徐家吃直接离开了。   借口是刘芳急着回去工作,至于真正的原因,到底是嫌谢灵夫妻俩都腻歪,还是看出徐锐的不欢迎,只有他们心里知道了。   今天是周六,谢灵不用去医院学习,徐锐不用上班,明天也是休息时间。   所以,两人吃过饭后,谢灵去西屋哄两个闺女睡觉,而徐锐则负责洗锅。   不到十一月,但谢灵早早地就给两个闺女的炕生起了火。   给两个闺女讲完睡前故事,然后摸摸两人的头,对她们温柔一笑,开口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秋阳秋月该睡觉了。”   “小姨,我们今天不想这么早睡。”秋阳躺在暖呼呼的炕上,看向坐在炕边的谢灵说道。   躺在姐姐里边的秋月赞同地点点头,附和姐姐说得话。   谢灵给两个闺女盖好被子,闻言,随口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想这么早睡觉?”   秋阳睁着大眼睛,说道:“星期一到星期五小姨都要早早去县城工作,都没有时间陪我们。可是明天小姨不用早起,所以我们要和小姨多说一会儿话。”   秋月也嘟着嘴开口:“小姨现在和姨夫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了,白天工作,晚上就光顾着陪小姨夫了,都没时间陪我们。”   两人的童言稚语只是单纯的表示不满,想让谢灵多和她们待一会儿。   但是,谢灵听完她们的话,脸瞬间爆红,晚上光顾着陪徐锐!!!   今天还不到八点就哄两个闺女睡觉,还不是因为周一到周五谢灵要早起,而明天谢灵可以睡懒觉,所以他们打算   “今天让你们早点睡,是因为小姨想让你们养好精神。明天咱们一家去奶奶那里吃饭。小姨也多陪陪你们。”   秋阳秋月听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去奶奶家吃饭这个还不稀奇,因为两个人这段时间中午一直在刘秋苗老俩口那吃饭。   可谢灵后面那句多陪陪她们则让她们心里高兴极了。   谢灵看到两个闺女脸上高兴奋色彩,她心里有些愧疚,最近因为忙着在医院学习,都没好好陪过她们。   见两个闺女乖乖闭上眼睛,谢灵亲亲两个闺女额头,温声说道:“睡吧,小姨明天陪你们耍。”   走出西屋,徐锐正好把堂屋门插好。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往睡觉的屋子走去。   这几天一直惦记着谢灵早起,徐锐怕她累着,所以两人一直没有亲热。   现在没有了时间的拘束,两人又食髓知味,不再控制欲/望。   徐锐结婚时,徐良才给他的小黄/书,他一直没有扔掉。   这晚,徐锐彻底对里面的内容进行了实践,谢灵被他折磨得不上不下。   “徐锐,你”此时,谢灵早已经变得昏昏沉沉,但可能对徐锐的怨念太过强烈,躺在炕上,嘴唇微张。   双手搂着徐锐的肩膀,在他耳边骂道。“你混蛋”   嘴上骂着,但那一双眼睛却迷离动人,身体娇软,徐锐看着身下的人,目光变得痴迷。   然后,亲亲她的眼睛,随即接着继续未完的动作。   两人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此时谢灵早已经提不起任何力气,眼睛也睁不开。全程由徐锐给她擦洗身子,换上新的内裤和睡衣。   被子上铺着的床单上面,早已混乱不堪,徐锐把床单扯掉。把谢灵放在被子里面。   谢灵躺在温暖的被子里,她下意识地往外挪了挪。   徐锐注意到她的动作,不自觉地轻笑,然后把她搂在怀里,亲亲她的脸,温声说道:“睡吧。”   第二天,早上六点,徐锐的生物钟自动响起,然后瞬间清醒。 第68章 户口   徐锐没有打扰谢灵, 放轻动作, 穿上衣服起身。-   简单洗漱后,去了厨房,从箱里拿出三个鸡蛋, 准备给谢灵和两个闺女煮鸡蛋吃。   做上水突然想起谢灵的话, 然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鸡蛋也给自己煮了一个。   自从谢灵出嫁, 谢家的锅就被她拿到了徐家。加上徐锐买的新锅一共有两个锅。   为了方便, 徐锐干脆给厨房建了两个灶台,反正有他在徐家的柴火不怕烧没。   一个锅煮鸡蛋另一个锅徐锐滚了小米粥配上红薯和疙瘩。   疙瘩里面被徐锐放了红糖,最后调了个白菜。   早饭很快做好,徐锐舀上饭先吃。   随后, 他把饭温到灶上, 进了卧室。   东屋, 谢灵还在熟睡,徐锐给她盖盖被子, 然后从柜子里给她拿出一套衣服放到炕边的桌子上。   “我去办上户口的事了。中午你先带着两个闺女去娘那儿, 我回来就去找你。”徐锐没上完初中就不念了, 但徐锐的一手钢笔字却是好极了,凌厉大气和他本人很像。   写纸条是谢灵和徐锐的约定, 谁要是出去办事另一个人如果不知道,就留下一张纸条,好让另一个人心中有数。   把纸条压在谢灵衣服的一角,然后转身离开。   徐锐当兵四年,后面两年刘建作为他的教官和直接上属, 帮了徐锐很多,甚至最后的转业。   虽然刘建没有对他说,但徐锐也能猜到是刘建在最后周璇,要不然以当时的情况,他不可能被转到运输公司。   所以,在谢灵跟他说了这件事后,徐锐心中就有了决定。   之后他就问过梁丰年给外地人办户口之类的情况。   梁丰年盘踞长县多年,人脉关系不是他可以相比的。这种事情问他更加靠谱。   经过了解才知道,以目前的大环境,给外地人转户口,说麻烦也不麻烦,只要有关系加上理由正当,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梁丰年作为运输公司运输部主任,物资大多不缺,但徐锐前几天找梁丰年问情况的时候还是准备了一斤白糖。   就像谢灵说得,人家不缺是人家的事,但他们必须要尽自己的心意。   徐锐到了队长王晋军家,王晋军已经收拾妥当。   看见徐锐,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锐子来了,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徐锐点点头,说道:“麻烦王叔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大前门,递给王晋军,说道:“叔,这是给您的。你拿着抽。”   大前门当然也是谢灵准备得,在这之前谢灵专门问过刘秋苗,队长的喜好。   徐锐虽说性子冷,但作为队里少有的当过兵又在城里上班的人,很受队里长辈们的待见。王晋军作为队长,也不例外。加上和徐锐他爹徐长喜是老伙计,这会儿也不客气,爽利地接过烟,笑容更大,开口道:“你这小子可比以前有人气多了。”   “对了,锐子啊,那派出所确定行吧!”王晋军在生产队一言九鼎,厉害得很,但面对公社干部,就算是派出所这种工作人员还是很客气得。   前几天锐子跟他说要给徐家的一个外地远方亲戚在南理上户口。   以他和长喜的关系,加上徐锐的面子,他肯定同意。就是怕人派出所不给办。   虽说徐锐已经说过能行,但王晋军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派出所的同志可严厉得很。   这话王晋军问过好几遍,不过徐锐没有不耐烦,开口说道:“放心吧,叔,是我上面的主任给介绍的人。”   徐锐回来南理一年多,队里人只知道他在城里运输公司上班,但具体职位除了徐家众人其他人还真不清楚。   这也是刘秋苗的嘱咐,不让他们说出去。一来是低调,二也是为了避免麻烦。   不过,在队里人看来就算是普通工人也很厉害了。   现在王晋军听到徐锐的说法,立刻就放心了,锐子的上属那可是领导,人家办事肯定行,说道:“那肯定能行。”   果然,去了派出所上户口的时候,当徐锐说出梁丰年和他的名字,那人根本没有多问。更没有提出本人必须在场的要求。   只问了一些基本信息,就把刘建的户口给办下来了。   这边事情办的顺利,徐家,谢灵才醒来。   谢灵躺在炕上伸了个懒腰,然后穿好衣服起身,看了看徐锐留得纸条,然后走出屋子。   堂屋,秋阳秋月正在坐在桌子前看小人书。两人一人拿着一本,坐在板凳上,身子坐得笔直,头低着,聚精会神看着手里的小人书。   谢灵走过去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吃饭了没?”   秋阳秋月闻言抬起头,看见谢灵,然后嘟着嘴说道:“小姨,现在都十点多了。我们七点就起来了。”   “是小姨太懒了。”谢灵有些惭愧,排除昨晚太过折腾的原因,谢灵确实喜欢睡懒觉。大多时候还没两个闺女起的早。   “小姨,姨夫不知道多会儿就出去了。但是他给咱们留了饭,小姨快去吃吧!”   谢灵洗漱完,简单吃了饭把锅洗了,教两个闺女认了会儿字儿,然后带着两个闺女去了徐家老俩口那儿。   谢灵和徐锐周一到周五都要去县城,没有时间来看两位老人,两个闺女白天还要拜托两老照顾。   所以,每个周六周日都会和老俩口一起吃饭。   去的时候谢灵把之前徐锐从单位里带的两斤猪肉都拎在手里。   前面两个闺女蹦蹦跳跳,谢灵拎着猪肉走在后面。   路上不时地遇上熟人。   “灵灵又去你婆婆那儿啊?”田四和几个妇女从前面走过来,看见谢灵笑着打起招呼。   谢灵笑的温和,说道:“是啊,去婆婆家蹭个饭。婶子们这是去哪?”   田四和几个妇女都是笑容满面,一看就是有喜事的样子。听到谢灵的问题,她们也不隐瞒,再说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事儿,所以开口回道:“给徐老大说亲去嘞!”   谢灵心里惊讶,给徐老大说亲?她记得徐老大好像三十多岁,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现在说亲?是不是有点晚了,不过一想想对方木匠的职业,说亲还是比较容易的。   “今天可是个好天气,办啥事都能成嘞!”谢灵面上笑着说道。   “哈哈,灵灵这话说得好。”   说了几句话,两方就告别各走各的了。   这边,田四几人告别谢灵,随即往继续往前走。其中一个妇女看看谢灵的背影,然后轻声说道:“徐家这新媳妇倒是个好的。”   “那可不,也不看是谁保得媒。”这话是田四旁边的田三说得,田三是田四的亲姐姐,而谢灵和徐锐当初订婚就是田四做得中间人。   “嘿,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是徐锐那小子主动看上人家姑娘,然后才让田四做得中间人。是不,田四?”   田四笑笑,说道:“是这样不错。是徐家主动看上谢灵,然后拜托我给两人做得媒。”   “这徐家虽然分家了,但这徐锐小两口还经常去看爹娘。尤其是这新媳妇,我见她去的最勤。不知如此,每次去的时候手里就没空着的时候。别看拿纸包的严严实实的,我猜肯定是好东西,我看弄不准是肉。”   “那刘秋苗对她也不错,你看那俩小丫头天天在秋苗那儿耍。上一次,和秋苗一起呐鞋垫的时候,她还带着两个小丫头,和那两个小丫头亲的很,肯定是当一家人养。”   “唉,你说秋苗这福享的,本来之前徐家分家,大家还笑话人家。结果人家现在反而过得好了,儿子媳妇孝顺,还不用给伺候一家老小,这日子可比以前自在多了。”   “谁说不是呢!”   双方性子都不错,所以才有现在的和睦。这是田四心里的想法,不过也没傻的说出来。   现在不少人羡慕眼红刘秋苗的好日子,都说这家分对了。   但真敢分家的一个也没有,要不就是怕以后老了动不了了儿子儿媳不孝顺,要不就是舍不得手中的权利。   毕竟没分家的时候,婆婆当家负责家里的一切,忙是忙点,但家里所有人都得顺着自己。   要是分家了,手里没钱没粮,谁会搭理你。尤其是,现在的婆婆可不像刘秋苗,大多都喜欢指使媳妇干这个干那个的,谁敢说儿媳妇心里没怨言。   问题很现实,嘴上不说,但大家心里都知道。   谢灵不知道几人的议论,她拎着肉跟在两个闺女身后进了厨房。   厨房里,刘秋苗正在赶面条。   “奶奶,我们来了。”   “奶奶,我来帮你。”   这段时间,秋阳秋月和刘秋苗待的时间最长,称呼也从刚开始地徐奶奶变成奶奶。   现在,刘秋苗是除了谢灵以外,两个闺女最亲的长辈,连徐锐这个正宗的姨夫也比不上。   这会儿,见了刘秋苗两个人叫的亲近。   刘秋苗见了两人,也是笑的开心,见两个小的还要洗手帮忙,笑的越发温和,说道:“你们两个可别来给奶奶添乱,面一会儿就赶好可以下了。”   “那我们可以做什么啊?”   “秋阳秋月帮奶奶看着锅吧,等锅里的水熬了就告诉奶奶一声。”其实,这哪用她们告诉,只不过是刘秋苗不忍两人失望,就随便给两人安排了个事。   果然,秋阳秋月听了立马变得高兴起来。 第69章 徐家日常   谢灵落后两个闺女几步走进厨房, 把纸包放在案板旁边。   “你又往这儿拿干啥子, 上次的还没有吃完。”刘秋苗一看纸包就知道是猪肉。这孩子有个啥好东西不留着,就会往这儿拿。刘秋苗心里熨贴媳妇有心,不过, 还是说了一句。   这小两口刚结婚, 现在又分家了, 刘秋苗就怕俩人不会精打细算过日子, 有个啥也存不住。   所以,这会儿她唠叨开:“有啥好东西得先存着,不要一下就给吃完了,等以后办事真正用到了你们就该着急了。管家方面, 女人终归要比男人细心, 家里的钱粮就得你收着, 这时候可别由着锐子。   锐子每个月从单位领得那点粮食估计他一个人吃就够呛。家里还有没有啦?要是不够就和你几个哥嫂说,和她们拿钱买总比和其他人强。”   谢灵把猪肉放在案板上, 舀了一盆冷水开始洗肉, 听到刘秋苗的话, 笑了笑说道:“还有不少,够几个月的了。”   徐锐单位每个月都发粮食, 不过仅仅徐锐一个人的供应,只有三十斤,不过都是细粮。   所以,谢灵和徐锐加上两个闺女都是早上细粮,晚上粗粮, 配着吃。   一边说着话,谢灵把肉放到案板上。她看看手上的红痕,感觉这水水可真凉啊,谢灵已经好久没有用冷水洗过东西了,凉得手有些红。   “娘,家里的山菇放在哪里?”一边处理肉,谢灵一边问道。   刘秋苗听到她问题,不禁看向谢灵那边,见她把所有的肉都切了,然后惊呼一声,道:“你这大花头,告诉你别切完,你还真就不听。这可是有两斤,切这么多干啥子?”   “这次弄多点,配上山菇和土豆,炖在一起,正好吃面。剩下了也没事,还有晚上和明天呢。”谢灵笑笑,她这次要是不弄完,婆婆该省下来一直存着了。   存个好几天,肉就不好了,人吃着对身体也不好。所以,谢灵干脆把它全做了,婆婆怕坏了浪费也会尽快吃完的。   这是谢灵心里的想法,不过面上还是笑嘻嘻地,说道:“咱们家一大家子呢,咋吃不完,光说徐锐,他那大胃口娘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您儿子有出息,等您下次想吃了,再让他弄。”   听她这么说,刘秋苗真是好气又好笑,肉已经切了,刘秋苗也不再管她,只说道:“山菇在右边的桌子下面,土豆在草袋里,你自己拿。”   “好嘞,您擎等着我的手艺吧。”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徐锐走了进来。   “呦,大忙人回来了。”这是刘秋苗说得,说话时语气里带着埋怨。   徐锐还是一言不发,走进来看看水缸,然后拎着水桶准备去外面打水。   “这孩子”真是,要不是她儿子,她真受不了锐子这性子。   母子间的事情谢灵可不掺和,她没说话,只是埋头做手上的事。   徐锐把水缸填满水,又把厨房里的脏水给倒了,之后洗洗手。   “我去找队长办上户的事了。”这会儿才有时间回复他娘的话。   一旁的谢灵听着有些无语,娘之前问你,你不说,现在办完事才准备说。这是娘重要还是活儿重要?   要是她有这么个儿子,估计也要气死,这情商有些着急。   这么一想,谢灵嘴角弯起。   而正扯面的刘秋苗果然瞪了徐锐一眼,不过想起正事,刘秋苗说道:“给人上户口那事没问题吧?”   徐锐走到谢灵面前夺过她洗土豆的活计,一边回应刘秋苗的话,道:“没问题。”   “那人家没问咱怎么多了个远房亲戚?那亲戚为什么来投靠咱?”刘秋苗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问。”   徐锐话太少,刘秋苗听着不太满意,还是谢灵说道:“娘,徐锐找他的领导说过这件事,估计是人家领导和派出所的同志认识,所以才这么容易。”   说完,碰碰徐锐的胳膊,问道:“是不是这样?”   徐锐一边洗菜,一边说道:“是。”   刘秋苗点点头,把面拿起来放进锅里,说道:“人家之前在部队上帮了你很多,你也要好好报答人家。给人家办好这事,之后人来了你们也得给人安排好住处,能帮得就帮,当然要是超出咱们范围之外得咱也无能为力。”   一边秋阳秋月眼睛看着锅,不时地天天柴火,刘秋苗把面下进锅里,然后看着两人认真的模样,摸摸两人的小脸,说道:“你俩快起来,奶奶在这儿看着就行。”   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   “出去了先洗洗脸和手,你看你俩那小脸熏的。”刘秋苗看看两人的小灰脸,想想两人之前白白净净地小嫩脸,有些心疼,顿时都后悔让两个闺女看火了。   闺女可不像小子,磊磊那小子糙,每天身上在外面耍,身上灰凸凸得,以前捣乱的时候刘秋苗就让他看火。   以前家里没小闺女,她也没注意过这个问题。   秋阳秋月倒不介意,毕竟以前在谢家也帮小姨看过火,两人只仰起小脸朝刘秋苗笑的开心,一点没发觉刘秋苗的情绪。   倒是一旁的谢灵注意到刘秋苗的语气,她笑着道:“俩闺女以前在谢家的时候就帮我看火,两人习惯了。不过,娘,厨房里这个灶台时间长了吧,感觉烟气不太通。”   说完,随即看向两个闺女,温声嘱咐道:“外面盆里有水,就着太阳应该温了,你们俩去洗洗耍吧!”   一旁刘秋苗听到谢灵的话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开始说起灶台的事:“这灶台还是锐子小时候弄得,都这么多年了,也变得老旧了。不过,还能用就将就着用了。”   谢灵说道:“正好下午徐锐没事,让他给您修修吧。”老人闻烟味可不好。   这又不是啥大事,刘秋苗正准备说不用。   这时徐锐也开口说道:“徐文在家,下午我叫上他,把厨房全部修整修整。”厨房确实时间长了。   刘秋苗闻言没再拒绝,这是儿子媳妇的心意,她在拒绝就不好了。   谢灵做了猪肉山菇炖土豆,舍了不少油,照刘秋苗的话说就是:倒这么多油不香才怪。   徐家刘秋苗徐长喜老俩口、谢灵夫妻俩加上两个闺女,吃得饱腾腾得。   面吃没了,菜还有不少,给徐家三兄弟每家送了一碗,然后谢灵把剩下的一大碗菜放在冷水盆里。   提醒刘秋苗道:“娘,您和爹可得早点把菜吃了,虽说这天气不热了,但也得注意。”   刘秋苗点点头,说道:“知道了。”说着,感觉大腿有点疼,停下手中的活计捶捶腿,说道:“以前一直干活的时候腿还不疼,现在闲下来了这腿却疼起来了。”   说着,她自嘲道:“还真不是享福的命。”   现在,刘秋苗在外人眼里非常享福,不用上工不用伺候一家老小,还不用看孩子。   但在徐家四个兄弟还小得时候,刘秋苗却过的艰难。   那会儿上有公公,下有四个儿子,大伯去世后,还得顾着侄子。   所以,刘秋苗和丈夫为了多挣钱,黑天摸地地干重活。   以前一直干着活还看不出来,这不一闲下来反而不好的症状都出来了。   谢灵在一旁安慰:“您可别这么说,娘这毛病早点看出来反而好,要是以后才看出来就晚了。我前几天拿的膏药您也多贴贴,过几天我再给您从医院拿。

是一男一女,两人穿着绿军装,四个口袋的,可不是咱们这种普通同志穿的那种。”   谢灵回过神,笑着道谢,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梁同志,我马上就出去。”   “行,那我先过去了。”   “好。”   “灵灵,你丈夫肯定人很好,要不然转业这么久了,竟然还有战友专门来找他。”   一个星期下来,不仅熟悉的不仅是医院和护士,谢灵和苏芋的关系也变得亲近起来。   关于已经结婚以及家庭情况,谢灵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苏芋已经知道了谢灵的丈夫以前当过兵,转业后,现在在运输公司上班。   苏芋为人质朴,说起话来也十分单纯。   而谢灵听到她这话,噗嗤一笑,仅仅是战友怎么能证明他人好呢!   这是苏芋没见过徐锐,才说这话。要是见了徐锐,说不定就不觉得了。   “苏芋,麻烦你把我的笔记本和笔拿进去了。我去外面看看。”   苏芋接过笔记本和笔,说道:“你快去吧,正好了,我还能借你的笔记本看看。”   每次鲁长敏给她们两人讲解医学知识的时候,两人都拿着笔记本认真做笔记。   可是,谢灵每次记得都比她的全,还详略分明。这点让苏芋十分佩服。   谢灵出了医院大门,看看四周然后走到右前边的大树下。   看到谢灵的身影,顾长勇和刘芳就已经看到她了,见她往这边走,两人也迎上去。   “两位同志好,听医院的工作同志说我丈夫的战友找我。我就赶紧出来。这不一看气质就觉得是您两位找我。”谢灵尽管心里怀疑,但说出的话却是尽显亲近,脸上扬起笑,配上她温和的目光,态度显得十分和善。   这是个长袖善舞的女同志!   这是顾长勇和刘芳两人对徐锐妻子的第一印象。   其实,也就徐锐看谢灵带着高倍滤镜,觉得谢灵聪明但娇嫩需要他的保护。   但在外人看来谢灵是柔中带刚,最会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   起码,在顾长勇和刘芳看来是这样,她们这种人不管严肃也好,温柔也罢,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识人。   不过,两人对谢灵还真讨厌不起来,反而印象不错。   “我们今天来找谢灵同志,是有事求谢灵同志帮忙。”跟聪明人说话,两人也不准备拐弯抹角。刘芳和谢灵一样是女同志,所以由刘芳开口。   在见到两人,也就是自称徐锐战友的两位同志后,谢灵心里就有了底。   不管是不是徐锐的战友,和徐锐关系好不好,但她们应该和徐锐有些渊源。毕竟,两人和她刚开始见徐锐时的气质太像了。   孤独,野性,犀利。甚至包括掩藏的技巧。她刚出来时可完全没注意到两人,可片刻后就发现了。要说她们不是故意的,自己可不相信。   再说,现在在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她们也不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把所有思路在心里过了一遍,谢灵冲两人笑笑,说道:“医院左边那有个木制长椅,咱们就去那儿说吧。”   谢灵和刘芳坐在长椅上,顾长勇站在一边。   “我们和徐锐一个队伍出身,我和他不熟,不过顾长勇和徐锐很熟,两人经常一起出任务。   我们这次来长县,就是想求徐锐一件事。”   谢灵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她说。   “我们老师也就是队伍的总指挥,他的身体有些不太好。现在部队的环境又有些乱,所以我们希望老师能在长县停留一段时间。   甚至于,可以在下面的生产队安家。所以,我们希望徐锐可以帮忙。”   安家,以现在的情况,人口是不能随意变动的,安家也就意味着上户口。可是外来户口是那么随意上的吗?   刘芳说完有些把不准,随即目光看向谢灵,发现她嘴角含着笑,还是十分平静。看不出赞同还是拒绝。   咬咬牙又继续开口:“徐锐当初是老师带进队伍,之后又受到老师的许多的指导和帮助。还有一件事,徐锐可能不知道。他退伍转业,能到运输公司上班也是老师给他动用关系周旋的。   要不然,就算他军衔再高,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待遇。我知道说这些有些不好,我们也没有挟恩图报得意思,但我们是真的希望徐锐可以看在以往的恩情下,帮帮忙。”   谢灵摇摇头,看向刘芳。笑着说道:“刘芳同志,你说了一大通,态度诚恳,语气温和,看似把情况交代了。可是,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比如,这位老师是因为什么好好的医院疗养院不待,非要她们这儿小地方?   让徐锐帮忙会不会牵连到徐锐?      刘芳心里感叹,聪明人就这点不好,最会抓重点。   她十分诚恳地说道:“谢灵同志,其他的事情涉及到一些保密事项,不能和你说。这次来找你,也主要是想让你回去告诉徐锐,和他商量一下。同时也希望你理解,能帮忙劝说一下最好。”   “具体就是这样,徐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谢灵躺在炕上,靠在男人怀里,轻声开口。   “你觉得我在想什么?”徐锐看向怀里的女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回问。   “我觉得你会帮。”   之前那两人不找徐锐来找她说这事,谢灵觉得应该是两人知道徐锐的性子。所以才想进行夫人外交。   可是他们还是不够了解徐锐,更不了解谢灵。   谢灵尊重徐锐的意见,不会因为两人关系亲近就主导徐锐的思想。   而徐锐,确实是冷心冷情,但徐锐注重原则。如果那位老师真的对徐锐有恩,徐锐不会不帮。   所以,她的男人啊,就算性子寡淡,与常人不太相符,但也没有失去做人的基本准则。   徐锐把怀里女人搂的更紧,口中喃喃自语:谢灵,谢灵“我在,怎么了。”被男人抱得有些疼,但谢灵没有抗拒,只温柔地回应。   “我想要你。”   随即,谢灵的“好”字被吞噬在唇齿之间。 第66章 文艺兵   几天后, 顾长勇一行二人低调来到南理生产队。   当初建新房的时候, 徐家的院子建的比较大,院子里依照谢灵的嘱咐,徐锐种上了桃树和樱桃树。   此时, 两个男人站在枯黄的树下。   “徐锐, 真是有谢想到啊!”顾长勇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突然感叹道。   “没想到什么?”虽然帮了他们, 但徐锐并无和他们叙旧的念头, 甚至连见他们都不想见。只不过,欠了教官的人情,他是一定要还清的。   所以,此时此刻徐锐面无表情, 气势冰冷, 一点不像在谢灵面前的舒缓。   “没想到你会帮忙, 没想到你这么快结婚,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出来了。”顾长勇和徐锐除了执行任务以外几乎没有交集, 但要知道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执行任务中。   所以, 他自认对徐锐有几分了解, 徐锐面冷心更冷,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和欲/望, 一点不像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儿。   知道他结婚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乡下结婚早,他不想结,父母也会催。   但是今天见了他,才发现这人在他那位妻子面前和以前相比完全是两个样。   最重要的是气质和精神都有了变化。   他们这种长期在刀口上舔血的人, 表现上看没什么,但其实心里早已变得十分压抑,甚至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生死。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刘芳在执行完一次任务后,经过心里测试和心理辅导,依旧不能恢复正常,后来老师不顾刘芳的反对,就把刘芳转成文艺兵。   可是徐锐现在不一样了,变得有所畏惧,眼睛也不再冷漠。   而那个来源不出意料的话应该就是他那位妻子了。   这样的徐锐真是让他想不到啊!不过,想想这几天和谢灵的接触,她确实是个优秀的女同志。   “你现在再也进不了队伍了!”有所畏惧的兵他见过,但像徐锐这样一双眼睛都在妻子身上的人他却是没见过的。   “是,我执行不了任务了。”徐锐点点头,顾长勇的话他没有反驳。想起谢灵他的神色瞬间柔和下来。   顾长勇听到他这话,彻底笑了起来,说道:“队伍已经没有了,还管能不能进队伍这些干嘛。算了,我和你说说其他事吧!”   “嗯。”   见徐锐又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顾长勇有些好笑。   “徐锐,从以前从现在,你这人都太独了。咱们一起工作两年,怎么说也是战友。以前咱们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太过接触,可是现在,你还是那个鸟样。”   平时严肃沉稳的顾长勇遇到徐锐这块硬石头也话唠起来。   不等徐锐回应,他继续说道:“刘芳在你走之后她就转成了文艺兵,我后来也到了普通部队。两个月前,我和刘芳结婚了。我俩虽然没有那种感情,但相处这么多年亲情也是有的。我们还在部队上,不能离婚,但我觉得这样挺好。”   “刘教官帮过我很多次,我会把刘教官的事情办好。所以,不用你不用这样。”徐锐突然打断顾长勇的话,开口对他说道。   顾长勇严肃沉稳,就算把徐锐当做战友,故友重逢有话要讲,但也不会这么啰嗦。   唯有一点值得他这么套近乎,就是刘教官的事情。   徐锐并不想听他们的事,而已经答应的,既然答应了他就会办好。   顾长勇顿了一下,接着苦笑道:“我都忘了你比我更敏锐。”突然,他又想起老师的叹息:那小子是个天生的猎手,可惜了   院子里气氛沉闷,而堂屋却是一片和谐。   谢灵长袖善舞,见人三分笑,不存恶意。刘芳温和精干,自从转成文艺兵后她周身的气质也变得柔和不少。   两人都带着善意,此时交流起来格外顺利。   “我以前和我爱人还有徐锐他们是一个队伍,所以一年前意外转成文艺兵,我十分不满。不过,后来当文艺兵放了一段时间突然觉得,也挺好的。”刘芳说到这儿,突然有些唏嘘,当时她何止是不满,简直就是抵触极了。   她顾长勇以及徐锐待的队伍,主要是执行一些特级保密任务,一些黑暗的肮脏的任务都由他们来完成。   她执行完一个任务后出现了严重的心理疾病,那时候她正处于严重暴躁的时候,老师还让她转成文艺兵,当时她简直想杀人。   这个杀人不是形容夸张,而是真的要杀人,只不过被老师给制住了。   她清醒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太危险了,要是没有老师,以她当时的状态真的会闯下大祸。   之后她不再抗拒转入文艺队。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当文艺兵也挺好的。   对于她来说轻松至极的训练,更多的则是为将士们表演节目,给予他们精神上的支持。   加上轻松平静的环境,她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一个是纯粹黑暗,无论做多大的贡献都不能为人所知,有的只是军衔上的快速提升。   另一个是纯粹的光明,无论表现得怎么样,都可以得到将士们极大的欢迎和鼓励。   那种感觉太好了,让她彻底爱上了这份职业。   “那你这次也是带着工作来的吧!”谢灵坐在刘芳的旁边,突然说道。   刘芳闻言点点头,说道:“文艺兵也是兵,服从命令执行任务是天职,怎么能擅离职守。这次来长县也是因为北方三大军区要在北方几省招收文艺兵。”   谢灵听到她这话有些惊喜,说道:“文艺兵招收已经开始了吗?生产队的人可以报名吗?”   谢灵此时一脸关切,让刘芳有些讶异,然后开口说道:“已经开始了。我们是考虑过在生产队招人的,也和县招办提过几句,不过不是重点。   而且,最重要的是生产队的人不多不符合条件。”   说道这儿,刘芳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这个时候,文艺兵待遇不错,很多人报名,不过只有几个名额,所以竞争很激烈。包括一些有关系的,也会算在里面。”   就她所知的,长县有五个名额,已经有两个名额被占用了。   “那原则上来说,生产队的女孩儿是可以报名的对吧!”   刘芳点点头,“可以,你有认识的女孩儿想进部队?”   如果谢灵有要她帮忙的事情,她一定尽力帮。   毕竟,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如果徐锐能办成事情,那接下来几年甚至十几年老师都会留在这儿。   她和顾长勇都照顾不到,唯有麻烦谢灵和徐锐。   光靠恩情是不靠谱的,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利益上的交换。   谢灵心里高兴,面上也带着笑意,说道:“出嫁前,我在谢家沟生产队管过宣传队,队里有一个女孩儿唱歌特别好听。她的嗓音条件非常出色,待在乡下可惜了。如果能进部队当文艺兵,也是很好的出路。”   谢灵不像是个说大话的人,而且就算不像谢灵说得那样优秀,只要能看的过去她都能给她弄到文兵队去。   “现在还不晚,我可以给她报上。”刘芳点点头,试着说道。   谢灵摇摇头,有些欣喜又有些犹豫,片刻她开口说道:“这只是我的想法,还不知道那位姑娘和家里人怎么想。得等我问问她们的意见再说。”   刘芳拉住她的手,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她家问问,如果愿意入,正好我看看她的条件,然后给她报上。”   “啊,这不好吧,你们刚来还没坐多久,就让你奔波。”   刘芳摇摇头,手脚利落的拉着谢灵往外走,开口说道:“军人就是遇到什么事就快点做完,哪能拖沓。”   这话,让谢灵不好再拒绝。   走到院子里,谢灵挣脱开刘芳的手,走到徐锐面前。   “我和刘芳骑自行车去谢家沟一趟,你先在家招待顾同志。下午,天气有点凉,带顾同志回家里坐吧。”   徐锐神色柔和,给谢灵整整领子,说道:“好,你去吧,路上小心。晚上我做饭,你早点回来。”   谢灵甜笑道:“好,我早点回来。”   旁边,另外一对夫妻早已目瞪口呆。就去那么一小会儿,这两人活像要几年不见似的。   徐锐和谢灵说完,突然看向刘芳,说道:“刘同志,谢灵没有碰过自行车,所以就麻烦你带她了。”   刘芳:“”这用得着你说?   出了徐家,谢灵给刘芳指路,刘芳带着谢灵往谢家沟去。   下午四点,李春和刚从宣传队排练回来。   正在家里喂鸡,一边给鸡倒食嘴里哼着歌。   “春和?”   突然,她听到一阵喊声,扭过身子看向大门口,然后快速跑向门口。   她一脸惊喜地看向门口的人,笑容满面,开口说道:“谢灵姐,你怎么来我家了?”   谢灵可以说是李春和音乐路上的启蒙导师,去年就算谢灵退出宣传队后,李春和也经常去谢家,或是向谢灵请教一些问题,或是和谢灵谈心。   可以说,她最敬佩的人是谁?毫无疑问是谢灵,最亲近的除了家人也还是谢灵。   所以,此刻见到谢灵李春和的心里除了欣喜还是欣喜。   “我来跟你说件事儿。”谢灵走进门,接过李春和递过来的水,开口说道。   “您有啥事就说,我听着嘞。”李春和给两人倒了水,坐在谢灵的对面,开口说道。   “最近上面来人招文艺兵,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去部队?”此刻,谢灵面上平静,但她心里却有些紧张。   李春和听完直接愣住了?文艺兵?文艺兵?这三个字回荡在她脑海。   半晌后,她开口说道:“我可以吗?我怎么能报?” 第67章 多陪陪她们   在李春和的印象中, 文艺兵穿着庄重的绿军装, 身姿高挑优美,看起来英姿飒爽,绝对是这个年代女孩儿羡慕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 李春和是真的热爱音乐, 而文艺团则是目前最大的舞台, 也是对李春和来说最好的学习深造的平台。   她有些不敢想象, 谢灵姐竟然和她说起这种事情。因为过往谢家沟从没有出过文艺兵。   所以,这时的她面对两人有些愣愣的。   谢灵噗嗤笑开,温声开口:“你怎么不可以,你是我见过唱歌唱的最好的人, 怎么不可以报。不过, 报名时能报上, 但能不能被选上就得看你自己。”   来之前,刘芳的意思她听懂了。只要有刘芳的关系在, 李春和只要基础过得去, 就一定可以被选上。   谢灵不准备拒绝这个人情, 但也不会告诉李春和这件事。   要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选上,李春和就退却了, 谢灵才是真的失望。连一争的信心都没有,这样的人不值得谢灵推荐。   而李春和也没有辜负她的希望,毫不犹豫地猛点头说道:“谢灵姐,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肯定要报。”不报才是傻子。   李春和是大大咧咧的,但她不傻, 以前从来没有过人来生产队招文艺兵。   最近她也没听到消息,只可能是谢灵姐认识人所以才主动给她这个机会。   而跟谢灵姐一起来的旁边穿绿军装的女人,虽然刚刚只介绍了名字没有介绍其他,但李春和感觉应该就是和这个大姐有关。   李春和心中猜测着,而谢灵听到她的回复露出笑容,问道:“不过这种事也算是大事,要不要和你家里人商量一下?”   李春和摇摇头,说道:“我爹我娘还有我奶我弟都不在家,也不用和她们商量,她们要是知道了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现在谁家当了兵可光荣得不得了,更不用说李春和还是文艺兵。   谢灵觉得家里人肯定会不舍李春和走远,又长时间不回家。但不同意肯定不会。   所以她不再考虑这个问题,转而开始向她介绍起刘芳:“刘姐就是负责长县文艺兵的招收,一会儿你可以跟她说说情况,她也会问你一些问题。合适的话就可以定下来。”说话时,谢灵眼神中带着鼓励。   李春和看向刘芳,目光中带着期盼和紧张。-   刘芳没有废话,直接开始问话:   “家庭成分?”   “是贫农。”   “文化程度?”   这个问题问住了李春和,她变得更加紧张,然后有些犹豫地开口:“没上过学。”   刘芳闻言皱眉,这个真是不好办那!   “她之前跟着宣传队的人识字。”   经过谢灵的提醒,李春和眼睛一亮,赶忙说道:“对,我跟着谢灵姐还有小米她们学过不少字。谢灵姐给过我二十张曲谱,曲谱上的歌词我都认得。”   刘芳点点头,这个还有点靠谱。   一旁的谢灵补充道:“春和会看曲谱,学过一些专业地音乐知识。”   刘芳听后有些惊讶,这个可是不常见啊!   点点头表示知道后继续问道:“知道自己的身高和体重吗?”   “啊”这个,李春和挠挠头,这个问题真是问住她了,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高有多重,乡下大多数人都不会在意这个。也没有精准地量过。所以,她摇摇头。   刘芳看向她整个人,李春和明显比谢灵低,但也不算矮。   刘芳仔细打量她片刻,估计了一个数字,一米六左右,应该在标准之上。   至于体重,李春和不属于消瘦型。   “唱几句给我听听。”片刻后,刘芳继续开口。   这个是最简单了,李春和利落点点头,开始唱出声:“万物生长靠太阳”   《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第一句出来,刘芳就眼前一亮,这个声音简直绝了。   沙哑清澈空灵,这个姑娘确实有一副好嗓子。刘芳心中惊喜,这种条件比自己的底线好处好几个度,但刘芳没有打断她。   李春和一旦唱起来,直接进入状态,这时候的她脑海里已经完全没有谢灵刘芳的存在,只一心唱歌。   “雨露滋润禾苗壮不落的太阳。”   李春和以低沉的音调进行收尾,然后才想起屋里的两人,随即看向刘芳,眼神紧张。   而刘芳露出自来到屋里的第一个笑,主动握住李春和的手,温声开口:“李春和同志,你唱歌很有感情,嗓音也很出色。加入文艺团假以时日一定是位优秀的同志。”   最后一句话谢灵也说过,因为李春和的天赋太过明显出众,任何听过她唱歌的专业人员都毫不怀疑。   李春和回握刘芳的手,显得十分激动,刘芳的话显然是对她最好的肯定。   “刘同志,那我这是可以进部队了吗?”   刘芳温和一笑,然后摇摇头,在她紧张的神情下说来说道:“这个得等你去县城体检完才能决定,如果体检过关,那百分之百地没问题。”   李春和激动地使劲儿点头,然后临近握住刘芳的手,说道:“谢谢刘同志。”   然后又看向一旁的谢灵,说道:“谢灵姐,真的太感谢你了。”   李春和此时心中充满感恩,她觉得自从加入宣传队起就处处充满惊喜。   而这一切她最感谢的人就是谢灵了。   说完正事,谢灵和刘芳待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   晚饭,刘芳和顾长勇没在徐家吃直接离开了。   借口是刘芳急着回去工作,至于真正的原因,到底是嫌谢灵夫妻俩都腻歪,还是看出徐锐的不欢迎,只有他们心里知道了。   今天是周六,谢灵不用去医院学习,徐锐不用上班,明天也是休息时间。   所以,两人吃过饭后,谢灵去西屋哄两个闺女睡觉,而徐锐则负责洗锅。   不到十一月,但谢灵早早地就给两个闺女的炕生起了火。   给两个闺女讲完睡前故事,然后摸摸两人的头,对她们温柔一笑,开口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秋阳秋月该睡觉了。”   “小姨,我们今天不想这么早睡。”秋阳躺在暖呼呼的炕上,看向坐在炕边的谢灵说道。   躺在姐姐里边的秋月赞同地点点头,附和姐姐说得话。   谢灵给两个闺女盖好被子,闻言,随口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想这么早睡觉?”   秋阳睁着大眼睛,说道:“星期一到星期五小姨都要早早去县城工作,都没有时间陪我们。可是明天小姨不用早起,所以我们要和小姨多说一会儿话。”   秋月也嘟着嘴开口:“小姨现在和姨夫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了,白天工作,晚上就光顾着陪小姨夫了,都没时间陪我们。”   两人的童言稚语只是单纯的表示不满,想让谢灵多和她们待一会儿。   但是,谢灵听完她们的话,脸瞬间爆红,晚上光顾着陪徐锐!!!   今天还不到八点就哄两个闺女睡觉,还不是因为周一到周五谢灵要早起,而明天谢灵可以睡懒觉,所以他们打算   “今天让你们早点睡,是因为小姨想让你们养好精神。明天咱们一家去奶奶那里吃饭。小姨也多陪陪你们。”   秋阳秋月听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去奶奶家吃饭这个还不稀奇,因为两个人这段时间中午一直在刘秋苗老俩口那吃饭。   可谢灵后面那句多陪陪她们则让她们心里高兴极了。   谢灵看到两个闺女脸上高兴奋色彩,她心里有些愧疚,最近因为忙着在医院学习,都没好好陪过她们。   见两个闺女乖乖闭上眼睛,谢灵亲亲两个闺女额头,温声说道:“睡吧,小姨明天陪你们耍。”   走出西屋,徐锐正好把堂屋门插好。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往睡觉的屋子走去。   这几天一直惦记着谢灵早起,徐锐怕她累着,所以两人一直没有亲热。   现在没有了时间的拘束,两人又食髓知味,不再控制欲/望。   徐锐结婚时,徐良才给他的小黄/书,他一直没有扔掉。   这晚,徐锐彻底对里面的内容进行了实践,谢灵被他折磨得不上不下。   “徐锐,你”此时,谢灵早已经变得昏昏沉沉,但可能对徐锐的怨念太过强烈,躺在炕上,嘴唇微张。   双手搂着徐锐的肩膀,在他耳边骂道。“你混蛋”   嘴上骂着,但那一双眼睛却迷离动人,身体娇软,徐锐看着身下的人,目光变得痴迷。   然后,亲亲她的眼睛,随即接着继续未完的动作。   两人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此时谢灵早已经提不起任何力气,眼睛也睁不开。全程由徐锐给她擦洗身子,换上新的内裤和睡衣。   被子上铺着的床单上面,早已混乱不堪,徐锐把床单扯掉。把谢灵放在被子里面。   谢灵躺在温暖的被子里,她下意识地往外挪了挪。   徐锐注意到她的动作,不自觉地轻笑,然后把她搂在怀里,亲亲她的脸,温声说道:“睡吧。”   第二天,早上六点,徐锐的生物钟自动响起,然后瞬间清醒。 第68章 户口   徐锐没有打扰谢灵, 放轻动作, 穿上衣服起身。-   简单洗漱后,去了厨房,从箱里拿出三个鸡蛋, 准备给谢灵和两个闺女煮鸡蛋吃。   做上水突然想起谢灵的话, 然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鸡蛋也给自己煮了一个。   自从谢灵出嫁, 谢家的锅就被她拿到了徐家。加上徐锐买的新锅一共有两个锅。   为了方便, 徐锐干脆给厨房建了两个灶台,反正有他在徐家的柴火不怕烧没。   一个锅煮鸡蛋另一个锅徐锐滚了小米粥配上红薯和疙瘩。   疙瘩里面被徐锐放了红糖,最后调了个白菜。   早饭很快做好,徐锐舀上饭先吃。   随后, 他把饭温到灶上, 进了卧室。   东屋, 谢灵还在熟睡,徐锐给她盖盖被子, 然后从柜子里给她拿出一套衣服放到炕边的桌子上。   “我去办上户口的事了。中午你先带着两个闺女去娘那儿, 我回来就去找你。”徐锐没上完初中就不念了, 但徐锐的一手钢笔字却是好极了,凌厉大气和他本人很像。   写纸条是谢灵和徐锐的约定, 谁要是出去办事另一个人如果不知道,就留下一张纸条,好让另一个人心中有数。   把纸条压在谢灵衣服的一角,然后转身离开。   徐锐当兵四年,后面两年刘建作为他的教官和直接上属, 帮了徐锐很多,甚至最后的转业。   虽然刘建没有对他说,但徐锐也能猜到是刘建在最后周璇,要不然以当时的情况,他不可能被转到运输公司。   所以,在谢灵跟他说了这件事后,徐锐心中就有了决定。   之后他就问过梁丰年给外地人办户口之类的情况。   梁丰年盘踞长县多年,人脉关系不是他可以相比的。这种事情问他更加靠谱。   经过了解才知道,以目前的大环境,给外地人转户口,说麻烦也不麻烦,只要有关系加上理由正当,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梁丰年作为运输公司运输部主任,物资大多不缺,但徐锐前几天找梁丰年问情况的时候还是准备了一斤白糖。   就像谢灵说得,人家不缺是人家的事,但他们必须要尽自己的心意。   徐锐到了队长王晋军家,王晋军已经收拾妥当。   看见徐锐,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锐子来了,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徐锐点点头,说道:“麻烦王叔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大前门,递给王晋军,说道:“叔,这是给您的。你拿着抽。”   大前门当然也是谢灵准备得,在这之前谢灵专门问过刘秋苗,队长的喜好。   徐锐虽说性子冷,但作为队里少有的当过兵又在城里上班的人,很受队里长辈们的待见。王晋军作为队长,也不例外。加上和徐锐他爹徐长喜是老伙计,这会儿也不客气,爽利地接过烟,笑容更大,开口道:“你这小子可比以前有人气多了。”   “对了,锐子啊,那派出所确定行吧!”王晋军在生产队一言九鼎,厉害得很,但面对公社干部,就算是派出所这种工作人员还是很客气得。   前几天锐子跟他说要给徐家的一个外地远方亲戚在南理上户口。   以他和长喜的关系,加上徐锐的面子,他肯定同意。就是怕人派出所不给办。   虽说徐锐已经说过能行,但王晋军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派出所的同志可严厉得很。   这话王晋军问过好几遍,不过徐锐没有不耐烦,开口说道:“放心吧,叔,是我上面的主任给介绍的人。”   徐锐回来南理一年多,队里人只知道他在城里运输公司上班,但具体职位除了徐家众人其他人还真不清楚。   这也是刘秋苗的嘱咐,不让他们说出去。一来是低调,二也是为了避免麻烦。   不过,在队里人看来就算是普通工人也很厉害了。   现在王晋军听到徐锐的说法,立刻就放心了,锐子的上属那可是领导,人家办事肯定行,说道:“那肯定能行。”   果然,去了派出所上户口的时候,当徐锐说出梁丰年和他的名字,那人根本没有多问。更没有提出本人必须在场的要求。   只问了一些基本信息,就把刘建的户口给办下来了。   这边事情办的顺利,徐家,谢灵才醒来。   谢灵躺在炕上伸了个懒腰,然后穿好衣服起身,看了看徐锐留得纸条,然后走出屋子。   堂屋,秋阳秋月正在坐在桌子前看小人书。两人一人拿着一本,坐在板凳上,身子坐得笔直,头低着,聚精会神看着手里的小人书。   谢灵走过去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吃饭了没?”   秋阳秋月闻言抬起头,看见谢灵,然后嘟着嘴说道:“小姨,现在都十点多了。我们七点就起来了。”   “是小姨太懒了。”谢灵有些惭愧,排除昨晚太过折腾的原因,谢灵确实喜欢睡懒觉。大多时候还没两个闺女起的早。   “小姨,姨夫不知道多会儿就出去了。但是他给咱们留了饭,小姨快去吃吧!”   谢灵洗漱完,简单吃了饭把锅洗了,教两个闺女认了会儿字儿,然后带着两个闺女去了徐家老俩口那儿。   谢灵和徐锐周一到周五都要去县城,没有时间来看两位老人,两个闺女白天还要拜托两老照顾。   所以,每个周六周日都会和老俩口一起吃饭。   去的时候谢灵把之前徐锐从单位里带的两斤猪肉都拎在手里。   前面两个闺女蹦蹦跳跳,谢灵拎着猪肉走在后面。   路上不时地遇上熟人。   “灵灵又去你婆婆那儿啊?”田四和几个妇女从前面走过来,看见谢灵笑着打起招呼。   谢灵笑的温和,说道:“是啊,去婆婆家蹭个饭。婶子们这是去哪?”   田四和几个妇女都是笑容满面,一看就是有喜事的样子。听到谢灵的问题,她们也不隐瞒,再说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事儿,所以开口回道:“给徐老大说亲去嘞!”   谢灵心里惊讶,给徐老大说亲?她记得徐老大好像三十多岁,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现在说亲?是不是有点晚了,不过一想想对方木匠的职业,说亲还是比较容易的。   “今天可是个好天气,办啥事都能成嘞!”谢灵面上笑着说道。   “哈哈,灵灵这话说得好。”   说了几句话,两方就告别各走各的了。   这边,田四几人告别谢灵,随即往继续往前走。其中一个妇女看看谢灵的背影,然后轻声说道:“徐家这新媳妇倒是个好的。”   “那可不,也不看是谁保得媒。”这话是田四旁边的田三说得,田三是田四的亲姐姐,而谢灵和徐锐当初订婚就是田四做得中间人。   “嘿,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是徐锐那小子主动看上人家姑娘,然后才让田四做得中间人。是不,田四?”   田四笑笑,说道:“是这样不错。是徐家主动看上谢灵,然后拜托我给两人做得媒。”   “这徐家虽然分家了,但这徐锐小两口还经常去看爹娘。尤其是这新媳妇,我见她去的最勤。不知如此,每次去的时候手里就没空着的时候。别看拿纸包的严严实实的,我猜肯定是好东西,我看弄不准是肉。”   “那刘秋苗对她也不错,你看那俩小丫头天天在秋苗那儿耍。上一次,和秋苗一起呐鞋垫的时候,她还带着两个小丫头,和那两个小丫头亲的很,肯定是当一家人养。”   “唉,你说秋苗这福享的,本来之前徐家分家,大家还笑话人家。结果人家现在反而过得好了,儿子媳妇孝顺,还不用给伺候一家老小,这日子可比以前自在多了。”   “谁说不是呢!”   双方性子都不错,所以才有现在的和睦。这是田四心里的想法,不过也没傻的说出来。   现在不少人羡慕眼红刘秋苗的好日子,都说这家分对了。   但真敢分家的一个也没有,要不就是怕以后老了动不了了儿子儿媳不孝顺,要不就是舍不得手中的权利。   毕竟没分家的时候,婆婆当家负责家里的一切,忙是忙点,但家里所有人都得顺着自己。   要是分家了,手里没钱没粮,谁会搭理你。尤其是,现在的婆婆可不像刘秋苗,大多都喜欢指使媳妇干这个干那个的,谁敢说儿媳妇心里没怨言。   问题很现实,嘴上不说,但大家心里都知道。   谢灵不知道几人的议论,她拎着肉跟在两个闺女身后进了厨房。   厨房里,刘秋苗正在赶面条。   “奶奶,我们来了。”   “奶奶,我来帮你。”   这段时间,秋阳秋月和刘秋苗待的时间最长,称呼也从刚开始地徐奶奶变成奶奶。   现在,刘秋苗是除了谢灵以外,两个闺女最亲的长辈,连徐锐这个正宗的姨夫也比不上。   这会儿,见了刘秋苗两个人叫的亲近。   刘秋苗见了两人,也是笑的开心,见两个小的还要洗手帮忙,笑的越发温和,说道:“你们两个可别来给奶奶添乱,面一会儿就赶好可以下了。”   “那我们可以做什么啊?”   “秋阳秋月帮奶奶看着锅吧,等锅里的水熬了就告诉奶奶一声。”其实,这哪用她们告诉,只不过是刘秋苗不忍两人失望,就随便给两人安排了个事。   果然,秋阳秋月听了立马变得高兴起来。 第69章 徐家日常   谢灵落后两个闺女几步走进厨房, 把纸包放在案板旁边。   “你又往这儿拿干啥子, 上次的还没有吃完。”刘秋苗一看纸包就知道是猪肉。这孩子有个啥好东西不留着,就会往这儿拿。刘秋苗心里熨贴媳妇有心,不过, 还是说了一句。   这小两口刚结婚, 现在又分家了, 刘秋苗就怕俩人不会精打细算过日子, 有个啥也存不住。   所以,这会儿她唠叨开:“有啥好东西得先存着,不要一下就给吃完了,等以后办事真正用到了你们就该着急了。管家方面, 女人终归要比男人细心, 家里的钱粮就得你收着, 这时候可别由着锐子。   锐子每个月从单位领得那点粮食估计他一个人吃就够呛。家里还有没有啦?要是不够就和你几个哥嫂说,和她们拿钱买总比和其他人强。”   谢灵把猪肉放在案板上, 舀了一盆冷水开始洗肉, 听到刘秋苗的话, 笑了笑说道:“还有不少,够几个月的了。”   徐锐单位每个月都发粮食, 不过仅仅徐锐一个人的供应,只有三十斤,不过都是细粮。   所以,谢灵和徐锐加上两个闺女都是早上细粮,晚上粗粮, 配着吃。   一边说着话,谢灵把肉放到案板上。她看看手上的红痕,感觉这水水可真凉啊,谢灵已经好久没有用冷水洗过东西了,凉得手有些红。   “娘,家里的山菇放在哪里?”一边处理肉,谢灵一边问道。   刘秋苗听到她问题,不禁看向谢灵那边,见她把所有的肉都切了,然后惊呼一声,道:“你这大花头,告诉你别切完,你还真就不听。这可是有两斤,切这么多干啥子?”   “这次弄多点,配上山菇和土豆,炖在一起,正好吃面。剩下了也没事,还有晚上和明天呢。”谢灵笑笑,她这次要是不弄完,婆婆该省下来一直存着了。   存个好几天,肉就不好了,人吃着对身体也不好。所以,谢灵干脆把它全做了,婆婆怕坏了浪费也会尽快吃完的。   这是谢灵心里的想法,不过面上还是笑嘻嘻地,说道:“咱们家一大家子呢,咋吃不完,光说徐锐,他那大胃口娘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您儿子有出息,等您下次想吃了,再让他弄。”   听她这么说,刘秋苗真是好气又好笑,肉已经切了,刘秋苗也不再管她,只说道:“山菇在右边的桌子下面,土豆在草袋里,你自己拿。”   “好嘞,您擎等着我的手艺吧。”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徐锐走了进来。   “呦,大忙人回来了。”这是刘秋苗说得,说话时语气里带着埋怨。   徐锐还是一言不发,走进来看看水缸,然后拎着水桶准备去外面打水。   “这孩子”真是,要不是她儿子,她真受不了锐子这性子。   母子间的事情谢灵可不掺和,她没说话,只是埋头做手上的事。   徐锐把水缸填满水,又把厨房里的脏水给倒了,之后洗洗手。   “我去找队长办上户的事了。”这会儿才有时间回复他娘的话。   一旁的谢灵听着有些无语,娘之前问你,你不说,现在办完事才准备说。这是娘重要还是活儿重要?   要是她有这么个儿子,估计也要气死,这情商有些着急。   这么一想,谢灵嘴角弯起。   而正扯面的刘秋苗果然瞪了徐锐一眼,不过想起正事,刘秋苗说道:“给人上户口那事没问题吧?”   徐锐走到谢灵面前夺过她洗土豆的活计,一边回应刘秋苗的话,道:“没问题。”   “那人家没问咱怎么多了个远房亲戚?那亲戚为什么来投靠咱?”刘秋苗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问。”   徐锐话太少,刘秋苗听着不太满意,还是谢灵说道:“娘,徐锐找他的领导说过这件事,估计是人家领导和派出所的同志认识,所以才这么容易。”   说完,碰碰徐锐的胳膊,问道:“是不是这样?”   徐锐一边洗菜,一边说道:“是。”   刘秋苗点点头,把面拿起来放进锅里,说道:“人家之前在部队上帮了你很多,你也要好好报答人家。给人家办好这事,之后人来了你们也得给人安排好住处,能帮得就帮,当然要是超出咱们范围之外得咱也无能为力。”   一边秋阳秋月眼睛看着锅,不时地天天柴火,刘秋苗把面下进锅里,然后看着两人认真的模样,摸摸两人的小脸,说道:“你俩快起来,奶奶在这儿看着就行。”   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   “出去了先洗洗脸和手,你看你俩那小脸熏的。”刘秋苗看看两人的小灰脸,想想两人之前白白净净地小嫩脸,有些心疼,顿时都后悔让两个闺女看火了。   闺女可不像小子,磊磊那小子糙,每天身上在外面耍,身上灰凸凸得,以前捣乱的时候刘秋苗就让他看火。   以前家里没小闺女,她也没注意过这个问题。   秋阳秋月倒不介意,毕竟以前在谢家也帮小姨看过火,两人只仰起小脸朝刘秋苗笑的开心,一点没发觉刘秋苗的情绪。   倒是一旁的谢灵注意到刘秋苗的语气,她笑着道:“俩闺女以前在谢家的时候就帮我看火,两人习惯了。不过,娘,厨房里这个灶台时间长了吧,感觉烟气不太通。”   说完,随即看向两个闺女,温声嘱咐道:“外面盆里有水,就着太阳应该温了,你们俩去洗洗耍吧!”   一旁刘秋苗听到谢灵的话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开始说起灶台的事:“这灶台还是锐子小时候弄得,都这么多年了,也变得老旧了。不过,还能用就将就着用了。”   谢灵说道:“正好下午徐锐没事,让他给您修修吧。”老人闻烟味可不好。   这又不是啥大事,刘秋苗正准备说不用。   这时徐锐也开口说道:“徐文在家,下午我叫上他,把厨房全部修整修整。”厨房确实时间长了。   刘秋苗闻言没再拒绝,这是儿子媳妇的心意,她在拒绝就不好了。   谢灵做了猪肉山菇炖土豆,舍了不少油,照刘秋苗的话说就是:倒这么多油不香才怪。   徐家刘秋苗徐长喜老俩口、谢灵夫妻俩加上两个闺女,吃得饱腾腾得。   面吃没了,菜还有不少,给徐家三兄弟每家送了一碗,然后谢灵把剩下的一大碗菜放在冷水盆里。   提醒刘秋苗道:“娘,您和爹可得早点把菜吃了,虽说这天气不热了,但也得注意。”   刘秋苗点点头,说道:“知道了。”说着,感觉大腿有点疼,停下手中的活计捶捶腿,说道:“以前一直干活的时候腿还不疼,现在闲下来了这腿却疼起来了。”   说着,她自嘲道:“还真不是享福的命。”   现在,刘秋苗在外人眼里非常享福,不用上工不用伺候一家老小,还不用看孩子。   但在徐家四个兄弟还小得时候,刘秋苗却过的艰难。   那会儿上有公公,下有四个儿子,大伯去世后,还得顾着侄子。   所以,刘秋苗和丈夫为了多挣钱,黑天摸地地干重活。   以前一直干着活还看不出来,这不一闲下来反而不好的症状都出来了。   谢灵在一旁安慰:“您可别这么说,娘这毛病早点看出来反而好,要是以后才看出来就晚了。我前几天拿的膏药您也多贴贴,过几天我再给您从医院拿。

Ҷ2019-10-23 01:26:27

是一男一女,两人穿着绿军装,四个口袋的,可不是咱们这种普通同志穿的那种。”   谢灵回过神,笑着道谢,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梁同志,我马上就出去。”   “行,那我先过去了。”   “好。”   “灵灵,你丈夫肯定人很好,要不然转业这么久了,竟然还有战友专门来找他。”   一个星期下来,不仅熟悉的不仅是医院和护士,谢灵和苏芋的关系也变得亲近起来。   关于已经结婚以及家庭情况,谢灵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苏芋已经知道了谢灵的丈夫以前当过兵,转业后,现在在运输公司上班。   苏芋为人质朴,说起话来也十分单纯。   而谢灵听到她这话,噗嗤一笑,仅仅是战友怎么能证明他人好呢!   这是苏芋没见过徐锐,才说这话。要是见了徐锐,说不定就不觉得了。   “苏芋,麻烦你把我的笔记本和笔拿进去了。我去外面看看。”   苏芋接过笔记本和笔,说道:“你快去吧,正好了,我还能借你的笔记本看看。”   每次鲁长敏给她们两人讲解医学知识的时候,两人都拿着笔记本认真做笔记。   可是,谢灵每次记得都比她的全,还详略分明。这点让苏芋十分佩服。   谢灵出了医院大门,看看四周然后走到右前边的大树下。   看到谢灵的身影,顾长勇和刘芳就已经看到她了,见她往这边走,两人也迎上去。   “两位同志好,听医院的工作同志说我丈夫的战友找我。我就赶紧出来。这不一看气质就觉得是您两位找我。”谢灵尽管心里怀疑,但说出的话却是尽显亲近,脸上扬起笑,配上她温和的目光,态度显得十分和善。   这是个长袖善舞的女同志!   这是顾长勇和刘芳两人对徐锐妻子的第一印象。   其实,也就徐锐看谢灵带着高倍滤镜,觉得谢灵聪明但娇嫩需要他的保护。   但在外人看来谢灵是柔中带刚,最会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   起码,在顾长勇和刘芳看来是这样,她们这种人不管严肃也好,温柔也罢,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识人。   不过,两人对谢灵还真讨厌不起来,反而印象不错。   “我们今天来找谢灵同志,是有事求谢灵同志帮忙。”跟聪明人说话,两人也不准备拐弯抹角。刘芳和谢灵一样是女同志,所以由刘芳开口。   在见到两人,也就是自称徐锐战友的两位同志后,谢灵心里就有了底。   不管是不是徐锐的战友,和徐锐关系好不好,但她们应该和徐锐有些渊源。毕竟,两人和她刚开始见徐锐时的气质太像了。   孤独,野性,犀利。甚至包括掩藏的技巧。她刚出来时可完全没注意到两人,可片刻后就发现了。要说她们不是故意的,自己可不相信。   再说,现在在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她们也不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把所有思路在心里过了一遍,谢灵冲两人笑笑,说道:“医院左边那有个木制长椅,咱们就去那儿说吧。”   谢灵和刘芳坐在长椅上,顾长勇站在一边。   “我们和徐锐一个队伍出身,我和他不熟,不过顾长勇和徐锐很熟,两人经常一起出任务。   我们这次来长县,就是想求徐锐一件事。”   谢灵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她说。   “我们老师也就是队伍的总指挥,他的身体有些不太好。现在部队的环境又有些乱,所以我们希望老师能在长县停留一段时间。   甚至于,可以在下面的生产队安家。所以,我们希望徐锐可以帮忙。”   安家,以现在的情况,人口是不能随意变动的,安家也就意味着上户口。可是外来户口是那么随意上的吗?   刘芳说完有些把不准,随即目光看向谢灵,发现她嘴角含着笑,还是十分平静。看不出赞同还是拒绝。   咬咬牙又继续开口:“徐锐当初是老师带进队伍,之后又受到老师的许多的指导和帮助。还有一件事,徐锐可能不知道。他退伍转业,能到运输公司上班也是老师给他动用关系周旋的。   要不然,就算他军衔再高,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待遇。我知道说这些有些不好,我们也没有挟恩图报得意思,但我们是真的希望徐锐可以看在以往的恩情下,帮帮忙。”   谢灵摇摇头,看向刘芳。笑着说道:“刘芳同志,你说了一大通,态度诚恳,语气温和,看似把情况交代了。可是,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比如,这位老师是因为什么好好的医院疗养院不待,非要她们这儿小地方?   让徐锐帮忙会不会牵连到徐锐?      刘芳心里感叹,聪明人就这点不好,最会抓重点。   她十分诚恳地说道:“谢灵同志,其他的事情涉及到一些保密事项,不能和你说。这次来找你,也主要是想让你回去告诉徐锐,和他商量一下。同时也希望你理解,能帮忙劝说一下最好。”   “具体就是这样,徐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谢灵躺在炕上,靠在男人怀里,轻声开口。   “你觉得我在想什么?”徐锐看向怀里的女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回问。   “我觉得你会帮。”   之前那两人不找徐锐来找她说这事,谢灵觉得应该是两人知道徐锐的性子。所以才想进行夫人外交。   可是他们还是不够了解徐锐,更不了解谢灵。   谢灵尊重徐锐的意见,不会因为两人关系亲近就主导徐锐的思想。   而徐锐,确实是冷心冷情,但徐锐注重原则。如果那位老师真的对徐锐有恩,徐锐不会不帮。   所以,她的男人啊,就算性子寡淡,与常人不太相符,但也没有失去做人的基本准则。   徐锐把怀里女人搂的更紧,口中喃喃自语:谢灵,谢灵“我在,怎么了。”被男人抱得有些疼,但谢灵没有抗拒,只温柔地回应。   “我想要你。”   随即,谢灵的“好”字被吞噬在唇齿之间。 第66章 文艺兵   几天后, 顾长勇一行二人低调来到南理生产队。   当初建新房的时候, 徐家的院子建的比较大,院子里依照谢灵的嘱咐,徐锐种上了桃树和樱桃树。   此时, 两个男人站在枯黄的树下。   “徐锐, 真是有谢想到啊!”顾长勇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突然感叹道。   “没想到什么?”虽然帮了他们, 但徐锐并无和他们叙旧的念头, 甚至连见他们都不想见。只不过,欠了教官的人情,他是一定要还清的。   所以,此时此刻徐锐面无表情, 气势冰冷, 一点不像在谢灵面前的舒缓。   “没想到你会帮忙, 没想到你这么快结婚,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出来了。”顾长勇和徐锐除了执行任务以外几乎没有交集, 但要知道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执行任务中。   所以, 他自认对徐锐有几分了解, 徐锐面冷心更冷,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和欲/望, 一点不像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儿。   知道他结婚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乡下结婚早,他不想结,父母也会催。   但是今天见了他,才发现这人在他那位妻子面前和以前相比完全是两个样。   最重要的是气质和精神都有了变化。   他们这种长期在刀口上舔血的人, 表现上看没什么,但其实心里早已变得十分压抑,甚至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生死。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刘芳在执行完一次任务后,经过心里测试和心理辅导,依旧不能恢复正常,后来老师不顾刘芳的反对,就把刘芳转成文艺兵。   可是徐锐现在不一样了,变得有所畏惧,眼睛也不再冷漠。   而那个来源不出意料的话应该就是他那位妻子了。   这样的徐锐真是让他想不到啊!不过,想想这几天和谢灵的接触,她确实是个优秀的女同志。   “你现在再也进不了队伍了!”有所畏惧的兵他见过,但像徐锐这样一双眼睛都在妻子身上的人他却是没见过的。   “是,我执行不了任务了。”徐锐点点头,顾长勇的话他没有反驳。想起谢灵他的神色瞬间柔和下来。   顾长勇听到他这话,彻底笑了起来,说道:“队伍已经没有了,还管能不能进队伍这些干嘛。算了,我和你说说其他事吧!”   “嗯。”   见徐锐又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顾长勇有些好笑。   “徐锐,从以前从现在,你这人都太独了。咱们一起工作两年,怎么说也是战友。以前咱们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太过接触,可是现在,你还是那个鸟样。”   平时严肃沉稳的顾长勇遇到徐锐这块硬石头也话唠起来。   不等徐锐回应,他继续说道:“刘芳在你走之后她就转成了文艺兵,我后来也到了普通部队。两个月前,我和刘芳结婚了。我俩虽然没有那种感情,但相处这么多年亲情也是有的。我们还在部队上,不能离婚,但我觉得这样挺好。”   “刘教官帮过我很多次,我会把刘教官的事情办好。所以,不用你不用这样。”徐锐突然打断顾长勇的话,开口对他说道。   顾长勇严肃沉稳,就算把徐锐当做战友,故友重逢有话要讲,但也不会这么啰嗦。   唯有一点值得他这么套近乎,就是刘教官的事情。   徐锐并不想听他们的事,而已经答应的,既然答应了他就会办好。   顾长勇顿了一下,接着苦笑道:“我都忘了你比我更敏锐。”突然,他又想起老师的叹息:那小子是个天生的猎手,可惜了   院子里气氛沉闷,而堂屋却是一片和谐。   谢灵长袖善舞,见人三分笑,不存恶意。刘芳温和精干,自从转成文艺兵后她周身的气质也变得柔和不少。   两人都带着善意,此时交流起来格外顺利。   “我以前和我爱人还有徐锐他们是一个队伍,所以一年前意外转成文艺兵,我十分不满。不过,后来当文艺兵放了一段时间突然觉得,也挺好的。”刘芳说到这儿,突然有些唏嘘,当时她何止是不满,简直就是抵触极了。   她顾长勇以及徐锐待的队伍,主要是执行一些特级保密任务,一些黑暗的肮脏的任务都由他们来完成。   她执行完一个任务后出现了严重的心理疾病,那时候她正处于严重暴躁的时候,老师还让她转成文艺兵,当时她简直想杀人。   这个杀人不是形容夸张,而是真的要杀人,只不过被老师给制住了。   她清醒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太危险了,要是没有老师,以她当时的状态真的会闯下大祸。   之后她不再抗拒转入文艺队。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当文艺兵也挺好的。   对于她来说轻松至极的训练,更多的则是为将士们表演节目,给予他们精神上的支持。   加上轻松平静的环境,她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一个是纯粹黑暗,无论做多大的贡献都不能为人所知,有的只是军衔上的快速提升。   另一个是纯粹的光明,无论表现得怎么样,都可以得到将士们极大的欢迎和鼓励。   那种感觉太好了,让她彻底爱上了这份职业。   “那你这次也是带着工作来的吧!”谢灵坐在刘芳的旁边,突然说道。   刘芳闻言点点头,说道:“文艺兵也是兵,服从命令执行任务是天职,怎么能擅离职守。这次来长县也是因为北方三大军区要在北方几省招收文艺兵。”   谢灵听到她这话有些惊喜,说道:“文艺兵招收已经开始了吗?生产队的人可以报名吗?”   谢灵此时一脸关切,让刘芳有些讶异,然后开口说道:“已经开始了。我们是考虑过在生产队招人的,也和县招办提过几句,不过不是重点。   而且,最重要的是生产队的人不多不符合条件。”   说道这儿,刘芳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这个时候,文艺兵待遇不错,很多人报名,不过只有几个名额,所以竞争很激烈。包括一些有关系的,也会算在里面。”   就她所知的,长县有五个名额,已经有两个名额被占用了。   “那原则上来说,生产队的女孩儿是可以报名的对吧!”   刘芳点点头,“可以,你有认识的女孩儿想进部队?”   如果谢灵有要她帮忙的事情,她一定尽力帮。   毕竟,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如果徐锐能办成事情,那接下来几年甚至十几年老师都会留在这儿。   她和顾长勇都照顾不到,唯有麻烦谢灵和徐锐。   光靠恩情是不靠谱的,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利益上的交换。   谢灵心里高兴,面上也带着笑意,说道:“出嫁前,我在谢家沟生产队管过宣传队,队里有一个女孩儿唱歌特别好听。她的嗓音条件非常出色,待在乡下可惜了。如果能进部队当文艺兵,也是很好的出路。”   谢灵不像是个说大话的人,而且就算不像谢灵说得那样优秀,只要能看的过去她都能给她弄到文兵队去。   “现在还不晚,我可以给她报上。”刘芳点点头,试着说道。   谢灵摇摇头,有些欣喜又有些犹豫,片刻她开口说道:“这只是我的想法,还不知道那位姑娘和家里人怎么想。得等我问问她们的意见再说。”   刘芳拉住她的手,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她家问问,如果愿意入,正好我看看她的条件,然后给她报上。”   “啊,这不好吧,你们刚来还没坐多久,就让你奔波。”   刘芳摇摇头,手脚利落的拉着谢灵往外走,开口说道:“军人就是遇到什么事就快点做完,哪能拖沓。”   这话,让谢灵不好再拒绝。   走到院子里,谢灵挣脱开刘芳的手,走到徐锐面前。   “我和刘芳骑自行车去谢家沟一趟,你先在家招待顾同志。下午,天气有点凉,带顾同志回家里坐吧。”   徐锐神色柔和,给谢灵整整领子,说道:“好,你去吧,路上小心。晚上我做饭,你早点回来。”   谢灵甜笑道:“好,我早点回来。”   旁边,另外一对夫妻早已目瞪口呆。就去那么一小会儿,这两人活像要几年不见似的。   徐锐和谢灵说完,突然看向刘芳,说道:“刘同志,谢灵没有碰过自行车,所以就麻烦你带她了。”   刘芳:“”这用得着你说?   出了徐家,谢灵给刘芳指路,刘芳带着谢灵往谢家沟去。   下午四点,李春和刚从宣传队排练回来。   正在家里喂鸡,一边给鸡倒食嘴里哼着歌。   “春和?”   突然,她听到一阵喊声,扭过身子看向大门口,然后快速跑向门口。   她一脸惊喜地看向门口的人,笑容满面,开口说道:“谢灵姐,你怎么来我家了?”   谢灵可以说是李春和音乐路上的启蒙导师,去年就算谢灵退出宣传队后,李春和也经常去谢家,或是向谢灵请教一些问题,或是和谢灵谈心。   可以说,她最敬佩的人是谁?毫无疑问是谢灵,最亲近的除了家人也还是谢灵。   所以,此刻见到谢灵李春和的心里除了欣喜还是欣喜。   “我来跟你说件事儿。”谢灵走进门,接过李春和递过来的水,开口说道。   “您有啥事就说,我听着嘞。”李春和给两人倒了水,坐在谢灵的对面,开口说道。   “最近上面来人招文艺兵,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去部队?”此刻,谢灵面上平静,但她心里却有些紧张。   李春和听完直接愣住了?文艺兵?文艺兵?这三个字回荡在她脑海。   半晌后,她开口说道:“我可以吗?我怎么能报?” 第67章 多陪陪她们   在李春和的印象中, 文艺兵穿着庄重的绿军装, 身姿高挑优美,看起来英姿飒爽,绝对是这个年代女孩儿羡慕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 李春和是真的热爱音乐, 而文艺团则是目前最大的舞台, 也是对李春和来说最好的学习深造的平台。   她有些不敢想象, 谢灵姐竟然和她说起这种事情。因为过往谢家沟从没有出过文艺兵。   所以,这时的她面对两人有些愣愣的。   谢灵噗嗤笑开,温声开口:“你怎么不可以,你是我见过唱歌唱的最好的人, 怎么不可以报。不过, 报名时能报上, 但能不能被选上就得看你自己。”   来之前,刘芳的意思她听懂了。只要有刘芳的关系在, 李春和只要基础过得去, 就一定可以被选上。   谢灵不准备拒绝这个人情, 但也不会告诉李春和这件事。   要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选上,李春和就退却了, 谢灵才是真的失望。连一争的信心都没有,这样的人不值得谢灵推荐。   而李春和也没有辜负她的希望,毫不犹豫地猛点头说道:“谢灵姐,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肯定要报。”不报才是傻子。   李春和是大大咧咧的,但她不傻, 以前从来没有过人来生产队招文艺兵。   最近她也没听到消息,只可能是谢灵姐认识人所以才主动给她这个机会。   而跟谢灵姐一起来的旁边穿绿军装的女人,虽然刚刚只介绍了名字没有介绍其他,但李春和感觉应该就是和这个大姐有关。   李春和心中猜测着,而谢灵听到她的回复露出笑容,问道:“不过这种事也算是大事,要不要和你家里人商量一下?”   李春和摇摇头,说道:“我爹我娘还有我奶我弟都不在家,也不用和她们商量,她们要是知道了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现在谁家当了兵可光荣得不得了,更不用说李春和还是文艺兵。   谢灵觉得家里人肯定会不舍李春和走远,又长时间不回家。但不同意肯定不会。   所以她不再考虑这个问题,转而开始向她介绍起刘芳:“刘姐就是负责长县文艺兵的招收,一会儿你可以跟她说说情况,她也会问你一些问题。合适的话就可以定下来。”说话时,谢灵眼神中带着鼓励。   李春和看向刘芳,目光中带着期盼和紧张。-   刘芳没有废话,直接开始问话:   “家庭成分?”   “是贫农。”   “文化程度?”   这个问题问住了李春和,她变得更加紧张,然后有些犹豫地开口:“没上过学。”   刘芳闻言皱眉,这个真是不好办那!   “她之前跟着宣传队的人识字。”   经过谢灵的提醒,李春和眼睛一亮,赶忙说道:“对,我跟着谢灵姐还有小米她们学过不少字。谢灵姐给过我二十张曲谱,曲谱上的歌词我都认得。”   刘芳点点头,这个还有点靠谱。   一旁的谢灵补充道:“春和会看曲谱,学过一些专业地音乐知识。”   刘芳听后有些惊讶,这个可是不常见啊!   点点头表示知道后继续问道:“知道自己的身高和体重吗?”   “啊”这个,李春和挠挠头,这个问题真是问住她了,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高有多重,乡下大多数人都不会在意这个。也没有精准地量过。所以,她摇摇头。   刘芳看向她整个人,李春和明显比谢灵低,但也不算矮。   刘芳仔细打量她片刻,估计了一个数字,一米六左右,应该在标准之上。   至于体重,李春和不属于消瘦型。   “唱几句给我听听。”片刻后,刘芳继续开口。   这个是最简单了,李春和利落点点头,开始唱出声:“万物生长靠太阳”   《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第一句出来,刘芳就眼前一亮,这个声音简直绝了。   沙哑清澈空灵,这个姑娘确实有一副好嗓子。刘芳心中惊喜,这种条件比自己的底线好处好几个度,但刘芳没有打断她。   李春和一旦唱起来,直接进入状态,这时候的她脑海里已经完全没有谢灵刘芳的存在,只一心唱歌。   “雨露滋润禾苗壮不落的太阳。”   李春和以低沉的音调进行收尾,然后才想起屋里的两人,随即看向刘芳,眼神紧张。   而刘芳露出自来到屋里的第一个笑,主动握住李春和的手,温声开口:“李春和同志,你唱歌很有感情,嗓音也很出色。加入文艺团假以时日一定是位优秀的同志。”   最后一句话谢灵也说过,因为李春和的天赋太过明显出众,任何听过她唱歌的专业人员都毫不怀疑。   李春和回握刘芳的手,显得十分激动,刘芳的话显然是对她最好的肯定。   “刘同志,那我这是可以进部队了吗?”   刘芳温和一笑,然后摇摇头,在她紧张的神情下说来说道:“这个得等你去县城体检完才能决定,如果体检过关,那百分之百地没问题。”   李春和激动地使劲儿点头,然后临近握住刘芳的手,说道:“谢谢刘同志。”   然后又看向一旁的谢灵,说道:“谢灵姐,真的太感谢你了。”   李春和此时心中充满感恩,她觉得自从加入宣传队起就处处充满惊喜。   而这一切她最感谢的人就是谢灵了。   说完正事,谢灵和刘芳待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   晚饭,刘芳和顾长勇没在徐家吃直接离开了。   借口是刘芳急着回去工作,至于真正的原因,到底是嫌谢灵夫妻俩都腻歪,还是看出徐锐的不欢迎,只有他们心里知道了。   今天是周六,谢灵不用去医院学习,徐锐不用上班,明天也是休息时间。   所以,两人吃过饭后,谢灵去西屋哄两个闺女睡觉,而徐锐则负责洗锅。   不到十一月,但谢灵早早地就给两个闺女的炕生起了火。   给两个闺女讲完睡前故事,然后摸摸两人的头,对她们温柔一笑,开口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秋阳秋月该睡觉了。”   “小姨,我们今天不想这么早睡。”秋阳躺在暖呼呼的炕上,看向坐在炕边的谢灵说道。   躺在姐姐里边的秋月赞同地点点头,附和姐姐说得话。   谢灵给两个闺女盖好被子,闻言,随口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想这么早睡觉?”   秋阳睁着大眼睛,说道:“星期一到星期五小姨都要早早去县城工作,都没有时间陪我们。可是明天小姨不用早起,所以我们要和小姨多说一会儿话。”   秋月也嘟着嘴开口:“小姨现在和姨夫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了,白天工作,晚上就光顾着陪小姨夫了,都没时间陪我们。”   两人的童言稚语只是单纯的表示不满,想让谢灵多和她们待一会儿。   但是,谢灵听完她们的话,脸瞬间爆红,晚上光顾着陪徐锐!!!   今天还不到八点就哄两个闺女睡觉,还不是因为周一到周五谢灵要早起,而明天谢灵可以睡懒觉,所以他们打算   “今天让你们早点睡,是因为小姨想让你们养好精神。明天咱们一家去奶奶那里吃饭。小姨也多陪陪你们。”   秋阳秋月听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去奶奶家吃饭这个还不稀奇,因为两个人这段时间中午一直在刘秋苗老俩口那吃饭。   可谢灵后面那句多陪陪她们则让她们心里高兴极了。   谢灵看到两个闺女脸上高兴奋色彩,她心里有些愧疚,最近因为忙着在医院学习,都没好好陪过她们。   见两个闺女乖乖闭上眼睛,谢灵亲亲两个闺女额头,温声说道:“睡吧,小姨明天陪你们耍。”   走出西屋,徐锐正好把堂屋门插好。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往睡觉的屋子走去。   这几天一直惦记着谢灵早起,徐锐怕她累着,所以两人一直没有亲热。   现在没有了时间的拘束,两人又食髓知味,不再控制欲/望。   徐锐结婚时,徐良才给他的小黄/书,他一直没有扔掉。   这晚,徐锐彻底对里面的内容进行了实践,谢灵被他折磨得不上不下。   “徐锐,你”此时,谢灵早已经变得昏昏沉沉,但可能对徐锐的怨念太过强烈,躺在炕上,嘴唇微张。   双手搂着徐锐的肩膀,在他耳边骂道。“你混蛋”   嘴上骂着,但那一双眼睛却迷离动人,身体娇软,徐锐看着身下的人,目光变得痴迷。   然后,亲亲她的眼睛,随即接着继续未完的动作。   两人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此时谢灵早已经提不起任何力气,眼睛也睁不开。全程由徐锐给她擦洗身子,换上新的内裤和睡衣。   被子上铺着的床单上面,早已混乱不堪,徐锐把床单扯掉。把谢灵放在被子里面。   谢灵躺在温暖的被子里,她下意识地往外挪了挪。   徐锐注意到她的动作,不自觉地轻笑,然后把她搂在怀里,亲亲她的脸,温声说道:“睡吧。”   第二天,早上六点,徐锐的生物钟自动响起,然后瞬间清醒。 第68章 户口   徐锐没有打扰谢灵, 放轻动作, 穿上衣服起身。-   简单洗漱后,去了厨房,从箱里拿出三个鸡蛋, 准备给谢灵和两个闺女煮鸡蛋吃。   做上水突然想起谢灵的话, 然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鸡蛋也给自己煮了一个。   自从谢灵出嫁, 谢家的锅就被她拿到了徐家。加上徐锐买的新锅一共有两个锅。   为了方便, 徐锐干脆给厨房建了两个灶台,反正有他在徐家的柴火不怕烧没。   一个锅煮鸡蛋另一个锅徐锐滚了小米粥配上红薯和疙瘩。   疙瘩里面被徐锐放了红糖,最后调了个白菜。   早饭很快做好,徐锐舀上饭先吃。   随后, 他把饭温到灶上, 进了卧室。   东屋, 谢灵还在熟睡,徐锐给她盖盖被子, 然后从柜子里给她拿出一套衣服放到炕边的桌子上。   “我去办上户口的事了。中午你先带着两个闺女去娘那儿, 我回来就去找你。”徐锐没上完初中就不念了, 但徐锐的一手钢笔字却是好极了,凌厉大气和他本人很像。   写纸条是谢灵和徐锐的约定, 谁要是出去办事另一个人如果不知道,就留下一张纸条,好让另一个人心中有数。   把纸条压在谢灵衣服的一角,然后转身离开。   徐锐当兵四年,后面两年刘建作为他的教官和直接上属, 帮了徐锐很多,甚至最后的转业。   虽然刘建没有对他说,但徐锐也能猜到是刘建在最后周璇,要不然以当时的情况,他不可能被转到运输公司。   所以,在谢灵跟他说了这件事后,徐锐心中就有了决定。   之后他就问过梁丰年给外地人办户口之类的情况。   梁丰年盘踞长县多年,人脉关系不是他可以相比的。这种事情问他更加靠谱。   经过了解才知道,以目前的大环境,给外地人转户口,说麻烦也不麻烦,只要有关系加上理由正当,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梁丰年作为运输公司运输部主任,物资大多不缺,但徐锐前几天找梁丰年问情况的时候还是准备了一斤白糖。   就像谢灵说得,人家不缺是人家的事,但他们必须要尽自己的心意。   徐锐到了队长王晋军家,王晋军已经收拾妥当。   看见徐锐,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锐子来了,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徐锐点点头,说道:“麻烦王叔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大前门,递给王晋军,说道:“叔,这是给您的。你拿着抽。”   大前门当然也是谢灵准备得,在这之前谢灵专门问过刘秋苗,队长的喜好。   徐锐虽说性子冷,但作为队里少有的当过兵又在城里上班的人,很受队里长辈们的待见。王晋军作为队长,也不例外。加上和徐锐他爹徐长喜是老伙计,这会儿也不客气,爽利地接过烟,笑容更大,开口道:“你这小子可比以前有人气多了。”   “对了,锐子啊,那派出所确定行吧!”王晋军在生产队一言九鼎,厉害得很,但面对公社干部,就算是派出所这种工作人员还是很客气得。   前几天锐子跟他说要给徐家的一个外地远方亲戚在南理上户口。   以他和长喜的关系,加上徐锐的面子,他肯定同意。就是怕人派出所不给办。   虽说徐锐已经说过能行,但王晋军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派出所的同志可严厉得很。   这话王晋军问过好几遍,不过徐锐没有不耐烦,开口说道:“放心吧,叔,是我上面的主任给介绍的人。”   徐锐回来南理一年多,队里人只知道他在城里运输公司上班,但具体职位除了徐家众人其他人还真不清楚。   这也是刘秋苗的嘱咐,不让他们说出去。一来是低调,二也是为了避免麻烦。   不过,在队里人看来就算是普通工人也很厉害了。   现在王晋军听到徐锐的说法,立刻就放心了,锐子的上属那可是领导,人家办事肯定行,说道:“那肯定能行。”   果然,去了派出所上户口的时候,当徐锐说出梁丰年和他的名字,那人根本没有多问。更没有提出本人必须在场的要求。   只问了一些基本信息,就把刘建的户口给办下来了。   这边事情办的顺利,徐家,谢灵才醒来。   谢灵躺在炕上伸了个懒腰,然后穿好衣服起身,看了看徐锐留得纸条,然后走出屋子。   堂屋,秋阳秋月正在坐在桌子前看小人书。两人一人拿着一本,坐在板凳上,身子坐得笔直,头低着,聚精会神看着手里的小人书。   谢灵走过去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吃饭了没?”   秋阳秋月闻言抬起头,看见谢灵,然后嘟着嘴说道:“小姨,现在都十点多了。我们七点就起来了。”   “是小姨太懒了。”谢灵有些惭愧,排除昨晚太过折腾的原因,谢灵确实喜欢睡懒觉。大多时候还没两个闺女起的早。   “小姨,姨夫不知道多会儿就出去了。但是他给咱们留了饭,小姨快去吃吧!”   谢灵洗漱完,简单吃了饭把锅洗了,教两个闺女认了会儿字儿,然后带着两个闺女去了徐家老俩口那儿。   谢灵和徐锐周一到周五都要去县城,没有时间来看两位老人,两个闺女白天还要拜托两老照顾。   所以,每个周六周日都会和老俩口一起吃饭。   去的时候谢灵把之前徐锐从单位里带的两斤猪肉都拎在手里。   前面两个闺女蹦蹦跳跳,谢灵拎着猪肉走在后面。   路上不时地遇上熟人。   “灵灵又去你婆婆那儿啊?”田四和几个妇女从前面走过来,看见谢灵笑着打起招呼。   谢灵笑的温和,说道:“是啊,去婆婆家蹭个饭。婶子们这是去哪?”   田四和几个妇女都是笑容满面,一看就是有喜事的样子。听到谢灵的问题,她们也不隐瞒,再说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事儿,所以开口回道:“给徐老大说亲去嘞!”   谢灵心里惊讶,给徐老大说亲?她记得徐老大好像三十多岁,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现在说亲?是不是有点晚了,不过一想想对方木匠的职业,说亲还是比较容易的。   “今天可是个好天气,办啥事都能成嘞!”谢灵面上笑着说道。   “哈哈,灵灵这话说得好。”   说了几句话,两方就告别各走各的了。   这边,田四几人告别谢灵,随即往继续往前走。其中一个妇女看看谢灵的背影,然后轻声说道:“徐家这新媳妇倒是个好的。”   “那可不,也不看是谁保得媒。”这话是田四旁边的田三说得,田三是田四的亲姐姐,而谢灵和徐锐当初订婚就是田四做得中间人。   “嘿,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是徐锐那小子主动看上人家姑娘,然后才让田四做得中间人。是不,田四?”   田四笑笑,说道:“是这样不错。是徐家主动看上谢灵,然后拜托我给两人做得媒。”   “这徐家虽然分家了,但这徐锐小两口还经常去看爹娘。尤其是这新媳妇,我见她去的最勤。不知如此,每次去的时候手里就没空着的时候。别看拿纸包的严严实实的,我猜肯定是好东西,我看弄不准是肉。”   “那刘秋苗对她也不错,你看那俩小丫头天天在秋苗那儿耍。上一次,和秋苗一起呐鞋垫的时候,她还带着两个小丫头,和那两个小丫头亲的很,肯定是当一家人养。”   “唉,你说秋苗这福享的,本来之前徐家分家,大家还笑话人家。结果人家现在反而过得好了,儿子媳妇孝顺,还不用给伺候一家老小,这日子可比以前自在多了。”   “谁说不是呢!”   双方性子都不错,所以才有现在的和睦。这是田四心里的想法,不过也没傻的说出来。   现在不少人羡慕眼红刘秋苗的好日子,都说这家分对了。   但真敢分家的一个也没有,要不就是怕以后老了动不了了儿子儿媳不孝顺,要不就是舍不得手中的权利。   毕竟没分家的时候,婆婆当家负责家里的一切,忙是忙点,但家里所有人都得顺着自己。   要是分家了,手里没钱没粮,谁会搭理你。尤其是,现在的婆婆可不像刘秋苗,大多都喜欢指使媳妇干这个干那个的,谁敢说儿媳妇心里没怨言。   问题很现实,嘴上不说,但大家心里都知道。   谢灵不知道几人的议论,她拎着肉跟在两个闺女身后进了厨房。   厨房里,刘秋苗正在赶面条。   “奶奶,我们来了。”   “奶奶,我来帮你。”   这段时间,秋阳秋月和刘秋苗待的时间最长,称呼也从刚开始地徐奶奶变成奶奶。   现在,刘秋苗是除了谢灵以外,两个闺女最亲的长辈,连徐锐这个正宗的姨夫也比不上。   这会儿,见了刘秋苗两个人叫的亲近。   刘秋苗见了两人,也是笑的开心,见两个小的还要洗手帮忙,笑的越发温和,说道:“你们两个可别来给奶奶添乱,面一会儿就赶好可以下了。”   “那我们可以做什么啊?”   “秋阳秋月帮奶奶看着锅吧,等锅里的水熬了就告诉奶奶一声。”其实,这哪用她们告诉,只不过是刘秋苗不忍两人失望,就随便给两人安排了个事。   果然,秋阳秋月听了立马变得高兴起来。 第69章 徐家日常   谢灵落后两个闺女几步走进厨房, 把纸包放在案板旁边。   “你又往这儿拿干啥子, 上次的还没有吃完。”刘秋苗一看纸包就知道是猪肉。这孩子有个啥好东西不留着,就会往这儿拿。刘秋苗心里熨贴媳妇有心,不过, 还是说了一句。   这小两口刚结婚, 现在又分家了, 刘秋苗就怕俩人不会精打细算过日子, 有个啥也存不住。   所以,这会儿她唠叨开:“有啥好东西得先存着,不要一下就给吃完了,等以后办事真正用到了你们就该着急了。管家方面, 女人终归要比男人细心, 家里的钱粮就得你收着, 这时候可别由着锐子。   锐子每个月从单位领得那点粮食估计他一个人吃就够呛。家里还有没有啦?要是不够就和你几个哥嫂说,和她们拿钱买总比和其他人强。”   谢灵把猪肉放在案板上, 舀了一盆冷水开始洗肉, 听到刘秋苗的话, 笑了笑说道:“还有不少,够几个月的了。”   徐锐单位每个月都发粮食, 不过仅仅徐锐一个人的供应,只有三十斤,不过都是细粮。   所以,谢灵和徐锐加上两个闺女都是早上细粮,晚上粗粮, 配着吃。   一边说着话,谢灵把肉放到案板上。她看看手上的红痕,感觉这水水可真凉啊,谢灵已经好久没有用冷水洗过东西了,凉得手有些红。   “娘,家里的山菇放在哪里?”一边处理肉,谢灵一边问道。   刘秋苗听到她问题,不禁看向谢灵那边,见她把所有的肉都切了,然后惊呼一声,道:“你这大花头,告诉你别切完,你还真就不听。这可是有两斤,切这么多干啥子?”   “这次弄多点,配上山菇和土豆,炖在一起,正好吃面。剩下了也没事,还有晚上和明天呢。”谢灵笑笑,她这次要是不弄完,婆婆该省下来一直存着了。   存个好几天,肉就不好了,人吃着对身体也不好。所以,谢灵干脆把它全做了,婆婆怕坏了浪费也会尽快吃完的。   这是谢灵心里的想法,不过面上还是笑嘻嘻地,说道:“咱们家一大家子呢,咋吃不完,光说徐锐,他那大胃口娘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您儿子有出息,等您下次想吃了,再让他弄。”   听她这么说,刘秋苗真是好气又好笑,肉已经切了,刘秋苗也不再管她,只说道:“山菇在右边的桌子下面,土豆在草袋里,你自己拿。”   “好嘞,您擎等着我的手艺吧。”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徐锐走了进来。   “呦,大忙人回来了。”这是刘秋苗说得,说话时语气里带着埋怨。   徐锐还是一言不发,走进来看看水缸,然后拎着水桶准备去外面打水。   “这孩子”真是,要不是她儿子,她真受不了锐子这性子。   母子间的事情谢灵可不掺和,她没说话,只是埋头做手上的事。   徐锐把水缸填满水,又把厨房里的脏水给倒了,之后洗洗手。   “我去找队长办上户的事了。”这会儿才有时间回复他娘的话。   一旁的谢灵听着有些无语,娘之前问你,你不说,现在办完事才准备说。这是娘重要还是活儿重要?   要是她有这么个儿子,估计也要气死,这情商有些着急。   这么一想,谢灵嘴角弯起。   而正扯面的刘秋苗果然瞪了徐锐一眼,不过想起正事,刘秋苗说道:“给人上户口那事没问题吧?”   徐锐走到谢灵面前夺过她洗土豆的活计,一边回应刘秋苗的话,道:“没问题。”   “那人家没问咱怎么多了个远房亲戚?那亲戚为什么来投靠咱?”刘秋苗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问。”   徐锐话太少,刘秋苗听着不太满意,还是谢灵说道:“娘,徐锐找他的领导说过这件事,估计是人家领导和派出所的同志认识,所以才这么容易。”   说完,碰碰徐锐的胳膊,问道:“是不是这样?”   徐锐一边洗菜,一边说道:“是。”   刘秋苗点点头,把面拿起来放进锅里,说道:“人家之前在部队上帮了你很多,你也要好好报答人家。给人家办好这事,之后人来了你们也得给人安排好住处,能帮得就帮,当然要是超出咱们范围之外得咱也无能为力。”   一边秋阳秋月眼睛看着锅,不时地天天柴火,刘秋苗把面下进锅里,然后看着两人认真的模样,摸摸两人的小脸,说道:“你俩快起来,奶奶在这儿看着就行。”   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   “出去了先洗洗脸和手,你看你俩那小脸熏的。”刘秋苗看看两人的小灰脸,想想两人之前白白净净地小嫩脸,有些心疼,顿时都后悔让两个闺女看火了。   闺女可不像小子,磊磊那小子糙,每天身上在外面耍,身上灰凸凸得,以前捣乱的时候刘秋苗就让他看火。   以前家里没小闺女,她也没注意过这个问题。   秋阳秋月倒不介意,毕竟以前在谢家也帮小姨看过火,两人只仰起小脸朝刘秋苗笑的开心,一点没发觉刘秋苗的情绪。   倒是一旁的谢灵注意到刘秋苗的语气,她笑着道:“俩闺女以前在谢家的时候就帮我看火,两人习惯了。不过,娘,厨房里这个灶台时间长了吧,感觉烟气不太通。”   说完,随即看向两个闺女,温声嘱咐道:“外面盆里有水,就着太阳应该温了,你们俩去洗洗耍吧!”   一旁刘秋苗听到谢灵的话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开始说起灶台的事:“这灶台还是锐子小时候弄得,都这么多年了,也变得老旧了。不过,还能用就将就着用了。”   谢灵说道:“正好下午徐锐没事,让他给您修修吧。”老人闻烟味可不好。   这又不是啥大事,刘秋苗正准备说不用。   这时徐锐也开口说道:“徐文在家,下午我叫上他,把厨房全部修整修整。”厨房确实时间长了。   刘秋苗闻言没再拒绝,这是儿子媳妇的心意,她在拒绝就不好了。   谢灵做了猪肉山菇炖土豆,舍了不少油,照刘秋苗的话说就是:倒这么多油不香才怪。   徐家刘秋苗徐长喜老俩口、谢灵夫妻俩加上两个闺女,吃得饱腾腾得。   面吃没了,菜还有不少,给徐家三兄弟每家送了一碗,然后谢灵把剩下的一大碗菜放在冷水盆里。   提醒刘秋苗道:“娘,您和爹可得早点把菜吃了,虽说这天气不热了,但也得注意。”   刘秋苗点点头,说道:“知道了。”说着,感觉大腿有点疼,停下手中的活计捶捶腿,说道:“以前一直干活的时候腿还不疼,现在闲下来了这腿却疼起来了。”   说着,她自嘲道:“还真不是享福的命。”   现在,刘秋苗在外人眼里非常享福,不用上工不用伺候一家老小,还不用看孩子。   但在徐家四个兄弟还小得时候,刘秋苗却过的艰难。   那会儿上有公公,下有四个儿子,大伯去世后,还得顾着侄子。   所以,刘秋苗和丈夫为了多挣钱,黑天摸地地干重活。   以前一直干着活还看不出来,这不一闲下来反而不好的症状都出来了。   谢灵在一旁安慰:“您可别这么说,娘这毛病早点看出来反而好,要是以后才看出来就晚了。我前几天拿的膏药您也多贴贴,过几天我再给您从医院拿。

Ԩ2019-10-23 01:26:27

是一男一女,两人穿着绿军装,四个口袋的,可不是咱们这种普通同志穿的那种。”   谢灵回过神,笑着道谢,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梁同志,我马上就出去。”   “行,那我先过去了。”   “好。”   “灵灵,你丈夫肯定人很好,要不然转业这么久了,竟然还有战友专门来找他。”   一个星期下来,不仅熟悉的不仅是医院和护士,谢灵和苏芋的关系也变得亲近起来。   关于已经结婚以及家庭情况,谢灵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苏芋已经知道了谢灵的丈夫以前当过兵,转业后,现在在运输公司上班。   苏芋为人质朴,说起话来也十分单纯。   而谢灵听到她这话,噗嗤一笑,仅仅是战友怎么能证明他人好呢!   这是苏芋没见过徐锐,才说这话。要是见了徐锐,说不定就不觉得了。   “苏芋,麻烦你把我的笔记本和笔拿进去了。我去外面看看。”   苏芋接过笔记本和笔,说道:“你快去吧,正好了,我还能借你的笔记本看看。”   每次鲁长敏给她们两人讲解医学知识的时候,两人都拿着笔记本认真做笔记。   可是,谢灵每次记得都比她的全,还详略分明。这点让苏芋十分佩服。   谢灵出了医院大门,看看四周然后走到右前边的大树下。   看到谢灵的身影,顾长勇和刘芳就已经看到她了,见她往这边走,两人也迎上去。   “两位同志好,听医院的工作同志说我丈夫的战友找我。我就赶紧出来。这不一看气质就觉得是您两位找我。”谢灵尽管心里怀疑,但说出的话却是尽显亲近,脸上扬起笑,配上她温和的目光,态度显得十分和善。   这是个长袖善舞的女同志!   这是顾长勇和刘芳两人对徐锐妻子的第一印象。   其实,也就徐锐看谢灵带着高倍滤镜,觉得谢灵聪明但娇嫩需要他的保护。   但在外人看来谢灵是柔中带刚,最会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   起码,在顾长勇和刘芳看来是这样,她们这种人不管严肃也好,温柔也罢,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识人。   不过,两人对谢灵还真讨厌不起来,反而印象不错。   “我们今天来找谢灵同志,是有事求谢灵同志帮忙。”跟聪明人说话,两人也不准备拐弯抹角。刘芳和谢灵一样是女同志,所以由刘芳开口。   在见到两人,也就是自称徐锐战友的两位同志后,谢灵心里就有了底。   不管是不是徐锐的战友,和徐锐关系好不好,但她们应该和徐锐有些渊源。毕竟,两人和她刚开始见徐锐时的气质太像了。   孤独,野性,犀利。甚至包括掩藏的技巧。她刚出来时可完全没注意到两人,可片刻后就发现了。要说她们不是故意的,自己可不相信。   再说,现在在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她们也不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把所有思路在心里过了一遍,谢灵冲两人笑笑,说道:“医院左边那有个木制长椅,咱们就去那儿说吧。”   谢灵和刘芳坐在长椅上,顾长勇站在一边。   “我们和徐锐一个队伍出身,我和他不熟,不过顾长勇和徐锐很熟,两人经常一起出任务。   我们这次来长县,就是想求徐锐一件事。”   谢灵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她说。   “我们老师也就是队伍的总指挥,他的身体有些不太好。现在部队的环境又有些乱,所以我们希望老师能在长县停留一段时间。   甚至于,可以在下面的生产队安家。所以,我们希望徐锐可以帮忙。”   安家,以现在的情况,人口是不能随意变动的,安家也就意味着上户口。可是外来户口是那么随意上的吗?   刘芳说完有些把不准,随即目光看向谢灵,发现她嘴角含着笑,还是十分平静。看不出赞同还是拒绝。   咬咬牙又继续开口:“徐锐当初是老师带进队伍,之后又受到老师的许多的指导和帮助。还有一件事,徐锐可能不知道。他退伍转业,能到运输公司上班也是老师给他动用关系周旋的。   要不然,就算他军衔再高,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待遇。我知道说这些有些不好,我们也没有挟恩图报得意思,但我们是真的希望徐锐可以看在以往的恩情下,帮帮忙。”   谢灵摇摇头,看向刘芳。笑着说道:“刘芳同志,你说了一大通,态度诚恳,语气温和,看似把情况交代了。可是,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比如,这位老师是因为什么好好的医院疗养院不待,非要她们这儿小地方?   让徐锐帮忙会不会牵连到徐锐?      刘芳心里感叹,聪明人就这点不好,最会抓重点。   她十分诚恳地说道:“谢灵同志,其他的事情涉及到一些保密事项,不能和你说。这次来找你,也主要是想让你回去告诉徐锐,和他商量一下。同时也希望你理解,能帮忙劝说一下最好。”   “具体就是这样,徐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谢灵躺在炕上,靠在男人怀里,轻声开口。   “你觉得我在想什么?”徐锐看向怀里的女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回问。   “我觉得你会帮。”   之前那两人不找徐锐来找她说这事,谢灵觉得应该是两人知道徐锐的性子。所以才想进行夫人外交。   可是他们还是不够了解徐锐,更不了解谢灵。   谢灵尊重徐锐的意见,不会因为两人关系亲近就主导徐锐的思想。   而徐锐,确实是冷心冷情,但徐锐注重原则。如果那位老师真的对徐锐有恩,徐锐不会不帮。   所以,她的男人啊,就算性子寡淡,与常人不太相符,但也没有失去做人的基本准则。   徐锐把怀里女人搂的更紧,口中喃喃自语:谢灵,谢灵“我在,怎么了。”被男人抱得有些疼,但谢灵没有抗拒,只温柔地回应。   “我想要你。”   随即,谢灵的“好”字被吞噬在唇齿之间。 第66章 文艺兵   几天后, 顾长勇一行二人低调来到南理生产队。   当初建新房的时候, 徐家的院子建的比较大,院子里依照谢灵的嘱咐,徐锐种上了桃树和樱桃树。   此时, 两个男人站在枯黄的树下。   “徐锐, 真是有谢想到啊!”顾长勇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突然感叹道。   “没想到什么?”虽然帮了他们, 但徐锐并无和他们叙旧的念头, 甚至连见他们都不想见。只不过,欠了教官的人情,他是一定要还清的。   所以,此时此刻徐锐面无表情, 气势冰冷, 一点不像在谢灵面前的舒缓。   “没想到你会帮忙, 没想到你这么快结婚,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出来了。”顾长勇和徐锐除了执行任务以外几乎没有交集, 但要知道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执行任务中。   所以, 他自认对徐锐有几分了解, 徐锐面冷心更冷,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和欲/望, 一点不像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儿。   知道他结婚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乡下结婚早,他不想结,父母也会催。   但是今天见了他,才发现这人在他那位妻子面前和以前相比完全是两个样。   最重要的是气质和精神都有了变化。   他们这种长期在刀口上舔血的人, 表现上看没什么,但其实心里早已变得十分压抑,甚至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生死。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刘芳在执行完一次任务后,经过心里测试和心理辅导,依旧不能恢复正常,后来老师不顾刘芳的反对,就把刘芳转成文艺兵。   可是徐锐现在不一样了,变得有所畏惧,眼睛也不再冷漠。   而那个来源不出意料的话应该就是他那位妻子了。   这样的徐锐真是让他想不到啊!不过,想想这几天和谢灵的接触,她确实是个优秀的女同志。   “你现在再也进不了队伍了!”有所畏惧的兵他见过,但像徐锐这样一双眼睛都在妻子身上的人他却是没见过的。   “是,我执行不了任务了。”徐锐点点头,顾长勇的话他没有反驳。想起谢灵他的神色瞬间柔和下来。   顾长勇听到他这话,彻底笑了起来,说道:“队伍已经没有了,还管能不能进队伍这些干嘛。算了,我和你说说其他事吧!”   “嗯。”   见徐锐又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顾长勇有些好笑。   “徐锐,从以前从现在,你这人都太独了。咱们一起工作两年,怎么说也是战友。以前咱们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太过接触,可是现在,你还是那个鸟样。”   平时严肃沉稳的顾长勇遇到徐锐这块硬石头也话唠起来。   不等徐锐回应,他继续说道:“刘芳在你走之后她就转成了文艺兵,我后来也到了普通部队。两个月前,我和刘芳结婚了。我俩虽然没有那种感情,但相处这么多年亲情也是有的。我们还在部队上,不能离婚,但我觉得这样挺好。”   “刘教官帮过我很多次,我会把刘教官的事情办好。所以,不用你不用这样。”徐锐突然打断顾长勇的话,开口对他说道。   顾长勇严肃沉稳,就算把徐锐当做战友,故友重逢有话要讲,但也不会这么啰嗦。   唯有一点值得他这么套近乎,就是刘教官的事情。   徐锐并不想听他们的事,而已经答应的,既然答应了他就会办好。   顾长勇顿了一下,接着苦笑道:“我都忘了你比我更敏锐。”突然,他又想起老师的叹息:那小子是个天生的猎手,可惜了   院子里气氛沉闷,而堂屋却是一片和谐。   谢灵长袖善舞,见人三分笑,不存恶意。刘芳温和精干,自从转成文艺兵后她周身的气质也变得柔和不少。   两人都带着善意,此时交流起来格外顺利。   “我以前和我爱人还有徐锐他们是一个队伍,所以一年前意外转成文艺兵,我十分不满。不过,后来当文艺兵放了一段时间突然觉得,也挺好的。”刘芳说到这儿,突然有些唏嘘,当时她何止是不满,简直就是抵触极了。   她顾长勇以及徐锐待的队伍,主要是执行一些特级保密任务,一些黑暗的肮脏的任务都由他们来完成。   她执行完一个任务后出现了严重的心理疾病,那时候她正处于严重暴躁的时候,老师还让她转成文艺兵,当时她简直想杀人。   这个杀人不是形容夸张,而是真的要杀人,只不过被老师给制住了。   她清醒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太危险了,要是没有老师,以她当时的状态真的会闯下大祸。   之后她不再抗拒转入文艺队。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当文艺兵也挺好的。   对于她来说轻松至极的训练,更多的则是为将士们表演节目,给予他们精神上的支持。   加上轻松平静的环境,她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一个是纯粹黑暗,无论做多大的贡献都不能为人所知,有的只是军衔上的快速提升。   另一个是纯粹的光明,无论表现得怎么样,都可以得到将士们极大的欢迎和鼓励。   那种感觉太好了,让她彻底爱上了这份职业。   “那你这次也是带着工作来的吧!”谢灵坐在刘芳的旁边,突然说道。   刘芳闻言点点头,说道:“文艺兵也是兵,服从命令执行任务是天职,怎么能擅离职守。这次来长县也是因为北方三大军区要在北方几省招收文艺兵。”   谢灵听到她这话有些惊喜,说道:“文艺兵招收已经开始了吗?生产队的人可以报名吗?”   谢灵此时一脸关切,让刘芳有些讶异,然后开口说道:“已经开始了。我们是考虑过在生产队招人的,也和县招办提过几句,不过不是重点。   而且,最重要的是生产队的人不多不符合条件。”   说道这儿,刘芳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这个时候,文艺兵待遇不错,很多人报名,不过只有几个名额,所以竞争很激烈。包括一些有关系的,也会算在里面。”   就她所知的,长县有五个名额,已经有两个名额被占用了。   “那原则上来说,生产队的女孩儿是可以报名的对吧!”   刘芳点点头,“可以,你有认识的女孩儿想进部队?”   如果谢灵有要她帮忙的事情,她一定尽力帮。   毕竟,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如果徐锐能办成事情,那接下来几年甚至十几年老师都会留在这儿。   她和顾长勇都照顾不到,唯有麻烦谢灵和徐锐。   光靠恩情是不靠谱的,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利益上的交换。   谢灵心里高兴,面上也带着笑意,说道:“出嫁前,我在谢家沟生产队管过宣传队,队里有一个女孩儿唱歌特别好听。她的嗓音条件非常出色,待在乡下可惜了。如果能进部队当文艺兵,也是很好的出路。”   谢灵不像是个说大话的人,而且就算不像谢灵说得那样优秀,只要能看的过去她都能给她弄到文兵队去。   “现在还不晚,我可以给她报上。”刘芳点点头,试着说道。   谢灵摇摇头,有些欣喜又有些犹豫,片刻她开口说道:“这只是我的想法,还不知道那位姑娘和家里人怎么想。得等我问问她们的意见再说。”   刘芳拉住她的手,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她家问问,如果愿意入,正好我看看她的条件,然后给她报上。”   “啊,这不好吧,你们刚来还没坐多久,就让你奔波。”   刘芳摇摇头,手脚利落的拉着谢灵往外走,开口说道:“军人就是遇到什么事就快点做完,哪能拖沓。”   这话,让谢灵不好再拒绝。   走到院子里,谢灵挣脱开刘芳的手,走到徐锐面前。   “我和刘芳骑自行车去谢家沟一趟,你先在家招待顾同志。下午,天气有点凉,带顾同志回家里坐吧。”   徐锐神色柔和,给谢灵整整领子,说道:“好,你去吧,路上小心。晚上我做饭,你早点回来。”   谢灵甜笑道:“好,我早点回来。”   旁边,另外一对夫妻早已目瞪口呆。就去那么一小会儿,这两人活像要几年不见似的。   徐锐和谢灵说完,突然看向刘芳,说道:“刘同志,谢灵没有碰过自行车,所以就麻烦你带她了。”   刘芳:“”这用得着你说?   出了徐家,谢灵给刘芳指路,刘芳带着谢灵往谢家沟去。   下午四点,李春和刚从宣传队排练回来。   正在家里喂鸡,一边给鸡倒食嘴里哼着歌。   “春和?”   突然,她听到一阵喊声,扭过身子看向大门口,然后快速跑向门口。   她一脸惊喜地看向门口的人,笑容满面,开口说道:“谢灵姐,你怎么来我家了?”   谢灵可以说是李春和音乐路上的启蒙导师,去年就算谢灵退出宣传队后,李春和也经常去谢家,或是向谢灵请教一些问题,或是和谢灵谈心。   可以说,她最敬佩的人是谁?毫无疑问是谢灵,最亲近的除了家人也还是谢灵。   所以,此刻见到谢灵李春和的心里除了欣喜还是欣喜。   “我来跟你说件事儿。”谢灵走进门,接过李春和递过来的水,开口说道。   “您有啥事就说,我听着嘞。”李春和给两人倒了水,坐在谢灵的对面,开口说道。   “最近上面来人招文艺兵,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去部队?”此刻,谢灵面上平静,但她心里却有些紧张。   李春和听完直接愣住了?文艺兵?文艺兵?这三个字回荡在她脑海。   半晌后,她开口说道:“我可以吗?我怎么能报?” 第67章 多陪陪她们   在李春和的印象中, 文艺兵穿着庄重的绿军装, 身姿高挑优美,看起来英姿飒爽,绝对是这个年代女孩儿羡慕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 李春和是真的热爱音乐, 而文艺团则是目前最大的舞台, 也是对李春和来说最好的学习深造的平台。   她有些不敢想象, 谢灵姐竟然和她说起这种事情。因为过往谢家沟从没有出过文艺兵。   所以,这时的她面对两人有些愣愣的。   谢灵噗嗤笑开,温声开口:“你怎么不可以,你是我见过唱歌唱的最好的人, 怎么不可以报。不过, 报名时能报上, 但能不能被选上就得看你自己。”   来之前,刘芳的意思她听懂了。只要有刘芳的关系在, 李春和只要基础过得去, 就一定可以被选上。   谢灵不准备拒绝这个人情, 但也不会告诉李春和这件事。   要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选上,李春和就退却了, 谢灵才是真的失望。连一争的信心都没有,这样的人不值得谢灵推荐。   而李春和也没有辜负她的希望,毫不犹豫地猛点头说道:“谢灵姐,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肯定要报。”不报才是傻子。   李春和是大大咧咧的,但她不傻, 以前从来没有过人来生产队招文艺兵。   最近她也没听到消息,只可能是谢灵姐认识人所以才主动给她这个机会。   而跟谢灵姐一起来的旁边穿绿军装的女人,虽然刚刚只介绍了名字没有介绍其他,但李春和感觉应该就是和这个大姐有关。   李春和心中猜测着,而谢灵听到她的回复露出笑容,问道:“不过这种事也算是大事,要不要和你家里人商量一下?”   李春和摇摇头,说道:“我爹我娘还有我奶我弟都不在家,也不用和她们商量,她们要是知道了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现在谁家当了兵可光荣得不得了,更不用说李春和还是文艺兵。   谢灵觉得家里人肯定会不舍李春和走远,又长时间不回家。但不同意肯定不会。   所以她不再考虑这个问题,转而开始向她介绍起刘芳:“刘姐就是负责长县文艺兵的招收,一会儿你可以跟她说说情况,她也会问你一些问题。合适的话就可以定下来。”说话时,谢灵眼神中带着鼓励。   李春和看向刘芳,目光中带着期盼和紧张。-   刘芳没有废话,直接开始问话:   “家庭成分?”   “是贫农。”   “文化程度?”   这个问题问住了李春和,她变得更加紧张,然后有些犹豫地开口:“没上过学。”   刘芳闻言皱眉,这个真是不好办那!   “她之前跟着宣传队的人识字。”   经过谢灵的提醒,李春和眼睛一亮,赶忙说道:“对,我跟着谢灵姐还有小米她们学过不少字。谢灵姐给过我二十张曲谱,曲谱上的歌词我都认得。”   刘芳点点头,这个还有点靠谱。   一旁的谢灵补充道:“春和会看曲谱,学过一些专业地音乐知识。”   刘芳听后有些惊讶,这个可是不常见啊!   点点头表示知道后继续问道:“知道自己的身高和体重吗?”   “啊”这个,李春和挠挠头,这个问题真是问住她了,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高有多重,乡下大多数人都不会在意这个。也没有精准地量过。所以,她摇摇头。   刘芳看向她整个人,李春和明显比谢灵低,但也不算矮。   刘芳仔细打量她片刻,估计了一个数字,一米六左右,应该在标准之上。   至于体重,李春和不属于消瘦型。   “唱几句给我听听。”片刻后,刘芳继续开口。   这个是最简单了,李春和利落点点头,开始唱出声:“万物生长靠太阳”   《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第一句出来,刘芳就眼前一亮,这个声音简直绝了。   沙哑清澈空灵,这个姑娘确实有一副好嗓子。刘芳心中惊喜,这种条件比自己的底线好处好几个度,但刘芳没有打断她。   李春和一旦唱起来,直接进入状态,这时候的她脑海里已经完全没有谢灵刘芳的存在,只一心唱歌。   “雨露滋润禾苗壮不落的太阳。”   李春和以低沉的音调进行收尾,然后才想起屋里的两人,随即看向刘芳,眼神紧张。   而刘芳露出自来到屋里的第一个笑,主动握住李春和的手,温声开口:“李春和同志,你唱歌很有感情,嗓音也很出色。加入文艺团假以时日一定是位优秀的同志。”   最后一句话谢灵也说过,因为李春和的天赋太过明显出众,任何听过她唱歌的专业人员都毫不怀疑。   李春和回握刘芳的手,显得十分激动,刘芳的话显然是对她最好的肯定。   “刘同志,那我这是可以进部队了吗?”   刘芳温和一笑,然后摇摇头,在她紧张的神情下说来说道:“这个得等你去县城体检完才能决定,如果体检过关,那百分之百地没问题。”   李春和激动地使劲儿点头,然后临近握住刘芳的手,说道:“谢谢刘同志。”   然后又看向一旁的谢灵,说道:“谢灵姐,真的太感谢你了。”   李春和此时心中充满感恩,她觉得自从加入宣传队起就处处充满惊喜。   而这一切她最感谢的人就是谢灵了。   说完正事,谢灵和刘芳待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   晚饭,刘芳和顾长勇没在徐家吃直接离开了。   借口是刘芳急着回去工作,至于真正的原因,到底是嫌谢灵夫妻俩都腻歪,还是看出徐锐的不欢迎,只有他们心里知道了。   今天是周六,谢灵不用去医院学习,徐锐不用上班,明天也是休息时间。   所以,两人吃过饭后,谢灵去西屋哄两个闺女睡觉,而徐锐则负责洗锅。   不到十一月,但谢灵早早地就给两个闺女的炕生起了火。   给两个闺女讲完睡前故事,然后摸摸两人的头,对她们温柔一笑,开口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秋阳秋月该睡觉了。”   “小姨,我们今天不想这么早睡。”秋阳躺在暖呼呼的炕上,看向坐在炕边的谢灵说道。   躺在姐姐里边的秋月赞同地点点头,附和姐姐说得话。   谢灵给两个闺女盖好被子,闻言,随口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想这么早睡觉?”   秋阳睁着大眼睛,说道:“星期一到星期五小姨都要早早去县城工作,都没有时间陪我们。可是明天小姨不用早起,所以我们要和小姨多说一会儿话。”   秋月也嘟着嘴开口:“小姨现在和姨夫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了,白天工作,晚上就光顾着陪小姨夫了,都没时间陪我们。”   两人的童言稚语只是单纯的表示不满,想让谢灵多和她们待一会儿。   但是,谢灵听完她们的话,脸瞬间爆红,晚上光顾着陪徐锐!!!   今天还不到八点就哄两个闺女睡觉,还不是因为周一到周五谢灵要早起,而明天谢灵可以睡懒觉,所以他们打算   “今天让你们早点睡,是因为小姨想让你们养好精神。明天咱们一家去奶奶那里吃饭。小姨也多陪陪你们。”   秋阳秋月听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去奶奶家吃饭这个还不稀奇,因为两个人这段时间中午一直在刘秋苗老俩口那吃饭。   可谢灵后面那句多陪陪她们则让她们心里高兴极了。   谢灵看到两个闺女脸上高兴奋色彩,她心里有些愧疚,最近因为忙着在医院学习,都没好好陪过她们。   见两个闺女乖乖闭上眼睛,谢灵亲亲两个闺女额头,温声说道:“睡吧,小姨明天陪你们耍。”   走出西屋,徐锐正好把堂屋门插好。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往睡觉的屋子走去。   这几天一直惦记着谢灵早起,徐锐怕她累着,所以两人一直没有亲热。   现在没有了时间的拘束,两人又食髓知味,不再控制欲/望。   徐锐结婚时,徐良才给他的小黄/书,他一直没有扔掉。   这晚,徐锐彻底对里面的内容进行了实践,谢灵被他折磨得不上不下。   “徐锐,你”此时,谢灵早已经变得昏昏沉沉,但可能对徐锐的怨念太过强烈,躺在炕上,嘴唇微张。   双手搂着徐锐的肩膀,在他耳边骂道。“你混蛋”   嘴上骂着,但那一双眼睛却迷离动人,身体娇软,徐锐看着身下的人,目光变得痴迷。   然后,亲亲她的眼睛,随即接着继续未完的动作。   两人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此时谢灵早已经提不起任何力气,眼睛也睁不开。全程由徐锐给她擦洗身子,换上新的内裤和睡衣。   被子上铺着的床单上面,早已混乱不堪,徐锐把床单扯掉。把谢灵放在被子里面。   谢灵躺在温暖的被子里,她下意识地往外挪了挪。   徐锐注意到她的动作,不自觉地轻笑,然后把她搂在怀里,亲亲她的脸,温声说道:“睡吧。”   第二天,早上六点,徐锐的生物钟自动响起,然后瞬间清醒。 第68章 户口   徐锐没有打扰谢灵, 放轻动作, 穿上衣服起身。-   简单洗漱后,去了厨房,从箱里拿出三个鸡蛋, 准备给谢灵和两个闺女煮鸡蛋吃。   做上水突然想起谢灵的话, 然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鸡蛋也给自己煮了一个。   自从谢灵出嫁, 谢家的锅就被她拿到了徐家。加上徐锐买的新锅一共有两个锅。   为了方便, 徐锐干脆给厨房建了两个灶台,反正有他在徐家的柴火不怕烧没。   一个锅煮鸡蛋另一个锅徐锐滚了小米粥配上红薯和疙瘩。   疙瘩里面被徐锐放了红糖,最后调了个白菜。   早饭很快做好,徐锐舀上饭先吃。   随后, 他把饭温到灶上, 进了卧室。   东屋, 谢灵还在熟睡,徐锐给她盖盖被子, 然后从柜子里给她拿出一套衣服放到炕边的桌子上。   “我去办上户口的事了。中午你先带着两个闺女去娘那儿, 我回来就去找你。”徐锐没上完初中就不念了, 但徐锐的一手钢笔字却是好极了,凌厉大气和他本人很像。   写纸条是谢灵和徐锐的约定, 谁要是出去办事另一个人如果不知道,就留下一张纸条,好让另一个人心中有数。   把纸条压在谢灵衣服的一角,然后转身离开。   徐锐当兵四年,后面两年刘建作为他的教官和直接上属, 帮了徐锐很多,甚至最后的转业。   虽然刘建没有对他说,但徐锐也能猜到是刘建在最后周璇,要不然以当时的情况,他不可能被转到运输公司。   所以,在谢灵跟他说了这件事后,徐锐心中就有了决定。   之后他就问过梁丰年给外地人办户口之类的情况。   梁丰年盘踞长县多年,人脉关系不是他可以相比的。这种事情问他更加靠谱。   经过了解才知道,以目前的大环境,给外地人转户口,说麻烦也不麻烦,只要有关系加上理由正当,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梁丰年作为运输公司运输部主任,物资大多不缺,但徐锐前几天找梁丰年问情况的时候还是准备了一斤白糖。   就像谢灵说得,人家不缺是人家的事,但他们必须要尽自己的心意。   徐锐到了队长王晋军家,王晋军已经收拾妥当。   看见徐锐,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锐子来了,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徐锐点点头,说道:“麻烦王叔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大前门,递给王晋军,说道:“叔,这是给您的。你拿着抽。”   大前门当然也是谢灵准备得,在这之前谢灵专门问过刘秋苗,队长的喜好。   徐锐虽说性子冷,但作为队里少有的当过兵又在城里上班的人,很受队里长辈们的待见。王晋军作为队长,也不例外。加上和徐锐他爹徐长喜是老伙计,这会儿也不客气,爽利地接过烟,笑容更大,开口道:“你这小子可比以前有人气多了。”   “对了,锐子啊,那派出所确定行吧!”王晋军在生产队一言九鼎,厉害得很,但面对公社干部,就算是派出所这种工作人员还是很客气得。   前几天锐子跟他说要给徐家的一个外地远方亲戚在南理上户口。   以他和长喜的关系,加上徐锐的面子,他肯定同意。就是怕人派出所不给办。   虽说徐锐已经说过能行,但王晋军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派出所的同志可严厉得很。   这话王晋军问过好几遍,不过徐锐没有不耐烦,开口说道:“放心吧,叔,是我上面的主任给介绍的人。”   徐锐回来南理一年多,队里人只知道他在城里运输公司上班,但具体职位除了徐家众人其他人还真不清楚。   这也是刘秋苗的嘱咐,不让他们说出去。一来是低调,二也是为了避免麻烦。   不过,在队里人看来就算是普通工人也很厉害了。   现在王晋军听到徐锐的说法,立刻就放心了,锐子的上属那可是领导,人家办事肯定行,说道:“那肯定能行。”   果然,去了派出所上户口的时候,当徐锐说出梁丰年和他的名字,那人根本没有多问。更没有提出本人必须在场的要求。   只问了一些基本信息,就把刘建的户口给办下来了。   这边事情办的顺利,徐家,谢灵才醒来。   谢灵躺在炕上伸了个懒腰,然后穿好衣服起身,看了看徐锐留得纸条,然后走出屋子。   堂屋,秋阳秋月正在坐在桌子前看小人书。两人一人拿着一本,坐在板凳上,身子坐得笔直,头低着,聚精会神看着手里的小人书。   谢灵走过去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吃饭了没?”   秋阳秋月闻言抬起头,看见谢灵,然后嘟着嘴说道:“小姨,现在都十点多了。我们七点就起来了。”   “是小姨太懒了。”谢灵有些惭愧,排除昨晚太过折腾的原因,谢灵确实喜欢睡懒觉。大多时候还没两个闺女起的早。   “小姨,姨夫不知道多会儿就出去了。但是他给咱们留了饭,小姨快去吃吧!”   谢灵洗漱完,简单吃了饭把锅洗了,教两个闺女认了会儿字儿,然后带着两个闺女去了徐家老俩口那儿。   谢灵和徐锐周一到周五都要去县城,没有时间来看两位老人,两个闺女白天还要拜托两老照顾。   所以,每个周六周日都会和老俩口一起吃饭。   去的时候谢灵把之前徐锐从单位里带的两斤猪肉都拎在手里。   前面两个闺女蹦蹦跳跳,谢灵拎着猪肉走在后面。   路上不时地遇上熟人。   “灵灵又去你婆婆那儿啊?”田四和几个妇女从前面走过来,看见谢灵笑着打起招呼。   谢灵笑的温和,说道:“是啊,去婆婆家蹭个饭。婶子们这是去哪?”   田四和几个妇女都是笑容满面,一看就是有喜事的样子。听到谢灵的问题,她们也不隐瞒,再说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事儿,所以开口回道:“给徐老大说亲去嘞!”   谢灵心里惊讶,给徐老大说亲?她记得徐老大好像三十多岁,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现在说亲?是不是有点晚了,不过一想想对方木匠的职业,说亲还是比较容易的。   “今天可是个好天气,办啥事都能成嘞!”谢灵面上笑着说道。   “哈哈,灵灵这话说得好。”   说了几句话,两方就告别各走各的了。   这边,田四几人告别谢灵,随即往继续往前走。其中一个妇女看看谢灵的背影,然后轻声说道:“徐家这新媳妇倒是个好的。”   “那可不,也不看是谁保得媒。”这话是田四旁边的田三说得,田三是田四的亲姐姐,而谢灵和徐锐当初订婚就是田四做得中间人。   “嘿,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是徐锐那小子主动看上人家姑娘,然后才让田四做得中间人。是不,田四?”   田四笑笑,说道:“是这样不错。是徐家主动看上谢灵,然后拜托我给两人做得媒。”   “这徐家虽然分家了,但这徐锐小两口还经常去看爹娘。尤其是这新媳妇,我见她去的最勤。不知如此,每次去的时候手里就没空着的时候。别看拿纸包的严严实实的,我猜肯定是好东西,我看弄不准是肉。”   “那刘秋苗对她也不错,你看那俩小丫头天天在秋苗那儿耍。上一次,和秋苗一起呐鞋垫的时候,她还带着两个小丫头,和那两个小丫头亲的很,肯定是当一家人养。”   “唉,你说秋苗这福享的,本来之前徐家分家,大家还笑话人家。结果人家现在反而过得好了,儿子媳妇孝顺,还不用给伺候一家老小,这日子可比以前自在多了。”   “谁说不是呢!”   双方性子都不错,所以才有现在的和睦。这是田四心里的想法,不过也没傻的说出来。   现在不少人羡慕眼红刘秋苗的好日子,都说这家分对了。   但真敢分家的一个也没有,要不就是怕以后老了动不了了儿子儿媳不孝顺,要不就是舍不得手中的权利。   毕竟没分家的时候,婆婆当家负责家里的一切,忙是忙点,但家里所有人都得顺着自己。   要是分家了,手里没钱没粮,谁会搭理你。尤其是,现在的婆婆可不像刘秋苗,大多都喜欢指使媳妇干这个干那个的,谁敢说儿媳妇心里没怨言。   问题很现实,嘴上不说,但大家心里都知道。   谢灵不知道几人的议论,她拎着肉跟在两个闺女身后进了厨房。   厨房里,刘秋苗正在赶面条。   “奶奶,我们来了。”   “奶奶,我来帮你。”   这段时间,秋阳秋月和刘秋苗待的时间最长,称呼也从刚开始地徐奶奶变成奶奶。   现在,刘秋苗是除了谢灵以外,两个闺女最亲的长辈,连徐锐这个正宗的姨夫也比不上。   这会儿,见了刘秋苗两个人叫的亲近。   刘秋苗见了两人,也是笑的开心,见两个小的还要洗手帮忙,笑的越发温和,说道:“你们两个可别来给奶奶添乱,面一会儿就赶好可以下了。”   “那我们可以做什么啊?”   “秋阳秋月帮奶奶看着锅吧,等锅里的水熬了就告诉奶奶一声。”其实,这哪用她们告诉,只不过是刘秋苗不忍两人失望,就随便给两人安排了个事。   果然,秋阳秋月听了立马变得高兴起来。 第69章 徐家日常   谢灵落后两个闺女几步走进厨房, 把纸包放在案板旁边。   “你又往这儿拿干啥子, 上次的还没有吃完。”刘秋苗一看纸包就知道是猪肉。这孩子有个啥好东西不留着,就会往这儿拿。刘秋苗心里熨贴媳妇有心,不过, 还是说了一句。   这小两口刚结婚, 现在又分家了, 刘秋苗就怕俩人不会精打细算过日子, 有个啥也存不住。   所以,这会儿她唠叨开:“有啥好东西得先存着,不要一下就给吃完了,等以后办事真正用到了你们就该着急了。管家方面, 女人终归要比男人细心, 家里的钱粮就得你收着, 这时候可别由着锐子。   锐子每个月从单位领得那点粮食估计他一个人吃就够呛。家里还有没有啦?要是不够就和你几个哥嫂说,和她们拿钱买总比和其他人强。”   谢灵把猪肉放在案板上, 舀了一盆冷水开始洗肉, 听到刘秋苗的话, 笑了笑说道:“还有不少,够几个月的了。”   徐锐单位每个月都发粮食, 不过仅仅徐锐一个人的供应,只有三十斤,不过都是细粮。   所以,谢灵和徐锐加上两个闺女都是早上细粮,晚上粗粮, 配着吃。   一边说着话,谢灵把肉放到案板上。她看看手上的红痕,感觉这水水可真凉啊,谢灵已经好久没有用冷水洗过东西了,凉得手有些红。   “娘,家里的山菇放在哪里?”一边处理肉,谢灵一边问道。   刘秋苗听到她问题,不禁看向谢灵那边,见她把所有的肉都切了,然后惊呼一声,道:“你这大花头,告诉你别切完,你还真就不听。这可是有两斤,切这么多干啥子?”   “这次弄多点,配上山菇和土豆,炖在一起,正好吃面。剩下了也没事,还有晚上和明天呢。”谢灵笑笑,她这次要是不弄完,婆婆该省下来一直存着了。   存个好几天,肉就不好了,人吃着对身体也不好。所以,谢灵干脆把它全做了,婆婆怕坏了浪费也会尽快吃完的。   这是谢灵心里的想法,不过面上还是笑嘻嘻地,说道:“咱们家一大家子呢,咋吃不完,光说徐锐,他那大胃口娘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您儿子有出息,等您下次想吃了,再让他弄。”   听她这么说,刘秋苗真是好气又好笑,肉已经切了,刘秋苗也不再管她,只说道:“山菇在右边的桌子下面,土豆在草袋里,你自己拿。”   “好嘞,您擎等着我的手艺吧。”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徐锐走了进来。   “呦,大忙人回来了。”这是刘秋苗说得,说话时语气里带着埋怨。   徐锐还是一言不发,走进来看看水缸,然后拎着水桶准备去外面打水。   “这孩子”真是,要不是她儿子,她真受不了锐子这性子。   母子间的事情谢灵可不掺和,她没说话,只是埋头做手上的事。   徐锐把水缸填满水,又把厨房里的脏水给倒了,之后洗洗手。   “我去找队长办上户的事了。”这会儿才有时间回复他娘的话。   一旁的谢灵听着有些无语,娘之前问你,你不说,现在办完事才准备说。这是娘重要还是活儿重要?   要是她有这么个儿子,估计也要气死,这情商有些着急。   这么一想,谢灵嘴角弯起。   而正扯面的刘秋苗果然瞪了徐锐一眼,不过想起正事,刘秋苗说道:“给人上户口那事没问题吧?”   徐锐走到谢灵面前夺过她洗土豆的活计,一边回应刘秋苗的话,道:“没问题。”   “那人家没问咱怎么多了个远房亲戚?那亲戚为什么来投靠咱?”刘秋苗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问。”   徐锐话太少,刘秋苗听着不太满意,还是谢灵说道:“娘,徐锐找他的领导说过这件事,估计是人家领导和派出所的同志认识,所以才这么容易。”   说完,碰碰徐锐的胳膊,问道:“是不是这样?”   徐锐一边洗菜,一边说道:“是。”   刘秋苗点点头,把面拿起来放进锅里,说道:“人家之前在部队上帮了你很多,你也要好好报答人家。给人家办好这事,之后人来了你们也得给人安排好住处,能帮得就帮,当然要是超出咱们范围之外得咱也无能为力。”   一边秋阳秋月眼睛看着锅,不时地天天柴火,刘秋苗把面下进锅里,然后看着两人认真的模样,摸摸两人的小脸,说道:“你俩快起来,奶奶在这儿看着就行。”   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   “出去了先洗洗脸和手,你看你俩那小脸熏的。”刘秋苗看看两人的小灰脸,想想两人之前白白净净地小嫩脸,有些心疼,顿时都后悔让两个闺女看火了。   闺女可不像小子,磊磊那小子糙,每天身上在外面耍,身上灰凸凸得,以前捣乱的时候刘秋苗就让他看火。   以前家里没小闺女,她也没注意过这个问题。   秋阳秋月倒不介意,毕竟以前在谢家也帮小姨看过火,两人只仰起小脸朝刘秋苗笑的开心,一点没发觉刘秋苗的情绪。   倒是一旁的谢灵注意到刘秋苗的语气,她笑着道:“俩闺女以前在谢家的时候就帮我看火,两人习惯了。不过,娘,厨房里这个灶台时间长了吧,感觉烟气不太通。”   说完,随即看向两个闺女,温声嘱咐道:“外面盆里有水,就着太阳应该温了,你们俩去洗洗耍吧!”   一旁刘秋苗听到谢灵的话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开始说起灶台的事:“这灶台还是锐子小时候弄得,都这么多年了,也变得老旧了。不过,还能用就将就着用了。”   谢灵说道:“正好下午徐锐没事,让他给您修修吧。”老人闻烟味可不好。   这又不是啥大事,刘秋苗正准备说不用。   这时徐锐也开口说道:“徐文在家,下午我叫上他,把厨房全部修整修整。”厨房确实时间长了。   刘秋苗闻言没再拒绝,这是儿子媳妇的心意,她在拒绝就不好了。   谢灵做了猪肉山菇炖土豆,舍了不少油,照刘秋苗的话说就是:倒这么多油不香才怪。   徐家刘秋苗徐长喜老俩口、谢灵夫妻俩加上两个闺女,吃得饱腾腾得。   面吃没了,菜还有不少,给徐家三兄弟每家送了一碗,然后谢灵把剩下的一大碗菜放在冷水盆里。   提醒刘秋苗道:“娘,您和爹可得早点把菜吃了,虽说这天气不热了,但也得注意。”   刘秋苗点点头,说道:“知道了。”说着,感觉大腿有点疼,停下手中的活计捶捶腿,说道:“以前一直干活的时候腿还不疼,现在闲下来了这腿却疼起来了。”   说着,她自嘲道:“还真不是享福的命。”   现在,刘秋苗在外人眼里非常享福,不用上工不用伺候一家老小,还不用看孩子。   但在徐家四个兄弟还小得时候,刘秋苗却过的艰难。   那会儿上有公公,下有四个儿子,大伯去世后,还得顾着侄子。   所以,刘秋苗和丈夫为了多挣钱,黑天摸地地干重活。   以前一直干着活还看不出来,这不一闲下来反而不好的症状都出来了。   谢灵在一旁安慰:“您可别这么说,娘这毛病早点看出来反而好,要是以后才看出来就晚了。我前几天拿的膏药您也多贴贴,过几天我再给您从医院拿。 是一男一女,两人穿着绿军装,四个口袋的,可不是咱们这种普通同志穿的那种。”   谢灵回过神,笑着道谢,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梁同志,我马上就出去。”   “行,那我先过去了。”   “好。”   “灵灵,你丈夫肯定人很好,要不然转业这么久了,竟然还有战友专门来找他。”   一个星期下来,不仅熟悉的不仅是医院和护士,谢灵和苏芋的关系也变得亲近起来。   关于已经结婚以及家庭情况,谢灵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苏芋已经知道了谢灵的丈夫以前当过兵,转业后,现在在运输公司上班。   苏芋为人质朴,说起话来也十分单纯。   而谢灵听到她这话,噗嗤一笑,仅仅是战友怎么能证明他人好呢!   这是苏芋没见过徐锐,才说这话。要是见了徐锐,说不定就不觉得了。   “苏芋,麻烦你把我的笔记本和笔拿进去了。我去外面看看。”   苏芋接过笔记本和笔,说道:“你快去吧,正好了,我还能借你的笔记本看看。”   每次鲁长敏给她们两人讲解医学知识的时候,两人都拿着笔记本认真做笔记。   可是,谢灵每次记得都比她的全,还详略分明。这点让苏芋十分佩服。   谢灵出了医院大门,看看四周然后走到右前边的大树下。   看到谢灵的身影,顾长勇和刘芳就已经看到她了,见她往这边走,两人也迎上去。   “两位同志好,听医院的工作同志说我丈夫的战友找我。我就赶紧出来。这不一看气质就觉得是您两位找我。”谢灵尽管心里怀疑,但说出的话却是尽显亲近,脸上扬起笑,配上她温和的目光,态度显得十分和善。   这是个长袖善舞的女同志!   这是顾长勇和刘芳两人对徐锐妻子的第一印象。   其实,也就徐锐看谢灵带着高倍滤镜,觉得谢灵聪明但娇嫩需要他的保护。   但在外人看来谢灵是柔中带刚,最会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   起码,在顾长勇和刘芳看来是这样,她们这种人不管严肃也好,温柔也罢,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识人。   不过,两人对谢灵还真讨厌不起来,反而印象不错。   “我们今天来找谢灵同志,是有事求谢灵同志帮忙。”跟聪明人说话,两人也不准备拐弯抹角。刘芳和谢灵一样是女同志,所以由刘芳开口。   在见到两人,也就是自称徐锐战友的两位同志后,谢灵心里就有了底。   不管是不是徐锐的战友,和徐锐关系好不好,但她们应该和徐锐有些渊源。毕竟,两人和她刚开始见徐锐时的气质太像了。   孤独,野性,犀利。甚至包括掩藏的技巧。她刚出来时可完全没注意到两人,可片刻后就发现了。要说她们不是故意的,自己可不相信。   再说,现在在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她们也不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把所有思路在心里过了一遍,谢灵冲两人笑笑,说道:“医院左边那有个木制长椅,咱们就去那儿说吧。”   谢灵和刘芳坐在长椅上,顾长勇站在一边。   “我们和徐锐一个队伍出身,我和他不熟,不过顾长勇和徐锐很熟,两人经常一起出任务。   我们这次来长县,就是想求徐锐一件事。”   谢灵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她说。   “我们老师也就是队伍的总指挥,他的身体有些不太好。现在部队的环境又有些乱,所以我们希望老师能在长县停留一段时间。   甚至于,可以在下面的生产队安家。所以,我们希望徐锐可以帮忙。”   安家,以现在的情况,人口是不能随意变动的,安家也就意味着上户口。可是外来户口是那么随意上的吗?   刘芳说完有些把不准,随即目光看向谢灵,发现她嘴角含着笑,还是十分平静。看不出赞同还是拒绝。   咬咬牙又继续开口:“徐锐当初是老师带进队伍,之后又受到老师的许多的指导和帮助。还有一件事,徐锐可能不知道。他退伍转业,能到运输公司上班也是老师给他动用关系周旋的。   要不然,就算他军衔再高,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待遇。我知道说这些有些不好,我们也没有挟恩图报得意思,但我们是真的希望徐锐可以看在以往的恩情下,帮帮忙。”   谢灵摇摇头,看向刘芳。笑着说道:“刘芳同志,你说了一大通,态度诚恳,语气温和,看似把情况交代了。可是,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比如,这位老师是因为什么好好的医院疗养院不待,非要她们这儿小地方?   让徐锐帮忙会不会牵连到徐锐?      刘芳心里感叹,聪明人就这点不好,最会抓重点。   她十分诚恳地说道:“谢灵同志,其他的事情涉及到一些保密事项,不能和你说。这次来找你,也主要是想让你回去告诉徐锐,和他商量一下。同时也希望你理解,能帮忙劝说一下最好。”   “具体就是这样,徐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谢灵躺在炕上,靠在男人怀里,轻声开口。   “你觉得我在想什么?”徐锐看向怀里的女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回问。   “我觉得你会帮。”   之前那两人不找徐锐来找她说这事,谢灵觉得应该是两人知道徐锐的性子。所以才想进行夫人外交。   可是他们还是不够了解徐锐,更不了解谢灵。   谢灵尊重徐锐的意见,不会因为两人关系亲近就主导徐锐的思想。   而徐锐,确实是冷心冷情,但徐锐注重原则。如果那位老师真的对徐锐有恩,徐锐不会不帮。   所以,她的男人啊,就算性子寡淡,与常人不太相符,但也没有失去做人的基本准则。   徐锐把怀里女人搂的更紧,口中喃喃自语:谢灵,谢灵“我在,怎么了。”被男人抱得有些疼,但谢灵没有抗拒,只温柔地回应。   “我想要你。”   随即,谢灵的“好”字被吞噬在唇齿之间。 第66章 文艺兵   几天后, 顾长勇一行二人低调来到南理生产队。   当初建新房的时候, 徐家的院子建的比较大,院子里依照谢灵的嘱咐,徐锐种上了桃树和樱桃树。   此时, 两个男人站在枯黄的树下。   “徐锐, 真是有谢想到啊!”顾长勇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突然感叹道。   “没想到什么?”虽然帮了他们, 但徐锐并无和他们叙旧的念头, 甚至连见他们都不想见。只不过,欠了教官的人情,他是一定要还清的。   所以,此时此刻徐锐面无表情, 气势冰冷, 一点不像在谢灵面前的舒缓。   “没想到你会帮忙, 没想到你这么快结婚,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出来了。”顾长勇和徐锐除了执行任务以外几乎没有交集, 但要知道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执行任务中。   所以, 他自认对徐锐有几分了解, 徐锐面冷心更冷,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和欲/望, 一点不像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儿。   知道他结婚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乡下结婚早,他不想结,父母也会催。   但是今天见了他,才发现这人在他那位妻子面前和以前相比完全是两个样。   最重要的是气质和精神都有了变化。   他们这种长期在刀口上舔血的人, 表现上看没什么,但其实心里早已变得十分压抑,甚至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生死。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刘芳在执行完一次任务后,经过心里测试和心理辅导,依旧不能恢复正常,后来老师不顾刘芳的反对,就把刘芳转成文艺兵。   可是徐锐现在不一样了,变得有所畏惧,眼睛也不再冷漠。   而那个来源不出意料的话应该就是他那位妻子了。   这样的徐锐真是让他想不到啊!不过,想想这几天和谢灵的接触,她确实是个优秀的女同志。   “你现在再也进不了队伍了!”有所畏惧的兵他见过,但像徐锐这样一双眼睛都在妻子身上的人他却是没见过的。   “是,我执行不了任务了。”徐锐点点头,顾长勇的话他没有反驳。想起谢灵他的神色瞬间柔和下来。   顾长勇听到他这话,彻底笑了起来,说道:“队伍已经没有了,还管能不能进队伍这些干嘛。算了,我和你说说其他事吧!”   “嗯。”   见徐锐又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顾长勇有些好笑。   “徐锐,从以前从现在,你这人都太独了。咱们一起工作两年,怎么说也是战友。以前咱们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太过接触,可是现在,你还是那个鸟样。”   平时严肃沉稳的顾长勇遇到徐锐这块硬石头也话唠起来。   不等徐锐回应,他继续说道:“刘芳在你走之后她就转成了文艺兵,我后来也到了普通部队。两个月前,我和刘芳结婚了。我俩虽然没有那种感情,但相处这么多年亲情也是有的。我们还在部队上,不能离婚,但我觉得这样挺好。”   “刘教官帮过我很多次,我会把刘教官的事情办好。所以,不用你不用这样。”徐锐突然打断顾长勇的话,开口对他说道。   顾长勇严肃沉稳,就算把徐锐当做战友,故友重逢有话要讲,但也不会这么啰嗦。   唯有一点值得他这么套近乎,就是刘教官的事情。   徐锐并不想听他们的事,而已经答应的,既然答应了他就会办好。   顾长勇顿了一下,接着苦笑道:“我都忘了你比我更敏锐。”突然,他又想起老师的叹息:那小子是个天生的猎手,可惜了   院子里气氛沉闷,而堂屋却是一片和谐。   谢灵长袖善舞,见人三分笑,不存恶意。刘芳温和精干,自从转成文艺兵后她周身的气质也变得柔和不少。   两人都带着善意,此时交流起来格外顺利。   “我以前和我爱人还有徐锐他们是一个队伍,所以一年前意外转成文艺兵,我十分不满。不过,后来当文艺兵放了一段时间突然觉得,也挺好的。”刘芳说到这儿,突然有些唏嘘,当时她何止是不满,简直就是抵触极了。   她顾长勇以及徐锐待的队伍,主要是执行一些特级保密任务,一些黑暗的肮脏的任务都由他们来完成。   她执行完一个任务后出现了严重的心理疾病,那时候她正处于严重暴躁的时候,老师还让她转成文艺兵,当时她简直想杀人。   这个杀人不是形容夸张,而是真的要杀人,只不过被老师给制住了。   她清醒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太危险了,要是没有老师,以她当时的状态真的会闯下大祸。   之后她不再抗拒转入文艺队。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当文艺兵也挺好的。   对于她来说轻松至极的训练,更多的则是为将士们表演节目,给予他们精神上的支持。   加上轻松平静的环境,她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一个是纯粹黑暗,无论做多大的贡献都不能为人所知,有的只是军衔上的快速提升。   另一个是纯粹的光明,无论表现得怎么样,都可以得到将士们极大的欢迎和鼓励。   那种感觉太好了,让她彻底爱上了这份职业。   “那你这次也是带着工作来的吧!”谢灵坐在刘芳的旁边,突然说道。   刘芳闻言点点头,说道:“文艺兵也是兵,服从命令执行任务是天职,怎么能擅离职守。这次来长县也是因为北方三大军区要在北方几省招收文艺兵。”   谢灵听到她这话有些惊喜,说道:“文艺兵招收已经开始了吗?生产队的人可以报名吗?”   谢灵此时一脸关切,让刘芳有些讶异,然后开口说道:“已经开始了。我们是考虑过在生产队招人的,也和县招办提过几句,不过不是重点。   而且,最重要的是生产队的人不多不符合条件。”   说道这儿,刘芳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这个时候,文艺兵待遇不错,很多人报名,不过只有几个名额,所以竞争很激烈。包括一些有关系的,也会算在里面。”   就她所知的,长县有五个名额,已经有两个名额被占用了。   “那原则上来说,生产队的女孩儿是可以报名的对吧!”   刘芳点点头,“可以,你有认识的女孩儿想进部队?”   如果谢灵有要她帮忙的事情,她一定尽力帮。   毕竟,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如果徐锐能办成事情,那接下来几年甚至十几年老师都会留在这儿。   她和顾长勇都照顾不到,唯有麻烦谢灵和徐锐。   光靠恩情是不靠谱的,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利益上的交换。   谢灵心里高兴,面上也带着笑意,说道:“出嫁前,我在谢家沟生产队管过宣传队,队里有一个女孩儿唱歌特别好听。她的嗓音条件非常出色,待在乡下可惜了。如果能进部队当文艺兵,也是很好的出路。”   谢灵不像是个说大话的人,而且就算不像谢灵说得那样优秀,只要能看的过去她都能给她弄到文兵队去。   “现在还不晚,我可以给她报上。”刘芳点点头,试着说道。   谢灵摇摇头,有些欣喜又有些犹豫,片刻她开口说道:“这只是我的想法,还不知道那位姑娘和家里人怎么想。得等我问问她们的意见再说。”   刘芳拉住她的手,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她家问问,如果愿意入,正好我看看她的条件,然后给她报上。”   “啊,这不好吧,你们刚来还没坐多久,就让你奔波。”   刘芳摇摇头,手脚利落的拉着谢灵往外走,开口说道:“军人就是遇到什么事就快点做完,哪能拖沓。”   这话,让谢灵不好再拒绝。   走到院子里,谢灵挣脱开刘芳的手,走到徐锐面前。   “我和刘芳骑自行车去谢家沟一趟,你先在家招待顾同志。下午,天气有点凉,带顾同志回家里坐吧。”   徐锐神色柔和,给谢灵整整领子,说道:“好,你去吧,路上小心。晚上我做饭,你早点回来。”   谢灵甜笑道:“好,我早点回来。”   旁边,另外一对夫妻早已目瞪口呆。就去那么一小会儿,这两人活像要几年不见似的。   徐锐和谢灵说完,突然看向刘芳,说道:“刘同志,谢灵没有碰过自行车,所以就麻烦你带她了。”   刘芳:“”这用得着你说?   出了徐家,谢灵给刘芳指路,刘芳带着谢灵往谢家沟去。   下午四点,李春和刚从宣传队排练回来。   正在家里喂鸡,一边给鸡倒食嘴里哼着歌。   “春和?”   突然,她听到一阵喊声,扭过身子看向大门口,然后快速跑向门口。   她一脸惊喜地看向门口的人,笑容满面,开口说道:“谢灵姐,你怎么来我家了?”   谢灵可以说是李春和音乐路上的启蒙导师,去年就算谢灵退出宣传队后,李春和也经常去谢家,或是向谢灵请教一些问题,或是和谢灵谈心。   可以说,她最敬佩的人是谁?毫无疑问是谢灵,最亲近的除了家人也还是谢灵。   所以,此刻见到谢灵李春和的心里除了欣喜还是欣喜。   “我来跟你说件事儿。”谢灵走进门,接过李春和递过来的水,开口说道。   “您有啥事就说,我听着嘞。”李春和给两人倒了水,坐在谢灵的对面,开口说道。   “最近上面来人招文艺兵,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去部队?”此刻,谢灵面上平静,但她心里却有些紧张。   李春和听完直接愣住了?文艺兵?文艺兵?这三个字回荡在她脑海。   半晌后,她开口说道:“我可以吗?我怎么能报?” 第67章 多陪陪她们   在李春和的印象中, 文艺兵穿着庄重的绿军装, 身姿高挑优美,看起来英姿飒爽,绝对是这个年代女孩儿羡慕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 李春和是真的热爱音乐, 而文艺团则是目前最大的舞台, 也是对李春和来说最好的学习深造的平台。   她有些不敢想象, 谢灵姐竟然和她说起这种事情。因为过往谢家沟从没有出过文艺兵。   所以,这时的她面对两人有些愣愣的。   谢灵噗嗤笑开,温声开口:“你怎么不可以,你是我见过唱歌唱的最好的人, 怎么不可以报。不过, 报名时能报上, 但能不能被选上就得看你自己。”   来之前,刘芳的意思她听懂了。只要有刘芳的关系在, 李春和只要基础过得去, 就一定可以被选上。   谢灵不准备拒绝这个人情, 但也不会告诉李春和这件事。   要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选上,李春和就退却了, 谢灵才是真的失望。连一争的信心都没有,这样的人不值得谢灵推荐。   而李春和也没有辜负她的希望,毫不犹豫地猛点头说道:“谢灵姐,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肯定要报。”不报才是傻子。   李春和是大大咧咧的,但她不傻, 以前从来没有过人来生产队招文艺兵。   最近她也没听到消息,只可能是谢灵姐认识人所以才主动给她这个机会。   而跟谢灵姐一起来的旁边穿绿军装的女人,虽然刚刚只介绍了名字没有介绍其他,但李春和感觉应该就是和这个大姐有关。   李春和心中猜测着,而谢灵听到她的回复露出笑容,问道:“不过这种事也算是大事,要不要和你家里人商量一下?”   李春和摇摇头,说道:“我爹我娘还有我奶我弟都不在家,也不用和她们商量,她们要是知道了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现在谁家当了兵可光荣得不得了,更不用说李春和还是文艺兵。   谢灵觉得家里人肯定会不舍李春和走远,又长时间不回家。但不同意肯定不会。   所以她不再考虑这个问题,转而开始向她介绍起刘芳:“刘姐就是负责长县文艺兵的招收,一会儿你可以跟她说说情况,她也会问你一些问题。合适的话就可以定下来。”说话时,谢灵眼神中带着鼓励。   李春和看向刘芳,目光中带着期盼和紧张。-   刘芳没有废话,直接开始问话:   “家庭成分?”   “是贫农。”   “文化程度?”   这个问题问住了李春和,她变得更加紧张,然后有些犹豫地开口:“没上过学。”   刘芳闻言皱眉,这个真是不好办那!   “她之前跟着宣传队的人识字。”   经过谢灵的提醒,李春和眼睛一亮,赶忙说道:“对,我跟着谢灵姐还有小米她们学过不少字。谢灵姐给过我二十张曲谱,曲谱上的歌词我都认得。”   刘芳点点头,这个还有点靠谱。   一旁的谢灵补充道:“春和会看曲谱,学过一些专业地音乐知识。”   刘芳听后有些惊讶,这个可是不常见啊!   点点头表示知道后继续问道:“知道自己的身高和体重吗?”   “啊”这个,李春和挠挠头,这个问题真是问住她了,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高有多重,乡下大多数人都不会在意这个。也没有精准地量过。所以,她摇摇头。   刘芳看向她整个人,李春和明显比谢灵低,但也不算矮。   刘芳仔细打量她片刻,估计了一个数字,一米六左右,应该在标准之上。   至于体重,李春和不属于消瘦型。   “唱几句给我听听。”片刻后,刘芳继续开口。   这个是最简单了,李春和利落点点头,开始唱出声:“万物生长靠太阳”   《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第一句出来,刘芳就眼前一亮,这个声音简直绝了。   沙哑清澈空灵,这个姑娘确实有一副好嗓子。刘芳心中惊喜,这种条件比自己的底线好处好几个度,但刘芳没有打断她。   李春和一旦唱起来,直接进入状态,这时候的她脑海里已经完全没有谢灵刘芳的存在,只一心唱歌。   “雨露滋润禾苗壮不落的太阳。”   李春和以低沉的音调进行收尾,然后才想起屋里的两人,随即看向刘芳,眼神紧张。   而刘芳露出自来到屋里的第一个笑,主动握住李春和的手,温声开口:“李春和同志,你唱歌很有感情,嗓音也很出色。加入文艺团假以时日一定是位优秀的同志。”   最后一句话谢灵也说过,因为李春和的天赋太过明显出众,任何听过她唱歌的专业人员都毫不怀疑。   李春和回握刘芳的手,显得十分激动,刘芳的话显然是对她最好的肯定。   “刘同志,那我这是可以进部队了吗?”   刘芳温和一笑,然后摇摇头,在她紧张的神情下说来说道:“这个得等你去县城体检完才能决定,如果体检过关,那百分之百地没问题。”   李春和激动地使劲儿点头,然后临近握住刘芳的手,说道:“谢谢刘同志。”   然后又看向一旁的谢灵,说道:“谢灵姐,真的太感谢你了。”   李春和此时心中充满感恩,她觉得自从加入宣传队起就处处充满惊喜。   而这一切她最感谢的人就是谢灵了。   说完正事,谢灵和刘芳待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   晚饭,刘芳和顾长勇没在徐家吃直接离开了。   借口是刘芳急着回去工作,至于真正的原因,到底是嫌谢灵夫妻俩都腻歪,还是看出徐锐的不欢迎,只有他们心里知道了。   今天是周六,谢灵不用去医院学习,徐锐不用上班,明天也是休息时间。   所以,两人吃过饭后,谢灵去西屋哄两个闺女睡觉,而徐锐则负责洗锅。   不到十一月,但谢灵早早地就给两个闺女的炕生起了火。   给两个闺女讲完睡前故事,然后摸摸两人的头,对她们温柔一笑,开口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秋阳秋月该睡觉了。”   “小姨,我们今天不想这么早睡。”秋阳躺在暖呼呼的炕上,看向坐在炕边的谢灵说道。   躺在姐姐里边的秋月赞同地点点头,附和姐姐说得话。   谢灵给两个闺女盖好被子,闻言,随口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想这么早睡觉?”   秋阳睁着大眼睛,说道:“星期一到星期五小姨都要早早去县城工作,都没有时间陪我们。可是明天小姨不用早起,所以我们要和小姨多说一会儿话。”   秋月也嘟着嘴开口:“小姨现在和姨夫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了,白天工作,晚上就光顾着陪小姨夫了,都没时间陪我们。”   两人的童言稚语只是单纯的表示不满,想让谢灵多和她们待一会儿。   但是,谢灵听完她们的话,脸瞬间爆红,晚上光顾着陪徐锐!!!   今天还不到八点就哄两个闺女睡觉,还不是因为周一到周五谢灵要早起,而明天谢灵可以睡懒觉,所以他们打算   “今天让你们早点睡,是因为小姨想让你们养好精神。明天咱们一家去奶奶那里吃饭。小姨也多陪陪你们。”   秋阳秋月听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去奶奶家吃饭这个还不稀奇,因为两个人这段时间中午一直在刘秋苗老俩口那吃饭。   可谢灵后面那句多陪陪她们则让她们心里高兴极了。   谢灵看到两个闺女脸上高兴奋色彩,她心里有些愧疚,最近因为忙着在医院学习,都没好好陪过她们。   见两个闺女乖乖闭上眼睛,谢灵亲亲两个闺女额头,温声说道:“睡吧,小姨明天陪你们耍。”   走出西屋,徐锐正好把堂屋门插好。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往睡觉的屋子走去。   这几天一直惦记着谢灵早起,徐锐怕她累着,所以两人一直没有亲热。   现在没有了时间的拘束,两人又食髓知味,不再控制欲/望。   徐锐结婚时,徐良才给他的小黄/书,他一直没有扔掉。   这晚,徐锐彻底对里面的内容进行了实践,谢灵被他折磨得不上不下。   “徐锐,你”此时,谢灵早已经变得昏昏沉沉,但可能对徐锐的怨念太过强烈,躺在炕上,嘴唇微张。   双手搂着徐锐的肩膀,在他耳边骂道。“你混蛋”   嘴上骂着,但那一双眼睛却迷离动人,身体娇软,徐锐看着身下的人,目光变得痴迷。   然后,亲亲她的眼睛,随即接着继续未完的动作。   两人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此时谢灵早已经提不起任何力气,眼睛也睁不开。全程由徐锐给她擦洗身子,换上新的内裤和睡衣。   被子上铺着的床单上面,早已混乱不堪,徐锐把床单扯掉。把谢灵放在被子里面。   谢灵躺在温暖的被子里,她下意识地往外挪了挪。   徐锐注意到她的动作,不自觉地轻笑,然后把她搂在怀里,亲亲她的脸,温声说道:“睡吧。”   第二天,早上六点,徐锐的生物钟自动响起,然后瞬间清醒。 第68章 户口   徐锐没有打扰谢灵, 放轻动作, 穿上衣服起身。-   简单洗漱后,去了厨房,从箱里拿出三个鸡蛋, 准备给谢灵和两个闺女煮鸡蛋吃。   做上水突然想起谢灵的话, 然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鸡蛋也给自己煮了一个。   自从谢灵出嫁, 谢家的锅就被她拿到了徐家。加上徐锐买的新锅一共有两个锅。   为了方便, 徐锐干脆给厨房建了两个灶台,反正有他在徐家的柴火不怕烧没。   一个锅煮鸡蛋另一个锅徐锐滚了小米粥配上红薯和疙瘩。   疙瘩里面被徐锐放了红糖,最后调了个白菜。   早饭很快做好,徐锐舀上饭先吃。   随后, 他把饭温到灶上, 进了卧室。   东屋, 谢灵还在熟睡,徐锐给她盖盖被子, 然后从柜子里给她拿出一套衣服放到炕边的桌子上。   “我去办上户口的事了。中午你先带着两个闺女去娘那儿, 我回来就去找你。”徐锐没上完初中就不念了, 但徐锐的一手钢笔字却是好极了,凌厉大气和他本人很像。   写纸条是谢灵和徐锐的约定, 谁要是出去办事另一个人如果不知道,就留下一张纸条,好让另一个人心中有数。   把纸条压在谢灵衣服的一角,然后转身离开。   徐锐当兵四年,后面两年刘建作为他的教官和直接上属, 帮了徐锐很多,甚至最后的转业。   虽然刘建没有对他说,但徐锐也能猜到是刘建在最后周璇,要不然以当时的情况,他不可能被转到运输公司。   所以,在谢灵跟他说了这件事后,徐锐心中就有了决定。   之后他就问过梁丰年给外地人办户口之类的情况。   梁丰年盘踞长县多年,人脉关系不是他可以相比的。这种事情问他更加靠谱。   经过了解才知道,以目前的大环境,给外地人转户口,说麻烦也不麻烦,只要有关系加上理由正当,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梁丰年作为运输公司运输部主任,物资大多不缺,但徐锐前几天找梁丰年问情况的时候还是准备了一斤白糖。   就像谢灵说得,人家不缺是人家的事,但他们必须要尽自己的心意。   徐锐到了队长王晋军家,王晋军已经收拾妥当。   看见徐锐,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锐子来了,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徐锐点点头,说道:“麻烦王叔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大前门,递给王晋军,说道:“叔,这是给您的。你拿着抽。”   大前门当然也是谢灵准备得,在这之前谢灵专门问过刘秋苗,队长的喜好。   徐锐虽说性子冷,但作为队里少有的当过兵又在城里上班的人,很受队里长辈们的待见。王晋军作为队长,也不例外。加上和徐锐他爹徐长喜是老伙计,这会儿也不客气,爽利地接过烟,笑容更大,开口道:“你这小子可比以前有人气多了。”   “对了,锐子啊,那派出所确定行吧!”王晋军在生产队一言九鼎,厉害得很,但面对公社干部,就算是派出所这种工作人员还是很客气得。   前几天锐子跟他说要给徐家的一个外地远方亲戚在南理上户口。   以他和长喜的关系,加上徐锐的面子,他肯定同意。就是怕人派出所不给办。   虽说徐锐已经说过能行,但王晋军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派出所的同志可严厉得很。   这话王晋军问过好几遍,不过徐锐没有不耐烦,开口说道:“放心吧,叔,是我上面的主任给介绍的人。”   徐锐回来南理一年多,队里人只知道他在城里运输公司上班,但具体职位除了徐家众人其他人还真不清楚。   这也是刘秋苗的嘱咐,不让他们说出去。一来是低调,二也是为了避免麻烦。   不过,在队里人看来就算是普通工人也很厉害了。   现在王晋军听到徐锐的说法,立刻就放心了,锐子的上属那可是领导,人家办事肯定行,说道:“那肯定能行。”   果然,去了派出所上户口的时候,当徐锐说出梁丰年和他的名字,那人根本没有多问。更没有提出本人必须在场的要求。   只问了一些基本信息,就把刘建的户口给办下来了。   这边事情办的顺利,徐家,谢灵才醒来。   谢灵躺在炕上伸了个懒腰,然后穿好衣服起身,看了看徐锐留得纸条,然后走出屋子。   堂屋,秋阳秋月正在坐在桌子前看小人书。两人一人拿着一本,坐在板凳上,身子坐得笔直,头低着,聚精会神看着手里的小人书。   谢灵走过去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吃饭了没?”   秋阳秋月闻言抬起头,看见谢灵,然后嘟着嘴说道:“小姨,现在都十点多了。我们七点就起来了。”   “是小姨太懒了。”谢灵有些惭愧,排除昨晚太过折腾的原因,谢灵确实喜欢睡懒觉。大多时候还没两个闺女起的早。   “小姨,姨夫不知道多会儿就出去了。但是他给咱们留了饭,小姨快去吃吧!”   谢灵洗漱完,简单吃了饭把锅洗了,教两个闺女认了会儿字儿,然后带着两个闺女去了徐家老俩口那儿。   谢灵和徐锐周一到周五都要去县城,没有时间来看两位老人,两个闺女白天还要拜托两老照顾。   所以,每个周六周日都会和老俩口一起吃饭。   去的时候谢灵把之前徐锐从单位里带的两斤猪肉都拎在手里。   前面两个闺女蹦蹦跳跳,谢灵拎着猪肉走在后面。   路上不时地遇上熟人。   “灵灵又去你婆婆那儿啊?”田四和几个妇女从前面走过来,看见谢灵笑着打起招呼。   谢灵笑的温和,说道:“是啊,去婆婆家蹭个饭。婶子们这是去哪?”   田四和几个妇女都是笑容满面,一看就是有喜事的样子。听到谢灵的问题,她们也不隐瞒,再说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事儿,所以开口回道:“给徐老大说亲去嘞!”   谢灵心里惊讶,给徐老大说亲?她记得徐老大好像三十多岁,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现在说亲?是不是有点晚了,不过一想想对方木匠的职业,说亲还是比较容易的。   “今天可是个好天气,办啥事都能成嘞!”谢灵面上笑着说道。   “哈哈,灵灵这话说得好。”   说了几句话,两方就告别各走各的了。   这边,田四几人告别谢灵,随即往继续往前走。其中一个妇女看看谢灵的背影,然后轻声说道:“徐家这新媳妇倒是个好的。”   “那可不,也不看是谁保得媒。”这话是田四旁边的田三说得,田三是田四的亲姐姐,而谢灵和徐锐当初订婚就是田四做得中间人。   “嘿,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是徐锐那小子主动看上人家姑娘,然后才让田四做得中间人。是不,田四?”   田四笑笑,说道:“是这样不错。是徐家主动看上谢灵,然后拜托我给两人做得媒。”   “这徐家虽然分家了,但这徐锐小两口还经常去看爹娘。尤其是这新媳妇,我见她去的最勤。不知如此,每次去的时候手里就没空着的时候。别看拿纸包的严严实实的,我猜肯定是好东西,我看弄不准是肉。”   “那刘秋苗对她也不错,你看那俩小丫头天天在秋苗那儿耍。上一次,和秋苗一起呐鞋垫的时候,她还带着两个小丫头,和那两个小丫头亲的很,肯定是当一家人养。”   “唉,你说秋苗这福享的,本来之前徐家分家,大家还笑话人家。结果人家现在反而过得好了,儿子媳妇孝顺,还不用给伺候一家老小,这日子可比以前自在多了。”   “谁说不是呢!”   双方性子都不错,所以才有现在的和睦。这是田四心里的想法,不过也没傻的说出来。   现在不少人羡慕眼红刘秋苗的好日子,都说这家分对了。   但真敢分家的一个也没有,要不就是怕以后老了动不了了儿子儿媳不孝顺,要不就是舍不得手中的权利。   毕竟没分家的时候,婆婆当家负责家里的一切,忙是忙点,但家里所有人都得顺着自己。   要是分家了,手里没钱没粮,谁会搭理你。尤其是,现在的婆婆可不像刘秋苗,大多都喜欢指使媳妇干这个干那个的,谁敢说儿媳妇心里没怨言。   问题很现实,嘴上不说,但大家心里都知道。   谢灵不知道几人的议论,她拎着肉跟在两个闺女身后进了厨房。   厨房里,刘秋苗正在赶面条。   “奶奶,我们来了。”   “奶奶,我来帮你。”   这段时间,秋阳秋月和刘秋苗待的时间最长,称呼也从刚开始地徐奶奶变成奶奶。   现在,刘秋苗是除了谢灵以外,两个闺女最亲的长辈,连徐锐这个正宗的姨夫也比不上。   这会儿,见了刘秋苗两个人叫的亲近。   刘秋苗见了两人,也是笑的开心,见两个小的还要洗手帮忙,笑的越发温和,说道:“你们两个可别来给奶奶添乱,面一会儿就赶好可以下了。”   “那我们可以做什么啊?”   “秋阳秋月帮奶奶看着锅吧,等锅里的水熬了就告诉奶奶一声。”其实,这哪用她们告诉,只不过是刘秋苗不忍两人失望,就随便给两人安排了个事。   果然,秋阳秋月听了立马变得高兴起来。 第69章 徐家日常   谢灵落后两个闺女几步走进厨房, 把纸包放在案板旁边。   “你又往这儿拿干啥子, 上次的还没有吃完。”刘秋苗一看纸包就知道是猪肉。这孩子有个啥好东西不留着,就会往这儿拿。刘秋苗心里熨贴媳妇有心,不过, 还是说了一句。   这小两口刚结婚, 现在又分家了, 刘秋苗就怕俩人不会精打细算过日子, 有个啥也存不住。   所以,这会儿她唠叨开:“有啥好东西得先存着,不要一下就给吃完了,等以后办事真正用到了你们就该着急了。管家方面, 女人终归要比男人细心, 家里的钱粮就得你收着, 这时候可别由着锐子。   锐子每个月从单位领得那点粮食估计他一个人吃就够呛。家里还有没有啦?要是不够就和你几个哥嫂说,和她们拿钱买总比和其他人强。”   谢灵把猪肉放在案板上, 舀了一盆冷水开始洗肉, 听到刘秋苗的话, 笑了笑说道:“还有不少,够几个月的了。”   徐锐单位每个月都发粮食, 不过仅仅徐锐一个人的供应,只有三十斤,不过都是细粮。   所以,谢灵和徐锐加上两个闺女都是早上细粮,晚上粗粮, 配着吃。   一边说着话,谢灵把肉放到案板上。她看看手上的红痕,感觉这水水可真凉啊,谢灵已经好久没有用冷水洗过东西了,凉得手有些红。   “娘,家里的山菇放在哪里?”一边处理肉,谢灵一边问道。   刘秋苗听到她问题,不禁看向谢灵那边,见她把所有的肉都切了,然后惊呼一声,道:“你这大花头,告诉你别切完,你还真就不听。这可是有两斤,切这么多干啥子?”   “这次弄多点,配上山菇和土豆,炖在一起,正好吃面。剩下了也没事,还有晚上和明天呢。”谢灵笑笑,她这次要是不弄完,婆婆该省下来一直存着了。   存个好几天,肉就不好了,人吃着对身体也不好。所以,谢灵干脆把它全做了,婆婆怕坏了浪费也会尽快吃完的。   这是谢灵心里的想法,不过面上还是笑嘻嘻地,说道:“咱们家一大家子呢,咋吃不完,光说徐锐,他那大胃口娘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您儿子有出息,等您下次想吃了,再让他弄。”   听她这么说,刘秋苗真是好气又好笑,肉已经切了,刘秋苗也不再管她,只说道:“山菇在右边的桌子下面,土豆在草袋里,你自己拿。”   “好嘞,您擎等着我的手艺吧。”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徐锐走了进来。   “呦,大忙人回来了。”这是刘秋苗说得,说话时语气里带着埋怨。   徐锐还是一言不发,走进来看看水缸,然后拎着水桶准备去外面打水。   “这孩子”真是,要不是她儿子,她真受不了锐子这性子。   母子间的事情谢灵可不掺和,她没说话,只是埋头做手上的事。   徐锐把水缸填满水,又把厨房里的脏水给倒了,之后洗洗手。   “我去找队长办上户的事了。”这会儿才有时间回复他娘的话。   一旁的谢灵听着有些无语,娘之前问你,你不说,现在办完事才准备说。这是娘重要还是活儿重要?   要是她有这么个儿子,估计也要气死,这情商有些着急。   这么一想,谢灵嘴角弯起。   而正扯面的刘秋苗果然瞪了徐锐一眼,不过想起正事,刘秋苗说道:“给人上户口那事没问题吧?”   徐锐走到谢灵面前夺过她洗土豆的活计,一边回应刘秋苗的话,道:“没问题。”   “那人家没问咱怎么多了个远房亲戚?那亲戚为什么来投靠咱?”刘秋苗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问。”   徐锐话太少,刘秋苗听着不太满意,还是谢灵说道:“娘,徐锐找他的领导说过这件事,估计是人家领导和派出所的同志认识,所以才这么容易。”   说完,碰碰徐锐的胳膊,问道:“是不是这样?”   徐锐一边洗菜,一边说道:“是。”   刘秋苗点点头,把面拿起来放进锅里,说道:“人家之前在部队上帮了你很多,你也要好好报答人家。给人家办好这事,之后人来了你们也得给人安排好住处,能帮得就帮,当然要是超出咱们范围之外得咱也无能为力。”   一边秋阳秋月眼睛看着锅,不时地天天柴火,刘秋苗把面下进锅里,然后看着两人认真的模样,摸摸两人的小脸,说道:“你俩快起来,奶奶在这儿看着就行。”   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   “出去了先洗洗脸和手,你看你俩那小脸熏的。”刘秋苗看看两人的小灰脸,想想两人之前白白净净地小嫩脸,有些心疼,顿时都后悔让两个闺女看火了。   闺女可不像小子,磊磊那小子糙,每天身上在外面耍,身上灰凸凸得,以前捣乱的时候刘秋苗就让他看火。   以前家里没小闺女,她也没注意过这个问题。   秋阳秋月倒不介意,毕竟以前在谢家也帮小姨看过火,两人只仰起小脸朝刘秋苗笑的开心,一点没发觉刘秋苗的情绪。   倒是一旁的谢灵注意到刘秋苗的语气,她笑着道:“俩闺女以前在谢家的时候就帮我看火,两人习惯了。不过,娘,厨房里这个灶台时间长了吧,感觉烟气不太通。”   说完,随即看向两个闺女,温声嘱咐道:“外面盆里有水,就着太阳应该温了,你们俩去洗洗耍吧!”   一旁刘秋苗听到谢灵的话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开始说起灶台的事:“这灶台还是锐子小时候弄得,都这么多年了,也变得老旧了。不过,还能用就将就着用了。”   谢灵说道:“正好下午徐锐没事,让他给您修修吧。”老人闻烟味可不好。   这又不是啥大事,刘秋苗正准备说不用。   这时徐锐也开口说道:“徐文在家,下午我叫上他,把厨房全部修整修整。”厨房确实时间长了。   刘秋苗闻言没再拒绝,这是儿子媳妇的心意,她在拒绝就不好了。   谢灵做了猪肉山菇炖土豆,舍了不少油,照刘秋苗的话说就是:倒这么多油不香才怪。   徐家刘秋苗徐长喜老俩口、谢灵夫妻俩加上两个闺女,吃得饱腾腾得。   面吃没了,菜还有不少,给徐家三兄弟每家送了一碗,然后谢灵把剩下的一大碗菜放在冷水盆里。   提醒刘秋苗道:“娘,您和爹可得早点把菜吃了,虽说这天气不热了,但也得注意。”   刘秋苗点点头,说道:“知道了。”说着,感觉大腿有点疼,停下手中的活计捶捶腿,说道:“以前一直干活的时候腿还不疼,现在闲下来了这腿却疼起来了。”   说着,她自嘲道:“还真不是享福的命。”   现在,刘秋苗在外人眼里非常享福,不用上工不用伺候一家老小,还不用看孩子。   但在徐家四个兄弟还小得时候,刘秋苗却过的艰难。   那会儿上有公公,下有四个儿子,大伯去世后,还得顾着侄子。   所以,刘秋苗和丈夫为了多挣钱,黑天摸地地干重活。   以前一直干着活还看不出来,这不一闲下来反而不好的症状都出来了。   谢灵在一旁安慰:“您可别这么说,娘这毛病早点看出来反而好,要是以后才看出来就晚了。我前几天拿的膏药您也多贴贴,过几天我再给您从医院拿。 是一男一女,两人穿着绿军装,四个口袋的,可不是咱们这种普通同志穿的那种。”   谢灵回过神,笑着道谢,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梁同志,我马上就出去。”   “行,那我先过去了。”   “好。”   “灵灵,你丈夫肯定人很好,要不然转业这么久了,竟然还有战友专门来找他。”   一个星期下来,不仅熟悉的不仅是医院和护士,谢灵和苏芋的关系也变得亲近起来。   关于已经结婚以及家庭情况,谢灵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苏芋已经知道了谢灵的丈夫以前当过兵,转业后,现在在运输公司上班。   苏芋为人质朴,说起话来也十分单纯。   而谢灵听到她这话,噗嗤一笑,仅仅是战友怎么能证明他人好呢!   这是苏芋没见过徐锐,才说这话。要是见了徐锐,说不定就不觉得了。   “苏芋,麻烦你把我的笔记本和笔拿进去了。我去外面看看。”   苏芋接过笔记本和笔,说道:“你快去吧,正好了,我还能借你的笔记本看看。”   每次鲁长敏给她们两人讲解医学知识的时候,两人都拿着笔记本认真做笔记。   可是,谢灵每次记得都比她的全,还详略分明。这点让苏芋十分佩服。   谢灵出了医院大门,看看四周然后走到右前边的大树下。   看到谢灵的身影,顾长勇和刘芳就已经看到她了,见她往这边走,两人也迎上去。   “两位同志好,听医院的工作同志说我丈夫的战友找我。我就赶紧出来。这不一看气质就觉得是您两位找我。”谢灵尽管心里怀疑,但说出的话却是尽显亲近,脸上扬起笑,配上她温和的目光,态度显得十分和善。   这是个长袖善舞的女同志!   这是顾长勇和刘芳两人对徐锐妻子的第一印象。   其实,也就徐锐看谢灵带着高倍滤镜,觉得谢灵聪明但娇嫩需要他的保护。   但在外人看来谢灵是柔中带刚,最会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   起码,在顾长勇和刘芳看来是这样,她们这种人不管严肃也好,温柔也罢,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识人。   不过,两人对谢灵还真讨厌不起来,反而印象不错。   “我们今天来找谢灵同志,是有事求谢灵同志帮忙。”跟聪明人说话,两人也不准备拐弯抹角。刘芳和谢灵一样是女同志,所以由刘芳开口。   在见到两人,也就是自称徐锐战友的两位同志后,谢灵心里就有了底。   不管是不是徐锐的战友,和徐锐关系好不好,但她们应该和徐锐有些渊源。毕竟,两人和她刚开始见徐锐时的气质太像了。   孤独,野性,犀利。甚至包括掩藏的技巧。她刚出来时可完全没注意到两人,可片刻后就发现了。要说她们不是故意的,自己可不相信。   再说,现在在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她们也不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把所有思路在心里过了一遍,谢灵冲两人笑笑,说道:“医院左边那有个木制长椅,咱们就去那儿说吧。”   谢灵和刘芳坐在长椅上,顾长勇站在一边。   “我们和徐锐一个队伍出身,我和他不熟,不过顾长勇和徐锐很熟,两人经常一起出任务。   我们这次来长县,就是想求徐锐一件事。”   谢灵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她说。   “我们老师也就是队伍的总指挥,他的身体有些不太好。现在部队的环境又有些乱,所以我们希望老师能在长县停留一段时间。   甚至于,可以在下面的生产队安家。所以,我们希望徐锐可以帮忙。”   安家,以现在的情况,人口是不能随意变动的,安家也就意味着上户口。可是外来户口是那么随意上的吗?   刘芳说完有些把不准,随即目光看向谢灵,发现她嘴角含着笑,还是十分平静。看不出赞同还是拒绝。   咬咬牙又继续开口:“徐锐当初是老师带进队伍,之后又受到老师的许多的指导和帮助。还有一件事,徐锐可能不知道。他退伍转业,能到运输公司上班也是老师给他动用关系周旋的。   要不然,就算他军衔再高,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待遇。我知道说这些有些不好,我们也没有挟恩图报得意思,但我们是真的希望徐锐可以看在以往的恩情下,帮帮忙。”   谢灵摇摇头,看向刘芳。笑着说道:“刘芳同志,你说了一大通,态度诚恳,语气温和,看似把情况交代了。可是,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比如,这位老师是因为什么好好的医院疗养院不待,非要她们这儿小地方?   让徐锐帮忙会不会牵连到徐锐?      刘芳心里感叹,聪明人就这点不好,最会抓重点。   她十分诚恳地说道:“谢灵同志,其他的事情涉及到一些保密事项,不能和你说。这次来找你,也主要是想让你回去告诉徐锐,和他商量一下。同时也希望你理解,能帮忙劝说一下最好。”   “具体就是这样,徐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谢灵躺在炕上,靠在男人怀里,轻声开口。   “你觉得我在想什么?”徐锐看向怀里的女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回问。   “我觉得你会帮。”   之前那两人不找徐锐来找她说这事,谢灵觉得应该是两人知道徐锐的性子。所以才想进行夫人外交。   可是他们还是不够了解徐锐,更不了解谢灵。   谢灵尊重徐锐的意见,不会因为两人关系亲近就主导徐锐的思想。   而徐锐,确实是冷心冷情,但徐锐注重原则。如果那位老师真的对徐锐有恩,徐锐不会不帮。   所以,她的男人啊,就算性子寡淡,与常人不太相符,但也没有失去做人的基本准则。   徐锐把怀里女人搂的更紧,口中喃喃自语:谢灵,谢灵“我在,怎么了。”被男人抱得有些疼,但谢灵没有抗拒,只温柔地回应。   “我想要你。”   随即,谢灵的“好”字被吞噬在唇齿之间。 第66章 文艺兵   几天后, 顾长勇一行二人低调来到南理生产队。   当初建新房的时候, 徐家的院子建的比较大,院子里依照谢灵的嘱咐,徐锐种上了桃树和樱桃树。   此时, 两个男人站在枯黄的树下。   “徐锐, 真是有谢想到啊!”顾长勇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突然感叹道。   “没想到什么?”虽然帮了他们, 但徐锐并无和他们叙旧的念头, 甚至连见他们都不想见。只不过,欠了教官的人情,他是一定要还清的。   所以,此时此刻徐锐面无表情, 气势冰冷, 一点不像在谢灵面前的舒缓。   “没想到你会帮忙, 没想到你这么快结婚,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出来了。”顾长勇和徐锐除了执行任务以外几乎没有交集, 但要知道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执行任务中。   所以, 他自认对徐锐有几分了解, 徐锐面冷心更冷,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和欲/望, 一点不像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儿。   知道他结婚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乡下结婚早,他不想结,父母也会催。   但是今天见了他,才发现这人在他那位妻子面前和以前相比完全是两个样。   最重要的是气质和精神都有了变化。   他们这种长期在刀口上舔血的人, 表现上看没什么,但其实心里早已变得十分压抑,甚至不怎么在意自己的生死。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刘芳在执行完一次任务后,经过心里测试和心理辅导,依旧不能恢复正常,后来老师不顾刘芳的反对,就把刘芳转成文艺兵。   可是徐锐现在不一样了,变得有所畏惧,眼睛也不再冷漠。   而那个来源不出意料的话应该就是他那位妻子了。   这样的徐锐真是让他想不到啊!不过,想想这几天和谢灵的接触,她确实是个优秀的女同志。   “你现在再也进不了队伍了!”有所畏惧的兵他见过,但像徐锐这样一双眼睛都在妻子身上的人他却是没见过的。   “是,我执行不了任务了。”徐锐点点头,顾长勇的话他没有反驳。想起谢灵他的神色瞬间柔和下来。   顾长勇听到他这话,彻底笑了起来,说道:“队伍已经没有了,还管能不能进队伍这些干嘛。算了,我和你说说其他事吧!”   “嗯。”   见徐锐又恢复之前的面无表情,顾长勇有些好笑。   “徐锐,从以前从现在,你这人都太独了。咱们一起工作两年,怎么说也是战友。以前咱们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太过接触,可是现在,你还是那个鸟样。”   平时严肃沉稳的顾长勇遇到徐锐这块硬石头也话唠起来。   不等徐锐回应,他继续说道:“刘芳在你走之后她就转成了文艺兵,我后来也到了普通部队。两个月前,我和刘芳结婚了。我俩虽然没有那种感情,但相处这么多年亲情也是有的。我们还在部队上,不能离婚,但我觉得这样挺好。”   “刘教官帮过我很多次,我会把刘教官的事情办好。所以,不用你不用这样。”徐锐突然打断顾长勇的话,开口对他说道。   顾长勇严肃沉稳,就算把徐锐当做战友,故友重逢有话要讲,但也不会这么啰嗦。   唯有一点值得他这么套近乎,就是刘教官的事情。   徐锐并不想听他们的事,而已经答应的,既然答应了他就会办好。   顾长勇顿了一下,接着苦笑道:“我都忘了你比我更敏锐。”突然,他又想起老师的叹息:那小子是个天生的猎手,可惜了   院子里气氛沉闷,而堂屋却是一片和谐。   谢灵长袖善舞,见人三分笑,不存恶意。刘芳温和精干,自从转成文艺兵后她周身的气质也变得柔和不少。   两人都带着善意,此时交流起来格外顺利。   “我以前和我爱人还有徐锐他们是一个队伍,所以一年前意外转成文艺兵,我十分不满。不过,后来当文艺兵放了一段时间突然觉得,也挺好的。”刘芳说到这儿,突然有些唏嘘,当时她何止是不满,简直就是抵触极了。   她顾长勇以及徐锐待的队伍,主要是执行一些特级保密任务,一些黑暗的肮脏的任务都由他们来完成。   她执行完一个任务后出现了严重的心理疾病,那时候她正处于严重暴躁的时候,老师还让她转成文艺兵,当时她简直想杀人。   这个杀人不是形容夸张,而是真的要杀人,只不过被老师给制住了。   她清醒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太危险了,要是没有老师,以她当时的状态真的会闯下大祸。   之后她不再抗拒转入文艺队。   过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当文艺兵也挺好的。   对于她来说轻松至极的训练,更多的则是为将士们表演节目,给予他们精神上的支持。   加上轻松平静的环境,她的心理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一个是纯粹黑暗,无论做多大的贡献都不能为人所知,有的只是军衔上的快速提升。   另一个是纯粹的光明,无论表现得怎么样,都可以得到将士们极大的欢迎和鼓励。   那种感觉太好了,让她彻底爱上了这份职业。   “那你这次也是带着工作来的吧!”谢灵坐在刘芳的旁边,突然说道。   刘芳闻言点点头,说道:“文艺兵也是兵,服从命令执行任务是天职,怎么能擅离职守。这次来长县也是因为北方三大军区要在北方几省招收文艺兵。”   谢灵听到她这话有些惊喜,说道:“文艺兵招收已经开始了吗?生产队的人可以报名吗?”   谢灵此时一脸关切,让刘芳有些讶异,然后开口说道:“已经开始了。我们是考虑过在生产队招人的,也和县招办提过几句,不过不是重点。   而且,最重要的是生产队的人不多不符合条件。”   说道这儿,刘芳顿了一下,继续开口:“这个时候,文艺兵待遇不错,很多人报名,不过只有几个名额,所以竞争很激烈。包括一些有关系的,也会算在里面。”   就她所知的,长县有五个名额,已经有两个名额被占用了。   “那原则上来说,生产队的女孩儿是可以报名的对吧!”   刘芳点点头,“可以,你有认识的女孩儿想进部队?”   如果谢灵有要她帮忙的事情,她一定尽力帮。   毕竟,这也是她所希望的。   如果徐锐能办成事情,那接下来几年甚至十几年老师都会留在这儿。   她和顾长勇都照顾不到,唯有麻烦谢灵和徐锐。   光靠恩情是不靠谱的,必要的时候还需要利益上的交换。   谢灵心里高兴,面上也带着笑意,说道:“出嫁前,我在谢家沟生产队管过宣传队,队里有一个女孩儿唱歌特别好听。她的嗓音条件非常出色,待在乡下可惜了。如果能进部队当文艺兵,也是很好的出路。”   谢灵不像是个说大话的人,而且就算不像谢灵说得那样优秀,只要能看的过去她都能给她弄到文兵队去。   “现在还不晚,我可以给她报上。”刘芳点点头,试着说道。   谢灵摇摇头,有些欣喜又有些犹豫,片刻她开口说道:“这只是我的想法,还不知道那位姑娘和家里人怎么想。得等我问问她们的意见再说。”   刘芳拉住她的手,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她家问问,如果愿意入,正好我看看她的条件,然后给她报上。”   “啊,这不好吧,你们刚来还没坐多久,就让你奔波。”   刘芳摇摇头,手脚利落的拉着谢灵往外走,开口说道:“军人就是遇到什么事就快点做完,哪能拖沓。”   这话,让谢灵不好再拒绝。   走到院子里,谢灵挣脱开刘芳的手,走到徐锐面前。   “我和刘芳骑自行车去谢家沟一趟,你先在家招待顾同志。下午,天气有点凉,带顾同志回家里坐吧。”   徐锐神色柔和,给谢灵整整领子,说道:“好,你去吧,路上小心。晚上我做饭,你早点回来。”   谢灵甜笑道:“好,我早点回来。”   旁边,另外一对夫妻早已目瞪口呆。就去那么一小会儿,这两人活像要几年不见似的。   徐锐和谢灵说完,突然看向刘芳,说道:“刘同志,谢灵没有碰过自行车,所以就麻烦你带她了。”   刘芳:“”这用得着你说?   出了徐家,谢灵给刘芳指路,刘芳带着谢灵往谢家沟去。   下午四点,李春和刚从宣传队排练回来。   正在家里喂鸡,一边给鸡倒食嘴里哼着歌。   “春和?”   突然,她听到一阵喊声,扭过身子看向大门口,然后快速跑向门口。   她一脸惊喜地看向门口的人,笑容满面,开口说道:“谢灵姐,你怎么来我家了?”   谢灵可以说是李春和音乐路上的启蒙导师,去年就算谢灵退出宣传队后,李春和也经常去谢家,或是向谢灵请教一些问题,或是和谢灵谈心。   可以说,她最敬佩的人是谁?毫无疑问是谢灵,最亲近的除了家人也还是谢灵。   所以,此刻见到谢灵李春和的心里除了欣喜还是欣喜。   “我来跟你说件事儿。”谢灵走进门,接过李春和递过来的水,开口说道。   “您有啥事就说,我听着嘞。”李春和给两人倒了水,坐在谢灵的对面,开口说道。   “最近上面来人招文艺兵,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你,想不想去部队?”此刻,谢灵面上平静,但她心里却有些紧张。   李春和听完直接愣住了?文艺兵?文艺兵?这三个字回荡在她脑海。   半晌后,她开口说道:“我可以吗?我怎么能报?” 第67章 多陪陪她们   在李春和的印象中, 文艺兵穿着庄重的绿军装, 身姿高挑优美,看起来英姿飒爽,绝对是这个年代女孩儿羡慕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 李春和是真的热爱音乐, 而文艺团则是目前最大的舞台, 也是对李春和来说最好的学习深造的平台。   她有些不敢想象, 谢灵姐竟然和她说起这种事情。因为过往谢家沟从没有出过文艺兵。   所以,这时的她面对两人有些愣愣的。   谢灵噗嗤笑开,温声开口:“你怎么不可以,你是我见过唱歌唱的最好的人, 怎么不可以报。不过, 报名时能报上, 但能不能被选上就得看你自己。”   来之前,刘芳的意思她听懂了。只要有刘芳的关系在, 李春和只要基础过得去, 就一定可以被选上。   谢灵不准备拒绝这个人情, 但也不会告诉李春和这件事。   要是因为不知道能不能选上,李春和就退却了, 谢灵才是真的失望。连一争的信心都没有,这样的人不值得谢灵推荐。   而李春和也没有辜负她的希望,毫不犹豫地猛点头说道:“谢灵姐,这么难得的机会我肯定要报。”不报才是傻子。   李春和是大大咧咧的,但她不傻, 以前从来没有过人来生产队招文艺兵。   最近她也没听到消息,只可能是谢灵姐认识人所以才主动给她这个机会。   而跟谢灵姐一起来的旁边穿绿军装的女人,虽然刚刚只介绍了名字没有介绍其他,但李春和感觉应该就是和这个大姐有关。   李春和心中猜测着,而谢灵听到她的回复露出笑容,问道:“不过这种事也算是大事,要不要和你家里人商量一下?”   李春和摇摇头,说道:“我爹我娘还有我奶我弟都不在家,也不用和她们商量,她们要是知道了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现在谁家当了兵可光荣得不得了,更不用说李春和还是文艺兵。   谢灵觉得家里人肯定会不舍李春和走远,又长时间不回家。但不同意肯定不会。   所以她不再考虑这个问题,转而开始向她介绍起刘芳:“刘姐就是负责长县文艺兵的招收,一会儿你可以跟她说说情况,她也会问你一些问题。合适的话就可以定下来。”说话时,谢灵眼神中带着鼓励。   李春和看向刘芳,目光中带着期盼和紧张。-   刘芳没有废话,直接开始问话:   “家庭成分?”   “是贫农。”   “文化程度?”   这个问题问住了李春和,她变得更加紧张,然后有些犹豫地开口:“没上过学。”   刘芳闻言皱眉,这个真是不好办那!   “她之前跟着宣传队的人识字。”   经过谢灵的提醒,李春和眼睛一亮,赶忙说道:“对,我跟着谢灵姐还有小米她们学过不少字。谢灵姐给过我二十张曲谱,曲谱上的歌词我都认得。”   刘芳点点头,这个还有点靠谱。   一旁的谢灵补充道:“春和会看曲谱,学过一些专业地音乐知识。”   刘芳听后有些惊讶,这个可是不常见啊!   点点头表示知道后继续问道:“知道自己的身高和体重吗?”   “啊”这个,李春和挠挠头,这个问题真是问住她了,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多高有多重,乡下大多数人都不会在意这个。也没有精准地量过。所以,她摇摇头。   刘芳看向她整个人,李春和明显比谢灵低,但也不算矮。   刘芳仔细打量她片刻,估计了一个数字,一米六左右,应该在标准之上。   至于体重,李春和不属于消瘦型。   “唱几句给我听听。”片刻后,刘芳继续开口。   这个是最简单了,李春和利落点点头,开始唱出声:“万物生长靠太阳”   《大海航行靠舵手》的第一句出来,刘芳就眼前一亮,这个声音简直绝了。   沙哑清澈空灵,这个姑娘确实有一副好嗓子。刘芳心中惊喜,这种条件比自己的底线好处好几个度,但刘芳没有打断她。   李春和一旦唱起来,直接进入状态,这时候的她脑海里已经完全没有谢灵刘芳的存在,只一心唱歌。   “雨露滋润禾苗壮不落的太阳。”   李春和以低沉的音调进行收尾,然后才想起屋里的两人,随即看向刘芳,眼神紧张。   而刘芳露出自来到屋里的第一个笑,主动握住李春和的手,温声开口:“李春和同志,你唱歌很有感情,嗓音也很出色。加入文艺团假以时日一定是位优秀的同志。”   最后一句话谢灵也说过,因为李春和的天赋太过明显出众,任何听过她唱歌的专业人员都毫不怀疑。   李春和回握刘芳的手,显得十分激动,刘芳的话显然是对她最好的肯定。   “刘同志,那我这是可以进部队了吗?”   刘芳温和一笑,然后摇摇头,在她紧张的神情下说来说道:“这个得等你去县城体检完才能决定,如果体检过关,那百分之百地没问题。”   李春和激动地使劲儿点头,然后临近握住刘芳的手,说道:“谢谢刘同志。”   然后又看向一旁的谢灵,说道:“谢灵姐,真的太感谢你了。”   李春和此时心中充满感恩,她觉得自从加入宣传队起就处处充满惊喜。   而这一切她最感谢的人就是谢灵了。   说完正事,谢灵和刘芳待了一会儿就起身离开。   晚饭,刘芳和顾长勇没在徐家吃直接离开了。   借口是刘芳急着回去工作,至于真正的原因,到底是嫌谢灵夫妻俩都腻歪,还是看出徐锐的不欢迎,只有他们心里知道了。   今天是周六,谢灵不用去医院学习,徐锐不用上班,明天也是休息时间。   所以,两人吃过饭后,谢灵去西屋哄两个闺女睡觉,而徐锐则负责洗锅。   不到十一月,但谢灵早早地就给两个闺女的炕生起了火。   给两个闺女讲完睡前故事,然后摸摸两人的头,对她们温柔一笑,开口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儿,秋阳秋月该睡觉了。”   “小姨,我们今天不想这么早睡。”秋阳躺在暖呼呼的炕上,看向坐在炕边的谢灵说道。   躺在姐姐里边的秋月赞同地点点头,附和姐姐说得话。   谢灵给两个闺女盖好被子,闻言,随口问道:“你们为什么不想这么早睡觉?”   秋阳睁着大眼睛,说道:“星期一到星期五小姨都要早早去县城工作,都没有时间陪我们。可是明天小姨不用早起,所以我们要和小姨多说一会儿话。”   秋月也嘟着嘴开口:“小姨现在和姨夫在一起的时间最长了,白天工作,晚上就光顾着陪小姨夫了,都没时间陪我们。”   两人的童言稚语只是单纯的表示不满,想让谢灵多和她们待一会儿。   但是,谢灵听完她们的话,脸瞬间爆红,晚上光顾着陪徐锐!!!   今天还不到八点就哄两个闺女睡觉,还不是因为周一到周五谢灵要早起,而明天谢灵可以睡懒觉,所以他们打算   “今天让你们早点睡,是因为小姨想让你们养好精神。明天咱们一家去奶奶那里吃饭。小姨也多陪陪你们。”   秋阳秋月听后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去奶奶家吃饭这个还不稀奇,因为两个人这段时间中午一直在刘秋苗老俩口那吃饭。   可谢灵后面那句多陪陪她们则让她们心里高兴极了。   谢灵看到两个闺女脸上高兴奋色彩,她心里有些愧疚,最近因为忙着在医院学习,都没好好陪过她们。   见两个闺女乖乖闭上眼睛,谢灵亲亲两个闺女额头,温声说道:“睡吧,小姨明天陪你们耍。”   走出西屋,徐锐正好把堂屋门插好。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地往睡觉的屋子走去。   这几天一直惦记着谢灵早起,徐锐怕她累着,所以两人一直没有亲热。   现在没有了时间的拘束,两人又食髓知味,不再控制欲/望。   徐锐结婚时,徐良才给他的小黄/书,他一直没有扔掉。   这晚,徐锐彻底对里面的内容进行了实践,谢灵被他折磨得不上不下。   “徐锐,你”此时,谢灵早已经变得昏昏沉沉,但可能对徐锐的怨念太过强烈,躺在炕上,嘴唇微张。   双手搂着徐锐的肩膀,在他耳边骂道。“你混蛋”   嘴上骂着,但那一双眼睛却迷离动人,身体娇软,徐锐看着身下的人,目光变得痴迷。   然后,亲亲她的眼睛,随即接着继续未完的动作。   两人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此时谢灵早已经提不起任何力气,眼睛也睁不开。全程由徐锐给她擦洗身子,换上新的内裤和睡衣。   被子上铺着的床单上面,早已混乱不堪,徐锐把床单扯掉。把谢灵放在被子里面。   谢灵躺在温暖的被子里,她下意识地往外挪了挪。   徐锐注意到她的动作,不自觉地轻笑,然后把她搂在怀里,亲亲她的脸,温声说道:“睡吧。”   第二天,早上六点,徐锐的生物钟自动响起,然后瞬间清醒。 第68章 户口   徐锐没有打扰谢灵, 放轻动作, 穿上衣服起身。-   简单洗漱后,去了厨房,从箱里拿出三个鸡蛋, 准备给谢灵和两个闺女煮鸡蛋吃。   做上水突然想起谢灵的话, 然后又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鸡蛋也给自己煮了一个。   自从谢灵出嫁, 谢家的锅就被她拿到了徐家。加上徐锐买的新锅一共有两个锅。   为了方便, 徐锐干脆给厨房建了两个灶台,反正有他在徐家的柴火不怕烧没。   一个锅煮鸡蛋另一个锅徐锐滚了小米粥配上红薯和疙瘩。   疙瘩里面被徐锐放了红糖,最后调了个白菜。   早饭很快做好,徐锐舀上饭先吃。   随后, 他把饭温到灶上, 进了卧室。   东屋, 谢灵还在熟睡,徐锐给她盖盖被子, 然后从柜子里给她拿出一套衣服放到炕边的桌子上。   “我去办上户口的事了。中午你先带着两个闺女去娘那儿, 我回来就去找你。”徐锐没上完初中就不念了, 但徐锐的一手钢笔字却是好极了,凌厉大气和他本人很像。   写纸条是谢灵和徐锐的约定, 谁要是出去办事另一个人如果不知道,就留下一张纸条,好让另一个人心中有数。   把纸条压在谢灵衣服的一角,然后转身离开。   徐锐当兵四年,后面两年刘建作为他的教官和直接上属, 帮了徐锐很多,甚至最后的转业。   虽然刘建没有对他说,但徐锐也能猜到是刘建在最后周璇,要不然以当时的情况,他不可能被转到运输公司。   所以,在谢灵跟他说了这件事后,徐锐心中就有了决定。   之后他就问过梁丰年给外地人办户口之类的情况。   梁丰年盘踞长县多年,人脉关系不是他可以相比的。这种事情问他更加靠谱。   经过了解才知道,以目前的大环境,给外地人转户口,说麻烦也不麻烦,只要有关系加上理由正当,有很大的操作空间。   梁丰年作为运输公司运输部主任,物资大多不缺,但徐锐前几天找梁丰年问情况的时候还是准备了一斤白糖。   就像谢灵说得,人家不缺是人家的事,但他们必须要尽自己的心意。   徐锐到了队长王晋军家,王晋军已经收拾妥当。   看见徐锐,脸上露出笑容,开口说道:“锐子来了,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徐锐点点头,说道:“麻烦王叔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大前门,递给王晋军,说道:“叔,这是给您的。你拿着抽。”   大前门当然也是谢灵准备得,在这之前谢灵专门问过刘秋苗,队长的喜好。   徐锐虽说性子冷,但作为队里少有的当过兵又在城里上班的人,很受队里长辈们的待见。王晋军作为队长,也不例外。加上和徐锐他爹徐长喜是老伙计,这会儿也不客气,爽利地接过烟,笑容更大,开口道:“你这小子可比以前有人气多了。”   “对了,锐子啊,那派出所确定行吧!”王晋军在生产队一言九鼎,厉害得很,但面对公社干部,就算是派出所这种工作人员还是很客气得。   前几天锐子跟他说要给徐家的一个外地远方亲戚在南理上户口。   以他和长喜的关系,加上徐锐的面子,他肯定同意。就是怕人派出所不给办。   虽说徐锐已经说过能行,但王晋军还是有些担心。毕竟那派出所的同志可严厉得很。   这话王晋军问过好几遍,不过徐锐没有不耐烦,开口说道:“放心吧,叔,是我上面的主任给介绍的人。”   徐锐回来南理一年多,队里人只知道他在城里运输公司上班,但具体职位除了徐家众人其他人还真不清楚。   这也是刘秋苗的嘱咐,不让他们说出去。一来是低调,二也是为了避免麻烦。   不过,在队里人看来就算是普通工人也很厉害了。   现在王晋军听到徐锐的说法,立刻就放心了,锐子的上属那可是领导,人家办事肯定行,说道:“那肯定能行。”   果然,去了派出所上户口的时候,当徐锐说出梁丰年和他的名字,那人根本没有多问。更没有提出本人必须在场的要求。   只问了一些基本信息,就把刘建的户口给办下来了。   这边事情办的顺利,徐家,谢灵才醒来。   谢灵躺在炕上伸了个懒腰,然后穿好衣服起身,看了看徐锐留得纸条,然后走出屋子。   堂屋,秋阳秋月正在坐在桌子前看小人书。两人一人拿着一本,坐在板凳上,身子坐得笔直,头低着,聚精会神看着手里的小人书。   谢灵走过去笑着说道:“你们两个吃饭了没?”   秋阳秋月闻言抬起头,看见谢灵,然后嘟着嘴说道:“小姨,现在都十点多了。我们七点就起来了。”   “是小姨太懒了。”谢灵有些惭愧,排除昨晚太过折腾的原因,谢灵确实喜欢睡懒觉。大多时候还没两个闺女起的早。   “小姨,姨夫不知道多会儿就出去了。但是他给咱们留了饭,小姨快去吃吧!”   谢灵洗漱完,简单吃了饭把锅洗了,教两个闺女认了会儿字儿,然后带着两个闺女去了徐家老俩口那儿。   谢灵和徐锐周一到周五都要去县城,没有时间来看两位老人,两个闺女白天还要拜托两老照顾。   所以,每个周六周日都会和老俩口一起吃饭。   去的时候谢灵把之前徐锐从单位里带的两斤猪肉都拎在手里。   前面两个闺女蹦蹦跳跳,谢灵拎着猪肉走在后面。   路上不时地遇上熟人。   “灵灵又去你婆婆那儿啊?”田四和几个妇女从前面走过来,看见谢灵笑着打起招呼。   谢灵笑的温和,说道:“是啊,去婆婆家蹭个饭。婶子们这是去哪?”   田四和几个妇女都是笑容满面,一看就是有喜事的样子。听到谢灵的问题,她们也不隐瞒,再说本来也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事儿,所以开口回道:“给徐老大说亲去嘞!”   谢灵心里惊讶,给徐老大说亲?她记得徐老大好像三十多岁,还有一个十岁的儿子,现在说亲?是不是有点晚了,不过一想想对方木匠的职业,说亲还是比较容易的。   “今天可是个好天气,办啥事都能成嘞!”谢灵面上笑着说道。   “哈哈,灵灵这话说得好。”   说了几句话,两方就告别各走各的了。   这边,田四几人告别谢灵,随即往继续往前走。其中一个妇女看看谢灵的背影,然后轻声说道:“徐家这新媳妇倒是个好的。”   “那可不,也不看是谁保得媒。”这话是田四旁边的田三说得,田三是田四的亲姐姐,而谢灵和徐锐当初订婚就是田四做得中间人。   “嘿,你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是徐锐那小子主动看上人家姑娘,然后才让田四做得中间人。是不,田四?”   田四笑笑,说道:“是这样不错。是徐家主动看上谢灵,然后拜托我给两人做得媒。”   “这徐家虽然分家了,但这徐锐小两口还经常去看爹娘。尤其是这新媳妇,我见她去的最勤。不知如此,每次去的时候手里就没空着的时候。别看拿纸包的严严实实的,我猜肯定是好东西,我看弄不准是肉。”   “那刘秋苗对她也不错,你看那俩小丫头天天在秋苗那儿耍。上一次,和秋苗一起呐鞋垫的时候,她还带着两个小丫头,和那两个小丫头亲的很,肯定是当一家人养。”   “唉,你说秋苗这福享的,本来之前徐家分家,大家还笑话人家。结果人家现在反而过得好了,儿子媳妇孝顺,还不用给伺候一家老小,这日子可比以前自在多了。”   “谁说不是呢!”   双方性子都不错,所以才有现在的和睦。这是田四心里的想法,不过也没傻的说出来。   现在不少人羡慕眼红刘秋苗的好日子,都说这家分对了。   但真敢分家的一个也没有,要不就是怕以后老了动不了了儿子儿媳不孝顺,要不就是舍不得手中的权利。   毕竟没分家的时候,婆婆当家负责家里的一切,忙是忙点,但家里所有人都得顺着自己。   要是分家了,手里没钱没粮,谁会搭理你。尤其是,现在的婆婆可不像刘秋苗,大多都喜欢指使媳妇干这个干那个的,谁敢说儿媳妇心里没怨言。   问题很现实,嘴上不说,但大家心里都知道。   谢灵不知道几人的议论,她拎着肉跟在两个闺女身后进了厨房。   厨房里,刘秋苗正在赶面条。   “奶奶,我们来了。”   “奶奶,我来帮你。”   这段时间,秋阳秋月和刘秋苗待的时间最长,称呼也从刚开始地徐奶奶变成奶奶。   现在,刘秋苗是除了谢灵以外,两个闺女最亲的长辈,连徐锐这个正宗的姨夫也比不上。   这会儿,见了刘秋苗两个人叫的亲近。   刘秋苗见了两人,也是笑的开心,见两个小的还要洗手帮忙,笑的越发温和,说道:“你们两个可别来给奶奶添乱,面一会儿就赶好可以下了。”   “那我们可以做什么啊?”   “秋阳秋月帮奶奶看着锅吧,等锅里的水熬了就告诉奶奶一声。”其实,这哪用她们告诉,只不过是刘秋苗不忍两人失望,就随便给两人安排了个事。   果然,秋阳秋月听了立马变得高兴起来。 第69章 徐家日常   谢灵落后两个闺女几步走进厨房, 把纸包放在案板旁边。   “你又往这儿拿干啥子, 上次的还没有吃完。”刘秋苗一看纸包就知道是猪肉。这孩子有个啥好东西不留着,就会往这儿拿。刘秋苗心里熨贴媳妇有心,不过, 还是说了一句。   这小两口刚结婚, 现在又分家了, 刘秋苗就怕俩人不会精打细算过日子, 有个啥也存不住。   所以,这会儿她唠叨开:“有啥好东西得先存着,不要一下就给吃完了,等以后办事真正用到了你们就该着急了。管家方面, 女人终归要比男人细心, 家里的钱粮就得你收着, 这时候可别由着锐子。   锐子每个月从单位领得那点粮食估计他一个人吃就够呛。家里还有没有啦?要是不够就和你几个哥嫂说,和她们拿钱买总比和其他人强。”   谢灵把猪肉放在案板上, 舀了一盆冷水开始洗肉, 听到刘秋苗的话, 笑了笑说道:“还有不少,够几个月的了。”   徐锐单位每个月都发粮食, 不过仅仅徐锐一个人的供应,只有三十斤,不过都是细粮。   所以,谢灵和徐锐加上两个闺女都是早上细粮,晚上粗粮, 配着吃。   一边说着话,谢灵把肉放到案板上。她看看手上的红痕,感觉这水水可真凉啊,谢灵已经好久没有用冷水洗过东西了,凉得手有些红。   “娘,家里的山菇放在哪里?”一边处理肉,谢灵一边问道。   刘秋苗听到她问题,不禁看向谢灵那边,见她把所有的肉都切了,然后惊呼一声,道:“你这大花头,告诉你别切完,你还真就不听。这可是有两斤,切这么多干啥子?”   “这次弄多点,配上山菇和土豆,炖在一起,正好吃面。剩下了也没事,还有晚上和明天呢。”谢灵笑笑,她这次要是不弄完,婆婆该省下来一直存着了。   存个好几天,肉就不好了,人吃着对身体也不好。所以,谢灵干脆把它全做了,婆婆怕坏了浪费也会尽快吃完的。   这是谢灵心里的想法,不过面上还是笑嘻嘻地,说道:“咱们家一大家子呢,咋吃不完,光说徐锐,他那大胃口娘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您儿子有出息,等您下次想吃了,再让他弄。”   听她这么说,刘秋苗真是好气又好笑,肉已经切了,刘秋苗也不再管她,只说道:“山菇在右边的桌子下面,土豆在草袋里,你自己拿。”   “好嘞,您擎等着我的手艺吧。”   两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徐锐走了进来。   “呦,大忙人回来了。”这是刘秋苗说得,说话时语气里带着埋怨。   徐锐还是一言不发,走进来看看水缸,然后拎着水桶准备去外面打水。   “这孩子”真是,要不是她儿子,她真受不了锐子这性子。   母子间的事情谢灵可不掺和,她没说话,只是埋头做手上的事。   徐锐把水缸填满水,又把厨房里的脏水给倒了,之后洗洗手。   “我去找队长办上户的事了。”这会儿才有时间回复他娘的话。   一旁的谢灵听着有些无语,娘之前问你,你不说,现在办完事才准备说。这是娘重要还是活儿重要?   要是她有这么个儿子,估计也要气死,这情商有些着急。   这么一想,谢灵嘴角弯起。   而正扯面的刘秋苗果然瞪了徐锐一眼,不过想起正事,刘秋苗说道:“给人上户口那事没问题吧?”   徐锐走到谢灵面前夺过她洗土豆的活计,一边回应刘秋苗的话,道:“没问题。”   “那人家没问咱怎么多了个远房亲戚?那亲戚为什么来投靠咱?”刘秋苗有些好奇地问道。   “没问。”   徐锐话太少,刘秋苗听着不太满意,还是谢灵说道:“娘,徐锐找他的领导说过这件事,估计是人家领导和派出所的同志认识,所以才这么容易。”   说完,碰碰徐锐的胳膊,问道:“是不是这样?”   徐锐一边洗菜,一边说道:“是。”   刘秋苗点点头,把面拿起来放进锅里,说道:“人家之前在部队上帮了你很多,你也要好好报答人家。给人家办好这事,之后人来了你们也得给人安排好住处,能帮得就帮,当然要是超出咱们范围之外得咱也无能为力。”   一边秋阳秋月眼睛看着锅,不时地天天柴火,刘秋苗把面下进锅里,然后看着两人认真的模样,摸摸两人的小脸,说道:“你俩快起来,奶奶在这儿看着就行。”   秋阳秋月乖巧点点头。   “出去了先洗洗脸和手,你看你俩那小脸熏的。”刘秋苗看看两人的小灰脸,想想两人之前白白净净地小嫩脸,有些心疼,顿时都后悔让两个闺女看火了。   闺女可不像小子,磊磊那小子糙,每天身上在外面耍,身上灰凸凸得,以前捣乱的时候刘秋苗就让他看火。   以前家里没小闺女,她也没注意过这个问题。   秋阳秋月倒不介意,毕竟以前在谢家也帮小姨看过火,两人只仰起小脸朝刘秋苗笑的开心,一点没发觉刘秋苗的情绪。   倒是一旁的谢灵注意到刘秋苗的语气,她笑着道:“俩闺女以前在谢家的时候就帮我看火,两人习惯了。不过,娘,厨房里这个灶台时间长了吧,感觉烟气不太通。”   说完,随即看向两个闺女,温声嘱咐道:“外面盆里有水,就着太阳应该温了,你们俩去洗洗耍吧!”   一旁刘秋苗听到谢灵的话瞬间被转移了注意力,开始说起灶台的事:“这灶台还是锐子小时候弄得,都这么多年了,也变得老旧了。不过,还能用就将就着用了。”   谢灵说道:“正好下午徐锐没事,让他给您修修吧。”老人闻烟味可不好。   这又不是啥大事,刘秋苗正准备说不用。   这时徐锐也开口说道:“徐文在家,下午我叫上他,把厨房全部修整修整。”厨房确实时间长了。   刘秋苗闻言没再拒绝,这是儿子媳妇的心意,她在拒绝就不好了。   谢灵做了猪肉山菇炖土豆,舍了不少油,照刘秋苗的话说就是:倒这么多油不香才怪。   徐家刘秋苗徐长喜老俩口、谢灵夫妻俩加上两个闺女,吃得饱腾腾得。   面吃没了,菜还有不少,给徐家三兄弟每家送了一碗,然后谢灵把剩下的一大碗菜放在冷水盆里。   提醒刘秋苗道:“娘,您和爹可得早点把菜吃了,虽说这天气不热了,但也得注意。”   刘秋苗点点头,说道:“知道了。”说着,感觉大腿有点疼,停下手中的活计捶捶腿,说道:“以前一直干活的时候腿还不疼,现在闲下来了这腿却疼起来了。”   说着,她自嘲道:“还真不是享福的命。”   现在,刘秋苗在外人眼里非常享福,不用上工不用伺候一家老小,还不用看孩子。   但在徐家四个兄弟还小得时候,刘秋苗却过的艰难。   那会儿上有公公,下有四个儿子,大伯去世后,还得顾着侄子。   所以,刘秋苗和丈夫为了多挣钱,黑天摸地地干重活。   以前一直干着活还看不出来,这不一闲下来反而不好的症状都出来了。   谢灵在一旁安慰:“您可别这么说,娘这毛病早点看出来反而好,要是以后才看出来就晚了。我前几天拿的膏药您也多贴贴,过几天我再给您从医院拿。

л2019-10-23 01:26:27

是一男一女,两人穿着绿军装,四个口袋的,可不是咱们这种普通同志穿的那种。”   谢灵回过神,笑着道谢,说道:“我知道了,谢谢梁同志,我马上就出去。”   “行,那我先过去了。”   “好。”   “灵灵,你丈夫肯定人很好,要不然转业这么久了,竟然还有战友专门来找他。”   一个星期下来,不仅熟悉的不仅是医院和护士,谢灵和苏芋的关系也变得亲近起来。   关于已经结婚以及家庭情况,谢灵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苏芋已经知道了谢灵的丈夫以前当过兵,转业后,现在在运输公司上班。   苏芋为人质朴,说起话来也十分单纯。   而谢灵听到她这话,噗嗤一笑,仅仅是战友怎么能证明他人好呢!   这是苏芋没见过徐锐,才说这话。要是见了徐锐,说不定就不觉得了。   “苏芋,麻烦你把我的笔记本和笔拿进去了。我去外面看看。”   苏芋接过笔记本和笔,说道:“你快去吧,正好了,我还能借你的笔记本看看。”   每次鲁长敏给她们两人讲解医学知识的时候,两人都拿着笔记本认真做笔记。   可是,谢灵每次记得都比她的全,还详略分明。这点让苏芋十分佩服。   谢灵出了医院大门,看看四周然后走到右前边的大树下。   看到谢灵的身影,顾长勇和刘芳就已经看到她了,见她往这边走,两人也迎上去。   “两位同志好,听医院的工作同志说我丈夫的战友找我。我就赶紧出来。这不一看气质就觉得是您两位找我。”谢灵尽管心里怀疑,但说出的话却是尽显亲近,脸上扬起笑,配上她温和的目光,态度显得十分和善。   这是个长袖善舞的女同志!   这是顾长勇和刘芳两人对徐锐妻子的第一印象。   其实,也就徐锐看谢灵带着高倍滤镜,觉得谢灵聪明但娇嫩需要他的保护。   但在外人看来谢灵是柔中带刚,最会保护自己不受任何伤害。   起码,在顾长勇和刘芳看来是这样,她们这种人不管严肃也好,温柔也罢,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会识人。   不过,两人对谢灵还真讨厌不起来,反而印象不错。   “我们今天来找谢灵同志,是有事求谢灵同志帮忙。”跟聪明人说话,两人也不准备拐弯抹角。刘芳和谢灵一样是女同志,所以由刘芳开口。   在见到两人,也就是自称徐锐战友的两位同志后,谢灵心里就有了底。   不管是不是徐锐的战友,和徐锐关系好不好,但她们应该和徐锐有些渊源。毕竟,两人和她刚开始见徐锐时的气质太像了。   孤独,野性,犀利。甚至包括掩藏的技巧。她刚出来时可完全没注意到两人,可片刻后就发现了。要说她们不是故意的,自己可不相信。   再说,现在在医院门口,人来人往,她们也不敢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把所有思路在心里过了一遍,谢灵冲两人笑笑,说道:“医院左边那有个木制长椅,咱们就去那儿说吧。”   谢灵和刘芳坐在长椅上,顾长勇站在一边。   “我们和徐锐一个队伍出身,我和他不熟,不过顾长勇和徐锐很熟,两人经常一起出任务。   我们这次来长县,就是想求徐锐一件事。”   谢灵坐在一边安静地听她说。   “我们老师也就是队伍的总指挥,他的身体有些不太好。现在部队的环境又有些乱,所以我们希望老师能在长县停留一段时间。   甚至于,可以在下面的生产队安家。所以,我们希望徐锐可以帮忙。”   安家,以现在的情况,人口是不能随意变动的,安家也就意味着上户口。可是外来户口是那么随意上的吗?   刘芳说完有些把不准,随即目光看向谢灵,发现她嘴角含着笑,还是十分平静。看不出赞同还是拒绝。   咬咬牙又继续开口:“徐锐当初是老师带进队伍,之后又受到老师的许多的指导和帮助。还有一件事,徐锐可能不知道。他退伍转业,能到运输公司上班也是老师给他动用关系周旋的。   要不然,就算他军衔再高,也不会有那么好的待遇。我知道说这些有些不好,我们也没有挟恩图报得意思,但我们是真的希望徐锐可以看在以往的恩情下,帮帮忙。”   谢灵摇摇头,看向刘芳。笑着说道:“刘芳同志,你说了一大通,态度诚恳,语气温和,看似把情况交代了。可是,一些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   比如,这位老师是因为什么好好的医院疗养院不待,非要她们这儿小地方?   让徐锐帮忙会不会牵连到徐锐?      刘芳心里感叹,聪明人就这点不好,最会抓重点。   她十分诚恳地说道:“谢灵同志,其他的事情涉及到一些保密事项,不能和你说。这次来找你,也主要是想让你回去告诉徐锐,和他商量一下。同时也希望你理解,能帮忙劝说一下最好。”   “具体就是这样,徐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谢灵躺在炕上,靠在男人怀里,轻声开口。   “你觉得我在想什么?”徐锐看向怀里的女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回问。   “我觉得你会帮。”   之前那两人不找徐锐来找她说这事,谢灵觉得应该是两人知道徐锐的性子。所以才想进行夫人外交。   可是他们还是不够了解徐锐,更不了解谢灵。   谢灵尊重徐锐的意见,不会因为两人关系亲近就主导徐锐的思想。   而徐锐,确实是冷心冷情,但徐锐注重原则。如果那位老师真的对徐锐有恩,徐锐不会不帮。   所以,她的男人啊,就算性子寡淡,与常人不太相符,但也没有失去做人的基本准则。   徐锐把怀里女人搂的更紧,口中喃喃自语:谢灵,谢灵“我在,怎么了。”被男人抱得有些疼,但谢灵没有抗拒,只温柔地回应。   “我想要你。”   随即,谢灵的“好”字被吞噬在唇齿之间。 第66章 文艺兵   几天后, 顾长勇一行二人低调来到南理生产队。   当初建新房的时候, 徐家的院子建的比较大,院子里依照谢灵的嘱咐,徐锐种上了桃树和樱桃树。   此时, 两个男人站在枯黄的树下。   “徐锐, 真是有谢想到啊!”顾长勇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突然感叹道。   “没想到什么?”虽然帮了他们, 但徐锐并无和他们叙旧的念头, 甚至连见他们都不想见。只不过,欠了教官的人情,他是一定要还清的。   所以,此时此刻徐锐面无表情, 气势冰冷, 一点不像在谢灵面前的舒缓。   “没想到你会帮忙, 没想到你这么快结婚,更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走出来了。”顾长勇和徐锐除了执行任务以外几乎没有交集, 但要知道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的时间都在执行任务中。   所以, 他自认对徐锐有几分了解, 徐锐面冷心更冷,仿佛没有任何情绪和欲/望, 一点不像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年轻儿。   知道他结婚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乡下结婚早,他不想结,父母也会催。   但是今天见了他,才发现这人在他那位妻子面前和以前相